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10/10

好雪片片,不落別處

龐蘊居士語錄:
(龐蘊居士)至藥山,山命十禪客相送,至門首,士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別處。」有全禪客曰:「落在甚處?」士遂與一掌,全曰:「也不得草草。」士曰:「恁麼稱禪客?閻羅老子未放你在!」全曰:「居士作麼生?」士又掌曰:「眼見如盲,口說如瘂(啞)。」(龐蘊居士語錄)


有人解釋「好雪片片,不落別處」這個公案:『如果自己真有工夫,禪悟就在你那邊,好比好雪不會飄到別處,只會飄到你這裡。可是未開悟的人就不懂了。』

但是古代禪師認為「開悟見性」不是修行而得到的工夫,「禪定解脫」不是「開悟見性」:

指月錄:
僧問:「如何修道?」(馬祖道一)師云:「道不屬修,若言修得,修成還壞。」
大珠慧海:「性本清淨,不待修成;有證有修,即同增上慢者。」
六祖壇經:
惠能曰:『指授即無;惟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
指月錄:
開元中,有沙門道一,在衡嶽常習坐禪。師知是法器,往問曰:「大德坐禪圖甚麼?」一曰:「圖作佛。」師乃取一磚,於彼菴前石上磨。一曰:「磨作甚麼?」師曰:「磨作鏡。」一曰:「磨磚豈得成鏡耶?」師曰:「磨磚既不成鏡,坐禪豈得作佛?」

所以,見性開悟「不待修成 ,不是工夫,也不是禪定解脫」

很多人都把「禪定解脫」認為是「見性」,這是大錯特錯的。

但是,是不是不用修行就能「見性開悟」?
馬祖道一說:「若言不修,即同凡夫。」
南嶽懷讓禪師:「修證則不無,污染即不得。」


是經過勤苦修行後,心開悟解。而了知「自性本來具足」,「一切萬法不離自性。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

(馬祖道一)師云:「自性本來具足,但於善惡事上不滯,喚作修道人。取善捨惡,觀空入定,即屬造作。」
馬祖道一提示了一件很多人誤會的事:「取善捨惡,觀空入定,即屬造作」。

有人說:『禪悟就在你那邊,好比好雪不會飄到別處,只會飄到你這裡。』
『好雪只會飄到你這裡』這裡是那裡呀?禪悟就在全禪客那邊,難道就不在「龐居士」那邊?及其他九個禪客那邊嗎?
全禪客因為不知,所以問說:「落在甚處?」,龐居士打他一掌全禪客又說:「也不得草草。」全禪客說也不能輕率、隨便的就忽略了。如今有人又說「飄到你這裡」,這豈不是又是「草草」?
模稜兩可,那裡是見性開悟的人的見地?

◎◎然而「好雪片片,不落別處。」究竟落在何處呢?
解深密經說,眼根與六塵接觸,產生眼識,而眼識依阿賴耶識建立,沒有阿賴耶識就沒有眼識。(註:

如來藏因為無明而攀緣執著時,就成了阿賴耶識。看見好雪片片,就是因為如來藏的作用。所以「好雪片片,不落別處」,落在何處呢?就落在如來藏。

如來藏又稱為菩提、真如、佛性、常住真心、大圓鏡智。『是無法用眼睛看見,不能用耳朵聽到,不能用鼻子嗅到,不能用舌頭嚐到,不能用身體查覺到,不能用意識了知。』
所以龐居士說「眼見如盲,口說如瘂(啞)。」

這是大般若經說的「真如名為無異、無變、無生、無諍,自性真實,以無諍故說名真如;………眼不能見,耳不能聞,鼻不能嗅,舌不能嘗,身不能覺,意不能知。」

所以龐居士說「眼見如盲,口說如瘂(啞)。」並不是罵全禪客,而是全禪客問「居士作麼生?」(居士你怎麼說呢?)龐居士回答全禪客「好雪片片,落在何處」的答案。也就是龐居士「親自見到的」佛性、常住真心。
有一個公案:「一日石頭問曰:見老僧以來,日用事作麼生?士曰:若問日用事,即無開口處。」
「若問日用事,即無開口處」也是和「眼見如盲,口說如瘂(啞)。」 一樣的道理。


也許有些二乘修行者會把「眼不能見,耳不能聞,鼻不能嗅,舌不能嘗,身不能覺,意不能知。」認為是「緣起空」、「五蘊空」但是「緣起空」、「五蘊空」是斷滅的,並不是真如、佛性、如來藏。 「真如、佛性、如來藏」是「聖智境」,是「真實、不變異」。
大乘入楞伽經:「若無常者,有所作過,同於諸蘊為相所相,畢竟斷滅而成無有,然佛如來實非斷滅。」
「五蘊空」是斷滅的。
大般若經:「是性寂靜,過諸名相;性是真實,遠離顛倒;性不變異,故稱真如;是聖智境,故名勝義。」
大般若經:「真如名為無異、無變、無生、無諍,自性真實。」
「真如、佛性、如來藏」,是「性是真實,性不變異,是聖智境」。

(龐居士)士曰:「恁麼稱禪客?閻羅老子未放你在!」
有人解釋這一段,說「以你這樣的『禪定功夫』,怎可以逃出閻羅王的魔掌呢?」
但是依據經來說,應該不是這樣。

楞嚴經說「眾生因為不見常住真心,所以輪迴生死」,全禪客不知道「好雪片片,落在何處」,也就是不知常住真心,不見常住真心,因此必定「輪迴生死」,所以龐居士罵全禪客「閻羅老子未放你在」。
並不是有『禪定功夫』就能逃出閻羅王的手掌;也不是『禪定功夫』深厚,就能逃出閻羅王的手掌!

