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28

第9篇 第10集 司法人員嚴重違法失職,監察院口頭正義不彈劾,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0集  司法人員嚴重違法失職,監察院口頭正義不彈劾,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


       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於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的手術(簡稱偷做雙瞳),致毀壞病人右眼,及長期隱瞞併凌虐病人等情,係實施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而病人就是白老鼠,嚴重違反醫學倫理與醫療法,係屬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業已嚴重傷害病人身體健康,以及侵犯病人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惡性重大,屬性惡土匪!

       政府機關不講人話、不做人事是為惡形惡狀,而以睜眼說謊與虛偽造假等等各種不正當手段竭力包庇土匪,即剝奪了受害人的人性尊嚴、身體健康權、平等權與訴訟權,即屬土匪行為,明顯嚴重違法失職,屬性同上為惡土匪。政府高層僅講人話、不做人事是為軟弱無能,係不做該做的事,結果是縱容為惡,亦屬違法失職,屬性乃為軟土匪。

       世間之人,縱使權勢滔天,即使身為天子,也是不能隨心所欲地不講人話、或不做人事,……若是有違此線,必受人們唾棄!

       本案係國泰醫院於89.03.04再次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的手術,致病人右眼變成二個瞳孔,簡稱雙瞳。該院偷做雙瞳手術,不告知、不記錄,並造成嚴重複視併毀壞,且非治療目的,亦非常規醫療,顯屬國際公約上所訂定之「非法人體試驗」,即國際罪行中屬於「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該院秘密實施非法人體實驗,啟自篩選受試者,即於89.02.22故意開立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OPD眼藥水,致病人視網膜再剝離,以便安排於再次手術中付諸行動。之後的手術以衛生署函復台北地檢署所檢送之「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第十之(三)之(1)段說明,鑑定結果竟然是:「89.03.04手術抬上6個狠毒動作為手壓左眼、眼內拉扯、手壓口鼻、水沖左眼、二塊罵人手勢的黑影(係由視網膜反射出之映像)及二個瞳孔等等,是病人誤解。」云云(如附件35之說明五),足見手段殘酷,誰人能接受?直至90.09.0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持續在該院看病約50次,該院從未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雙瞳所造成的複視情形」,卻用眼底鏡在病人左右兩眼照來照去,係因左眼為對照組,右眼為實驗組;並於89年5~7月間,在眼內注射類固醇(kenacort-A/每次1cc/每週1次)以暫時性激發右眼視能;且該院於89.06.29預期「半年穩定後視力可達到0.5」,以及分別於89.09.28、90.01.30與90.05.10用菱形鏡片強行矯正右眼雙瞳所造成之複視,並開立眼鏡處方箋供病人配戴眼鏡,以至於毀人一目......等等一連串的「非治療目的之行為」,係長期隱瞞併凌虐病人,即屬「祕密實施非法人體實驗」。其本質皆是「偷、強、騙」之強迫性土匪行為,與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以集中營戰俘進行試驗、日本731部隊在中國東北以平民進行人體實驗等情,不分軒輊,惡性重大!而病人就是該院長期實驗用之材料,顯然業已嚴重侵害病人之身體健康權、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以及違反國際公約、醫學倫理與醫療法第79條等相關規定,併構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毀人一目重傷害」,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

       90.12.26與91.02.27受害人為雙瞳重傷害等情提起民、刑事訴訟,91.02.05該院竟然於民事答辯狀中否認做了雙瞳,而於92.02.26始承認做了雙瞳,並睜眼說謊、無恥硬拗地稱係必要的手術,即指常規醫療行為,顯然惡形惡狀,屬性惡土匪!嗣於91年9、10月間,台北地檢署與地方法院同時調換檢察官與法官,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將雙瞳重傷害案未經偵查率予簽結,以及各級法院分別於92.05.13、92.07.31與94.01.12所為判決之理由共計故意曲斷是非55個(詳如本集第7節),皆係枉法裁判,嚴重瀆職,屬性惡土匪,要錢不要命,果然很硬,亦屬硬土匪!惟監察院與司法院僅口頭正義不作為,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嚴重違憲,屬性軟土匪!

       猛虎固然可怕,養虎之人更是可憚,如果沒有你們這些高層維護,沒有你們這些高層庇佑,這些公務人員怎麼敢普遍地貪贓枉法呢?因此,台灣司法人員的惡形惡狀,且每況愈下,及至普遍化,係政府高層(監察院與司法院)的軟弱無能,以至於縱容為惡,結果竟然是硬軟兼施地助紂為虐,顯然繼續剝奪了受害人之人性尊嚴、身體健康權、平等權與訴訟權,嚴重違憲,乃屬土匪行為!

