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清凉澄觀國師曰:體本寂寥,孰同孰異;惟忘懷虛朗,消息冲融;「其猶透水月華,虛而可見;無心鑒象,照而常空矣。」
2018/10/10

好雪片片,不落別處

龐蘊居士語錄:
(龐蘊居士)至藥山,山命十禪客相送,至門首,士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別處。」有全禪客曰:「落在甚處?」士遂與一掌,全曰:「也不得草草。」士曰:「恁麼稱禪客?閻羅老子未放你在!」全曰:「居士作麼生?」士又掌曰:「眼見如盲,口說如瘂(啞)。」(龐蘊居士語錄)


有人解釋「好雪片片,不落別處」這個公案:『如果自己真有工夫,禪悟就在你那邊,好比好雪不會飄到別處,只會飄到你這裡。可是未開悟的人就不懂了。』

繼續閱讀
2018/03/28

大通智勝佛  十劫坐道場

法華經:
大通智勝佛  十劫坐道場
佛法不現前  不得成佛道
‥‥
過十小劫已  乃得成佛道


有人看了法華經,發表了他的看法,自以為見解獨到,其實「矛盾百出」,令人不忍卒讀。
其中的化城喻品,因為在祖師公案中曾有祖師提過,因此特地看了化城喻品,看看此人怎麼說。
文中,有時把自己滲雜在歷史中,對經文視而不見,不符合邏輯、常識,瞎掰一場;令人啼笑皆非。其中有很多地方,很明顯的不合乎邏輯,不符合經文本意,真令人懷疑其意圖。

繼續閱讀
2018/03/19

師姑元是女人作

五臺山智通禪師,初在歸宗會下時,忽一夜連叫曰:「我大悟也。」眾駭之,明日上堂眾集,宗曰:「昨夜大悟底僧出來。」師出云:「智通。」歸宗云:「汝見什麼道理,言大悟?試說看。」師曰:「師姑元是女人作。」宗異之,師便辭去,宗門送,與提笠子。師接得笠子,戴頭上便行,更不回顧。

有人說:「他到底悟了沒?我說:沒有!為何沒有?問題不在師姑是否女人作的,而是真開悟者,絕不可能大叫。

繼續閱讀
2018/02/01

定中不能修觀

◎◎ 定中不能修觀,定中修觀就離開了定。觀中不能修定,觀中修定就離開了觀。
繼續閱讀
2017/04/03

睹明星悟道?非睹明星悟道?

◆◆普曜經:「知眾生惑五陰自蔽,色痛想行識皆習五欲,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受心法為愛欲所牽,惑於財色思望安樂,從是生諸惡本。從惡致苦,能斷愛習,不隨婬心大如毛髮,受行八道則眾苦滅。
菩薩自知以棄惡本,無婬怒癡,生死以除;種根以斷,無餘災蘖。所作以成智慧以了。明星出時廓然大悟,得無上正真道,為最正覺。」

修行本起經:「菩薩自知,已棄惡本。無婬怒癡,生死五陰諸種悉斷。無餘災所作已成,智慧已了。明星出時,廓然大悟,得無上正真道,為最正覺。」


普曜經及修行本起經都說,佛陀於「明星出時,廓然大悟,得無上正真道,為最正覺。」
很多人因此認為佛睹明星悟道。

有人不認同,說「佛是由初禪、二禪、三禪,入了第四禪修緣起觀得無上菩提」,又說「入初禪時前五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就都不動了,怎麼能夠看見明星呢?不合道理嘛!」又說「是表示得無上菩提的時間,不是看見明星而悟道。

但進入四禪定的狀態,並不是五識全無,顯然「不是睹明星悟道」這種推測是沒有根據,也只是憑空臆測而已。更有可能也是瞎掰!
其中有幾點更是疑點重重:壹、觀緣起所得的果是什麼?佛陀是不是觀緣起而成正覺?貳、第四禪中能不能修觀?參、入四禪中,前五識是否不動?

