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0/28

第7篇 第11集 偷瞳盜腎全都合法,檢察官是罪惡代言人!

第7篇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之謊言集
第11集  偷瞳盜腎全都合法,檢察官是罪惡代言人!(49)~(51)

**** 99.01.05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第三之(九)段記載:
        再告訴人雖以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於第一審曾為不利被告之鑑定而否認其重複鑑定,唯查眼科醫學會為一學術社團,無偏袒任一單一個人必要,立場應認公正客觀,雖告訴人以眼科醫學會理事長許紋銘(業經另案簽結)醫師,與被告郭博誠醫師同為中央健保局之門診醫師,許紋銘為醫學會理事長,被告劉寬鎔為醫學會監事,認該醫學會與被告劉寬鎔、郭寬鎔有利害關係,而認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內容全然不實云云。惟由告訴人所提病歷和相關診斷證明,(49)許紋銘醫師和告訴人間亦有「醫病關係」,且由病歷上記載可知,告訴人是本件醫療糾紛後至許醫師處門診,衡情告訴人應有就本案系爭之事項詢問過許醫師,若醫學會之回函和當日許醫師向告訴人所告知內容不同,告訴人應能主張門診時之情形加以駁斥,況相關鑑定由醫療爭議委員會召集人鄭增加召集,衡諸今日社會進步情形,鑑定非任何個人可任意為之,顯見告訴人以此作為否定眼科醫學會之主張洵屬告訴人臆測之詞,並不足採等情,以上業經調閱告訴人對被告郭博誠、劉寬鎔及國泰醫院所提之損害賠償民事訴訟案卷全卷,並有(50)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年度訴字第136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92年度上字第893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3年度上字第2628號民事裁定各一份附卷可稽,本件告訴人於上開民事案件中均遭法院判處敗訴確定,堪認(51)被告郭博誠、被告劉寬鎔及當時曾診察過告訴人之國泰醫院醫師即被告蕭裕泉、林素玲、陳威霖、楊中美應無任何過失醫療行為。
        註: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原本,請參閱本篇第1集之附錄。

第1節:國泰醫院醫師楊中美欺瞞病人
第2節:國泰醫院醫師林素玲的粗暴行為(雙瞳暴行縮小版)
第3節:榮總林欣怡總醫師不守法、沒人性
第4節:第49個謊「不查原委、人云亦云,談何偵查?」/小計62個事證
第5節:第50個謊「檢察官視法律與監察院公文都是擺設!」/小計62個事證
第6節:第51個謊「偷瞳盜腎全都合法,檢察官是罪惡代言人!」/小計62個事證

檢附文件:
        證五十八、91.02.07榮總病歷

        附錄1、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附錄2、2007,9,2, 自由時報轉載「中國割盲腸,回台少顆腎」
        附錄3、97.05.21刑事告訴狀P1
        附錄4、97.06.06台北地檢署分案給出股檢察官柯宜汾
        附錄5、98.02.23台北地檢署分案給律股檢察官郭麗娟
        附錄6、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書函


............................................................................................................................
第1節:國泰醫院醫師楊中美欺瞞病人

        89.04.03護士小姐量眼壓及散瞳(手電筒檢查),本人將右眼右方視野有二塊黑影之情形告知楊中美醫師,楊醫師診斷為:沒關係,有貼住,很好。

        89.04.24本人將蕭裕泉所稱「人工水晶體長了白膜」告訴楊中美醫師,楊醫師診斷為:沒關係,貼得很好,下星期二請掛劉醫師的診。

        89.08.07右邊花花的很難受,楊中美醫師診斷為:眼底平坦。
        我提醒注射Kenacort-A時,楊醫說:我不注射類固醇,得待劉醫師自己注射。
        我開口索取他所發表的專欄時,則是欣然回答說:下次來拿。
        註:Kenacort-A係類固醇,俗稱美國仙丹,有暫時淚發視能的作用,一般醫師不願替病人注射類固醇。

