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留言
最新回應
參觀人數統計
累計總次數:
今日拜訪總次數:
首頁 » 《超越自然的顯現》
2018/09/07

《超越自然的顯現》 跋 書後語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降  88年9月8日勇筆扶

  跋

  夫書之著在以啟迷,兼而傳承引渡。

  鸞門之所以壽世乃在立堂宗旨「以儒為宗,以神設教」,以諸儒碩德之教化,立人倫之根本,是以鸞門以人道為先。唯時運變遷,迄今鸞門肩負使命之重可謂歷來無出其右;因各大教門或有不足,或有未及,均無鸞門之方便,因此天數理所當然應在鸞門,以凝聚助道弘法眾生之力量,而共同推動大道法輪;所以鸞門著書接續不斷,以此共成助道之力量。

  今時本書完成,即將付梓成書。雖然本書論點未曾廣泛包羅,僅只著重我人靈力現象,但不論任何宗脈,只要在宗教領域之內將不出此範疇,因而本書專論於此,卻用於各宗行者皆準,願能以此使行者有所獲益!

  正如書中所論,我人雖渺小如滄海一粟,卻可浩瀚至於天地併列,由此可知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願行者明悉我人之關鍵,善御此一凡軀,成也是他,敗也是他,如何運用則本書研閱之下不無助益,願眾生共勉之!

目連尊者 跋於臺疆豐原懿敕拱衡堂

目連尊者 降  88年9月10日勇筆扶

 書後語

  超越自然的顯現本屬大自然不可思議之一環,今將之由我人為觀點而闡述之,乃在以人為所發展之趨勢而論;但因眾生各具其相,僅以一書自難包羅萬象。差可告慰者,將之限定於行者之異象,又可縮小範疇,而對行者增所助益。

  歷時一年,書已著成。吾雖忝為主著仙師,唯紅花雖美,不能少其綠葉;著書之期與諸賢生相聚一年,深有告慰。貴堂今日以著書普化,而名聞三臺,其來有自。上自諸神,下至效勞賢生,悉皆有此體悟,以書傳道共結文字善緣,鸞門之聖業在貴懿敕拱衡堂表露無遺。

  于今書已著成,吾亦即將繳旨覆命,差幸不負所畀。離情將起,在此書末,吾但以一語奉勸賢生暨諸眾生:「我人有其靈,超越天地諸眾生靈,唯其于此,乃可成就萬物之靈;相對然,亦以此成為無間鎖靈暨阿修羅眾,此中關鍵在此「靈」。此一靈包含我人心識、念障以及夙根,能夠將之安置我人凡軀之內而駕馭,則「靈」慧而善,成就佛道無虞;反之則陷於劫數之中。」

  書成,緣有段落,但凡緣總在輪迴中,吾深願與諸生道緣不盡,而凡緣可止。書成後語,祝福眾生因此書有所得,減其魔障,增其靈慧。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7

《超越自然的顯現》第七章 總論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降  88年8月27日勇筆扶

 第七章 總論

    天地人同列三才,天地之大,涵蘊之廣,變化之不可測,乃有目共睹。而我人忝為三才之一,自身之潛力絕大多數均無以自知,僅有少數先知先覺之聖者歷經亙古之探討發覺才能略窺我人潛力之一二,經由修行者漸次發揮我人之潛力與天地互動之變化,才豁然明瞭我人這一具軀體所含蘊之力量是何其浩瀚!亦由此方知我人因何與天地併列三才。

  唯我人是具有大力量,但在這力量無所發揮之前,僅不過是滄海之一粟,是何其渺小!是以故,在生命過程中不論是善的發展,或是壞的顯露,悉皆由我人所蘊涵之本能所產生。譬喻我人之修行漸次抑制此一凡軀之劣根而顯現光明之善慧,也因此使我人因受凡軀所束縛之平凡漸次消褪,進而顯現不凡之本能;換言之,我人本具與天地同體之本能,亦即有浩瀚之潛能,是以顯現不凡之能力是理所當然,只不過此一展現不凡之能力必須有既定之程序,亦即不可變更之定律,方能展現此一本能。正如我人腹中飢餓,吃食食物可以充飢止餓此一定理,在我人胃部吸納食品之養份,再輸送至各部器官,我人因此有不餓感覺。

