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2/12

第8篇 第8集 行政院衛生署公然堅持顛倒黑白,媲美土匪,令人深惡痛絕!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8集  行政院衛生署公然堅持顛倒黑白,媲美土匪,令人深惡痛絕!


       顛倒黑白是羞恥的事,明目張膽地顛倒黑白就是無恥了,公然堅持顛倒黑白,就媲美土匪了!倘若政府機關皆如是,台灣人民有何期待?遑論「台灣核心價值」!

       100.02.14行政院衛生署函復(請參閱本集第4節文件6之「內容摘要」欄,或本篇第4集第6節)之說明三後段記載:「本署醫審會......皆照本署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辦理,而針對委託鑑定機關所詢事項,依據其調查所得事證資料,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之書面鑑定意見作為偵查或審判之參考,並無不法侵害台端權益之情事。」云云,簡言之,即「該署醫審會之鑑定並無不實,未損及陳情人權益」。其後該署於100.04.08、100.05.09、100.05.31與100.06.28(文件11、14、17與20),以及於100.10.05該署訴願答辯書(如本集第8節)第二之(一)段第5~8行皆如是記載。

       惟該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之內容,係從頭到尾徹底「虛偽做假」(請參閱本集第2節),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以及違反平等原則,且符合真正惡意原則等情事(請參閱本集第3節)。因此該署業已知悉該署醫審會鑑定不實,卻公然稱:「該署醫審會之鑑定並無不實,未損及陳情人權益」,即與事實完全相反,即屬顛倒黑白,且再而三地堅持顛倒黑白等行為,即與土匪無異,令人深惡痛絕!

       而依據行政院衛生署公告之「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附錄9)第十六點規定:「醫事鑑定......,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公正、客觀之意見,不得為虛偽之鑑定。」與「醫審會鑑定結果係徹頭徹尾虛偽造假」,二者相悖。是故,該署醫審會鑑定書之內容明明是「虛偽之鑑定」,如何能厚顏無恥地說:「本署醫審會......皆照本署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辦理」呢?因此,該署係公然顛倒黑白,形同土匪,令人不恥!

       且該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不實,事證俱全,除了已違反該署公告之「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附錄9)第十六點之規定外,並已觸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而衛生署包庇所屬,即屬違法失職。且本案業經監察院與行政院函示為:「醫審會鑑定結果涉有不實,損及權益」等情,如文件5(請參閱本篇第4集第5節)與文件10(請參閱本篇第5集第7節)。因此,該署迄今仍舊公然堅持:「該署醫審會之鑑定並無不實,未損及陳情人權益」,即屬再而三地顛倒黑白,即嚴重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依據大法官釋字第585號解釋文節錄:「機關首長、團體負責人或有關人員拒受調查,影響重大,或為虛偽陳述者,依刑法第165條、第214條等相關規定追訴處罰。」

       試問,「雙瞳手術」是古今中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如何能合乎醫療常規?「雙瞳手術」究竟是治療何種病症?「雙瞳手術」究竟是屬何種常規醫療範疇?以及「視網膜貼合手術」如何能包括「雙瞳手術」等等,該署皆未曾要求該署醫審會提出臨床案例或健保資料證實之,竟然僅只信口雌黃,即屬自欺欺人!

       再者,「醫審會之鑑定結果」係徹頭徹尾「虛偽造假」,且「雙瞳手術」是古今中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而該署醫審會究竟能夠基於何種醫學知識?又能夠基於何種醫學常規?難道所稱「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以及專業之書面鑑定」,僅只基於滿口胡說八道,以及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嗎?

       行政機關所做的行政行為或其他一切的行政活動,均不能與法律相牴觸。民主法治國家,一旦違反法律,則須有制裁之效應出現。行政機關依據法規所為之行政行為,除不得牴觸法律外,同時亦受到憲法的制約,尤其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之規定,為憲法之基本價值決定,國家不可以任意侵害人民的基本權利,此當然有拘束行為之效力。衛生署必需對自己「虛偽造假」的行為負責,不能讓人民因為信賴政府,以致遭到不利益的對待。

第1節  98.12.25行政院衛生署衛署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第2節  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徹底「虛偽做假」一覽表。
第3節  該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並違反平等原則,以及符合真正惡意原則的該當性,依包大人明斷為「助紂為虐,且5惡俱全」,應以「狗頭鍘」侍候。
第4節  為「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鑑定不實,有損權益等情」乙案,請求該署處置之文件往返目錄一覽表。
第5節  100.08.12為「有關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聲請人權益乙案,惟衛生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不作為」等情,聲請異議。
第6節  100.08.24行政院衛生署函復之說明三稱:「另依醫療法第99條規定,於直轄市衛生局設有醫審會辦理醫療糾紛調處,以提供醫病溝通管道,促進醫病關係和諧,及藉由調處以解決醫療爭議事務。爰此,本案醫療爭議部份,本署依上開規定已同時轉請台北市衛生局協助調處。」云云,惟衛生署將本身「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有損權益」乙案,同時轉給下級機關,這就極不負責任了!
第7節  100.09.05為「有關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訴願人權益乙案,衛生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不作為」等情,提起訴願(待決)。
第8節  100.10.05行政院衛生署訴願答辯書之內容依舊是「顛倒黑白」,令人深惡痛絕!

檢附文件
       證一~證八十七,請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附件1~附件37、附件一~附件三十九,以及附錄1~附錄8等等,皆同前。

       文件1~文件37,除下列文件外皆同前:
              文件25、100.08.12聲請異議書呈衛生署,請參閱本集第5節。
              文件27、100.08.24衛生署函衛署醫字第1008900537號函,請參閱本集第6節。
              文件29、100.09.05訴願書呈衛生署轉呈行政院,請參閱本集第7節。
              文件31、100.10.05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265002號函(衛生署答辯書乙份),請參閱本集第8節。
              文件33、100.10.12行政院秘書長院臺衛移字第1000054804號函(通知:補具出生年月日),待張貼。
              文件34、100.10.17訴願補充書呈行政院(補具出生年月日),待張貼。

       附錄9、行政院衛生署86.11.04公告與100.04.21修正公告之「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
      


............................................................................................................................ 
第1節  98.12.25行政院衛生署衛署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
第2節  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徹底「虛偽做假」一覽表。






