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留言
最新回應
參觀人數統計
累計總次數:
今日拜訪總次數:
首頁 » 《修行証道實錄》
2018/09/11

《修行証道實錄》跋 篇後語 誌銘


《修行証道實錄》

南天主宰文衡聖王關 降    
吾為修行証道實錄作跋

       夫書之可閱,乃在其立論無誤,可以正確傳達意旨,俾使閱者受益無窮 ,絕非一般吟風弄月之書籍,無病呻吟或嘩眾取寵,以達傳閱之效果。

  鸞門善書,即以此為本。凡書之著作,必先確立其闡述意旨,進而針對必要引渡之層次而著作架構,務必使是書,得以確立在專一領域中,收到宏效。今日貴堂奉旨著作「修行証道實錄」,以近世修行者修行過程,及其証道所擔負之使命、職責作闡述;並不拘於單一宗脈,廣泛羅列諸家道子修証之成果。

  書之著作期間,業已洛陽紙貴,爭相索閱;則書之頒行壽世,必定對末法修子,見賢思齊,啟迪後猷,可以激勵發心精進,甚至可以增上,並得引經據典,作勸化之津樑,實為可喜可賀。

  際值書已完成,吾忝為鸞門行政直轄上司,甚為告慰,乃來降述跋文。
一者、光讚篇幅;二者、普勸有緣;三者、重視此書。禆利世人,珍而惜之,研閱用心,閱而有得,立即發心。庶幾無負蒼穹無私之仁。

南天文衡聖王 跋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
天運丁亥年二月十三曰

藥師如來佛 降

 為修行証道實錄作篇後語

  紅花綠葉,佛道同源。

  際值末法之年,鸞門應運,乃有無數寶書,降著人間。職是之故,鸞門普化,膺承天命重責,殆無疑義。貴堂領命無極,以懿敕創堂,年年著書不斷,迭建奇功,為近世之眾生,親近仙佛道場之貢獻,居功厥偉。

  吾佛雖在沙門,但佛道豈有劃分之理,今日貴堂奉旨著作「修行証道實錄」,篇篇主題明確,章章直指修子內心。尤其,沙門帶業菩薩,守在聽經所,為有情緣眾,釋執解惑,更是醍醐灌頂。使各家修子,不以門戶各執己見,勤修大道,共登正覺。

  書已著成,吾佛甚感沙門諸眾,理應捐棄成見,化解門戶,大道在前,唯心而論,切要精進,莫要浪費無謂精力,庶免有礙道程,及自身靈慧根器。

  謹此不揣冒昧,抒懷略誌記於後,是為吾佛悲心。

藥師如來佛 誌於南贍部洲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
天運丁亥年二月十三曰

九天玄女 降

聖示:今夜吾護駕 無極老母駕蒞貴堂。

無極皇母大天尊 降

 娘為「修行証道實錄」作誌銘

  大道之所以亙古不滅,乃源於諸眾兒女,知「道」之可貴,知「道」之可以超生了死,知「道」可以永恒不滅,知「道」可以使輪迴惡業終止,無數「道」之珍貴,早已為諸眾兒女所熟知。

  但是,大道在前,卻遠求於外。此乃道子之矇昧,殊為可嘆!然則,鸞門亦因此應運契機,弘興普傳,打幫助道,藉文字因緣,啟開諸眾兒女之慧根,更甚深薰陶圓明智慧,使許多徬徨於歧途之間,有心之道子,猶如暗路明燈之指引,而可搭乘法船,苦海駕慈航,直返理域面母,娘心甚慰。

  茲爾懿敕拱衡堂勇筆王生奇謀,自領懿命創堂,倏忽廿載,星霜交替,一志不改,以鸞脈之普化,兼領佛家唯心宗弘教使命。今日又得完成各家修子之修之証,集結成冊,實為娘分憂解勞,娘倚閭盼子回歸之寄。

  際值書已完成,娘心大悅,實要嘉勉。乃特來降鸞為文,誌於書後,以勵頒書普化,激勵勖勉諸眾兒女,用心研閱,齊頭並進,早日母子理域團圓 。

無極皇母大天尊 誌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
天運丁亥年二月十三日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七回 金丹大道趙仙翁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七回 金丹大道趙仙翁

詩曰:
著書倏忽已經年。木筆頻揮德業全。
可喜諸生功果立。真詮普化遍三千。

聖示:吾領命著書,倏忽之間一年期限將滿,吾與諸賢生著書結緣,亦已在本書完成之後告一段落。在此,吾先祝賀諸賢生又添功德一筆。可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出發吧!

勇筆:(緊隨恩師離堂)恩師啊!您是打算再去訪遊嗎?

媽祖:是的,今夜是繳旨完書最後一期。本書之著,雖然尚稱圓滿,但修行成就之案例甚多,吾想能多列一篇是一篇。

勇筆:恩師慈悲,那您不作跋文,或者篇後語嗎?

媽祖:這些可以不在著書期限之內,往後再聘高真、上聖、佛菩薩光贊篇幅。今時本書加上前兩期趕工加班,亦未滿廿篇,還有先前賢生所呈之趙仙翁未安排訪遊,因而吾以此篇作完結。

勇筆:您今夜帶弟子往謁趙避塵仙翁?

媽祖:是的,如今已來到仙翁之修真所。

勇筆:您未帶引弟子往天上去,弟子感覺這裡仍是凡間。

媽祖:是的。趙仙翁雖然得道成仙,但仍在其生前修真之洞天,即龍門山。好了,趙仙翁已在眼前,賢生見禮吧!

仙翁:不敢!不敢!小仙先拜見天上聖母聖駕。

媽祖:趙仙翁無需客氣。趙仙翁乃天仙狀元邱真人嫡系傳人,修証大道延續金丹法教之成就者,無需過於客氣。

勇筆:弟子參叩仙翁,您二位就不要客套。一位是天妃法脈之聖母,台疆一地香火鼎盛,信徒不知幾百萬。一位是金丹大道傳世掌門人;都是功果浩大。在此你來我往,也不見得讓出個結果,還是弟子見禮才是正途。

仙翁:賢生客氣。媽祖聖駕成道既久,普受黎民信仰,豈是吾山野村夫敢作比擬。不過今夜難得聖駕駕蒞,尚請移玉靜室奉茶(乃引導師生進入內室,命仙僮上茶)。

勇筆:仙翁恕罪,弟子請問您是清末民初之人氏,為何可以得到天仙狀元邱大仙之金丹大道而成就?

仙翁:賢生有所不知,吾生值亂世,因而一心慕道,知此龍門山,乃為祖師邱處機生前修真之處,因此來此結盧進修。閒時遍歷龍門隱幽深谿,以期有機緣得祖師手稿、遺跡,以期修行得成大道。皇天不負苦心人,有祖師之金丹講稿,吾乃依此進修,小有成就乃得飛昇成仙。

勇筆:慢點,慢點。您說飛昇成仙,您有遭天劫而成仙嗎?

仙翁:賢生誤解了,金丹大道無需應劫。因為金丹是指我人之元神成胎,可以陽神出竅,不似其他修練氣神之修道者,有遭天劫、身劫、兵劫始能成仙。

勇筆:那是時代變遷法亦遷囉!弟子認知修行丹道,都要有天劫,始能成仙。

仙翁:不錯,道家修法,有許多藉刀、兵、身劫而成仙,唯獨金丹大道不必。

勇筆:原因何在呢?

仙翁:所謂金丹大道,實則是老君祖師爺丹鼎之道,以九轉之工,丹成仙去。由邱長春祖師創龍門金丹大道,先由自身氣機奠定基礎,再以自身氣行而引神結胎,亦即道家常謂之「以虛補實,煉實還虛」。而其次第,即是練氣─聚氣(行吐納),行氣(即周天),再由氣入神(煉丹),神聚(結胎),出神(陽神)。

勇筆:您用這些道家名詞,弟子很難理解,請問練氣跟煉神有關嗎?

仙翁:息息相關,僅是次第之別而已。

勇筆:不對啊!弟子好像記得太子元帥恩師,在本堂辦濟世時,有開示「練氣」與「練靈」是兩個不同方向。

仙翁:貴堂太子爺沒說錯,吾是言「以氣引神」,可沒說「以氣引靈」。

勇筆:靈與神不同嗎?

仙翁:當然不同。靈者,人之識神;神者,乃為人身三寶─精、氣、神。亦即要將此神還原成元,即是所謂「元胎」「陽神」,如此始能有所成就。

勇筆:弟子相信金丹大道,絕非三言兩語即可道盡精髓。那麼,可否懇請仙翁簡略而原則性,做一系列闡述。弟子知道目下修行金丹大道之修行者亦甚多,但是也有人認為成就者沒有名傳於世,而誤認此法乃後人假借邱處機大仙之名義,而實無其法。不過弟子知道,有人修此金丹大道,已可返老還童之境界。故知其不虛,乃有不情之請,懇請仙翁不吝教示。

仙翁:賢生客氣。金丹大道,乃邱處機祖師之法教。吾忝為傳人,理當弘揚祖師教法。不過,正如賢生所云,金丹絕非幾句話可以闡明。所以,吾重點作提示。一、吐納。道家重氣,因為氣乃人身之活動力;氣長命長,氣促命短,所以要吐納以聚氣。所謂吐納,即呼吸;不過是深吸淺呼。二、氣行周天。周天是將人身氣機之循環,融入天地間之大循環。可以氣行周天,已是百病可消,不老神仙了。三、結胎。所謂結胎,猶如老君煉丹,即要入鼎(譬喻為水),用其火候煉之;在修行者而言,即是九轉之工,必要每一工轉,調整水火。人身有壬癸真水,以及坎離真火;老君煉丹為何九轉,乃每一時辰必需斟酌其水火調劑人身,修丹亦如是,晨陽夜陰,故每於早晚氣機之性不同,依其性質而修煉金丹。每一轉代表一個境界,直至九轉完工;亦即元胎結成陽神,可以自行出體,始為大成。

勇筆:那麼金丹大道,是有何口訣,或修行法教嗎?

仙翁:當然有修行教義,但不是口訣。所謂口訣,僅屬修行有成之人,將其心得編成語訣,助後學者易記而已。真正修行金丹大道,光是吐納,恐怕要一至三年;行氣周天,要三至十年;結胎,有者一年,有者十年,有者百年,有者無法成就。必需修者勤於修練精氣神,待三寶充足精馴而藉人身壬癸坎離以煉丹。是以,是修者自身必要先勤於工,恒於力,待最後階段,始有前人之法要,依循煉丹結胎之工。

勇筆:弟子大致明白。不過,弟子拱衡堂的早期同修中,在台北道場,修煉金丹大道,其中一位竟然修行到臉上的瘤可以消去。而六十餘歲人,看起來比弟子年輕。氣盛光彩,真正是返老還童的現像,可見金丹大道的奧妙。

仙翁:是的,金丹大道即是以人身水火加上精氣神。猶如藥材入鼎,加火煉成藥丸。使此一假體,可以培育出元胎。當然,返老還童是自然現象。

勇筆:感恩仙翁開示,很遺憾弟子愚駑,不懂金丹大道。否則,必然可以從您這兒,學到長生不老之術。

仙翁:賢生客氣,賢生鸞門心法,亦屬永恒不滅之正法。

媽祖:行了,今夜二位著書已甚冗長,再客套下去,就要挨人怨了,吾等告辭。

勇筆:弟子拜別仙翁。

仙翁:小仙恭送聖母聖駕,賢生後會有期。

勇筆:(師生離開龍門山,往回堂走)恩師啊!今夜別後,著書繳旨,您可要不棄弟子愚笨,常來賜予教誨。

媽祖:賢生無需如此傷感,吾理當常來貴堂,也不枉今日著書一場師生之緣。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本書至此全部結束。

勇筆:弟子感恩,恩師您要常來。弟子恭送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六回 德教扶鸞闡教真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六回 德教扶鸞闡教真

詩曰:
德教扶鸞闡教真。引迷入悟降仙神。
秉承大命延道脈。普化三千勸庶民。

聖示:鸞命本已延續數千年,然則東土應運宏開教化,更因應漢民族分佈全球各地,鸞脈因而大盛,近期以來,台疆鸞脈更因興鸞妙化大天尊應機下世,台疆儼然形成鸞脈重興之聖地,文字因緣廣啟賢良,實為末法福緣之良機。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著書出發。

勇筆:是,恩師啊!本書著書期限即將屆至,這幾期以來,看您降駕本堂,想必您已有著書完旨之意了。

媽祖:是啊!賢生奇才,上天畀命甚重,手上三部寶書,尚且已排定後續著書天命,吾不快馬加鞭,恐誤了大事,可非玩笑。

勇筆:您可真會開玩笑,怎會誤了完書使命,有您這位天上聖母慈光普照,弟子可是安如泰山,不過您好像又透露出,您著完本書繳旨後,弟子又要領命開著新書了,是不是?

媽祖:當然,近世以來鸞脈重興,鸞門著書,近千百年以來,就屬賢生著書最多,上天畀重猶深,豈能讓賢生閒著。

勇筆:近千百年以來?您是說千年前有正鸞著書比弟子更多,弟子奉旨著書,應該有五十部了,還有比弟子更多的嗎?

媽祖:有,賢生只要再著作十部,突破六十部大關,則賢生即可為千古以來第一人。

勇筆:您是否可以開示,那位著書第一名呢?

媽祖:可以,即是孔聖人門下第一位正鸞生子路夫子。

勇筆:原來是這位祖師爺,那弟子心服口服,不過以弟子年紀,再來十部,想必不難,屆時弟子可要奪魁。

媽祖:那賢生加油吧!

勇筆:是…是。弟子一定努力。咦!恩師啊!您怎麼飄洋過海呢?不上天界嗎?

媽祖:今夜吾帶引賢生往新加坡,看看彼國鸞壇聖地。

勇筆:那今夜就只觀光,不拜訪仙佛囉!