現在我們就來作一些分析,看看那種說法最有可能。而那些說法是瞎掰,是胡說八道的。

繼續閱讀
2017/01/07

「覓心了不可得」就開悟了嗎?(二)

◇◇有人自認為悟了,但是觀念卻與經典矛盾。
「前後際斷」?與「一切皆空」?
有人說前念斷了,後念不起,「前後際斷」,「修行到這個階段,身心世界都全不見了,時間與空間都粉碎了,存在和不存在的感受消失了。你進入一個虛空寂靜的境界,那是超越了一切感覺與觀念的境界。這是『出世間定』的境界,也是『無心』的境界。
‥‥‥當你第一次產生無心的觀照時,這種觀照和佛的開悟原則上是一樣的。」

自認為體驗了空性,是「出世間定」的境界,是「無心」的境界,也是悟境。(見虛空寂靜的,又是什麼呢?顯然「第六識的分別」還在。)

繼續閱讀
2016/10/10

「覓心了不可得」就開悟了嗎?(一)

◇◇指月錄:
光(神光)曰:「諸佛法印可得聞乎?」師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光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師曰:「將心來與汝安。」曰:「覓心了不可得。」師曰:「我與汝安心竟。」


白話文:神光說:「諸佛無上微妙道理可以讓我知道嗎?」祖師回答說:「諸佛法印不是從別人那裡得到的。」神光說:「我的心無法寧靜,求師給我安心的方法。」祖師說:「你把心拿來,我給你安。」神光說:「心無形象,要找到心是不可能的。」祖師說:「我把你的心安好了。」

有很多人因為神光找不到心,無心可安,所以都說神光開悟了。但是另外有一個德山公案,也找不到心,卻沒人說德山開悟了。

繼續閱讀
2016/09/03

公案與開悟?

◇◇高峰原妙禪師語錄:
(高峰原妙)山僧昔年在雙徑。歸堂未及一月。忽於睡中疑著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自此疑情頓發。廢寢忘餐。東西不辨。晝夜不分。……。如癡如兀。不覺至第六日。隨眾在三塔諷經次。擡頭忽覩五祖演和尚真讚。驀然觸發日前仰山老和尚問拖死屍句子。直得虛空粉碎。大地平沈。物我俱忘。如鏡照鏡。百丈野狐。狗子佛性。青州布衫。女子出定話。從頭密舉。驗之。無不了了。般若妙用。信不誣矣。


高峰原妙禪師在他的語錄說他開悟後,「百丈野狐。狗子佛性。青州布衫。女子出定話。從頭密舉。」等等公案「無不了了」。

繼續閱讀
2016/05/28

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

指月錄:(香嚴)青州人,徧參諸方,在百丈時,性識聰敏,參禪不得。洎丈遷化,遂參溈山。山問:「我聞汝在百丈先師處,問一答十,問十答百,此是汝聰明靈利,意解識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時試道一句看?」

由香嚴求法過程,我們知道香嚴因為「聰明靈利,意解識想」,所以參禪不得。「洎丈遷化,遂參溈山(百丈圓寂後,依止溈山參研)」,溈山知道他的病根所在,所以問他「父母未生時試道一句看」,其目的在指示他本心所在,並讓他知道,用「意解識想」是見不到本心的。
(解深密經:「善男子!夫如來者,非心意識生起所顯。」 用意識去瞭解,用意識去推想,是見不到本心的。
楞嚴經:「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也就是說「要離開前塵」,才能見到。
大乘入楞伽經:「大慧!與五識俱,或因了別差別境相有意識生。」
圓覺經:「此虛妄心若無六塵則不能有。」
攀緣前塵而有意識生,因為意識的攀緣生諸習氣長養藏識,末那執我我所隨思量俱起,所以離開了前塵,也就離開了心意識。 )

繼續閱讀
2016/04/03

「中觀」、「心王銘」與「如來藏」(一)

◇◇相傳「心王銘」是傅大士所作,在講如何修行及「描述見地」,也就是如何見「真心、如來藏」。有人「用中觀觀點」評論,認為「它講得不好當棒喝之。」

我們來看中觀的第一句和第二句:
1.「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
2.「能說是因緣,善滅諸戲論,我稽首禮佛,諸說中第一。」

繼續閱讀
2015/12/23

香嚴上樹

指月錄云:
(香嚴)上堂:「若論此事,如人上樹,口銜樹枝,脚不蹋枝,手不攀枝,樹下忽有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不對他,又違他所問,若對他又喪身失命。當恁麼時作麼生即得?」時有虎頭招上座出眾云:「樹上即不問,未上樹時請和尚道。」師乃呵呵大笑。

