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20/12/25

第12篇 第6集:國泰醫院偷偷人體實驗,台北地檢署匿名簽結、監察院不理,民進黨最壞!(下)

第12篇 台灣總統暨司法與行政沒心沒肺、壞透了!
第6集:國泰醫院偷偷人體實驗,​台北地檢署匿名簽結、監察院不理,民進黨最壞!(下)


E、109.02.26再提出刑事告訴狀(附件等,已如上述)。
F、109.04.22台北地檢署匿名簽結。
G、109.05.20向監察院陳情(附件等,已如上述)。
H、監察院收件後,迄今置之不理。

張貼如下:
繼續閱讀
2020/12/25

第12篇 第6集:國泰醫院偷偷人體實驗,台北地檢署匿名簽結、監察院不理,民進黨最壞!(上)

第12篇 台灣總統暨司法與行政沒心沒肺、壞透了!
第6集:國泰醫院偷偷人體實驗,
台北地檢署匿名簽結、監察院不理,民進黨最壞!(上)

說明一:本(上)集有A、B、C、D等4個部分,係整編之《新事實、新證據手冊》乙本,即附件一;(下)集為E、F、G、H,為訴訟情事。

說明二:刑事訴訟法第260條第1項規定:「不起訴處分已確定者,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者得對於同案件再行起訴。」

說明三:西元2000年,為失明者帶來曙光,醫界思考以「黃斑部轉位術實驗」治療的可行性,盛況空前。其醫學理論及手術術式是採取「將視網膜全部剝離後,再旋轉一個角度使視網膜轉位」取代病變的「黃斑部」產生視力,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低於0.15的效果。(詳如下述D之第1章)

說明四:89年3月4日,國泰醫院祕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的目的亦是「為失明者帶來曙光」,其醫學理論是採取「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自然完成視網膜轉位」取代失明的「黃斑部」產生視力,有4個步驟:(1)利用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造成病人視網膜再剝離;(2)在「瞳孔下方的虹膜做一個大切口(Large PI)」;(3)再將「虹膜的大切口周邊二處固定在角膜上」及(4)破壞病人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實驗條件等等。前後(1)、(4)二者是創造實驗條件,中間(2)、(3)二者是手術術式,這種手術使病人非常疼痛,慘絕人寰、令人髮指!「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是一個「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遠超過「黃斑部轉位術實驗」視力低於0.15的效果。(詳如下述D之第2章)

說明五:民國89年間,陳楷模身為國泰醫院院長、民進黨大老、總統府資政、總統府政界代表,總統府醫療小組組長等職,理應為全民表率、奉公守法。89.03.04國泰醫院竟然在「視網膜剝離手術」時,偷偷摸摸施行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及破壞病人右眼「黃斑部、虹膜、瞳孔及角膜」,導致右眼視力0.01(失明)等情,這種手術使病人非常疼痛,病人無辜遭受殘忍、非人道之酷刑!醫院偷偷摸摸強制性直接毀壞病人右眼(右眼失明),係私自實施未告知、未經病人同意之「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是屬於「非法人體實驗」,古今中外、史無前例、聞所未聞,慘絕人寰!

A、《新事實、新證據手冊》書皮。
B、《新事實、新證據手冊》序文。
C、《新事實、新證據手冊》目錄。
D、《新事實、新證據手冊》本文。

張貼如下:
繼續閱讀
2020/12/08

第12篇 第5集:前總統馬英九「司法改革的決心」,只有一天熱度!?

第12篇 第5集:前總統馬英九「司法改革的決心」,只有一天熱度!?

第12篇 台灣總統暨司法與行政沒心沒肺、壞透了!
第5集:前總統馬英九「司法改革的決心」,只有一天熱度!?

第14章:99.03.16小民為「台灣司法敗壞嚴峻,請求司法改革」,向前總統馬英九先生提出「建言書」乙本,簡稱《附錄四》。前總統馬英九於99.03.18公開宣示要「改革」,迄未改革!?
第1節:《附錄四》「99.03.16建言書」乙本之書皮如下:

第2節:《附錄四》之「本文」如下:

第3節:《附錄四》之附件1〜22內容如下(不另張貼):

第4節:99.03.16-總統府收件章(附件23):

第5節:99.03.18-聯合報A1版-馬-得罪人-丟選票-也要改革(附件24):

第6節:99.03.18-聯合報A2版-執政路線重整-馬改革鐵了心(附件25):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20/05/05

第12篇 第4集:前總統馬英九是「披著羊皮的狼」

 
第12篇 台灣總統暨司法與行政沒心沒肺、壞透了!
第4集:前總統馬英九是「披著羊皮的狼」

說明:披著羊皮的狼,是引喻「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表裡不一」的意思。

本集目錄:
第13章:附錄一、「回顧94.07.17國民黨競選黨主席」乙本,簡稱《附錄一》;內容為「馬英九如何當選黨主席,聯合報黑白集」說分明。當時,陳水扁與呂秀蓮代表民進黨參加大選,為什麼特別加強防彈措施,防誰?馬英九當選黨主席後,第一個動作是極力拉攏誰?因此,前者是為誰採取防彈措施,後者又是為誰採取拉攏行徑?不都是因為自己怕死嗎?尤其甚者,後者自己怕死,卻不顧為他冒死效力的基層黨員伸出援手!是故,馬英九「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行為,惡形惡狀;顯然「表裡不一」,他就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附錄一》全文如下:
第1節:《附錄一》「回顧94.07.17國民黨競選黨主席」乙本之書皮如下:
 
第2節:《附錄一》「回顧94.07.17國民黨競選黨主席」乙本之「本文」如下:
第3節:《附錄一》「本文」之詳細內容如下:
1. 94.07.04-聯A4-1馬-主打危機意識(註:聯=聯合報,蘋=蘋果日報。)
2. 94.07.04-聯A4-2王-啓動複式動員
3. 94.07.05-聯A4-又有黑函-王營批馬營炒作
4. 94.07.06-聯A6-王-李登輝路線會引來戰爭-雲林6000
5. 94.07.08-聯A15-王馬爭鋒黨員冷淡
6. 94.07.11-1聯A5版上半頁
7. 94.07.11-2聯合報A5版下半頁
8. 94.07.11-3聯合報A5版全文-彩色1
8. 94.07.11-3聯合報A5版全文-彩色2
9. 94.07.12-蘋A6-馬批賄選-王促限時道歉1
10. 94.07.12-蘋A6-馬批賄選-王促限時道歉2
11. 94.07.17-聯A1-馬-當選國民黨主席
12. 94.07.17-聯A3-不能再輸-危機感添馬人氣
13. 94.07.17-聯A3-馬就位-聯A3-提早點燃總統爭奪戰
14. 94.07.17-聯A4-王-瀟灑放下當重擔-怎輸這麼多
15. 94.07.17-聯A5-投票排長龍-國民黨有救
16. 94.07.17-聯A5-連有點不放心-王出海護漁
17. 94.07.17-聯A5-連戰的選擇
18. 94.07.18-1聯A2-黑白集-需要更多奇蹟
19. 94.07.18-2聯A2版上半頁
20. 94.07.18-3聯A2版下半頁
21. 94.07.18-聯A3-馬誓言改革-奪回2008執政權
22. 94.07.18-聯A4-王營開門七件事-另請高明
23. 94.07.18-聯A4-連囑馬療傷-別再講刺激話
24. 94.07.18-聯A4-與王互動1馬訂三原則
25. 94.07.18-聯A4-與王互動2收服挺王-馬握利器
26. 94.07.18-聯A4-與馬共治-王聽不懂
27. 94.07.18-聯A15-團結才有希望1

附件1、狙擊手「誰敢在我家裡殺我?」------左版
附件2、真善美「公開場合發言 應力求真善美」------右版
 
說明:94年7月底,本人將寫好的二篇文章「狙擊手(左版)」與「真善美(右版)」(如附件1、2),Email給聯合報,請求登報。聯合報要求必須像上次一樣,從聯合報大門走進來,惟正在榮總精神病院住院期間,做不到。

繼續閱讀
2020/03/07

第12篇 第3集:「不依法行政篇」

 
第12篇 台灣總統暨司法與行政沒心沒肺、壞透了,前北市長郝龍斌亦復如是!
第3集:「不依法行政篇」
 
本集目錄:
第9章:附件九、「衛生署署長帶頭虛偽造假」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三冊),簡稱《附件九》;內容略為「本冊之序1、2」,即《附件十一》之表2a、2b」。
       第1節:《附件九》之封面:
       第2節:序1=表2a:由「衛生署自民國96年10月以來,為了包庇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之『非法人體試驗』,而從頭到尾地、多年地、長期地、不斷地、徹底地、公然地與恣意地以故作不知、睜眼說謊及無恥硬拗等不正當之手段,剝奪及侵犯人民(陳情人)基本權利,以及嚴重違反依法行政原則等情」看來,該署顯然比卑鄙無恥的土匪更無恥,一覽無遺!
       第3節:序2=表2b、由「醫審會鑑定不實」觀察「行政院衛生署」之土匪行為,一覽無遺!
       第4節:文件目錄與附件目錄:
 
第10章:附件十、「行政訴訟」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五冊),簡稱《附件十》;內容略為「本手冊之序」,即「附件十一之表3」。
       第1節:《附件十》之封面:
       第2節:序1=表3:台北市政府衛生局拒絕依法行政,卻堅持依土匪的意思行政,一覽無遺!
       第3節:序2:請從下列事件觀察郝市長的決定,是否合乎公平正義?【A案:雙瞳案 Blog 第8篇   第17集  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帶頭以詭辯及硬拗的手法,包庇土匪!】與【2011-09-19 07:29四川新聞標題:「青年應聘被迷暈摘腎  土匪比騙子更加窮凶極惡」】。
       第4節:文件目錄與附件目錄。
 
第11章:附件十一、「行政院12次指摘衛生署未依法行政」乙本,簡稱《附件十一》;內容為陳情人(病人)為「衛生署未依法行政,且即將逾越期限」等情,向行政院、國民黨黨中央、與總統馬英九等陳情事。以及,101.12.26中國國民黨黨中央、102.01.11行政院及102.01.16總統府皆認為「國泰醫院未經病患同意,進行非法人體實驗,因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將過,希望行政院衛生署儘速依法處理,以維相關當事人權益」,衛生署仍然置之不理,即故意不依法行政等情事。
       第1節:《附件十一》之封面:
       第2節:序:醫院是土匪:一、醫院強行摘腎;二、醫院於盲腸炎手術時,竊取病人右腎;三、國泰醫院於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
       第3節:文件目錄與附件目錄:
 
第12章:附件十二、「蔡總統及衛生署竭力包庇財團」乙本,簡稱《附件十二》;內容係病人為「被告邱文達等涉嫌公文書登載不實罪,依法提出告訴事」,惟台北地檢署未經偵查即予簽結等情,病人因而向監察院與總統蔡英文女仕陳情等等。
       第1節:《附件十二》之封面:
       第2節:文件目錄、證據目錄:

本集全文:

繼續閱讀
2020/03/06

第12篇 第2集:「不依法審判篇」

 
第12篇 台灣總統暨司法與行政沒心沒肺、壞透了,前北市長郝龍斌亦復如是!
第2集:「不依法審判篇」

本集目錄:
第5章:附件五、「訴訟書狀」乙本,簡稱《附件五》;本冊內容為民事一、二、三審與91年間刑事之書狀含證據、鑑定文件、法院文件與判決書等等,但原告民事一、二審與刑事之證據「證一至證九十一」,請參閱附件六「原告(上訴人)民事提證及附件總覽」;被告民事一、二審之證據「被證一至被證四十八」已附於該狀之後,或請參閱附件七「被告民事提出之證據及附件總覽」。
       第1節:《附件五》之封面:
       第2節:序:
       第3節:目錄:
 
第6章:附件六、「原告、上訴人民事提證及附件總覽」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一冊),簡稱《附件六》;內容為原告(病人)對「二個爭點OPD及人造瞳孔」之舉證,即「一審原告提證總覽,證一〜九十一」(較常引用),及「二審上訴人提證含附件等」。
       第1節:《附件六》之封面:
       第2節:【壹、二個爭點OPD、人造瞳孔】:
       第3節:【貳、一審原告提總覽「證一〜九十一」】:
       第4節:【參、二審上訴人提證含附件等】:

第7章:附件七、「被告民事提出之證據及附件總覽」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二冊),簡稱《附件七》;內容為被告對「二個爭點OPD及人造瞳孔」之舉證,即「一審被告被證一〜四十八」及「二審被上訴人提證含附件等」。
       第1節:《附件七》之封面:
       第2節:【壹、二個爭點OPD、人造瞳孔】:
       第3節:【貳、一審被告提總覽「被證一〜四十八」】:
       第4節:【參、二審被上訴人提證含附件等】:

第8章:附件八、「司法單位徹底虛偽造假」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四冊),簡稱《附件八》;內容略為「告訴人(病人)向台北地檢署提告之後,檢察官、檢察長與刑事庭之裁處,及告訴人為『醫審會鑑定不實,司法人員瀆職』等情,及向『監察院、行政院』陳情等等」。
       第1節:《附件八》之封面:
       第2節:序=表1、由「司法人員之土匪行為」觀察「我國司法敗壞」情形,一覽無遺!
       第3節:文件與附件目錄:

本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20/03/04

第12篇 第1集:「非法人體實驗篇」


第12篇 台灣總統暨司法與行政沒心沒肺、壞透了,前北市長郝龍斌亦復如是!
第1集:「非法人體實驗篇」
註1:佛經上有云:「心是菩提、愛是菩提,心是魔鬼、愛是魔鬼。」說明:「菩提」是指善良;「魔鬼」是指邪惡;「愛」是泛指,包含大愛、小愛…等等等。
 
註2:經國先生生前以「平凡、平淡、平實」自許,從他過世以後的民眾對他的懷傷悼(ㄉㄠˋ)念的情形看來,他確實是歷史上罕見的一位「平凡的偉人」。舉國哀傷中一個極為突出的現象,是大家對他的懷念與哀思,不僅僅因為他是一位國家元首或一位民族領袖,更明顯的,是因為他是一位愛民的、同時也為萬民所愛的總統;他處處以民眾福祉為先,事事以民眾權益為重;他經常勗(ㄒㄩˋ)勉督促他的部屬:「凡是對民眾有益的,就全力去做。」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則,上山、下海、到農村、到工廠、到山地,去瞭解民間的痛苦,去解決民眾的問題。這一切,都基源於一個「愛」字。因為他親民愛民,所以贏得民眾的親近與愛戴。
 
註3:承上一篇第1集前段「綠色執政+綠色法官+綠色大法官」,權力與司法掛鉤;台灣走入了君主時代,台灣人民因而由民主時代的「公民」回復到從前帝王時代的「草民」!換言之,司法人員不依法審判、公務人員不依法行政,且皆視法律是狗屁。台灣的「公民」或「國民」,不但沒有國家司法與行政等人員的支撐,卻反遭該等人員之侵害,只能任該等人員自由地枉法裁判或裁決,國內人民自然而然淪為「草民」!
 
前言:承上一篇第7集第2節中段(黃色醒目提示),告訴人(病人)尚未遞狀,台北地檢署就醞釀要「簽結」:


..........................................................................................................
本篇說明:
 
本篇計有16本手冊,即附件一〜十二與附錄一〜四,本篇共分為5集:
 
第1集:「非法人體實驗篇」,內容為附件一〜四:
       主題:被告國泰醫院於89.03.04在告訴人(病人)右眼實施視網膜手術時,偷偷摸摸施行不相干的 「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及「破壞右眼虹膜、瞳孔、角膜與黃斑部」等情,是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慘絕人寰!前國泰醫院院長陳楷模(身兼民進黨大老、總統府資政、總統府政界代表、總統府醫療小組組長等職)與該院4位醫師,罪惡滔天!而未告知、未經病人同意,即偷偷摸摸施行「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是屬於「非法人體實驗」。惟自紐倫堡「納粹醫生大審判」於1947年8月20日終審宣判「7人死刑(立即絞決)、4人終身監禁、4人10〜20年徒刑」以後,「非法人體實驗」絕跡了,已屬「全球禁忌」。
       附件一、「新事實、新證據手冊」乙本,簡稱《附件一》;包括序1、序2、目錄與本文。
       附件二、「國泰綜合醫院病歷全本」乙本,簡稱《附件二》;包括國泰醫院眼科病歷全本P1〜107(較常引用)、別家醫院眼科部分病歷,及二者之異同。
       附件三、「告訴人新提證總覽」乙本,簡稱《附件三》;內容為「證1〜100」,較常引用。
       附件四、「國泰醫院犯罪事實」乙本,簡稱《附件四》;大部分直接引用於本狀。
 
第2集:「不依法審判篇」,內容為附件五〜八:
       附件五、「訴訟書狀」乙本,簡稱《附件五》;本冊內容為民事一、二、三審與91年間刑事之書狀含證據、鑑定文件、法院文件與判決書等等,但原告民事一、二審與刑事之證據「證一至證九十一」,請參閱附件六「原告(上訴人)民事提證及附件總覽」;被告民事一、二審之證據「被證一至被證四十八」已附於該狀之後,或請參閱附件七「被告民事提出之證據及附件總覽」。
       附件六、「原告、上訴人民事提證及附件總覽」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一冊),簡稱《附件六》;內容為原告(病人)對「二個爭點OPD及人造瞳孔」之舉證,即「一審原告提證總覽,證一〜九十一」(較常引用),及「二審上訴人提證含附件等」。
       附件七、「被告民事提出之證據及附件總覽」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二冊),簡稱《附件七》;內容為被告對「二個爭點OPD及人造瞳孔」之舉證,即「一審被告被證一〜四十八」及「二審被上訴人提證含附件等」。
       附件八、「司法單位徹底虛偽造假」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四冊),簡稱《附件八》;內容略為「告訴人(病人)向台北地檢署提告之後,檢察官、檢察長與刑事庭之裁處,及告訴人為『醫審會鑑定不實,司法人員瀆職』等情,及向『監察院、行政院』陳情等等」。
       表1:【由「司法人員之土匪行為」觀察「我國司法敗壞」情形,一覽無遺!】為《附件八》之序。
 
第3集:「不依法行政篇」,內容為附件九〜十二:
       附件九、「衛生署署長帶頭虛偽造假」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三冊),簡稱《附件九》;內容略為「本冊之序1、2」,即《附件十一》之表2a、2b」。
       附件十、「行政訴訟」乙本(同舊版《雙瞳案》第五冊),簡稱《附件十》;內容略為「本手冊之序」,即「附件十一之表3」。
       附件十一、「行政院12次指摘衛生署未依法行政」乙本,簡稱《附件十一》;內容為陳情人(病人)為「衛生署未依法行政,且即將逾越期限」等情,向行政院、國民黨黨中央、與總統馬英九等陳情事。以及,101.12.26中國國民黨黨中央、102.01.11行政院及102.01.16總統府皆認為「國泰醫院未經病患同意,進行非法人體實驗,因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將過,希望行政院衛生署儘速依法處理,以維相關當事人權益」,衛生署仍然置之不理,即故意不依法行政等情事。
       附件十二、「蔡總統及衛生署竭力包庇財團」乙本,簡稱《附件十二》;內容係病人為「被告邱文達等涉嫌公文書登載不實罪,依法提出告訴事」,惟台北地檢署未經偵查即予簽結等情,病人因而向監察院與總統蔡英文女仕陳情等等。
       表2a:【由「衛生署自民國96年10月以來,為了包庇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之『非法人體試驗』,而從頭到尾地、多年地、長期地、不斷地、徹底地、公然地與恣意地以故作不知、睜眼說謊及無恥硬拗等不正當之手段,剝奪及侵犯人民(陳情人)基本權利,以及嚴重違反依法行政原則等情」看來,該署顯然比卑鄙無恥的土匪更無恥,一覽無遺!】為《附件九》之序1。
       表2b:【由「醫審會鑑定不實」觀察「行政院衛生署」之土匪行為,一覽無遺!】為《附件九》之序2。
       表3:【台北市政府衛生局拒絕依法行政,卻堅持依土匪的意思行政,一覽無遺!】為《附件十》之序1。
       A、B案比較:【A案如本blog第8篇   第17集  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帶頭以詭辯及硬拗的手法,包庇土匪!】與【B案如新聞報導:「青年應聘被迷暈摘腎 土匪比騙子更加窮凶極惡」之情形,二者有何不同?】為《附件十》之序2。
 
第4集:「心是魔鬼篇」,內容為附錄一〜四:
       附錄一、「回顧94.07.17國民黨競選黨主席」乙本,簡稱《附錄一》;內容為「馬英九如何當選黨主席,聯合報黑白集」說分明。
       附錄二、應衛生署經辦人邱麗梅之要求,於96.12.10提供之「雙瞳手術內容」乙本,簡稱《附錄二》。
       附錄三、其後,衛生署經辦人邱麗梅於97年10月再索取國泰醫院病歷,病人(本人)於97.10.24再提供「國泰醫院病歷影本計126頁」乙本,簡稱《附錄三》。
       附錄四、99.03.16小民為「台灣司法敗壞嚴峻,請求司法改革」,向總統馬英九先生提出之「建言書」乙本,簡稱《附錄四》。
 
第5集:「依法再提出告訴篇」,本案已於本年2月26日遞出「刑事告訴狀」。

本集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20/01/15

第11篇:第7集:一位誠實、負責,真正專業的好律師預言,本案會被簽結。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7集:一位誠實、負責,真正專業的好律師預言,本案會被簽結。

       註1:刑事訴訟法第260條第1項規定:「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案件,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者,得再行起訴。」
 
        註2:民法第125條(一般消滅時效期間)前段規定:「請求權,因十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本集目錄:
第1節:已屆刑事告訴最後期限,昨(14日)下午4時,到胞弟王鳳安律師事務所,問案。
第2節:見到,一位誠實、負責,真正專業的好律師的預言是,本案會被簽結。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20/01/12

第11篇 第6集:韓國瑜敗選主因,是一張廣告,及一個口號。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6集:韓國瑜敗選主因,是一張廣告,及一個口號。

敗選廣告如下:

 
廣告的主要內容是:3的2次方是9。
 
昨早,我到投票所領票時,志工給我的選票依次排列為:總統選票、立委選票、政黨選票。
 
我今年75歲,又是老花眼,依照國民黨給的投票要領,3的2次方是9。
 
有些人很聰明,329青年節,很好記;還有些人也很聰明,329槍擊案,很好記;因此,329深入民心!
 
