首頁 »
2013/07/09

第9篇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下)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監察院、司法院與法務部)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下)


       所謂真正惡意原則,是指真正惡意該當之例示如:1.蓄意捏造;2.完全仰賴被告未經證實真偽的謊言;3.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4.有明顯的理由質疑被告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5.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等等。其中任何一例示皆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恣意禁止原則(平等原則最根深的意義)等等,皆係恣意妄為,顯然卑劣!總之,判決書或處分書對兩造而言係結果論,倘若判決這一方敗訴的理由是符合真正惡意原則,則裁判者應該就是另一方的狗奴才!因此,真正惡意原則的5項例示是一套檢驗工具,可以依次檢驗出各個狗奴才的手段,相當可靠。

       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如文件21,即本集第9節)再將「重傷害案」不起訴,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等情,請參閱文件27之說明三、四,即屬「蓄意捏造」、「有明顯的理由質疑被告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再者,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第三段頭一句話(文件21第3頁)即稱:「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檢察官未經偵查,完全依照被告徹底「虛偽造假」的謊言,登載在不起訴處分書上,是屬私相授受,純屬黑箱作業,即屬「完全仰賴被告未經證實真偽的謊言」。其中最無恥的「虛偽造假」情事,係不起訴處分書第三之(七)段所示,係先謊稱「雙瞳的下方瞳孔是青光眼的手術(虹膜切除手術之切口)」,再稱:「但所謂為預防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純屬虛偽造假、無中生有,手段卑鄙、極度無恥,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有明顯的理由質疑檢察官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不勝枚舉。

       例如,青光眼與告訴人無關聯性,告訴人亦無青光眼的徵兆。再者,青光眼的記錄何在?同理,但所謂「為預防蛀牙,原包括本來沒有蛀牙之情形在內」,所以我拔光她的牙可以嗎?這種「窮凶惡極、極度無恥」之論證,怎麼會出現在「不起訴處分書」中呢?而「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另挖新瞳孔手術」,迥異(附件27)。類此,竭盡顛倒是非之論調,已經摧毀了人類生活上的基本認知,還談什麼法律見解?更遑論司法正義了?

       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所為之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如文件24,即本集第10節),亦係徹底「虛偽做假」,請參閱文件27說明五之編號A~E,即屬「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有明顯的理由質疑檢察長消息來源的可靠性」。其中另有「蓄意捏造」部分為(A2)、(A3)、(B6)、(A5)與(D2)等等。由於高檢署檢察長(文件24之第二段末,與第四段第1行)記載:「原檢不起訴之理由欠當、欠洽」等語,顯見檢察長已知悉原檢是「徹底虛偽造假」(文件27之說明五),即應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58條後段之規定「撤銷原處分」或「發回續行偵查」,而未依法處置,即屬「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再由高檢署檢察長迄未提及「非法手術」的犯罪事實「偷做雙瞳」,處分書第二段記載略為:「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90.05.03被告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90.05.10被告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云云,是本件聲請人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訴之罪,應於六個月內為之。」云云。可想而知的是,檢察長顏大和為達包庇之目的,惟因原檢不處分的理由已是「徹底虛偽造假」難以依法不起訴,即與被告共同絞盡腦汁、另闢蹊徑,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替代「非法手術偷做雙瞳致重傷」,判斷「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致衍生「告訴乃論罪,6個月期限」之程序問題;因而變成法院「不受理聲請人身體所遭受不法侵害」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以及相對而言乃屬法院確定判決「被告無罪」之視同。惟其手段極其卑劣,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所為之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的理由同高檢署,即迄未提及犯罪事實「非法手術偷做雙瞳」,即未就「系爭之點」為正確闡釋,亦即未對聲請人所提出的具體法律爭議事件「偷做雙瞳」裁判,更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害」為裁判,裁定為「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而予以駁回。因此,法院與檢察長的目的與手段相同,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害」替代「非法手術偷做雙瞳致重傷害」裁判「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致衍生「告訴乃論罪,6個月期限」之程序問題;因而變成法院「不受理聲請人身體所遭受不法侵害」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以及相對而言乃屬法院確定判決「被告無罪」之視同,顯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惟其手段卑鄙無恥,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因此,3位法官除了亦復如是之外,再確已違背了法庭法則。所謂法庭法則是,法庭上遇到正義為不義所傷,法官不能拔掉其芒刺時,法官本身亦為所傷。凡在法官眼前正義被不義所毀滅,真實被虛偽所毀滅之處,法官亦同歸於盡。而法官本身違法「虛偽做假」,嚴重影響醫病關係,反足妨害社會秩序,民不聊生!