媽祖:非也。彼國人民絕多數是中國移民,故其信仰絕多沿習中國,與台灣甚為相似,台灣之鸞門道場稱鸞堂,彼國稱德教鸞壇,乃沿習中國古名稱,但傳至彼國,有者德教鸞壇與先天大道結合一體,是與台灣稍有不同之處。

勇筆:弟子受教了,那麼今夜就是要去拜訪德教仙佛。

媽祖:是的,此處道場主神亦為道家大仙,即乃呂仙祖,此壇有一正鸞歸空成神,即奉命派蒞任主席神祗。已來到此,賢生可參禮。

勇筆:是。(原來師生已到一處山麓間道場,金碧輝煌,燈火通明,只見神司肅立大殿之內,也正在扶鸞,門口有位清癯老者,正向聖母恩師參禮。)弟子勇筆參叩仙祖聖駕。

仙祖:賢生無需多禮。勇筆大名,吾如雷貫耳,本堂正在扶鸞,真是班門弄斧,尚請聖母聖駕及賢生移玉入內奉茶。

勇筆:(師生三人進入神殿,轉入淨室,分賓主落坐,仙侍上茶後。)仙祖啊!貴寶宮扶鸞與弟子們不同,我們是砂盤木筆,您們這裡只用一塊大黑膠墊,桃筆上面飛舞,卻看不到字,那唱字生可真厲害了。

仙祖:南洋一地扶鸞均是如此,故唱生均需全神貫注,以觀察桃筆走勢,所以是比台疆鸞門之唱生要辛苦許多了。

勇筆:是啊,有字跡出現都要全神貫注,而無字跡,僅靠字形唱字,這唱生倒也通靈了。

仙祖:是的,南洋鸞壇之乩手與內堂唱生、抄生合稱三才,絕大部份是合靈心神相通,與台疆鸞門又有不同。

勇筆:弟子知道,台灣一貫大道之扶鸞亦如是,想必是與仙祖您們德教同出一源。

仙祖:是的,德教本是道鸞合脈。

勇筆:糟了,著書至此,弟子猶未進入主題,真是有虧職守,弟子請教仙祖是如何進道?如何成神?如何又被派蒞神職?

仙祖:說來慚愧,吾生前本是一市儈商人,在新國此地,地小人稠,功利為先,個個為維生計,都是私欲較重,緣於吾母生前大病,吾乃有機以德教寶宮,叩禱呂祖賜佑吾母,當時呂祖賜方扶鸞之際,猶然明示,吾必需擔當德教普化使命,但吾一介商賈,那能放下營生事業,不以為意,孰料事過五年,吾母壽終正寢,吾事業卻一夕間敗倒,差點窮途末路,適時想起仙祖靈驗,又來禱求事業,但仙祖臨壇又加以開示,舊話重提,要吾求道入鸞煆乩,擔當天命,否則不出一年,必也命終,吾見事已至此,只好捨下凡心,發露初心,即在德教壇場皈依,而經仙祖慈悲教化,終於負起德教普化重任,當時新國民生雖屬尚可,但卻教化不甚普及,並且尚屬西方強國之殖民地,漢文亦非通用,故辦道亦甚為辛苦,差幸上天慈悲,仙祖顯赫,吾任內總算奠定德教寶宮之大廟,形成普化重地,乃因此積深功果,不但超蔭吾母上西方淨土,吾亦上証南宮呂祖侍駕星君果位,眼見一手創建道場之艱辛,故請纓蒞任本道場神職。

勇筆:聽您這番細訴,弟子深有同感,鸞脈普化應運因時,但若溯至您那時代,則如鸞壇在中國之古代一樣,倍極艱辛,難怪您可以上証呂祖駕前星君果位,那可不是與南宮辛星君同等果位了嗎?

仙祖:不敢,不敢。同屬星君,但辛星君已列大仙果位,吾僅初級星君而已    。

媽祖:今夜叼擾,貴寶宮尚在扶鸞,不再打擾,吾等回堂了。

仙祖:吾恭送聖母聖駕,賢生後會有期。

勇筆:弟子拜別聖駕。(師生離開德教回堂路上。)恩師啊!這德教在南洋一地可真興盛,弟子有接觸德教之善信,在海外教化之功甚大。

媽祖:然也,鸞門應運普化,乃上天慈悲之數運。

勇筆:是啊,是啊,弟子從小即在鸞門之中,眼見許多前賢大德出財出力,真是讓人敬佩。

媽祖:賢生有見及此,那就用心努力,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五回 浪子回頭金不換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五回 浪子回頭金不換

詩曰:
大道其中法樂修。發心為要勉良儔。
福緣顯現猶無覺。耗費光陰去不留。

聖示:道在前,猶不知覺。正如世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入寶山空手而回,殊為可嘆!際今末法時期,大道普傳,只要眾生有心親近,隨緣可得。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免禮,吾等出發著書。

勇筆:是(緊隨恩師信步離堂)。恩師啊!道之為道,乃在實踐;因道之理,人人會說,但在實踐過程中,即見高下。弟子恭聆您適才開示,可是有感而發?

媽祖:然也。末法時期,在佛家曰:少有証果之行者。但天降大道,卻因末法時期而普傳,因應眾生根器,應緣示機,以作普化。只可惜眾生猶然蒙昧,執著於心識之慾望,乃致道在前,反向遠處求。

勇筆:弟子在鸞門道場數十年,時常眼見許多修子,各處宗脈各處跑,以致後來莫知所從。恩師啊!大開普化之門,大道普傳造成如此現象,您是否可以給弟子開示?

媽祖:天降大道,是在因應末法時期。但大開普化之門,則屬因應眾生,因輪迴沈淪,蔽障靈慧,以致根器低下者,得有應機隨緣,聞受正法,親近道場。然則,上中根器之修子,若因此而有徬徨未適,尚可視為智慧之考。自古以來,佛魔並降,道無考不成道,道無証不成果,修行之人欲求成就,當然必需克服魔考,始能成就道果。而魔考過關與否,端視修子智慧。

勇筆:弟子感恩受教,請問恩師您今夜帶弟子往那兒去?弟子隱約看見過了南天門,往東而去。是否往東天去呢?

媽祖:是的。今夜帶賢生往訪一位大道修子,原本甚為放蕩,幾乎累及他的尊親,後來能夠下定決心,修行大道。緣於其父歸空之神蹟,因而努力精進,得以上証東天護法星君。一者、了其前半生所造業因;二者、護法大道修子以盡其親長之心願。

勇筆:修行成就証果歸宿,與生前因緣有關嗎?

媽祖:當然有關。賢生堂中昊天紫綬靈修院修士,証道歸宿,是依何因緣呢?

勇筆:一者、修士自身累世之佛聖因緣,定其証道歸宿;二者、陽世親眷助其迴向之願力;三者、道場自身之本願。正如本堂是鸞堂,故上証道家天界有之;又領命創唯心宗,弘揚彌勒法教,故証入彌勒淨土者多;又本堂恭領無極懿命,故曰懿敕。因而,乃可証入無極理域。

媽祖:那麼賢生以為如何呢?

勇筆:是,是。弟子一時愚昧。

媽祖:好了,來到東天護法司大殿,門前所佇立,即乃護法星君,賢生上前見禮。

勇筆:是(近前已見一位中年貌相端肅,尚且兩眼烔烔有神之仙長,正與恩師見禮)。弟子勇筆,參叩星君聖駕。

星君:賢生免禮。吾生前已拜讀賢生所著寶書,受惠良多,尚請無需多禮。恭請聖母聖駕及賢生,移玉奉茶。(師生三人進入東天護法司大殿,只見神宮廣闊,卻無仙蹤,偶而有幾位小仙童、小仙女,穿梭其間。旋即進入一淨室,分賓主坐定,仙童奉茶已畢)

勇筆:弟子請問星君,您是如何証果成道?弟子恭聆聖母恩師開示,好像您生前傳奇事跡,一定多彩多姿。並且您又說看過弟子所著造之善書,那一定歸空不久,並且是直接上升成神,未經過加行、補修之修道成就者。

星君:賢生好敏銳觀察力,說得不錯。只不過,吾不敢當,聖母過譽。吾之所以能夠成就,端賴家嚴乃為香港佛壇之前人。吾生在神仙家庭,卻無法進入大道領域。年青時,吾不但不知跟隨家嚴老大人,在道中行持。反而,常常對那些來家中晉謁家嚴之道親嘲笑。在年青時日中,身處香港彈丸小地,五光十色,繁華人生,因而吃喝嫖賭,樣樣俱全,差一點連累老父被老前人革除前人之天命。若非全家修道精進不退,蒙老前人慈悲,著令家嚴,早日渡化浪蕩之子。但是,家嚴在生之年,吾頗不受教。直至家嚴歸空之日,吾奔喪,眼見許多無親無故之道親奔喪,執禮甚恭,如喪妣考,甚為沈痛。個個發自內心之哀慟,讓吾驚訝。香港這個功利主義的地方,竟讓人改變這麼多,道的力量,真可觀。並且,老父歸空有二大神蹟。其一、身軟如棉,面色安詳,彷彿入睡,絲毫未有猙獰死相;其二、許多人都聽到、看到天空上方,傳來陣陣仙樂,以及彩虹花絮,讓老父騰空直上雲端,仙侍引領簇擁而去,後來才知道老父蒙 老母慈悲,敕封真理大帝,升天而去。際此,吾始幡然悔悟,立即接下公共佛堂辦事員職務,對早先嘲笑之道親贖罪,每有道中事務,或道親需有援助之時,吾盡力而行,只遺憾吾年青造罪太重,未能得機,得授天命點傳師,否則一定更能贖此罪愆。差幸, 老母慈悲,前人慈悲,准吾戴罪立功,服務道親。因而,吾始有今日上升護法星君之功行。

勇筆:您原是前人之子,還好未累及前人功果。弟子尚有不明,請問您為何証來東天護法司星君呢?

星君:吾生前嘲笑道親,曾因此有三位道親退了道心。並且,吾因生性放蕩,曾有坤道道親來家中時,吾出言調戲,因此造成此二位坤道道親,不敢再來家中。雖未有犯法犯罪,但已造下業因,雖然吾一直懺悔,不敢再犯。但成就之後,此五位道親之因業未消,因此吾証道成果,尚需來此護法司,補救此段公案。

勇筆:您要如何了斷或補救這五位道親呢?這五位道親目下是在人世或已成仙証道,或者在地府受苦?

星君:有一位在地府受苦,但已即將轉人世,其餘四位尚在人世,吾必需為這五位道親護法,直至五位成就為止。

勇筆:這麼嚴,假若這五位道親千年、萬年,都不成道,您就要待在護法司,為他們護法。您的天福報,有這麼長嗎?您是否有機會再晉昇?還是要陪著他們一起沈淪?

星君:賢生太過心急了,連珠炮的問題接踵而來。先喝口茶,吾為賢生慢慢解說。一者、吾乃正品果位,天福報十萬年,所以有的是時間。至於這五位道親,只要有一位尚在輪迴,均要陪著他做護法。吾當然可以晉昇果位;可是縱然晉昇菩薩佛果,這段因果一定要了,否則只能生生世世為他們做護法。二者、在東天當然有進修,會按神爵級品而晉昇,但是正如前示,昇爵晉果至大羅金仙,猶要了此因果。

勇筆:這麼可怕,您可真要委曲了。一下子五位,您何不去渡化他們,既是正品果位,想要渡化幾個凡人,應該很容易。

星君:賢生想得簡單,既造其因,必要緣熟,始報其果。故不是吾想要下凡渡化他們,就可任意行事。緣機未到,果報未現,縱然吾現身於彼眼前,亦是無濟於事。

媽祖:行了,叼擾星君已久,吾等告辭了。

勇筆:弟子拜謝星君並告退。

星君:恭送聖母聖駕,賢生後會有期。

勇筆:弟子感恩(師生離開東天護法司回堂而來)恩師啊!今夜星君這一篇,可讓今時修行之人上了一課。這個因一種下,那怕大羅金仙,亦難脫其果,可怕!可驚!

媽祖:賢生當知因果之可怕,否則仙佛畏因,眾生畏果,其理何在?眾生只怕眼前報,卻不知其報之動力何來?因此仙佛謹慎因業,不使其有果報之機,眾生尚宜明悟。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四回 乩生濟世亦成神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四回 乩生濟世亦成神

詩曰:
修行首重在修身。智慧圓明復性真。
悟理猶然恒不昧。乩生濟世亦成神。

聖示:修行法門,諸家宗脈,各有殊勝。然則,修行大道,應在修行自己身心性命,以此奠深根基,則大道終究可成。可,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出發。

勇筆:(隨行在後,信步離堂)恩師啊!您適才提示;可是今夜著書訪談主角?可是弟子想不透是哪一位呢!

媽祖:當然想不透。這修行之道,千宗萬脈,各有成就之智者。不過,今夜吾帶賢生往訪一間廟堂之主神。

勇筆:很近嗎?您如此不疾不徐,漫步雲端。哦!已降下來,燈光閃耀間,這裡不是台中中華路嗎?

媽祖:給賢生一個提示。今夜,吾等往謁薛府王爺廟。

勇筆:弟子知道了。您是要帶弟子往大誠街薛府王爺廟。咦,不對!那位何老前輩已歸空許久了,那麼去拜謁薛府王爺,可是今夜主角?

媽祖:賢生說得不錯,何老雖歸空,王爺廟主神仍在。而且,現下主神即為何老所蒞任。

勇筆:啊!他老人家一輩子為薛王爺之乩生,歸空之後派來當主神,這也是名符其實,弟子倒要好好請教這位老前輩。

媽祖:已來廟前,賢生上前參叩吧!