拿到這三張有次序的選票,第一張=總統選票要蓋 3 號,因為我只記得,3的2次方是9。我直覺地要在第1張選票蓋3號,還好我多看了一眼,3是個女人,不像韓國瑜,才驚覺到,不對,仔細看了之後,2才是韓國瑜。
 
全國選民,除了有黨籍的5%,95%是無黨籍,不少年紀大的選民,有老花眼的、或眼睛不怎麼好的,多數是粗枝大葉的選民。他們心中是要投韓的,可是只記得要遵照公式 :3的2次方是9,誰知次方是什麼,我自己都幾乎忘了,結果蓋在3上,有些人發現不對已經來不及了,也有些人蓋錯了而不自知。

因此,一來一往之間,是二倍數,換言之選民中有137萬人蓋錯了 (約佔總選民的10%) ,總得票數是:蔡得票數817萬票 + 韓得票數552萬票 =1370萬票。精確計算結果如下:
        蔡得票817萬  - 137萬 = 680萬票。
        韓得票552萬 + 137萬 = 689萬票。
        韓勝,因此,出329點子的人,罪魁禍首!其上級負責人,罪該萬死!
 
國民黨除了給廣告之外,志工打電話給選民的口號也是:3的2次方是9,多數選民都記得329,次方二字年紀大的都還給初中老師了,不是嗎?
 
因此,國民黨的廣告、口號都不對,與志工給選民的選票排列不符,韓必敗!
 
顯然,國民黨有內奸,內奸可不少,否則怎會打出這種廣告呢?又怎麼會打出這種口號呢?
 
孫子兵法有云:先慮敗,後慮勝。慮一字,並非只是思考,至少要經過兵棋推演,及沙盤演練,之所以為慮也。
 
由於勝選黨內人士可各得其利,因此國民黨只慮勝,不慮敗,非敗不可。
 
這麼重要的總統大選,國民黨黨內沒有人慮敗,突顯了國民黨有不少秦檜之流,而沒有岳飛、韓信之類的千古英雄出現,更遑論孫子兵法的作者孫子了,國民黨危在旦夕啊!
 
國民黨應該要再次漂白,更要以劉備的三顧芧盧的精神,恭迎更多愛國的俊傑加入,自免再次自誤誤人!

繼續閱讀
2020/01/09

第11篇:第5集:高檢署檢察長、刑事庭法官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是為綠爹脫罪,更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5集: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是為綠爹脫罪,更噁心!

作者言:寫到這裡,綠色司法,除了惡心,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詞來形容!

       註1:由於告訴人(病人)嚴厲指責原檢察官郭麗娟「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造假;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及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不得不改弦易轍,竟然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毀壞右眼(主題)」,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無主題之稻草人)」是為綠爹脫罪;即以詭辯術「稻草人論證」,亦屬「偷換主題」與「偷換概念」等詭辯術,為被告免除刑責。因此,高檢署檢察長與刑事庭法官3人,計4人僅只對「一般門診行為(無傷害事由)」不起訴處分或裁定,即未對被告之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毀壞右眼(重傷害案件)」處分或裁定,嚴重違法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註2:所謂「稻草人論證」是以扭曲主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告訴人所遭受的傷害無法存在。此即詭辯術「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與「偷換概念」混稱。即蓄意把「偷做人造瞳孔」的具體犯罪事實,偷換成無罪之「一般門診行為」;二者的概念與內涵,截然相反。

       註3:本案之【具體犯罪事實】是,被告「於視網膜手術時,偷做人造瞳孔手術造成右眼失明」,係重傷害案件。高等法院刻意迴避關鍵的【具體犯罪事實】,竟然偷換成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嚴重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顯然包庇。這是一種「稻草人(straw man)論證」是先扭曲對方的論點,針對扭曲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是一種非形式謬誤。此即詭辯術「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偷換概念」混稱。

       註4:尤其甚者,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林玲玉於99.01.26發文(如附證32)略為:「本案業經偵查終結...。」給高檢署,次日(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所為之處分書即已出籠(如附證33)。因此,後者處分書是早就準備好了,僅只等待的是前者公文到達後,即刻採取動作,明顯是期約行為。也就是說,愈快駁回聲請人 (病人) 之聲請、則愈快完成任務,也愈快得到綠爹的金幣(賄賂),還有其他的解釋嗎?再者,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所為裁定書之駁回理由,是抄襲顏大和所為之處分書,二者完全相同,因此,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係共同參與期約行為。

       註5:柏拉圖曾說「法律不是只為謀求某些階級公民的幸福,而是尋求全國的幸福」;韓非亦言「最安樂太平的盛世,法律就像早晨的露珠,純樸清明,人民的心中沒有怨恨,嘴裏沒有不满的話」;前者需要執法者公平正義的執著,後者亦然,卻更勝一籌,皆需要執法者努力以赴,以期盼「人民的心中沒有怨恨,嘴裏沒有不满的話」。

       註6:傅佩榮作品「為自己解惑」有這麼一段話:「一個文明的盛衰傳遞,完全維繫於社會正義(Justice)的主持和伸張。西方法哲學的追溯更可以柏拉圖《國家論》以降、到洛克、盧梭、孟德斯鳩、黑格爾等思想家的著作,並以約翰勞羅斯的《正義論》近世經典作為總結,這些思想的一點一滴,在在突顯西方文明對正義的研討之認真,充分說明一個民族和國家之所以強盛的基礎。」

本集目錄摘要:
        第1節:一個有效的論證必須滿足「前提為真,則結論必定為真」這一條件。
        第2節: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與叔本華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
        第3節:被告的詭辯術(1)PI之說、(2)右眼還能轉動自如、(3)…等等等,不勝枚舉。
        第4節:檢察長嚴大和的詭辯術與被告如出一轍,竭力為綠爹脫罪;地院刑事庭3位法官,亦復如是。
        第5節:檢察官在民眾的心目中應該是正義的化身。
        第6節:前法務部部長王清峰的話,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
        第7節:101.04.30監察院函(如附證35)之主旨為:「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第8節: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如附證36)之說明二記載:「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
        第9節:101.05.15高檢署函(如附證37)說明二:「台端對本署駁回再議之處分不服,惟查台端聲請交付審判,經台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且該號裁定完全支持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處分書之駁回理由,足徵台端聲請再議確無理由。」足見,高檢署與台北地方法院狼狽為奸、期約收賄。」
        第10節:101.06.04監察院函院(如附證38)說明二後段記載:「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

全文如下:

第1節:一個有效的論證必須滿足「前提為真,則結論必定為真」這一條件:

簡單舉例說明,西方「邏輯」,與東方連接詞「因為…,所以…」,是相通的。這樣的結果,很有可能讓你對「邏輯」的概念,豁然開朗。

西方「邏輯」之舉例:「凡男人都喜歡美女,林志玲是美女,所以男人都喜歡林志玲。(二個前提皆真,結論亦真。)

東方連接詞「因為...,所以...」之舉例:「因為男人都喜歡美女,(因為)林志玲是美女,所以男人都喜歡林志玲。」(二個因皆真,果亦真。)

……
第2節: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與叔本華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

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替身=假前提)」:

你歪曲了別人的觀點,使你自己能夠更加輕松的攻擊別人。

你誇張、歪曲,甚至憑空創造了別人的觀點,來讓你本身的觀點顯得更加合理。這是一種極端不誠實的行為,這不但影響了理性的討論,也影響了你自己觀點的可信度。因為如果你可以負面的歪曲別人的觀點,你就有可能從正面歪曲自己的觀點。

例子:小明說國家應該投入更多的預算來發展教育行業,小紅回復到:「想不到你這麼不愛國,居然想減少國防開支,讓外國列強有機可乘。」小紅就犯了稻草人謬誤。

……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這個詭辯術屬於「批評稻草人」的一種,先故意曲解別人的意思再加以駁斥:

稻草人(straw man)論證或稻草人謬誤、攻擊稻草人、刺稻草人、打稻草人是曲解對方的論點,針對曲解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是一種非形式謬誤。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偷換概念」混稱,但嚴格而言未必相等:後二者是蓄意扭曲原論點。例如:本案的原論點(具體事實)是「偷做了一個瞳孔致重傷害」,竟然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假前提=稻草人。

先將對手以相對的方式所提出的主張解釋成普通的、絕對的,或至少以完全不同的脈絡來曲解,接著再依據自己所曲解的意涵去駁斥對手的主張。

「偷換概念」之「形式謬誤」是形式錯誤,其推理有邏輯結構缺陷,這些推理必定是無效的,而其非形式謬誤係指實質謬誤。

我們不妨利用假前提來證明自己的陳述。因為假前提也可以得到真結論,雖然真前提絕不能得出假結論。舉例來說,如果對手是某個宗派成員,我們不妨利用該宗的格言做為反駁他的原則。

……
第3節:被告的詭辯術:(1)PI之說、(2)右眼還能轉動自如、…等等等,不勝枚舉。

91.02.05被告醫院當庭請求調閱原告在三總的病歷,及當庭呈遞的答辯狀,狀中否認了「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的事實」,及虛設證據(被證四,見本篇第2集之附證1)欲嫁禍三總,行為卑劣!

原告(病人)復於91.03.19與91.11.26遞狀並檢附91.01.14仁愛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及91.09.30長庚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各乙張。92.02.26被告醫院承認了,又將「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手術造成右眼失明」之具體事實,說是「青光眼的虹彩周邊切除術(簡稱PI)。註:虹彩,一般稱之虹膜。」這是,「偷換概念」之非形式謬誤的「實質謬論」,承認的內容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譬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
93.08.17被告「民事言詞辯論意旨三狀」第參之四段記載:【由病歷所載可知,第二次視網膜手術,亦係採用Pars plana vetrectomy之方式,即經角膜二側鞏膜處(未經角膜)施作水晶體切除術,自無上訴人所指「掀起角膜、切斷眼內肌」之情形,且由其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可知所謂「切斷眼內肌」更屬虛妄,甚明。】云云,其後段【由其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可知所謂「切斷眼內肌」更屬虛妄,甚明。】等言,是將視網膜手術中「切斷眼內肌」,偷換成「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即屬「偷換概念」的應用。

正常瞳孔是精緻的環狀肌肉組織,是屬眼內肌。而「人造瞳孔手術」是在「正常瞳孔」的下方虹膜挖一個大洞,如下圖:89.06.17台大醫院陳慕師醫師在病歷上畫的二個瞳孔,栩栩如生,未告知。病歷記載:「iriscorneal touch at upper part 及
iridodialysis」,即「右眼虹膜與角膜上方黏連,及虹膜根部斷離。」如下:

所謂「虹膜根部斷離」係指在眼內手術中,將虹膜從根部撕下;難道,這還不是「切斷眼內肌」嗎?

虹膜中心的環狀開口是瞳孔,虹膜即是眼內肌,如下圖:


如上圖左方,虹膜是睫狀肌向前方延伸之部分,是眼內肌。

且,將「切斷眼內肌」偷換成「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二者不相關聯,後者如盲人的眼睛多能「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前者「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是將眼內肌挖一個大洞,由二個瞳孔的照片,如上一集之註5「長庚醫院二個瞳孔的攝影照片」可見「切斷眼內肌」。甚至於造成「虹膜根部斷離」,足見手段殘酷!

……
第4節:檢察長嚴大和的詭辯術與被告如出一轍,嚴大和是竭力為綠爹脫罪;地院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亦復如是。

99.01.27高等法院檢察署處分書(如附證33)第2頁第12~20行記載:「90.05.03經被告劉寬鎔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門診行為=稻草人),同年月10日再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門診行為=稻草人)云云」,是本件聲請人王鳳臻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論之罪(=攻擊稻草人),其告訴應自得為告訴人知悉犯人時,於六個月內為之(=攻擊稻草人),然聲請人遲至91.02.27始提出告訴,為規避告訴期間之限制,乃改以非告訴乃論之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故意傷害致人受重罪為指訴之罪名(=攻擊稻草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末段單以被告並無醫療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雖有欠當,然其仍應為不起訴之結論則無二致(=假結論)。」為由,駁回。

高等法院刻意迴避關鍵事實「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手術」的查證,而以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假前提=稻草人)」替換「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原論點=具體事實)」,係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的查證,符合真正惡意原則之該當性。此即詭辯術「偷換主題」、「偷換概念」,嚴重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顯然包庇。嚴重違反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如附證34)駁回之理由,即末頁第4~14行記載,與上述高檢署處分書第2頁第12~20行記載,完合相同。

因此,刑事第十二庭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3位法官亦是以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替換「人造瞳孔手術」,係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的查證,符合真正惡意原則之該當性。嚴重違法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
第5節:檢察官在民眾的心目中應該是正義的化身。

一個法治的社會,民眾有冤屈到哪裡伸?如果司法官都不可靠,誰會相信司法的公正?司法官對事實的認定,對原告與被告的態度,足以影響涉案民眾的權益。如果他不盡心,甚至有偏見,反映在記錄的文字上,就不是一椿小事。檢察官不經心或專斷的作風成為一種習氣,就傷害到司法的形象。檢察官也許認為案情最後的審判有法官把關,但是他們所執掌的第一關最能傷害涉案民眾的心情。他的誤判會使受害者感受到司法的不公而憤世嫉俗。檢察官應以正義的維護者自許,毋枉毋縱而有愛民之心。不應以「圖利他人」陷人入罪或縱容罪犯,造成司法的大敗筆。

最嚴重的是檢察官满天撒謊,結果是處分書充斥「謊言」。試問,代表公平正義的檢察官向社會宣示法律的神聖、公正與理性的「處分書」,變成了竭盡顛倒是非之能事故意違法曲斷是非、無恥地徹頭徹尾撒謊的「謊言集」,除了令人髮指外,亦展露充沛鼓勵犯罪之意圖,足以攪亂社會的安寧!

處分書是公文書,代表公平正義的檢察官向社會宣示法律的神聖、公正與理性,可以在網路公開,並接受監督,意義重大。

我們應該很了解人性地殘暴和貪婪了,一個人可以拒絕為其他人服務,但一定會為自己的利益(包括很廣如金錢受賄、人脈關節、討好權貴...等等,舉凡利已而已矣!)服務。所謂財帛動人心,世間那會有不顧一切,全力協助脫罪者,不打主意才是怪事。更奇怪的是,台北地檢署迄今仍舊玩法喪志,並堅持顛倒是非、全力護航、不惜違法,可見財團的魅力真大,讓人不禁讚嘆,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真好!

充斥謊言之處分書,就是敗壞司法的重要【把柄】,而司法改革的唯一契機,則必須撲滅此重要【把柄】,其最佳良方只有嚴懲害群之馬,給社會大眾一個交待。台灣司法敗壞,以至於台灣沒有正義,正因為台灣沒有正義,所以我們必要追求正義。我不想做郷愿,我願挺身而出,希望大家多予支持與鼓勵,謝謝!並祝分分秒秒都愉快!

……
第6節:前法務部部長王清峰的話,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

法務部部長王清峰表示: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檢察官要自問辦案時有無把柄在人家手上,如果人品、操守和辦案沒有問題,就不用擔心什麼,檢察官權利很大,一定要深自惕勵。(請參閱99.01.20自由時報/A3版)

監察委員李復甸特別強調:法律人該注重誠實。(99.01.20自由時報/A1版)

……
第7節: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附證35)司法院、法務部之主旨為:「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
第8節: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廳三刑字第1010012128號函(附證36)之說明二:「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

……
第9節:101.05.15高檢署函檢紀金字第1010000445號函(附證37)說明二:「台端對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駁回再議之處分不服,惟查台端聲請交付審判,經台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且該號裁定完全支持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處分書之駁回理由,足徵台端聲請再議確無理由。足見,高檢署與台北地方法院狼狽為奸。」

……
第10節:101.06.04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3893號函(附證38)說明二後段記載:「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

檢附文件:
        附證32:99.01.26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6774號函之說明一略為:「經原檢察官初步審核,認無理由。」
        附證33:99.01.27高等法院檢察署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
        附證34: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定字第37號)。
        附證35: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司法院、法務部。
        附證36: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廳三刑字第1010012128號函。
        附證37:101.05.15高檢署函檢紀金字第1010000445號。
        附證38:101.06.04監察院函院台業二字第1010163893號。

附證32〜38,張貼於下:

繼續閱讀
2020/01/05

第11篇 第4集:檢查官郭麗娟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不起訴處分書,最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4集:檢查官郭麗娟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不起訴處分書,最噁心! 

        註1:換言之,不起訴處分書內容全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因此被告就是檢察官,被告也是書記官,最噁心!

        註2:尤其甚者,不起訴處分書第3頁第三段標題記載:「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其末句「被告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一語,即符合檢察官郭麗娟直接將司法權完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以完全蓄捏造的謊言製作(不起訴處分書)之事實,最噁心!

        註3:尤其最甚者,檢察官郭麗娟不起訴處分書第8頁第3〜5行記載:【上訴人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性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這種無恥論調,怎麼會是「不起訴的理由」呢?同理,為預防蛀牙,我拔光檢察官郭麗娟全口的狗牙,可以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要錢不要命了,死不要臉!所以令人深感噁心、厭惡、不平,氣憤不已!

       註4:尤其更甚者,98.12.28不起訴處分書(如附證30)有10頁,僅只末頁末行、書記官的名字「謝元昌」三個字,是用原子茟寫的?書記官的職責是文書作業,一份10頁的不起訴處分書,怎麼會連自己的名字還要用原子茟寫呢?究其原因,即是「不起訴處書是被告繕寫的,全部是蓄意捏造的謊言」,書記官因而不願苟同,被告必須等待檢察官郭麗娟勾通完美後,才敢加上書記官的名字。可是,從「謝元昌」三個字來看,名字是男性,郤是女性的筆跡,因此不言而喻是違造的簽名!因此,「謝元昌」三個字,是被告律師團的女律師偽造的呢,或是檢察官郭麗娟(女性)偽造的呢,有待查證。但無論如何,責任歸屬仍舊是檢察官郭麗娟,該當偽造公文書、共犯罪及瀆職罪!因此,不起訴處分書中,除了鑑定人不實的鑑定結果之外,其餘皆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是則,檢察官把司法權交給被告綠爹以全部蓄意捏造的謊言製作不起訴處分書,嚴重瀆職,最噁心!為便於論證,茲將不起訴處分書正本第10頁之下半頁,張貼於下:


由上方「不起訴處分書
正本」觀察,你會發現書記官「謝元昌」還沒有用印 (等待用印中) ,因此,這是一份程序還沒有完成的「不起訴處分書」,應屬無效。再如上述偽造書記官簽名,及司法權交給被自行處置,...等情,檢察官罪該萬死,不足以贖其罪。是故, 總統蔡英文女仕應飭令司法單位給小民 (病人) 一個交待!