       第9節  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再將「雙瞳重傷害案」不起訴處分,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太過份了,屬性明顯為最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1)
       第10節  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所為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係更過份的卑劣設計,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違法失職,屬性明顯為更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4)
       第11節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所為駁回的理由同高檢署,即「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瀆職,屬性明顯亦為更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6)
       第12節  99.03.23法務部函台北地檢署之旨為「檢送王鳳臻先生99.03.03陳情書及其附件(含信封)原本全部(如文件27),請參處。」云云,即未盡督導之責,僅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28)
       第13節  99.04.19台北地檢署函復之說明二略為:「......本署檢察官辦理前開案件,偵查程序並無違失之處。」云云,惟所持之理由係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及違背平等原則,黑箱作業、官官相護,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29)
       第14節  100.03.30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說明三末段略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云云,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1)
       第15節  100.12.14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決議認為「法院認事用法不當而不受理」,即是認為法院業已違背憲法第80條之「依法審判」原則而不受理,明顯違憲,係認為法官違法失職,惟敷衍了事,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3)
       第16節  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內容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非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不得提起非常上訴。」云云,與大法官的認知相悖,亦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5)
       第17節  受害人為「檢察官、檢察長所為之處分與三位法官所為之裁定,盡皆虛偽造假,並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與平等原則,嚴重違法、違憲;及其後檢察總長拒絕受理提起非常上訴之理由,以及大法官會議決議拒絕審理解釋憲法之理由,亦皆虛偽不實,並違反論理法則與平等原則等情」,請求彈劾由。(如文件36)
       第18節  101.04.30監察院函司法院、法務部之主旨為:「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云云,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7)
       第19節  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云云,所言甚是;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8)
       第20節  101.05.08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以,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囑依權責參處逕復乙案,請就檢察業務部份參處逕復陳訴人,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請查照。」云云,亦係一字不差地原文原件轉給高檢署,如同郵差,水過無痕,且已知檢察人員違法失職而不作為,顯然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9)
       第21節  101.05.15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自己調查自己,可見法務部真有夠扯爛?,因此檢察長純係蠻橫推諉,並無具體說明,即無恥硬拗,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40)
       第22節  101.05.21受害人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承辦法官所為之裁判完全未依據法律,亦未遵循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背憲法第7條平等權、第16條訴訟權,與有違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其他基本權如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等,顯然罔顧國法等情」,請求彈劾。(文件41)
       第23節  101.06.04監察院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本院職權係對公務人員或機關違法失職情事,認有調查必要且經詳細調查後,依職權行使糾正、糾舉或彈劾,而非司法機關行使司法權後之第四審,且基於權力分立之憲法原則,無權逕為撤銷檢察署處分書或法院裁判。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云云,惟監察院業已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法官違法失職(如本集第18節),即應依憲法第99條規定彈劾,卻不為之,顯然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42)

檢附文件:
       文件27、99.03.03陳情人為「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係故意違法曲斷是非(計62個謊言)、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實在荒謬、離譜、可惡等情」請求法務部處置。
       附件1、雙瞳(二個瞳孔)照片三張。
       附件2、雙瞳映像分析圖。
       附件3、雙瞳毀壞右眼情形(重傷害)明細表。
       附件27、「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另挖新瞳孔手術」迥異,對照表。
 

..................................................................................................................................................
第9節  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再將「雙瞳重傷害案」不起訴處分,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屬性明顯為惡土匪!(如文件21)




















       檢察官再將「雙瞳重傷害案」不起訴處分,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如同土匪,即違背平等原則、依法偵辦原則及誠實信用原則之遵守,嚴重違背法治國家原則,並以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及侵害人民之平等權與訴訟權等等方式裁判,詳情請參閱文件27之說明三、四(第2~35頁)。

       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理由三,頭一句話即稱:「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檢察官未經偵查,完全依照被告徹底「虛偽造假」的謊言,登載在不起訴處分書上,亦未傳訊告訴人,即屬私相授受,純粹黑箱作業。

       其中最無恥的「虛偽造假」情事,即不起訴處分書第三之(七)段末所示,係先謊稱「雙瞳的下方瞳孔是青光眼的手術(虹膜切除手術之切口)」,再稱:「但所謂為預防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純屬虛偽造假、無中生有。

       檢察官恣意地將不相關的「青光眼病症」納入考量,並將「青光眼的手術切口」當做「瞳孔」,即違背「平等原則禁止對本質不相同的事件,做相同的處理」之規定,即違背平等原則。而告訴人因患視網膜剝離須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學名rhegmatogenous retinal detachment s/p pars plana vitrectomy,簡稱RRD s/p PPV,如證四十四、八十四之診斷;其中s/p為post of surgery的簡寫,意為實施外科手術),與青光眼無絲毫關聯性,檢察官以青光眼(學名glaucoma)納入考量是既沒知識又沒常識,即違反經驗法則;且「青光眼的週邊虹膜切除手術之切口」與「另挖之新瞳孔」迥異(附件27),即違反論理法則;以及告訴人亦無青光眼的徵兆,被告國泰醫院亦無青光眼的記錄,即違反證據法則。檢察官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係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等等。

       同理,但所謂「為預防蛀牙,原包括本來沒有蛀牙之情形在內」,所以我拔光她的牙可以嗎?