       馬總統當初提名王建烜為監察院院長,人民以為不肖公務人員將絕跡而深感欣喜,是由於王建烜從前的公正剛直,敢言敢為,而認為絕對會是一位能為人民主持正義的真老虎。而今,不肖公務人員竟然是隨處可見,因此我國的司法與行政皆已敗壞如斯,可以說是監察院王院長本身不遵守憲法,又能如何期待公務人員去守法呢?監察院不依法彈劾,即未盡忠職守,即「和稀泥」,就是助紂為虐!不肖公務人員遽增,人民的痛苦指數亦隨之增加,王院長若繼續當肥貓,則愧對人民的期盼!倘若監察院是真老虎,還有那隻狼敢吃人!既使監察院是偶爾的真老虎,也沒有那隻狼敢明目張膽地吃人吧!可是,如今的監察院竟然是僅口頭正義不作為,明顯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助紂為虐,嚴重違憲,屬性即是軟土匪!

       註1:本集所稱之文件、附件係屬《雙瞳案》第四冊。
       註2:本集第4~6節之判決書原本為直格式,為便於閱讀而另行繕打為橫格式。
       註3:法官與檢察官係司法人員,亦屬公務人員。

       第1節  91年9、10月間,台北地檢署與地方法院同時調換檢察官與法官,業已違背法定法官原則,係操控司法,顯然嚴重違法亂紀,屬性惡土匪!(附件4)
       第2節  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將雙瞳重傷害案件未經偵查、率予簽結,即屬吃案,亦即侵害人民之訴訟權,即係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業已觸犯刑法第125條第1項第3款後段瀆職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5)
       第3節  92.05.22受害人具狀請求盡速偵查,台北地檢署迄今置之不理。(刑事聲請(二)狀及證五十九)
       第4節  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利所為之「91年度訴字第136號」判決書全文,計故意曲斷是非32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1)
       第5節  93.09.06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所為之「92年度上字第893號」判決書全文,計故意曲斷是非46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2)
       第6節  94.01.12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所為之「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裁定書,計故意曲斷是非6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3)
       第7節  上述第4~6節歷審法院的法官計9人共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事實與理由一覽表。(附件24)
       第8節  「法官職務」係指憲法第80條之依法審判原則(即不得違背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惟法官認事用法不當即違反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係屬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即違憲。
       第9節  監察制度在我國是具有悠久歷史的制度,惟自「監察」制度實施以來,監委「敢攖時鋒」者寥若晨星,或被稱為當道的「政治東廠」,充作政爭工具。故監察院根本不關心民瘼,逐步喪失人民之信賴,形同虛設!
       第10節  98.03.13監察院認為歷審法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5)
       第11節  98.03.23司法院認同監察院,惟僅告知另行請求救濟、不處置,即已違法,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7)
       第12節  98.04.13監察院函告陳情人,宜請參照司法院意旨辦理(即請求救濟),係敷衍了事不作為,仍屬違憲,亦係軟弱無能,結果還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9)
       第13節  本案業已於97.05.21再向台北地檢署提出告訴,該署檢察官柯宜汾偵辦中,因此司法院與監察院所謂之宜請請求救濟,則有重複之嫌,顯然不宜!(附件39)

另檢附文件:
       附件35、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
第1節  91年9、10月間,台北地檢署與地方法院同時調換檢察官與法官,業已違背法定法官原則,係操控司法,顯然嚴重違法亂紀,屬性惡土匪!(附件4)


..................................................................................................................................................
第2節  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將雙瞳重傷害案件未經偵查、率予簽結,即屬吃案,亦即侵害人民之訴訟權,即係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業已觸犯刑法第125條第1項第3款後段瀆職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5)

       刑法第125條(濫用職權追訴處罰罪)第1項第3款後段規定:「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檢察機關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53點規定:「檢察官偵查案件,應詳盡調查事證,認定事實應憑證據,所下判斷必須斟酌各方面之情形,且不違背一般人之經驗法則,所得結論不能有論理上之矛盾,斷不可憑空推測。

..................................................................................................................................................
第3節  92.05.22受害人具狀請求盡速偵查,台北地檢署迄今置之不理。(刑事聲請(二)狀及證五十九)







..................................................................................................................................................
第4節  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利所為之「91年度訴字第136號」判決書全文,計故意曲斷是非32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1)












