        註5:108年8月,告訴人將「97年5月以後之刑事等書狀」整編成冊,如附件六,其封面如下:

全文如下:

第1節: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所有非治療性研究行為(非治療性人體試驗),並非醫療行為:
 
101.02.16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0061785號函」說明二記載略為:「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

醫療法第81條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西元2000年,「赫爾辛基宣言Ⅵ」記載:「醫療行為分為『常規醫療』與『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醫學研究行為分為『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與『非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

基於人道原則,嚴格禁止所有非治療性研究。如附證24 P23。

人體試驗的合法運用,限於維持或回復病人健康的治療程序。如附證24 P23 註1。

因此,所有非治療性人體試驗,是屬醫學研究行為,並非醫療行為。

......
第2節:未經受試者同意之人體試驗,是屬非法人體試驗:

中原大學研究生和綠華碩士論文「告知後同意原則適用於人體試驗之研究」 P11圖一,「常規醫療」、「治療性人體試驗」及「非治療性人體試驗」的區分如下: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7條規定:「任何人均不得遭受酷刑、或施以殘忍、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刑罰。特別是對任何人均不得未經其自由同意而施以醫藥或科學的試驗。」

歐洲理事會強調「取得醫學人體試驗之受試者的告知後同意,是『絕對必要的』」。同時,並進一步強調這是一項基本的法律原則:「非經明示、特定且自由給予的告知後同意,任何人皆不得作為被試驗的對象。」如附證25 P123,同我國醫療法第8、79條規定。

國際刑法之罪行分類,在所有國際罪行中,如果以罪行惡性對於人道良心震懾的程度來比較,非法人體試驗與違反人道罪、奴隸罪、滅種罪及至酷刑罪,皆不分軒輊,屬於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如附證25 P139。

所謂「非法人體試驗」,係指未經受試者同意,而藉由外科手術、注射、吞食或吸入物質所造成之生理及(或)心理上的變化。如附證25 P141。

國際法禁止非法人體試驗的理論基礎與禁止酷刑與殘忍不人道或侮辱性待遇的理由是相同的,國際刑法禁止這兩種罪行,主要都是要保護人身生理與心理雙方面的完整性、個人對於其身體的自主權、以及身為人的基本人權---人性尊嚴。如附證25 P142。

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第3條(人身自主權)規定:「人人均享有尊重其心理與生理自主之權利。」、「於醫藥與生物領域,應特別受到遵守:『依法律規定程序之相關人員之自由且經告知之同意。』」同我國醫療法第63條、第79條規定。

綜上,未經受試者同意之人體試驗,是屬非法人體試驗。

......
第3節:人類生活在這個自由、民主、法治的現代文明世界裡,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一旦做了,代價絕對是沉重的。醫療法規定如下:

醫療法第 63 條(舊法第46條):(1)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2)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醫療法第 78 條(舊法第56條)(1)教學醫院經擬定計畫,報請中央主管機關核准,或經中央主管機關委託者,得施行人體試驗。(2)非教學醫院不得施行人體試驗。

醫療法第 79 條(舊法第57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施行人體試驗時,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並應先取得接受試驗者之書面同意。」

醫療法第81條(舊法第58條):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醫療法第105條(舊法第79條)(1)違反第78條(舊法第56條)第1項規定者,由中央主管機關處新臺幣10〜50萬元罰鍰(舊法2〜5萬元),情節重大者,並得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或廢止其開業執照。」(2)違反第78條(舊法第56條)第2項規定,由中央主管機關處新臺幣20〜100萬元罰鍰(舊法5〜20萬元),情節重大者,並得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或廢止其開業執照。(4)違反第79條(舊法第57條)規定者,處新台幣10〜50萬元罰鍰(舊法5〜20萬元),情節重大者,並得就其全部或一部之相關業務或違反規定之科别、服務項目,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

第 107 條(舊法第80條):(1)違反第63條(舊法第46條)第1項、第64條(舊法第47條)第1項、第68條(舊法第48條)、第78條(舊法第56條)或第79條(舊法第57條)之一者,除依第103條(舊法第77條)或第105條(舊法第79條)規定處罰外,對其行為人亦處以各該條之罰鍰;其觸犯刑事法律者,並移送司法機關辦理。(2)前項行為人如為醫事人員,並依各該醫事專門職業法規規定懲處之。

醫療法第108條(舊法第81條)醫療機構「從事有傷風化或危害人體健康等不正當業務者。」情形者,得撤銷其開業執照

醫療法第115條(舊法第85條):本法所定之罰鍰,於醫療法人設立之醫療機構,處罰醫療法人。

......
第4節:97.05.21告訴人(病人)為「施茂林等瀆職罪(含歷審法官共11人)、眼科醫學會偽證罪(2人)、國泰醫院「偷做雙瞳」致「毀人一目」重傷害罪(4人)及國泰醫院院長陳楷模包庇」等情,依法提出告訴事,其後台北地檢署處置如下:

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簽結書函(如附證26)之主旨為:「本署97年度他字第4657號被告施茂林、吳秋瑩、洪純莉、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等(11人)涉嫌瀆職一案,經查無具體犯罪事證,業經簽結。」及說明二記載:「被告陳楷模、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許紋銘、鄭增加部分(7人),因本署律股業分98年度他字第904號偵辦中,本案此部分併該股偵辦。」

98.04.07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22932號」函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如附證27)之主旨為:「請惠予鑑定被告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林素玲、楊中美對告訴人王鳳臻有無醫療過失而導致重傷害之情形。請  查照。」

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如附證28)之主旨:「有關鑑定王鳳臻之醫療疑義乙案,檢送本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乙份,請  查照。」惟,醫審會從頭到尾鑑定不實,總共12個事證皆是「虛偽不實」,如附證29。

......
第5節:98.12.28台北地檢署郭麗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如附證30)之理由,除了理由四(即第9頁末段〜第10頁前段)是上述「醫審會12個虛偽不實的鑑定結果(如附證29)」之外,其餘理由一〜三(即第1頁末段〜第9頁前段)全部是抄襲「93.09.07高等法院判決書(如附證31)」而來。因此具有台北地方法院、與高等法院交由被告製作判決書、及全部蓄意捏造的謊言等特質:

不起訴處分書理由一〜三(如第1頁末段〜第9頁前段)全部是抄襲「93.09.07高等法院判決書」而來。不起訴處分書具有交由被告繕寫的全部特質是:(1)蓄意捏造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如第8頁第7行)。(2)由於「黃斑部病變」是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被告擅改後,可以掩蓋自己「破壞黃斑部的惡行」,對於被告有直接利害關係。(3)「黃斑部病變」是「眼科醫學專門術語」,只有被告醫院等知悉,告訴人不知,檢察官更不知。(4)不起訴處分書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如地院法官洪純莉及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等是相同的。而檢察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竟然是全部錯誤,顯然不可能。(5) 98.12.28被告繕打完畢,將不起訴處分書交給檢察官郭麗娟,郭檢察官看都不看就交給書記官謝元昌;而書記官謝元昌自己的名字是用原子筆寫上的,與10頁的不起訴處分書極不協調,顯然問題不單純!可能是被告不確定書記官是誰,所以留空白,是檢察官填上「謝元昌」三個字,或是被告填的,有待查證。

尤其甚者,不起訴處分書第3頁第三段標題記載:「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檢察官郭麗娟直接將不起訴處分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以完全蓄捏造的謊言繕寫,最噁心!

尤其最甚者,檢察官郭麗娟不起訴處分書第8頁第3〜5行記載:【上訴人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性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這種無恥論調,怎麼會是「不起訴的理由」呢?同理,為預防蛀牙,我拔光檢察官郭麗娟的狗牙,可以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要錢不要命了,死不要臉!所以令人深感噁心、厭惡、不平,氣憤不已!
 
尤其更甚者,98.12.28不起訴處分書(如附證30)有10頁,僅只末頁末行、書記官的名字「謝元昌」三個字,是用原子茟寫的?書記官的職責是文書作業,一份10頁的不起訴處分書,怎麼會連自己的名字還要用原子茟寫呢?究其原因,即是「不起訴處書是被告繕寫的,全部是蓄意捏造的謊言」,書記官因而不願苟同,被告必須等待檢察官郭麗娟勾通完美後,才敢加上書記官的名字。可是,從「謝元昌」三個字來看,名字是男性,郤是女性的筆跡,因此不言而喻是違造的簽名!因此,「謝元昌」三個字,是被告偽造的呢,或是檢察官郭麗娟(女性)偽造的呢,有待查證。但無論如何,事情是很大條的!惟,無論從任何角度觀察,書記官沒有堅持正義,或者是不得不忍氣吞聲、以至於只能裝聾作啞。因此,不起訴處分書中,除了鑑定人不實的鑑定結果之外,其餘皆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是則,檢察官把不起訴處分權交給被告綠爹以全部蓄意捏造的謊言製作不起訴處分書,嚴重瀆職,最噁心!

......
檢附文件:
        附件24:東吳大學碩士論文「人體試驗法律制度之研究--以美國為中心」P23。
        附證25:東吳大學碩士論文「生物醫學人體試驗之國際法規範」P123、139、141、142。
        附證26: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簽結書函。
        附證27:98.04.07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22932號」函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
        附證28: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之主旨:「有關鑑定王鳳臻之醫療疑義乙案,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乙份,請  查照。」
        附證29: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徹底「虛偽造假」一覽表。
        附證30:98.12.28台北地檢署郭麗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
        附證31: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是抄襲「93.09.07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書」而來的),故意曲斷46個事證,一覽表。

附證24〜31張貼於下:

繼續閱讀
2020/01/01

第11篇 第3集: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狠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3集: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狠噁心!

       註1:換言之,判決書內容全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因此被告就是高等法院的3位法官,被告也是書記官,狠噁心!

       註2:92.12.18上訴人將「一審所提證一〜八十七」整編成冊,是為便於高等法院查考,如附件六「上訴人提證總覽」乙冊,其封面如下:

全文如下:
 
第1節:告知後同意及簽具手術同意書,法有明文,乃一向之慣例:

一般所稱手術同意書,在法律上稱為手術用之「免責文書」。即為了免除醫師之責任而雙方約定之文書。自古以來,當須進行開刀手術時,醫師必須從病患取得同意書,乃為一向之慣例。

醫療法第63條(手術同意書之簽具;舊法第46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手術進行時,如發現建議手術項目或範圍有所變更,當病人之意識於清醒狀態下,仍應予告知,並獲得同意。

手術同意書(如附證14)之附註三記載:「醫院為病人施行手術後,如有再度為病人施行手術之必要,除有醫療法第46條第1項但書所定情況緊急者外,仍應依本格式之程序說明並再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101年2月16日,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0061785號函」說明二記錄略為:「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

治療程序:「到醫院看病,一般門診的治療程序為問診(含病史)、檢查、診斷、評估予以藥物治療,或不得已必須實施手術治療等等,皆記錄在病歷上。」惟實施手術前,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醫療行為必需具備醫學上的適應性,診療上的必要性,合乎醫術標準及取得患者同意,始可認為正當業務行為。易言之,即令遵守醫學準則,如無患者同意,為對患者自己決定權之侵害,構成對患者生命、身體之侵害。

療法第81條(醫療機構之告知義務)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書籍《醫事法》P671「注意義務」記載:「醫師用藥,首先要確定藥物之種類,及投藥之對象,其次應注意藥物使用說明書,按該藥之使用方法,謹慎使用。其次要了解疾病在使用藥物後之不良反應,選擇毒性低之藥物,確定施藥產生疾病之暫時關係,以及熟悉一些特別藥物之臨床表現。一旦懷疑某一種藥物有不良反應,......應即停止使用。」

......
第2節:民進黨大老利用身分,三方勾結,凌霸病人:

高等法院比地方法院更惡劣,在「原告與被告皆未聲請向眼科醫學會鑑定」及「高等法院亦未發函委託眼科醫學會鑑定」的情況下,「93.04.05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74號函(如附證15)」,又是怎麼冒出來的?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嗎?因此,程序不符,即屬違法。

類此「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不需法院委託鑑定,可以隨時隨意送乙份鑑定函給法院嗎?地方法院法院法官洪純莉比較精明,事後補一張「審理單」進去。高等法院連事後的「審理單」都不補,是由於枉法裁判習以為常,高等法院根本不在乎。因此顯然程序不符,業已違法。台北地方法院、高等法院等法官與「被告」及「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相互勾結,凌霸病人。如此種種情形,受害人(病人)終日悶悶不樂、痛苦不堪!使受害人(病人)心理、精神與身理同時長期遭受殘忍,非人道的酷刑!以至於憂鬱症愈來愈嚴重,轉為躁鬱症。

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操控鑑定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理事長許紋銘及召集人鄭增加」,分別於92.05.07(如第2集之附證3)、93.04.05(如附證15)、及93.06.29(如附證17)三次鑑定結果盡皆虛偽不實【說明:鑑定結果是,把不相干的病名諸如,視網膜剝離到視中心黃斑部、有白內障病史的患者在施行視網膜剝離手術時必須在下方虹彩(虹膜)預作周邊虹彩切除術、增殖性病變、增殖性玻璃體視網膜病變、及為預防瞳孔阻斷性青光眼在施行視網膜剝離手術時要在下方虹彩處預作周邊虹彩切除術等等,加諸於病人身上。試問這些病名是從何而來?被告醫院之病歷上有記錄嗎?何謂周邊虹彩切除術?又,何謂預作青光眼的周邊虹彩切除術?再問,一隻眼睛有這麼多重症,還需要治療嗎?直接摘除算了,不是嗎?】簡直是恣意妄為、無所不用其極,恬不知恥!足見被上訴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及高等法院業已三方勾結,凌霸上訴人(病人)。

......
第3節:綠色鑑定函(是指偷換概念+滿口胡說八道+程序不符+鑑定不實的鑑定結果)之一,即93.04.05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七四號鑑定函(如附證15):

該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074號」函之鑑定主旨欄記載:「鑑定有關  貴院受理91年度訴字第136號損害賠償事件案」云云,其中沒有法院指定的鑑定項目或主題,顯然不是法院委託該醫學會鑑定,而是法院委託該醫學會辦理整個案件,太過誇張!
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鑑定人說是「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及「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等三種重病,可能嗎?

該醫學會鑑定結果不實,嚴重違反醫師法第22條(真實義務)規定:「醫師受有關機關訽問或委託鑑定時,不得為虚偽之陳述或報告。」

其鑑定函說明二恣意地將本不相干的:「1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2持續蔓延至黃斑部」及「3增殖性病變」納入,嚴重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反平等原則、誠實信用等原則。

結論,信口雌黃的專家,太過狂妄自大了,就須切記愛因斯坦的警告,他說:「專家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

......
第4節:綠色鑑定函(是指偷換概念+無中生有+滿口胡說八道+鑑定不實的鑑定函)之二,即93.06.29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一二五號鑑定函(含附件一至附件八),如附證17。

93.05.24高等法院「院信民法字第0930006004號」函「眼科醫學會」之主旨:「請惠復如說明二所載事項。」等情,即合乎程序,如附證16。惟93.04.05違法勾結在先、已如前述,此際再合乎程序,仍舊是繼續勾結,不會停止、不是嗎?

其說明二3記載:「增殖性病變。」所謂「增殖性病變」是指「增殖性視網膜病變」,學名proliferative vitreoretinopathy簡稱PVR,如附證18 P406。與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不相干,已如前述。

試問,一隻眼睛同時有三種重病,可能嗎?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鑑定人說是「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及「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等三種重病,可能嗎?

結論,信口雌黃的專家,太過狂妄自大了,就須切記愛因斯坦的警告,他說:「專家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

......
第5節:93.09.07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將司法權交由被告綠爹自行製作之判決書(如附證20)內容,除了重複上述二份「綠色鑑定函」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交給被告自行製件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亦是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

判決書將「二個瞳孔」擅改為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如「第12頁第10行」、「第17頁末2行」、「第21頁第7行」等計出現3次,皆記載:「原告在手術枱受到異常對待,致發生右眼下方出現呈罵人手影之二塊手影、黃斑部病變等現象,......。」

其中「增殖性病變」出現3次,「網膜病變」出現1次,「增殖性玻璃體病變」出現5次,三者「病名」不同,令人啼笑皆非!惟由「93.06.29眼科醫學會第125號函」之附件一~八觀察,其附件一是指「rhegmatogenous retinal and macular detachment(視網膜與黃斑部同時剝離)」、附件二~七是指「proliferative vitreoretinopathy(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簡稱PVR)」、附件八是指「glaucoma(青光眼)」,是三種與病人不相干的不同病症。而被上訴人於89.01.24、89.01.25、89.01.26、89.03.02與89.03.04皆診斷為「Rhegmatogenous retinal detachment(裂孔性視網膜剝離,簡稱RRD)」,與上述三種病症不同。

判決書中「黃斑部病變」是一種病症,再加上述三種病症,及病人原被診斷的病症,共計有5種病症。換言之,一隻眼睛會同時發生5 種病症,可能嗎?
 
因此,判決書中將「二個瞳孔」刻意改成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明顯違背「事物本質要素」,即違背「平等原則」,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等,因而該當「偽造文書罪」。

判決理由(P7~23)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除了重複上述二份「綠色鑑定函」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交給被告自行繕寫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也因此,與台北地方法院洪純莉同樣地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依法審判原則及平等原則。

判決書第20頁第11~13行記錄:【另眼科醫學會93.04.05回函亦指出「在視網膜剝離前已施行過白內障囊內摘除術及及人工水晶體植入縫合術,在施行玻璃體切除時,在下方虹彩處預作週邊虹彩切除術,是屬可签之步驟。」】云云,是蓄意捏造的謊言,讓人難以置信!視網膜剝離、白內障手術及「週邊虹彩切除術」三者沒有關聯性,更遑論「預作」,即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係違反醫療法第63條「手術前需先告知,取得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之規定,恣意施行「白內障手術」或「預作週邊虹彩切除術」皆已違法。而,青光眼是「慢性病」,有必要偷偷摸摸做手術嗎?再者,青光眼的記錄何在?

結論,判決書是被告製作的:(1)蓄意捏造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2)由於「黃斑部病變」是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被告擅改後,可以掩蓋自己「破壞或竊取黃斑部的惡行」,對於被告有直接利害關係。(3)「黃斑部病變」是「眼科醫學專門術語」,只有被告醫院等知悉,原告不知,法官更不知。(4)判決書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如同地院法官洪純莉。而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竟然全部判斷錯誤,顯然不可能。(5) 93.09.06被告繕打完畢,將判決書交給法官,法官看都不看,次日交由書記官用印後發文,因此被告即是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

尤其甚者,高等法院判決理由(如附件五之「二審文件25」P21第4〜7行)記載:【上訴人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性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這種無恥論調,怎麼會是「判決的理由」呢?同理,為預防蛀牙,我拔光他們3位法官的牙,可以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要錢不要命了,死不要臉!所以令人深感噁心、厭惡、不平,氣憤不已!

除此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委託被告自行製作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

......
第6節:94.01.12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與許澍林等所為之裁定書(如附證22),亦皆是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

裁定書第3頁第5~11行記錄:【未查原審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鑑定結果,認被上訴人郭博誠於民國89年2月間使用毛果芸香鹼之OPD眼藥水以降低上訴人眼壓,與上訴人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並認被上訴人郭博誠、劉寬鎔於同年3月4日為上訴人進行之手術,與上訴人簽立之同意書所載手術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第46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且該次手術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因認渠等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身體,亦未違背契約約定,爰為上訴人敗訴判決,核無違背法令之情形,附此敘明。】為由,裁定「本件上訴為不合法。」

試問,大陸某醫院於手術抬上對病人施做割盲腸手術時,偷走右邊腎臟,也不違法嗎?

毛果芸香鹼(即OPD眼藥水,是青光眼的用藥)具有「視網膜剝離之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皆有記錄,一般眼科醫師不會給視網膜剝離後的病人使用,如《新證據手冊》第2章第3節。豈能憑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毫無根據的一句謊言」,即認為與「上訴人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呢?因此,最高法院明明是睜眼說謊!

被告偷偷摸摸所做「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為何又變成「切口」呢?而又如何確有必要呢?即使是「切口」,又如何與「視網膜手術之同意書」內容相符呢?又如何未違反「醫療法第46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呢?因此,最高法院明明是睜眼說謊!
再者,上述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5位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總共有6項,竟然全部判斷錯誤,如附證22。因此,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與許澍林等法官皆是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即該當「枉法裁判罪」。

......
第7節: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如附證23)司法院之主旨為:「據王鳳臻君陳述: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等歷審法院審理渠君與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
檢附文件:
       附證14:89.03.04下午,手術前至國泰開刀房報到,簽具手術同意書內容為:「病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矽油注入。」惟手術前,劉寬鎔醫師對病人說:「這次還是跟上次一樣,注入氣體,不植入矽油。」病人應:「好。」因此,二次手術皆是注入氣體。
        附證15:93.04.05(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七四號函。
        附件16:93.05.24(高院)臺灣高等法院「院信民法字第0930006004號」函(受文者:眼科醫學會)。
        附證17:93.06.29(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一二五號函(附件一至附件八)。
        附件18:書籍《臨床眼科學》P405裂孔性視網膜剝離(RRD)與P406增殖性視網膜病變(PVR),二者病因不同。
        附證19:台大醫院眼科部青光眼的簡介:「青光眼…有一些共同的特徵,就是會引起解剖學上的異常,即我們常聽到的視神經的萎縮或凹陷。」、「急性青光眼的病人會有頭痛,嘔吐,視力糢糊,看燈光有虹暈等症狀。」及次頁記載:「…青光眼和所有慢性病類似,是需要長期追蹤治療的。」
        附件20:93.09.07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耀彩、法官王仁貴、法官黃嘉烈)。
        附證21:「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與「人造瞳孔手術」迥異。
        附件22:94.01.12(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民事裁定書(審判長蕭亨國、法官楊鼎章、法官陳淑敏、法官陳重瑜、法官許澍林)。
        附證23: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附證14 - 23張貼如下:

繼續閱讀
2019/12/28

第11篇 第2集:地院法官洪純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真噁心!


第11篇 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2集:
地院法官洪純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真噁心!
       
       註1:換言之,判決書內容皆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因此被告即是台北地方法院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真噁心!

       註2:民國89年間,陳楷模身為國泰醫院院長、民進黨大老、總統府資政、總統府政界代表,總統府醫療小組組長等職,理應為全民表率、奉公守法。89.03.04國泰醫院竟然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因此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

       註3:醫療法第63條(舊法第46條)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

       註4:試驗與實驗,英語均以experimentation稱之,惟於中文文義則略有不同,感覺上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高,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少。請參閱宏文館/醫療法律與生命/黃丁全著/第五章/第一節。

       註5:「書名《為自己解惑》傅佩榮作品」P159記載:【有一部日本影片「滅」中,導演黑澤明以越獄犯人與牢頭之間的恩怨為劇情,彰顯人與人之間的仇恨、殘暴與無情。看了之後,觀眾對人性簡直要感到絕望與恐懼了。全片結束時,銀幕上出現一段引述莎士比亞《查理第三》的文字:「再兇猛的野獸,也有一絲憐憫;我沒有絲毫憐憫,所以我不是野獸。」我看完這段話,在電影院呆坐了幾分鐘,好像被擊倒的拳手,必須手扶著繩子,才能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因此國泰醫院陳楷模(民進黨大老)不是野獸,那是個什麼東西呢?提示一下,比野獸更噁心的東西兒,是什麼東西呢?