       這種「無中生有、極度無恥」之論證,怎麼會出現在「不起訴處分書」中呢?

       類此,竭盡顛倒是非之論調,已經摧毀了人類生活上的基本認知,還談什麼法律見解?更遑論司法正義了?

       以及檢察官對於「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係實施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而病人就是白老鼠,嚴重違反醫學倫理與醫療法,係屬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業已嚴重傷害病人之身體健康,以及侵犯病人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情,竟然故作不知,即公權力完全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即違背了「國家保護義務」;而檢察官亦視若無睹,且認為是理所當然,係屬一種蔑視處置,即屬侵害人民之「人性尊嚴」。

.........................................................................................................................................
第10節  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所為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係更過份的卑劣設計,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違法失職,屬性明顯為更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4)






       檢察長所為之處分書,亦係徹底「虛偽做假」,嚴重違法失職,詳情請參閱99.03.03陳情書(陳情法務部)說明五之編號A~E(即文件27第36~38頁)。

       由於原檢係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因此刻意迴避關鍵事實「雙瞳致重傷害」,改弦易轍為「一般門診業務過失」而駁回,即未對「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之內涵予以裁判,即屬侵害人民之訴訟權與平等權。

       高檢署處分書之第二段末,與第四段第1行記載:「原檢不起訴之理由欠當、欠洽」等語,顯見檢察長已知悉原檢察官是「徹底虛偽造假」,即應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58條後段之規定「撤銷原處分」或「發回續行偵查」,卻未依法處置,即屬「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亦未傳訊告訴人,純粹黑箱作業。

       改弦易轍,如處分書第二段記載略為:「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90.05.03被告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90.05.10被告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云云,是本件聲請人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訴之罪,應於六個月內為之。」云云,惟迄未提及犯罪事實「偷做雙瞳」,即未對「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之內涵予以裁判,即屬侵害人民之訴訟權。亦不合常理、未就事論事與無視相關事證,即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與證據法則。且將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諸如90.05.03被告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與90.05.10被告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等情納入考量,即侵害人民之平等權。

     且,依刑法第13條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被告等「偷做雙瞳」,係先竊取病人右眼黃斑部組織(即毀滅右眼「原有瞳孔」之中心黃斑部視力)、再於虹膜(精緻的環狀肌)上挖一個大洞(竊取部分虹膜組織,因而眼睛失去調節光線的收縮功能)、並將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角膜無法負荷致發生水腫、糜爛與變性),係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以周邊視網膜產生視力,取代「原有瞳孔」的中心黃斑部視力,右眼變成「二個瞳孔(雙瞳)」,造成嚴重複視及毀壞(如附件1、2、3)。類此一連串的手術行為,豈會是過失嗎?

       以及檢察長對於「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係實施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而病人就是白老鼠,嚴重違反醫學倫理與醫療法,係屬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業已嚴重傷害病人之身體健康,以及侵犯病人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情,竟然故作不知,即公權力完全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即違背了「國家保護義務」;而檢察長亦視若無睹,且認為是理所當然,係屬一種蔑視處置,即屬侵害人民之「人性尊嚴」。

........................................................................................................................................
第11節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所為駁回的理由同高檢署,即「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瀆職,屬性明顯為惡土匪!(如文件26)








       同上一節,裁定駁回的理由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即侵害人民之訴訟權與平等權。乃屬認事用法不當,即違背依法審判原則,明顯違憲,亦即枉法裁判!