        89.08.28右邊花花的看不清楚,好像霧很大似的,楊中美醫師診斷為:眼底平坦,霧之多寡是因為淚水之關係。
        楊醫師交給我專欄影本二張,我連忙稱謝。

        醫療法第81條(醫療機構之告知義務)之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醫師法第12條之一(告知之義務)之規定:醫師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病人老遠趕到醫院候診看病,耗費了許多的時間、金錢,楊中美醫師竟然一而再地違反醫療法第81條與醫師法第12條之一「告知病情的義務」之規定,楊醫師看診4次皆是不告知「右眼花花的是由於二個瞳孔引起的」,此種違法騙人的情事,除了令病人懷疑該院可能是集體做實驗之外,令人不恥!

        病人主訴「右邊花花的很難受」等異狀,楊醫師一而再地不告知「是由於雙瞳所引起的複視」,姑且不論是否違法,而楊醫師看診4次皆不告知「病情」,是否合情入理?

............................................................................................................................
第2節:國泰醫院醫師林素玲的粗暴行為(雙瞳暴行縮小版)

        89.06.03本人將右邊花花的看不清楚及右方視野有二塊黑影之情形,告知林素玲醫師,經林醫師診斷為:沒關係,視網膜貼得很好。
        右眼點了麻醉藥水後,在眼內注射Kenacort-A 1cc。

        89.06.12 我告訴林醫師:右眼花花的很難受。
        林素玲醫師診斷為:角膜發炎。
        右眼點了麻醉藥水後,在眼內注射Kenacort-A 1cc。

        89.06.19上午11:00,至院長室找陳專員申訴醫療過失,但陳專員不在,陳小組願意轉告,本人遂告知:郭醫師開給OPD眼藥水造成視網膜再剝離,及89.03.04手術抬上所受到的異常對待等情事。

        同日上午11:50,林素玲醫師對我說:視網膜開刀後視力就是這個樣子,別人也是如此啊!
        本人辯稱:別的醫師都說可恢復為原有視力,不可能這麼差。
        可能是林素玲醫師受了反駁而不太高興,所以於右眼點了麻醉藥水後,在眼內眼注射Kenacort-A 1cc時,故意將針頭在眼內拉扯(粗暴行為),致使我右眼非常疼痛並流了很多血,護士為我包紮緊壓止血。

        89.06.21右眼下邊整個紅腫,上午再至國泰醫院找林素玲醫師看眼睛,面對林醫師說:林醫師你好!
        林:你是王先生。
        王:是。
        林:王先生、怎麼樣、你先前有來看過。
        王:右眼紅腫。
        林:那沒關係。
        王:沒關係!
        林:因為那個是怎樣啊!來,因為我們的那個眼白,事實上你可以看我的眼白上面有很多的微血管;有沒有,那在給你打針的時候,就要這樣子撐起來,就是說你裡面越來越黏,就越難打;像這種血管因為他撐起來的時候,有時候血管被他撐起來,撐到某個程度,血管也是會撐破的,那沒有關係;你看我這邊血管,這有一塊瘀血,我們說黑青,那慢慢會被吸收;事實上,以前過去醫藥還不是很發達的時候,古老的方法,眼睛這裡有傷口,醫生故意給他、血管給他刺破、讓他出血,為什麼?因為血液裡含有多種物質,可以幫助……那個、傷口有幫忙的,、所以這、這稍微有一點癢,有一點腫......眼壓怎樣?
        王:還好,晚上睡覺,會有點脹。
        林:我跟你講過,那沒關係。
        王:無所謂的,我是來看看!
        林:我讓你瞭解一下,我講過了讓你瞭解就不會擔心了,因為我上次在跟你打針的時候,我跟你講了,因為你打的這東西他本身就是一種混…懸浮液,而那懸浮液他本身的好處就是說,因為他是懸浮液,所以他對......;等一下,我跟你做個比喻,因為他本身是個懸浮液,所以他的效果可以持續得很久,不是水的;水的就一下被吸收就不會再…再…再繼續發揮他的作用,那如果說是懸浮液的話,這、那、這種材料本身不會被吸收得那麼快,那他維持效果的時間就比較久一點,但是他的缺點就是說,他就很會容易積在這裡、那你就會覺得有點眼睛脹脹的什麼啦,不舒服的感覺,讓我看一下你的那個角膜。
        林:角膜還是有一點點水腫,不過,還好你現在並沒有到……水腫的情況還是、還是有再改善,只是說沒有辦法很快、畢竟你的眼睛……,這、那個做過滿多的手術,那這樣子、那個……你眼藥水還有嗎?
        林醫師說了一大沱,滿嘴的胡說八道、臭氣沖天、不知所云,本人只能對眼藥水的問題回答:有。
        林:ok,那、沒關係,下禮拜那個劉大夫就回來了、回來啦!
        王:那我就直接找他。
        林:好!