        註6:民主法治的國家,人人都必須守法,尤其執法者更應該守法,執法者不守法失去了執法的立場,嚴重危害國家、社會或人民,應該接受法律的嚴厲制裁。如何辨別「應該」與否?最簡易的辨別方法是人人皆知的「設身處地」,就是「將心比心」。

       註7:民國91〜94年訴訟簡介,如附件五「訴訟書狀」之封面:


全文如下:

第1節:90.12.26病人為「OPD眼藥水迼成視網膜再剝離,及二個瞳孔」等情,提出民事起訴狀:

89.03.04國泰醫院竟然在「視網膜手術」時,偷偷摸摸施行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及破壞病人右眼「黃斑部、虹膜、瞳孔及角膜」,導致右眼視力0.01(失明)等情,這種手術使病人非常疼痛,病人因而無辜遭受殘忍、非人道之酷刑!醫院偷偷摸摸強制性直接毀壞病人右眼,係未告知、未經病人同意之「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是屬於「非法人體實驗」,古今中外、史無前例、聞所未聞,慘絕人寰!

及至90.09.07期間,病人仍舊在國泰醫院門診看病計41次,該院醫師及護士們從不告知「右邊花花的非常難受」是「右眼二個瞳孔造成的嚴重複視」,僅以各種診治手段為名,加以觀察及繼續做實驗,手段殘酷!竟然不點散瞳眼藥水,直接用眼底鏡在病人左、右兩眼照來照去,係因右眼人造瞳孔是實驗組,右眼正常瞳孔及左眼是對照組。

直至90.12.04仁愛醫院蔡綉娟醫師告知:「右邊花花的原因,是右眼有二個瞳孔造成的複視。」並建議縫合下方人造瞳孔,病人始知右眼有二個瞳孔。而所謂「二個瞳孔」之言,聞所未聞,令人難以理解!

90.12.25榮總柳逸嫻醫師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是視網膜手術時在下方另外開了一個瞳孔(人造瞳孔)。右眼有三個影像,正常瞳孔有一個微弱的影像在中間;下方瞳孔(人造瞳孔)有上、下二個影像,下方影像較清楚。縫起下方瞳孔,下面較清楚的影像及上面的影像會消失,會更看不見。」並說:「瞳孔嚴重向上位移,縫起下方瞳孔,不見得就可將左右眼的影像合一。而且下方瞳孔很大,縫起的手術成功率有問題。」柳醫師接著說:「不如戴上黑眼罩,單用左眼比較自然。」柳醫師接著又說:「你可以先閉上左眼,再分別遮住右眼上方或下方瞳孔的方式看一盞燈,即可觀察影像的形成。」我依照柳醫師的說明與實際看一箋燈的情形,繪製了「影像分析圖」,如下:

從上圖二觀察,右眼有3個影像,左眼有1個影像,如何聚焦?因此,病人無時無刻的感受是「右邊花花的非常難受!」這種情形使病人非常痛苦,係長期使病人遭受殘忍、非人道之酷刑!

節外生枝,91.01.14仁愛醫院楊健一醫師診斷為:「下方瞳孔以目前的眼科技術無法進行縫合,原因是視網膜手術後發生角膜水腫,表示角膜內皮細胞數目減少,此內皮細胞之作用是拉住角膜,使角膜不致向外凸,依目前之情況研判,內皮細胞之數目已屆臨介值1000,若貿然進行瞳孔縫合手術,內皮細胞數目將劇減,會導致角膜失去作用,必須進行角膜移植。」我對楊醫師訴說:「二年來,右邊花花的非常難受,目前視力0.1,是比瞎了還不如,可以說是負0.1。」楊醫師說:「當然難受,這種情形沒有人能忍受得了。」我問:「可不可以摘除右眼呢?」楊醫師說:「配戴中央為透明孔洞的顏色鏡片,可以暫時改善目前很難受的情形。」我立即向楊醫師詢問,那一家眼鏡行有這種鏡片,楊醫師翻箱倒櫃地找了一回兒,給了我一張「模範眼鏡行」的名片。我再問:「二個瞳孔長得怎麼樣呢?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楊醫師說:「可以照個像。」隨即安排右眼二個瞳孔的攝影。同日晚上,急忙至模範眼鏡行配置顏色鏡片,廖老板用儀器查看後,笑著說:「一隻眼睛有二個瞳孔,如果人一出生是這樣,就成了怪胎了。」我問:「國泰醫院為什麼不告訴我?」廖老板答:「伊那敢講。」

病人知悉右眼受到嚴重傷害後,為「OPD眼藥水造成視網膜再剝離,及二個瞳孔」等情,分別於90.12.26與91.02.27提出民、刑狀,指控被告國泰醫院的罪行。

......
第2節:被告國泰醫院於訴訟期間,91.02.05否認另外做了一個瞳孔的事實,並預設證據欲嫁禍給三總;91.02.26承認了,又說是做了一個「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簡稱PI」。以及操控司法「調換法官與檢察官」,併操控鑑定人做不實之鑑定等等,違法情事嚴峻。

91.02.05台北地方法院第1次開庭,法官陳秀貞義正嚴詞地質問被告國泰醫院訴訟代理人張家琦律師:「二個瞳孔!二個瞳孔!二個瞳孔!」連問三次,是一次比一次嚴厲。足見法官公平正義,並且完全掌握了關鍵事實,受害人因而感到安慰,暫時撫平了傷口!91.06.12檢察官吳春麗告知:「不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受害人亦因而感到安慰,暫時撫平了傷口!

91.02.05被告國泰醫院當庭請求調閱原告在三總的病歷,及當庭呈遞民事答辯狀,狀中否認了「另外做一個瞳孔的事實」,及虛設證據(被證四=附證1)欲嫁禍三總【說明:被證四是被告醫院89.10.14有二個瞳孔圖形的病歷,經過模糊處理後改稱是89.01.14的病歷;而病人於89.01.29在被告醫院實施視網膜剝離手術,89.01.29以前是在三總施行白內障手術。因此,此虛設之證據若成立,人造瞳孔就昰三總做的。】行為卑劣!

91.06.05被告聲請狀之說明二記載:「事實上原告右眼於14年前即罹有白內障,在三軍總醫院接受手術(請參見被證一),之後復於年前,又接受值入人工水晶體開眼手術。此二先前之手術,對原告眼睛之結構會有所影響,自為必然。而原告卻一直隱匿其曾在三軍總醫院接受手術之事實,令人對其動機有所懷疑,更為必然,為此,敬請  鈞院先向三軍總醫院函調原告在該院之病歷後再一併送請鑑定,以明事實。」原告註釋:【89.01.25國泰醫院病歷(如附證2)記載:「Cat op 1又1/2 years ago 87.7.30」及「Shadow 4 days,PPV od」。即「一年半以前87.7.30白內障手術」及「右眼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術」。】

值得一提的是,91.10.02上午,病人對長庚醫院眼科主任蔡瑞芳說:「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時,偷偷摸摸在我的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正在訴訟中。」蔡主任說:「你可能搞錯了吧!視網膜手術怎麼會動到虹膜呢?你白內障手術在那裡做的?」我答:「三總。」

原告(病人)復於91.03.19與91.11.26遞狀並檢附91.01.14仁愛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如註7),及91.09.30長庚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如作者檔案下方之照片)各乙張。

91.10.02台北地方法院第3次開庭換了法官為洪純莉(意:純為利益),卻對「二個瞳孔」的關鍵事實,不聞不問、不送鑑定等情,讓人難以置信,原告(病人)心中感覺冷颼颼的。

91.11.08及92.04.21台北市藥師公會的鑑定結果,還算公正,病人稍感鼓舞。惟,最後被告勾結法院共同違反程序,弄了一份來歷不明的92.05.07中華民國眼科醫學鑑定函(如附證3),內容皆是蓄意捏造的謊言,令人深感氣憤!

92.02.26被告醫院承認了,又說做的是「青光眼的虹彩周邊切除術(簡稱PI)」。註:虹彩,一般稱之虹膜。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譬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
第3節: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意指純為利益)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因此被告即是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真噁心!

台北地方法院民事案件審理單(如附證4)沒有發文日期、沒有發文字號,是事後補漏洞的。而92.05.07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069號函之說明一記載:「覆  貴院錦民金91訴字第136號函辦理。」之言,從何而來,不得而知!因此「92.05.07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069號函」的來歷即無依據,是屬私相授受,顯然勾結、嚴重違法。

判決書第41頁第(二)之(1)段記載略為:【89.02.03出院時,醫囑繼續服用半顆Diamox十四天,其他並無任何要回家繼續用藥之醫囑。89.03.09出院時,醫囑繼續服用半顆Diamox十四天,其他並無任何要回家繼續用藥之醫囑,則原告之前開主張,即無足採。】云云,不查手術後回家要繼續用藥,是一般常識。何況89.02.03與89.03.09被告二次出院醫囑病歷皆記載:「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如附證5、6。

判決書第43頁第1〜3行記載:【而視網膜剝離手術施行後,使用毛果芸香鹼治療以降低眼壓及視網膜再次剝離,並無因果關連性,被告所辯與上開函詢(指92.05.07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069號函之說明二之2)內容相符,應屬可採。】云云,不查「毛果芸香鹼是青光眼用藥,且具有視網膜剝離之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皆有記載,一般眼科醫師不會給視網膜剝離後的病人使用。豈能只憑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毫無根據的一句謊言」,即認為與「原告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呢?因此,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明明是睜眼說謊!

判決書第44頁第6行記載:【被告所為既與原告所簽訂之同意書手術內容記載相符,自難謂原告有何違反醫療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云云,不查「手術同意書內容」為玻璃切除手術,詳如「手術記錄G」(如附證7),並不包括「人造瞳孔手術」或「青光眼」或「刀口」或「切口」等等不相干的手術在內,因此法院是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即該當「枉法裁判罪」。

判決書第44頁第9〜17行記載:【另原告所稱前揭手術造成「雙瞳」及右眼視網膜上留有罵人手勢之二塊手影及黃斑部病變等損害云云,固據原告提出照片等件為證,唯查,上開原告右眼瞳孔右下方所預留之小孔,係為減少眼壓所留,為被告抗辯在卷,...。】云云,不查「89.03.04手術前被告國泰醫院檢查,眼壓12mmHg,正常。因此,眼壓正常,還要減什麼眼壓呢?這就是,胡說八道!

再者,所謂PI是「peripheral iridectomy」的縮寫,即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切口直徑小於2 mm;在12點位置,因能被上眼瞼遮蓋,不會產生症狀。而原告右眼瞳孔右下方的大切口直徑5mm,位置在6點鐘方向與PI的12點位置不相同,5mm是大洞與PI手術直徑小於2mm亦不相同。因此,所謂【上開原告右眼瞳孔右下方所預留之小孔】之言,又是胡說八道。

判決書第44頁末3行〜第45頁第2行記載:【再者,原告另稱被告故意於其右眼視網膜上留有罵人手勢之二塊手影及黃斑部病變等損害,亦未見原告舉證以實其說,所為之主張,亦難採信。被告郭博誠、劉寬鎔所為之醫療行為既無故意或過失侵害原告之身分權,原告竟以被告三人應負連帶給付責任,即屬無據。】云云,其中不相干的「黃斑病變等」是從何而來。因此,判決書中將「二個瞳孔」刻意改成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即違背「事物本質要素」,亦即違背「平等原則」,因此洪純莉法官該當「偽造文書罪」。

再者,本案「得心證之理由(如判決書原本P39~P44)」,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見附證9【洪純莉法官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計曲斷32個事證】。而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總共有32個,有那位法官會全部判斷錯誤的嗎?因此,洪純莉法官是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即該當「枉法裁判罪」。如附證8第37〜45頁「貳、得心證之理由」。

92.07.31判決書中,竟然將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判決書中出現7次)」納入;如判決書(附證8)中「第2頁末5行」、「第38頁第3行」、「第39頁末6行」、「第40頁第6行」、「第43頁末3行」、「第44頁第10、11行」、「第44頁末2行」等等陸續出現7次;而「黃斑部病變」是屬「眼科醫學專門術語」,法官、書記官、鑑定人與原告皆不知、亦從未提起過;僅只被告國泰醫院知悉。

判決書中將「二個瞳孔」刻意改成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明顯違背「事物本質要素」,即違背「平等原則」,併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及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等等等,法官洪純莉因而該當「偽造文書罪」及「瀆職罪」。

由於「黃斑部病變」是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被告因而可以掩蓋自己「破壞黃斑部的罪行」,對於被告有直接利害關係。因此,被告於92.07.31將繕打完成後之判決書,同日交給法官洪純莉,又同日由書記官黃慧怡用印後發文(如如附證8第45頁=未頁)。綜上,判決書是法官洪純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因此被告即是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真噁心!

......
第4節: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吳秋瑩(名曰蚯蚓)主動來函之主旨記載:「本件被告等傷害案件須待地方法院民事判決認定之法律關係為斷,本件暫行簽結。」云云,形成民事干涉刑事,即侵害病人之訴訟權,嚴重違憲!

91.06.12第一次偵察庭檢察官吳春麗告知:「無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如附證10。

91.09.16第二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如附證11。

91.11.27第三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如附證12。

92.05.13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吳秋瑩出爾反爾、未送鑑定,直接主動函知:「本案暫行簽結。」如附證13。

......
檢附文件如下:
        附證1:91.02.05(被告)民事答辯狀中之被證四。
        附證2:89.01.25國泰醫院病歷記載:「Cat op 1又1/2 years ago 87.7.30」及「Shadow 4 days,PPV od」。即「一年半以前87.7.30白內障手術」及「右眼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術」。
        附證3:92.05.07(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六九號函。
        附證4:92.??(地院)台北地方法院民事案件審理單(受文者:眼科學會;法官洪純莉)未見發文日期、發文字號?
        附證5:89.02.03出院病歷第(17)欄記載:「After opration, Naclof, Atropine, Bethes, OSMD, OTM were given for him. Hoever high IOP was found after operation, Arteoptic, Trusport, Diamax 1/2 were given, under the stable condition, he was discharged.」;即「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可是,發現眼壓高,再給予降眼壓藥物Arteoptic, Trusport, Diamax每日1/2片,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
        附證6:89.03.09出院病歷第(17)欄記載:「After opration, Naclof, Atropine, Bethes, OSMD, OTM were given for him. Under the stable condition, he was discharged.」;即「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
        附證7:89.03.04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之「手術記錄(G)」記錄為「診斷為右眼裂孔性視網膜剝離,手術術式為玻璃體切除術…,及詳細操作程序24項。」
        附證8:92.07.31(地院)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所為之判決書第1、2頁、第37〜45頁=「貳、得心證之理由」。
        附證9:台北地方法院洪純莉法官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計曲斷32個事證。
        附證10:91.06.12第一次偵察庭檢察官吳春麗告知:「無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
        附證11:91.09.16第二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
        附證12:91.11.27第三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
        附證13:92.05.13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吳秋瑩未送鑑定,主動函知:「本案暫行簽結。」

附證1〜13,張貼於下:

繼續閱讀
2019/12/24

第11篇 第1集:綠色執政+綠色法官+綠色大法官,比香港人「送中」更嚴重!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1集:綠色執政+綠色法官+綠色大法官,比香港人「送中」更嚴重!

       註1:著名的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曾經說過,「無民主的法治是空的,無法治的民主是瞎的。」(Law Without Democracy is empty, Democracy Without Law is blind.)說明了民主與法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註2:柏拉圖的學生亞里斯多德說:「吾愛吾師,吾尤愛真理。」

       註3:趙雅博著《中外基本道德論》P244記載:「法官的職務,極端高貴,無可懷疑,法官可以說是代天行道,如果因著自己的不慎,因著政治的壓力,外面的人情,以及接受賄賂,而走向錯誤的判決。唉!這樣的法官,真正無做人的資格,罪大惡極,雖死不以贖其辜!然而如果一位法官,完全根據職責,作一個好法官,那真是大聖大賢,國家人民之福,也更可以稱之為天之驕子了!」

       註4:俗語說「有了千錢想萬錢,當了皇帝想成仙。」這句話就比較好理解了,形容了人內心的貪得無厭,在有一些錢的時候就會想得到更多的錢,做了官之後就想要爬的更高,就算是做了萬人之上的皇帝還妄想著要成為神仙。非常切實地形容出人的貪得無厭。

       註5:還有一句俗語叫做「朋友妻不可欺」;而下半句才是精華,那就是「朋友夫不可扶」,意思是從女性的角度出發,女性要自尊自愛,和已經結婚的男子保持距離。其實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在與異性交往的時候都要注意分寸。同理,權力的分寸是必需與司法保持適當的距離,即讓司法獨立併監督司法嚴守公正,而不是、國家領導人以權力非法掌控司法。畢竟,司法獨立不受任何干涉的目的是為公正解決爭端,不言而喻,司法的分寸是公正。

本集目錄:

序:2019-06-21什麼是反送中?為什麼香港人反送中?

第1章:2018-07-30有網友直言「一個是無能,一個是沒用」。註:僅此而已嗎?
 
第2章:2019-09-15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在臉書提到,當年審判他控告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涉嫌誹謗案的法官曾自稱「綠色法官」!註:「綠色法官」的尾巴終於露饀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第3章:2019-06-28藍痛批大法官綠化,「英派」人數跨釋憲門檻!註:權力、司法一把抓,要稱帝了嗎?

第4章:三萬公文,全不見!註:不了了之了嗎?
        第1節:2011-03-30扁總統府,三萬公文,全不見!
        第2節:2011-03-30總統府機要秘書發言人羅智強一口咬定「濫權失職應依法究辦」。
        第3節:2011-03-30府移送扁呂17人,綠斥政治清算。
        第4節:2011-03-30特偵組將究辦扁及綠高官。
        第5節:2011-03-31社論:總統府檔案佚失案,必須追究到底。註:佚(音「亦」,過失、與「逸」、「遺」通。)
        第6節:2011-03-31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出面聲援說,總統府選在此刻拋出這種議題,很難不讓人聯想是政治動機,呼籲政府若心存太多算計,結果恐怕只會失算。
        第7節:2011-04-01扁政府消失的公文與馬政府遲來的震怒。
        第8節:2011-04-16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今天在政見會感性強調「蔡英文就是蔡英文」,而她和蘇貞昌、許信良「我們都是民主進步黨」,雖然不免有所競爭,但是對彼此人格的信任,不該有絲毫動搖。

第5章:私菸案真相未明,蔡總統定調「超買」?註:綠色官員走私是合法的嗎?
        第1節:2019-07-26上午9:03私菸案真相未明,交通部不滿華航只交代近6年紀錄。
        第2節:2019-07-26下午5:07菸品走私定義「超買」,蔡總統:「是事實描述」!

第6章:酬庸大爆炸,「滿朝皆是吳音寧」!註:肥缺都被非法霸佔了,別人怎麼活呢?
        第1節:2019-07-30私菸案看盡民進黨官場現形記!
        第2節:2019-08-19藍批蔡政府酬庸大爆炸,「滿朝皆是吳音寧」!

第7章:2019-11-17癌末夫保外遭拒!妻淚訴「阿扁保外就醫20次」!註:阿扁是人,別人就不是人了嗎?

全文如下:

述有關「出現系統異狀」事件,已於2019/12/26下午09:00發現恢復正常使用。


惟此類事件非比尋常,距12月24日 上午5:17已超過48小時始恢復正常使用,令人難以置信,因此必須保持下述記錄,暫且不予刪除。
 
本部落格出現異狀,惠請盡快處理為祈,謝謝!
Yahoo奇摩/寄件備份匣
  • 鳳臻 王 
    收件者:service-tw@staff.sina.com.tw
    12月24日 於 上午5:17
     
    鳳臻 王
    收件者:service-tw@staff.sina.com.tw
    新浪台灣客服 您好!
    本部落格出現異狀,惠請盡快處理為祈,謝謝!
    本部落格名稱為「雙瞳案」,網址是 http://blog.sina.com.tw/fjwang/
     
    點擊文章標題「第11篇 第1集:綠色執政+綠色法官+綠色大法官,比香港人「送中」更嚴重! 」出現系統異狀的網址是
    http://blog.sina.com.tw/fjwang/article.php?pbgid=35080&entryid=661062
     
    點擊該文章的「繼續閱讀按鈕」出現系統異狀的網址是
    http://blog.sina.com.tw/fjwang/article.php?pbgid=35080&entryid=661062
     
    點擊以前的文章標題或繼續閱讀鈕,皆正常;惟上述文章出現「系統程式發生異常狀況」,特此述明。
    請惠予處理為祈!
    謝謝!
 