       裁定書第4頁末段記載:「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末段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雖有欠當,......。」云云,顯見法官亦已知悉「檢察官所為之不起訴之處分」是「徹底虛偽造假」,即應為必要之調查予以釐清,或經公開審判、言詞辯論或傳訊兩造,而非直接裁定駁回,是故依舊是黑箱作業,即屬「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亦未傳訊告訴人,純粹黑箱作業。

       裁定書之說明五後段裁定,即完全與高檢署「處分書第二段記載」相同,迄未提及犯罪事實「偷做雙瞳」,即未對「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之內涵予以裁判,即屬侵害人民之訴訟權。亦不合常理、未就事論事與無視相關事證,即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與證據法則。且將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諸如90.05.03被告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與90.05.10被告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等情納入考量,並裁定駁回的理由是「重傷害無罪」,嚴重侵害人民之平等權。

       以及法院對於「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係實施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而病人就是白老鼠,嚴重違反醫學倫理與醫療法,係屬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業已嚴重傷害病人之身體健康,以及侵犯病人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情,竟然故作不知,即公權力完全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即違背了「國家保護義務」;而法院亦視若無睹,且認為是理所當然,係屬一種蔑視處置,即屬侵害人民之「人性尊嚴」。

........................................................................................................................................
第12節  99.03.23法務部函台北地檢署之旨為「檢送王鳳臻先生99.03.03陳情書及其附件(含信封)原本全部(如文件27),請參處。」云云,即未盡督導之責,僅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28)


       法務部掌理全國檢察機關,惟法務部將「人民陳情」之內容,一字不差地文原件轉給台北地檢署,如同郵差,水過無痕,即未盡監督之責,形同虛設。(略同上述編號11)

........................................................................................................................................
第13節  99.04.19台北地檢署函復之說明二略為:「......本署檢察官辦理前開案件,偵查程序並無違失之處。」云云,惟所持之理由係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及違背平等原則,黑箱作業、官官相護,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29)


       函復之說明二記載:「台端因醫療糾紛告訴國泰醫院醫師劉寬鎔等人涉嫌傷害致重傷害案件,已經本署檢察官於98.12.28以98年度偵字第5319號案件處分不起訴,台端不服聲請再議,亦經高等法院檢查署於99.01.27駁回再議之聲請;台端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再經該法院於99.02.26以99年度判字第37號判決駁回,綜上所述,本署檢察官辦理前開案件,偵查程序並無違失之處。」云云。

       其中所謂「醫療糾紛」之認知,即與事實不符;本案係「偷、強、騙之強迫性土匪行為」,與前者是天壤之別。醫院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的病人是無辜受害的一方,醫院未經同意即偷偷摸摸在右眼做一個人造瞳孔,係強迫性土匪行為,因此醫院是土匪機構,醫生是窮凶極惡的土匪。且病人右眼虹膜上的瞳孔一不是真正有病,二沒要求治病,三沒同意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四雙瞳手術並非治療目的,怎麼就成了「醫療行為」呢?不查醫院偷做雙瞳的目的,是為了醫學研究,即是人體實驗。而醫院把病人當做白老鼠,嚴重違反人性尊嚴。因此該署未經查證,竟然恣意判斷為「醫療糾紛」,即有違不當連結之禁止規定,即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及違背平等原則。

........................................................................................................................................
第14節  100.03.30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說明三末段略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云云,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1)


       函復之說明三末段略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云云,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所為之刑事裁定書亦係徹底「虛偽做假」,其故意不提及犯罪事實「偷做雙瞳(故意行為)(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而以一般門診行為(過失行為)裁定「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即不符合具體案件的內涵,有違「依法審判」的原則,並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反平等原則與訴訟權等等,即屬違背法令。以至於衍生「告訴乃論之罪,逾越追訴期6個月」的程序問題,乃屬判決違背法令之所致,而非「程序上之裁定」,即違反論理法則。因此,無論從任可角度觀察,可以提起非常上訴,其拒絕依法提起非常上訴,即違反訴訟權,明顯包庇下屬併欺矇百姓,顯然失職!

........................................................................................................................................
第15節  100.12.14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決議認為「法院認事用法不當而不受理」,即是認為法院業已違背憲法第80條之「依法審判」原則而不受理,明顯違憲,係認為法官違法失職,惟敷衍了事,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3)




       100.12.09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議事錄節本(關於王鳳臻聲請案部分)決議」第(二)段記載略為:「......僅係爭執法院認事用法不當,並未具體指摘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應不受理。」云云。惟其前段所稱:「法院認事用法不當」之言,即指違背憲法第80條「依法審判」原則,亦即侵害人民之訴訟權。且「法院認事用法不當」之裁判,必然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誠實信用原則、平等原則等等,亦屬違憲!因此法院業已然違背憲法第7條、第16條與第80條等規定,而大法官不受理,顯然失職!