        89.06.29 上午,我向劉寬鎔醫師說:上星期二,林醫師於注射Kenacort-A時,針頭在右眼眼內拉扯的情形,現在瘀青還在。
        劉醫師笑笑,可能是不好說什麼。劉醫師詢問我申訴問題,我答稱:89.02.22是郭醫師開的OPD眼藥水與劉醫師無關。
        但劉醫師堅稱他是主治醫師應負全責,願替郭醫師負責,也願親自道歉,還要郭醫師打電話或當面向本人說明。並稱:治療後,視力可恢到0.5。目前已有點結疤了,六個月後穩定。
        劉醫師自稱是現今全國數二、數三的視網膜專科。本人也確信如此。
        劉寬鎔醫師:安排再次顯影照相檢查,再研判是否繼續注射。
        另作視力檢查右眼視力為:0.2。

        89.07.03下午至國泰醫院向張小姐報到後,簽具「眼底螢光血管攝影檢查同意書」,張小姐張小姐幫我雙眼散瞳後,在我右手血管注射顯影劑,隨即做顯影照相。我記得上次是89.05.17張小姐為我做過顯影照,照得比較少,而且大多是照右眼。
        這次照得比上次多了很多,尤其左眼照的特別多,令人納悶!
        我覺得有點怪怪的,照完後,我就問張小姐說:左眼沒毛病,照那麼多幹什麼?
        張小姐只是笑了笑,沒答腔,我也只是問問而已,並不是很在意。
        當我一回頭,看到林素玲醫師在那兒「閃閃躲躲」的樣子,我對張小姐這次的異常對待,心裡有些明白是怎麼會事了。
        可是當我走出醫院後,左眼有二條閃亮的白色光影出現,本欲回頭找張小姐再問問,但想了想還是算了吧,自己知道自己的脾氣不好,萬一發作起來是更不好了。還好,回到家休息了一晚,翌日閃亮的光影已經小了很多,所以很快就忘了曾發生過此事。
        這次我同樣拜託張小姐,備份了一份顯影照片,並先付了一千元。這次眼底攝影,計有92張底片 (上次是52張,多是右眼),左眼沒毛病照的比較多,為什麼?

        89.07.06視力檢查右眼0.2,左眼未做散瞳,劉寬鎔醫師在我的左右眼照來照去,說:顯影照相沒照到重點,免強可判斷稍有改善,不吃藥也會好,但會有結疤的後遺症,眼藥水一定要記得點。

        由此觀之,林素玲醫師不但是一再地違反醫療法第81條與醫師法第12條之一「告知病情的義務」之規定,連續看診4次皆不告知病情「右眼花花的是由於二個瞳孔所引起」,此種違法騙人的情事,除了令病人懷疑該院可能是集體做實驗之外,令人不恥!而且89.06.19 上午,林醫師對病人右眼眼內注射Kenacort-A 時,故意將針頭在眼內拉扯(粗暴行為),致使病人右眼非常疼痛並流很多血。類此事件除了顯示林醫師小肚雞腸、欠缺醫德外,林醫師亦違反醫療原則;例如不按技術操作規程進行注射,注射過程中操作粗劣未把握穩、準、輕、敏之原則,損及肌肉與血管,造成大量出血等等。