.............................................................................................................................................
第3節  該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並違反平等原則,以及符合真正惡意原則的該當性,依包大人明斷為「助紂為虐,且5惡俱全」,應以「狗頭鍘」侍候。

       衛生署迄今仍堅稱:「醫審會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之書面鑑定意見作為偵查或審判之參考,並無不法侵害台端權益之情事。」云云,惟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請參閱本集第1節,或本篇第4集之附件22),係徹頭徹尾「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遵重病人(陳情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顯然業已觸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嚴重違法失職,即係醫審會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

       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第十之(一)段記載:「依據國泰醫院病歷記載,......均為正確之手術步驟,並無醫療疏失。」云云,即「單以被告並無過失」,係無視「被告醫院偷做雙瞳致重傷害病人」之事證,且未就事論事,即違反證據法則與論理法則。更無視「雙瞳手術不告知」,係違反醫療法第63條:「告知同意及必須簽具手術同意書」之規定,顯然未尊重病人之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以及違背誠信原則與信賴保護原則。再者,醫審會亦無視「被告雙瞳手術不記錄」,係違反醫療法第67與68條:「醫療機構應建立清晰、詳實、完整之病歷」之規定。且無視被告觸犯刑法第215條「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罪」。更無視被告「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構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毀人一目重傷害」,以及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等等。

       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第十之(三)之(1)段記載:「依91年度他字第1209號卷第2頁第1行至第5行之描述『手術台上6個狠毒動作』,不合常理,應為一些正常手術行為遭到病人誤解。」云云,即無視「手術台上6個狠毒動作(手壓左眼、眼內拉扯、手壓口鼻、水沖左眼、罵人手勢的二塊黑影,以及偷做雙瞳等等)」,皆違反醫療法第82條:「實施手術時,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之規定,且手術同意書之說明二亦有此記載(證八十、八十四)。再者,「手術台上6個狠毒動作」末項為「偷做雙瞳」,其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醫審會卻以「應為一些正常手術行為遭到病人誤解」含蓋,而所謂「一些正常手術行為」與「偷做雙瞳」的本質截然不同,明顯無視相關事證、有違常態、不合邏輯,即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違反「不當聯結之禁止」原則,即屬違背憲法第7條之「平等權」。

       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第十之(三)之(3)段記載:「病人稱兩個瞳孔之下方瞳孔,及對被告劉寬鎔手術所施行週邊虹膜切除之誤解,手術之目的是為避免造成急性青光眼,而非『另開一個瞳孔做實驗』。」云云,惟「週邊虹膜切除」是青光眼的手術,而青光眼與病人(聲請人)不相關,且「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偷做雙瞳之「另挖新瞳孔(即兩個瞳孔之下方瞳孔)手術」迥異(附件11)。因此,亦屬無視相關事證、有違常態、不合邏輯,即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違反「不當聯結之禁止」原則,即屬違背憲法第7條之「平等權」。

       綜上所述,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係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以及違反平等原則。因此,該醫審會鑑定書之內容是如此的難以置信、顯屬蓄意捏造、係完全仰賴被告未經證實真偽的謊言、且有明顯的理由質疑被告消息來源的可靠性,以及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完全符合真正惡意原則之該當性,依包大人明斷為「助紂為虐,且5惡俱全」,應以「狗頭鍘」侍候。

.............................................................................................................................................
第4節  為「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鑑定不實,有損權益等情」乙案,請求該署處置之文件往返目錄一覽表。










.............................................................................................................................................
第5節  100.08.12為「有關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聲請人權益乙案,惟衛生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不作為」等情,聲請異議。

                                                            聲請異議書
聲請人:王鳳臻
身份證字號:A104037611
電話:22118262
地址:23159新北市新店區安興路7號2樓

主旨:有關「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聲請人權益」乙案,係「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致誤導司法判斷,且已造成不利益聲請人之裁定,即「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惟  貴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即不作為,即屬未遵守法律的正確性原則、明確性原則、信賴保護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落實人性尊嚴之內涵。因此,聲請人為此聲請異議,並請求  貴署盡速依法行政,明確處置,以符事實由。

說明:
    一、貴署一而地稱:「醫審會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之書面鑑定意見作為偵查或審判之參考,並無不法侵害台端權益之情事。」云云,惟醫審會之鑑定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致誤導司法判斷,嚴重違法、違憲,因此聲請人無法苟同,特此聲請異議:
           有關  貴署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聲請人權益」乙案,  貴署於99.03.19、100.02.24、100.04.08、100.05.09、100.05.31與100.06.28函復(如文件3、6、11、14、17、20),以及100.07.19衛署醫字第1000016044號函復(如附件二十八)等等之內容略為:「醫審會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之書面鑑定意見作為偵查或審判之參考,並無不法侵害台端權益之情事。」云云。
           被告國泰醫院4位醫師「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從任何角度觀察,皆屬「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且並無疑義或其他有意義之爭論存在,即屬重大、明顯違法、違憲事件。(詳如第6頁說明五)
           惟視網膜貼合手術(即玻璃體切除術)的本質是治療剝離之視網膜,而「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的行為」,二者的本質截然不同,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卻為「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一目,皆為正確之視網膜手術步驟,並無醫療疏失」等等,以至於造成檢察官不起訴處分,與造成高檢署與法院皆認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即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欠當,以及誤判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因而駁回聲請人聲請再議及交付審判之聲請,即已造成不利益聲請人之裁定,皆係「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誤導司法判斷之所致,即屬「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詳如第7頁說明六)
           且,醫審會之鑑定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聲請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以至於聲請人無法苟同。(詳如第8頁說明七)