繼續閱讀
2019/12/20

第10篇 第5集:到底要選誰當總統好呢?觀往知來,再下決定。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5集:到底要選誰當總統好呢?觀往知來,再下決定。

本集目錄:
       第1節:慈禧太后「寧為外人,不給家奴!」意為「我滿清皇朝寧願給外國人,也不給中國人!」這種喪心病狂的話,由於一人抓狂,造成整個民族數十年的悲劇。

       第2節:柏拉圖,早就看出政治權力「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他說:「如果不能讓哲學家來做皇帝,就必須讓皇帝具備哲學家的修養。」這就是有名的「哲學家皇帝」的理論。

       第3節:商湯立國時,曾向百姓宣誓:「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意思是「老百姓犯了罪,由我一人負責,因為我沒有教好他們。我一人若犯了罪,決不怪責老百姓。」這種胸襟與氣魄,才是真正的領袖風範。讓這樣的人有權,大家都放心。退而求其次,也要讓已經有權力的人培養類似的美德與風範。

       第4節: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生前以「平凡、平淡、平實」自許,從他過世以後的民眾對他的懷傷悼(ㄉㄠˋ)念的情形看來,他確實是歷史上罕見的一位「平凡的偉人」。他處處以民眾福祉為先,事事以民眾權益為重;他經常勗(ㄒㄩˋ)勉督促他的部屬:「凡是對民眾有益的,就全力去做。」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則,上山、下海、到農村、到工廠、到山地,去瞭解民間的痛苦,去解決民眾的問題。這一切,都基源於一個「愛」字。因為他親民愛民,所以贏得民眾的親近與愛戴。

       第5節:1996年李登輝當選民選總統以後,逐漸顯露其台獨思想,由蔡英文起草《兩國論》,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僅限於中國大陸,從未及台澎金馬,兩者涇渭分明。然後又開始搞「凍省」(注意,是凍省不是廢省!)這種掩耳盜鈴的玩意兒,企圖讓台灣省自動消失。從那時候起,台灣才開始有了「一邊一國」,或「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政治氣氛,把中華民國領土局限於台澎金馬。諷刺的是,「台灣省」這個名稱與組織依然存在於政府組織裡,並未完全消失,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第6節:另一個前總統陳水扁,在被羈押審理貪污罪期間,向美國法院遞狀提告,要求美國政府接管台灣,行使管轄權,還把自己當成是美國政府在台灣代理。他這種出賣台灣的典型漢奸、台奸行為,與慈禧太后無異!政府非但沒有把他當成叛國者,還繼續給他總統退職禮遇,真是黑白顛倒,忠奸不分。

       第7節:馬英九、蔡英文,一個無能、一個無用,半斤八兩。前者僅有司法獨立之概念,後者完全掌握司法;因此國家贏弱,不如南韓,應效法日本明治維新,強盛可期。

       第8節:承上,蔡英文起草《兩國論》,然後又開始搞「凍省」;李登輝與陳水扁都是漢奸;商湯的胸襟與氣魄,才是真正的領袖風範,讓這樣的人有權,大家都放心。柏拉圖口中的哲學家是經過長期教育之後的完美典型,能夠了解人生的真正福祉與城邦的立國宗旨,以理性為指導原則,絕不放肆個人的意志和欲望。

       第9節:2018-10-12台股一瀉千里因總統談兩國論?賴清德:錯誤言論,國人勿恐慌:

本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19/07/27

第10篇 第4集 私菸案是未申報的走私行為,超買是合法行為,二者不能混淆,民進黨不應偷換概念!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4集 私菸案是未申報的走私行為,超買是合法行為,二者不能混淆,民進黨不應偷換概念!

本集目錄:
第1節:私菸案, 蔡總統認為是「超買」。

第2節:入境攜帶菸酒,超逾免稅數量應向海關申報,未申報者依法沒收及罰鍰,即屬「走私」。

第3節:私菸之完稅價格(CIF)未超逾新台幣5,000元者,依法沒收並得減輕或免予處罰,係輕微的「走私」行為。

第4節:「私菸案」是嚴重的「走私」行為,觸犯「菸酒管理法」第45條第2項規定:「輸入私菸、私酒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罰金。」

第5節:合法的「超買」是事實陳述,違法的「走私行為」不必事實陳述嗎?這不正是「偷換概念」嗎?民進黨經常以合法掩蓋非法,是常態吧!

第6節:「機邊驗放(機邊提貨)」是指「進口貨物經收單(納稅義務人向海關提出申報單)、分估、徵稅後,由驗貨關員簽署放行,貨物即得提貨」;因此未申報之進口貨物,運輸業者無權逕行交貨,故而「機邊交貨」應改為「機邊驗放」,以正視聽。(本節於108.07.29張貼)

註:民進黨的詭辯術,「偷換概念」:
「走私」叫做「超買」。
「偷做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叫做「眼壓高必須做青光眼的虹彩切除手術(PI)」。
「偷做非治療性人體實驗」叫做「醫療糾紛」。
「瓜分肥缺」就叫做「國有化」。
「瓜分高官」可叫做「國家化」。
「貪污」,也叫做「為民服務費用」吧!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18/12/05

第10篇 第3集 國泰醫院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受害人不支罹患燥鬱症,民進黨大老毫不在意!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3集  國泰醫院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受害人不支罹患燥鬱症,民進黨大老毫不在意!

註1:臨床研究是工具,目的是為了保障人民健康、防治疾病、減輕不適或痛苦。所以不能本末倒置,為了執行臨床研究工作而給受試者帶來不必要的身體傷害與痛苦、心靈或精神的危害等等,這便失去臨床研究的意義。國泰醫院於2000/3/4施行「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迄今不告知,慘絕人寰,嚴重侵害病人基本人權,違法情事嚴峻(容後另述);及造成病人身體上的傷害(右眼失明18年了)、心靈上的危害(長期扮演小白鼠而不自知,受害人心境的起伏16年來的痛苦、挫折、懷疑、失望、心灰意冷、煎熬、掙扎,身與心皆遭重創不能平衡,痛不欲生,3次自殺未遂)及16年來精神上的痛苦(重度精神障礙),以至於妻離子散,美滿人生瞬間化為泡沫。

註2:17世紀的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主張:「身與心之間有一種經上帝在創世時所預先設定的和諧。」及猶太籍理性主義者斯賓諾莎(Baruch de Spinoza)主張:「身心平衡論。」等觀點。

註3:法國哲學家笛卡爾(Rene Descartes):「我思故我在」的論證,是在證明「若我思則我在」這個命題,意味著存在是思考的必要條件,而思考是存在的充分條件。「思」與「在」有下列幾種關係:「(1)假設我思考,那麼我必然存在。(2)假設我不思考,那麼我存在或不存在,無法確定。(3)假設我存在,那麼我思考或不思考,無法確定。(4)假設我不存在,那麼我必然不在思考。」然而,重度精神病患者思想混亂,能夠稱之為「思」嗎?肉體還「在」不過是行屍走肉,能夠稱之為「在」嗎?試問,重度精神病患者16年來,究竟屬於「思」與「在」的何種關係呢?

註4: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主張:「生命的本質即是欲望,有欲望必有痛苦,因此人生不能須臾脫離痛苦。若有快樂,則是暫時解除或忘記痛苦而已。如此一來,人除了自殺之外,還有什麼更明智的選擇?」

本集目錄

第1章:天下間還有比國泰醫院,更不要臉的醫院嗎?該院2000/3/4偷偷摸摸所做『人造瞳孔手術』的病歷,根本沒做記錄。換言之,有關「人造瞳孔手術內容」,根本沒有丁點記錄!簡言之,該院「人造瞳孔手術」是偷偷摸摸做的,與該院完全不相干?然而,依照這個不要臉的國泰醫院自導自演的邏輯推理,就是三總做的!有關該院「嫁禍三總」乙節,容後另述。 
       第1節:2000/1/29第1次視網膜手術,與2000/3/4第2次視網膜手術的同意書內容皆為:「視網膜剝離(RRD),需做玻璃切除手術(PPV)。」因此,該院偷偷摸摸所做的『人造瞳孔』手術,是未告知病人的、更未經病人同意的。
       第2節:2000/1/29與2000/3/4的《OP Note》即手術摘要,都是傳統的、常規的視網膜手術記錄,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皆相同。
       第3節:2000/1/29與2000/3/4的《手術記錄(G)》,亦復如是,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也是相同的。
       第4節:2000/3/4手術前特殊檢查AC deep clear(前房正常),2000/3/5怎麼會變成是AC Shallow(即前房狹窄,青光眼的徵狀,未告知)呢?換言之,手術前沒有青光眼,手術後就有青光眼了,這簡直是天下奇聞啊!今日觀之,此即該院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步驟4,是將「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造成的。
       第5節:2000/2/3與2000/3/9出院病歷記載的內容,也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沒有什麼不同。
       第6節:綜上,皆預謀行為,該院於2002/2/5答辯狀之二之(三)後段,否認了右眼有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

第2章:天下間,還有比這更可怕的事情嗎?2000年3月4日,被告國泰醫院在實施「視網膜手術」時,竟然偷偷摸摸在病人右眼原瞳孔的下方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右眼變成「雙瞳」,非常怪異,古今中外、聞所未聞;謹將「國泰醫院整治過程中之重點,真實報導」如下:
       第1節:2000/1/29/告訴人右眼第1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手術順暢,沒有什麼感覺。手術後,該院蕭醫師告知:「手術成功。」之後,恢恢良好。
       第2節:該院門診醫師郭博誠診斷為:「well attached,眼壓27、29mm/Hg。」開給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OPD眼藥水(pilocarpine),導致視網膜再剝離。
       第3節:2000/3/4告訴人右眼第2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時,該院手術醫師的動作非常粗暴,如手壓左眼很不舒服、手術刀在眼內拉扯、手壓口鼻難以呼吸、水沖左眼流到口鼻之間及手術最後非常疼痛等等。
       第4節:2000/3/4手術後,右眼出現的異常現象,如回病房後右眼沒有映像出現、眼罩拿下時右眼不能感光、出現青光眼徵兆(前房窄淺)、右眼右方視野有二塊黑影、次月出現光點、右眼黃斑部已遭破壞(89.04.13長庚醫院視力檢查0.01,未告知)...等等。
       第5節:直至2001/9/7的一年半期間,我在該院門診看病45次,該院從不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卻在二眼照來照去,由於左眼是對照組、右眼是實驗組;其間所謂的診治,都不是治療?
       第6節:2000/6/29劉寬鎔醫師因為陳情之事對我解釋、道歉,並告訴我:「半年內會漸漸穩定,視力可恢復到0.5。」
       第7節:2000/9/5以後,該院診斷為「角膜水腫」、「角膜發炎」、「視網膜無法再改善了」、及「角膜無法改善了」等等。
       第8節:告訴人曾在多家醫院看眼睛,除了2001/12/4仁愛醫院門診醫師蔡綉娟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告訴人第1次聽到『二個瞳孔』的事,不知所以然) 及2001/12/25榮總門診醫師柳逸嫻詳細解說「二個瞳孔」之外,沒有那位醫師願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
       第9節:「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或者說,右眼下方的「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沒人告知?以至於,2002/2/5國泰醫院於答辯狀中,否認了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之後仍需每3個月看診一次,起初在庚辛醫院,現在在慈濟醫院眼科看診,病人只要提及「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醫師都幾乎都是臉色難堪!?!病人是醫盲、求助無門,病人心中之痛,無人理會!冷漠的醫界,令人心寒!無助的病人,永遠是悲劇的主角,誰理你呢?無助是你自己的事,我們醫師生活優渥,別給我們惹麻煩。眼睛被弄瞎了是你自己的事,別拖我們下水,這就是醫界的現實。站在角落的病人嘆氣,也只能嘆息,...真是助啊!無助!

第3章: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之後,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再冷酷無情地扼殺受害人(病人)於搖籃之中(醫盲),受害人終於不支而罹患了燥鬱症,迄今仍舊是重度精神病患。
       第1節:2000/3/4國泰醫院第2次施行「視網膜手術」,竟然偷偷摸摸在我的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次年底知道後,常存心頭的疑問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第2節:2001/12/4仁愛醫院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二個瞳孔所造成的複視」,及2001/12/25榮總柳醫師告知雙瞳的映像分析情形後,受害人於90.12.26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告訴。
       第3節:由於原法官與檢察官正直,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利用身分於2002年9、10月間掉換法官及檢察官,嚴重違反「法定法官原則」,其後的違法情接踵而來,不勝枚舉。
       第4節:受害人心中冷颼颼,充滿失望、挫折及痛苦,難以承受了,出現了憂鬱症。
       第5節:2004年,憂鬱症已經轉為燥鬱症,即由自閉性的自殺傾向,轉換為暴燥性的易怒傾向。
       第6節: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對病人的傷害為:「右眼失明、心靈重創、精神崩潰、痛苦18年、虛度18年、3次跳樓自殺未遂、妻離子散,美好人生化為泡沫。」唉!人生有幾個18年、有感而發「油詩一首」。
       第7節:最近,有了自知之明後,對於自己的真實遭遇,可以一眼看穿其因果關係與來龍去脈,破解「人造瞳孔」的來龍去脈,自是不難。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18/10/28

第10篇 第2集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已經僱黑道來殺我;觀往知來,國家狙擊部隊是下一波,要死大家起死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2集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已經僱黑道來殺我;觀往知來,國家狙擊部隊是下一波,要死大家起死!
 
贊助國民黨勝選之歌《明天》, 作詞:王鳳臻

走向光明!走向群眾!走向人民最需要的地方。

青天白日滿地紅是、我們的國旗飄揚在空中,我們擁有明天!

走向光明!走向群眾!走向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我們才有明天!

明天!明天!明天!青天白日滿地紅是,我們的國旗飄揚在空中,飄來飄去,我們永遠擁有明天!

中華民國萬歲!萬歲!萬萬歲!(口號)

註1:89.03.04國泰醫院竟然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因此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亦因此,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在21世紀的台灣仍舊是橫行霸道,這太邪惡了!

註2:2004-12-13自由時報電子報 / 記者羅碧 / 特稿記載:【《星期人物》國泰醫院院長陳楷模,雷公醫師、霹靂菩薩】、【陳楷模說,「生命是無價之寶,當病人來找你時,他是把命交給你,怎能隨便呢?」】、【他說,社會向錢看、醫者缺仁心】、【他又說,救助弱勢者、健保不能倒】。說的很好!然而,做的竟然是慘絕人寰、罪惡滔天之事!

註3:由梁家輝主演的電影「雙瞳(Double vision)」於91.10.25在華納威秀上演,電影中醫院標本室的雙瞳死嬰(張貼於下),及謝亞理在電影中所飾演雙瞳的鬼,都是台灣民間神話故事中的神祕人物。

註4:《孟子,離婁篇》說:「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ㄇㄡˊ ㄗˇ,眼睛)。眸子不能掩其惡。胸中正,則眸子了焉(眼睛就明亮);胸不中正,則眸子眊焉(ㄇㄠˋ ㄧㄢ,目無精神)。聽其言也,觀其眸子:人焉廋哉(哪能隱藏呢)!」意思是,觀察人的邪正,沒有比觀察他的眼睛更準確的了。眼睛不能遮掩人的惡念。心正,眼睛就明亮,心不正,眼睛就昏?。聽了他的話,再看他的眼睛,人的邪正,哪裡隱藏得過去呢?

註5:從「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與「標本室的雙瞳死嬰」觀察,臉龐及五官像極。雖然「民進黨大老陳楷模」不是雙瞳,然而,他們的眸子眊,不能掩其邪惡,人焉廋哉!民進黨大老陳楷模罪惡滔天,民進黨包庇無上限,符合蔡總統強調的「民進黨很團結」,也因此「民進黨」豈有不邪惡之理呢?

註6:民進黨大老陳楷模罪惡滔天,民進黨包庇無上限,符合蔡總統強調的「民進黨很團結」。

註7:96.11.14陳水扁言「覺得中國好就游過去!」及100.07.21蔡英文言「我是台灣人,我是蔡英文。」都意味著民進黨不是炎黃子孫,已然數典忘祖了!

註8:殺死我,對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而言,即無刑責之憂,亦無賠償之慮。殺死我,對蔡英文而言,死人是不需要回覆的,更可以表現出「民進黨很團結」。人死了,一了百了,殺死我,民進黨所有的麻煩都解決了,不是嗎?

註9:憲法第22條保護的主要內容為「身體健康權」與「生命權」,對個人而言係居於一種根本且必要所存在者,蓋若無此二者,則其他基本權利的保護均屬空談。另,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六條規定:「人人有固有的生命權。這個權利應受法律保護。不得任意剝奪任何人的生命。」


本集目錄
第1章:受害人的家庭背景及個人經歷與愛好,身為台灣人是幸福的,美好人生人人有:

第2章:【民進黨大老陳楷模邪惡的眸(ㄇㄡˊ)子,臉龐及五官】與【梁家輝主演的雙瞳電影中醫院標本室的雙瞳死嬰】,形同父子:
       第1節:89.03.04國泰醫院竟然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因此民進黨大老陳楷模罪惡滔天。亦因此,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在21世紀的台灣仍舊是橫行霸道,這太邪惡了!
       第2節:標題【《星期人物》國泰醫院院長陳楷模(張貼於下),雷公醫師、霹靂菩薩】,是真的嗎?
       第3節:由梁家輝主演的電影「雙瞳(Double vision)」中醫院標本室的雙瞳死嬰(張貼於下),及謝亞理在電影中所飾演雙瞳的鬼,都是台灣民間神話故事中的神袐人物:
       第4節:《孟子,離婁篇》說:「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
       第5節:由上述「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與「標本室的雙瞳死嬰」觀察,眸子、臉龐及五官像極,豈有不邪惡之理呢?

第3章:107.10.01凌晨1點,報案人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張貼在自己的「雙瞳案」blog上,標題:【第10篇第1集,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由國泰醫院所作所為,觀往知來,該院為免於後續發展會更加難堪,已經僱人來殺我了:

第4章:回顧94.07.17馬英九如何當選國民黨黨主席?往事歷歷在目,94.07.18凌晨,狙擊手來襲:
       第1節:回顧94.07.17馬英九如何當選國民黨黨主席?《94.07.18聯合報 A2版黑白集,說分明。》:
       第2節:94.07.11在聯合報A5版刊登,右下版為「生意經一(RWM & RDIE、CQLS)」之作者評語:「護漁是政府的事(綠),國民黨〝去李登輝化(藍)〞、王金平〝親李登輝(獨)〞,王金平身兼綠與獨。勝負半年前已定,輝扁平美皆知,國民黨不知!」
       第3節:94.07.11在聯合報A5版刊登,左下版為「上帝創造了人類,醫院做了怪物」:
       第4節:94.07.17聯合報A5版:「投票排長龍  國民黨有救」:
       第5節:94.07.17聯合報頭版:「馬英九  當選國民黨主席」:
       第6節:94.07.18聯合報A2版「黑白集」說分明:「在黨工、元老和公職大舉倒向王金平的情況下,馬英九以壓倒性票數拿下國民黨主席,是一則不太純真的童話。自以為仍在號令天下的黨中央,似乎己抓不住黨員的脈動;而勝利英雄獲得的獎賞,則是一個不聽使喚的黨機器。...若不由基層黨員發出獅子吼,黨中央太平官的春夢還要做多久?像分子一樣游離的黨員,打贏了國民黨中央龐大而老舊的機器,是一奇蹟。」:
       第7節:94.07.18凌晨「狙擊手來襲」,係原本於94年7月底登報之左下版文章;聯合報要求必須像上次一樣,從聯合報大門走進來,惟正在榮總精神病院住院期間,做不到:
       第8節:右下版為「真善美」一文,亦原本於94年7月底登報之右下版;聯合報要求必須像上次一樣,從聯合報大門走進來,惟正在榮總精神病院住院期間,做不到:
       第9節:人人都說馬英九「無能」或「軟弱無能」。我則認為馬英九就像「一個愛吃糖的孩子,有糖吃就來吃,吃完了,拍拍屁股走人,連個謝字都不說。有了危險,跑得比兔子還快!」現代社會中,這才是母親的乘寶寶。惟幫助這麼樣一個人當選黨主席,是我這一生中最後悔的事:

第5章:蔡英文的眸子,與一般女人的眸子,有何不同?觀往知來,國家狙擊部隊是下一波,要死大家起死!惟特種部不會違背自己堅韌的意志,更不願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所以遲遲未來。什麼樣的人當總統,才是大家所願的呢?
       第1節:前總統李登輝與陳水扁都是漢奸;現任總統蔡英文曾經起草《兩國論》,然後又搞「凍省」;商湯的胸襟與氣魄,才是真正的領袖風範;柏拉圖是紀元第五世紀的雅典人,他說:「如果不能讓哲學家來做皇帝,就必須讓皇帝具備哲學家的修養。」這就是有名的「哲學家皇帝」理論:
       第2節:蔡英文的眸子,與一般女人的眸子,有何不同?請仔細觀察,善惡分明:
       第3節:依以往的經驗,一般陳情案件,都會在二星期內函復,請參閱本Blog第9篇第17集第17、18節。陳情人於107.10.04陳情  總統,迄未回復,因為何需回覆給死人呢?觀往知來,國家狙擊部隊是下一波;惟特種部不會違背自己堅韌的意志,更不會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所以遲遲未來;要死大家起死:

第6章:99.03.16至總統府呈遞建言書,向前總統馬英九先生請求「司法改革」。99.03.18聯合報頭版登載:『馬  得罪人、丟選票  也要改革』,及聯合報A2版登載:『執政路線重整  馬改革鐵了心』。可惜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只有幾天的熱度,說了沒做,令人遺憾:
       第1節:99.03.16至總統府呈遞建言書,向前總統馬英九先生請求司法改革:
       第2節:990316前總統府收件章:
       第3節:99.03.18聯合報頭版登載:『馬  得罪人、丟選票  也要改革』:
       第4節:99.03.18聯合報A2版登載:『執政路線重整  馬改革鐵了心』。可惜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只有幾天的熱度,說了沒做,令人遺憾!

第7章:法律問題,人被殺死了,刑法規定:「殺人者,處死刑」;不過,民進黨權力、司法一把抓,法律有用嗎?