............................................................................................................................
第3節:榮總林欣怡總醫師不守法、沒人性

        91.02.06因欲提出刑事告訴狀,需右眼目前實際情況之診斷證明書,於是乎用語音掛號掛了次日,榮民總醫院許紋鉻醫師的一診第53號。

        91.02.07 上午10:00,小兒王晨忠開車載我去榮總,11:00到了榮總,12:00一診診療室門上的號碼燈亮著53,我急忙拿出健保卡向一診護士報到。
        護士問:有什麼問題?
        我說:右眼痛,左眼痒,及拿診斷證明書。
        護士又問:拿診斷書幹什麼?
        我答:右眼有二個瞳孔,己向法院提出告訴了,需要診斷書。
        護士說:己進入訴訟程序,須交由總醫師處理,你在外面等一下。

        過了一回兒,總醫師林欣怡來了。
        林總醫師問:你要診斷書幹什麼?
        我答:要向國泰醫院提出刑事告訴。
        又問:你上次是什麼時候看診?
        我答:去年90.12.25柳逸嫻醫師看過。
        林總翻開病歷說:我可以依照上次的視力0.1開張證明給你。
        我說:我希望能按正常手續檢查診斷後,依實際情形開具診斷書。

        護士開了張條子要我去量眼壓及用儀器檢驗光,我於量驗後,將結果交給護士。護士又幫我檢查了視力。
        林總醫師對我說:你下午01:45再來。
        我答:好。(看了看錶,是01:20,正好與小兒晨忠去吃個飯。)

        準時到六樓櫃台等候,等了一回,林總醫師來了,帶我到二診診療室由另外一位醫師做眼底鏡檢查視網膜,未作散瞳,左眼很難受,為了爭取時間,我答應可以不作散瞳的。林總醫師又帶我到一診診療室用裂隙燈檢查結膜、角膜、瞳孔、水晶體及玻璃體。檢查後,林總醫師要我坐著等一回。

        在等候的時間裡,我看到牆上掛著一張圖表,圖表的名稱叫做Human Vision,上面有十來個圖案,其中有幾個「二個瞳孔」的圖案,是【光線進入另一瞳孔後,顯示出物體變成了二個影像】的情景,正好與我的另開瞳孔所產生的二個影像完全相似。我立即叫晨忠過來看一下,並記下了代理商的名稱與電話為,樺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Hai in Group),24小時免費服務電話080-211169。

