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3/09

第8篇 第10集 檢察總長與大法官的認知相悖,惟皆虛偽不實,明顯包庇財團併護短!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10集  檢察總長與大法官的認知相悖,惟皆虛偽不實,明顯包庇財團併護短!

       康德將法律普遍性視為正義之保障。司法活動最終的價值在於實現正義。正義或可有不同的觀點,但無論如何,恆牽涉「對與錯」、「真與假」的判斷。法官僅有判斷何者為正確(just)的權力,而且須經由指導其權限行使的程序規範(procedural norms),才能取得此一判斷權力(請參閱附件十一p273)。人民有受到獨立無私之法庭公開審訊的權利,無私之法庭,是不得有偏袒,其重要原則即「光說得公道是不夠的,還要連看起來都明顯而無可懷疑地公道才行」(摘自香港人權)。

       我國憲法第16條保障訴訟權,不僅只是保障形式上權利保障救濟,更進一步要求「有效的保障」,此可分別從「盡可能開放法院救濟管道」及「救濟必須具實質效性」二者觀察。訴訟權之內涵即為提供權利救濟途徑,而該權利救濟途徑必須能夠實現人民所主張之權利,從而,權利救濟途徑之提供必須是完整的,不容有任何的遺漏,以免某些事件無法獲得救濟;權利救濟途徑必須是公平公正的,尤其是國家作為公力救濟之裁判者,若無法提供符合正義要求之權利救濟途徑,將使得此等救濟途徑形同虛設;權利救濟途徑必須能有效實現人民之權利,無法及時有效的實現權利,該等權利救濟途徑沒有存在的意義。(附件十五p279)

       大法官釋字第243號解釋曾以「有權利即有救濟」一言,括論憲法第16條訴訟權保障之本旨。若有(1)人民接近使用憲法上法院的管道受到重大阻礙,甚至完全封鎖,以致無法獲得獨立審判之法官依法審判之救濟,或(2)訴訟制度僅形式上聊備一格之程序設置,實質上並不具備有效權利保護功能,則可認為並不具備訴訟權必備之基本內容。(附件十p577、578)

       其實只要秉持正義,就能接近真理,司法判決就像對號入座那樣的容易理解,譬如三段論法即如是。一個對事實的觀察者,如果他的作法是接近真理,那麼他的判斷是正義的、善的,如果不然就是不正義的、惡的,可見正義本身不難理解。我們都知道司法就是執行正義以解決紛爭,正義本身並不是難以捉摸,更非麻煩製造者。為什麼台灣的司法會這麼樣地煩人呢?以台灣目前的司法情形觀察,都像是麻煩製造者,這都是人為因素。由於各級司法官為了金錢、人情或個人利益而所為之判斷就必須違背正義。換言之,誓必說謊,說了一個謊言就得用更多的謊言來圓謊。因此這些個恐龍法官絞盡腦汁地以扭曲的事實與曲解法令來混淆是非,卻大言不慚地自稱是法律見解,以至於判決書或處分書,甚至於解釋憲法等等皆係從頭到尾徹底說謊,如此一來,將簡單的案情就變成非常麻煩,此即麻煩製造者。因此台灣法律形同虛設,憲法保障人民的訴訟權與平等權同時蕩然無存。台灣的司法敗壞如斯,  國父名言「憲法是人民權利的保障書」,言猶在耳惟已淪為口號,目前的司法普遍已由司法官與財團掌控,台灣一般人民淪為次等國民,令人髮指!

       大法官釋字第137號解釋:「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依憲法第80條之規定,為其應有之職責。在其職責範圍內,關於認事用法,如就系爭之點,有為正確闡釋之必要時,自得本於公正誠實之篤信,表示合法適當之見解。」(附件十三4-85)

       試觀本案之確定終局裁判為交付審判之裁定,即99.02.26台北地方法院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刑事裁定書,如文件26或附件一。其「系爭之點」或「具體法律爭議事件」,抑或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5條第1項第2款所謂之「人民於憲法所保障之權利,遭受不法侵害事件」等等之意義並無顯著不同,惟皆不得脫離其「本質要素」,而本案之本質要素就是「醫院偷做雙瞳手術」。所謂「事物本質要素」須與制度目的具有邏輯上正當合理的關聯性,不以有「相關性」為已足,此一探求過程,旨在防止非事物本質要素的引進,故平等原則在此所要求的是「不當聯結之禁止」,須在此一過程中充分表現(附件十二P143)。所謂「事物本質」相當於我國之「事理之當然」或「情事之應然」;而「合目的性」即是指作為手段差別待遇與所追求目的問題有「合理關聯」,或「正當關聯」或「邏輯一貫」,以作為平等與否的判斷標準(附件十五P258)。由於本案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係「被告國泰醫院4位醫師於施行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施行雙瞳手術,致毀壞病人右眼」,因此「聲請人於憲法所保障之權利遭受不法侵害」之「本質要素」是「偷做雙瞳」,此與「大陸某醫院於施行盲腸炎手術時竊取病人右腎」(附件32)所遭受之不法侵害的本質要素是「竊取右腎」雷同,並無疑義或其他有意義之爭論存在。

