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0/28

【放映週報影評】/《巴黎單身派對》現代社會的愛情與生活

作者:張冠倫


七分鐘能否認識、甚至是深入了解一個人?法國導演尚馬克莫度特(Jean-Marc Moutout)的《巴黎單身派對》以七分鐘及七對男女的「快速約會」(Speed Dating) 為引子,帶出了現代人在高速的生活步調之下,看待愛情的各種面相,以及生命價值觀上的異化。

電影的片頭使用大量的桃紅色及天空藍等鮮豔的底色,上頭則是許多女子的剪影快速變換,讓人目不暇給。乍看之下,或許會以為這又是以「巴黎」這個城市為號召,描寫都會紅男綠女愛情故事的輕鬆電影;然而片頭一結束,我們便見到身著整齊套裝的女主角艾露伊(Elsa Zylberstein飾)踩著快速卻深沉的步伐,穿過一塵不染的電梯間走廊,隨即明確幹練地和同事討論起房地產案件的處理方法。短短的幾分鐘,便將女主角代表的形象清楚地交代出來:現代都會新女性擁有自己的事業,行事風格講求高效率,且在經濟上獨立於男性之外,在愛情或婚姻方面卻始終不如意。因此,艾露伊報名參加「快速約會」,它如同流行於大學生之間的聯誼活動,但每次會面的交談時間限制在七分鐘,期望能從中為自己找尋一位終身伴侶。

短短的七分鐘,你僅能從對方的談吐來粗略認識對方,整件事情看起來相當荒謬,畢竟七分鐘能了解一個人多少?更別說是要挑選合適的伴侶;另一方面,卻也是因為七分鐘的短暫,你大可以憑藉第一印象或是第六感來判斷一個人,若是對對方完全沒興趣,那麼至少不用浪費更多的時間和對方往來。對於艾露伊這樣忙碌於事業的人,抑或是已經邁入中年、極度渴求一位伴侶的人來說,「快速約會」是挑選伴侶最簡便且有效率的管道。這也反映出現代男女不想花太多時間在認識並且習慣一個人後,才發現彼此的生活習慣、個性及價值觀等相衝突,落得無疾而終的下場。

有趣的是,導演並沒有強烈批判這種愛情態度,而是以艾露伊的外婆和外公之間那種傳統社會中的愛情來做對比。當外婆被問起她和外公之間是否有愛情的存在時,她回答:「我們的愛情是在有了小孩之後才產生。」小孩是聯繫他們之間最重要的因素,所謂的愛情也是建立在這之上。或許這對講求自由戀愛的現代人來說十分難以理解,若兩人之間沒有愛情,怎麼會結合在一起?更別說是邁入婚姻及生育小孩了。弔詭的是,外公及外婆間的關係竟長達了數十年之久,而現代男女間的關係卻可以在短短幾個月內便結束。躺在床上的外婆談起外公的事情時,臉上不時流露出幸福且平靜的笑容。這個段落雖佔電影不長的篇幅,卻讓艾露伊的內心起了很大的變化。對照艾露伊及現代男女的愁容,內心彷彿糾結著更多煩惱顧慮。

印度詩人泰戈爾曾如此說過:「我曾受苦、沮喪過,知道什麼是死亡,而我很慶幸自己正活在這偉大的世界中。」艾露伊的的確確是這詩句的極佳體悟:經歷了腫瘤手術、也被因快速約會而認識的尚路克(Bruno Putzulu飾)欺騙傷害過,卻因此重新獲得人生的希望。艾露伊在另一次的「快速約會」上,對安德烈(Jacques Bonnaffé飾)這麼傾訴著:「對照世界的寬廣,人心卻有那麼多界限。」相對於電影前半部忙碌緊迫的氣氛,後半部則出現開著美麗花朵的樹及女主角建立家庭、享受天倫之樂的溫馨畫面。也許是頗具優勢的身分地位及光鮮外表造就了艾露伊的優越感,因此在挑選伴侶上,條件也相對地嚴格許多;其貌不揚且禿頭的安德烈,則曾經以實驗自比:「用原子筆在玻璃表面上畫過,卻完全不會留下痕跡」,說明自己的不起眼。

導演在電影接近後段尾聲時,加入了花朵綻放的美麗畫面:綠意盎然的整齊庭院中,粉色及白色的花朵點綴著黑褐色樹枝,似乎還能感受到陣陣輕風的吹拂,呈現出一派寧靜和諧的氣氛。不只是安德烈,所有的人皆是如此。無論身分地位高低,無論長相醜陋美麗,每個人都只是這個世界的過客罷了,短短數十年的生命對照起地球的歷史,根本不值得一提。這個世界還有更多美麗的事物藏在那些你不曾注意過的角落,人的生活不該只是侷限於營造完美的表象中,這個世界的廣闊可以包容許多事物,而人類需要做的不過是放開心胸去享受而已。《巴黎單身派對》的故事看似輕鬆,然而導演卻在這甜蜜浪漫的巴黎愛情糖衣之下,埋藏了一個引導觀眾在快速變遷的社會裡,重新定位自己的空間。



首頁│ 下一篇→【影評】/ 轉吧,愛情七彩霓虹燈《巴黎單身派對》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