  萬事萬物有其定理而成,亦可由其脈絡探尋而知,是以在我人顯現不凡能力之際必定有其正確之脈絡。

目連尊者 降  88年9月1日勇筆扶

 第一節 靈體

  本書著作,首在剖析我人靈體之顯現潛能,進而影響修行者之言行作為,次而以行者與靈界互動。以此架構,本書總而言之,即乃無形界之現象而以文字具體化,因而不免有兩極效應,一者使無形界現象具體化,使行者易知易明,二者既曰無形,強要具體,不免有不易補足,是以難免遺珠,使整個我人靈識之現象種種無法收編一書。唯無形界之作用,乃有使我人在正常情況下顯現不尋常潛力及現象;就正面而言,提昇靈識之境界;就反面而言 ,卻使我人因此一靈力而超越常人之現象。是以故,著書主旨重在闡述事理,使閱者明而防杜,不重在解破現象之後續,此為全書至此不無稍有引以為憾之事。

  今時宗教領域或因流傳失軼,或因強加附會,或因宗脈繁多,更因人心私用,因此許多原本不在我人潛能之列的現象亦被眾生喧染成神秘不可知之事蹟,因此行者修行過程或者閱讀本書應有辯正破訛之智慧。

  本書名曰「超越自然」,其動力在我人靈力,因此不論靈力是正面顯現,或者魔力伸張,悉皆不為常人所認同,即是儒家所謂之「怪力亂神」。唯天地間佛道修行法要悉皆不予否認此一靈界浩瀚動力。我人在修行過程中, 如何御魔性、導正信,實在不可輕忽此一無形之靈力。

  西洋有學說以我人之意識揣測,以此一常注心念久注,識海竟成實境,即是醫家所謂之「幻想」;實則我人在起心動念之後將虛幻模擬之意念具體化,因而誤執為真,在眾生之中是一種正常現象,只不過各人之智慧、意志 、毅力不同,因而抑制而使其顯現不一而已。

  綜此諸般論點,我人在凡軀之內所蘊涵之靈識以及力量絕非在平素之間可以窺測;但是我人與生俱來之根器,即是節制此一無形力量最佳之防護罩 。因此修行此一根器是使此一可正可邪之浩瀚力量,成為我人解脫之最大動力。

目連尊者 降  88年9月3日勇筆扶

 第二節 正信

  眾生之所以執迷,緣於不明無知,我人之能量浩瀚至何種程度?我人之善惡種子埋植于何種境界?閻浮提眾生互動之引力?悉皆無所知,然則卻是可以引動我人潛能的因素,因而其變化之莫測,乃使眾生易執易迷,執誤為確,產生不必要之疑象。

  我人一心無法純淨,緣與累劫業障,更受當下外因之誘引,漸次使潛藏 之惡業顯現。當然亦可使善業顯現,但此顯現使我人超越常人,卻足以加深常人疑竇;因此不明而疑,無知而懼,是我人受誤導之主因。

  本書之著,乃在破除眾生之不明、之不知,進而引導眾生在假象中認清本相,在迷幻中不受誤執,此所以文以載道,理以顯智。眾生當在修行中努力去研閱書中之闡述,加以佐證,以達到心靈無礙,不受迷幻之蔽惑,正信斷疑,行者智慧之根本。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7

《超越自然的顯現》 第六章 入魔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降

 第六章 入魔

    我人既然生具佛魔之自性,當然可以成佛,也可以入魔。而如何「成佛 」?如何「入魔」?其關鍵即在於如何使我人之自性明顯,現出佛性,而加以抑制魔性。

  這是一個原則上之理論,正如上章所闡述天人交戰,以及佛魔之性中所強調顯現良知之佛性,在過程中是以薰習;換言之,是我人天生有佛性,即如已深植一顆種籽加以培育,使其成長茁壯;相對然,佛性可以加以培育, 魔性自然可以因外力而加強助長,及至扼阻佛性的顯現,因而我人所必須注意即在於此。

目連尊者 降

 第一節 因何入魔

  魔性具體而言,即是我人天生之劣性,亦即染著紅塵色相之欲望。此一欲望不單僅是有形相物質之攫獲,更有無形之所求等等因素,造成我人心識上魔性之蠢動。有人貪圖享受而汲汲名利,不擇手段,此乃處事之入魔;有者專好某物,如書、如花成痴,此乃思想上之入魔。但是有者卻將整個心神 、處事、言語等整個轉換,宛如成了另外一個人,如此入魔即已嚴重,宛如一個人具有雙重性格,間歇性或者定時性發作,如此已是佛性完全泯沒,而魔性完全發揮。

