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1/17

也談泉州、刺桐、Zaytun(橄欖)與綢緞(satin)

一、綢緞(satin)與刺桐(zaytunzaitun)之關聯
 
前駐美代表陳錫蕃嘗謂:八十四年六月三十日「中副」刊出張凱宏先生的大作<英語趣談>,談到英、法文中的satin(緞)一字,說其來源是泉州的音譯。由於對語文的興趣,筆者(指陳代表,下同)每次必拜讀張先生的專欄,對其學識的淵博,極為佩服。有關satin一文尤令人驚喜。惜限於篇幅,張先生沒有將泉州一地的讀音如何演變為 satin交待清楚。所以筆者就照張文的指引,作了一點研究,作為張文的補充。

英文satin(讀如沙定)源自古法文satin(讀如沙旦),英文大辭典都說或許是源自西班牙文acetuni,而西文這個字或許是源自阿拉伯文zaytuni。這個字的意義是「來自Zaytun這個城的」。又說Zaytun是晉江古名Tseutung的阿拉伯語讀法。大家都知道晉江縣古屬泉州府,所以筆者這個小小的研究,到此本可告一段落,足可以印證張文satin源自泉州(晉江)的說法。
 
但是各位讀者想必和筆者一樣,亟欲知道究竟晉江古名Tseutung是哪兩個字。最初筆者想查一查晉江縣志,必可得到想要的資料。後來靈機一動,何必捨近求遠,於是就近請教了外交部阿拉伯文專家趙錫麟博士,果然迎刃而解。他說,那兩個字即刺桐,真是大喜過望。
 
<辭海>:刺桐條第三義:城名,即今福建省晉江縣(舊泉州府治),築城時環植刺桐,因名,亦曰桐城。…
 
其實近代學者張星烺早在數十年前就曾說過:英、德文中,謂緞為薩丁,satin實由刺桐轉音而來。德文謂絲為薩依特(seide),由拉丁字薩他seta變成。而薩他又由刺桐轉音。蓋中古之時,交通不便,運輸甚難,奇貨異物自遠方而來者,人恆不知何名,即以出口埠而名之。至今西人猶有此俗。如南京出緞,而西人即以南京代緞之名。
 
以上張、陳二氏所言大致不差,而且對satin與刺桐關聯性的說明似已功德圓滿,然細心的讀者不禁要問:為何中東與歐洲人士捨泉州之正式名稱不用,而以其別稱「刺桐」代之?為何他們稱刺桐為Zaytun(或Zaitun)?Zaytun在阿拉伯文的意義為何?泉州又稱刺桐始自何時?泉州本身製造生產綢緞或僅為輸出港?相信讀者很想知道這些有趣問題的答案,所以筆者(即版主)不揣淺陋,爰就此狗尾續貂一番
 
二、泉州名稱之由來及沿革
 
泉州位於滬杭甬三角洲與珠江三角洲之間,其地名出現迄今已有1300多年,據史料記載,隋朝滅陳之後,把豐州改名泉州,廢建安、南安兩郡為縣,劃歸泉州管轄。不過,彼時之泉州並非現在之泉州,而是福州。其所轄範圍相當於福建全省,故古時之泉州即係目前之福建。
 
泉州所轄地域代有變遷,概言之,經唐睿宗景雲二年(711)與玄宗開元八年(720)等次的變更,泉州的地緣範圍才與今日閩南所屬一帶逐漸契合,並與閩北之福州(原閩州)概念有所區隔。
 
三、泉州又稱刺桐之由來
 
日本學者桑原騭藏嘗謂:明朝黃仲昭之八閩通志卷八十曾記述留從效植刺桐於泉州城之事如次:
 
五代時,留從效重加版築,傍植刺桐環繞。宋呂造詩:「閩海雲霞繞刺桐,往年城郭為誰封?鷓鴣啼困悲前事,荳蔻香消減舊容。」其木高大而枝葉蔚茂,初夏開花極鮮紅。如葉先萌牙而其花後發,則五穀豐熟,故謂之瑞桐。
 
留從效在後晉開運元年(西曆九四四年),乘閩王氏衰亂之際舉兵泉州,據其地。開運二年,南唐併閩以後,封留為晉江王,使主泉、漳二州之地。北周建隆三年(西曆九六二年),留從效病死。彼植刺桐泉州城之確實年代,雖無從知悉,然無論如何當終在西曆九四四年以後也。
 
惟桑原騭藏認為刺桐與泉州在名稱上的關聯性始自五代中葉以後的說法,已被近代不少研究所推翻,因為從唐末的詩文材料如《全唐詩》中所得到的舉證,如陳陶的〈泉州刺桐花詠兼呈趙使君〉、王轂的〈刺桐花〉和曹松的〈送陳樵校書歸泉州〉等,皆出現刺桐與泉州相關的名稱,茲分別介紹如下:
 
泉州刺桐花詠兼呈趙使君(陳陶,812—885年)(註一)
猗猗小艷夾通衢,晴日熏風笑越姝。只是紅芳移不得,刺桐屏障滿中都。  
 
刺桐花(王轂,唐昭宗乾寧五年【西曆898年】進士及第)
南國清和煙雨辰,刺桐夾道花開新。林梢簇簇紅霞爛,暑天別覺生精神。
穠英鬥火欺朱槿,棲鶴驚飛翅憂燼。直疑青帝去匆匆,收拾春風渾不盡。 
 