第8章:殺了勞乃成,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嗎?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18/10/01

第10篇 第1集 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1集  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

最後通牒:1977年6月8日,日內瓦公約附帶之第1議定書第11條:「基於人道原則,嚴格禁止所有非治療性人體試驗」。然而,國泰醫院於2000年3月4日,對病人實施「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嚴重侵犯病人的基本人權、...更嚴重違反日內瓦公約。總統蔡英文女士與前總統馬英九先生,皆已知悉,函復卻屬醫療糾紛事,明顯包庇;請參閱本blog第9篇第14~17集。受害人(病人)懇請  總統蔡英文女士以保障台灣人民的人權為己任,儘速處置為祈!倘若,不得已向國際人權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及美國,請求援助,則有損國譽,非所願矣!特此聲明。

重要聲明:民進黨大老陳楷模的行為,與其他大老沒有半點關係,惟與政府關係密切,特此聲明。

註1:民國89年間,陳楷模身為國泰醫院院長、民進黨大老、總統府資政、總統府政界代表,總統府醫療小組組長等職,理應為全民表率、奉公守法。89.03.04國泰醫院竟然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因此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亦因此,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見下列第3節)的餘孽,在21世紀的台灣仍舊是橫行霸道,這太邪惡了!病人(原告)分別於90.12.26與91.02.27提出民、刑狀,指控被告國泰醫院的罪行。被告為免於重刑,竟然操控司法於91年9、10月間調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鑑定人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92.05.07鑑定結果竟然是與原告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恬不知恥!各級法院與地檢署竟然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再加油添醋地為被告護航,判決原告敗訴;原告深感痛苦,因而罹患躁鬱症16年,迄今未癒。之後,向監察院與前總統馬英九先生陳情,函復為「所陳與國泰醫院之視網膜手術醫療糾紛事,歉難相助。」然而,總統府名醫在側(醫療小組)足以辨識,明顯包庇;請參閱本blog第9篇第15集第6節之4。嗣後,於105.08.11告發衛生署偽造文書(明知人造瞳孔是屬非治療性人體實驗,卻於公文上登載、不是),結果告訴人(病人)依然敗訴。之後,再向監察院與總統蔡英文女士陳情,函復「所再陳與國泰醫院醫療糾紛事,歉難相助。」亦是明顯包庇;請參閱本blog第9篇第17集第18節。

註2:「道德秩序」足以提升人格、改善社會風氣。在這世間上,最醜陋的事,莫過於偷偷摸摸;最無恥的事,莫過於敢做不敢當;最不人道的事,莫過於醫院恣意將病人當做小白鼠。

註3:孟子認為「人性本善。」孟子曾說:「每個人也有不忍人之心,若看見小孩將要掉入井中,並不因為交情、聲譽等利害關係而救人,而是因為內心“善”的本質自然流露而救人。」孟子認為“善”的本質分為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是為四端。孟子認為只要努力地把四端擴充,即道德實踐,就可成就德性。然而,既然“善”早已存在心中,還有人行惡,孟子認為人之所以不善,是因為受到私慾所蒙蔽,孟子認為人應該放棄私利,保存仁義。

註4:公孫丑認為「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必須就人與禽獸間的「幾希」差異來探求。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這裡是一個心的四種表現,即仁義禮智四端。這四端內藏於心,使心成為人之所以為人的「幾希」。
 
註5:國泰醫院「偷做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是一個「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遠超過「黃斑部轉位術實驗」視力低於0.1的效果。倘若這個實驗成功了,譬如瞎子都可以開車滿街跑了,因此瞎子會不惜一切借貸,也願到該院做「人造瞳孔實驗」,所以該院收獲頗豐;又譬如醫院的利益…等等,不勝枚舉。孟子認為該院之所以不善,是因為受到私慾所蒙蔽,孟子認為該院同時面對私慾與仁義之際,應該保存仁義。公孫丑認為該院與禽獸間的「幾希」並無差異。

註6:宏文館/醫療法律與生命/黃丁全著/第五章/第一節記載:「試驗與實驗,英語均以experimentation稱之,惟於中文文義則略有不同,感覺上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高,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少。」

本集目錄:

第1章:西元2000年,為失明者帶來曙光,醫界思考以「黃斑部轉位術實驗」治療的可行性,盛況空前。其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健康的「視網膜」取代病變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的效果(低於0.1):
        1節:2000/11/27民生報有關「黃斑部轉位術,帶來曙光」文章如下:
       第2節:2001年2月,高雄長庚醫學中心:「黃斑部轉位術(Macular translocation)將原本病灶區的黃斑部移轉至健康的視網膜色素上皮,以重建其視覺功能。」文章如下:
       第3節:2002年9月,大陸深圳人民醫院資訊:「黃斑轉位,轉來光明」文章如下:
       第4節:大陸《眼科學分冊》2003年05期對「兔眼局限性視網膜轉位術的實驗研究」;及《國際眼科縱覽》2006年02期「局限性黃斑轉位術的基礎研究與臨床應用」探討;文章如下:
       第5節:99.03.03聯合報D2版記載:「視網膜研究大突破;哥大與長庚聯手、移植胚胎幹細胞、治癒老鼠視力;人工視網膜、盲人見光明。」文章如下:
       第6節: 105年8月,三總對於「視網膜轉位手術(同黃斑部轉位術)治療」乙節(末頁末段)記載:「目前正在發展中,此手術是將患者同一眼正常部位的視網膜,轉位至病變的黃斑部視力中心位置,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的效果。」文章如下:

第2章:89.03.04國泰醫院祕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的目的亦是「為失明者帶來曙光」,其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的「人造瞳孔」取代病變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人造瞳孔實驗」是一個「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遠超過「黃斑部轉位術實驗」視力低於0.1的效果:
       第1節:首先觀看「國泰醫院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的實際效果如何?自89.03.04該院祕密完成了「人造瞳孔實驗」之後,到90.09.07期間,該院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的視力效果達到0.4,很接近預期視力0.5;該院視力檢查記錄如下:
       第2節:「人造瞳孔實驗」的醫學理論,是抄襲「黃斑部轉位術實驗」的醫學理論,採取「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的思維而來:
       第3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1個步驟是「篩選受試者」,手段惡劣:
       第4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2個步驟是「破壞病人右眼視力中心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這種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第5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3個步驟是在「原瞳孔下方虹膜做一個大切口(Large PI)」,手段殘酷:
       第6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4個步驟是將「上述大切口(Large PI)周邊的虹膜貼黏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予以固定,手段殘酷:
       第7節:自89.03.04至90.09.0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右眼花花的很難受」,國泰醫院從不告知是「右眼有二個瞳孔造成的複視」,僅以各種診治手段為名,加以觀察,手段殘酷:

第3章:「人造瞳孔實驗」屬於「非治療性人體實驗」,惟自紐倫堡「納粹醫生大審判(張貼如下)」於1947年8月20日終審宣判「7人死刑(立即絞決)、4人終身監禁、4人10~20年徒刑」後,「非治療性人體實驗」絕跡了,已屬「全球禁忌」:

第4章: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事後態度,極端惡劣,更以實質謬論硬拗:
       第1節: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
       第2節: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事後態度,極端惡劣,更以實質謬論硬拗(張貼於下):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17/12/29

第9篇 第17集 政府高層助紂為虐,更是惡性重大!

第9篇  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7集  政府高層助紂為虐,更是惡性重大!

        註1:政府基層違法聚斂,惡性重大!監察院院長張博雅不作為就是幫凶,蔡英文總統亦復如是。因此,106.09.08總統府發布「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成果報名」的內容,都是假的!給政府一句評價:「你們的正義,蕩然無存!」
        註2:台灣所謂的法律,不是為了保障一般善良的老百姓,而最後總是保障權貴。法律條文是死的,而政府基層卻是普遍虛偽造假地玩法,法條因而廢棄。其實政府基層從來都不是講法律的,更不追究犯罪事實,而是講如何違法聚斂地貪瀆。既然政府基層已經達到違法聚斂的目的,那有沒有證據,講不講法律,對政府高層來說,根本無所謂,而政府高層想的,只是維護政府基層而已。簡言之,台灣的法律只是政府基層違法聚斂的工具而已,政府高層的角色竟然是違法聚斂的保護傘,實在令人髮指!
        註3:文件1~15請參閱第16集第1~15節,證1~62同前。

        第16節  106.12.13監察院院長張博雅竟然認同台北地檢署違法聚斂,顯然助紂為虐,亦是惡性重大!
        第17節  106.12.19為「監察院助紂為虐,拒絕依法彈劾,惡性重大!」等情,懇請  總統女士飭令監察院對有違法或失職情事之司法人員依法彈劾。
        第18節  106.12.27總統府函復旨意略為:「所再陳與國泰醫院醫療糾紛事,...歉難為助。」顯見  蔡英文總統亦是助紂為虐,更是惡性重大!
 
繼續閱讀
2017/11/28

第9篇 第16集 政府基層違法聚斂、沆瀣一氣,惡性重大!

第9篇  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6集  政府基層違法聚斂、沆瀣一氣,惡性重大!

相關法令:
       刑法第213條規定:「公務員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事訴訟法第228條第1項前段規定:「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憲法第99條規定:「監察院對於司法院人員失職或違法之彈劾,適用本憲法第95條、第97條及第98條之規定。」

       第1節  105.08.11為「被告醫審會及邱文達等涉嫌公文書登載不實罪」依法提出刑事告訴狀。
       第2節  106.01.10台北地檢署函復第2頁第2行略為:「尚屬經驗上不可能之事而與犯罪無涉,......予以簽結。」
       第3節  106.01.24為「105年度他字第8107號被告等涉嫌公文書登載不實案件,請求再行調查事」,提出刑事聲請狀。
       第4節  106.03.13台北地檢署函復第2頁第2行略為:「然查,台端係對公務員依法執行不服而申告,惟對構成刑責之要件嫌疑事實未有任何具體指摘,亦未提出相關事證或指出涉案事證所在,......本件予以終結。」
       第5節  106.06.23為「台北地檢署檢查官黃育仁對被告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及邱文達觸犯公文書登載不實罪等案,未經偵查即予簽結,顯然違法失職。」向監察院請求彈劾。
       第6節  106.07.11監察函復旨意略以:「台北地檢署......疑未詳查事證,率以簽結。」
       第7節  106.07.17法務部法將監察院函轉給高檢署。
       第8節  106.07.21高檢署檢將監察院與法務部函轉給台北地檢署。
       第9節  106.08.15台北地檢署函復說明三之(二)略為:「依本案101年以前之相關民事、刑事、行政訴訟結果以觀,已難認有何虛偽不實之處,......予以簽結,並無不當之處。」
       第10節  106.08.28為「台北地檢署檢查官黃育仁對於被告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及邱文達觸犯公文書登載不實等案件,業已3次拒絕依法偵查,嚴重違法失職。」向監察院請求依法彈劾。
       第11節  106.09.12監察院函復旨意略為:「據悉,......不服台北地檢署106.08.15函復內容。」
       第12節  106.09.15法務部將監察院函轉給高檢署。
       第13節  106.10.03高檢署將監察院與法務部函轉給台北地檢署。
       第14節  106.11.20台北地檢署函復說明三之(二)略同第9節。另說明三之(三)云:「....告發對象相同,告發內容亦屬同一案件,且台端就後案所提出之資料均非該案之新事實新證據。」
       第15節  106.11.27陳情人為「檢查官黃育仁竟然以違法聚斂、沆瀣一氣為由,拒絕依法偵查,顯然惡性重大!」向監察院請求依法彈劾。

證1~62簡述如下,不另張貼:
       證1:98.04.07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5319字第22932號」函衛生署醫審會主旨:「請惠予鑑定被告劉寬鋊等對告訴人有無醫療過失而導致重傷害之情形。」。
       證2: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證3: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
       證4:100.04.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205485號函修正公告之「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第16條後段為:「不得為虛偽之陳述或鑑定。」
       證5: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虛偽不實一覽表。
       證6:100.02.14監察院院台業貳字第100001608540號函行政院衛生署主旨:「為王鳳臻與財團法人國泰醫院等間醫療疑義案件,貴署迄未就相關疑義詳予釐清,且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結果涉有不實,損及權益等情乙案,請妥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證7:100.03.29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16263號函衛生署主旨:「王鳳臻君函,為有關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處理不當以及本院衛生署醫審會鑑定不實等情,請查明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
       證8:眼睛的構造、視網膜手術位置圖。
       證9:89.03.04國泰醫院手術記錄:OP Note(附中文翻譯)。
       證10:89.03.04國泰手術記錄G:視網膜手術詳細操作程序,計24項,附中文翻譯。
       證11:三軍總醫院眼科部資訊(第4頁末)「視網膜轉位手術」:視網膜轉位術的醫學理論,是將患者同一眼正常部位的視網膜,轉位至病變的黃斑部視力中心位置,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的效果。由於手術複雜度極高,而且臨床效果尚待進一步臨床試驗結果,因此此類手術仍屬實驗性質。
       證12:91.01.14仁愛醫院病歷記載:iris corneal adhesion(upper 120度 iris & low 90度 iris),即虹膜固定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
       證13:雙瞳手術毀壞右眼(重傷害)情形之明細表。
       證14:雙瞳照片3張。
       證15:雙瞳手術不告知,不記錄,否認後,第3年才承認等情一覽表。
       證16:常規醫療與人體試驗的定義第1行記載:「常規醫療是運用已經證實具有療效與安全性的知識,並且完全以治療為目的。」
       證17:以「議題1~8」辨識「非法人體試驗」。
       證18:101.12.26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101年政研字第1450號函行政院陳秘書長為:「檢送王鳳臻先生致本黨秘書長大函惠表『國泰醫院未經病患同意,進行非法人體實驗,因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將過,希望行政院衛生署儘速依法處理,以維相關當事人權益』」一案,敬請  卓研惠處。」
       證19:102.01.11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196號函衛生署主旨:「王鳳臻君陳情書,為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未依法裁罰,因裁罰時效將屆,請依法行政等情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
       證20:102.01.16總統府華總公三字第10200009530號函行政院秘書長主旨:「檢送王鳳臻先生1月11日致總統陳情書及附件,所陳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糾紛乙案,即將逾越  貴院衛生署之最後裁處權日期(102年2月25日)事,請  卓處逕復,並副知本府。」
       證21:人體試驗法律制度之研究/以美國為中心/東吳大學/指導教授潘維大博士/ 研究士陳詩經/ P51:「人體試驗並非一般行政部門所能瞭解與掌握」。
       證22:102.02.06衛生署衛署字第1020001033號函復主旨:「有關台端陳情與國泰醫院之醫療疑義乙案,前經本署97年3月10日、5月19日及12月22日回復非屬人體試驗之範疇在案,尚無醫療法第79條及105條規定之適用,請查照。」
       證23:102.02.22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11281號函衛生署主旨:「王鳳臻君陳情書,為衛生署102年2月6日函復內容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平等原則及依法行政原則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
       證24:102.06.03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34474號函衛生署主旨:「王鳳臻君陳情書,為陳訴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自96年7月以來始終拒絕依法行政,嚴重違法失職,請追究責任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
       證25:102.07.02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41119號函衛生署主旨:「王鳳臻君陳情書,為質疑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貴署拒絕依法行政,及貴署102.06.20函復有關貴署醫審會並無侵害渠之權益云云等說明,均涉嫌違法失職,請依法懲處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
       證26:人體實驗與常規醫療之區別(赫爾辛基)/ 圖二:醫療行為分為「常規醫療與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醫學研究行為分為「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與「非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因此「若非醫療行為即屬人體實驗」。
       證27:「告知後同意」原則適用於人體試驗之研究/ 中原大學/指導教授雷文玫博士/研究生和綠華/P11/圖一:「人體試驗與常規醫療的區分,灰色部分屬於人體試驗,白色部分屬於常規醫療。」因此「若非醫療行為即屬人體實驗」。
       證28:89.01.29視網膜手術同意書。
       證29:89.03.04視網膜手術同意書。
       證30:100.09.13台北市衛生局函復之說明二略為:「依據醫療法第26條規定,請  貴院(國泰醫院)就王君對於手術同意書之疑義提出書面說明,......。」
       證31:100.11.08台北市衛生局函復之說明三第4行略以:「經查本案依最高法院民事裁定(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略以:『......為上訴人進行之手術,與上訴人簽立之同意書所載手術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第63條(原第46條)第一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且該次手術......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身體,亦未違背契約約定......。』爰尚難斷論違反醫療法之相關規定。」
       證32:90.12.04仁愛醫院病歷記載:「double vision(雙瞳)」及「consider iridoplasty(建議縫合下方瞳孔)」。
       證33:91.02.06仁愛醫院楊健一醫師開具診斷書為:「右眼視網膜剝離術後合併角膜水腫及重瞳。」
       證34:90.12.25榮民總醫院柳逸嫻醫師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是視網膜手術時在下方另外開了一個瞳孔。」病歷記載:「diplopia persisted after retina op(視網膜手術後持續複視)」及「pupil updram(瞳孔向上位移)」。
       證35:雙瞳映像分析圖。
       證36:91.09.30在長庚醫院實施全層角膜移植手術(penetrating keratoplasty)併縫合下方瞳孔手術(iridoplasty),病歷記載:「AC 2 pupils(手術前右眼二個瞳孔)。」
       證37:表一、「青光眼的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人造瞳孔手術」迥異。
       證38:台北市衛生局青光眼的重點示範手冊。
       證39:眼睛的治療與保健(本書作者:蔡武甫),青光眼手術。
       證40:青光眼的預防與保健(大眾醫學叢書/青光眼的預防與保健/台大醫院/洪伯廷醫師):眼壓60mmHg的病例。
       證41:89.03.04國泰醫院手術前病歷記載:「OD 12mmHg(右眼眼壓12厘米汞水銀柱,正常)」。
       證42:眼科學精義(林和鳴譯著,環球書局):「青光眼手術的虹彩切口在12點位置、周邊虹彩切除術治療。」
       證43:89.06.17台大醫院病歷記載:「右眼圖(二個瞳孔,可見人造瞳孔在6點鐘的位置,未告知),前房虹彩瞳孔iriscorneal touch at upper part(虹彩與角膜上方貼黏),iridodialysis(右眼虹膜根部斷裂),主訴metamorphopsia od(右眼花花的很難過)」。
       證44:89.04.17國泰醫院病歷記載:「右眼圖(二個瞳孔,可見人造瞳孔在6點鐘的位置,未告知),iris-cornea attached upper 120度 iris & low 90度 iris(虹膜固定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即二處固定)。」
       證45:92.03.05長庚醫院病歷記載:「VA OD:0.01,OS:1.0(下方瞳孔縫合手術後,視力檢查:右眼0.01,左眼1.0)」。
       證46:89.01.29手術記錄G。
       證47:101.08.03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5652號函台北市政府主旨:「據訴,為渠向貴府衛生局檢舉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未經渠同意即實施雙瞳手術,違反醫療法第63條及第79條規定,請求該局依同法第105條裁處,詎遭該局拒絕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證48:90.01.30國泰醫院視力檢查右眼0.3。
       證49:92.07.31、93.09.07及93.12.30台北地方法院等歷審法院判決理由之故意曲斷55個事證之二元透視表。
       證50: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司法院旨意略為:「歷審法院審理請求損害賠償事件,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
       證51: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簽結書函主旨略為:「本署97年度他字第4657號被告施茂林、吳秋瑩、洪純莉、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等(11人)涉嫌瀆職一案,經查無具體犯罪事證,業經簽結。」。
       證52: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703100號函法務部旨意略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7年度他字第4657號渠告訴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簽結,涉有違失。」
       證53:100.02.14監察院院台業貳字第100001608540號函行政院衛生署旨意略為:「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結果涉有不實。」
       證54:100.03.29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16263號函衛生署旨意略為:「衛生署醫審會鑑定不實。」
       證55: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不起訴處分書不起訴處分書故意曲斷58個事證一覽表。
       證56: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司法院、法務部旨意略為:「台北地檢署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
       證57:101.11.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8900633號函復主旨略以:「有關台端陳情與國泰醫院之醫療疑義乙案,......非屬人體試驗之範疇,尚無醫療法第79條及105條規定之適用。」。
       證58:89.05.27榮民總醫院病歷記載OD : microbullous, corneal edema,nebula conea(右眼角膜微粒水泡、角膜水腫、角膜翳生成)。
       證59:90.09.20長庚醫院病歷記載:右眼角膜病變。
       證60:90.09.20長庚醫院診斷書:右眼人造瞳孔縫合後視力0.01。
       證61:89.07.06國泰醫院視力檢查右眼0.3。
       證62:101.07.09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4985號函復旨意略為:「台端如認被訴人涉有刑責,宜請循刑事訴訟途徑請求救濟,......。」
繼續閱讀
2015/04/23

第9篇 第15集 馬英九總統縱容為惡,遺臭萬年!?

第9篇  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5集  馬英九總統縱容為惡,遺臭萬年!?

說明一:
        本案之犯罪事實係「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時偷做雙瞳手術致重傷害病人」,情同大陸某醫院於盲腸炎手術時竊取右腎。惟司法機關恣意妄為,竟然安排同時調換法官及檢察官,嚴重違反「法定法官原則」;嗣後司法人員皆徹底「認事用法不當」,歷審法院計9位法官所為之判決書與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處分書皆虛偽造假,竟然皆「故意顛倒是非」55個(請參閱本篇第13集第四冊-附件26、歷審法院「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二元透視簡表);以及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與台北地方法院3位法官所為之刑事裁定,皆故意不提及犯罪事實「偷做雙瞳手術」,竟然裁定「門診重傷害病人無罪」(請參閱本篇第13集第四冊-文件26、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定字第37號));盡皆「枉法裁判」,嚴重違反憲法第80條「依法審判原則」,明顯集體貪瀆。

        依憲法第99條規定:「監察院對於司法院人員失職或違法之彈劾,適用本憲法第95條、第97條及第98條之規定。」而憲法第97條第2項規定:「監察院對於中央及地方公務人員,認為有失職或違法情事,得提出糾舉案或彈劾案,如涉及刑事,應移送法院辦理。」因此,監察院既已認為下述司法人員或公務人員有違法失職情事,即應依法彈劾。簡言之,監察院認為「司法人員或公務人員有違法或失職」情事,不彈劾,顯然違憲,即違法失職!