  眾生在耳熟能詳與親眼目睹入魔現象,最常見即是以教義之誤解或者扭曲致使自身之善性完全被不善性所侵蝕。簡而言之,我人在生存過程中,吸納大眾所共同認定之事理,循此脈絡而發展,並無衝擊;一旦吸納到與此眾所認定之事理有極大牴觸到知識中既定之軌跡,此一衝擊力有時足以使我人整個思想體系,以迄心神整個隨之扭曲,甚至轉換,如此入魔已近。行者在修行路上最容易入魔,完全受此衝擊而產生。

  當然教義之誤解,我人之誤執,由心識開始產生變化;佛性不顯,眼耳口等諸識亦起變化。佛性之顯現不再,魔性則大張旗鼓,是以入魔之人即迥異於常人。

   目連尊者 降

 第二節 魔象

  我人因根識受外境所牽引,乃有心識受真假表相所惑。相對然,我人心識受外相之蔽,亦可受外力所影響,因而我人會有幻視、幻聽、幻覺等等察覺物外假境之錯誤緣境。

  我人入魔大致可由自性無以自主而衍生由外力干擾及由自性錯亂,乃成心神無以自主之異象。

  首先闡述我人自性之錯亂。所謂「自性之錯亂」,除有前幾節所闡述之佛魔自性之顯現外,其重要關鍵仍在我人本身所具備之欲求。因為凡夫俗子之因為善根器無法發揮極致,均在私心之彰顯,而此一私心之動力即在欲求,如:名利、如:情愛,甚至仇恨等等,乃成我人心識完全受制此一虛幻之緣境。心識既然受惑,自性已迷,則魔性乃襲捲我人整體識性,魔性于焉主宰我人言行。語有云:「物必自腐而後蟲蝕之。」因此,自性入魔即乃錯亂於當時道德標準而言行異常。

  再就「外力干擾」而言。外力之存在我人周遭,譬喻:宇宙能源;譬喻:天地精靈,悉皆存在於我人所生存之世界中。當我人心識虛幻受惑之後, 此一外力即可輕易干擾我人之心神,而彼時我人自主能力已被魔性所抑制,當然外力入主我人心神是輕而易舉,此之所以世人在入魔之前必有徵兆,此一徵兆即是外力侵蝕之先聲(在貴堂由 觀音菩薩主著,闡述因果之專論《 因果病象印證》一書中,亦有闡述及我人受外力干擾必先有徵兆,兩相印證,眾生可明其理)。是以故,我人在入魔之先期當會有警示,如在喪煞沖忌後顯現之幻視、聽、覺等虛幻緣境,或者自身莫名無以自主,心緒一反平素言行個性,更甚至有人之入魔恍如判若兩人,亦即心識宛如他人入主,使識者有陌生之感,諸此種種悉皆入魔之現象。

  但是我人之入魔與我人精進所顯現之通力卻僅一線之隔,譬如:幻聽,我人所聽聞之異聲有時是常人所不可接受,舉例而言,幻聽者時常可以在高山上聽見海濤聲,在都市中聽見蟲鳥鳴,甚至可以聽見諸佛菩薩或者鬼神告訴他許多事情,使常人莫名,無法接受。而得耳通者一樣可以在高山上聽見海濤聲,因為通力無遠弗屆;一樣可以聽到佛菩薩鬼神告知事情,因為通力是無時空障疑,如此又如何分判「入魔」與「通力」?基本原則即是在此一現象是否有其脈絡,亦即是否有其常理可探。換言之,幻聽者幾乎在無時無刻中會聽到異聲,因而聽到即說,幾近語無倫次。而通力者因智識不亂,縱然聽聞異聲,自主意識可加以控制,甚至判斷,因而不會時刻都在異聲聽聞中。常人亦可因此分判「入魔」與「通力」之現象,此所以修行者必須戒口,不輕言怪力之事物。

  綜此而言,我人是否能在修行過程中避開「魔劫」,首要使自身之佛性彰顯,可以抑制魔性,而使智慧提升,再者一旦有警示現象後,即必須戒慎小心,如此魔劫不但可以減輕,甚至可以消弭。

目連尊者 降

 第三節 心魔

  儒家有云:「物必自腐而後蟲蛀之。」道家有云:「疑心生暗鬼。」華夏聖人造字有其獨特意會,我人心中有「鬼」即為「愧」,因而在諸般魔象中,心魔容易引動千變萬化之異象,日愈嚴重,導致我人自心無所主宰,或成狂暴,或成錯亂,甚至戕害自身意志,諸此種種不勝枚舉。