        過了好一回,林總醫師回到一診診療室再用裂隙燈做檢查,檢查後,告訴我說:我開一張視力檢查的診?書給你。
        我說:不行,我要一張由外而內的角膜水腫、二個瞳孔、二塊黑影、黃斑水腫、視網膜等等的實際情形之診斷證明書。英文叫做what you write is what you see的診斷書。
        林總醫師說:黃斑水腫與視網膜得另安排時間做螢光攝影。
        我答:可以。
        林總再說:二塊黑影要做視野缺損檢查,也要另安排時間。
        我答:可以。
        林總說:所有的費用要自己付費。
        我還是答:可以。
        林總又說:診斷書等下次檢查時再拿?
        我說:今天先拿今天的,下次再拿下次的。
        林總說:今天只能給你視力檢查的證明。
        我問:那二個瞳孔呢?
        林總:不是二個瞳孔?
        我問:那是什麼?
        林總:那只是一個刀口,是手術必經的過程。
        我說:刀口是圓的嗎?
        林總:圓的方的不一定。
        我說:難道妳沒有看到右眼有二個瞳孔嗎?
        林總:醫學上沒有二個瞳孔的名詞。
        我說:總有重瞳這個名詞吧!
        林總:那不叫二個瞳孔,那是視網膜手術中必經的過程。
        我問:什麼過程?
        林總說:視網膜貼合手術時,植入矽油時的必經過程。
        晨忠問:那事後為什麼不縫起來呢?
        林總說:不需要縫起來。
        我問:不縫起來,二年來我右邊花花的,一直都非常難受。現在不但右眼己報廢了,左眼也常發脹非常難受,我已經忍受不住了,萬一左眼再報廢怎麼辦?我只有跳樓了。請妳想辦法幫我治一治吧,或把我的右眼拿掉好嗎?
        林總說:不行,我不能拿掉。
        我再問:我是注入氣體,與矽油有何關聯?
        林總沒答話。
        我再說:那請妳據實開張what you write is what you see的診斷書給我,我可以向法院提出告訴。
        林總說:不行,只能開張視力檢查的證明。
        我央求:拜託,拜託,只是據實寫嗎。
        林總:不行。
        我說:妳要遵守法律,我有權向妳要求依據實情給診斷書,妳也有義務給我。
        林總沒吭聲。
        我再說:那你給我照一張右眼二個瞳孔的照片給我好了。
        林總說:我們沒有照這種相的。
        我說:別家醫師怎麼都有呢?
        林總:那關我什麼事。
        我再說:妳不出診斷書也可以,將我的病情寫在病歷上,我將病情再一次的告訴妳,我的右眼紅腫變形、角膜水腫、二個瞳孔、二塊黑影、黃斑水腫、視網膜很差,請寫在病歷上。
        我說:妳不寫就是不守法。
        我愈說愈生氣,我是真的生氣了說:妳沒人性。
        我愈罵愈生氣,晨忠將我拉出門外,我還是很生氣,一面罵她沒人性、不守法,一面對在旁的醫護人員及候診的病人說:我右眼在國泰醫院被弄瞎了,還弄了二個瞳孔,非常難受,求林總醫據實開張證明,她卻死也不開。你們說怎麼辦?
        有好幾位老兵叫著說:揍她!揍她!

        我不會動手打人,也不會罵三字經,但我始終不斷地罵她:「沒人性!不守法!」事情終於閙開了,可能是護士長吧,與輔導員都來了,問我什麼事?我將實情告訴他們,他們也只有協調的份,因為不守法及沒人性的人是林總醫師。
        晨忠告訴我說:「警察來了。」我回頭一看,果然是警察來了,但警察站得老遠的,不走過來。我告訴晨忠說:「警察來了更好,我可以向警察報案,告林總不守法、沒人性。」但是警察卻一直沒過來。
        我再說:這裡的警察是榮總的保姆,不是人民的保姆,如果我動手打榮總醫師,他才會衝過來對付我,因為榮總的人可以違法,我不是榮總的人不可以犯法。

        輔導員卻很客氣地走過來,對我說:我己與林總醫師說了,要她開診斷書,但不能完全照你的意思開。
        我說:我沒說完全照我的意思開,我只是要據實開。但我還要全部的病歷影本。
        輔導員說:好,我再對她說。
        我說:謝謝!
        過了一回,護士長來說:你要那些病歷影本?
        我說:全部眼科的。
        護士長說:好,沒問題。

        又等了很久,護士長拿了診斷書的底稿給我看:
        我問林總醫師:角膜水腫的情形怎麼沒寫?難道角膜沒檢查嗎?
        我再問:什麼叫做虹膜切口,切口會是圓的嗎?你小學畢業沒有?有什麼資格當總醫師。
        我大概是怒不可遏,罵得很過癮,這個沒人性、不守法的總醫師只有挨罵的份。
        輔導員馬上過來打圓?說:我再拿去給林總醫師看看。
        林總醫師在櫃台裡面,我站在櫃台外面,與她隔了二排桌子,她始終低著頭,只有挨罵的份,但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又是個什麼樣子。

        過了一回,輔導員對我說:拜託別這樣,給點面子,先拿回去,下次再開一張嗎。
        我說:她亂寫,我要告她。那麼病歷影本呢?
        輔導員說:病歷要經過醫師本人同意,今天只能給你林總醫師的這一張。
        我說:拿份病歷還要每位醫師同意,總醫師不能同意嗎?何況柳醫師又沒有門診了,楊昌叔醫師也己經離開了貴院,我到那去找他們?
        護士長說:己經給你安排了本月15日來檢查,到時候一齊給你。
        我只有說:謝謝。
        看看錶,己是04:15。還能怎麼辦?只有這樣子了。還得去辦換診斷書與拿病歷影本的手續呢!