    二、聲請人遭受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毀壞右眼」之不法侵害的事實經過:
     (一)89.01.29病人(聲請人)右眼視網膜剝離,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
           病人右眼原有視力1.0(證四十、證四十一、證四十二),因視野缺損,於89.01.24經國泰醫院蕭裕泉醫師診斷為:「右眼視網膜剝離,需做視網膜貼合手術。」並告知:「手術後,會恢復原有視力。」89.01.29病人到國泰醫院二樓開刀房簽具「手術同意書」之內容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術」(證八十)。隨即由該院劉寬鎔、蕭裕泉與陳威霖等醫師執行視網膜手術貼回剝離之視網膜(證四十三、證四十四),手術成功,恢復良好。89.03.02視力檢查,右眼視力0.2(證四十七之2),預期半年穩定後可恢復原有視力1.0。
           玻璃體切除術(pars plana vitrectomy;簡稱PPV)為傳統「視網膜手術」,約有50年的歷史,早已脫離了實驗階段,且已廣用於臨床,受益病人愈來愈多,已有它的群眾基礎,且已被所有的眼科醫師所接納,認定它是一種治療視網膜剝離症,頗具效果的「正規手術」,規範明確,詳細操作程序有24項,如手術記錄G(證四十四、證八十四-附中譯)。

     (二)89.02.22國泰醫院開立「OPD眼藥水」造成視網膜再剝離,及於89.03.04再次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時,竟然非法手術「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具體事實簡述如下:
           89.02.22該院郭博誠醫師診斷為:「well attached(視網膜貼的很好),眼壓29mm/Hg」,即開立OPD眼藥水(證一)給病人點用。不料,爾後數日右眼發生跳動與收縮現象並漸趨強勁,以至於89.03.01原視野缺損情形又出現了。89.03.02視力檢查右眼0.2,並經該院劉寬鎔醫師診斷為:「視網膜再剝離,必須再次手術(PPV)」(證四十七之1)。經查OPD眼藥水(毛果芸香;pilocarpine)之使用說明書,僅適應於急慢性青光眼,其副作用會使眼睛收縮、震顫及痙攣等情事(證二)。89.03.04手術前,蕭裕泉醫師回答病人說:「OPD不能點用」。其後再查,一般眼科書籍多有記載:「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附件1)。
           89.03.04下午4時許,病人再次到該院二樓開刀房簽具「手術同意書」之內容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術」(證八十三),與89.01.29相同。隨即由該院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與陳威霖等醫師再次執行視網膜手術時,竟然對手術抬上的病人(全身包裹,只露麻醉中的右眼),做了「6個狠毒動作為手壓左眼、眼內拉扯、手壓口鼻、水沖左眼、罵人手勢的二塊黑影,以及二個瞳孔(雙瞳)」,詳情請參閱《雙瞳案》第四冊之「自序2」。其中「偷做雙瞳」之手術,已逾越視網膜手術範疇,顯然違反醫療法第63條「告知同意與手術簽具同意書」之規定,亦非以治療視網膜為目的,即屬「非法手術」。
           而非法手術【偷做雙瞳】,即雙瞳手術(two pupils; double vision;重瞳)之內容略為:竊取黃斑部組織(毀滅了右眼「原有瞳孔」之中心黃斑部視力,手術縫合下方「人造瞳孔」後,「原有瞳孔」視力為0.01,失明),並於原有瞳孔的下方虹膜(精緻的環狀肌)挖了一個直徑約4~5mm的大洞(竊取部分虹膜組織,致右眼失去調節光線的收縮功能),再將虹膜二處固定於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致發生水腫、糜爛與變性,必須角膜移植),係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產生視力為0.1~0.4,取代了「原有瞳孔」之視力,右眼因此變成「二個瞳孔(雙瞳)」,造成右眼嚴重複視併毀壞(附件7、8、9)。89.06.29被告劉寬鎔診斷為:「手術後治療半年穩定,視力可達到0.5。」而此預期之視力0.5,即是指下方瞳孔(人造瞳孔)的視力,病人(聲請人)當時不知道。
           雙瞳手術不告知、不記錄,直至90.09.07病人持續在被告醫院看病50次皆不告知,90.11.29在台北市衛生局調處會議中亦不告知。91.02.05該院民事答辯狀中,公然否認做了雙瞳,於92.02.26始承認做了雙瞳,承認之後,竟是?口胡說八道,迄今無法自圓其說,只是無理硬拗(附件10)。且在看病50次期間,被告等對病人(聲請人)之訴求「右眼花花的很難受」,卻不告知「是雙瞳所引起的複視」,竟然用類固醇激發右眼視能,以及利用菱形鏡片強行矯正右眼雙瞳所造成之嚴重複視(附件8、12)。90.12.04仁愛醫院蔡琇娟醫師診斷(證二十二)為:「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double vision)產生了三個映像所造成的,二個瞳孔是視網膜手術時,在虹彩(又稱虹膜)上另外開了一個瞳孔,縫起一個瞳孔(consider iridoplasty),就可以恢復為一個影像。」病人是頭一次聽到「右眼有二個瞳孔」,難明真意。至90.12.25榮總柳逸嫻醫師解說後(附件8、證五十一),始知悉有傷害。
           再者,眼睛所看到的東西經過大腦分析後,轉化為映像,而病人右眼雙瞳產生三個映像,又與左眼的一個映像不能聚合,因此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經過大腦分析後,只能轉化為神經病,完全違反自然。因此,必需實施角膜移植併縫合「人造瞳孔」,以消除複視情形。91.09.30在長庚醫院實施全層角膜移植(penetrating keratoplasty)併縫合下方「人造瞳孔」(iridoplasty)之手術後,91.10.30與92.03.05視力檢查結果右眼裸視小於0.01,失明(證二十五、證五十五、增證二)。