  心之為王乃能主控我人三魂七魄,及至軀體各部器官,一旦心受魔侵,輕則軀體主控能力減耗,重則完全無以主導軀體之運作,因而軀體之滅亡,自是遲早而已。我人因何會受心魔所侵擾,除有與生俱來之魔性以外,大致尚可區分成「一般眾生」及「修行者」。

  首先「一般眾生」之所以心生魔意,自然不脫凡塵名利之繫念,所謂利欲薰心,容易使我人心中佛性抑制,自然魔性伸張。

  再者「修行者」之心魔卻是廣泛,因為行者在修行過程中多少已將佛性擴展,初步已有抵制魔性的能力;但關鍵亦在此,行者雖有修行功候,但是卻在道魔分歧中摸索。自古以來大道在人間流傳,魔道亦是悄悄侵襲人間,佛魔併存於人間,行者無時無刻不在魔道虎視耽耽之中,因而稍有不慎,即受其擾。況且近來大道福音因應運數,如雨後春筍蓬勃發展于人間,魔道藉機蠢起自是難免,因而魔道似是而非之教義,使行者非常容易在修行過程中有所接觸;因此行者在意識之中除內有潛在之魔性,外有似是而非之魔道教義,如此內外夾擊之間,行者受牽引而不自知,久而久之意識已多有似是而非不確之義理存在,點點滴滴侵蝕心防,在我人不知覺中,心已入魔矣!

  行者心魔之現象非常容易明辨,行者在循規蹈矩中乃勤修實行,不以不知而強詞奪理,不以嘩眾為取寵而傳道,不以煽惑而鼓動人心,更不以玄虛而惑人。儒聖之所以「不語怪力亂神」實乃智者之見。因而行者在修行過程中亦如是,正如我人若常存赤子之心,則其言行必然坦率純掣,若心術不正,必然閃爍其詞。是以故,行者心王自主,言行必為中規中矩,若心有魔識,必然言行有異。

  綜此而言,行者在平素修行中必須謹慎於心識之魔性,而防杜於未然最佳方法即是不與異端邪說為伍。

   目連尊者 降  88年8月18日勇筆扶

 第四節 度魔

  魔性既是與佛性一般,亦乃我人與生所具,因此在我人潛意識之中亦必然可受我人之主宰,關鍵只在我人應如何駕馭它而已。

  早期 彌勒菩薩曾經著作一部鸞書,名曰:《彌勒古佛點化金篇》,內中曾有闡述「慧劍引度」,大意在於我人之慧器可以斬斷利欲之心識,在修行者如何運用我人根器之慧劍,一者斷利欲,再者自度上覺路,是以諸佛菩薩悉皆認定眾生可度。魔性亦然,我人之所以受魔擾大都種於自身魔性,如此天人交戰自是關鍵,如若肇因於外力而入魔,亦即由外力干擾我人之靈性,甚而入主我人之靈識,此一入魔現象相較於自身魔性之顯現容易袪除,所謂「心魔難防」,「外魔則易於趨避」,是以我人之入魔,自性錯亂之復元遠比由外魔入侵難以袪除。當然自性入魔基本上我人之意識仍在,只是此一意識趨於邪惡;換言之,即是本質之變化。而外魔入侵,本質尚未完全變化,只是加了外來之雜質,因而容易清除。

  行者在修行過程中,基本上即是在淨化自身之魔性,因而修行過程中難免佛魔併陳,是以行者必須有此體認,方始可以避免魔性之困擾。自古以來,佛道之諸佛菩薩暨高真聖哲悉皆在於我人是佛是魔作深入探討,以及將所得闡述成書以啟悟世人。由此可見,我人之複雜在於此一人世間所造成之眾生百相,實則植因於我人佛魔之自性而已。

