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01

台灣百慕達

台灣百慕達 啊~連續失蹤怪事 飛官口耳相傳...小心澎湖西南 就台灣的地理環境而言,海峽的天候狀況很少出現萬里晴空,所以也連帶的造成飛機在這片海域失事率偏高。但除了天候因素之外,許多飛行員在酒足飯飽之餘,都會偷偷告訴好友,其實在澎湖島群的南端,也有一個時常被飛行員所「尊敬」的地方,時常會有「異象」產生。飛行員談論的「八卦」題目,指的就是素有澎湖「魔鬼海」的神秘海空域。 「三二九到了」,這是很多飛行員所不願聽到的,因為就台灣的地理環境而言,2月至5月的天候狀況相當不好,所以也連帶的造成飛機在這段時間失事率偏高。飛行員絕大多數都出身空軍官校,在這個「筧橋」傳統裡,「三二九青年節」這一天,是殉職學長回來找學弟「陪」的時段。當然,這是「八卦」。 但除了「三二九」之外,在澎湖島群的南端,也有一個時常被飛行員所談論的「八卦」題目,那就是有澎湖「魔鬼海」海域的神秘海空域。 其實「魔鬼海」這個名詞並不是現在才有,早在日本人佔領台灣的時期,日本的海、陸軍飛行員就已經將一塊接近澎湖西南30海浬的海空域列為「少去為妙」的地帶,因為在附近總會有一些怪事發生,例如磁羅盤瘋狂打轉、海面出現白光、雲層呈現圓球狀等等超乎自然的現象。 1943年一架台南航空隊的「零戰」戰機,大白天就在澎湖眾目睽睽的情況下消失,當時至少有4艘漁船上的人同時看見這架戰機飛進一朵雲中,但卻沒有再看到它飛出來。這個事件,相當清楚記載在當時帝國海軍情報處,而且,記錄的參謀軍官也因為出身海軍飛行兵,因此在報告上是寫「不明因素於空中失蹤!」 是什麼原因,讓少數飛行員對這個位於澎湖群島西南方位的「魔鬼海」產生一種避而遠之的態度?雖然「魔鬼海」這個名詞是上個世紀初日本漁民說出來的,但一向保密的軍事飛行任務,卻多次出現許多「意外中的意外」,讓許多較迷信的人對這片奇異的海空域,更加「尊敬」。 1962年1月8日,空軍第34中隊1架P2V電子偵測機,在「滿月夜」的深夜從新竹起飛,一出海就以超低空飛行方式躲避中國沿海地區的雷達防空網,並全程實施通訊管制,以只收不發的「守聽」方式執勤。 這架載滿13人的電戰機,在超低空通過位於台中港外海25浬的海軍軍艦時,由於依規定不能以無線電通報,因此是以「亮燈」的方式向這艘海軍軍艦「回報」。隨即轉向220度航向另一個檢查點,也就是位於澎湖群島西南方的某一個點。 但是,這架飛機卻從此失蹤,機上13人包括飛行員郭統德、崔傑石、梁如年。通信官李滌塵、劉敬賢、鍾熾藩。反制官喻經國、盧祖培、張漢生。士官長薛洪吉。空投兵考振芬、高銓等人,全部都被空軍總部列入失蹤名單。直到6個月後,才依規定辦理殉職。 1967年1月13日,1架空軍第12隊的RF-104G偵察機高速進入福建上空進行偵照任務,這架由宋俊華駕駛的偵察機,在快速完成偵照之後,立即發現中國的攔截機已完成「佔位」,準備進行射擊。 正當偵察機陷入中國戰機的火網之際,由台中清泉崗基地趕來營救的4架F-104G戰機,也正好完成對中國戰機的「佔位」。雙方爆發近代空戰史上最短時間,也最激烈的空戰。 這場被稱為「113空戰」的戰鬥,是海峽兩岸最後的一次空戰,戰鬥的結果是,中國2架「殲六」戰機遭飛彈擊落,而台灣空軍也有1架F-104G戰機於返場時失蹤,飛行員是楊敬宗少校。 由空軍作戰司令部的監聽錄音帶顯示,楊敬宗事實上不是被擊落的,而是在打完空戰回程時,在澎湖群島西南方「進雲」後,從此音訊全無。 在錄音帶中,可以清楚的聽到楊敬宗在失蹤前相當興奮的告訴基地,這場空戰打得漂亮,但隨後就聽到他說:「有雲堆,油不夠,我要穿降。」 