    三、手術前應取得病人(聲請人)同意,以及簽具手術同意書,乃自古以來一向之慣例,國泰醫院「偷做雙瞳」則否,嚴重違反醫療法與醫療倫理,純係竊取病人健康之強迫性土匪行為,嚴重侵害病人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即屬違背憲法第22條所保障之基本權:
           一般稱為手術的同意書,在法律家稱為手術用之「免責文書」。即為了免除醫師之責任而雙方約定之文書。自古以來,當須進行開刀手術時,醫師必須從病患取得同意書,乃為一向之慣例。(附件二十九P157)
           醫療行為必須遵守醫療法,手術前應盡相當之說明義務並取得病人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醫療法第63條有明文規定,是為常態,係為保障病人身體自主權。醫療行為直接涉及病人之身體健康或生命,病人通常須仰賴醫師之說明,方得明瞭,故醫師為醫療行為時,應詳細對病人盡相當之說明義務,經病人同意後為之,以保障病人身體自主權。
           病患的承諾,係針對「合於醫術之行為」為其內涵,而在不符合醫術之情形,並不在其承諾的範疇。符合同意書之成立要件(包括醫生的告知義務),以及合於醫術要求後,醫療同意書的簽署才能發生阻卻違法?力。
           是否接受治療,應由病患自行決定。此種自我決定權之法律依據,在德國是依據基本法第22條第2項:「人人有生命與身體之不可侵犯權」。在我國為憲法第15條:「人民有生存權」。及第22條:「其他自由及權利之保障」規定。其他如刑法均對個人身體法益之保障皆有詳細之規定。(附件二十九P117、P118)
           醫病關係的核心概念之一是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全世界的法律及倫理聲明都尊崇病患對於自己的健康照護有決定權。世界醫師會在其病患權利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Patient)中指出:「病患有自決的權利,他們有權利自由地作出與自己有關的決定。病患明瞭任何試驗或治療之目的、檢驗結果的意義,以及拒絕同意的意義。」而,醫療的告知後同意之理論基礎,即人格權與自主權的核心價值。因此,醫療行為必須獲得病患之同意,此種自我決定權,即屬生命與身體之不可侵犯權。
           大法官釋字第372號解釋明確指出:「維護人格尊嚴......為我國憲法保障人民自由權之基本理念。」此一宣示不僅確認人性尊嚴具「人權」性格,與一般基本權利般具有「規範」的限制國家公權力不得侵犯人性尊嚴外,還同時為人民共同生活建立一套清楚「價值體系」,也就是說社會的、經濟的、家庭的、公權力執行等各種型態生活模式皆要落實人性尊嚴之內涵。(附件三十二P210)
           再者,「人性尊嚴」為最上位的憲法原則,屬於秩序中的最高法律價值,是所有法律的最高目的價值規範。維護人性尊嚴與人格發展自由是自由民主國家憲政秩序的核心價值,屬於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基本權。(附件十七P251)
           人性尊嚴是否受到侵害的判斷標準,依照客體公式:「當一具體的個人,被貶抑為物體、僅是手段或可代替之數值時,人性尊嚴已受到傷害。」因為一個人既被矮化為物體、手段或數值,自然不必在意其精神意識,遑論其自治、自覺,因而極易成為他治他決之客體,如此一來,自然構成對人性尊嚴之嚴重侵害。準此而論,複製人應受禁止,蓋以生物科技的方法,對人的形成加以操控,無非係對人的工具化,客體化;國家在刑事偵查過程中,不得任意對犯罪嫌疑人施以不必要的強制驗血、驗尿,因不必要的抽取身體的任何體液、血液,係將人當作實驗性的動物看待,乃屬對人性尊嚴的冒犯。(附件十七P252、253)
           又如,「強制精神病患接受治療」,若結合其目的觀之,強制治療的目的,是為了使該精神病患病情得以好轉,而非為了某一工具性目的而為之,則可符合人性尊嚴的檢驗;但若「強制精神病患接受治療」僅係為了教學研究之用,那麼,此「強制治療」之行為,即違反了「人性尊嚴」的保障。(附件三十一P4-10註19後段)
           因此,被告4人「偷做雙瞳」,係竊取病人右眼眼內黃斑部組織(致右眼原有瞳孔之視力0.01,失明)、竊取部分虹膜組織(在虹膜挖一個大洞,因而失去調節光線的收縮功能),並將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角膜無法負荷,致發生水腫、糜爛與變性),即在「原有瞳孔」的下方,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右眼變成「二個瞳孔(雙瞳)」。其後看病50次不告知,並以類固醇激發右眼視能,再以菱形鏡片強行矯正下方「人造瞳孔」視力可達0.4(89.10.14病歷記載:「VA: OD 0.4」即「右眼視力0.4」);89.06.29被告劉寬鎔預期「半年穩定後視力可達到0.5」,此即為「偷做雙瞳」之實驗目的,明顯非以「治療視網膜」為目的。因此,被告等竊取病人的器官組織,以及長期間將病人當做「實驗用之材料」,即嚴重違反人性尊嚴,即屬違反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基本權。
           被告等「偷做雙瞳」,係傳承於「德國納粹邪惡實驗所」,為發掘醫學新知識,係非以治療為目的及強迫性方式直接施作於被試者,加以觀察。由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納粹、日本731部隊之「人體實驗」,與國泰醫院「人體實驗」之比較表(附件13、15-10)觀之,三者皆是強迫性土匪行為,惟國泰醫院的「人體實驗」,更為惡劣!

    四、國泰醫院「偷做雙瞳」,違反誠信原則,以及違反「信賴保護原則」:
           大法官釋字第525號解釋:「法治國原則首重人民權利之維護、法秩序之安定及誠實信用原則之遵守。人民對公權利行使結果所生之合理信賴,法律自應予以適當保障,此乃信賴保護之法理基礎。」(附件十八P1-39)
           信賴保護原則之要件為(一)信賴基礎、(二)信賴表現與(三)當事人之信賴必須值得保護,才有信賴保護原則之適用。(附件十八P1-39~P1-41)
           而,89.03.04病人信賴醫院依一向之慣例實施視網膜手術,且業已依照醫療法第63條之法定規定:「簽具視網膜手術同意書」(證八十、證八十三),以及預期該院理應可符合「信賴表現」之要求,如89.01.29第1次視網膜手術之正常情形。惟於89.03.04在相同的病情下,該院再次實施相同的視網膜手術時,竟然在手術抬上乘人之危,逾越視網膜手術範疇,以非法手術「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且雙瞳手術不告知、不記錄,直至90.09.07病人持續在被告醫院看病50次皆不告知,90.11.29在台北市衛生局調處會議中亦不告知。91.02.05該院民事答辯狀中,公然否認做了雙瞳,於92.02.26始承認做了雙瞳,承認之後,竟是?口胡說八道,迄今無法自圓其說,只是無理硬拗(附件10)。是故,被告等顯然嚴重違反誠信原則,以及違反「信賴保護原則」。