  闡述至此,眾生當知修行可成佛道,當然修行亦可度化魔性,只在於如何度化它而已。我人從發心修行開始,此一菩提種籽已開始在抑制魔性,所以行者必須時時刻刻提發菩提心,以此慧根去抑制魔性,再從精進之願力中,使魔性無所發展。再者佛經有云「菩薩畏因,眾生畏果」,須知在因果造作諸般業中形成許多擾亂靈性的業力,此一業力可以牽引我人入魔境,可以招感魔祟侵襲我人,甚至可以使我人受到周遭不可思議之緣境,進而形成入魔現象。譬如:我人之理智引失、譬如:我人之接受不當教義、譬如:我人之受到陰祟喪煞等等,使靈神在無自主之空隙中進而魔性控制我人,諸此種種,悉皆我人入魔之必經現象。是以故,慎因畏果,進而不造作諸業,使魔力之伸張少其牽引,斷其間接之助力,可使行者避免魔性之擴展,使魔性侷限於我人意識之一隅,則在修行過程中假以時日淨化它、度化它,使其融入佛性而成我人之助力。

目連尊者 降  88年8月25日勇筆扶

 第五節 止魔

  修行者入魔現象,闡述至此,概略可知,內由自性之魔性擴張,外由根障因業之侵擾,不論是心識之偏執,不論是言行之邪異,甚至眼可見異象,耳可聽異聲,諸此種種現象,悉皆一理。我人受此魔性困擾乃超越常軌,逸出素行,因而引人注目,進而大壞行者清新形象自不在話中。是以故,行者在修持過程中防止入魔現象實是不可輕忽之智慧顯現。

  入魔不論由內而外,不論意識之無形,以迄有形之舉止,絕非一夜變化,悉皆有其脈絡可尋,或在初現端倪之際由外人發現加以糾正或是抑制,或者自身見及于此,心生警惕,加以自我約束,或者導正,如此或者是為有幸,但是卻也是自身修行之有素與廣結善緣之得到多助。唯,修行者卻忌諱于執見,不論對修行之教義所執定見,以及自身修行肯定之定見,悉皆可以成為執見。我人天生有所執,因而偏見為八正信所不容,可知我人執見之可怕 。行者不論如何修行,心態之不適,不但是魔性擴張之動力,基本上是引導自身入魔之要件;因此行者之智慧重要在袪除執見,從平素之修行中增廣見聞,吸納善知識,以人之長補己之短,並藉此抑制我人我相之我見,去除愩高心態,從去蕪存菁而顯現我人真如之相。

  在魔性之專章中闡述至此,眾生應知魔在我人之內,不在其外。縱然諸天魔力猖狂,若無自身之自腐,魔力之侵擾未必輕易可見其效;是以行者止魔之最佳良方,即是在自性純淨之中痛下苦工,如此受魔擾之機率,將普遍降低,而使行者道程更為順利。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7

《超越自然的顯現》 第五章 異能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降  88年5月26日勇筆扶

 第五章 異能

  所謂「異能」,簡而言之,即是會人之所不會;若要繁複而言,即是將神通與潛能融匯使之運用自如。譬喻:佛道行者之眼、耳、心、足等神通力 ;譬喻一般他宗行者之知因果、治疑難諸般現象謂之「異能」不為過。

  但是我人人生過程中所遭遇諸般順逆事物或者可以逆來順受;有者卻想從中突破,此一突破現象即為我人超越於常人之異能。在佛道之行者或以經教而啟智慧,則其超越於常人之處即是可窺測常人知識範圍之外。舉一譬喻而言,常人僅在於一般學歷,因而其知識及智慧僅止於普通事物而已;而受經教之浸淫,大受啟迪之後,除了一般知識更加圓融,而高深艱澀之學問亦能蘊納智海之中,因而可以知常人之所不知,會常人之所不會,即如歷經高等學府之啟迪教育一般。以此長期之薰陶,我人從中培育,甚或激發出氣質,容易使人一目了然於彼之智慧超常。再如佛道之行者,因修行功行之深湛,乃從我人激發出浩瀚之力量,超越常人;因而,修持愈深,乃使人容易感受超越常人之力量。一般宗脈之行者亦如是,在本宗教義之薰陶中激發我人之潛能,並非只限於佛道行者而已。唯因如此,乃使許多行者,甚至包括佛道行者,以此錯誤觀感,妄執於修行之過程使異能之展現視為正途,此所以如今各宗道場之中充滿神通、通靈之行者。此一現象不能斷言盡是錯誤,但是絕對不是修行者所應認可之現象。

  古來迄今,各大教門之聖覺先知大都避諱深談此一怪力亂神,或者是超越自然之現象。並非聖人不知有此一現象,乃緣於此一現象必有惑亂人心,或是誤導人心之處;聖人重在教化,此一現象背道而馳,因而不予認可而深談。但諱疾忌醫徒累沉痾。因此,千古以來,我人在此知而不明之迷惑下,行者囿於此一超越自然之異能,層出不窮之動亂不絕於史書之記載,可見其利弊之權衡實有必要深慮,因而本章將逐節探討各宗之異能現象。