勇筆:是(已來到廟前,這薛府王爺廟原本就不大,再歷經拆除成馬路之廟庭,更見擁擠。但是,廟小神威顯赫,只見當前一位老者雖是福泰,但是王爺戰袍上身,卻也赫赫威澟,兩旁兵將更是井然有序,虎賁旌旗飄揚夜空中,難怪此廟神威顯赫。)弟子參叩王爺神駕。

王爺:賢生免禮,一別也有卅餘年了,賢生手創懿敕道脈,可喜可賀。令尊更是高証天尊果位,吾真慚愧不及賢父子十分之一。

勇筆:您老客氣了,弟子家嚴在大誠街道場服務時,您已身為薛王爺靈乩。弟子隱約記得您在生之時,在大誠街、福音街一帶鬧鬼,您以薛王爺虎駕率同十餘位靈乩,與鬼頭鬥法。聽老輩說及靈乩起駕,跳上高可三人之屋簷,追逐鬼頭。最後,以八卦劍陣鎮住鬼頭,挖地尺深掘出骷髏頭,從此平靜,真是神威顯赫。

王爺:賢生過獎了,只不過仗勢主公虎威,那及得上賢父子「文字因緣」之普化功高。

媽祖:好了,好了。二位這麼一來一往,盡是客套話,王爺就不請吾喝杯茶?

王爺:失禮,失禮!恕罪,恕罪!小神只顧敍舊,忘了請您移玉上坐。

勇筆:那是弟子之罪,話匣子開了,累及二位夜空中喝西北風。(師生三人言談中入內落坐,軍兵上茶)您來這蒞任有多久了?

王爺:前任在五年前功行圓滿,回任王爺府先行官,吾乃來接任。

勇筆:弟子知道,您一輩子為王爺效勞。身為靈乩,濟世也分文不取,不收紅包。只是,不知您是如何証性成真?是直接上天敕封,還是經過考証成果而得派神職?

王爺:賢生忘了,吾等身為武乩靈駕,常有閉關修行,尤其本廟王爺要求特別嚴格。吾一大把年紀,還被王爺罰處夾頭。

勇筆:是啊,是啊!弟子知道這事,您不知怎麼拒絕起駕辦事,竟被王爺強制借竅,把您一顆大腦袋塞入圓凳支架框中,然後退駕。您就夾在那裡一整夜,直至王爺借竅,才能脫身。這件事弟子一直很奇怪,那小框,平常人無法塞進去,一塞進去,除了把椅面破壞,才能脫身。但王爺卻塞進脫出輕而易舉,並且您還毫髮無傷。

王爺:是無傷,但卻皮膚磨擦,產生如火炙痛楚。就那一次吾學乖了,從此不敢抗命。

勇筆:您是說王爺雖然嚴罰,但在閉關中也會傳授成仙之道?

王爺:當然。吾閉關靈修,即是成仙之道,妙法盡在其中。當然吾為乩身,沒有違背王爺濟世慈悲,且累積內修外果,三千功八百果圓滿。可以得授敕封,蒞任正神。

勇筆:絕大部份武乩,均會在其效勞主神之洞天福地成神,想來不假。

王爺:賢生想得太美了,許多武乩不遵主公教示,借乩遂行私慾,尤其那些引人賭博行為之武乩,扣分都不夠了,那能成神?

勇筆:這個弟子知道。不過,以您數十年來為薛王爺效勞,並且有閉關修行,還不以此圖利收紅包,怎會只証得蒞任人間廟堂主神而已?

王爺:賢生小看本廟主神果位,吾乃經修行三千功八百果圓滿之正乩,得敕封武駕星君果位,位居神爵六級,雖非甚高,但亦非一般小廟主神。是吾感念王爺神威慈悲,上天頒敕,自願請纓蒞任。

勇筆:原來您是上証星君果位,難怪威華顯露,靈光騰騰。弟子還以為是薛王爺虎駕神威。

王爺:主公本如賢生描述,吾僅沾光而已。

媽祖:好了,好了。二位又要客氣了,吾等時間亦已差不多,就告別回堂。

勇筆:是,弟子拜別您老。

王爺:小神恭送聖駕,賢生有空來吾廟中。

勇筆:是,弟子一定來此拜謁。(師生離開王爺廟回堂路上)這位老前輩是弟子同學之祖父,一輩子為薛王爺效勞,很得周遭鄰里敬重。他老生前,薛王爺廟還辦過出巡遶境。

媽祖:此仙很用心,當然上証星君果位,否則一般武駕乩身,還不能如此高証仙班。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三回 聽經所裏行菩薩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三回 聽經所裏行菩薩

詩曰:
修行最怕愩高心。大道真詮啟悟深。
寄望有情諸善眾。圓明智慧酌而斟。

聖示:修行也者,一在智慧;二在不斷;三在明理。而不論其輕重因素與條件,心意甚為重要。換言之,修行成敗,與修心甚為關鍵。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出發吧!

勇筆:是(緊隨恩師步出堂外)適才恭聆恩師開示修道者,修心。弟子甚有同感,在三十餘年來,弟子置身鸞門道場,不論修行之人,或者在家之人聖凡兼顧或者專精道業之人,其心念確切左右其修行成敗。吔,恩師啊!您怎麼帶弟子往大海來?啊!不好了。恩師啊!您要下龍宮找龍王嗎?

媽祖:賢生勿慌,吾會助一臂之力。

勇筆:咦,不對!您要下地府。龍宮在海床上,您怎麼往海床下大礁岩層直鑽進去。恩師啊!您有沒有弄錯?我們是著作修行証道實錄,怎會往地府去呢?啊!不好,黃泉路上好厲烈的罡風。

媽祖:哈哈!賢生老了,以前下地府不怕罡風,怎的現在怕了起來?

勇筆:不公平,以前著書都有仙家寶物護著,您卻用走的,而且一聲不響往大海裡鑽,還鑽去地府來,弟子嚇了一跳!

媽祖:這樣說來,倒是吾錯了,沒有先通知賢生。

勇筆:不是,不是。弟子也不敢怪您;只是想不到著書會下地府,証道不是都上天嗎?莫不成要訪談閻羅王及文武判官們?

媽祖:錯了,吾要帶賢生訪談一位大師。論起他的修行,意志及用功,昇蓮台登菩薩沒有問題。可是他不該執見太深,一直毀謗他教、他宗。因而,在地府聽經所為諸善魂,講解他所犯『我執邊見』之過業。

勇筆:原來如此,不過他倒底是証菩薩,還是地府罪魂?弟子等下見了,是怎麼見禮稱呼?

媽祖:賢生自己問釋無執菩薩,當前即是。

勇筆:是(那還用問,既稱菩薩還要見禮,那篤定証菩薩果位了。只見面前正佇立一位短小精幹之出家眾。看外表,不但不起眼,而且有點猥瑣。及至見到頭頂,卻已有靈圈顯現)弟子參叩菩薩蓮駕。

菩薩:帶業之身,先行頂禮天上聖母聖駕。勇筆大德,亦無需多禮,老衲有罪擔不起。

媽祖:菩薩客氣。勇筆亦擔不起菩薩金口稱大德;吾等就免了這些俗禮,著書要緊。

菩薩:那麼請移玉小坐(引師生進入聽經所淨室奉茶)。

勇筆:(沿途只見聽經所四周無止境,而在此中,只見蜿蜒迴廊,一片祥和寧靜中,隱約經聲傳來,鐘唄合韻,不像地府,反似天堂)菩薩啊,弟子有疑敬請開示。媽祖恩師稱您菩薩,鐵定錯不了。但是您為何自稱帶業之身,向媽祖見禮?弟子認知菩薩果位一定不下於天妃果位,至少可以平行,怎會見禮呢?

菩薩:賢生太過抬舉,老衲倒是略有修行,但絕不敢上比天上聖母之功果。

勇筆:您還未開示為何自稱帶業,有帶業菩薩嗎?

菩薩:那是我佛慈悲,上天鑒納,可憐老衲一生向佛,青燈唄葉一志不退修行。不論在經教、法教,都有所得。可惜身教、言教未足為人師。乃在評鑑功果中,註有派下冥府聽經所,為眾善靈說法破執,直至圓滿蓮台升座之時,才准坐蓮台升天。

勇筆:弟子明白您是修行有成,只是在修証過程中有干犯天律、佛律之處,打下輪迴罪罰太重,但証果卻又有不足,所以帶業罪來此。

菩薩:就是如此。吾生前在鳳林山區有座道場,不敢說桃李滿天下,但也有不少弟子跟隨修行。吾一生精於佛律,尤其三分律。甚深進入,不敢稱佛律師,但至少可以評界佛法三分律,因而遠近聞名,僧俗來投尚稱不少;吾也盡心盡力傳演法,道場不下寶剎叢林。只是可惜,老衲不該逞意氣。因為,見有許多宗脈或道場,篡解竊佔佛經並脫胎為自己之教義。因此時常出書,大加撻伐。原本自以為是,還津津樂道於自己護衛佛法,功不可沒。孰料歸空日,滿心以為上升西方面佛,那知我佛訓斥,不該無明造業,各家宗脈自有其勸化之旨。因此佛諭,接受冥府審斷。差幸上天慈悲,老衲一生『我執邊見』過重,修行卻已具足,乃特賜准蓮台播種於蓮邦淨土,待其成長。在此期間,下地府為聽經所諸眾說此『我執邊見』之害。

勇筆:您真是好胸襟,毫不避諱自己缺失。有您這一番開示,不知道可以救了多少『我執邊見』甚深之修道子?

媽祖:菩薩一番開示,利樂陽世修子,而平素以諄諄教化冥眾,果真是菩薩行,利樂陰陽。今夜至此,吾等也就不再打擾,告辭。

勇筆:弟子叩別菩薩蓮駕。

菩薩:不敢。帶業之身,恭送聖母大駕。

勇筆:(師生離開地府聽經所)吁!今夜訪遊釋無執菩薩,弟子真是驗証百丈懷海禪師之野狐禪。謹慎口業啊!諸位修行之人。

媽祖: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二回 飛符化轉妙無邊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二回 飛符化轉妙無邊

詩曰:
飛符化轉妙無邊。濟世救人不計年。
積累德功成正果。流傳事蹟啟真詮。

聖示:佛道妙法,玄奇無礙。有者福緣深厚,宅心慈仁,精修大道妙法,而得具神通玄力;亦知濟世救人,乃得成就仙班果位。可,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出發著書。

勇筆:是(師生離堂而行)恩師啊!您適才開示,可是今夜訪遊之仙人?

媽祖:然也。此位大仙,賢生亦有所熟知。近三十年前,賢生亦有往謁其烏來之修真處。

勇筆:哦,弟子知道了。您是說那位符仔仙張老前輩,祂老已經歸空証仙了?

媽祖:有七年餘日了,此仙一生精於符籙,並且深具仁心。曾有施符治病,十年沈痾一符解濟;曾有失散親人三年,施符召回;更有夫妻離心,施符挽回情緣。尤其難能可貴,此仙施符不收分文,謝絕饋贈禮物,完全濟世救人之心。

勇筆:弟子知道,此老三十幾年前已頗有盛譽,弟子亦是偶得機緣聽人提及,乃前往請益。沒想到今時天人永隔,但弟子卻已親炙大德,引以為榮。對於符道,更是受益良多。對了,此老目下証道於那一洞天福地?

媽祖:此老今在黃帝老祖之神宮侍職。

勇筆:對了,祂老之符道,乃是黃帝老祖在世身邊大臣祝由科之符法,所以回歸本位吧!

媽祖:可以如此認知,此仙是祝由一派之符法。但更因其果位具足,始能証道於黃帝老祖之神宮。行了,已到達。門前張仙來迎,賢生上前見禮吧!

勇筆:是(待張仙、聖母互為見禮後)弟子參叩張仙聖駕,一別近三十年,您還是一如生前鶴髮童顏。

張仙:賢生無須多禮,敬請聖母移玉淨室奉茶(師生三人進入神宮,只見一路迴廊彫棟,假山石榭,潺潺流水,一副悠閒。隨即在淨室落坐,仙僮奉茶)

勇筆:您老真是實至名歸,在生即是清閒,如山林野鶴;証道之後,仍是一派逍遙。

張仙:賢生客氣。老朽山野之人,已不拘慣了,那有賢生抬舉美譽。

勇筆:記得弟子往謁之際,您對符道甚有堅持,適才恭聆媽祖恩師開示,您救人濟世胸懷大悲慈願。只是弟子記得那時有一句話,您不肯回答。這時能解弟子愚鈍嗎?

張仙:賢生可是問老朽一生之中可曾施錯符,害了善良人?曾救為惡之人?

勇筆:是啊!是啊!當時弟子好奇,您笑而不答,今時應該可以解答了吧!

張仙:老朽如果回答不曾施錯符,賢生信嗎?

勇筆:不信。神仙打鼓有時錯,何況凡人。您真有如此神奇?

張仙:這就是老朽當初不作答之原因,賢生一定不信,免不了爭執,所以就不回答。

勇筆:您真好修養,不過為什麼您不會施錯符?

張仙:其一,來人有求,譬如親人疾病,憂心之情,溢於言表。來人所求,若非正事,必然心虛狡猾。來人所求若正,必然心誠意正。老朽尚可粗通察顏觀色,因而有所不正,絕不應其所求。

勇筆:可敬可佩,弟子真是服了您。學究天人,應不為過。那麼請您開示,如何修真,歸空証道?

張仙:倒也無賢生如此形容,只不過施符救人而濟世,略積功德。而老朽依符道練神坐工,是有得道家玄炁之妙,「三華聚頂,五炁朝元」,得元神出竅之妙。歸空之日,得道祖賜金橋,仙女接引而升天。

勇筆:聽您如是言,那歸空日,可是折磨的很厲害?

張仙:應該的。符道修行之人,總有些許逆數違天之舉,況且元胎出竅,必有身劫。所以老朽乃以重病纏綿病榻五日,始作升天。

勇筆:弟子又有不解了,您可以施符救別人,救不了自己嗎?