    五、被告國泰醫院4位醫師「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從任何角度觀察,皆屬「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且並無疑義或其他有意義之爭論存在,即屬重大、明顯違法、違憲事件:
           學者葉俊榮認為憲法具有「價值鎖定」功能,將一些人類社會認為應予永世遵循的價值,「鎖定」在憲法裡,使得日後欲改變這被鎖定的價值,光透過法律層次的常態政治無法如願,必須透過憲法政治,才有可能。如此,憲法便能大大提高那些受到人們高度認同價值的穩定性。而這些被鎖定的價值即構成憲法之基本原則。(附件十八P1-8)
           大法官釋字第419號解釋:「所謂重大係指違背憲法之基本原則,諸如國民主權、權力分立、地方自治團體之制度保障,或對人民自由權利之限制已涉及本質內容而逾越必要程度等而言。所謂明顯係指從任何角度觀察皆無疑義或並無有意義之爭論存在。」(附件二十一P311)
           醫病關係的核心概念是知情同意,醫療的告知後同意之理論基礎,即人格權與自主權的核心價值。醫師可以臨證研究與專業照應並行,惟臨證研究之範圍,僅以其對于病人之治療價值為限(醫療與法律/吳正吉著/吉仁新醫股份有限公司/第二章第2節記載)。再者,「人性尊嚴」為最上位的憲法原則,屬於秩序中的最高法律價值,是所有法律的最高目的價值規範,屬於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其他基本權。
           由雙瞳(二個瞳孔)照片清楚可見聲請人右眼眼內被挖了一個大洞及其嚴重複視與傷害情形(附件7、8、9),這種在手術抬上偷偷摸摸做的雙瞳,完全違反自然,不要說看過,連聽也沒有聽過,豈能合乎醫療法第63條(舊法第46條)告知同意之規定?
     被告國泰醫院4位醫師「非法手術偷做雙瞳」之手段,殘無人道,且非以治療為目的,係直接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明顯違反醫病關係的核心價值「知情同意」、違反人格權與自主權的核心價值、違反誠信原則、違反「信賴保護原則」、違背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其他基本權「人性尊嚴」、違反行政院衛生署「醫療行為」之規範、嚴重違反醫療法、違背醫師誓詞(附件十二)、違背赫爾辛基宣言(附件十三)、違背醫學倫理普世原則(附件十五P41),以及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附件十六P139)。因此,從任何角度觀察「偷做雙瞳」皆屬「直接故意重傷害病人之行為」,且並無疑義或其他有意義之爭論存在,即屬重大、明顯違憲事件。
          再者,「雙瞳」係全人類聞所未聞的醫學怪誕,係「先毀滅原有瞳孔中心黃斑部視力,再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產生視力」,是一個「創作」,有助於「黃斑部組織」與「重見光明」之研究,是一種「新的嘗試」,純係「蒐集科學資料、發掘醫學新知識」為目的之「非治療性人體試驗」;係傳承於「德國納粹邪惡實驗所」,為發掘醫學新知識,而是以非治療目的及強迫性方式直接施作於被試者,加以觀察。
           因此,「偷做雙瞳致重傷害」係「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屬情節重大案件,已逾越社會通常觀念能忍受之程度。試問,有誰願意被做成雙瞳呢?再問,被告4人自己願意嗎?被告4人於手術抬上乘人之危,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的行為,何異「盲腸炎手術盜取病人右腎」(附件20),皆係竊取病人健康強迫性土匪行為,令人唾棄!

    六、有關「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聲請人權益」等情,係「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致誤導司法判斷,且已造成不利益聲請人之裁定,即「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
           97.05.21聲請人向台北地檢署提出刑事告訴,該署遽爾於98.12.28寄予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如附件23),該不起訴處分書第三段標題即稱:「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聲請人,其中送衛生署鑑定等情亦未告知。聲請人於99.01.05看到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末段(見附件23第四段)後,始知衛生署醫審會所為之鑑定結果是「徹底虛偽造假」,明顯有違手術前應取得病人同意之慣例,且無邏輯上正當合理之關聯性,即違反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係純粹偏頗之單向黑箱作業,亦未向聲請人查詢等等,顯然不當。
           98.12.28檢察官將醫審會所為之「第0980148號鑑定書」內容,一字不漏地登載在不起訴處分書未段(見附件23第四段)。而99.01.27高檢署檢察長認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欠當(見附件25第二段未),以及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見附件25第2頁第3、4行)」。且,台北地方法院於99.02.26刑事裁定亦認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欠當(見附件26第4頁第11、12行),以及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見附件26第3頁末6、7行)。而高檢署與法院所指之「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欠當」,即是指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因此,可以確定的是,「醫審會所為之鑑定書單以被告並無過失」,欠當(鑑定不實),且重傷害病人,決非醫審會所謂「病人誤會」一語可以含蓋。因此,醫審會已然觸犯刑法第168條之「偽證罪」,亦為不爭之事實,顯然違法失職。
           惟視網膜貼合手術(即玻璃體切除術)的本質是治療剝離之視網膜,而「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的行為」,二者的本質截然不同,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卻為「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一目,皆為正確之視網膜手術步驟,並無醫療疏失」,以至於造成檢察官不起訴處分,與造成高檢署與法院皆認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即指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欠當,以及誤判被告犯業務過失重傷害罪」,因而駁回聲請人聲請再議及交付審判之聲請等等,即係「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誤導司法判斷之所致,且已造成不利益聲請人之裁定,即「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其理甚明。