       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或沖裁罪)規定:「有審判職務之公務員或仲裁人,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
第5節  93.09.06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所為之「92年度上字第893號」判決書全文,計故意曲斷是非46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2)























..................................................................................................................................................
第6節  94.01.12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所為之「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裁定書,計故意曲斷是非6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3)





..................................................................................................................................................
第7節  上述第4~6節歷審法院的法官計9人共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事實與理由一覽表。(附件24)





















..................................................................................................................................................
第8節  「法官職務」係指憲法第80條之依法審判原則(即不得違背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惟法官認事用法不當即違反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係屬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即違憲。

       憲法第80條:「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法官法第13條規定:「法官應依據憲法及法律,本於良心,超然、獨立、公正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即指依法審判原則(即指公正審判,亦即不得違憲、違法,以及不得違背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惟法官認事用法不當即係屬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即違憲、違法。

       承上述第4~6節,台北地方法院判決書之判決理由五之(三)後段、高等法院判決書之理由八之(一)末段與八之(四)、以及最高法院裁定書末4行皆記載:「被告所為既與原告所簽訂之同意書手術內容記載相符,......另原告所稱前揭手術造成『雙瞳』......,固據原告提出照片等件為證,惟查,上開原告右眼瞳孔右下方所預留之小孔,係為減少眼壓所留......,是一個刀口等語相符,則被告於原告右眼瞳孔下方所留之刀口,既經被告專業判斷為之必要之醫療行為,......。」云云,其後段中所謂之「另原告所稱前揭手術造成『雙瞳』......,固據原告提出照片等件為證,惟查,預留之小孔,係為減少眼壓所留......,是一個刀口」等語,即係指「雙瞳手術」就是「青光眼的虹膜切除手術」,即指稱二者皆與「視網膜貼合手術(手術同意書內容)」相符。

       由此觀之,法官以「雙瞳手術」就是「青光眼的虹膜切除手術」與「所簽訂之同意書手術內容記載相符」為斷,即恣意妄為,惟三者迥異,且前二者皆與「視網膜貼合手術(手術同意書內容)」不相干,如何能與「手術同意書」之內容相符?因此,即不符合視網膜貼合手術之詳細操作程序的24項內容(如證四十四、證八十四),即違反證據法則;且有違吾人日常生活經驗所得之慣例,即違反經驗法則;亦無邏輯上正當合理的關聯性,即違反論理法則。

       因此,手術同意書之內容為「視網膜貼合手術(手術的位置在眼球的後極)」,與「雙瞳手術(手術的位置在眼球的前極)」,二者以水晶體間隔,互不相干(內皮1),即屬本質不同之事物。且「視網膜貼合手術目的,係為貼回剝離之視網膜」,而「雙瞳手術」與所追求目的問題「貼回剝離之視網膜」無合理關聯,即非「合目的性」。而法院皆「恣意」地判決「雙瞳手術係屬視網膜貼合手術之範疇」,即「對本質不相同的事件,任意地做相同的處理」,且無任何一個一般說得通、普遍被接受的理由,就是一意孤行、恣意妄為,亦即侵害人民之平等權。

       以及法院對於「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係實施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而病人就是白老鼠,嚴重違反醫學倫理與醫療法,係屬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業已嚴重傷害病人之身體健康,以及侵犯病人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情,惟法院竟然故作不知,即公權力完全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即違背了「國家保護義務」;而法院亦視若無睹,且認為是理所當然,即係一種蔑視處置,即屬侵害人民之「人性尊嚴」。

       綜上,各級法院所為判決之理由共計故意曲斷是非55個(詳如第7節),皆係從頭到尾徹底虛偽造假,明顯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嚴重瀆職,屬性惡土匪!


..................................................................................................................................................
第9節  監察制度在我國是具有悠久歷史的制度,惟自「監察」制度實施以來,監委「敢攖時鋒」者寥若晨星,或被稱為當道的「政治東廠」,充作政爭工具。故監察院根本不關心民瘼,逐步喪失人民之信賴,形同虛設!