幾秒鐘後,作戰司令部的管制官就聽到楊敬宗叫了一聲,雷達光點也就這麼憑空消失。 直到現在,也沒有人在這片淺海中發現楊敬宗戰機的殘骸。 到了1987年2月14日,1架同是台中基地的F-104G戰機,在完成攔截訓練時,準備由大安溪口進入航線時,飛行員告知基地「飛機有點不對!」 然後這架戰機就做出一個「英麥曼」動作,轉向位於澎湖群島以南的檢查點,雖然飛行員這時仍保持鎮定,但當他再次轉向基地「太康(戰術導航)」航向,準備做「太康穿降」時,地面的雷達管制員卻再也找不到這架飛機。 同年3月29日,1架F-104J戰機正進行「X3」試飛,由於當天本島天候狀況不佳,飛行員在獲得允許後改變飛行空域,前往位在澎湖群島南方的靶場上空進行試飛。 當天駕駛這架戰機的是一位較資淺的飛行試飛員,起初狀況都還正常,但當他準備進行超音速飛行測試時,地面卻聽到他說「有雲在追我!」 正當大家準備告訴他「這是錯覺」時,便同時聽到他大喊「失控…改不出來…我要跳傘…」 50分鐘後,從嘉義基地出動的海鷗部隊搜救直升機,發現這位已呈失溫狀態的飛行員,昏迷在小小的救生筏裡。這位飛行員後來因「特殊原因」核准提前退役。 隔年,也就1988年10月29日這一天,1架F-5E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失蹤,地點與當年「113空戰」失蹤的楊敬宗一樣。也就是澎湖群島西南偏南30浬的海空域。 事實上,就學理研判,澎湖群島西南方有一個空軍的炸射靶區,也就是說,飛進這個靶區的戰機都是進行所謂的「大動作」,戰機在進行高難度的戰術動作時,同時也需冒著更多的危險,相對的,出事機率也較大。 其實,就地緣學理而言,地球一共有8個十分類似「百慕達三角洲」的神秘海空域,南北半球各有4個,而其中一個就是在澎湖以南,也就是相當接近1998年一架F-16失蹤的地點。 很多飛官都有在這個空域出現方位判斷不易的經驗,尤其是在低空為然。雖然就學理上解釋,在台灣海峽實施低空飛行本就不是一見容易的事,鹽份堆積在風檔上不說,有時突然湧起的大浪甚至會打到機身,如果飛行技術欠佳,就有可能會一頭撞進海中。 在天氣好的時候,也不見得會有好的飛行環境,因為有許多飛官指證歷歷的描述,他曾在平靜的海面看見白色強光,嚴重影響視線。也有飛官指出,新竹外海曾出現圓球狀的怪雲,任憑東北風的風勢強勁,也不曾將它吹開。 同時,在1980年代,台灣空軍有幾次「相當意外的意外」,因為有很多成熟飛行員在接近這塊神秘空域時,總會「變動作」而一頭栽進大海。而且也曾經出現有夜航的F-104戰機被不明飛行物跟蹤的非正式記錄,而已退役的C-119老母機機隊也一再有領航員回到「看到比衛星飛得更快的不明飛行物體」,事實上重點並不在於那些比衛星更快的東西,而是指那些「不明飛行物體」,只是一般受過嚴格飛行或領航訓練的飛官,都不願為不明飛行物(UFO)背書。 事實上,1983年曾到空軍官校演講的美軍退役准將葉格(George Yeager),就曾在會餐中對學生說:「我在1951年駐防沖繩,有好幾次在經過台灣海峽時遇見『相當有趣的飛行器』!」 類似葉格的話,其實早在1975年,曾是美國水星太空計劃的飛行員葛理生(Grison),在西德上空還駕駛RF-4E緊急起飛追逐「一個停在基地上空5萬呎的發光體。」 事後葛理生在美國國會親自做證,他說:「我確信自己面對的不是我們人類所能做出來的飛行器,因為我曾是太空人,也曾遨遊太空。」 到底澎湖外海是否真的有這種「魔鬼海」,會平白無故吞噬飛機與船隻?這種怪力亂神的「謠言」,恐怕台灣沒有任何一位飛行員,能與美國太空人葛理生一樣,願意出面說「我看過UFO。」