       而100.12.14司法院院台大二字第1000019059號函(文件33,即本集第6節)所附「100.12.09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議事錄節本(關於王鳳臻聲請案部分)決議」第(二)段記載:「本件聲請人因告訴傷害致重傷害案件,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刑事裁定(下稱確定終局裁定),有牴觸憲法第7、16及22條之疑義,聲請解釋。惟查其所陳,僅係爭執法院認事用法不當,並未具體指摘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是本件聲請,核與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不合,依同條第三項規定,應不受理。」云云,惟對聲請人所遭受之不法侵害案件的本質要素,即「醫院偷做雙瞳手術」等情,竟然一字未提,即屬虛偽不實。經查其頭一句話所謂之「傷害致重傷害案件」,並未指出是遭受何種不法侵害,顯然意在模糊焦點。係無視本案不法侵害的本質要素是「醫院偷做雙瞳手術」,即不合「事物本質要素」的要求,即與「人民於憲法所保障之權利,遭受不法侵害」之審理目的無邏輯上正當合理的關聯性,即未就事論事,即屬違反論理法則,且違背法律的正確性原則與明確性原則。因此,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決議所謂之「傷害致重傷害」,與所追求目的問題「醫院偷做雙瞳手術」,無「合理關聯」,亦無「正當關聯」,且無「邏輯一貫」,即不合平等與否的判斷標準,即屬虛偽不實,顯然違背正義,不言而喻是為包庇財團併護短。

       再者,上述大法官決議所闡明之事實有4,即(1)臺灣台北地方法院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刑事裁定是「確定終局裁定」;(2)臺灣台北地方法院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刑事裁定是「認事用法不當」;(3)臺灣台北地方法院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刑事裁定是「有牴觸憲法第7、16及22條之疑義」;與(4)聲請人「並未具體指摘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等等。惟依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5條第1項第2款規定,「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法令」有「發生牴觸憲法之疑義」,即屬司法院大法官審理內容。而大法官決議所謂「(4)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乃屬其所謂之「(2)確定終局裁定認事用法不當」是否有牴觸憲法的內容,即包含「所適用的法令不當」是否有牴觸憲法的問題。因此,大法官決議既已認為本案係「(2)認事用法不當」與「(3)有牴觸憲法第7、16及22條之疑義」,何來「(4)並未具體指摘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之說,顯然前後矛盾,即違反論理法則,亦屬虛偽不實,所以大法官之決議仍舊是難逃包庇財團併護短之嫌。

       另觀最高法院檢察署「非常上訴簡介」首開說明為:「非常上訴制度是對於刑事確定判決,以審判違背法令為理由,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向最高法院提起,請求救濟的特別訴訟程序。所以非常上訴應以刑事確定判決或實體上與科刑判決有同等效力之裁定為對象,而以判決或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為條件。」云云,可知無論是判決或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皆可提起非常上訴,此即「盡可能開放法院救濟管道」,係為實踐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而設,即對各級法院有其拘束力。且按刑事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證據顯然不符,自屬審判違背法令,得提起非常上訴,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46號解釋,可資參照。因此,無論從任可角度觀察,本案係法院「認定的事實與適用的法令皆有不當」,以至於衍生「告訴乃論之罪,逾越追訴期6個月」的程序問題,乃屬判決違背法令,而非單純之「程序上之裁定」,可以提起非常上訴,其理甚明。