    七、貴署醫審會所為之「鑑定書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聲請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即係醫審會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
           釋字第525號解釋理由書(節錄):「法治國原則首重人民權利之維護、法秩序安定及誠實信用原則之遵守。人民對公權力行使結果所生之合理信賴,法律自應予適當保障,此乃信賴保護之法理基礎。」(附件十八之P1-39)
           衛生署醫審會所為之「鑑定書第0980148號」(附件一),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情事嚴峻,詳情如附件二,或請參閱文件1、或文件7之說明四。且,該鑑定書第4頁第(三)之(1)項所稱:「手術抬上6個狠毒動作是病人誤解」之說,係自欺欺人、踐踏人權,詳情請參閱文件4之說明五。
           虛偽造假之例舉一,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附件一)第十之(一)段記載:「依據國泰醫院病歷記載,......均為正確之手術步驟,並無醫療疏失。」云云,即「單以被告並無過失」,係無視「被告醫院偷做雙瞳致重傷害病人」之有關事證,且未就事論事,即違反證據法則與論理法則。更無視「雙瞳手術不告知」,係違反醫療法第63條:「告知同意及必須簽具手術同意書」之規定,顯然未尊重病人之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以及違背誠信原則與信賴保護原則。再者,醫審會亦無視「被告雙瞳手術不記錄」,係違反醫療法第67與68條:「醫療機構應建立清晰、詳實、完整之病歷」之規定。且無視被告觸犯刑法第215條「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罪」。更無視被告「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構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毀人一目重傷害」,以及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等等。
           虛偽造假之例舉二,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第十之(三)之(1)段記載:「依91年度他字第1209號卷第2頁第1行至第5行之描述『手術台上6個狠毒動作』,不合常理,應為一些正常手術行為遭到病人誤解。」云云,即無視「手術台上6個狠毒動作(手壓左眼、眼內拉扯、手壓口鼻、水沖左眼、罵人手勢的二塊黑影,以及偷做雙瞳等等)」,皆違反醫療法第82條:「實施手術時,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之規定,且手術同意書之說明二亦有此記載(證八十、八十四)。再者,「手術台上6個狠毒動作」末項為「偷做雙瞳」,其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醫審會卻以「應為一些正常手術行為遭到病人誤解」含蓋,而所謂「一些正常手術行為」與「偷做雙瞳」的本質截然不同,明顯無視相關事證、有違常態、不合邏輯,即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違反「不當聯結之禁止」原則,即屬違背憲法第7條之「平等權」。
          虛偽造假之例舉三,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第十之(三)之(3)段記載:「病人稱兩個瞳孔之下方瞳孔,及對被告劉寬鎔手術所施行週邊虹膜切除之誤解,手術之目的是為避免造成急性青光眼,而非『另開一個瞳孔做實驗』。」云云,惟「週邊虹膜切除」是青光眼的手術,而青光眼與病人(聲請人)不相關,且「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偷做雙瞳之「另挖新瞳孔(即兩個瞳孔之下方瞳孔)手術」迥異(附件11)。因此,亦屬無視相關事證、有違常態、不合邏輯,即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違反「不當聯結之禁止」原則,即屬違背憲法第7條之「平等權」。
           因此,貴署醫審會所為之「鑑定書第0980148號」(附件一)之鑑定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聲請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顯然業已觸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嚴重違法失職,即係醫審會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

    八、貴署對於「醫審會所為之鑑定書徹頭徹尾虛偽造假」等情,卻美其名為「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鑑定意見」,顯然非常荒謬:
           100.02.24衛生署函覆(文件6)之說明三後段,對於「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權益」乙案,稱:「本署醫審會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之書面鑑定意見作為偵查或審判之參考,並無不法侵害台端權益之情事。」云云,係再次「虛偽造假」,自欺欺人!  貴署所稱「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以及專業之書面鑑定」,就僅只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嗎?
           試問,「醫審會鑑定結果」業已徹頭徹尾「虛偽造假」,究竟是基於何種醫學知識?又是基於何種醫學常規?醫審會徹頭徹尾「虛偽造假」,顯係滿口胡說八道,即是「醫學知識及醫療常規,以及專業之書面鑑定」嗎?難道所謂「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以及專業之書面鑑定」,僅只是信口雌黃地「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嗎?請提出「雙瞳手術」的臨床案例,否則不得美其名為「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鑑定意見」。或者說,醫審會應提出「雙瞳手術」是「治療視網膜」的醫學專業知識,否則即是一派胡說八道。再者說,「雙瞳手術」是治療什麼病症?
           再問,「偷做雙瞳」是什麼醫療常規?「偷做雙瞳」是醫療業務上之正當行為嗎?所謂醫療常規,係指「常規醫療」,必需「以治療為目的」,且必需具備醫學上的適應性,診療上的必要性,合乎醫術標準及取得患者之同意,始可認為「常規醫療」之正當行為。
     三問,有誰願意被「偷做雙瞳」呢?小偷偷人東西也是正當的「常規行為」嗎?小偷偷人東西也可以說是「誤會」嗎?顯然非常荒謬,太扯了吧!
           依據  貴署93.10.27衛署字第83062227號函釋:「凡以治療、矯正或預防人體疾病、傷害、殘缺為目的,所為診察、診斷、及治療;或基於診察、診斷結果,以治療為目的,所為的處方、用藥、施術、或處置等行為的全部或一部的總稱為醫療行為。」是故,無論是常規醫療或是人體試驗皆必需「以治療為目的」,始稱之為正當醫療行為。「玻璃體切除術」,是治療視網膜剝離症,所以是正當醫療行為,而「偷做雙瞳」非「以治療為目的」,即屬不正當之醫療行為。

    九、行政機關依據法規所為之行政行為,除不得牴觸法律外,同時亦受到憲法的制約,民主法治國家,一旦違反法律,則須有制裁之效應出現,  貴署理應依法行政:
           行政機關所做的行政行為或其他一切的行政活動,均不能與法律相牴觸。民主法治國家,一旦違反法律,則須有制裁之效應出現。行政機關依據法規所為之行政行為,除不得牴觸法律外,同時亦受到憲法的制約,尤其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之規定,為憲法之基本價值決定,國家不可以任意侵害人民的基本權利,此當然有拘束行為之效力。衛生署必需對自己「虛偽造假、顛倒黑白,以及違法、違憲」的行為負責,不能讓人民因為信賴政府,以至於遭到不利益的對待。
           基本權利造成「侵害」的危險源,多是來自於國家以外的「第三者」,在這種情況下,人民之基本權利受到第三人之侵害,國家有義務伸出援手採取一定之保護措施,此即為「國家保護義務」。「國家保護義務」是針對「來自第三人之侵害」,而要求國際須採取一定之作為。(附件三十二P139、140)
           當公權力完全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或其採取之保護根本不適當或者完全未能達到應有之保護目的時,即是違反了「國家保護義務」。(附件三十二P140註44)
           所謂依法行政,係指「行政合法原則或法的無條件執行原則係指行政機關有法規執行義務,對合乎一定法規構成要件之行為,有義務予以一定之法律效果。」(附件三十P140、141)