張仙:一者,老朽已高齡八十有九,陽壽已盡。真藥醫假病,真病無藥醫。二者,老朽乃為應劫升天,又豈是施符可解。逆天大罪,老朽擔不起。

勇筆:那倒是,弟子失言了。真是感恩,生前有幸拜謁,証仙之後,再得教誨開示。

張仙:賢生客氣。來此著書,老朽倍感光榮,尚要感謝聖母賜此緣機。

媽祖:張仙客氣了。吾等就不再打擾,告辭。

張仙:恭送聖駕。

勇筆:弟子拜別(師生離別回堂)恩師啊!這位大仙可真是修行精深,弟子記得拜訪祂時,應該將近七十了吧,身體健康,健步如飛。在烏來山區中行走如履平地。而歸空証仙,仍然亦如生前,果真是修行成道之真人。

媽祖:道家修行重養生練氣,此仙即是典範。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一回 求修大道發真心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一回 求修大道發真心

詩曰:
求修大道發真心。一志恒持受福音。
體願慈悲無懈怠。緣機殊勝似甘霖。

聖示:末法時期,大道福音廣佈人世,直至各階層,均可有機信受願行。眾生實宜珍而惜之,庶免有負東土之生,人身之得。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今夜吾帶引賢生參叩就在附近道場之護法元君,出發吧!

勇筆:就在附近,是那一處道場呢?

媽祖:眼前即是,賢生何不自行察看。

勇筆:恩師帶引弟子來此一貫大道之寶光建德道務中心,是要拜訪那位仙佛?(原來至此,只見整個道場祥光瑞靄。外觀氣派非凡,內在莊嚴肅穆,佛像彫飾之天花板更是精緻,而道場中仙佛不計其數。)

媽祖:賢生隨吾而行即是。

勇筆:(跟隨聖母恩師穿梭道場之中,每有仙佛迎面即相互為禮,直至來到一座淨室,門口佇立一位花信年紀之坤道仙人,正與恩師見禮。)

媽祖:賢生上前參叩無極護法元君。

勇筆:弟子參叩元君聖駕。

元君:賢生無需多禮,聖母聖駕與賢生尚請移玉奉茶。

媽祖:元君無需客氣。

勇筆:(師生三人入內坐畢,有小仙女奉茶。)請問元君,這道場中如此多仙佛,可是職司繁忙?

元君:是的,本道務中心道務甚重,甚至連當今大道之負責道脈之總老前人(代理)仍會來此開會,故道務繁重。老母慈悲,乃派駐理天佛菩薩進駐道場。

勇筆:適才恭聆聖母恩師開示,您乃護法元君,在此職司可否恭請開示?

元君:吾因生前有願,願護法大道修子。叼蒙上天慈悲、老母慈悲派來道場護法修子。

勇筆:您有此大願,可否恭請開示求修大道以迄成道証果始末,資憑勸化大道修子。

元君:當然可以,吾乃台疆台北縣人氏,父母均為大道修子,母親更是公共佛堂之常駐點傳師。是以故,吾出生道中家庭已是胎裡素。及長求道,本意要捨身辦道,但卻因魔考甚重,情關難過,曾破戒嫁夫。將近十年之中未有生育,卻嚐遍人間苦磨,遇人不淑,夫不知惜緣,婆婆打罵刁難,數度要求其子與吾離異。吾深知夙世業重,但總無法平心靜氣,忿而離婚,墜入歧途。將近三年受盡人情冷暖,痛不欲生,萌起輕生之念;或許命不該絕,送醫急救之時,護士乃為道親苦口婆心,吾乃幡然醒悟。歷此一劫,才償還因果業障,此後一生發心精進大道,乃重新佛前呈表稟告龍天,若能成道,必將護法修子,減輕修子業擾。老母慈悲,此後修行必有護法道子之感應。從此吾一志精進,在佛堂為道親作事不遺餘力,可惜天不假年,吾未滿三十五歲即告歸空。差幸,老師慈悲准入和陽關考証。

勇筆:原來您是和陽關証性成真之仙佛,難怪高証元君果位。

元君:賢生過早下結論,吾在和陽關僅是准入關中,卻有三十年之補行加修。一者,功行甚淺;二者,吾破戒妄行;三者,輕生造罪。故和陽關中備極辛苦,絕非筆墨所可形容。

勇筆:是啊,弟子也覺奇怪,如您生前遭遇,雖然求道之人有「地府抽丁,天堂掛號」之殊勝緣機,但誠如您所列三大缺失,照理在入關之際,即應打回冥府才是。

元君:賢生有所不知,打回冥司,必需求道不知修行,或沈墜不醒,造罪積業深重,到了三關一切考証無法應對,故連生死註籍等移交冥司。吾雖有破戒、中斷、輕生等罪業,但即時悔悟,龍天鑒納,表文明註一切符合。故三關考証,雖然補修加行,卻也明証大道『道真、理真、天命真』。

勇筆:弟子是愚鈍,未解天命緣機之殊勝。感恩您詳加開示,今日您在此道場中護法大道修子,弟子感佩。對於您所開示之『道真、理真、天命真』,更是無所置疑。僅是好奇於您這麼年輕已証道無極護法元君,是否與無極諸元君如麻仙姑、董仙姑、許仙姑等相同位階。

元君:沒有,沒有。無極九大元君已屬大羅金仙果位,吾豈能有此境界。賢生未見吾乃護法果位而已,尚在修行精進。

勇筆:您客氣了。雖曰護法,卻是元君相當境界,只不過,可否恭請開示,是如何通過考証?

元君:因為吾乃以護法為大願,故在和陽關補修加行是針此專長做培訓,賢生當知和陽勝境之殊勝,故以護法本願較有証高果位之空間。

勇筆:弟子感恩開示。

媽祖:既如是,吾等回堂吧!

元君:吾恭送天上聖母聖駕,賢生後會有期。

勇筆:弟子拜別告退(師生剎那已回堂中)。

媽祖: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十回 大慈悲願顯真仁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十回 大慈悲願顯真仁

詩曰:
大慈悲願顯真仁。火窟救人不顧身。
一縷芳魂無限感。終成証道可為神。

聖示:捨身成仁,義烈千秋。此若不具大慈悲心,存有至真仁善之心意者,難以面對險境,猶可奮不顧身。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出發著書。

勇筆:是,剛才恭聆恩師詩訓,言中之意,今夜是要拜訪一位火場救人,而葬身火窟之女菩薩嗎?

媽祖:賢生所言無誤,此一事件發生在二十餘年前。年僅二十歲之少女,目睹火場之內有一位五歲小女孩置身其間,危急之際奮身蹈險境,進入火場欲救小女孩。可惜雙雙葬身火窟,乃至雙方家長悲痛不已。故此女英魂慈仁感動上天,終成神道。

勇筆:一位年輕少女可以有如此大勇,進入火窟救人。雖未救出小女孩,但能有幾人可以具備如此勇氣?只是弟子疑問,當時難道沒有消防人員?難道沒救災人員進入?

媽祖:事有湊巧。一者,此女乃為當地樹林義消副分隊長之女,天生急功好義。火場附近三個消防栓故障無法出水,乃致消防人員有忙於找水滅火,因此此女知有小女孩困於火場,立即進入救援。

勇筆:偉哉,女菩薩。不要說是坤道,男人有幾個肯冒險救人呢?恩師啊!您帶弟子往南天來幹嘛?難道是此位女菩薩証道在南天?天妃殿!恩師啊,您帶弟子來您的宮殿,可是這位女菩薩証道在天妃殿嗎?

媽祖:賢生未曾來過吾宮殿吧!先遊歷傳真憑列寶書,也不枉吾與世間眾善廣結深緣之機。此女是証入天妃殿果位,準備下凡間媽祖廟,蒞任神職,吾就為賢生引見。

勇筆:是。(進到天妃殿,只見隨處均是鸞鳳彫飾,單就大殿而言,已非金碧輝煌可以形容。到處透出祥熙瑞靄,氤氳起處,鳳鳥振翅,而每個殿堂迴廊連接處,更有一潭清荷水池,丹鶴松鶴不計其數。並且隨處可見許多坤道仙姑、仙女,穿梭其間,只是不是在忙,而是悠閒徜徉。恩師啊,您這裡規模如此大,並且有這麼多仙姑,他們作什麼呢?

媽祖:吾忝為台疆一地最興盛香火之廟宇主神,因此天妃殿中,諸仙姑、仙女,均是要下派凡間蒞任媽祖神職,未派任者先來此報到。

勇筆:原來如此,可惜南天遊記中弟子老師怎未帶來此處訪遊呢?

媽祖:天界之廣大又豈是一書可以全數羅列,因而主著仙師自有考量。好了,面前即是此位捨身救人之志惠仙女,賢生可以見禮訪談。

勇筆:是,弟子參見仙人聖駕。很抱歉弟子一時失措,您看起來二十歲出頭年紀甚輕,弟子說老不老也有中年了,這種場面弟子第一次經歷,尚請恕罪。

仙女:不敢當。勇筆大名,吾生前已拜讀所奉旨著書,獲益良多。只不過,吾福緣較薄,年壽不永,二十歲即已歸空。否則,一定可以拜讀賢生更多著作。

勇筆:弟子慚愧,叼蒙天恩慈悲而已,不敢居功。

仙女:吾亦是如此。年紀輕輕,當然不敢說有多少苦功修行,只是上天垂憫,慈心救人而成神,比諸賢生更有不如。

勇筆:您客氣了,容弟子請教,在火場之中,您怎有勇氣會奮不顧身投入救人呢?

仙女:吾之父親本是救人之義消,當時小女生年僅五歲,置身火場,一定驚恐萬分。一想到小女生驚懼莫名情形,已無法多想,只想要把她抱出來,所以就衝了進去。

勇筆:是啊,弟子也是身為人父。每當想到小兒女們受傷害的痛苦怎能忍受?不過,您是要救別人小孩,那才是真仁愛大慈悲。對了,您歸空後以迄成神之過程,可否開示,以資列入書中。

仙女:吾歸空之際,已見到地府拘魂神使。當時葬身火窟有二人,即乃吾所欲救援之小女孩,她被神使帶走。

勇筆:那您呢?是否您在世有皈依那種法門,修行那種法教?

仙女:慚愧,吾在世均未修行。僅在罹難之前七個月,有受引荐進入佛堂求道。但都未修持行道。故歸空日,有濟佛恩師派遣隨眾向神使說明,引領吾往謁濟佛老師。

勇筆:原來您有求道,所以那場火災,罹難之二人,小女孩由神使帶走,而您是往濟佛老師處修行。

仙女:非也,吾得濟佛老師隨眾之引領,乃上九陽關報到。因先天大道,求道之後,若未退道心,「天堂掛號,地府抽丁」,故未墜冥司。可惜吾始進九陽關,卻因保師、引師及點傳師,三寶五字真言等查証,却無法應對。本要移交地府,但上天老母洪慈垂憫,吾乃具真心仁慈而捨身救人。依律可以賜准成神,乃命九陽關移到天妃殿,修行圓滿派任媽祖神職,以得具足福慧資糧,再返理天面母。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還以為您是經過枉死城文教司員之代職,再入聚善所修行。

仙女:那倒無需如此大費周章。一者,吾求道而道心未退;二者,吾無私救人,故已具備神格。因而得蒙老母懿命,派來天妃殿修行。

媽祖:行了,今夜就到此為止。志惠仙女且自去吧!吾與勇筆賢生回堂。

仙女:是,恭送聖母聖駕。

勇筆:弟子告退(師生離開天妃殿)恩師啊,您這天妃殿恐怕要幾百上千位之仙女,因為台疆媽祖廟大小不論,恐怕不下千座。

媽祖:那倒也是。不過,吾殿中尚無如此多位仙姑進駐。

勇筆:恐怕是您嚴師,所以進入天妃殿者,沒有相當份量還不夠格。

媽祖: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九回 官考嚴苛考道誠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九回 官考嚴苛考道誠

詩曰:
官考嚴苛一志堅。明知大道是殊緣。
良機不再誠心發。毅力精修上法船。

聖示:大道之可貴,乃為眾生可以藉此而了脫生死,阻斷苦海輪迴。亦即修行大道之人,可以福慧不息,生命不絕,永恒不朽。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無需多禮,出發吧。

勇筆:今夜您帶弟子往謁那位仙真?

媽祖:今時台疆一地,大道福音深入各階層,普及各角落。然則,眾生卻因大道隨處可得,可以聞受,因此產生輕忽之意,殊為可嘆!因而,吾今夜擬帶賢生往謁五○年代之修道子,重現彼時修行之艱辛,以資惕勵目下修子對於大道福音珍而惜之,進而發露精勤心志。

勇筆:恩師真是用心良苦,莫怪台疆一地,媽祖信徒,幾乎是全台首屈一指,並且及於海外,香火猶然興盛不墜。慈憫眾生,弟子深有感同身受。

媽祖:賢生不必過於奉承。媽祖信仰,在台疆一地因屬海島型,有其特殊地理因素,才會形成信仰興盛。

勇筆:您真客氣。在生慈孝,死後成神;猶然眷念眾生,弟子感佩。對了!今夜您帶弟子往那兒去?

媽祖:今夜往紫陽關拜訪精勤不懈、無懼官考,甚至勇敢面對造謠中傷,彼時環境一位坤道人家實在難能可貴。好了,已到紫陽關中,面前即是成就元君,賢生上前見禮。

勇筆:是,弟子參叩元君聖駕。(原來已來到紫陽關中一座淨室,門口佇立一位中年婦人,妝扮平凡,略顯福相,但却靈光閃耀,一定是一位精修大道而証果之仙人。)

元君:賢生無需多禮,吾與天上聖母聖駕見禮,進內奉茶。(師生三人入室坐下,有小仙女上茶)賢生今夜來此想必有甚多疑問,無需客氣,儘管發問。

勇筆:那弟子就放肆了。請問您是在什麼情形下進入道中修行?