       其後段所稱:「並未具體指摘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應不受理」,係大法官行使釋憲權審查全係以法令為標的,而不受理,已然違憲!惟就此而言,「法條」為立法者制定,經施行多年鮮有疑惑,此與「憲法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意旨不符,顯然人民的基本權利無法實踐。

       依據世界人權宣言第8條規定:「任何人當憲法或法律所賦予他的基本權利遭受侵害時,有權由合格的國家法庭對這種侵害行為作有效的補救。」而大法官會議既稱為「憲法法庭」,卻對陳情人憲法所保障之平等權、訴訟權與人性尊嚴等等被法院侵害,竟然拒絕受理,顯然我國的「憲法法庭」不合格了。那麼我國還有合格的法庭嗎?

........................................................................................................................................
第16節  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內容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非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不得提起非常上訴。」云云,與大法官的認知相悖,亦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5)


      檢察總長上次函復之內容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云云,與上述大法官「法官認事用法不當」的認知相悖。

       而本次函復之內容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非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不得提起非常上訴。」云云,惟本案經法官判決被告無罪,即屬「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否則即不合邏輯,違反論理法則。且大法官的認知是「法官認事用法不當」,自屬審判違背法令,得提起非常上訴。檢察總長以不合邏輯的論調拒絕受理,即違反訴訟權。

       且依據最高法院檢察署「非常上訴簡介」首開說明為:「非常上訴制度是對於刑事確定判決,以審判違背法令為理由,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向最高法院提起,請求救濟的特別訴訟程序。所以非常上訴應以刑事確定判決或實體上與科刑判決有同等效力之裁定為對象,而以判決或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為條件。」云云,可知無論是判決或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皆可提起非常上訴,此即「盡可能開放法院救濟管道」,係為實踐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而設,即對各級法院有其拘束力。且按刑事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證據顯然不符,自屬審判違背法令,得提起非常上訴(大法官釋字第146號解釋,可資參照)。

........................................................................................................................................
第17節  受害人為「檢察官、檢察長所為之處分與三位法官所為之裁定,盡皆虛偽造假,並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與平等原則,嚴重違法、違憲;及其後檢察總長拒絕受理提起非常上訴之理由,以及大法官會議決議拒絕審理解釋憲法之理由,亦皆虛偽不實,並違反論理法則與平等原則等情」,請求彈劾由。(如文件36)






















........................................................................................................................................
第18節  101.04.30監察院函司法院、法務部之主旨為:「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云云,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7)


........................................................................................................................................
第19節  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云云,所言甚是;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8)


........................................................................................................................................
第20節  101.05.08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以,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囑依權責參處逕復乙案,請就檢察業務部份參處逕復陳訴人,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請查照。」云云,亦係一字不差地原文原件轉給高檢署,如同郵差,水過無痕,且已知檢察人員違法失職而不作為,顯然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9)


........................................................................................................................................
第21節  101.05.15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自己調查自己,可見法務部真有夠扯爛汚,因此檢察長純係蠻橫推諉,並無具體說明,即無恥硬拗,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40)


       函復之說明二記載:「台端對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駁回再議之處分不服,惟查台端聲請交付審判,經台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且該號裁定完全支持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處分書之駁回理由,足徵台端聲請再議確無理由。」 云云,純係蠻橫推諉,並無具體說明。而有關「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違法失職」等情,任由其本人查核,即違背民事訴訟法第32條第7款「應自行迴避」之規定,顯然不當。

........................................................................................................................................
第22節  101.05.21受害人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承辦法官所為之裁判完全未依據法律,亦未遵循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背憲法第7條平等權、第16條訴訟權,與有違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其他基本權如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等,顯然罔顧國法等情」,請求彈劾。(文件41)














































........................................................................................................................................
第23節  101.06.04監察院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本院職權係對公務人員或機關違法失職情事,認有調查必要且經詳細調查後,依職權行使糾正、糾舉或彈劾,而非司法機關行使司法權後之第四審,且基於權力分立之憲法原則,無權逕為撤銷檢察署處分書或法院裁判。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云云,惟監察院業已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法官違法失職(如本集第18節),即應依憲法第99條規定彈劾,卻不為之,顯然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42)


.........................................................................................................................................
檢附文件:
文件27、99.03.03陳情人為「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係故意違法曲斷是非(計62個謊言)、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實在荒謬、離譜、可惡等情」請求法務部處置。




















































































.......................................................................................................................................
附件1、雙瞳(二個瞳孔)照片三張。


.......................................................................................................................................
附件2、雙瞳映像分析圖。


.......................................................................................................................................
附件3、雙瞳毀壞右眼情形(重傷害)明細表。




.....................................................................................................................................
附件27、「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另挖新瞳孔手術」迥異,對照表。


第9篇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9篇 第12集 在馬英九總統領導之下,政府高層軟弱無能,行政院竟是第12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台灣人民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