       綜上所述,被告國泰醫院4位醫師「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從任何角度觀察,皆屬「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且並無疑義或其他有意義之爭論存在,即屬重大、明顯違法、違憲事件。
 而,視網膜貼合手術(即玻璃體切除術)的本質是治療剝離之視網膜,與「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的行為」,二者截然不同,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卻為「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一目,皆為正確之視網膜手術步驟,並無醫療疏失」,以至於造成檢察官不起訴處分,與造成高檢署與法院皆認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即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欠當,以及誤判被告犯業務過失重傷害罪」,因而駁回聲請人聲請再議及交付審判之聲請等等,即已造成不利益聲請人之裁定,皆係「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誤導司法判斷之所致,即屬「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其理甚明。
       且,貴署醫審會所為之「鑑定書第0980148號」(附件一)之鑑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聲請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顯然業已觸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嚴重違法失職,即係醫審會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  貴署理應依法行政,予以適法之處置,且公務員因公法上職務關係而有違法失職之行為,應受懲戒處分。
       大法官釋字第372號解釋明確指出:「維護人格尊嚴......為我國憲法保障人民自由權之基本理念。」此一宣示不僅確認人性尊嚴具「人權」性格,與一般基本權利般具有「規範」的限制國家公權力不得侵犯人性尊嚴外,還同時為人民共同生活建立一套清楚「價值體系」,也就是說社會的、經濟的、家庭的、公權力執行等各種型態生活模式皆要落實人性尊嚴之內涵。(附件三十二P210)
       評價國家行為是否合憲的標準只在於「國家『是否』盡其保護義務」,立法機關以及行政機關對於履行國家保護義務,享有廣泛的形成權,其可依據人民基本權利遭逢危害之種類、程度而選擇採取不同的措施加以保護。當公權力完全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或其採取之保護根本不適當或者完全未能達到應有之保護目的時,即是違反了「國家保護義務」。(附件十五P140及註44)
 再者,聲請人為「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聲請人權益」乙案,已於99.03.09至100.07.04期間多次陳述在案(如文件1、4、7、9、12、15、18與21),惟  貴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即不作為,即屬未遵守法律的正確性原則、明確性原則、信賴保護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落實人性尊嚴之內涵,以及違反了「國家保護義務」。因此,聲請人為此聲請異議,並請求  貴署依法行政,明確處置,以符事實為祈!

檢附文件(影本):
       證一~證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增證四,請參閱《雙瞳案》第二冊。
      文件1~24、附件1~36,與附件一~二十七,請參閱《雙瞳案》第三冊。

      附件二十八、100.07.19  貴署衛署醫字第1000016044號函。
      附件二十九、醫療紛爭與法律/中村敏昭、齊藤靜敬、蔡篤俊、謝瑞智合著/文笙書局/頁116~125、156~159。
      附件三十  、憲法要義/大學用書/2009年版/李惠宗著/頁140~143。
      附件三十一、憲法(上)解題概念操作/植憲編著/頁4-2~4-11。
      附件三十二、憲法新論/ 2010年版/法治斌、董保城著/頁46~49、132~141、208~213、254~261。

另檢附:《雙瞳案》第二、三冊各乙本。

       謹呈

邱署長文達鈞鑒

中華民國100年8月12日
                                                                                   聲請人  王鳳臻          (蓋章)

.............................................................................................................................................
第6節  100.08.24行政院衛生署函復之說明三稱:「另依醫療法第99條規定,於直轄市衛生局設有醫審會辦理醫療糾紛調處,以提供醫病溝通管道,促進醫病關係和諧,及藉由調處以解決醫療爭議事務。爰此,本案醫療爭議部份,本署依上開規定已同時轉請台北市衛生局協助調處。」云云,惟衛生署將本身「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有損權益」乙案,同時轉給下級機關,這就極不負責任了!





.............................................................................................................................................
第7節  100.09.05為「有關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訴願人權益乙案,衛生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不作為」等情,提起訴願(待決)。

                                                                         訴願書

訴願人:王鳳臻
身份證字號:A104037611
電話:22118262
地址:23159新北市新店區安興路7號2樓

原行政處分機關:行政院衛生署
原處分日期、文號:100.08.24衛署醫字第1008900537號

訴願請求:
       有關國泰醫院「偷做雙瞳」即「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等情,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訴願人權益」乙案,係「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致誤導司法判斷,且已造成不利益訴願人之裁定,即「不法侵害訴願人之權益」。惟衛生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即不作為,即屬未遵守法律的正確性原則、明確性原則、信賴保護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落實人性尊嚴之內涵。因此,訴願人無法苟同,請求  貴院要求該署依法行政,明確處置,以符事實由。

事實:
    一、有關國泰醫院「偷做雙瞳」即「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等情,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訴願人權益」乙案,係「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致誤導司法判斷,且已造成不利益訴願人之裁定,即「不法侵害訴願人之權益」。(請參閱文件25之說明六)

    二、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訴願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顯然業已觸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嚴重違法失職,以至於訴願人無法苟同。衛生署理應依法行政,予以適法之處置,且公務員因公法上職務關係而有違法失職之行為,應受懲戒處分。(詳如文件25之說明七)

    三、訴願人為「衛生署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訴願人權益」乙案,已於99.03.09至100.07.04期間多次請求該署依法處置在案(如文件1、4、7、9、12、15、18與21),並於100.08.12聲請異議(如文件25)在卷。衛生署業已函復(如文件3、6、11、14、17、20、23),以及100.08.24衛署醫字第1008900537號函復(如文件27)等等之內容略為:「醫審會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之書面鑑定意見作為偵查或審判之參考,並無不法侵害台端權益之情事。」云云,惟「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致誤導司法判斷,且已造成不利益訴願人之裁定,即不法侵害訴願人之權益。惟  衛生署迄未處置,即未依法行政,即不作為,即屬未遵守法律的正確性原則、明確性原則、信賴保護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落實人性尊嚴之內涵。

理由:
    一、衛生署對於「該署醫審會所為之鑑定書(第0980148號鑑定書)係徹頭徹尾虛偽造假」等情,卻始終美其名為「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鑑定意見」,顯然非常荒謬。(詳如文件25之說明八)

    二、行政機關依據法規所為之行政行為,除不得牴觸法律外,同時亦受到憲法的制約,民主法治國家,一旦違反法律,則須有制裁之效應出現,衛生署理應依法行政。(詳如文件25之說明九)

