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10

愛的玄機

愛的玄機
  爺爺和奶奶都80多歲了,有時神志不清,連兒孫也認不太分明了。好幾次他們互指對方發問︰“這是誰呢?一直呆在我身邊……”過一會兒,似乎又清醒了,奶奶便翕動干癟的嘴先開了口︰“你呀──老頭子,那一次你送我的羊皮,我用來做了一件夾襖,穿了這么多年還沒見爛哩!”也不知爺爺到底聽清沒有,接過話茬就說︰“還說呢,老婆子,那天你給我的兩個青杏,我吃得到現下還酸牙哩!”……兩個老人每日裡都旁若無人地重複這幾句話,表情安然祥和,平靜得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
    我想,他們一定是在緬懷年輕時初戀的情景。看來歲月是無法消磨掉人們心目中愛的記憶的,縱然是一點點,只要是真愛,便意味著地久天長。
調  教
    我從學校畢業後,因工作單位一時還沒有著落,便回到鄉下的家中,每日裡讀言情小說、看電視錄像以打發時光,好不自在。
    一日,父親讓我去幫他犁地。拉犁的是一頭老牛、一頭小牛。那頭老牛總不太賣力,步子邁得慢慢悠悠,一直落在後面,整個拉繩的力量都集中在小牛的肩頭。可父親的鞭子不是落在老牛的身上,而是時時打在小牛的脊背。
    我有些弄不明白,父親解釋說︰“那老牛不是懶得出力,它是想讓小牛練練筋骨呢!”

    我聽後再也無臉在家閑著,當即收拾行李,動身去謀職,從此步入社會。
禮  品
    一個朋友準備結婚,我和妻商量送一件禮品以示祝賀。手頭有兩套一模一樣的酒具,我打算送去一套。
    妻卻說︰“送那套茶具吧!”
    這套茶具小巧玲瓏,做工極為考究,透著一股自然天成的藝術韻味,是我的鐘愛之物。
    我說︰“酒具多出一套,留著也沒有用處。”
    妻說︰“把自己都感到是多餘的東西,拿去送與別人,心裡總覺得缺乏誠意。茶具我們很喜愛,朋友也一定會喜歡的。”
    於是我把那套茶具送去了,朋友果然非常滿意,愛不釋手,陶醉在一種藝術氛圍裡,把我的心情也感染得一片晴朗。
    這,真是“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呀!
虎  牙
    我嬸嬸很丑,丑在兩顆突凸的虎牙上。但當初叔叔是非她不娶。眾人都說他眼光太低,嬸嬸也覺得自己和我叔叔不相配,不止一次地問︰“你就不嫌我的虎牙難看?”叔叔沒有回答。直到成親那晚,客人都走了,他才對嬸嬸說︰“我小時候也有一對虎牙呢,後來讓鄉醫給拔掉的!”
    ……有時,人們對愛的尋覓,往往緣於曾經的失落。人生如夢

墓碑上的彩蝶
    那年我失戀了,情緒低落得想自殺。一個朋友來看我,無論怎樣勸慰,我都聽不進去。後來,他帶我信步到了遠處的一片墓群,我倆都沈默著。過了許久,朋友忽有發現似的指著遠方說︰“你看到了嗎?那墓碑上有一只彩蝶。”我仔細一看,果然有只蝴蝶在那兒翩翩起舞。這情景使我驚詫不已︰一邊是死的沉靜,一邊是生的律動,和諧而又美麗。細想那沉睡的生命生前定然比那蝶偉大,但此刻卻已不能再像蝶一樣來感受人間的美好,這何嘗不是生命的一種缺憾……朋友見我沈思不語,接著又說︰“人,既然連死都不在乎,又何必怕生呢?”
    於是,我活了下來,並時常記起那墓碑上的彩蝶。


做一株鹼蓬←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浮華散盡,平淡是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