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隨遇而安,知足常樂,與人為善,與書結緣,是謂微笑書齋
2018/06/26

采銅于山,照見日影

 

 

采銅于山,照見日影

讀《日影之舞》讓我想起明末清初學者顧炎武(1613—1682):「嘗謂今人纂輯之書,正如今人之鑄錢。古人采铜于山,今人則買舊錢,名之曰廢銅,以充鑄而已。所鑄之錢,既已粗惡,而又將古人傳世之寶,舂銼碎散,不存于後,豈不兩失之乎?承詢《日知錄》又成幾卷,蓋期之以廢銅,而某自别來一載,早夜誦讀,反覆詢究。僅得十餘條,然庶幾采山之銅也。」(〈與人書十〉)


繼續閱讀
2018/04/26

那些伴我青春的文藝書誌—張照堂、莊靈、李志銘 ....4.28



講座名稱:那些伴我青春的文藝書誌—張照堂、莊靈、李志銘
主講人:張照堂、莊靈
與談人:李志銘
主持人:吳卡密
時間:4.28(六)19:30-21:00
地點:舊香居(龍泉街81號1樓)
活動免費,因場地座位有限,請先報名,報名方式:請來信jxjbooks@gmail.com或於營業時間(13:00-22:00,周一公休)來電留下您的大名與連絡電話,謝謝。
繼續閱讀
2018/03/30

【老見異書眼猶明】

【老見異書眼猶明】

一九六四年,琉璃廠魏廣洲替謝國楨訪得尋覓多年的明人田藝蘅《留青日札》竹紙六冊,謝先生大喜,寫跋語道:「一日傍晚,新雨初霽,斜陽在樹,坐窺窗外,見書友騎自行車,持藍布書袱挾是書至矣,乃摒擋故物,竭其所有而得之。晴窗展玩,偶一讀之,足以使吾老眼猶明也。」

末句出自陸游〈示兒〉詩:「遠聞佳士輒心許,老見異書猶眼明。」碩班讀葉慶炳先生談詩之文,甚是喜愛。一見謝跋便思及放翁。


繼續閱讀
2018/03/28

丁酉同年,風骨猶存──讀錢伯城《回憶中的師友群像》

錢伯城《回憶中的師友群像》上海辭書出版社,2015年8月上海辭書出版社,2015年8月

文革劫後,丁酉同年,仍有不少風骨猶存的錚錚師友言行可記。


繼續閱讀
2018/02/28

[舊香居]書情書色-Erotic Art Book Fair....2.28-4.15


書情書色-Erotic Art Book Fair
展期:2018年2月28日(三)-4月15日(日)
地點:舊香居藝空間(師大路117巷6號1樓)
開放時間:14:00─20:00(周一公休)
備註:此為限制級展覽,須年滿十八歲(含)以上方得購票入內參觀,請遵守參觀須知。

繼續閱讀
2018/02/28

[書情書色 - Erotic art book fair]展覽參觀須知


繼續閱讀
2018/02/16

初一翻書

初一翻書

「新訓詁學」一詞,誕生於20世紀40年代漢學家吉川幸次郎(1904-1980)與學者大山定一之間的往來書簡當中。一本只有一百五十多頁的小冊子《洛中書問》,紀錄了吉川關於「新訓詁學」的思考,這裡引用其中的一段:

「字典的解釋,要而言之,不過是一個近似值、標準答案。而語言本身,常常並不停留在某一點上。在實際使用語言文字的時候,根據使用者和使用狀況的具體實際,會產生出千差萬別、各不相同的結果來。雖然詞義以字典的標準解釋為基礎,是立足其上的,但也會在字典的基礎解釋上游移不定。這種游移不定,究竟游向何方?定在何處?對其進行測定,就是文學研究之道。要想使測定成為可能,必須洞察語言使用者即發言者的心理。換言之,文學研究,必須是以語言為資料的人的學問,這也是文學研究的正道。在這一點上,文學研究與語言研究的方向各不相同。語言學研究所追求的,是作為詞典意義所表示的、統一意義的方向。形成這種意義的因素是社會,所以,它與社會學乃至民族心理學相互關聯。而文學研究,雖然以語言研究為基礎,但對象是個人的語言,確切地說是通過個人的語言追溯個人的精神,追求的是意義分裂的方向。」

───〈代序:永夜清宵何所為〉,王小林《漢和之間:王小林自選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1月)頁5-6


繼續閱讀
2018/02/15

舊香居農曆年假公告:除夕至初五



舊香居農曆年假公告:除夕至初五

寒流來臨,連日濕冷,今日終於回暖放晴,希望能有個溫暖的農曆年假。舊香居營業到2月14日(三),春節休假時間為除夕至初五(2/15-2/20),龍泉店初六(2/21)開工!歡迎大家春節後來書店走走,挑本好書,成為今年美好閱讀的開始。

平安書福
恬靜閱讀
                  舊香居敬上

 
繼續閱讀
2018/02/06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一部成長小說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
  在《瑯琊榜》的巨大光環之下,作為續集實不容易,但「風起長林」寫出另一種風格。江左梅郎餘影化作長林王府一門三傑,長林王蕭廷生(祁王遺孤),世子蕭平章、次子蕭平旌(送往瑯琊山藺晨處學藝)。在父兄護持之下,蕭平旌飛揚灑脫,嚮往江湖,然而身為將門之後,終究有一天會需要承擔長林王府的重擔。

 


繼續閱讀
2018/02/05

看展讀書

之一

 

那日在故宮看展,看到閑居賦,一字一字讀,遇到不懂的字也不求甚解。展間因保護文物而使用低照明的燈光,默讀一段眼睛就有點累,也感覺筆墨漸漲,稍換個呼吸,再接著讀,好似筆畫又走輕靈。彷彿有種感覺,字跟人一樣也會呼吸。當讀到「窺天文之秘奧,人事之終始」,覺得「秘」字寫得真漂亮,彷彿收納四方,苞含於一。雖然網路上有圖片,但還是不及展場原件神采。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