        回到家裡,己經是下午06:25了。
        晚飯後,回想這一天的遭遇,喉嚨還有點啞呢!忽然想到了在一診診療室的【Human Vision內有幾個是另一瞳孔的二個影像圖】,又想到櫃台左面怎麼有個【眼科研究基金會】,這些是別家醫師所沒有的;在量眼壓時看到牆壁上掛著的眼藥水實品展示,其中有【青光眼常用的一大排OPD眼藥水】,再與【林總醫師的死也不開;二個瞳孔的診斷書】,全部串連在一起,己大概可以猜到,莫非國泰醫院與榮總,是一起正在做研究或實驗,而我正是那受盡折磨,二年來一直忍受著無限痛苦的白老鼠啊!
        而林總醫師的態度,正好與國泰的醫師或醫護人員態度相仿,更像是劉寬鎔醫師的女兒或是其得意弟子似的,正全心全意地在維護?國泰的研究工作及實驗啊!但:
        1. 一診診療室牆上的【Human Vision內另一瞳孔的二個影像圖】。
        2. 與量眼壓牆壁上的【青光眼常用的一大排OPD眼藥水】。
        3. 櫃台左面怎麼有個【眼科研究基金會】。
        4. 及【林總醫師的死也不給;二個瞳孔的診斷書】。
       也正表示著他們是一伙的正在做實驗啊!

        醫療法第71條(病歷複製本)規定:醫療機構應依其診治病人要求,提供病歷複製本,必要時提供中文病歷摘要,不得無故拖延或拒絕,其所需費用由病人負擔。

............................................................................................................................
第4節:第49個謊「不查原委、人云亦云,談何偵查?」/小計62個事證

**** 謊言:再告訴人雖以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於第一審曾為不利被告之鑑定而否認其重複鑑定,唯查眼科醫學會為一學術社團,無偏袒任一單一個人必要,立場應認公正客觀,雖告訴人以眼科醫學會理事長許紋銘(業經另案簽結)醫師,與被告郭博誠醫師同為中央健保局之門診醫師,許紋銘為醫學會理事長,被告劉寬鎔為醫學會監事,認該醫學會與被告劉寬鎔、郭寬鎔有利害關係,而認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內容全然不實云云。惟由告訴人所提病歷和相關診斷證明,(49)許紋銘醫師和告訴人間亦有「醫病關係」,且由病歷上記載可知,告訴人是本件醫療糾紛後至許醫師處門診,衡情告訴人應有就本案系爭之事項詢問過許醫師,若醫學會之回函和當日許醫師向告訴人所告知內容不同,告訴人應能主張門診時之情形加以駁斥,況相關鑑定由醫療爭議委員會召集人鄭增加召集,衡諸今日社會進步情形,鑑定非任何個人可任意為之,顯見告訴人以此作為否定眼科醫學會之主張洵屬告訴人臆測之詞,並不足採等情,......
 
**** 事實、許紋銘醫師與告訴人未見一面,談何「醫病關係」:
        91.02.07告訴人雖在榮民總醫院掛號為許紋鉻醫師,可是被護士安排給林欣怡總醫師看診,理由是「己進入訴訟程序,須交由總醫師處理」。

        當日,林總醫師強行出頭,全權處理,及開立診斷書。告訴人從頭到尾未見到許紋鉻醫師一面,如何能稱「許紋銘醫師和告訴人之間有醫病關係」呢?

        由當日(91.02.07)榮總病歷內容清楚可見,全是「林欣怡總醫師」的字跡及圖章,許紋銘醫師只有一個圖章,是護士蓋的(事後背書)。(證五十八)

        是故,許紋銘醫師和告訴人未見一面,許紋銘醫師和告訴人間無醫病關係,檢察官豈可人云亦云、不查原委,信口雌黃!