元君:其實也不敢自稱有何修行。記得是在五○年代末期,台疆一地經濟不好,很多地方都很困苦,而且教育也不普及,所以很多文盲。吾也未曾就學讀書,並且是在彰化的鄉下地方出生,只知道忙著為家裡做家事,及長嫁為人婦,生下兒女又要操持家務。及至有一天村裡來了幾位很有學問、很會講道理的講師,在村裡祠堂中講解大道,吾也是那時被引進求道。

勇筆:您一直強調五○年代,弟子依稀記得那個時候是生活困苦,並且一貫大道在那個時候被視為邪教,稱為「鴨蛋教」。更甚至有人說一貫道有很不雅的聚會,男女信徒衣不蔽體,因而大家都敬而遠之。

元君:賢生形容的太文雅了,當時因為民生困苦,不似如今經濟富裕,都有素食餐廳,當時吾等修行、素食之人,辦道之際,都是自己簡單作些菜心、花生等佐餐做便當。但是,吾等因可食蛋,所以外界才指為「鴨蛋教」。另外,一貫道辦法會,因有求道明師一指之可貴天命,及三寶五字真言之密,故多不公開傳道。於是,當時政府是為戒嚴軍管,有時代背景,怕人聚會造反,所以嚴加取締。並且,民眾民智未開,是以,以訛傳訛說一貫道是男女不著衣裳,被警方以為破壞良善風俗而取締,就是邪教之由來。

勇筆:是呀!是呀!弟子年幼之時,在村中也時常聽起老一輩人在批評同村婦女,說什麼她出入鴨蛋邪教,不守婦道,還有常在三更半夜與一大堆男女共處密室等等。如此惡意中傷,您們修行起來可夠艱辛了。

元君:賢生所云一點也不錯,吾在當時夫家也不諒解,但是吾深知大道之可貴,佛規禮節不敢違背,辦事成全道親不敢廢。更將家人引進道中,讓他們了解大道並非外界之中傷。

勇筆:您也引進家人求道,那不就神仙家庭了。

元君:可惜吾夫吾子不具慧性,雖然了知吾並未進入邪教,但要他們跟著修行卻做不到,只好加以勸勉盡力成全而已。

勇筆:聽您細述當時修道情景,真是令人欽敬,難怪您可以証道元君如此高果位。

媽祖:賢生有所不知,這位成就元君不但道心堅定,當時要辦道,還曾被抓進警察局要移送警備總部,受到酷刑拷打,卻無法滅絕元君的道心。經過道親透過種種關係,將她救出之後,她仍然各處辦道,所引進成全之後學不知凡幾。可謂內修性命、外修功德;一生積聚福慧功果,媲美菩薩大慈大悲。

元君:不敢!聖駕如此謬讚,吾不敢當。只是體會大道如此珍貴,修行如此艱辛,許多尚未接受福音之眾生猶需救渡,也因此就放不下心,一直隨著前輩們奔波辦道,廣佈大道福音。

勇筆:一番話,真讓弟子感動。精勤之修行聖者,果然胸懷慈悲大願,言語間總是緊繫眷念眾生,弟子真是欽敬。

媽祖:好了,今夜吾等至此就告退了。

勇筆:弟子拜別元君恩師。

元君:聖母聖駕暨賢生,後會有期。

勇筆:(離開紫陽關回堂路上)恩師啊,弟子生長在六○年代,常聽起老輩人批評一貫道,當時還半信半疑,沒想到當時情況比聽聞還慘烈。尤其坤道之修行者所遭受到的困境,簡直不敢想像。

媽祖:只要心有正信,對大道之珍貴有所體認,那麼外在的困難更是精進的動力。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八回 戰雲密佈道心堅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八回 戰雲密佈道心堅

詩曰:
戰雲密佈道心堅。誓把真詮永世傳。
二老慈悲垂典範。終成末劫大因緣。

聖示:天降大道,啟悟有緣裨利修行,此乃天運、道運,而成眾生之福音。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出發著書。

勇筆:是,弟子恭聆恩師聖訓開示,好像意有所指,不知可否再為弟子提點一番?

媽祖:今夜吾帶賢生訪謁一位仙姑,此乃道親跟隨孫菩薩在戰雲密佈之際,不畏槍林彈雨,只願為眾生傳渡大道。可見道心之堅定,因而以詩為讚。

勇筆:啊!恩師今夜是要帶弟子拜謁月慧菩薩孫師母嗎?

媽祖:賢生沒有聽仔細了,吾乃曰拜訪跟隨菩薩辦道之一位修行者,証道仙姑。怎會是月慧菩薩?

勇筆:哦,弟子高興過頭了,以為是拜謁師母。因為弟子數十年著書,從未有緣拜見師母老大人,所以一高興,後話就聽不見了。

媽祖:賢生無需遺憾,吾盡予周全賢生之願。

勇筆:您金口開示,弟子先感恩拜謝了。咦,恩師啊!這是那裡?

媽祖:此乃理天外院,專司 老母懿命下凡辦道之倒裝仙佛。這位仙姑回歸本位,自然必需來此。

勇筆:難怪景況不同於一般,原來是來到理天外院。咦,不對!理天之遠,猶勝西天淨土如恒河沙數,路遠不知凡幾,怎會談話間彈指即到?

媽祖:賢生有所不知。其一,理天甚遠因而吾為賢生加把勁剎那即至。其二,此外院雖曰理天,然則不在理域。所謂外院,即是不在本境之中。

勇筆:那麼証入外院之仙佛功果,是較無極理天中仙佛功果較低了?

媽祖:這個問題留給仙姑回答。賢生上前見禮,此乃外院慧霞仙姑。

勇筆:(原來談話中已在外院之一座淨室,門口佇立一位慈祥端肅,略有福相之仙姑)弟子勇筆參叩仙姑聖駕。

仙姑:賢生無需多禮,吾謹向天上聖母參叩。勞動聖母駕蒞實不敢當,尚請入內奉茶。師生三人進入淨室茶畢)賢生適才問題吾來解答。基本上,直接証入理天之仙佛果位是甚高,但是証在外院之仙佛若屬擔當職命,諸如院主、副院主及各部主簿果位均甚高,只是 老母畀命辦理各位佛聖辦道之要務乃來此任職。

勇筆:弟子明白了。敢問仙姑您是什麼時候的人氏,而如何成道?

仙姑:吾乃中國人氏,生在河南,姓名:殷慧霞。時值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弘傳大道,為母天命,為眾生慧命,不辭勞苦而各地奔波。時值民國廿七年,中日爆發戰爭,二位老大人猶然各地奔波,不只穿越槍林彈雨之戰區、更深入淪陷區。好幾次都被中日雙方軍營扣押,懷疑是間諜。吾跟隨師母常有幾次受兵害,但都托天之福,老母慈悲,化險如夷無所損傷。

勇筆:原來您是跟隨師母老大人之前輩行者,在戰爭中猶為眾生慧命大道福音而奔波,真是可敬可佩。不過,您一生傳道歸空之後即得証理天外院仙姑果位了嗎?

仙姑:非也,吾福薄。適才所言是師母老大人蒙天呵護,但吾卻無如此福份。跟隨師母老大人,不到二年,即被日方特務機關以莫須有罪名嚴刑逼供而身亡,是以許多大道心法、三教妙諦,尚未盡深究即先行歸空,不能再隨侍師母老大人了。

勇筆:原來您是為道殉職。既如是,您又如何成道?是否以身殉職,可以成道?

仙姑:未盡如此。一者,戰亂年代吾侍師母不怠,不畏險境,道心不退;並且依循師母老大人教誨,先天大道佛規禮節,精勤奉行,最後兵災捨身,乃得 老母慈悲准入外院証仙姑果位。

勇筆:您也真是可敬可佩,生在亂世,女流之輩侍師涉險,只為大道;這叫天下男人恐怕也無幾人可以做到。弟子可真見識前輩風範了。

仙姑:賢生無需客套,師母接續天命,弘傳大道。身為弟子者,理當如此。吾也因時勢而造就。否則愚駑之才,焉有成道之機。

勇筆:您才是客氣。對了,在理天外院之仙佛,是不是都要準備再歷人世。

仙姑:並非絕對。但絕大部份尚會下凡打幫助道,以期早日返回理天面母。

勇筆:感恩您一番開示。相信您之在世修行過程,一定可以讓現在身處太平時期之修道子醒悟。前輩甘冒戰禍,只為大道賡傳之天命,今時修子得道又豈能不特別珍惜!

媽祖:賢生說的好。此亦為吾今夜帶領賢生來此之用意。可以了,吾等告辭吧!

勇筆:弟子拜別仙姑。

仙姑:吾送聖母聖駕,賢生後會有期。

勇筆:(師生離開外院回堂路上)恩師啊!這位慧霞仙姑也算好大福份,跟隨師母老大人辦道。

媽祖:也算慧霞仙姑慧根深種,在當時戰亂兵禍,許多人都退了道心。難怪祂能蒙受老母慈悲。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七回 捨去猶然可得回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七回 捨去猶然可得回

詩曰:
捨去猶然可得回。發心一念永無灰。
堪期福慧成功果。樂証仙班上玉台。

聖示:人之發心,最為可貴,佛家講慈悲喜捨之四無量心;儒家講忠恕;道家講憫生,無非是一心轉念而已。但此意轉念,卻可造就無邊功德,此為佛門大乘要義。可,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無需多禮,吾等出發著書。

勇筆:是,適才恭聆恩師開示,是否與今夜著書有關?

媽祖:然也,今夜吾等往訪九陽關拜訪一位星君,聖名肯捨。

勇筆:肯捨星君,對照恩師篇前訓示,是否這位星君頗能佈施,以此積大功德而証果成仙?

媽祖:然也,說起此位肯捨星君,賢生應有所知,草屯鬧區中一座宗教重鎮,幾乎已成此區百姓信仰中心,當然綜理興建事務,令尊居功最偉,但是此位星君卻是佈施舊有宮址之大地主。

勇筆:弟子想起來了,星君姓林,其公子曾是草屯此關恩師道場之堂主,只是獻地建廟就可以上証星君果位?並且很奇怪,為何會証入九陽關,莫非他老是一貫道修子?

媽祖:然也,四十餘年前,一貫道傳道很艱辛,修道子還要躲避官考,此星君不但求道行道,並且其家田地供應草屯關帝廟暫厝,興鸞濟世,神威顯赫,草屯鄉紳多有入鸞護持,及至令尊總理堂務,準備蓋廟,是以星君首肯將舊有宮址獻出,分文不取,以利興建事宜,如此功果乃得証頒敕。

勇筆:這樣弟子就明白了,草屯關帝廟此一道場,幾乎是周圍鄉鎮之信仰中心,香火鼎盛,渡引有情眾生,不知凡幾?至今猶然普受信仰,則此功德持續累積,星君可是比放在定存利息還要多。

媽祖:好了,星君在前,賢生上前見禮。

勇筆:是。(原來言談間已進入九陽關,來到一座大廳,面前一位慈眉善目之老者,正是小時候所見模樣。)弟子參叩星君,一別將近四十年,您一如生前,弟子已由童稚之年進入中年。

星君:賢生無需多禮,歲月催人老,大道及早修。請聖母聖駕與賢生進入奉茶。

勇筆:(師生三人進入淨室,仙童上茶。)恩師啊!弟子記得您生前是有在堂中護持鸞務與堂務,但不知您有求道,只是您今日上証九陽關肯捨星君,是否為弟子開示修証過程?

星君:說來慚愧,吾求道之後,雖然不懼官考,儘量參加道中法會,但因關帝廟有鸞期,吾熟知鸞門普化之要旨,故也盡力護持,因而鸞務進程順利。及至令尊也在堂中效鸞,更是擴大普化,許多道親,因得機閱讀令尊所創辦之鸞友雜誌,聞風而來道場,已普及全台,甚至日本亦有善信來朝,所以決定興建大廟,吾乃將舊宮田地奉獻以為建廟,並且協同令尊建廟事宜,因此上天頒敕果位。

勇筆:您是說您修証過程,是以此功德証仙班果位?

星君:吾明白賢生之疑惑。一者、據天律明載,建道場功德第一,吾率先將田地捐出,此功德已蒙上天會知冥司註銷夙世罪業。二者、建廟之際,吾一力護持,乃再積深福慧。三者,吾乃一貫道修子,既得仙班果位;乃來九陽關加行而後頒敕星君果位,並留在此做授課之助教,以為上升此關之修子,主理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之課程。

勇筆:弟子明白了,您是以大功德成神,並且求道有返回無極理天之願,故來此証果。

星君:然也,修道子有參仟功八佰果,圓滿成道,若內果不足,則由外功德而補滿,若外功德不足,則可由內果補滿。當然要高証果位,則必需有加行至元神靈通無礙,始能高証上聖佛菩薩之位階。

勇筆:弟子明白,感恩星君開示。

媽祖:那麼吾等可以告別。

星君:吾恭送聖駕,賢生後會有期。

勇筆:弟子拜別。(師生離開九陽關往回堂路上。)恩師啊!一貫道道子之修証歷程,是否可以在本書中多為羅列幾篇?

媽祖:賢生為奉旨之主著正鸞,有此意願,吾當助予完成。

勇筆:感謝恩師成全。

媽祖: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六回 上參尊者訪靈宮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六回 上參尊者訪靈宮

詩曰:
修行首在發心誠。毅志恒持邁道程。
有日緣機成熟願。可期了斷脫凡情。

聖示:修行之人最重初因,以此而激勵發心,一旦進入道程,精進恒持,深入法教要義,終得正果之願,而超生了死。可,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出發著書吧!