說明二;
       行政院衛生署自民國96年10月以來,始終恣意地以故作不知、睜眼說謊及無恥硬拗等不正當手段,濫權包庇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之「非法人體試驗」,嚴重違反醫療法規,即嚴重違法失職;台北市政府衛生局亦復如是;另該署於98.12.25函復台北地檢署之「醫審會第098014號鑑定書」,鑑定結果竟然是「雙瞳及重傷害病人,是病人誤解」,誰人能接受?三者均涉及貪瀆,顯然皆嚴重違背誠實信用原則、依法行政原則、平等原則以及嚴重侵犯人民基本權利等等,嚴重違憲!

        衛生署嚴重違法失職及鑑定不實,經行政院督促12次不聽,即嚴重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2與6條之「忠誠義務」、「服從義務」與「濫權之禁止」等規定,即應依同法第22條規定:「公務員有違反本法者,應按情節輕重,分別予以懲處。」另依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規定:「公務員有左列各款情事之一者,應受懲戒:一、違法。二、廢弛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因此,行政院業已第12次認為衛生署嚴重違法失職及鑑定不實,竟皆不懲處,顯然亦嚴重違法失職!

        綜上,由司法機關恣意安排調換法官與檢察官,及司法人員盡皆「枉法裁判」等情來看,嚴重違憲,一般而言台灣的司法就是一個貪瀆的大機器!再由台灣的行政機關始終以不正當手段濫權包庇不法醫院,以及本身「鑑定不實」等情觀之,嚴重違法,也可以說台灣的行政就是另一個貪瀆的大機器!再者,總統府亦繼承了晚清的三大通病!因此,台灣貪腐之國的美名,當然揚名海內外。

本集目錄
    第1節  監察院認為司法人員有違法失職情事,皆不彈劾,顯然亦嚴重違法失職!
        1. 98.03.13監察院認為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利、高等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及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等計9人有違法失職情事,不彈劾,顯然違法失職!
        2. 98.03.13監察院認為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及檢察官吳秋瑩有違法失職情事,不彈劾,顯然違法失職!
        3. 101.04.30監察院認為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及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計5人有違法失職情事,不彈劾,顯然違法失職!

    第2節  監察院認為行政人員有違法失職情事,皆不彈劾,顯然亦嚴重違法失職!
        1. 100.02.14監察院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及鑑定不實,不彈劾,顯然違法失職!
        2. 101.08.03監察院認為台北市政府衛生局有違法失職情事,不彈劾,顯然違法失職!

    第3節  行政院12次皆認為衛生署嚴重違法失職及鑑定不實,皆不懲處,竟然12次皆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亦嚴重違法失職!
        1. 100.03.29行政院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違法失職!
        2. 100.04.25行政院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再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再次違法失職!
        3. 100.05.20行政院第3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3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3次違法失職!
        4. 100.06.15行政院第4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4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4次違法失職!
        5. 100.07.11行政院第5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5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5次違法失職!
        6. 101.12.04行政院第6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6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6次違法失職!
        7. 102.01.11行政院第7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7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7次違法失職!
        8. 102.01.17行政院第8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8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8次違法失職!
        9. 102.02.07行政院第9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9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9次違法失職!
        10. 102.02.22行政院第10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10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10次違法失職!
        11. 102.06.03行政院第11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11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11次違法失職!
        12. 102.07.02行政院第12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第12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顯然第12次違法失職!

    第4節  馬英九總統知悉監察院與行政院皆嚴重違法失職,不處置,顯然縱容為惡!
        1. 102.01.11懇請 總統馬英九先生飭令監察院及行政院儘速對有違法失職人員依法處置。
        2. 102.01.16總統府認為衛生署違反依法行政原則,並要求該署於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內依法行政,而對監察院與行政院皆有違法失職情事不處置。

    第5節  國泰醫院實施非法人體試驗,總統府、行政院與黨中央一致認為衛生署違反依法行政原則。
        1. 101.12.26黨中央函行政院秘書長認為衛生署違反依法行政原則,並要求該署於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內依法行政。
        2. 102.01.11行政院認為衛生署違反依法行政原則,並要求該署於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內依法行政。
        3. 102.01.16總統府認為衛生署違反依法行政原則,並要求該署於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內依法行政。


    第6節  馬總統縱容總統府連續說謊3次,遺臭萬年!
        1. 102.06.20衛生署依舊是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
        2. 102.07.02行政院第12次認為衛生署違法失職,不懲處!
        3. 102.07.05懇請  馬英九總統先生飭令行政院盡速依法懲處衛生署之違法失職人員。
        4. 102.07.11總統府回覆為:「所陳與國泰醫院之視網膜手術醫療糾紛事,業經行政救濟及司法程序,本府歉難為助。」云云,不查司法、行政之違法之包庇事,顯然亦是包庇!
        5. 102.07.17再次懇請  馬英九總統先生飭令行政院盡速依法懲處衛生署之違法失職人員。
        6. 102.07.22總統府再次睜眼說謊!
        7. 102.07.24第3次懇請  馬英九總統先生飭令行政院盡速依法懲處衛生署之違法失職人員。
        8. 102.07.29總統府第3次睜眼說謊!
        9. 103.03.19第4次懇請  馬英九總統先生飭令行政院盡速依法懲處衛生署之違法失職人員,迄未回覆!?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13/07/30

第9篇 第14集 總統府來函3次盡皆虛偽不實併踐踏人權,顯然敷衍、顢頇與腐敗,乃晚清三大通病!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4集  總統府來函3次盡皆虛偽不實併踐踏人權,顯然敷衍、顢頇與腐敗,乃晚清三大通病!


       註:晚清三大通病,是指清朝末年政府的敷衍、顢頇與腐敗。

.......承本篇第13集........
       第1節  102.07.22總統府來函稱:「所再陳事項,前經本府移行政院並經衛生署於102.02.06以衛署醫字第1020001033號函及本府於102.07.11以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2520號函回復有案,仍請參酌。隨函檢還所寄全部資料,請查收。」云云,顯然虛應故事、不明事理及踐踏人權,即敷衍、顢頇及腐敗!(第六冊-文件28)
       第2節  102.07.25陳情人嚴正指摘總統府2次來函盡皆虛偽不實併踐踏人權,以及懇請  總統先生飭令監察院與行政院盡速依法行政。(第六冊-文件29)
       第3節  102.07.29總統府來函稱:「所再陳事項,本府7月11日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2520號及7月22日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9610號函,仍請參酌。隨函檢還所寄全部資料,請查收。」云云,仍舊是虛應故事、不明事理及踐踏人權,即敷衍、顢頇及腐敗!(第六冊-文件30)

檢附文件:
       第三冊-附件一,請參閱本篇第12集。
       第四冊-文件26、附件26,請參閱本篇第13集。
       第六冊-文件3、101.11.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8900633號函復之主旨為:「有關台端陳情與國泰醫院之醫療疑義乙案,前經本署97年3月10日、5月19日及12月22日回復非屬人體試驗之範疇在案,尚無醫療法第79條及105條規定之適用,請查照。」
       第六冊-文件4、101.11.23陳情書to行政院。
       第六冊-文件16、102.02.06行政院衛生署衛署字第1020001033號函復之內容同文件3。
       第六冊-文件19、102.02.22行政院院臺衛移字第1020011281號移文單函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衛生署102年2月6日函復內容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平等原則及依法行政原則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
       第六冊-文件25、102.07.05陳情書to總統府。
       第六冊-文件26、102.07.11總統府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2520號函復為:「鳳臻先生惠鑒:7月5日致總統陳情書及附件,已奉交下。所陳與國泰醫院之視網膜醫療糾紛,業經行政救濟及司法程序,本府歉難為助。」
       第六冊-文件27,請參閱本篇第13集第2節。
 
繼續閱讀
2013/07/17

第9篇 第13集 想當然爾 馬英九總統應有現代民主法治的思維,努力維護人權,堅定民主潮流!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3集  想當然爾  馬英九總統應有現代民主法治的思維,努力維護人權,堅定民主潮流!


.......承本篇第12集........
       第1節  國家若不依「法」而治,即會依「人」而治,國家行為即會取決於個人的好惡與恣意,人民權利即有遭受違法侵害的可能性,甚至造成獨裁與專制。
       第2節  102.07.17陳情人為「歷審法院徹底虛偽造假計『故意曲斷是非55個』,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竟然未提及犯罪事實『雙瞳手術』而裁定『重傷害病人無罪』,衛生署醫審會鑑定結果竟然是『醫院重傷害病人,是遭到病人誤解』,以及衛生署公然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依法裁處」等等,太過份了,且監察院業已認為「司法人員有違法失職情事」,及行政院亦已12次指摘衛生署嚴重違法失職,因此懇請  總統先生飭令監察院盡速依法彈劾,並飭令行政院盡速依法懲處。(第六冊-文件27)

檢附文件:
       第二冊-證八十三、89.03.04視網膜手術同意書。
       第二冊-證八十四、89.03.04國泰手術記錄G:視網膜手術之詳細操作程序,計24項,附中文翻譯。
       第三冊-文件5、100.02.14監察院院台業貳字第10001608540號函行政院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0、100.03.29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16263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3、100.04.25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21396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6、100.05.20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26971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9、100.06.15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30613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22、100.07.11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36878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附件13、德國納粹、日本731部隊與國泰醫院「人體試驗」之比較表。
       第三冊-附件15、中原大學碩士論文p9~p18「人體試驗與常規醫療的區分」原則。
       第三冊-附件20、2007,9,2,自由時報轉載「中國割盲腸,回台少顆腎」之資訊。
       第四冊-文件5、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司法院。
       第四冊-文件26、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定字第37號)。
       第四冊-文件33、100.12.14司法院院台大二字第1000019059號函,暨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議事錄節本(關於王鳳臻聲請案部分)決議。
       第四冊-文件37、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司法院、法務部。
       第四冊-附件26、歷審法院「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二元透視簡表。
       第四冊-附件五、醫療紛爭與法律/中村敏昭、齊藤靜敬、蔡篤俊、謝瑞智合著/文笙書局/頁157。
       第六冊-文件5、101.12.04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10076432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7、101.12.26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101年政研字第1450號函行政院陳秘書長本魁先生。
       第六冊-文件12、102.01.11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196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14、102.01.17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967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17、102.02.07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08905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附件D1、憲法釋論/吳信華著/P56、69。
       第六冊-附件D3、憲法要義/李惠宗著/序。
       第三冊-附件一、二、三十四,及第六冊-文件1、4、13、19~26、附件A11、C7等等,請參閱本篇第12集。
繼續閱讀
2013/07/13

第9篇 第12集 在馬英九總統領導之下,政府高層軟弱無能,行政院竟是第12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台灣人民的悲哀!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2集  在馬英九總統領導之下,政府高層軟弱無能,行政院竟然是第12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台灣人民的悲哀!


       102.06.20衛生署函復(文件22,如本集第3節)之說明二略為:「對於旨揭陳情案件,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禀公辦理。台端以本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虛偽造假云云,本署於100.02.24函復台端;所詢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業以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明確回復。」云云,係純粹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茲分別說明於后。

       首先觀察102.06.20衛生署函復說明二記載有關「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虛偽造假云云」乙案,經查該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如第三冊-附件一)係徹底虛偽造假(如第三冊-附件二),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即係醫審會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如第三冊-文件24之說明七)。另依據該署「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如附件三十四)第十六點規定:「醫事鑑定小組委員及初審醫師,對於鑑定案件,......不得為虛偽之陳述或鑑定。」惟該署醫審會鑑定鑑定結果係徹底虛偽造假,事證俱全,顯見「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係屬偽證。
   
       而該署於100.02.24函復(如第三冊-文件6)之說明三略為:「關於指稱『醫審會鑑定結果涉有不實,損及權益』一節,經查,本署......並皆照本署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辦理,......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云云,顯然與事實完全相反,純粹公然睜眼說謊(如第三冊-文件31之說明一、二),即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其後該署於100.04.08、100.05.09、100.05.31、100.06.28、100.07.19(如第三冊-文件11、14、17、20、23)亦復如是堅持睜眼說謊,即無恥硬拗,明顯違背禁止恣意原則(違背平等原則)。

       再觀察102.06.20衛生署函復說明二記載有關「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案件,該署於102.06.20函復(文件22,如本集第3節)之說明二稱:「本署業以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明確回復。」云云,係指該署2008/05/19回復(如第三冊-附件32)之內容,係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依法裁處(如第六冊-文件4之說明一之(2)小段),嚴重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平等原則及依法行政原則(請參閱第六冊-文件20,即本集第1節之說明三之(13)小段,或第六冊-文件4之說明一)。且該署曾於100.04.08、100.05.09、100.05.31、100.06.28、100.07.19(如第三冊-文件11、14、17、20、23),及101.11.21、102.01.07、102.02.26、102.06.20(如第六冊-文件3、9、16、22)亦復如是堅持睜眼說謊,此即無恥硬拗,明顯嚴重違背禁止恣意原則(違背平等原則)。

       最後觀察102.06.20衛生署函復說明二記載的頭一句話:「對於旨揭陳情案件,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禀公辦理。」係採取厚黑學經典論調,即再次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無恥者無敵也!承上,衛生署對於醫審會鑑定不實,及雙瞳手術疑義案件,皆係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處置,其自欺欺人地稱「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禀公辦理」,顯然又是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因此,該署所謂的「依法行政原則,禀公辦理」之言,是除了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之外,就餘下虛偽造假,嚴重踐踏人權!

       而所謂「所詢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案件(如本集第3節),即指「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如本集第6節),亦即行政院所指「病人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如本集第5節)。且行政院已知悉該署違法失職,曾於100.03.29~102.02.22間,已有10次要求該署依法裁處在卷,詳情請參閱第六冊-文件20(即本集第1節)之說明三。

       迄今(102.07.02),行政院竟然是第12次縱容衛生署逕行參處(如本集第5節),類此長期以來完全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之情事,顯然包庇!

.......承本篇第9集........
       第1節  行政院曾於100.03.29~102.02.22間,已有10次要求衛生署依法裁處在卷(詳如本陳情書之說明三);因此陳情人於102.05.28為「衛生署自民國96年10月以來,始終皆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依法行政,嚴重違法失職等情」,懇請行政院依法追究責任及給一個說法。(第六冊-文件20)
       第2節  102.06.03行政院第11次函請衛生署卓處逕復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陳訴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自96年7月以來始終拒絕依法行政,嚴重違法失職,請追究責任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第六冊-文件21)
       第3節  102.06.20衛生署函復之說明二略為:「對於旨揭陳情案件,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公處理。台端以本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虛偽造假云云,本署於100.02.24函復台端;所詣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業以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明確回復。」(第六冊-文件22)
       第4節  102.06.25陳情人為「有關『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案件,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及有關『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權益等情』乙案」,皆係嚴重違法失職,懇請行政院依法懲處。(第六冊-文件23)
       第5節  102.07.02行政院竟然是第12次函請衛生署卓處逕復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質疑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貴署拒絕依法裁處,及貴署102.06.20函復有關貴署醫審會並無侵害渠之權益云云等說明,均涉嫌違法失職,請依法懲處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第六冊-文件24)
       第6節  102.07.05陳情人為「有關『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行政院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及『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權益等情』乙案,行政院迄未依法懲處等情」,懇請  總統先生飭令該院盡速依法懲處。(第六冊-文件25)
       第7節  102.07.11總統府來函稱:「鳳臻先生惠鑒:7月5日致總統陳情書及附件,已奉交下。所陳與國泰醫院之視網膜手術醫療糾紛,業經行政救濟及司法程序,本府歉難為助。」(第六冊-文件26)

檢附紅筆勾畫重點之文件:
       第三冊-文件6、100.02.24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003731號函。
       第三冊-文件24、100.08.12聲請異議書to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31、101.06.29陳情書to監察院。
       第三冊-附件32、2008/05/19衛生署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回復內容。
       第三冊-附件一、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第三冊-附件二、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徹底「虛偽做假」一覽表。
       第三冊-附件三十四、86.11.04與100.04.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205485號函公告之「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
       第六冊-文件1、101.11.05陳情書to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3、101.11.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8900633號函。
       第六冊-文件4、101.11.23陳情書to行政院。
       第六冊-文件13、102.01.16總統府華總公三字第10200009530號函行政院。
       第六冊-文件19、102.02.22行政院院臺衛移字第1020011281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20~26,請參閱本集第1~7節。
       第六冊-附件A11、以「議題1~8」辨識「非法人體試驗」。
       第六冊-附件C7、生物醫學人體試驗之國際法規範/東吳大學/指導教授李子文博士/研究生高培桓/ P80~84、89~92、138~142。
繼續閱讀
2013/07/09

第9篇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下)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監察院、司法院與法務部)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下)


       所謂真正惡意原則,是指真正惡意該當之例示如:1.蓄意捏造;2.完全仰賴被告未經證實真偽的謊言;3.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4.有明顯的理由質疑被告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5.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等等。其中任何一例示皆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恣意禁止原則(平等原則最根深的意義)等等,皆係恣意妄為,顯然卑劣!總之,判決書或處分書對兩造而言係結果論,倘若判決這一方敗訴的理由是符合真正惡意原則,則裁判者應該就是另一方的狗奴才!因此,真正惡意原則的5項例示是一套檢驗工具,可以依次檢驗出各個狗奴才的手段,相當可靠。

       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如文件21,即本集第9節)再將「重傷害案」不起訴,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等情,請參閱文件27之說明三、四,即屬「蓄意捏造」、「有明顯的理由質疑被告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再者,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第三段頭一句話(文件21第3頁)即稱:「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檢察官未經偵查,完全依照被告徹底「虛偽造假」的謊言,登載在不起訴處分書上,是屬私相授受,純屬黑箱作業,即屬「完全仰賴被告未經證實真偽的謊言」。其中最無恥的「虛偽造假」情事,係不起訴處分書第三之(七)段所示,係先謊稱「雙瞳的下方瞳孔是青光眼的手術(虹膜切除手術之切口)」,再稱:「但所謂為預防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純屬虛偽造假、無中生有,手段卑鄙、極度無恥,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有明顯的理由質疑檢察官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不勝枚舉。

       例如,青光眼與告訴人無關聯性,告訴人亦無青光眼的徵兆。再者,青光眼的記錄何在?同理,但所謂「為預防蛀牙,原包括本來沒有蛀牙之情形在內」,所以我拔光她的牙可以嗎?這種「窮凶惡極、極度無恥」之論證,怎麼會出現在「不起訴處分書」中呢?而「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另挖新瞳孔手術」,迥異(附件27)。類此,竭盡顛倒是非之論調,已經摧毀了人類生活上的基本認知,還談什麼法律見解?更遑論司法正義了?

       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所為之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如文件24,即本集第10節),亦係徹底「虛偽做假」,請參閱文件27說明五之編號A~E,即屬「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有明顯的理由質疑檢察長消息來源的可靠性」。其中另有「蓄意捏造」部分為(A2)、(A3)、(B6)、(A5)與(D2)等等。由於高檢署檢察長(文件24之第二段末,與第四段第1行)記載:「原檢不起訴之理由欠當、欠洽」等語,顯見檢察長已知悉原檢是「徹底虛偽造假」(文件27之說明五),即應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58條後段之規定「撤銷原處分」或「發回續行偵查」,而未依法處置,即屬「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再由高檢署檢察長迄未提及「非法手術」的犯罪事實「偷做雙瞳」,處分書第二段記載略為:「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90.05.03被告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90.05.10被告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云云,是本件聲請人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訴之罪,應於六個月內為之。」云云。可想而知的是,檢察長顏大和為達包庇之目的,惟因原檢不處分的理由已是「徹底虛偽造假」難以依法不起訴,即與被告共同絞盡腦汁、另闢蹊徑,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替代「非法手術偷做雙瞳致重傷」,判斷「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致衍生「告訴乃論罪,6個月期限」之程序問題;因而變成法院「不受理聲請人身體所遭受不法侵害」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以及相對而言乃屬法院確定判決「被告無罪」之視同。惟其手段極其卑劣,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所為之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的理由同高檢署,即迄未提及犯罪事實「非法手術偷做雙瞳」,即未就「系爭之點」為正確闡釋,亦即未對聲請人所提出的具體法律爭議事件「偷做雙瞳」裁判,更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害」為裁判,裁定為「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而予以駁回。因此,法院與檢察長的目的與手段相同,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害」替代「非法手術偷做雙瞳致重傷害」裁判「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致衍生「告訴乃論罪,6個月期限」之程序問題;因而變成法院「不受理聲請人身體所遭受不法侵害」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以及相對而言乃屬法院確定判決「被告無罪」之視同,顯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惟其手段卑鄙無恥,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因此,3位法官除了亦復如是之外,再確已違背了法庭法則。所謂法庭法則是,法庭上遇到正義為不義所傷,法官不能拔掉其芒刺時,法官本身亦為所傷。凡在法官眼前正義被不義所毀滅,真實被虛偽所毀滅之處,法官亦同歸於盡。而法官本身違法「虛偽做假」,嚴重影響醫病關係,反足妨害社會秩序,民不聊生!