五燈會元
(香嚴)上堂:「若論此事,如人上樹,口銜樹枝,脚不踏枝,手不攀枝,樹下忽有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不對他,又違他所問;若對他,又喪身失命。當恁麼時作麼生即得?」時有虎頭招上座出眾云:「樹上即不問,未上樹時請和尚道。」師乃呵呵大笑。

我們看看古代禪師的看法:
汾陽善昭和尚頌曰:「香嚴銜樹示多人,要引同袍達本真;擬議即從言下取,喪身失命數如塵;汾陽為你開迷路,雲散長天日月新。」

繼續閱讀
2015/10/19

前三三後三三

碧巖錄
  無著遊五臺,至中路荒僻處,文殊化一寺,接他宿。遂問:「近離甚處?」著(無著)云:「南方。」殊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著(無著)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殊云:「多少眾?」著(無著)云:「或三百或五百。」無著却問文殊:「此間如何住持?」殊云:「凡聖同居龍蛇混雜。」著(無著)云:「多少眾?」殊云:「前三三後三三。」却喫茶。文殊舉起玻璃盞子云:「南方還有這箇麼?」著(無著)云:「無。」殊云:「尋常將什麼喫茶?」著(無著)無語遂辭去。文殊令均提童子,送出門首。無著問童子云:「適來道前三三後三三,是多少?」童子云:「大德!」著(無著)應:「喏!」童子云:「是多少?」又問:「此是何寺?」童子指金剛後面。著(無著)回首,化寺童子,悉隱不見,只是空谷。彼處後來謂之金剛窟。


語體文翻譯:

繼續閱讀
2015/10/06

曹源一滴水

有僧問:「如何是曹源一滴水?」法眼云:「是曹源一滴水。」

  這個公案有各種不同的解釋。 我們來看這個公案碧巖錄「完整」的原文,在「五燈會元」、「指月錄」也有記載:

碧巖錄:
法眼出世,有五百眾。是時佛法大興,時韶國師久依疎山,自謂得旨。乃集疎山平生文字頂相,領眾行脚。至法眼會下,他亦不去入室,只令參徒隨眾入室。
一日法眼陞座,有僧問:「如何是曹源一滴水?」法眼云:「是曹源一滴水。」其僧惘然而退。韶在眾聞之忽然大悟。後出世,承嗣法眼。有頌呈云:「通玄峯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法眼印云:「只這一頌,可繼吾宗。」(碧巖錄)

繼續閱讀
2015/10/03

瓶中養鵝

鵝王別乳
【傳說】和水乳置之於一器,則鵝鳥但飲乳汁而留水。
祖庭事苑五曰:「正法念經云:譬如水乳同置一器,鵝王飲之,但飲其乳汁,其水猶存。」
玄義五上曰:「無明是同體惑,如水內乳。唯登住已去菩薩鵝王,能唼無明乳,清法性水。」此鵝王喻菩薩。

五燈會元:
  (宣州刺史陸亘大夫)問南泉:「古人瓶中養一鵝,鵝漸長大,出瓶不得。如今不得毀瓶,不得損鵝,和尚作麼生出得?」泉召大夫,陸應諾,泉曰:「出也!」陸從此開解,即禮謝。暨南泉圓寂,院主問曰:「大夫何不哭先師。」陸曰:「院主道得即哭。」院主無對(長慶代云。合笑不合哭)。(五燈會元)


白話翻譯:

繼續閱讀
2015/01/27

再談「古鏡當臺」

雪峰上堂曰:「要會此事,猶如古鏡當臺,胡來胡現,漢來漢現。」師(玄沙師備)出眾曰:「忽遇明鏡來時如何?」峰曰:「胡漢俱隱。」師曰:「老和尚脚跟猶未點地在。」

心地觀經曰:「轉『異熟識』得此智慧,如大圓鏡,現諸色像。如是如來鏡智之中,能現眾生諸善惡業。以是因緣名為大圓鏡智。」

繼續閱讀
2015/05/07

青青翠竹不是法身,鬱鬱黃花亦非般若!(一)