六祖壇經:『指授即無;惟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
指月錄:(馬祖道一)師云:「道不屬修,若言修得,修成還壞。」

道不是修成的,如果是修成的(工夫),還是會變壞。
『禪定功夫』是會退失的,所以不能免生死。

雪竇重顯為「好雪片片,不落別處」公案,說了他的看法:
翠峰顯云:「好雪片片不落別處,但握雪團便打。」
又頌曰:「雪團打、雪團打,龐老機關沒可把;天上人間不自知,眼裏耳裏絕瀟灑,瀟灑絕。碧眼胡僧難辨別。」


雪竇重顯為什麼這樣說呢?我們看「藥山惟儼禪師」的公案:
(藥山惟儼)一日在石上坐次。石頭問曰:「汝在這裏作麼?」曰:「一物不為。」頭曰:「恁麼即閒坐也。」曰:「若閒坐即為也。」頭曰:「汝道不為,不為個甚麼?」曰:「千聖亦不識。」頭以偈讚曰:「從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祇麼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可明。」
藥山惟儼禪師說在真如境界「千聖亦不識」,所以雪竇重顯說「龐老機關沒可把,天上人間不自知。」。
「眼裏耳裏絕瀟灑,瀟灑絕。碧眼胡僧難辨別。」碧眼胡僧是譬喻佛性、真如、如來藏。不離開攀緣的「眼、耳、鼻、舌、身、意識」,是難以見到「常住真心」的。所以說「眼裏耳裏絕瀟灑」。

雪竇重顯說「但握雪團便打」,也不是在說「我就做雪團『丟落此處』以示不服」。而是與「好雪片片,不落別處」的意思一樣,是要看此公案的人知道「雪團落在何處?」───即落在真心、如來藏。

以上「好雪片片,不落別處」都是根據經典說的,有體驗的人,見到真心的人,就可以體會到。

如何見常住真心呢?
圓覺經:「有作思惟從有心起,皆是六塵,妄想緣氣,非實心體。已如空花,用此思惟辨於佛境,猶如空花復結空果,展轉妄想,無有是處。」
有作思惟,皆是六塵妄想緣氣,非實心體。
圓覺經:「一切菩薩及末世眾生。應當遠離一切幻化虛妄境界。由堅執持遠離心故。心如幻者。亦復遠離。遠離為幻。亦復遠離離遠離幻亦復遠離得無所離。即除諸幻。」
六塵、六識及身心都是幻化虛妄境界,離開這些「虛妄境界」,才能見到如來藏。「知幻即離,離幻即覺。」
圓覺經:「彼之眾生幻身滅故,幻心亦滅。幻心滅故,幻塵亦滅。幻塵滅故,幻滅亦滅。幻滅滅故,非幻不滅。」
六根攀緣六塵而有六識,這些都是「妄想緣氣」,是「幻塵與幻心」,「已如空花,用此思惟辨於佛境,猶如空花復結空果,展轉妄想,無有是處。」
六塵六識是虛幻的,真如則是「真實無盡,常住明淨」。離開虛幻境界,才能見到「自性真實」的真如。

楞嚴經:「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又「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者,非汝而誰?」
六根攀緣六塵而有六識,這些都是虛幻的。「眾生幻心,還依幻滅。諸幻盡滅,覺心不動」。「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

有人認為「一切法的性質是所有緣的聚合,而這些緣本身是無常和空的。這個空又可稱為「佛性」」
但楞伽經說「一切法不生。自心所見非有性故,離有無生故,如兔馬等角凡愚妄取,唯自證聖智所行之處,非諸愚夫二分別境。」
大乘入楞伽經:「大慧!去來現在諸如來說一切法不生。何以故?自心所見非有性故,離有無生故,如兔馬等角凡愚妄取,唯自證聖智所行之處,非諸愚夫二分別境。大慧!身及資生器世間等,一切皆是藏識影像,所取能取二種相現;彼諸愚夫,墮生住滅二見中故,於中妄起有無分別。」
一切法不生,身及資生器世間等,一切皆是藏識影像,如兔馬等角,眾生妄想分別而顯現。
既然「如兔馬等角」,那有一切法滅了的空及一切法的無常變化?或是緣起法滅了的空呢?
楞伽經:「大慧!一切法不生,是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所說。所以者何?謂自心現性非性,離有非有生故。大慧!一切性不生,一切法如兔馬等角,愚癡凡夫不實妄想自性妄想故。大慧!一切法不生,自覺聖智趣境界者,一切性自性相不生,非彼愚夫妄想二境界。自性身財建立趣自性相。大慧!藏識攝、所攝相轉,愚夫墮生住滅二見,悕望一切性生。有非有妄想生,非賢聖也。」

註:
解深密經:「阿陀那識為依止,為建立故,六識身轉,謂眼識耳鼻舌身意識。此中有識,眼及色為緣生眼識。」
楞嚴經:「汝等當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
楞伽經:「如來藏自性清淨,轉三十二相,入於一切眾生身中,如大價寶,垢衣所纏。」
楞伽經:「大慧!不思議薰及不思議變,是現識因。」(現識就是指阿賴耶識)
楞嚴經:「世尊如果位中,菩提、涅槃、真如、佛性、菴摩羅識、空如來藏、大圓鏡智,是七種名,稱謂雖別,清淨圓滿體性堅凝,如金剛王常住不壞。」
楞嚴經:「而如來藏本妙圓心,非心非空,非地非水非風非火,非眼非耳鼻舌身意,非色非聲香味觸法,非眼識界如是乃至非意識界,非明無明明無明盡。」

關鍵字: 看法

師姑元是女人作←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