勇筆:是,恩師啊!前期弟子恭呈請示之事,弟子已作整理,弟子之意,乃是修行之人,一旦歸空証果,有神仙果位,其靈神是如何具備了知三世因果?得有神通力!一般而言,人死為鬼,鬼之能力,僅止祟擾陽人,頂多嚇人、害人、傷人,卻不可能有神通,因為古來形容詞只有佛法無邊,或者魔力無窮,卻末有鬼法無邊或鬼力無窮之描述,所以鬼祟亦僅止於超越人之能力而已,但是証道仙佛卻可以了知他人因果,亦有神通變化之能力,如果說是在生修行道家法術或密行有成就之修行人,具此神通,尚屬自然現象,因為在世已有法力,成神當然法力更強,但若屬修禪或積大功德而成神仙,其法力由何而來?

媽祖:好!有用功,由這些問題,可見賢生有深入發掘問題。

勇筆:請恩師恕罪,弟子打岔,您怎麼沒帶弟子往天界去,就這麼佇立於半空中?

媽祖:吾前期不是提示賢生,今期帶往參訪賢生相關問題,今日即是帶引賢生往貴堂『昊天紫綬靈修院』,賢生當知四大仙師中目蓮尊者主課是什麼?

勇筆:尊者在世即是佛家神通第一,在昊天紫綬靈修院是教授神通法力,哦!弟子明白了,您之意思是只要証道成神,在各天界中都會有教授成道之人神通法力。

媽祖:雖不中,亦不遠。基本上在靈神本身已具備與天地同樣浩大之能量,但是因受業累果報之侵蝕,加上投入胎身之後受到軀身之強力約制,故能量無法發出,在修行過程中,不論佛家之顯密禪淨,或道家之術法、丹道、練氣、或行符錄、五術之修行者,以法轉軀身與靈神之相互扞格,直至修行之人藉修行之工使靈神不但可以克服身軀之壓制,進而如臂使指可以收發由心,意起念動,即可完成,屆時靈神具神通力,已可發揮。好了,已在貴堂昊天紫綬靈修院靈宮。尊者已來迎,賢生見禮。

勇筆:是。(只見目蓮尊者彷彿玉樹臨風,猶如一柱擎天,尊者本身頎長俊逸,尤其年輕俊挺,矗立眼前,佛光普照,靈華外露。)弟子參叩尊者蓮駕,本堂昊天紫綬靈修院眾修士蒙恩教化,已多有叼擾,弟子今夜又來冒瀆,實感不安。

尊者:(已與天上聖母互相見禮。)賢生無需客氣,吾忝為教化四大仙師之一,尤其能夠在此殊勝之人間道場,為法界眾生做授課,本為我佛慈悲之意旨,亦屬 昊天悲憫,是以無庸不安,賢生由媽祖聖駕帶引著書,吾等邊走邊談。

勇筆:弟子感恩,適才路上有向媽祖請示修行之人,若未在世即具神通,但歸空成神卻具有神通力,恩師開示並帶引弟子前來參訪;靈宮修士如何修行神通法門?

尊者:實際上宇宙天地間所有一切事相、物像妙理奧義,猶如積存於一個無限容量之晶片,一旦靈神脫離軀體之後,會逐漸回復未入胎身前之浩大能量,只要具備法要,即可進入此一領域,那麼了知三世、神通變化,彈指即得。

勇筆:尊者之意,一旦歸空成神,即有法可以融入這世間所發生一切事,而得其無礙,並且在能量增強間,亦可因此得法而使靈神具備神通力。

尊者:大致上如此,譬喻地府冥司所登錄陽世眾生,鉅細靡遺,但修証成仙成佛之人,總不能下冥司上課,把這些資料熟讀,因此正如陽世間今時操作電腦一般,只要將資料儲存後,學者即可讀取這些資料,但是卻要有基本電腦操作能力。

勇筆:這麼說弟子懂了,只要一旦成神成佛之靈神,都會有管道進入這個領域,所以仙佛能了知過去、未來,而神通力亦是因証道後回復原本具備之能量,只要再熟習使用之方法,即能產生,而果位愈高神通愈大,因係更深入此一資料庫中。

尊者:正是,賢生已將此疑義豁然貫通,可喜,現在賢生看看靈修院中修士的情形。

勇筆:(談話間來到一大淨室,只見盡頭是 老母、 關皇、 本尊地藏王菩薩之神龕,而廣大高長之大殿井然有序,坐滿了數百位正在坐工之修士。)尊者啊!這麼晚了,修士還要上課,是不是為了弟子要著書,特別安排?

尊者:非也,修士已無軀體,故不若凡人要睡覺,但是有四大課程,故 地藏王菩薩排定課程,由四大仙師授課。

勇筆:還好,不然弟子更不安,不過請問尊者,這些修士坐工作什麼?有的滿面安祥,白光騰耀,有的蹙眉搖頭,神色不寧?

尊者:修士之修持深淺不一,因而有此反應。

勇筆:可否請您開示修士們坐工之意義?

尊者:修士坐工是在修行靈神聚合、啟動,以及深入法要之修課,因為修士目前能量尚弱,有者業識、執識等甚重,更有受業障牽擾之修士,故要先基本上課,使靈神可以知道支配自身能量之技巧,才能夠回復本身之能量,一旦可以支配,即是具備神通。

勇筆:感恩尊者教示,弟子真是收穫良多,以前『三界採証靈修』未及提此妙諦,正好由本書補足。

媽祖:那麼吾等也不再躭誤尊者授課,吾等告別。

勇筆:弟子辭駕告退。

尊者:吾送聖駕。

勇筆:恩師啊!本堂昊天紫綬靈修院之靈宮修士們,好大福份,得 本尊地藏王菩薩及四大仙師授課。

媽祖:此乃 昊天及 老母慈悲,始有如此機緣,可,已回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五回 圓明智慧得成神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五回 圓明智慧得成神

詩曰:
圓明智慧得成神。普化蒼黎度世人。
大道勤修恒不怠。天恩賜沐似回春。

聖示:天降寶書,啟悟世人,為要弘法利生;諸天聖神仙佛因應緣機,示現濟化,蒼黎實應有所體悟,珍惜此一殊勝時期之福音。可,著書。賢生靈神出竅,出發。

勇筆:弟子參叩聖母恩師。(隨在恩師身後,信步離堂。)請問恩師,弟子有個百思不解之疑問,恭請開示。

媽祖:賢生有話直說。

勇筆:修行者成仙証道果位,然則諸家道脈修行法教不一,譬如說有些教脈側重外行之功德,譬喻說法渡人,行善濟貧,而雖然有其儀軌,但並無深入修行靈神;再譬如有些教脈側重於內修,譬喻佛之禪宗、道之練氣,諸此各別有異之修者,其成仙成佛是否有所差別?

媽祖:嚴格論定,是不會有差別,當然,其先決條件是大家都相同,付出一樣的苦心與苦工。首先,所謂成仙成佛,是靈神可以達到清淨,不再受到累世業緣,即是識業所阻礙,輕清者上升,基本上是成道之先決條件。如賢生所云,不論內修外行,都要有此一誠心,可以使靈神如明鏡不惹塵埃,自然不會招感業識,不會因心起欲,有欲而妄行,即不會再造新業。再如外行功德,雖然沒有內修靈神,但其心卻有很大能量,可以淨化業識。譬如人要財施,那要捨得,人要無畏施,那要付出時間體力,都是去私而生公心;此心一出,則智慧頓開。捨得即是有悟,借身外之財修靈神不滅之功德。無畏施,節制自己享樂之欲而利他,智慧頓開慈悲,則是四無量心具備,提升淨善能量,靈神即如明鏡光滑清淨,不會染招塵埃,自然成仙成佛。

勇筆:恩師開示所言甚是,但弟子再請問,成仙成佛必然可以了知過去與未來,但是內修之禪宗,及道家修法之人,可以藉此達到靈神無礙。如入禪定之祖師大德頓開智慧與無礙;但是以修行外在功德之法脈行者,如何可以藉由功德而成神?是否上天有規定在一定程度之功德,即可成神,不用自身之靈神無礙,即可証道?

媽祖:賢生此一問題甚好, 昊天是有如此明訂天律,某一層次之功德即可成神成仙,當然功德愈大,果位愈高。

勇筆:可是目下許多道場,都有提及光靠功德是不足以成神成仙,仍然要修行內性,直至靈神開悟成道,才有可能。

媽祖:也沒錯,一者靠功德是先消除夙世因果業累,那麼要成就大果位就甚為困難,所以在外修功德之餘,最好自身智慧之圓明多下苦工。

勇筆:恩師一直強調智慧是有助成道,不但可以使心如明鏡,不惹塵埃,也可以使靈神清淨而上升,這些弟子明白。但為何智慧可以使靈神清淨,更可以成仙成佛?

媽祖:因為智慧一開所知障即破除,不會再造新因新業,而智慧圓明,使凡心如明鏡,不會招染業識,即是由此淨化夙世業障業緣;密行者修法可以淨化自己因果業障,其理即是如此。

勇筆:弟子明白了,哦!一路上談來,恩師您怎麼帶弟子來到彌勒淨土呢?

媽祖:今日帶引賢生拜謁一位大尊者,此位尊者乃為法師,一生說法倡教利生,今日位証尊者,來此彌勒淨土為上生此土之行者說法,賢生上前見禮。

勇筆:是。(只見來到彌勒淨土外院廣場,八音法水旁,正矗立一位甚年青之尊者,但已靈華外露。)弟子勇筆參叩尊者,請問尊者聖號?

尊者:賢生尚請免禮,吾與天上聖母見禮問訊。吾乃名為法緣,一生本志求生阿彌陀佛蓮邦淨土,但後來在西域諸國中見彌勒法教盛行,乃深入教義,發覺頗為殊勝,並且不抵觸本願志趣,一旦來到此土,則各天淨土無礙,故留在此土為眾生說法,闡述淨土殊勝義諦。

勇筆:那您是如何修行得証尊者而上升此土?

尊者:吾本志求生彌陀淨土,因而前半生以唸阿彌陀佛以求一心不亂,往生其土。但是下半生知彌勒法教,故仍然唸佛拜佛,只是改以彌勒菩薩為尊,而其餘時間即入市鎮,為眾生說彌勒法教之殊勝。如此圓寂之後蒙 慈尊眉間放白光接引來到此土,並畀以為此土眾生說法。

勇筆:您已証果尊者,弟子好奇,在生僅以唸佛拜佛,再有弘法利生,即能得証此果。

尊者:吾明白賢生之疑,確是如此無庸置疑。我人之所以沈墜,是因為靈神受業障牽掣,因而加重染著,無法上升,賢生應該明白道家修士,白日飛升之事蹟,即以靈神破除假體牽掣,吾亦屬異曲同工之妙。由專心一志,唸佛拜佛而使心如明鏡;再鑽研經教,以利弘法,故智慧日漸圓明,故有信、有願、有行,當然可以証得尊者果位而來此土。

媽祖:今夜就先到此,吾等與尊者告別。

尊者:吾送聖駕。

勇筆:弟子拜別尊者。(隨恩師回堂路上。)恩師啊!這一証道過程,雖經您及尊者有詳細開示,但弟子還有些不能串連貫通,弟子好好整理再恭呈開示。

媽祖:沒問題,下期吾亦針此而帶引賢生訪謁,行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四回 坐工練氣証真人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四回 坐工練氣証真人

詩曰:
著書勸化繼年年。普度蒼黎悟道篇。
聖地鸞音開覺路。堪期壽世永弘傳。

聖示:鸞門著書啟悟蒼黎,善書寶冊壽世牖民,此乃台疆一地諸善有情得沐殊勝緣機。可,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聖母恩師。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駕起祥雲,吾等出發。

勇筆:恩師,今夜帶引弟子往謁曾副堂主是吧?

媽祖:然也,此位上証真人之練氣士,賢生應當尚有記憶?

勇筆:弟子知道,只不過他老一生好坐工,弟子與其暢談之際,嘗聞其言,坐者需在夜子以及晨卯,尤其一入定靜,龍涎叢生甘之如飴,想不到他已歸空上証真人。

媽祖:是的,他以坐工近廿年,在世之時面色清淨稚嫩,猶如返少,可見坐工之深。

勇筆:那時弟子尚是年少,聽他老一番話還覺得有些吹噓,沒想到竟然一坐廿年,成道証仙。咦!恩師啊!您這路上好像不是上天界,怎麼夜空中看去還在人間,而且白皚皚的,好像大雪覆地,莫非來到日本富士山?

媽祖:不對。是來到神州崑崙山,因為他以練氣成真,登仙封敕之後,居住崑崙無為洞天內。

勇筆:這麼高的果位?想此老在世與弟子暢談修道坐工,弟子一直以為他老吹牛,大放厥詞。因為彼時弟子坐工沒有那麼高境界,是以體會不到,真沒意料坐工火候如此精純,竟然來到無為洞天。(此際傳來一陣宏鐘般話聲。)

真人:參見天上聖母聖駕,無為洞天有如蓬蓽生輝,得大神駕蒞。

媽祖:真人少禮,吾乃帶引真人舊識訪遊著書,二位敘敘舊。

勇筆:(只見眼前正是曾副堂主在世模樣,大光頭,雙眼炯炯有神,笑容可掬,稍胖身材,看起來福福泰泰。)弟子參叩真人,想不到一別十餘年,您已歸空,來此逍遙無為了。

真人:賢生無需多禮,入內奉茶。

勇筆:弟子感恩。(隨二位上仙進入;大地白濛濛間,一座山洞看起來不起眼,但卻深邃不可測,而且七拐八彎,進入一間石室坐定,即見有小僮上茶,撲鼻一陣清香,忍不禁一口喝下,卻奇寒無比。)老天!您這什麼東西,是冰茶嗎?弟子幾乎五臟結冰。

真人:誰叫賢生猴急,也不問問,這可是雪蓮茶,一口喝下,太浪費了。

勇筆:好啊!您躲來這裡享福,喝起雪蓮茶了。

真人:賢生有所不知,吾以坐工修練大周天,可惜僅得道家初基大法,因而尚需精深至不壞靈體,因此借此寒極淨品之氣加深火候,以期進入大羅天界。

勇筆:您又吹牛了,以坐工証道,在此想要進入大羅天仙,應該還有十萬八千里吧!