指月錄云:
僧問:「古德云:『青青翠竹盡是法身,鬱鬱黃花無非般若。』有人不許,云是邪說;亦有信者,云不思議,不知若為?」
師(慧忠國師)曰:「此盖普賢文殊境界,非諸凡小而能信受,皆與大乘了義經意合。故華嚴經云:『佛身充滿於法界,普現一切羣生前,隨緣赴感靡不周,而常處此菩提座。』翠竹既不出於法界,豈非法身乎?又般若經云:『色無邊故般若亦無邊』,黃花既不越於色,豈非般若乎?深遠之言,不省者難為措意。」


慧忠國師的意思是說:「這句話的意義是『普賢文殊』的境界,不是凡夫或小乘所能信解而接受的,這句話全部與大乘了義經相符合。華嚴經說:『佛的法身充滿於法界,隨因緣感應示現於一切眾生前,沒有不周全,但還是恆處在菩提座上。』翠竹既不出於法界,難道不是法身嗎?」又,般若經說:『色無邊故般若亦無邊』,黃花不超越於色,所以,黃花豈不是般若嗎?意義深遠的話,不省悟的人是難於瞭解其意義的。」

但是大珠和尚卻認為「這樣講是不對的」。

繼續閱讀
2015/03/12

空中花

圓覺經:「善男子!譬如患瞖妄見空花,患翳若除,不可說言,此瞖已滅,何時更起一切諸翳。何以故?瞖花二法非相待故,亦如空花滅於空時,不可說言虛空何時更起空花。何以故。空本無花,非起滅故,生死涅槃同於起滅。妙覺圓照,離於花瞖。善男子!當知虛空,非是暫有亦非暫無,況復如來圓覺隨順而為虛空平等本性。」

楞伽經:「一切法不生,是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所說,所以者何?謂自心現性非性,離有 、非有生故。」

繼續閱讀
2015/02/19

「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表示沒開悟。

(青原惟信禪師)上堂:「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後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依前見山祇是山,見水祇是水。大眾!這三般見解,是同是別?有人緇素得出,許汝親見老僧。」(指月錄)

有很多人很喜歡引用這個公案。但另有一位大禪師雲門文偃說「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是妄想,卻沒人理會。

繼續閱讀
2015/01/20

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指月錄:布袋和尚常在通衢,或問:「在此何為?」師云:「等箇人來。」曰:「來也。」師曰:「汝不是這箇人。」或解布袋,百物俱有。撒下曰:「看看。」又一一將起,問人曰:「這箇喚作甚麼?」

楞嚴經:『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圓瑛法師的解釋:
「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者:一、三見字,是純真無妄,本體之真見,即妙精明心,如第一月;二、四見字,是所帶一分無明之妄見,即見精明元,如第二月。無始時來,此之真見,常墮妄見之中,不能見妄如人落水,不見乎水。若觀行力強,脫黏內伏,伏歸元真,發本明耀,則真見現前,即能徹見妄體,正當真見,忽見妄見之時,真見即離自體中一分妄見,而不墮在妄中,如人覺夢,夢便不在,即已離夢中矣。」

繼續閱讀
2014/12/03

相可滅、可離,離相才可見「真如心」(三)補充

二十三、楞伽經:
「所謂一切法如幻、如夢、光影、水月,於一切法,離生滅斷常,及離聲聞、緣覺之法。」
二十四、楞伽經: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我常說空法,遠離於斷常,生死如幻夢,而彼業不壞。虛空及涅槃,滅二亦如是,愚夫作妄想,諸聖離有無。」


「一切法如幻」,「離生滅斷常及離聲聞、緣覺之法」。「我常說空法,遠離於斷常」,一切法如幻,本來就是空的,本來就「空無所有」,所以「不生不滅」、「不斷不常」。這和「聲聞、緣覺」是不一樣的,「聲聞、緣覺」認為把「四大五蘊」滅了是空、是涅槃,但「四大五蘊」其實是眾生「攀緣妄想」而有,本來就沒有,所以也不需要滅掉「四大五蘊」,或空掉「四大五蘊」,「有生」才有滅,「無生」何須滅?