       實施五權憲法的我國異於西方民主國家的三權憲法,最重要的差別在於我國特別強調監察權,由憲法第九章的「監察」總共規定多達17條,僅次於第四章的「總統」(18條),且多於第六章「立法」的15個條文與第五章「行政」的9條文。可見得我國憲法對監察權的重視。監察制度在我國是具有悠久歷史的制度,遠非外國可比。

       「監察」制度即古代所謂的「御史」制度,諫正元首並職司官吏風憲,揚善除奸以發揮整飭綱紀之效。孫中山先生對監察權的肯定,主要是在監察官員的風骨「就是遇到君主有過,也可冒死直諫」!監委負有監督全國公務員是否違法失職,故必須具有甚佳之學養,以及在操守、道德方面應獲得社會的肯定,以便行使監察權時,能獲得社會的公信力。惟自「監察」制度實施以來,監委「敢攖時鋒」者寥若晨星,或被稱為當道的「政治東廠」,充作政爭工具。故監察院根本不關心民瘼,逐步喪失人民之信賴,形同虛設!(上述大部分之資料來源:陳新民大法官著《憲法學釋論》一書P857~895)

       憲法第90條:「監察院為國家最高監察機關,行使同意、彈劾、糾舉及審計權。」(書7-643)憲法增修條文第15條第6項:「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書7-643)

       國父孫中山先生說:「憲法者,國家之構成法,亦即人民權利之保障書也。」

       1789年法國人權宣言:「沒有確保人民的權利,可視為沒有憲法。」

       倘若憲法是,全然不能發揮限制國家權力,保障人民權利,憲法完全缺乏規範力,變成「紙上憲法」而已!擺飾!面具!

       本案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係「醫院為了人體實驗而偷做雙瞳手術致重傷病人(陳情人)」,係強迫性土匪行為,嚴重不法侵犯病人之身體健康、病人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業已涉及侵害陳情人的健康權與人格權。

       德國基本法第19條第2項規定,「基本權利的核心內涵絕不容許侵犯」。聯邦憲法法院是監視基本法是否受到遵守的新「第三」權力,它甚至監視基本權利之維繫與解釋,任何一個人,若感覺自身的基本權受到國家權力侵害時,皆可向這個法院提出憲法訴訟。

       最直接地思考問題的所在,德國可以做到的,中華民國卻做不到,為什麼?是因為德國有一個「聯邦憲法法院」可以確保每一位人民的基本權利,而相對地我國也有一個「大法官組織」卻不能確保每一位人民的基本權利嗎?結果是中華民國憲法,如同中華民國的法律一樣,變成「紙上法律」與「紙上憲法」!再仔細思考為什麼我國的憲法與法律都成了擺飭了呢,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那麼這個「另外一個問題」是怎麼一回事呢?簡單的說,就是人為因素,說得好聽一點是「沒錢成不了事」,說得難聽一些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事實即是如此!目前就是如此!是普遍地如此!是久違地如此!同理心者認為是如此!同情心者認為是如此!受害人認為是如此!旁觀者認為是如此!公務人員也認為是如此!軍人也認為是如此!老師也認為是如此!學生也認為是如此!人人都認為是如此!確實是如此!

       某位學者曾言:「若有人說,法國法官貪污,就是一個笑話。」我國的情形卻洽洽相反,尚幸我國還有一個全國最高監察機關,對於公務人員失職或違法情事,可以依法彈劾。依據憲法第98條規定:「監察院對於中央或地方公務人員之彈劾案,須經監察委員一人以上之提議,九人以上之審查及決定,始得提出。」與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第3項規定:「監察院對於中央或地方公務人員及司法院、考試院人員之彈劾案,須經監察委員二人以上之提議,九人以上之審查及決定,始得提出,不受憲法第98條之限制。」及憲法第99條規定:「監察院對於司法院或考試院人員失職或違法之彈劾,適用本憲法第95條、第97條及第98條之規定。」因此,監察院必須彈劾違法或失職之司法人員。

       馬總統當初提名王建烜為監察院院長,人民以為不肖公務人員將絕跡而深感欣喜,是由於王院長公正剛直,敢言敢當,絕對會是一位能為人民主持正義的真老虎。如今,不肖公務人員竟然是隨處可見,因此我國的司法與行政皆已敗壞如斯,可以說是監察院王院長本身不遵守憲法,又能如何期待公務人員去遵守呢?監察院不依法彈劾,即未盡忠職守,即「和稀泥」,就是助紂為虐!不肖公務人員遽增,人民的痛苦指數亦隨之增加,王院長若繼續當肥貓,則愧對人民的期盼!倘若監察院是真老虎,還有那隻狼敢吃人!既使監察院是偶爾的真老虎,也沒有那隻狼敢明目張膽地吃人吧!