真人:是還很遠,但卻是一條捷徑。

勇筆:您在世是怎樣修成正果。給弟子一番開示,也分享各地善眾。

真人:賢生也知道吾在世幾幾乎乎每晚只睡五六個小時,即是由練氣而入定,由入定而結胎,元神既固,當然可以成道。

勇筆:您常提及坐工必要搭天地橋,以利氣機順暢,龍涎自生,是何道理?

真人:人身自有其氣,但卻雜而不純,因此人身僅能借此氣而維生。但是,元神成胎必要全身通暢無礙,並且要在人身小周天之後,融入宇宙天地之大周天,始能將人身之氣,吸納天地精華之炁,而得元神復甦,增強動能。直至人生生命結束,即是元神生命之開始,此即道家所謂藉假修真。一旦人身天地橋搭起,則人身氣血得以通暢於任督、奇經八脈,即是為元神作滋養之管路。

勇筆:哦,弟子明白了,正如胎兒藉臍帶得到母體養份而維生命。

真人:正是,因此元神又謂元嬰,其理在此。

勇筆:弟子好後悔,您在世時講到坐工,弟子都認為您在說卡通,沒想到良師在側,失之交臂。

真人:賢生客氣了,以賢生在鸞筆之造詣,當時已是名躁全台,且及於海外,吾彼時卻尚在摸索之間。

媽祖:好了,二位亦無需客套,吾等也該告辭了。

真人:那恭送聖母聖駕,賢生好走。

勇筆:弟子拜別,您有空也到弟子堂中走走,再恭聆教示。(師生離開無為洞天。)恩師啊!人世虛幻,想不到故人就此歸仙了。

媽祖:賢生無需唏噓,人生本無常,精進當及時。

勇筆:感謝恩師教誨,下期找誰呢?

媽祖:下期找位一貫道証道之道親,還是找位佛法行者,賢生意下如何?

勇筆:弟子恭憑恩師作主。

媽祖: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三回 護法鸞門成正果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三回 護法鸞門成正果

詩曰:
成仙成聖賴初心。一志無違始至今。
黎庶油然修佛道。凡胎化轉工夫深。

聖示:世人際值末法叔世,有幸得受福音,發露正信,處處道場,闡教渡迷,世人尚宜把握。可,今夜著書,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參叩聖母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吾等出發。

勇筆:是。(師生二人信步出堂)恩師啊!今夜是拜訪南天福神府那位李老前輩。

媽祖:是的,此人與賢生亦有相聚六年情誼,賢生應當記憶猶新。

勇筆:是的,此老在世名諱應該叫英慶,彼時弟子才十五歲,此老天天到堂中效勞,我們都還共用午晚餐。只是據弟子所知,此老一不靜坐,二不練修;只是風雨無阻,天天到堂中效勞,沒事擦抹掃地,有事就幫忙做。謹只如此。歸空日,主席恩師開示已將他帶引南天任福神之職,如此容易成神?是否主席恩師神恩加被?

媽祖:一者他入鸞之後,發心堅誠,天天到堂中無畏施,二者他有誦持桃園明聖經。積此二項,十一年間,絕無間斷,賢生切莫小看他擦抹掃地,這是一個外功內果的積修福慧。

勇筆:擦抹掃地,可以成就外功內果,尚請恩師開示。

媽祖:人,主要在心識,需知,掃地要耐心,擦抹要乾淨,更要耐心。換言之,這些動作,在強制驅動世人的心志,用心把這些動作做好。並且十一年間絕不間斷,已經形成一種自我約束之動力;恰如佛家戒律,也是一種心志之體現,完全是內性之果。然後掃地擦抹,莊嚴道場,更是無畏施之功德,如此豈非以擦抹掃地,成就外功內果。

勇筆:原來如此,弟子還以為主席恩師慈悲帶引上升南天。

媽祖:到了,南天福德正神府,賢生上前見禮。

勇筆:是。(眼前來到一處金磚建造,連懸掛燈籠也都是金元寶,府前正矗立一位身形較瘦小之七旬老者。)弟子參叩恩師。

福神:小神先參叩天上聖母聖駕,賢生尚宜免禮。小神好大榮幸,得蒙聖母聖駕帶引來訪,尚請進入府中客室。

勇筆:(師生三人進入福神府,只見到處俱是金光閃閃,並且每位都是慈眉善目,一副福態樣子。)恩師啊!怎麼福神府中這麼多福神。

福神:來此地者,大部份是鸞門同修,以及一些在世樂善好施,但並不精勤修行大道,故均上升福神府,待有職缺再下派蒞職。

勇筆:那麼府尊應該就是那位正牌福德老大人了吧!

福神:然也。聖母聖駕尚請上座,小神陪侍。

媽祖:李福神莫客氣,那有喧賓奪主之理,二位放懷暢談,無需理會吾,吾隨意走走。(話落旋即不見)

勇筆:李恩師,算算也有卅年不見了,您該有百來歲了?看起來不但更年輕,精神也更清爍。

福神:賢生說的是,吾正好一○一歲,賢生從一個年輕小伙子,也成了中年人,弟子好像也教了不少,吾在南天福神府也為賢生賀喜。

勇筆:弟子感恩,只不過想想朝夕相處之際,乍聞惡耗,不想今日尚能拜謁。不過弟子好奇請您開示一番,當歸空日恩師是如何將您引升南天?

福神:在彼時吾有些詫異,但並無驚恐,因為當時,竟然見到一個自己坐在那裡,有似一堆爛泥,卻有個自我意識,正在徬徨之際,堂上恩師駕蒞開示云及『李賢生爾已身亡,不要眷念,隨吾往南天報到。』當時吾很驚嚇,油然想起,人之死亡不是很痛苦,怎會自己並無痛苦感覺,怎會見到恩師說死亡。於是請問恩師:弟子並無死亡之痛苦,離體形成二個自己,也沒有感覺,是不是這是個夢境,卻聞恩師開示:賢生平素以誦經以及專心一志擦抹掃地,已成就靈神福慧之資糧,故在身亡之際,靈神出竅不會痛苦云云。彼時吾始相信自己身亡,隨恩師上升南天。

勇筆:原來如此,當時恩師若無接引,您有何感覺?

福神:當時吾正在徬徨,卻有感覺靈神所面對的是一股強大引力,有要往下墜的感覺,並且更有一絲絲厲烈的罡風,幾乎穿透,適時恩師駕蒞。

勇筆:那是怎麼一回事?

福神:靈神原本受身軀保護,一旦離體,立即受地罡之氣所侵襲,差幸吾尚有靈神成胎,才能抗禦,否則必定先受傷,然後下墜入冥。

媽祖:是的,一般人臨命終之際,靈魂離體,完全恰似一個小嬰兒,毫無抗原以及力量,所以必會遭受地罡所傷,而那股引力即是九幽冥府之黑暗磁場。

勇筆:感謝恩師開示,更感謝李恩師將您臨命終之情景,詳細敘述,對世人,一定有相當助益。

媽祖:那麼吾等就該回堂了。

勇筆:是,弟子拜別李恩師。

福神:小神恭送聖母聖駕。

勇筆:(師生出了福神府。)恩師啊!今日訪遊李恩師收穫真多,因為他証果不高,所以歸空之際與一般人好不了多少。

媽祖:人之命終,靈神脫離是最苦也最為關鍵,所以世人當知盡速修行大道,免除這一苦業。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恩師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二回 六善真人談道記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二回 六善真人談道記

詩曰:
砂盤木筆著書勤。勸化蒼黎向善聞。
聖地鸞門開普度。修功立德冠人群。

聖示:今夜著書,將訪東天六善真人,勇筆賢生靈神出竅,著書,出發。

勇筆:弟子參叩恩師聖駕。

媽祖:賢生無需多禮,今日往訪六善真人,賢生可有作功課?

勇筆:上稟恩師,六善真人弟子見過一次面,乃是台疆基隆天德宮創辦正鸞,此一老前輩,在世傳真濟世,著書普化,尤其他老扶鸞方式特殊,是一支甚長且重之鸞筆,並且扶鸞之際尚可與人交談,甚為有趣,大約廿年前歸空,上天頒敕六善真人果位,並且曾在聖德寶宮以及本堂等多處道場降鸞,不知對不對?

媽祖:賢生記憶不錯,六善真人此一扶鸞方式謂之一心二用,也可說是借手扶鸞,往昔台疆台中某堂正鸞亦有如此扶鸞方式。

勇筆:弟子見過這位老前輩,只覺得他老詼諧有趣,並且滿腹詩書,言談之間頗寓深意,在中部鸞門道場,弟子這一代正鸞生,對他老都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媽祖:正是,這位真人在基隆亦是頗負盛名,開堂闡教、濟世度迷、恩澤功蹟,兩皆宏大,因而歸空受敕真人果位。

勇筆:如果弟子沒記錯,真人在世應姓林,聖號即為其名。

媽祖:是的,六善真人是其在生名諱姓名沒錯,好了,已到東天六善真人府,賢生上前見禮,有問題自己向真人發問。

勇筆:是。(原來談話間已來到東天一座大府院,只見門口處佇立一位微胖老者,正是六善真人。)弟子參叩真人。

真人:賢生尚請少禮,吾先參見 天上聖母聖駕。

媽祖:真人不要客氣,吾奉旨帶領勇筆著書,打擾真人鶴駕,尚請不怪。

真人:那裡,那裡。今日得蒙聖母不棄來此著書,乃吾大幸,尚請聖駕及賢生移玉淨室奉茶。

勇筆:(靜待二位仙聖客氣完畢之後。)聖母恩師,您二位這麼寒喧下來,可真繁文縟節,往後弟子可有苦頭吃了。

媽祖:賢生無需不耐,需知禮儀本是修行之人重要功課,不論各宗道脈,甚至各關考証悉皆有此考核,修行之人尚宜對此禮儀,加重奉行不誤。

勇筆:弟子遵命,謹謝恩師教誨。

真人:不好意思,吾一番客套,累得賢生挨訓,二位請坐,來人奉茶。

勇筆:(待仙僮奉茶後。)請問真人,您上証東天真人果位,可有特殊因緣?

真人:吾乃東天三官大帝之天官殿星君,應運下凡助興鸞脈,功德圓滿,是以回天復証本位,加晉果位。

勇筆:原來如此,再請教您扶鸞時為何可以一心二用,弟子曾聞人云您老在扶鸞時,他正好去拜訪,只見您筆未停,卻睜眼開口說:「楊道兄,你來了,先裡坐,我忙完了再陪你。」這位楊道兄回來台中後,跟我們幾位談起此事,一時引為奇談。

真人:賢生誇大其詞,吾在煆鸞之際,因彼時宮中人手較少,是以上稟恩師,看是否能煆練借手竅扶鸞,以便有善信蒞宮可以招呼,並且也可以自兼唱字生,免除人手不足,無法進行鸞期。沒什麼了不起,楊道兄把此事玄虛神化。

勇筆:您太客氣了,正鸞各有煆鸞儀式,成就也各自不同,但您卻是少數得以此方式長期以來獨樹一幟,並且可以歸空之後即得受敕真人果位。

真人:賢生有所不知,身為正鸞,最忌識神用事,一旦有此心態,最容易招致詬病,因此吾為避免此一弊端,乃特呈叩煆練借手之扶鸞。

勇筆:您太客氣了,一心二用在正鸞境界雖說並非很大困難,但是心態卻很重要,您一定曾遇到有人質疑您是否在扶鸞?

真人:是的,但數十年下來,吾心識反而昇華純淨,因此上天頒敕真人果位。當然與令尊大願宏興鸞運,發心下凡,協助五聖大開鸞門普化機運之功蹟,是無法比擬。

勇筆:您太客氣了,真人果位正品蓮位與佛家羅漢、尊者應是相等,您也是廣澤恩庥,眾生共沐。

媽祖:賢生適才說客套太多,賢生也是如此,好了,今夜就此停住,吾等不再打擾。

真人:那麼吾恭送聖母聖駕。

勇筆:弟子拜別。(與聖母恩師離開六善真人府。)恩師啊!您有先提示一番,弟子著書就輕鬆多了,下期找誰呢?

媽祖:下回是往南天福神府拜訪一位鸞門賢生,護持近十餘年間,絕不間斷,風雨無阻,歸空之後由主席派命神司,上升南天福德正神。

勇筆:弟子知道了。

媽祖: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勇筆:弟子恭送聖母聖駕。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 第一回 興鸞妙化大天尊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降    

第一回 興鸞妙化大天尊

詩曰:
著書大命畀鸞堂。普化蒼黎學義方。
願勉賢才同護法。修功立德沐恩光。

聖示:吾今夜乃為奉旨帶領貴堂勇筆著作『修行証道實錄』,而與諸眾賢生共結神緣,可喜可慰。著書,勇筆賢生靈神出竅。

勇筆:弟子叩見聖母恩師,今夜弟子真是福緣深厚,有幸得恩師提攜著書,真是感恩。

媽祖:賢生無需客氣,吾等駕起祥雲出發吧!

勇筆:是,弟子遵命。以往著書都是仙師有法寶作代步,或者安步當車,今日卻能騰雲駕霧,倒也新鮮啊!請示恩師,這一帶虛空中只見凡間有七彩光束直上雲霄,有者是一道強烈光束,有者是一束光華,有強有弱,好像進入虛幻世界,這是什麼呢?