台灣百慕達 啊~連續失蹤怪事 飛官口耳相傳...小心澎湖西南 就台灣的地理環境而言,海峽的天候狀況很少出現萬里晴空,所以也連帶的造成飛機在這片海域失事率偏高。但除了天候因素之外,許多飛行員在酒足飯飽之餘,都會偷偷告訴好友,其實在澎湖島群的南端,也有一個時常被飛行員所「尊敬」的地方,時常會有「異象」產生。飛行員談論的「八卦」題目,指的就是素有澎湖「魔鬼海」的神秘海空域。 「三二九到了」,這是很多飛行員所不願聽到的,因為就台灣的地理環境而言,2月至5月的天候狀況相當不好,所以也連帶的造成飛機在這段時間失事率偏高。飛行員絕大多數都出身空軍官校,在這個「筧橋」傳統裡,「三二九青年節」這一天,是殉職學長回來找學弟「陪」的時段。當然,這是「八卦」。 但除了「三二九」之外,在澎湖島群的南端,也有一個時常被飛行員所談論的「八卦」題目,那就是有澎湖「魔鬼海」海域的神秘海空域。 其實「魔鬼海」這個名詞並不是現在才有,早在日本人佔領台灣的時期,日本的海、陸軍飛行員就已經將一塊接近澎湖西南30海浬的海空域列為「少去為妙」的地帶,因為在附近總會有一些怪事發生,例如磁羅盤瘋狂打轉、海面出現白光、雲層呈現圓球狀等等超乎自然的現象。 1943年一架台南航空隊的「零戰」戰機,大白天就在澎湖眾目睽睽的情況下消失,當時至少有4艘漁船上的人同時看見這架戰機飛進一朵雲中,但卻沒有再看到它飛出來。這個事件,相當清楚記載在當時帝國海軍情報處,而且,記錄的參謀軍官也因為出身海軍飛行兵,因此在報告上是寫「不明因素於空中失蹤!」 是什麼原因,讓少數飛行員對這個位於澎湖群島西南方位的「魔鬼海」產生一種避而遠之的態度?雖然「魔鬼海」這個名詞是上個世紀初日本漁民說出來的,但一向保密的軍事飛行任務,卻多次出現許多「意外中的意外」,讓許多較迷信的人對這片奇異的海空域,更加「尊敬」。 1962年1月8日,空軍第34中隊1架P2V電子偵測機,在「滿月夜」的深夜從新竹起飛,一出海就以超低空飛行方式躲避中國沿海地區的雷達防空網,並全程實施通訊管制,以只收不發的「守聽」方式執勤。 這架載滿13人的電戰機,在超低空通過位於台中港外海25浬的海軍軍艦時,由於依規定不能以無線電通報,因此是以「亮燈」的方式向這艘海軍軍艦「回報」。隨即轉向220度航向另一個檢查點,也就是位於澎湖群島西南方的某一個點。 但是,這架飛機卻從此失蹤,機上13人包括飛行員郭統德、崔傑石、梁如年。通信官李滌塵、劉敬賢、鍾熾藩。反制官喻經國、盧祖培、張漢生。士官長薛洪吉。空投兵考振芬、高銓等人,全部都被空軍總部列入失蹤名單。直到6個月後,才依規定辦理殉職。 1967年1月13日,1架空軍第12隊的RF-104G偵察機高速進入福建上空進行偵照任務,這架由宋俊華駕駛的偵察機,在快速完成偵照之後,立即發現中國的攔截機已完成「佔位」,準備進行射擊。 正當偵察機陷入中國戰機的火網之際,由台中清泉崗基地趕來營救的4架F-104G戰機,也正好完成對中國戰機的「佔位」。雙方爆發近代空戰史上最短時間,也最激烈的空戰。 這場被稱為「113空戰」的戰鬥,是海峽兩岸最後的一次空戰,戰鬥的結果是,中國2架「殲六」戰機遭飛彈擊落,而台灣空軍也有1架F-104G戰機於返場時失蹤,飛行員是楊敬宗少校。 由空軍作戰司令部的監聽錄音帶顯示,楊敬宗事實上不是被擊落的,而是在打完空戰回程時,在澎湖群島西南方「進雲」後,從此音訊全無。 在錄音帶中,可以清楚的聽到楊敬宗在失蹤前相當興奮的告訴基地,這場空戰打得漂亮,但隨後就聽到他說:「有雲堆,油不夠,我要穿降。」 幾秒鐘後,作戰司令部的管制官就聽到楊敬宗叫了一聲,雷達光點也就這麼憑空消失。 直到現在,也沒有人在這片淺海中發現楊敬宗戰機的殘骸。 