       100.03.30與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文件31、35,即本集第4、8節)略以:「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云云,惟與上述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的認知「(2)確定終局裁定認事用法不當」相悖。且本案之具體法律事件「被告偷做雙瞳手術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構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毀人一目重傷害」,係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非告訴乃論之罪,追訴期為20年);而法院卻以「90.05.03被告診斷為視網膜己無法改善,及90.05.10被告再診斷為角膜己無法改善等一般門診行為」裁定:「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告訴乃論之罪,追訴期為6個月)」,係以已逾越追訴期為6個月為由駁回(請參閱文件26或附件一第3頁末7行~第4頁末),是「有罪判無罪」,即屬「認定的事實與適用的法令皆有不當」,明顯違背法令。而二者之追訴期為「20年」或「6個月」,即所謂「程序上之裁定」,乃「適用的法條不當」所衍生,檢察總長「不論法條,只論追訴期(程序)」,即所謂「沒有雞,只有蛋」,係無中生有,即屬虛偽做假。或者說,檢察總長「只論追訴期(程序)」之意,不知所指究竟是土雞蛋、萊亨雞蛋、珍珠雞蛋、......、鴨蛋、鵝蛋、鳥蛋、或是什麼蛋,不清不楚,即屬虛偽不實。因此,不言而喻是為包庇財團併護短,亦即縱容為惡,其惡不赦!

第1節  非常上訴簡介
第2節  非常上訴程序
第3節  100.03.01刑事聲請非常上訴狀
第4節  100.03.30最高法院1000004688號函略以:「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
第5節  100.08.31解釋憲法聲請書
第6節  100.12.14司法院院台大二字第1000019059號函之附件為「100.12.09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議事錄節本(關於王鳳臻聲請案部分)決議」第(二)段記載:「本件聲請人因告訴傷害致重傷害案件,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刑事裁定(下稱確定終局裁定),有牴觸憲法第7、16及22條之疑義,聲請解釋。惟查其所陳,僅係爭執法院認事用法不當,並未具體指摘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是本件聲請,核與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不合,依同條第三項規定,應不受理。」
第7節  101.01.05刑事聲請非常上訴狀
第8節  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台強字第1010001453號函略以:「本件係駁回聲請人聲請交付審判之裁定,因非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並非相悖問題。台端聲請提起非常上訴,仍屬無從辦理。」

檢附文件:
       證一~證八十七,請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文件1~文件29、附件1~附件36,以及附件一~附件十六等等,請參閱本篇第9集《雙瞳案》第四冊。
       文件30、100.03.01刑事聲請非常上訴狀,請參閱本集第3節。
       文件31、100.03.30最高法院檢察署1000004688號函,請參閱本集第4節。
       文件32、100.08.31解釋憲法聲請書,請參閱本集第5節。
       文件33、100.12.14司法院院台大二字第1000019059號函,請參閱本集第6節。
       文件34、101.01.05刑事聲請非常上訴狀,請參閱本集第7節。
       文件35、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台強字第1010001453號函,請參閱本集第8節。
       註:《雙瞳案》第四冊「司法單位徹底虛偽造假」~完結~


..................................................................................................................................................
第1節  非常上訴簡介

 

 

 

.................................................................................................................................................
第2節 非常上訴程序

.................................................................................................................................................
第3節  100.03.01刑事聲請非常上訴狀

 

 

 

 

 

 

 

 

 

 

 

 

 

 

 

 

 

 

 

 

 

 

 

 

 

 

 

 

.................................................................................................................................................
第4節  100.03.30最高法院1000004688號函略以:「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

 

.................................................................................................................................................
第5節  100.08.31解釋憲法聲請書

 

 

 

 

 

 

 

 

 

 

 

 

 

 

 

 

 

 

 

 

 

 

 

 

 

 

 

 

 

 

 

 

 

 

 

 

 

 

.................................................................................................................................................
第6節  100.12.14司法院院台大二字第1000019059號函之附件為「100.12.09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議事錄節本(關於王鳳臻聲請案部分)決議」第(二)段記載:「本件聲請人因告訴傷害致重傷害案件,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刑事裁定(下稱確定終局裁定),有牴觸憲法第7、16及22條之疑義,聲請解釋。惟查其所陳,僅係爭執法院認事用法不當,並未具體指摘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之何法令有如何牴觸憲法之處。是本件聲請,核與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不合,依同條第三項規定,應不受理。」

 

 

.................................................................................................................................................
第7節  101.01.05刑事聲請非常上訴狀

 

 

 

 

 

 

 

 

.................................................................................................................................................
第8節  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台強字第1010001453號函略以:「本件係駁回聲請人聲請交付審判之裁定,因非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並非相悖問題。台端聲請提起非常上訴,仍屬無從辦理。」

 



第8篇 第9集 《雙瞳案》第四冊(下,附件一~附件十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8篇 第11集 醫審會鑑定不實,衛生署睜眼說謊,而行政院只踢皮球終睜眼說謊,三者沆瀣一氣,太過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