送陳樵校書歸泉州(曹松,828—903年)(註二)
巨塔列名題,詩心亦罕齊。除官京下闕,乞假海門西。
別席侵殘漏,歸程避戰鼙。關遙秦雁斷,家近瘴雲低。
候馬春風館,迎船曉月溪。帝京須早人,莫被刺桐迷
 
從前述三首唐詩作者的年代,可以看出最遲在第九世紀中葉以後,就有文人以刺桐之名代稱泉州了
 
四、泉州被其別稱「刺桐」取代之原因
 
東南沿海是我國中古時期海上交通最發達的地區,同時也是伊斯蘭教最早傳入中國的區域。而位於滬杭甬三角洲與珠江三角洲之間的泉州,自唐代海上交通興起後,便成為中國最早接觸伊斯蘭教的城市,也是中國海上絲路的起點。
 
早期西亞穆斯林來華從事經商或傳教活動日漸繁多,使得泉州的別稱「刺桐」,自宋代以後(960年),便很自然地被早期到達東南沿海的穆斯林以和阿拉伯語發相近的橄欖「Zaytun」一詞,取代發音較為困難的泉州。這個最早由伊斯蘭世界所產生的「刺桐-Zaytun」對應稱呼,其後也被中古時期的歐洲人所採納。
 
Zaytun一詞最早何時最早出現,迄今並無定論。日本學者桑原騭藏認為,伊斯蘭教徒初傳Zaytun之名者,應以伊本賽德(Ibn Said Al-Maghribi,1213-1286)為最先, 伊本賽德撰寫「地理書」(Kitab Al-Jughrafiyah)的時期即在於13世紀中葉,正當南宋之末期。
 
13及14世紀的歐洲與北非兩大旅行家就曾分別在兩人的遊記中描述泉州(刺桐)當時的情況:1292年,義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1254-1324)在其遊記曾寫道:「離開福州市…的第五天傍晚,抵達宏偉秀麗的Zaytun,Zaytun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雲集此地,貨物堆積如山,的確難以想像。」
 
54年後的1346年,摩洛哥旅行家伊本巴圖塔(Ibn Batutta,1304-1377 or 78)亦說道:「我們渡海到達的第一座城市是Zaytun,該城是世界大港之一,甚至是最大的港口。」
 
五、Zaytun與橄欖的美麗誤會
 
筆者前已提到泉州的別稱「刺桐」,被早期到達東南沿海的穆斯林稱為Zaytun,以取代發音較為困難的泉州。Zaytun在阿拉伯文裡為橄欖之意,但產於地中海沿岸及西亞一帶的橄欖(可壓榨成為橄欖油)與中國俗稱的土產橄欖並不相同,所以伊本巴圖塔抵達泉州後就非常困惑地說:「…此地並無橄欖,如中國及印度之他處,然有此名,誠不知其何故也。」很顯然,伊本巴圖塔被泉州的別稱刺桐(Zaytun)所誤導了。
 
近代穆斯林學者馬堅曾考證 Zaytun一詞早在唐代段成式所撰的《酉陽雜俎》一書中便已出現,當時譯為「齊暾」,為出產在波斯、拂林一帶並可以搾油的木本植物。馬堅認為從植物特性來看,齊暾一詞的譯法並不確切,故應改譯為「榟橔」。 他同時也提到阿拉伯人把泉州緞子稱為 Zaytuni,這個名詞隨著阿拉伯人所販賣的泉州緞子一同傳入歐洲,其後便成為歐洲各種語言,如義大利語、法語、英語等語中緞子一詞的語源。
 
六、Zaytuni與綢緞的關聯
 
中世紀的泉州以盛產優質綢緞聞名於世。當伊本巴圖塔一踏上泉州土地時就說:「刺桐城極扼要,出產綢緞(Zaituni),較汗沙(杭州)及汗巴里(北京)二城所產者為優。」他還提到1342年元朝皇帝贈送印度蘇丹給摩哈美德(Sultan Mohammed)500匹錦緞,其中100匹產自刺桐,另100匹是由杭州織造。由此可見,當時泉州所生產的綢緞不僅與杭州齊名,而且已作為珍品贈送給國外君主。

張星烺在「泉州考古紀述」中所說的「泉州是宋代紡織製造中心點,與杭州並稱一時之盛。」足證泉州不僅生產優質絲綢,亦為重要的絲綢輸出港也。
 

引用書目
 
陳錫蕃
<咬文嚼字話翻譯>,台北:天下遠見出版。
 

張星烺
<中西交通史料彙編第三冊>,台北:世界書局。
 

桑原騭藏
<中國阿拉伯海上交通史>(原名提舉市舶西域人蒲夀庚之事蹟)
  馮攸譯,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
 

納忠
<阿拉伯通史下冊>,北京:商務印書館。


納忠、朱凱、史希同
<傳承與交融—阿拉伯文化,繁體中文版>,台北:淑馨出版社


張中復
<從「蕃客」到「回族」:泉州地區穆斯林族群意識
變遷的歷史省察>(論文)。
 

李金明(廈門大學南洋研究所教授)
<Zaiton與泉州的絲綢生產>(論文)


註釋:
 
註一:隴西行是陳陶最有名的詩作,相信讀者皆耳熟能詳:
「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裏人。」
 
註二、「一將功成萬骨枯」是曹松詩作己亥歲感事最膾炙人口的名句: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旭烈兀及郭侃西征曾否攻占埃及與麥加之探討←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