到了1987年2月14日,1架同是台中基地的F-104G戰機,在完成攔截訓練時,準備由大安溪口進入航線時,飛行員告知基地「飛機有點不對!」 然後這架戰機就做出一個「英麥曼」動作,轉向位於澎湖群島以南的檢查點,雖然飛行員這時仍保持鎮定,但當他再次轉向基地「太康(戰術導航)」航向,準備做「太康穿降」時,地面的雷達管制員卻再也找不到這架飛機。 同年3月29日,1架F-104J戰機正進行「X3」試飛,由於當天本島天候狀況不佳,飛行員在獲得允許後改變飛行空域,前往位在澎湖群島南方的靶場上空進行試飛。 當天駕駛這架戰機的是一位較資淺的飛行試飛員,起初狀況都還正常,但當他準備進行超音速飛行測試時,地面卻聽到他說「有雲在追我!」 正當大家準備告訴他「這是錯覺」時,便同時聽到他大喊「失控…改不出來…我要跳傘…」 50分鐘後,從嘉義基地出動的海鷗部隊搜救直升機,發現這位已呈失溫狀態的飛行員,昏迷在小小的救生筏裡。這位飛行員後來因「特殊原因」核准提前退役。 隔年,也就1988年10月29日這一天,1架F-5E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失蹤,地點與當年「113空戰」失蹤的楊敬宗一樣。也就是澎湖群島西南偏南30浬的海空域。 事實上,就學理研判,澎湖群島西南方有一個空軍的炸射靶區,也就是說,飛進這個靶區的戰機都是進行所謂的「大動作」,戰機在進行高難度的戰術動作時,同時也需冒著更多的危險,相對的,出事機率也較大。 其實,就地緣學理而言,地球一共有8個十分類似「百慕達三角洲」的神秘海空域,南北半球各有4個,而其中一個就是在澎湖以南,也就是相當接近1998年一架F-16失蹤的地點。 很多飛官都有在這個空域出現方位判斷不易的經驗,尤其是在低空為然。雖然就學理上解釋,在台灣海峽實施低空飛行本就不是一見容易的事,鹽份堆積在風檔上不說,有時突然湧起的大浪甚至會打到機身,如果飛行技術欠佳,就有可能會一頭撞進海中。 在天氣好的時候,也不見得會有好的飛行環境,因為有許多飛官指證歷歷的描述,他曾在平靜的海面看見白色強光,嚴重影響視線。也有飛官指出,新竹外海曾出現圓球狀的怪雲,任憑東北風的風勢強勁,也不曾將它吹開。 同時,在1980年代,台灣空軍有幾次「相當意外的意外」,因為有很多成熟飛行員在接近這塊神秘空域時,總會「變動作」而一頭栽進大海。而且也曾經出現有夜航的F-104戰機被不明飛行物跟蹤的非正式記錄,而已退役的C-119老母機機隊也一再有領航員回到「看到比衛星飛得更快的不明飛行物體」,事實上重點並不在於那些比衛星更快的東西,而是指那些「不明飛行物體」,只是一般受過嚴格飛行或領航訓練的飛官,都不願為不明飛行物(UFO)背書。 事實上,1983年曾到空軍官校演講的美軍退役准將葉格(George Yeager),就曾在會餐中對學生說:「我在1951年駐防沖繩,有好幾次在經過台灣海峽時遇見『相當有趣的飛行器』!」 類似葉格的話,其實早在1975年,曾是美國水星太空計劃的飛行員葛理生(Grison),在西德上空還駕駛RF-4E緊急起飛追逐「一個停在基地上空5萬呎的發光體。」 事後葛理生在美國國會親自做證,他說:「我確信自己面對的不是我們人類所能做出來的飛行器,因為我曾是太空人,也曾遨遊太空。」 到底澎湖外海是否真的有這種「魔鬼海」,會平白無故吞噬飛機與船隻?這種怪力亂神的「謠言」,恐怕台灣沒有任何一位飛行員,能與美國太空人葛理生一樣,願意出面說「我看過UFO。」



首頁│ 下一篇→租屋驚魂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