媽祖:這些光束是凡界道場,以及修行者所顯示之光華。賢生所見強烈光束,是道場因為集合眾生共善共願,因此光束大而光芒強烈;另外一道道之光華,則屬修行者個人所顯現。

勇筆:原來如此,那麼差堪可以告慰,人間道場仍然很旺盛;只是也有一股股烏煙瘴氣,那應該是魔氣惡濁?

媽祖:然也。所以仍然必要人間道場諸賢生多加用心,將道氣擴展到可以消弭魔氛。

勇筆:感謝恩師訓示,弟子必然全力以赴。對了,恩師帶弟子往那兒去,弟子適才經過南天門,但卻直往上升,應該不是去南天,莫非恩師帶弟子往凌霄寶殿去?

媽祖:是往凌霄,但不是去金闕,是拜謁『興鸞妙化大天尊』。

勇筆:啊!恩師您真是恩賜,著書首期就帶弟子去拜見家嚴。

媽祖:賢生不要會錯意,以為吾乃因著書之便循私帶賢生拜見令尊,這是有因由。

勇筆:弟子不敢如是想,但仍然感恩,不過弟子好奇,恩師所云之因由是為何事呢?

媽祖:令尊乃為 關皇身邊之衛道僮子,領命下凡協助鸞門五聖宏興鸞脈。並且創建普化眾生之機制;以鸞門道場輔以善刊雜誌,大興普化道業。又經 老母洪慈,安排金鸞下世,賡續鸞脈,是以今世台疆一地,鸞門道業,始能如此興盛。試看目前台疆一地,尚有在推動鸞務道業者,幾乎均是經由賢父子一手調教,或與賢父子領命所設道場,而得學習效勞;因此令尊上証『興鸞妙化大天尊』,而賢生允稱鸞脈一代宗師,當之無愧。

勇筆:恩師如此抬舉,弟子不敢當,但是弟子不敢當,家嚴卻是當之無愧。憶弟子年小之際,家嚴本是富豪之人,但卻在中年以後,皈依於草屯惠德宮 關恩師門下,並負責總務,將此道場興建完成。繼而與台中聖賢堂併同推動善書普化道務,這已是卅五年前之事;弟子也是那時領命擔任正鸞。聖賢堂建廟完成,家嚴領命創建武廟明正堂,期間所調教正鸞,包括日本慈惠堂之師姐及雲宮弘化院之余老前輩等都是。目下之武廟正鸞及弟子,當然也是家嚴所調教。因此而衍生之道脈;譬如弟子所領命之『懿敕道脈』,若非家嚴調教,焉能協辦三曹普化之聖業。

媽祖:賢生無需客氣,已來到『興鸞妙化府』,吾等進去吧!

勇筆:是。(已來到此府,尚稱氣派,大門口正有一位仙吏佇立向聖母恩師見禮,即轉身在前帶路。)恩師啊!弟子好奇,興鸞妙化大天尊有負職權嗎?怎會如此氣派?

媽祖:賢生只管向令尊發問。

勇筆:(原來已隨仙吏進入淨室,正好見天尊佇立淨室入口。)弟子叩見天尊。今日有幸得天上聖母聖駕,帶領弟子來此著書。

天尊:賢生無需多禮,聖母聖駕,尚請上座。

媽祖:不敢,天尊如此禮遇,吾隨意即可。

天尊:那就請聖駕安坐,來人奉茶。

勇筆:(待仙童奉茶後。)弟子請教您,在此凌霄天中有此氣派府院,您上証大天尊果位,可是尚要協同辦理鸞務?可是弟子很少見到您降鸞。

天尊:興鸞妙化是上天慈悲所頒敕,它是果位也是責任,因此吾仍然必要負責人間鸞脈事宜。少降人間道場,是因為這些均是天機運數,正如同吾當初領命下凡,而老母慈悲,也已安排賢生降世,都必要經過天運數機之程序。

勇筆:弟子懂了,您辛苦了,只是弟子深感慚愧,承您衣缽,卻無十分之一建樹。

天尊:賢生亦無需客氣,目下台疆鸞脈,頗多中斷,獨爾一脈尚在推動,勉之。

勇筆:弟子遵命,不過晟鑌也作得很好,懇請您多去關照他。

天尊:他是賢生之弟,理應賢生多助之,吾當然會在總體鸞運上作安排,卻不能循私,賢生好自為之。

勇筆:弟子遵命,只不過弟子想請天尊開示,您上証天尊果位是如何達到,雖說您宏興鸞運,其功無庸置喙,不過您在世之修程可否加以開示,以利天下修者之借鏡。

天尊:吾所修行過程,實則只是老母之『天道奧義』,以及『道心秘藏』,依此二部天書,修行「良能」達到元神不滅。

勇筆:原來如此,難怪往昔在生之際,常見您依法作轉化能量之坐功,弟子當時還以為您是在閉目養神。

天尊:老母慈悲,天道心法殊勝奧妙,吾機深厚,奉旨著書,加上興鸞有功;是以今日得此果位。

勇筆:您太客氣,不要說修天道心法,就單以您在世後半生創建完成三處道場,並調教近十位正鸞,並且個個均有成就,得上天頒敕,正是當之無愧。

天尊:若如是,賢生好自為之。

勇筆:是,弟子一定是謹記不忘。

媽祖:今夜著書首訪,蒙天尊不棄加以開示,光贊篇幅,實感榮幸,今夜就不再打擾,吾等告辭。

勇筆:弟子叩別天尊。

天尊:聖母聖駕,吾恭送。

勇筆:(隨恩師出府回程中。)恩師啊!弟子感謝,不過美中不足者,恩師若能先給弟子提點,就不會措手不及,有負著書大命。

媽祖:賢生不用自謙,今夜著書也不錯,下期吾帶賢生訪六善真人,賢生可以多作準備。

勇筆:感恩,這位老前輩弟子知道,會作一些準備。

媽祖: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2018/09/10

《修行証道實錄》玉旨 序 前言


《修行証道實錄》 目錄

< 恭接著書玉旨 >
< 南天主宰文衡聖王 序 >
< 法華林菩薩 序 >
< 觀音菩薩 序 >
< 天上聖母 書之前言 >
< 第一回 興鸞妙化大天尊 >
< 第二回 六善真人談道記 >
< 第三回 護法鸞門成正果 >
< 第四回 坐工練氣証真人 >
< 第五回 圓明智慧得成神 >
< 第六回 上參尊者訪靈宮 >
< 第七回 捨去猶然可得回 >
< 第八回 戰雲密佈道心堅 >
< 第九回 官考嚴苛考道誠 >
< 第十回 大慈悲願顯真仁 >
< 第十一回 求修大道發真心 >
< 第十二回 飛符化轉妙無邊 >
< 第十三回 聽經所裏行菩薩 >
< 第十四回 乩生濟世亦成神 >
< 第十五回 浪子回頭金不換 >
< 第十六回 德教扶鸞闡教真 >
< 第十七回 金丹大道趙仙翁 >
< 南天主宰文衡聖王 跋 >
< 藥師如來佛 篇後語 >
< 無極皇母大天尊 誌 >

註:本書由拱衡堂扶鸞著作 歡迎翻印 廣種福田

恭接玉旨

本堂主席 關登臺

聖示:今夜恭接著造新書玉旨,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接駕,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

欽差太白仙翁 降

詩曰:
玉詔丹書敕道場。黎民普化啟良方。
輸誠一志誠無限。紙貴洛陽德澤長。

聖示:吾今夜降爾道場,是為頒敕貴堂著書玉旨。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 詔曰:

 查爾台疆『懿敕拱衡堂』,膺承大命,頒敕『普化道場』。乃在奉旨著書,年年不斷,大力推動鸞門文字因緣,形成眾善共願,發心親近大道,虔禮佛聖。

朕心大悅,乃敕旨一道,命聘天上聖母為主著仙師,命由正鸞勇筆王生奇謀擔任主筆,題其顏曰『修行証道實錄』。為期一年,完功繳書,再作頒敘。

 是書乃為因應末法叔世,眾生有幸親近大道福音,但卻少於修者証道成就之事例;乃特命著書以為眾生見賢思齊之寶冊。  
書由主著仙師,自由甄選各家宗脈教門,得成証道果位之修者。不拘題材、不拘教脈、不選早為眾生熟知如七真案例、八仙事跡,以符近世修行實例,而得深入人心,可收宏效,願爾神人,共體天意,厥盡其職。

欽哉  勿忽  叩首謝恩  
天運丙戌年正月廿八日

南天文衡聖王 關降

 為修行証道實錄作序

  天有好生之德,雖值末法時期,然則大道福音,猶然廣佈流傳。自古以來,佛道福音不因當道排斥而滅絕;因此道風鼎盛,佛法隆昌。俗世眾生可以因此而親近、精勤,以教法弘法利生,廣結善緣。

  今日爾堂再奉玉旨天命著書,並以各家修子之証道案例,集結成書。可見天意畀重,修子發心恒誠,以期大道蔚然不墜。

  尤其是書乃敕聘天上聖母為主著仙師,可見上天重視此一寶冊之傳世,因聖母乃台疆一地,香火最為鼎盛,深入各階層咸皆信仰之上聖高真。

  有幸著此寶書,為爾堂欣慰;茲際著書之初,特來為勉,並以為序。

南天文衡聖王 關降序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丙戌年正月廿八日

法華林菩薩 降  

 為修行証道實錄 作序

  修行之人,首要信、願、行。

  所謂「信」;亦即信仰之心,即正趣之所在。所謂「願」;亦即善願、宏願。譬如願行菩薩道、願解無邊苦,願度有情眾,即願力之所在。「行者」;即乃有其動機之信,有其力量之願,始能推動實踐,將修行的法要付諸行動。

  彌勒淨土乃為秉承釋尊遺訓,引領有情,共成正覺之殊勝法教。雖云彌勒菩薩乃為未來下世之佛,然則彌勒淨土已在不計時日之前,福音廣佈,妙諦傳流。今時求生淨土之行者,已有甚多正趣求生於此土,堪可告慰也。今日雖屬末法,佛已遠去;但鸞門道場宏開普化之門,三教合闡,妙諦真詮足以啟悟世人。並且彌勒法教集結成書,廣佈流傳,應機領命創立唯心宗道場,可喜可賀。

  今再大命眷顧著造寶書,以修子修行証道之實例,當可激勵諸眾有情,發心正趣,信願修行,當能有助閻浮提地諸眾有情,發露親佛、近道之慧行 。

  際值書已開著,吾乃僅述數語為序。

彌勒內院法華林菩薩 序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丙戌年二月十二日

觀音菩薩 降   

 為修行証道實錄 作序

  際值末法時期,天降大道,普傳福音,利益眾生信受奉行。

  所謂修行,實則僅是抽象而籠統名之。譬諭禪家修士以禪修為主,而其修行科目,當然著重禪定之修行,故禪家所謂修行,是由禪入定,由定而悟。再譬喻密行修子,其修行當然在密法之間。但是,密教有仗恃外力,如緣佛、本尊、上師,以迄空行、亥母等之加持。然則,密行重功行火候,始能藉真言、密咒、手印等,化轉不可思議能量,而得智慧開悟;當然其修行過程即要依密法儀軌而修行。再譬喻一貫大道之修子,以殊勝之先得而後修,在修行部份則著重以佛規禮節,亦即以戒律為師,修行自身內性,而得智慧圓明開悟。

  諸此種種,各宗教門悉皆有其法理教義,提供修子皈依而修行,以迄証性,積成福慧,具足資糧,而於智慧無礙,達到悟境。所以修行之主旨是在智慧圓融,始得悟境。

  自古以來,諸家修子,成就証道而流傳人世,尤其膾炙人口,當數道家七真八仙等事跡,佛家則以釋尊、達摩以迄六祖等事蹟而深入人心;另外尚有了凡四訓、鳳儀言行錄等啟發人心甚深。然而近世以來,人心趨向功利, 加以科學昌明,乃致文明物質提升,精神信仰下沈之強烈對比。差幸昊天仁憫,為助眾生明知各家修子修行証道,乃敕命著書。

  可喜今日書已開著,必定激勵人心向道,發誠精進,甚至增上出離,亦屬不無可能。吾為贊寶冊,並為眾生勉勵,切宜細心看閱,見賢思齊,發心修行,藉圓通大道而超脫無邊苦海。是以之為序;以誌卷前。

南海普陀觀世音菩薩 序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丙戌年二月十二日

天上聖母 降

 書之前言

  際值末法之時,叔世之秋,上天慈憫,普降大道福音;諸天聖神仙佛,莫不體此意旨,不辭雲路迢遙,示現顯化,指引迷津。並多方闡教著書;尤其台疆一地,得天獨厚,道場處處,廣佈福音,尤有殊勝者—鸞門,恭領  上天旨命,開著寶書。

  貴堂奉懿命,創建懿敕拱衡堂,歷經十八星霜,非但著造寶書數十餘部,廣大深入台疆各地,更普及海外有緣,其間調教無數人才,以得天命之普化聖業;創建此一道脈之勇筆王生,儼然一代宗師,當之無愧。

  今日上天著造寶書,欲將修行道子之証道實錄集結成書,吾奉派為主著仙師,當要藉諸勇筆王生奇謀之才思敏捷,觀察入微,切中精要,文采風趣而作本書之體裁。故仍以訪遊為主,將証道果之仙聖前賢在世之修程,以及升天之職命等作訪談,而使閱者不因述論式體裁而覺枯乏,並進而由神人間寓意涵蘊而得啟悟;見賢思齊,發心精進,恒修大道。

  際茲著書之初,吾乃略抒感懷,慰勉善德用心研味,切莫視之雜詠,必能有所心得。是為卷前之語。

天上聖母 誌於台疆新社懿敕拱衡堂
歲次丙戌年二月廿六日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29.htm


▲《修行証道實錄》 天上聖母 主著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