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隨遇而安,知足常樂,與人為善,與書結緣,是謂微笑書齋
2020/07/05

​不患寡而患不均—《原始富足》讀後

  以前看過《上帝也瘋狂》,對歷蘇有印象,沒想到飾演歷蘇的格奧·寇瑪就是芎瓦西人。如同電影中意外掉入的可口可樂瓶打破原本部落安寧,隨著南非徵用芎瓦西男子當兵,軍餉流入以狩獵採集為生的部落,因為沒有任何處理或重新分配金錢的既定規範,金錢的流入成為族人的焦慮來源,造成混亂。在芎瓦西人心中,「他們會納悶,為什麼某些形式的工作比其他職業更有價值?為什麼物價總會不明就裡地攀升?而最初的錢又是從哪裡來的呢?」(頁356)
繼續閱讀
2020/06/25

解釋一個字,即做一部文化史─《爆料商周:上古史超譯筆記》讀後

如同走進野蠻小邦周的研究小間,聽五人眾侃侃而談千年前銘刻於青銅器上的家常瑣事,推敲解讀上古史料呈現的社會文化現象,在文獻證據的空白斷裂處,以史家之心默會致知,以情理度之,提出可能的詮釋。將遠古幽微難解的文字,鋪陳推演,搭建紙上劇場,搬演商周演義。

《爆料商周:上古史超譯筆記》遠足文化,2020年5月

繼續閱讀
2020/06/18

走出象牙塔,尋找台灣味

走出象牙塔,尋找台灣味

《尋找台灣味》裡面有地理角團隊九位研究生的田調好文章,談到越南種茶的台灣茶農、到泰國生根的水耕蔬菜、走訪梨山高山果農,從水果轉作種茶的辛酸、屏東泰武的原住民咖啡、苑裡阿伯的有機農業實驗、梨山蘋果與榮民的關係,最後二篇則是談馬來西亞華人的燕窩產業與寮國咖啡小農與有機標籤的想像與現實。

繼續閱讀
2020/04/18

《皮諾丘》觀後

《皮諾丘》
透過一說謊就會打嗝的假想症狀「皮諾丘」,作為故事的引子,映照今日媒體現象,探討報導的方式與記者的職業倫理。

描寫媒體記者帶輿論風向的力道,為追求報導的衝擊力,拉抬收視率,煽情、誇大、甚至為財閥驅使引導輿論風向,會將國民的憤怒朝無辜的人宣洩,掩蓋事實的真相,讓真正該負責的人安然隱身高位。因嗜血記者導致家破人亡,痛恨記者的小孩奇河明,長大之後,因緣際會,投考新聞台,走向他曾痛恨的位置,發現說出正確的事實,好的就是好的,壞的就是壞的,這麼簡單而又重要的事,卻是如此艱難。更難的是能放下仇恨與埋怨,認真檢視什麼是「記者」。新聞台應該要做大眾「想看的新聞」還是「該看的新聞」?

看著《皮諾丘》,我總是想起《鏡花緣》大人國裡人人腳下的雲:

大人國,最是妙不可言。國人不僅身高過於常人「二三尺不等」,要緊的是腳下皆有雲霧護足。市井巷陌之中,有人高視闊步;有人虛肩顧盼;有人低眉斂腳。神色各異,全因腳下雲霧的顏色而定。「光明正大,足下自現彩雲」;「奸私暗昧,足下自生黑雲」。


唐敖、林之洋看到大人國官員的腳下多用彩綾遮蓋,素多海外遊歷、博聞強記的多九公道出了箇中奧妙,原來,「此等人,因腳下忽生一股惡雲」,「必是暗中做了虧心之事,人雖被瞞了,這雲卻不留情……他雖用綾遮蓋,以掩眾人耳目,那知卻是掩耳盜鈴。」


繼續閱讀
2020/04/10

​「以新眼讀舊書,舊書皆新;以舊眼讀新書,新書皆舊。」──談鹿島茂《漫步神保町》

​「以新眼讀舊書,舊書皆新;
以舊眼讀新書,新書皆舊。」
─清˙孫寶瑄《忘山廬日記》


鹿島茂《漫步神保町:日本舊書街通史─日本文化「奇異街區」的誕生到現在》北京:文化發展出版社,2020年1月
繼續閱讀
2020/03/23

【隨手翻書的聯想】

【隨手翻書的聯想】

  晚上逛書店,在書店架上,看到一本新書平野啟一郎《何為自我:分人理論》,年輕芥川賞小說家書腰廣告詞竟寫「三島由紀夫轉世」,抽出翻翻,用小說創作來提出自己的社會觀察。然後繼續瀏覽,看到漢娜·阿倫特《愛與奧古斯丁》,談討鄰人之愛如何可能,不認同某學者認為愛鄰人如同愛上帝ㄧ樣,是因上帝存在其中,如同存在我之中一樣。但阿倫特不贊同,因為這樣消解了鄰人的特殊性,取消了作為實體存在於世界與我相遇的可能性。這是一篇阿倫特未出版的神學論文,看譯後記覺得有意思,似乎頗可以相互參照。

  儒家講愛有等差,親親尊尊,明清天主教傳教士在進入中國時,如何面對這樣的文化差異,用經院哲學那套語言分析「愛」,不管是從理學到倫理學,還是禮學思想,從儀式到禮意的考究,談的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論是架構在宋儒的「天理」、清儒的「禮順人情」還是傳教士的「神愛世人」之下,這當中的脈絡實在是有趣。

  近代五倫之外推出朋友,也是個人與群體關係重新辯證,不編戶於宗族鄉里、不隸屬於官場身分,別有一種創新/革命/重造的可能,打造「同志」,獻身於某種主義的大旗之下。

  後來呢?「城頭變幻大王旗。」魯迅是「忍看朋輩成新鬼,怒向刀叢覓小詩。」有人則是「不以一時之誤,忘平生之舊。」


繼續閱讀
2020/01/03

2019讀書錄

要讀的書依然太多,可以讀的時間太少
 
繼續閱讀
2019/12/20

凡讀書不可求快,而須沈潛往復,從容含玩


繼續閱讀
2019/11/26

讀書小記201910_11

之一
王汎森:「談一位思想家的思想,不能只摘引其中幾句話,用現代人的觀念投射回去,放大某種意義。我以為這是思想史研究的一個失誤。我希望把片段的思想放在整個的思想語境中去考慮。」「只有掌握這種分寸感,才不會過分耽溺於「後見之明」式的思考方式,把我們後代的想法過度投射回去。」—〈治學漫談〉,頁242。

《天才為何成群地來》,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8月

余英時先生當年寫《歷史與思想》,期待王汎森先生有一天能寫《思想與生活》。

 
繼續閱讀
2019/10/18

亂世隱於諜陣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