繼續閱讀
2014/11/16

相可滅、可離,離相才可見「真如心」(二)

楞伽經:
「大慧!非自真相、識滅,但業相滅。若自真相滅者,藏識則滅。大慧!藏識滅者,不異外道斷見論議。」
圓覺經:
「善男子!彼之眾生,幻身滅故,幻心亦滅;幻心滅故,幻塵亦滅;幻塵滅故,幻滅亦滅;幻滅滅故,非幻不滅。譬如磨鏡,垢盡明現。」


相可滅、可離,離相有心性,相滅才能見性。「非自真相識滅,但業相滅」。

另由經典十九出處及祖師論述二個出處,敘述「相可滅、可離、離相才可見性」;是「空」的「不斷不常」,非是「相」的「不斷不常」;「真心」也不需要「相」來凸顯本來清淨:

繼續閱讀
2014/10/22

相可滅、可離,離相才可見「真如心」(一)

《楞嚴經》云: 我非敕汝執為非心,但汝於心,微細揣摩「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若分別性,離塵無體,斯則前塵,分別影事。塵非常住,若變滅時,此心則同,龜毛兔角。則汝法身,同於斷滅,其誰修證,無生法忍。」

有的人覺得這一段「若離前塵有分別性」有問題,他的看法是:

一、「離相沒有心性」, 「離開萬法,不變的性就不存在了」, 「如果離塵有分別性,就變成離相有性;這是不可能的。」
二、「相一定是會變化的,可是再怎麼變化,總不出「不常不斷」的大原則。變化可由此變彼,但不至由有變無。」


但有很多部經典,卻不是這樣說的。

繼續閱讀
2014/10/11

藏頭白,海頭黑

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師(馬祖道一)曰:「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問取智藏去。」僧問西堂。堂云:「何不問和尚?」僧云:「和尚教來問。」堂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問取海兄去。」僧又問百丈。丈云:「我到這裏却不會。」僧却回舉似師。師曰:「藏頭白,海頭黑。」

圓悟克勤禪師開示說:「這箇公案,山僧舊日,在成都參真覺。覺云:『只消看馬祖第一句,自然一時理會得。』」

 
繼續閱讀
2014/09/27

踢倒淨瓶 (一)

司馬頭陀見百丈,談溈山之勝,宜結集法侶為大道場。丈因語眾曰:「若能對眾下得一語出格,當與住持。」即指淨瓶問曰:「不得喚作淨瓶,汝喚作甚麼?」時華林覺為首座,師為典座。林曰:「不可喚作木[木*突]也。」丈乃問師,師踢倒淨瓶便出去。丈笑曰:「第一座輸却山子也。」師遂往焉。

有人說:「踢倒淨瓶是禪宗的印證心法」。我不明白「踢倒淨瓶」印證了什麼?如何印證的?

繼續閱讀
2014/08/10

麻三斤

僧問:「如何是佛?」師(洞山守初)曰:「麻三斤。」
僧問智門:「洞山道麻三斤,意旨如何?」門曰:「花簇簇,錦簇簇。」
僧無語,門曰:「會麼?」僧曰:「不會。」門曰:「南地竹兮北地木。」
僧回舉似師,師曰:「我不為汝說,為大眾說。」
遂上堂云:「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喪,滯句者迷。」

繼續閱讀
2014/08/09

未審上座點那箇心?

德山宣鑒禪師:
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虛;
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

三際求心心不見,兩眼依然對兩眼;
不須遺劒刻舟尋。雪月風華常見面。(冶父川)

繼續閱讀
2014/08/09

君自故鄉來

王維: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
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

 
如果「不知故鄉事」,怎麼證明「君自故鄉來」?
說是故鄉來,卻不知故鄉事,莫非是‥‥?

故鄉事,是何事?
 
繼續閱讀
2014/08/07

古鏡當臺

雪峰上堂曰:「要會此事,猶如古鏡當臺,胡來胡現,漢來漢現。」師(玄沙師備)出眾曰:「忽遇明鏡來時如何?」峰曰:「胡漢俱隱。」師曰:「老和尚脚跟猶未點地在。」

僧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洞山曉聰)曰:「此去漢陽不遠。」曰:「磨後如何?」師曰:「黃鶴樓前鸚鵡洲。」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