    三、國家公權力的作用,不但在形式上要合法,在程序上要顧及正義,其內容更須實質正當;而衛生署醫審會之鑑定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嚴重違法、違憲,以至於訴願人無法苟同:
           大法官釋字616號解釋理由書(節錄):「法治國家下,國家行為,包括立法行為與行政行為,不只需要『形式合法性』,也同時必須具備『實質正當性』。」
           國家權力的「形式合法性」係在解決權力運作「憑什麼」的問題;「實質正當性」則在解決「為什麼」的問題。國家任何公權力的行使,皆會受到「憑什麼」及「為什麼」兩個問題的質疑與挑戰。國家權力如果沒有形式合法性(依據法律),就談不上實質正當性,但某種措施僅具有形式合法性,未具有實質正當性,釋字384、523號解釋即稱:「國家機關所依據之程序,須依法律規定,其內容更須實質正當。」(附件三十五P16)
           人權保障乃我國現在文化體系中之最高準則,並亦當今先進文明社會共同之準繩。
           綜言之,憲政主義不只要求「形式的法治國家」,而是同時要求「實質的法治國家」,亦即,國家權力的取得及運作不但要形式合法,同時也要實質正當。理論上,「理性應為制度的本質」(應然),但實務上卻常成為「制度就是理性」(實然),此種情形即是將形式的合法性完全凌駕實質正當性的結果。國家對其權力運作的正當性應提出具有說服力的理由,對於行政措施之不當,敢於承認其錯誤並承擔責任。(附件三十五P18)
           中華民國為民主法治的國家,「法治」最根深意義乃是「所有國家公權力的作用,皆須納入一定的規範」,其所要求者為「國家知法守法」,非「人民知法守法」。人民縱然有不法行為,在法治國家的要求下,國家機關亦不得以「不正當」、「違法」或「違憲」的公權力作用,對待人民之不法行為。亦即,法治國家原則所強調的是,國家權力的作用應受到憲法與法律的限制,而非可以恣意為之。行政機關不顧法律的要求,以其法規命令限制或剝奪人民基本權,亦非法治。行政機關握有實質公權力,卻狃於政治惡習,或怠忽執行或違法過度執行,均非法治所要求。(附件三十五P65)
            惟視網膜貼合手術(即玻璃體切除術)的本質是治療剝離之視網膜,而「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的行為」,二者的本質截然不同,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卻為「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一目,皆為正確之視網膜手術步驟,並無醫療疏失」等等,以至於造成檢察官不起訴處分,與造成高檢署與法院皆認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即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之內容)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欠當,以及誤判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因而駁回訴願人聲請再議及交付審判之聲請,即已造成不利益訴願人之裁定,皆係「衛生署醫審會徹底虛偽造假」誤導司法判斷之所致,即屬「不法侵害訴願人之權益」。(詳如文件25說明六)
           且,衛生署醫審會之鑑定結果,係純粹徹底「虛偽造假」,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訴願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以至於訴願人無法苟同。(詳如文件25說明七)

    四、衛生署必需對自己「徹底虛偽造假」的行為負責,不能讓人民因為信賴政府,以致遭到不利益的對待:
           釋字第525號解釋理由書(節錄):「法治國原則首重人民權利之維護、法秩序安定及誠實信用原則之遵守。人民對公權力行使結果所生之合理信賴,法律自應予適當保障,此乃信賴保護之法理基礎。」(附件十八之P1-39)
           該署所稱「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以及專業之書面鑑定」,就僅只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嗎?
           試問,「衛生署醫審會鑑定結果」業已徹頭徹尾「虛偽造假」(請參閱附件一、二),究竟是基於何種醫學知識?又是基於何種醫學常規?醫審會徹頭徹尾「虛偽造假」,顯係滿口胡說八道,即是「醫學知識及醫療常規,以及專業之書面鑑定」嗎?難道所謂「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以及專業之書面鑑定」,僅只是信口雌黃地「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嗎?請提出「雙瞳手術」的臨床案例,否則不得美其名為「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提供專業鑑定意見」。或者說,衛生署醫審會應證明「雙瞳手術」或「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是「治療視網膜」的範疇,否則即是一派胡說八道。再者說,「雙瞳手術」是治療什麼病症?
           再問,「偷做雙瞳」是什麼醫療常規?「偷做雙瞳」是醫療業務上之正當行為嗎?所謂醫療常規,係指「常規醫療」,必需「以治療為目的」,且必需具備醫學上的適應性,診療上的必要性,合乎醫術標準及取得患者之同意,始可認為「常規醫療」之正當行為。
           三問,有誰願意被「偷做雙瞳」呢?小偷偷人東西也是正當的「常規行為」嗎?小偷偷人東西也可以說是「誤會」嗎?顯然非常荒謬,太扯了吧!
           行政機關所做的行政行為或其他一切的行政活動,均不能與法律相牴觸。民主法治國家,一旦違反法律,則須有制裁之效應出現。行政機關依據法規所為之行政行為,除不得牴觸法律外,同時亦受到憲法的制約,尤其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之規定,為憲法之基本價值決定,國家不可以任意侵害人民的基本權利,此當然有拘束行為之效力。衛生署必需對自己「虛偽造假」的行為負責,不能讓人民因為信賴政府,以致遭到不利益的對待。

檢附文件(影本):
       一、《雙瞳案》第二冊:證一~證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增證四。
       二、《雙瞳案》第三冊:文件1~28、附件1~37,以及附件一~三十四。
       三、附件三十五、憲法要義/大學用書/2009年版/李惠宗著/頁16~19、64~67。
       四、原處分書:100.08.24衛生署函衛署醫字第1008900537號,請參閱文件27。

       謹呈
行政院衛生署

       轉呈
行政院

中華民國100年9月5日
                                                                                                 訴願人  王鳳臻          (蓋章)

.............................................................................................................................................
第8節  100.10.05行政院衛生署訴願答辯書之內容依舊是「顛倒黑白」,令人深惡痛絕!















第8篇 第7集 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被財團牽著鼻子走,淪為打手,令人深惡痛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8篇 第9集 《雙瞳案》第四冊(上;文件1~文件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