............................................................................................................................
第5節:第50個謊「檢察官視法律與監察院公文都是擺設!」/小計62個事證

**** 謊言:...... 以上業經調閱告訴人對被告郭博誠、劉寬鎔及國泰醫院所提之損害賠償民事訴訟案卷全卷,並有(50)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年度訴字第136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92年度上字第893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3年度上字第2628號民事裁定各一份附卷可稽,本件告訴人於上開民事案件中均遭法院判處敗訴確定,......

**** 事實、歷審法院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檢察官亦同:
        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主旨:為台灣台北地方法院等歷審法院審理渠(王鳳臻)與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年度訴字第136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92年度上字第893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3年度上字第2628號民事裁定),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司法院)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附錄1)

        所稱「告訴人對被告郭博誠、劉寬鎔及國泰醫院所提之損害賠償民事訴訟案卷全卷,並有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年度訴字第136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92年度上字第893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3年度上字第2628號民事裁定各一份附卷可稽,本件告訴人於上開民事案件中均遭法院判處敗訴確定」云云,業經98.03.13監察院函示為「歷審法院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郭麗娟檢察官竟對監察院公文意旨視若無睹,於99.01.29仍舊繼續「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悍然以之為不起訴之處分,令人訝異!

        毀人一目,刑法第10條第4款第1項載有明文規定為「重傷害」;使人受重傷害者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款,亦有明文規定;身為檢察官對被告等觸犯刑法之行為,竟然竭力包庇罪惡,而徹底從頭到尾顛倒是非,悍然不起訴,顯然違法失職,已觸犯刑法第125條第1項第3款「明知被告劉寬鎔等四人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之規定,檢察官視法律與監察院王院長的公文都是擺設嗎?

............................................................................................................................
第6節:第51個謊「偷瞳盜腎全都合法,檢察官是罪惡代言人!」/小計62

**** 謊言:......堪認(51)被告郭博誠、被告劉寬鎔及當時曾診察過告訴人之國泰醫院醫師即被告蕭裕泉、林素玲、陳威霖、楊中美應無任何過失醫療行為。
 
**** 事實1、由偷腎案看雙瞳案(被告國泰醫院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與陳威霖等醫師),犯罪行為明確,嚴重觸犯刑法:
       

        雙瞳手術違反天理、乘人之危竊取健康、偷偷摸摸盜賊行為、明知故犯侵害他人、毀人一目重傷害罪,以及惡劣心態人體實驗、集體長期傷害病人、說謊誣衊扭曲硬拗,這些都是明顯的大罪與一般過失行為截然不同,是屬國家應本於職權追訴之罪行,而檢察官悍然不起訴處分,竟然竭力徹底顛倒是非、欲蓋彌彰,檢察官變身為罪惡代言人嗎?

**** 事實2、國泰醫院林素玲與楊中美是門診醫師,雖欺瞞病情,但未直接造成傷害病人,故刑事告訴狀中未列入被告,刑事告訴狀(97.05.21)之第1頁如下(附錄3~5):
        股別 出股
        案號 97年度他字第4657號
        告訴人 王鳳臻 (受害人,即病人)

        被告 陳楷模(法定代理人國泰醫院院長觸犯刑法刑法第330條「加重強盜罪」及刑法第31條「共犯與身分」)
        被告 劉寬鎔(國泰醫院手術醫師觸犯刑法第215條「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罪」、刑法第278條第一款「重傷害」及刑法第330條「加重強盜罪」)
        被告 郭博誠 同上
        被告 蕭裕泉 同上
        被告 陳威霖 同上
        被告 許紋銘 (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理事長許紋銘之虛偽鑑定,觸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
        被告 鄭增加 (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醫療爭議委員會召集人之虛偽鑑定,觸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
        被告 施茂林 (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觸犯刑法第125條第三款後段「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罪)
        被告 吳秋瑩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吳秋瑩觸犯刑法第125條第三款後段「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罪)
        被告 洪純莉(台北地方法院民事第二庭金股法官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張耀彩(高等法院民事第二庭法股審判長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王仁貴(高等法院民事第二庭法股法官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黃嘉烈(高等法院民事第二庭法股法官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蕭亨國(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審判長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楊鼎章(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法官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陳淑敏(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法官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陳重瑜(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法官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被告 許澍林(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法官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