       第9節  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再將「雙瞳重傷害案」不起訴處分,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太過份了,屬性明顯為最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1)
       第10節  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所為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係更過份的卑劣設計,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違法失職,屬性明顯為更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4)
       第11節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所為駁回的理由同高檢署,即「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瀆職,屬性明顯亦為更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6)
       第12節  99.03.23法務部函台北地檢署之旨為「檢送王鳳臻先生99.03.03陳情書及其附件(含信封)原本全部(如文件27),請參處。」云云,即未盡督導之責,僅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28)
       第13節  99.04.19台北地檢署函復之說明二略為:「......本署檢察官辦理前開案件,偵查程序並無違失之處。」云云,惟所持之理由係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及違背平等原則,黑箱作業、官官相護,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29)
       第14節  100.03.30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說明三末段略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云云,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1)
       第15節  100.12.14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決議認為「法院認事用法不當而不受理」,即是認為法院業已違背憲法第80條之「依法審判」原則而不受理,明顯違憲,係認為法官違法失職,惟敷衍了事,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3)
       第16節  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內容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非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不得提起非常上訴。」云云,與大法官的認知相悖,亦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5)
       第17節  受害人為「檢察官、檢察長所為之處分與三位法官所為之裁定,盡皆虛偽造假,並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與平等原則,嚴重違法、違憲;及其後檢察總長拒絕受理提起非常上訴之理由,以及大法官會議決議拒絕審理解釋憲法之理由,亦皆虛偽不實,並違反論理法則與平等原則等情」,請求彈劾由。(如文件36)
       第18節  101.04.30監察院函司法院、法務部之主旨為:「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云云,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7)
       第19節  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云云,所言甚是;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8)
       第20節  101.05.08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以,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囑依權責參處逕復乙案,請就檢察業務部份參處逕復陳訴人,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請查照。」云云,亦係一字不差地原文原件轉給高檢署,如同郵差,水過無痕,且已知檢察人員違法失職而不作為,顯然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9)
       第21節  101.05.15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自己調查自己,可見法務部真有夠扯爛?,因此檢察長純係蠻橫推諉,並無具體說明,即無恥硬拗,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40)
       第22節  101.05.21受害人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承辦法官所為之裁判完全未依據法律,亦未遵循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背憲法第7條平等權、第16條訴訟權,與有違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其他基本權如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等,顯然罔顧國法等情」,請求彈劾。(文件41)
       第23節  101.06.04監察院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本院職權係對公務人員或機關違法失職情事,認有調查必要且經詳細調查後,依職權行使糾正、糾舉或彈劾,而非司法機關行使司法權後之第四審,且基於權力分立之憲法原則,無權逕為撤銷檢察署處分書或法院裁判。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云云,惟監察院業已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法官違法失職(如本集第18節),即應依憲法第99條規定彈劾,卻不為之,顯然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42)

檢附文件:
       文件27、99.03.03陳情人為「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係故意違法曲斷是非(計62個謊言)、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實在荒謬、離譜、可惡等情」請求法務部處置。
       附件1、雙瞳(二個瞳孔)照片三張。
       附件2、雙瞳映像分析圖。
       附件3、雙瞳毀壞右眼情形(重傷害)明細表。
       附件27、「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另挖新瞳孔手術」迥異,對照表。
 
繼續閱讀
2013/07/08

第9篇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上)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監察院、司法院與法務部)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上)


       憲法第90條規定:「監察院為國家最高監察機關,行使同意、彈劾、糾舉及審計權。」彈劾權是監察院對於違法失職的政府官員所行使的一種監督權。依我國憲法之規定,彈劾的對象甚廣,包括總統、副總統、中央及地方公務員及考試院或司法院人員。而除總統副總統之彈劾案依增修條文第2條第10項係由立法院作成外,其餘乃監察院之職權。

       依據憲法第98條規定:「監察院對於中央或地方公務人員之彈劾案,須經監察委員一人以上之提議,九人以上之審查及決定,始得提出。」與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第3項規定:「監察院對於中央或地方公務人員及司法院、考試院人員之彈劾案,須經監察委員二人以上之提議,九人以上之審查及決定,始得提出,不受憲法第98條之限制。」及憲法第99條規定:「監察院對於司法院或考試院人員失職或違法之彈劾,適用本憲法第95條、第97條及第98條之規定。」因此,監察院必須對違法或失職之司法人員,提出彈劾案。

       監察委員李復甸特別強調:「法律人應該注重誠實。」(99.01.20自由時報/A1版)

       依法院組織法第110條第1項規定:「司法院院長監督各級法院及分院。」司法院不查歷審法院「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如本篇第10集第10節),即屬包庇。

       依法院組織法第111條第1項規定:「法務部長監督各級法院(及分院)的檢查署。」惟法務部將「監察院函請參處逕復」之內容,一字不差地原文原件轉給高檢署,如同郵差,水過無痕。即未對有關「台北地檢署偵辦97年度他字第4657號有關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簽結,涉有違失等情乙案」做出任何處置;依分層負責原則,法務部應查明檢察官是否「確有違失」,併予以適法之處置後,給監察院與陳情人一個交待,卻不作為,即形同虛設。法務部前曾發文三次皆如是(如附件40、41 、42),以及其後之函文亦皆如是,因此法務部形同虛設,此即「和稀泥」,亦屬包庇。

       法務部掌理全國檢察機關,前部長王清峰就職前立言(99.01.20聯合報):「檢察官只問是非,公平對待每個人。」並於同日(自由時報/A3版)表示:「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檢察官要自問辦案時有無【把柄】在人家手上,如果人品、操守和辦案沒有問題,就不用擔心什麼,檢察官權利很大,一定要深自惕勵。」惟法務部光說不練,形同虛設,就成了騙子了?

       充斥謊言之處分書或判決書,就是敗壞司法的【大把柄】,而司法改革的唯一契機,是必須撲滅類此【大把柄】,且其最佳良方只有嚴懲害群之馬,給社會大眾一個明快的交待。台灣司法敗壞,以至於台灣沒有正義,正因為台灣沒有正義,所以我們必須要追求正義。

       綜上,對於違法或失職的司法人員,監察院應彈劾竟然仍舊是口頭正義不作為,司法院或法務部亦復如是,顯然失職。因此,監察院、司法院與法務部皆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形成惡循環!

註1:本集所稱之文件、附件係屬《雙瞳案》第四冊,可參閱第8篇第9、10集。

註2、證一~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四等等,為《雙瞳案》第二冊「上訴人提證總覽」之內容,請參閱第8篇第3集(二)之附錄2。

註3(前情提要):
       91年9月以前,受害人右眼矯正視力0.1(證十一),係傷害,而非重傷害。91.09.30受害人在長庚醫院施做「全層角膜移植手術(s/p penetrating keratoplasty)併縫合下方瞳孔手術(s/p iridoplasty)」(增證二)手術後,於91.10.30與92.03.05視力檢查結果右眼裸視小於0.01(證二十五、證五十五),始確定「右眼失明」。因此,被告等「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構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毀人一目重傷害」,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

       再者,經查92.07.31、93.09.07與94.01.12之歷審法院之判決皆是徹底「虛偽造假」的枉法裁判(請參閱本篇第10集第4~8節),以及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將重傷害案恣意簽結(請參閱本篇第10集第2節)等11位司法人員,涉嫌嚴重違法失職。

       逐於97.05.21為「施茂林等11位司法人員瀆職」及「雙瞳重傷害」等情,依法再提出刑事告訴。(文件1,即「97.05.21案號97年度他字第4657號刑事告訴狀」)

       第1節  98.02.13台北地檢署未具名之檢察官(經查為柯宜芬檢察官,如本篇第10集第13節)將「施茂林等11位司法人員瀆職」案件未經偵查即予簽結,顯然違法失職,屬性惡土匪;另將「雙瞳重傷害」案件調換檢察官,係違背分案不可變更原則,亦即操控司法,屬性惡土匪!(文件3)
       第2節  98.03.13監察院函法務部:「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7年度他字第4657號王鳳臻君告訴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簽結,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云云,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6)
       第3節  98.03.24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據王鳳臻君陳述: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97年度他字第4657號渠告訴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簽結,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云云,亦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附件43)
       第4節  98.05.21台北地檢署未具名之檢察官調查結果略為:「經查......綜合全卷證據資料,......並無違失之處。」云云,係未經調查,黑箱作業、官官相護、扯爛?,屬性惡土匪!(文件10)
       第5節  98.06.10監察院函法務部之主旨為:「據王鳳臻君陳述:為渠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8年5月21日北檢玲忠98調57字第34550號函復內容尚有所陳述等情乙案,函請法務部參處逕復。」 云云,仍係正義直言不作為,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12)
       第6節  98.06.22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據王鳳臻君陳述: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8年5月21日北檢玲忠98調字第34550號內容尚有所陳述等情,囑參處逕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云云,亦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附件45)
       第7節  98.08.13台北地檢署未具名之檢察官函復略為:「本署分98年度調字第57號乙案調查,經調取該案卷宗後發現,...相關之事證,...並無違失而簽結。」云云,同上述第4節,不另重述。(如文件13)
       第8節  98.09.03監察院函復之主旨略為:「經查本案前經本院函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等函復台端在案,宜請參考該案復函意旨,復請查照。」云云,係敷衍塞責不作為,明顯失職,亦係軟弱無能,結果就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15)

檢附文件:
       文件1、97.05.21案號97年度他字第4657號刑事告訴狀。
       附件25、92.05.13台北地檢署北檢茂律92他1209字第29265號簽結函,請參閱本篇第10集第2節。
       附件40、97.10.20法務部檢察司法檢一字第0970183075號函台北地檢署。
       附件41、97.12.03法務部檢察司法檢一字第0970183602號函台北地檢署。
       附件42、98.01.14法務部檢察司法檢一字第0980180061號函台北地檢署。
       證十一、91.02.07榮民總醫院診斷證明書:右眼視力0.1,可見虹膜切口。
       證二十五、91.10.30長庚醫院視力檢查診斷證明書影本:右眼裸視小於0.01。
       證五十五、92.03.05長庚醫院病歷記載:右眼視力0.01。
       增證二、91.09.30在長庚醫院實施全層角膜移植(penetrating keratoplasty)併縫合下方「人造瞳孔」(iridoplasty)病歷乙份。
繼續閱讀
2013/06/28

第9篇 第10集 司法人員嚴重違法失職,監察院口頭正義不彈劾,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0集  司法人員嚴重違法失職,監察院口頭正義不彈劾,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


       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於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的手術(簡稱偷做雙瞳),致毀壞病人右眼,及長期隱瞞併凌虐病人等情,係實施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而病人就是白老鼠,嚴重違反醫學倫理與醫療法,係屬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業已嚴重傷害病人身體健康,以及侵犯病人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惡性重大,屬性惡土匪!

       政府機關不講人話、不做人事是為惡形惡狀,而以睜眼說謊與虛偽造假等等各種不正當手段竭力包庇土匪,即剝奪了受害人的人性尊嚴、身體健康權、平等權與訴訟權,即屬土匪行為,明顯嚴重違法失職,屬性同上為惡土匪。政府高層僅講人話、不做人事是為軟弱無能,係不做該做的事,結果是縱容為惡,亦屬違法失職,屬性乃為軟土匪。

       世間之人,縱使權勢滔天,即使身為天子,也是不能隨心所欲地不講人話、或不做人事,……若是有違此線,必受人們唾棄!

       本案係國泰醫院於89.03.04再次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的手術,致病人右眼變成二個瞳孔,簡稱雙瞳。該院偷做雙瞳手術,不告知、不記錄,並造成嚴重複視併毀壞,且非治療目的,亦非常規醫療,顯屬國際公約上所訂定之「非法人體試驗」,即國際罪行中屬於「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該院秘密實施非法人體實驗,啟自篩選受試者,即於89.02.22故意開立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OPD眼藥水,致病人視網膜再剝離,以便安排於再次手術中付諸行動。之後的手術以衛生署函復台北地檢署所檢送之「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第十之(三)之(1)段說明,鑑定結果竟然是:「89.03.04手術抬上6個狠毒動作為手壓左眼、眼內拉扯、手壓口鼻、水沖左眼、二塊罵人手勢的黑影(係由視網膜反射出之映像)及二個瞳孔等等,是病人誤解。」云云(如附件35之說明五),足見手段殘酷,誰人能接受?直至90.09.0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持續在該院看病約50次,該院從未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雙瞳所造成的複視情形」,卻用眼底鏡在病人左右兩眼照來照去,係因左眼為對照組,右眼為實驗組;並於89年5~7月間,在眼內注射類固醇(kenacort-A/每次1cc/每週1次)以暫時性激發右眼視能;且該院於89.06.29預期「半年穩定後視力可達到0.5」,以及分別於89.09.28、90.01.30與90.05.10用菱形鏡片強行矯正右眼雙瞳所造成之複視,並開立眼鏡處方箋供病人配戴眼鏡,以至於毀人一目......等等一連串的「非治療目的之行為」,係長期隱瞞併凌虐病人,即屬「祕密實施非法人體實驗」。其本質皆是「偷、強、騙」之強迫性土匪行為,與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以集中營戰俘進行試驗、日本731部隊在中國東北以平民進行人體實驗等情,不分軒輊,惡性重大!而病人就是該院長期實驗用之材料,顯然業已嚴重侵害病人之身體健康權、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以及違反國際公約、醫學倫理與醫療法第79條等相關規定,併構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毀人一目重傷害」,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

       90.12.26與91.02.27受害人為雙瞳重傷害等情提起民、刑事訴訟,91.02.05該院竟然於民事答辯狀中否認做了雙瞳,而於92.02.26始承認做了雙瞳,並睜眼說謊、無恥硬拗地稱係必要的手術,即指常規醫療行為,顯然惡形惡狀,屬性惡土匪!嗣於91年9、10月間,台北地檢署與地方法院同時調換檢察官與法官,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將雙瞳重傷害案未經偵查率予簽結,以及各級法院分別於92.05.13、92.07.31與94.01.12所為判決之理由共計故意曲斷是非55個(詳如本集第7節),皆係枉法裁判,嚴重瀆職,屬性惡土匪,要錢不要命,果然很硬,亦屬硬土匪!惟監察院與司法院僅口頭正義不作為,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嚴重違憲,屬性軟土匪!

       猛虎固然可怕,養虎之人更是可憚,如果沒有你們這些高層維護,沒有你們這些高層庇佑,這些公務人員怎麼敢普遍地貪贓枉法呢?因此,台灣司法人員的惡形惡狀,且每況愈下,及至普遍化,係政府高層(監察院與司法院)的軟弱無能,以至於縱容為惡,結果竟然是硬軟兼施地助紂為虐,顯然繼續剝奪了受害人之人性尊嚴、身體健康權、平等權與訴訟權,嚴重違憲,乃屬土匪行為!

       馬總統當初提名王建烜為監察院院長,人民以為不肖公務人員將絕跡而深感欣喜,是由於王建烜從前的公正剛直,敢言敢為,而認為絕對會是一位能為人民主持正義的真老虎。而今,不肖公務人員竟然是隨處可見,因此我國的司法與行政皆已敗壞如斯,可以說是監察院王院長本身不遵守憲法,又能如何期待公務人員去守法呢?監察院不依法彈劾,即未盡忠職守,即「和稀泥」,就是助紂為虐!不肖公務人員遽增,人民的痛苦指數亦隨之增加,王院長若繼續當肥貓,則愧對人民的期盼!倘若監察院是真老虎,還有那隻狼敢吃人!既使監察院是偶爾的真老虎,也沒有那隻狼敢明目張膽地吃人吧!可是,如今的監察院竟然是僅口頭正義不作為,明顯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助紂為虐,嚴重違憲,屬性即是軟土匪!

       註1:本集所稱之文件、附件係屬《雙瞳案》第四冊。
       註2:本集第4~6節之判決書原本為直格式,為便於閱讀而另行繕打為橫格式。
       註3:法官與檢察官係司法人員,亦屬公務人員。

       第1節  91年9、10月間,台北地檢署與地方法院同時調換檢察官與法官,業已違背法定法官原則,係操控司法,顯然嚴重違法亂紀,屬性惡土匪!(附件4)
       第2節  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將雙瞳重傷害案件未經偵查、率予簽結,即屬吃案,亦即侵害人民之訴訟權,即係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業已觸犯刑法第125條第1項第3款後段瀆職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5)
       第3節  92.05.22受害人具狀請求盡速偵查,台北地檢署迄今置之不理。(刑事聲請(二)狀及證五十九)
       第4節  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利所為之「91年度訴字第136號」判決書全文,計故意曲斷是非32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1)
       第5節  93.09.06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所為之「92年度上字第893號」判決書全文,計故意曲斷是非46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2)
       第6節  94.01.12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所為之「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裁定書,計故意曲斷是非6個(詳如第7節),係從頭到尾虛偽造假,即已觸犯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屬性惡土匪!(附件23)
       第7節  上述第4~6節歷審法院的法官計9人共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事實與理由一覽表。(附件24)
       第8節  「法官職務」係指憲法第80條之依法審判原則(即不得違背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惟法官認事用法不當即違反經驗法則、證據法則或論理法則,係屬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即違憲。
       第9節  監察制度在我國是具有悠久歷史的制度,惟自「監察」制度實施以來,監委「敢攖時鋒」者寥若晨星,或被稱為當道的「政治東廠」,充作政爭工具。故監察院根本不關心民瘼,逐步喪失人民之信賴,形同虛設!
       第10節  98.03.13監察院認為歷審法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5)
       第11節  98.03.23司法院認同監察院,惟僅告知另行請求救濟、不處置,即已違法,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7)
       第12節  98.04.13監察院函告陳情人,宜請參照司法院意旨辦理(即請求救濟),係敷衍了事不作為,仍屬違憲,亦係軟弱無能,結果還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9)
       第13節  本案業已於97.05.21再向台北地檢署提出告訴,該署檢察官柯宜汾偵辦中,因此司法院與監察院所謂之宜請請求救濟,則有重複之嫌,顯然不宜!(附件39)

另檢附文件:
       附件35、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繼續閱讀
2013/03/06

第9篇 第9集 衛生署始終包庇財團之非法人體試驗,以及藐視上級一至如斯,突顯政府高層軟弱無能!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9集 衛生署始終包庇財團之非法人體試驗,以及藐視上級一至如斯,突顯政府高層軟弱無能

        註:《雙瞳案》第六冊之文件1~11,請參閱本篇第5~7集。
        第1節 102.01.11行政院函請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未依法裁罰,因裁罰時效將屆,請依法行政等情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文件12)
        第2節 102.01.16總統府函行政院秘書長之主旨為:「檢送王鳳臻先生1月11日致總統陳情書及附件,所陳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糾紛乙案,即將逾越 貴院衛生署之最後裁處權日期(102年2月25日)事,請 卓處逕復,並副知本府。」(文件13)
        第3節 102.01.17行政院函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再次陳述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未依法行政,嚴重失職,請速依法行政等情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以及說明為:「本院102年1月11日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196號移文單,諒達。」(文件14)
        第4節 102.02.04陳情書,懇請行政院院採取緊急措施。(文件15)
        第5節 102.02.06行政院衛生署函復之內容,同文件3。(文件16)
        第6節 102.02.07行政院函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函,為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將逾裁罰期限,惟迄未見衛生署裁罰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以及說明為:「本院102年1月11日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196號及102年1月17日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967號移文單,均諒達。」(文件17)
        第7節 102.02.08陳情書,為確保政府形象及病人權益,懇請行政院緊急處置。(文件18)
        第8節 102.02.22行政院函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衛生署102年2月6日函復內容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平等原則及依法行政原則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以及說明為:「本院102年2月7日院臺衛移字第1020008905號移文單,諒達。」(文件19)
        第9節 待衛生署函復......。
檢附文件:
        102年1月增訂後之《雙瞳案》第六冊「常規醫療、人體試驗與『非法人體試驗』之區別」之內容為文件1~11、表1~3,以及附件A1~A11、B1~B4、C1~C13、D0~D5、D8等等。其中,文件1~11如本篇第5~7集各節,文件12~19已張貼如本篇第1~8節,表1~3、附件A~D皆隨文張貼。
繼續閱讀
2013/01/18

第9篇 第8集 總統府、行政院與國民黨皆知悉國泰醫院私下實施非法人體實驗,並一致要求衛生署依法裁處。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8集  總統府、行政院與國民黨皆知悉國泰醫院私下實施非法人體實驗,並一致要求衛生署依法裁處。


        第1節  101.12.04行政院函請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處理不當、涉嫌包庇,顯然失職,請依法行政等情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文件5)
        第2節  101.12.25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來信關切並明確表示:「維護民眾合法權益,是黨一貫努力的目標。」(文件6)
        第3節  101.12.26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函行政院秘書長直言無諱地明確表示:「國泰醫院未經病患同意,進行非法人體實驗,因行政罰之裁處權時效將過,希望行政院衛生署儘速依法處理,以維相關當事人權益。」(文件7)
        第4節  102.01.11行政院函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未依法裁罰,因裁罰時效將屆,請依法行政等情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文件12)
        第5節  102.01.16總統府函行政院秘書長之主旨為:「檢送王鳳臻先生1月11日致總統陳情書及附件,所陳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糾紛乙案,即將逾越  貴院衛生署之最後裁處權日期(102年2月25日)事,請  卓處逕復,並副知本府。」(文件13)
        第6節 102.01.17行政院再次函請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再次陳訴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未依法行政,嚴重失職,請依法行政等情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文件14)
檢附文件:
        102年1月增訂後之《雙瞳案》第六冊「常規醫療、人體試驗與『非法人體試驗』之區別」之內容為文件1~11、表1~3,以及附件A1~A11、B1、B2、C1~C13、D0~D5、D8等等請參閱本篇第2~7集。本次增訂《雙瞳案》第六冊之文件12~14,如上述第4~6節。
繼續閱讀
1 2 3 4 5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