       馬總統請您王建烜做監察院院長,應該是為了負責整劾不肖公務人員的吧!憲法也規定的清清楚楚,監察院對於中央與地方公務人員,以及司法院或考試院人員等等,認為有失職或違法情事者,得提出彈劾。那麼王院長對於不肖公務人員,是不是應依法彈劾呢?馬總統是請您依法彈劾不肖公務人呢?還是馬總統請您做肥貓就可以了呢?試想,我們都這麼大歲數了還要別人嘀嘀咕咕的嗎?身為監察院院長不做該做的事,還有什麼顏面坐在那兒等期滿退休呢?真是令人民深惡痛絕!希望王院長立即懸崖勒馬,亡羊補牢未之晚也,否則遺臭萬年!讓我們同宗王家暫時蒙羞事小,若是要全民垂罵,「從前台灣有一位貪婪總統,接著又有一位肥貓當監察院院長,所以台灣人民一直都很痛苦」,則慎終追遠、永無寧日!慎思啊!慎思!

       還有一點可以補充,古印度有許多名為法經的作品,其中最重要的一部是《摩奴法典》,法典的第156頁(如附錄1)記載:「凡在法官眼前正義被不義所毀滅,真實被虛偽所毀滅之處,法官亦同歸於盡。」而且,國家若不依「法」而治,即會依「人」而治,行為即會有不可測性(取決於個人的好惡與恣意),人民權利受違法侵害的可能性遽增(甚至造成獨裁與專制)。以及,古希臘亞里士多德認為:「認同一個國家,必認同其憲法,憲法被廢止之時,同時代表國家滅亡。」再者1868年, 德國著名的政治家Ferdinand Lassalle演講時說:「一個憲法能夠生存,端賴於國家的現實權力與白紙黑字的憲法的完全配合。」如今,我國的司法與行政皆敗壞如斯,且每況愈下,監察院卻始終軟弱無能地縱容為惡,以至於我國憲法中的司法、行政與監察三權多助紂為虐,不如沒有,中華民國亦將同歸於盡嗎?


..................................................................................................................................................
第10節  98.03.13監察院認為歷審法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5)



..................................................................................................................................................
第11節  98.03.23司法院認同監察院,惟僅告知另行請求救濟、不處置,即已違法,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7)



       法院組織法第110條(各級法院之行政監督)第1項規定:「司法院院長監督各級法院乃分院。」

       法官法第20條第1項規定:「司法院院長監督各法院法官職務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

       法官法第21條(職務監督權人之處分權限):「前條所定職務監督權人,對於被監督之法官得為下列處分: 一、關於職務上之事項,得發命令促其注意。 二、違反職務上之義務、怠於執行職務或言行不檢者,加以警告。」

       而所謂「法官職務」即法官法第13條規定:「法官應依據憲法及法律,本於良心,超然、獨立、公正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即指依法審判原則(即不得違背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惟法官認事用法不當係屬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即違憲。

       法官法第22條(職務監督之處分權)規定:「被監督之法官有違背職務之情事,情節重大者,第二十條所定職務監督權人得以所屬機關名義,請求法官評鑑委員會評鑑,或移由司法院依第五十一條第二項、第三項規定辦理。」

       法官法第30條(法官個案評鑑之機制)司法院設法官評鑑委員會,掌理法官之評鑑。法官有下列各款情事之一者,應付個案評鑑:「一、裁判確定後或自第一審繫屬日起已逾六年未能裁判確定之案件,有事實足認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審判案件有明顯重大違誤,而嚴重侵害人民權益者。二、有第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情事,情節重大。五、嚴重違反辦案程序規定或職務規定,情節重大。」

       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或沖裁罪)規定:「有審判職務之公務員或仲裁人,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6條之「濫權之禁止」規定者,即應依同法第22條規定:「公務員有違反本法者,應按情節輕重,分別予以懲處。」

       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規定:「公務員有左列各款情事之一者,應受懲戒:一、違法。二、廢弛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

..................................................................................................................................................
第12節  98.04.13監察院函告陳情人,宜請參照司法院意旨辦理(即請求救濟),係敷衍了事不作為,仍屬違憲,亦係軟弱無能,結果還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9)



..................................................................................................................................................
第13節  本案業已於97.05.21再向台北地檢署提出告訴,該署檢察官柯宜汾偵辦中,因此司法院與監察院所謂之宜請請求救濟,則有重複之嫌,顯然不宜!(附件39)



..................................................................................................................................................    附件35、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第9篇 第9集 衛生署始終包庇財團之非法人體試驗,以及藐視上級一至如斯,突顯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9篇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