        為上列被告等涉嫌瀆職等案,依法提出告訴事。

        緣被告國泰醫院89.03.04於手術抬上,偷偷摸摸在告訴人右眼所做「雙瞳」,是極其離譜、聞所未聞,顯非「常規醫療」之範疇,純屬「未告知」且「非治療目的之人體試驗」,明顯逾越「手術同意書」範圍,顯然違反醫療法第63條(舊法第46條)需告知並經病人同意之規定,及違反同法第79條(舊法第57條)先取得接受試驗者同意之規定。告訴人於90.12.26為國泰醫院嚴重傷害等情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提出損害賠償事,及於91.02.27為國泰醫院重傷害、試驗及實驗等情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提出告訴事。被告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卻不惜違法,做出虛偽之鑑定報告。被告檢察署與法院之司法人員皆昧著良心,故意做出完全違背事實之枉法裁判,而使其不受追訴或處罰,及被告等持特定身份相互間犯意之連絡,依法提出告訴事。

**** 事實3、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書函通知(附錄6):
        主旨:本署97年度他字第4657號被告施茂林、吳秋瑩、洪純莉、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等人涉嫌瀆職一案,經查無具體犯罪事證,業經簽結,請查照。


        說明:
            一、被告陳楷模等醫療傷害案改由律股98年度他字第904號偵辦:被告陳楷模、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許紋銘、鄭增加部分,因本署律股業分98年度他字第904號偵辦中,本案此部分併該股偵辦。

            二、92.05.13前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檢察官吳秋瑩明目張膽吃案:被告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查署檢察長施茂林、檢察官吳秋瑩承辦91年度他字第1209號案件,於92年5月13日以北檢茂律字92他1209字第29265號通知台端「須待民事判決認定之法律關係為斷,本件暫行簽結」,明目張膽吃案而使被告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不受追訴。

            三、92.07.31、93.09.06及94.01.12歷審法官所為之判決書忽略重點、前後矛盾,完全違背事實,明顯枉法裁判:被告洪純莉係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年度訴字第136號承辦法官,被告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係臺灣高等法院92年度上字第893號民事判決之承辦法官,被告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係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2623號民事判決之承辦法官,前開判決書忽略重點、前後矛盾,完全違背事實,明顯枉法裁判。

            四、被告施茂林等瀆職案簽結:承上述三,台端對於承辦司法案件之檢察官、法官所提瀆職、枉法裁判等告訴,此部分犯罪係侵害國家法益,個人並非犯罪直接被害人,依法不得提起告訴,台端此部分之告訴,係屬告發性質。又按對公務員依法執行公務不服而申告,但對構成刑責之要件嫌疑事件未有任何具體指摘,或提出相關事證或指出涉案事證所在者,檢察官得依台灣高等法院檢查署所屬各地方法院及其分院檢查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第3點第5款規定逕行簽結。台端除對於偵查過程及判決內容表示不服外,並未有具體提出其他被告等涉有枉法不追訴及枉法裁判之犯罪事實,顯係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公務之結果表示不服。

............................................................................................................................
檢附文件:
...........................................................................................................................
證五十八、91.02.07榮總病歷




...........................................................................................................................
附錄1、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
附錄2、2007,9,2, 自由時報轉載「中國割盲腸,回台少顆腎」

...........................................................................................................................
附錄3、97.05.21刑事告訴狀P1

...........................................................................................................................
附錄4、97.06.06台北地檢署分案給出股檢察官柯宜汾

...........................................................................................................................
附錄5、98.02.23台北地檢署分案給律股檢察官郭麗娟



............................................................................................................................
附錄6、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書函

 



第7篇 第12集 衛生署醫審會弊端叢叢,無存在價值,法界皆知!(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7篇 第10集 竭力包庇邪惡的處分書,更加邪惡!(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