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29

[霏小說]魔羯座的「驛站」

魔羯的愛情是一場非常遊樂的戰爭。

喜歡將心情迂迴隱藏,或者將字句懸掛在空中任意摘取拋擲。

即使是嫉妒、嘔氣,也當是一場戰役--精彩且壯烈。

 

 

 



無目地的漫步在忠孝東路,遠處傳來微細的聖誕音樂。

風有些刺骨,不禁拉了拉外套。

街上行人恓恓皇皇,全是一對對的情侶。

在這浪漫白色耶誕,凜冽的寒風對他們而言,不過是相互依偎的最佳藉口吧?!

不知走了多遠,身邊的景物竟是如此眼熟,抬眼一看,竟觸及那個招牌 --

「驛站」。

那原木帶著焦紋的木板,刻著「驛站」二字。

不禁退了兩步,還是遲疑地推開厚重的大門,走進當初分手的PUB。

店裡依舊飄著醇郁的酒香,鋪設著隨興的音樂。

或許是習慣使然,朝以前那個常坐的位子望了望,有人 ! 便挑了一旁的位子坐下。

點了杯苦澀的黑咖啡。將奶油投入,擴散成一圈圈漣漪。

繾綣的咖啡和奶精漸漸交溶成漩渦。

啜了一口咖啡。淡了色的愛似乎也淡了感覺。

點了一首歌給自己,台上的歌手感性地唱著:


「有些話等不及要對妳說,有些事忍不住要為妳做,

如果妳有另外一片天空,何必要我承諾 ?

就像過往雲煙消失無蹤,衷心盼望與妳長相廝守,一個人寂寞--無處可躲…」


愈聽心愈苦,將杯中物一飲而盡,又叫了杯黑咖啡。

昔日的座椅坐著一位長髮女郎,心情似乎很差。

一手撐著頭,另一手攪動著湯匙,發出鏗鏗的碰撞聲。

她的肩膀抽蓄著,「在哭吧 ? 」我猜想。

在歌的尾音軋然而止時,她抬起滿是淚痕的臉,鼓掌。

是她昔日的她 ! 一樣的憂鬱神情,多的只是一份清瘦。

她瞧見了我,驚訝地睜大了眼,隨即收回情緒,不安地低下頭喝她的飲料。

我端了咖啡,走到她的對面,坐了下來。

她低頭望著空杯,又點了一杯紅茶。

「我記得妳以前不喝甜的? 」我說。

她微笑,不語。

「歌是點給我的嗎 ? 」半晌,她才道。

我啜了口咖啡 :「也許。」

「寂寞嗎 ?」我也只能如此問。

兩人間的空氣頓時膠著,她停下攪動紅茶的湯匙。

她的淚滴在杯緣,溺死在紅茶中。她點點頭,長髮掩蓋了她半邊頰。

現在的她實在不能和以前那個俏麗短髮的她聯想起來。

「頭髮留很久啦 ?」我問。

她輕點頭。

「為他 ?」我再問。

她又滑下淚 :「他離開我了。」

「喔 ! 」我不願多說什麼,當初是她選擇離開我的。

她拭拭淚 :「想過我嗎 ?」

我凝睇著她,搖頭。

她笑,很苦的笑。

沉默良久…

「我該走了。」我說,轉頭去叫侍者。

我從皮包抽出錢來,一張紙片隨之飄落。

她拾起來,對我笑了笑,像捉到犯錯的孩子。

那是我和她的合照。

我急忙拿回,塞回皮夾子,辯道 :「忘了拿起來。」

她又笑,令我很不安。

我走出門外,倚著紅色磚牆,將回憶和她留在--「驛站」。

------------------------------------------------------------
魔羯物語:固執,壓抑情緒,意志力強,保守,太過現實,不夠浪漫
------------------------------------------------------------

【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霏小說]射手座的「直覺遊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霏小說]水瓶座的「外星女婿」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