   目連尊者 降

 第一節 稟賦

  所謂「稟賦」,乃為我人與生俱來之資質,猶言「根器」;也有人稟賦異於常人,或心智、或體能、或潛能各有不同。但在此表象中所蘊涵之意義,絕非後天因素所能形成,或者可以激發。換言之,「稟賦」承受於天生自然,並非後天學習可以達到;因此,「稟賦」乃成為修行者所具備超然能力的一個原動力,此一原動力可以由我人累劫輪迴中點滴累積善慧根器,而在機緣成熟的一世中散發形成。

  行者在道程行持過程中,顯現超然能力之「稟賦」,大體上形成二大類別:

其一:在先天根基上屬於仙佛果品應運下凡助道普化。淺而言之,古來迄今許多祖師大德以及辦道行者大都因具此慧命,因而下凡成人之時已具備稟賦,可以容易學成助道普化之法門,進而推動大道普化。

其二:一般凡人因應世間科技文明乃下凡成人,以稟賦之根基,由後天緣機之安排,而使此人可以完成使命。

  就此析論,在道場中不論各宗脈中,或多或少悉皆有此稟賦尤佳之行者,以繼承其宗脈心法而發揚光大,助道普化。試舉佛門為例,則古來祖師高僧莫不有此稟賦,一則銜天命下凡,再則光大佛法。如:六祖慧能以一介白丁,卻能領悟精深博大之佛理而承繼宗脈,若非天生稟賦,焉能臻致?再如:道家自老君以降,高真輩出,甚至張天師一脈再創道家宗脈,亦是因有天生稟賦而承繼使命。再如:一貫道中之前人,以虛空傳承,領天命辦大道; 再如:一貫道中之三才,莫不因稟賦之佳而獲選為傳命之使。再如:鸞門正鸞,由其稟賦之根基,受天命下凡助道,乃煆成鸞門心法,成為神使而普化大道。以上均屬先天稟賦已註成此世之使命,因而可以輕易發揮常人所無能可以做到之使命或事務。

  唯時至末法之今日,千宗萬脈大開普度,諸天聖神或不辭雲路往返仙凡,或分身下凡以因應運數,是以末法眾生有福,可以隨處承接道緣。但眾生也何其不幸!因道魔併降,稍一不慎即受魔祟;如隨處可見一知半解之行者,或強加附會之行者,容易誤導眾生步入歧途。

  綜此而言,道場之行者、負有特殊使命之辦道者,在先天上必有其使命,為使此一天命容易達成,此人下凡必有先天之根基,容易銜接天命及心法,才能正確引導隨後之行者修持過程正確無誤。

  在行者修持過程中,因逐漸顯現之異能(即所謂神通或靈通),均非屬於先天之根器;因而在修行過程中,並無法剎那之短期內承繼心法。是以,即有可能導致不是正確之修行過程;因此,眾生當宜由此惕慎!

   目連尊者 降

 第二節 靈通

  在修行過程中,我人凡軀或因三業漸淨,或因潛能逐漸激發,或因得到術法妙訣加以運用,乃能收納我人之外,天地之間種種訊息,因而形成知人所不知之訊息,于此現象乃是靈通現象之一種。

  但天地之間訊息卻有所分別:

一、來自於我人自身果報之冤欠:受准討報之靈魂,有其訊息傳入我人之意識中。

二、天地中之精靈:舉凡山川河嶽樹石,以迄魍魎魈魅等,諸此精靈憑藉天地精華之孕育而成,可以傳佈訊息之靈類。

三、諸天聖神仙佛之靈訊:仙佛已具大光明靈體,故靈訊乃在時時刻刻悉皆傳佈於天地之間,因而得授正法者或是精修有素者感受此靈訊則為容易。

四、我人自身之心魔:我人心魔可以祟弄六根,而予影響六識;因為心為人身之王,正者,六根六識導正;心入魔性,當然六根六識之偏差是理所當然。

  闡述至此,眾生當知為何行者容易因此靈訊之干擾,導致行者容易以為修行得到靈力之躍進。實則在收納靈訊必然有一定之程序,否則大都由自性之惑迷,或者不當靈訊之干擾而已;如此現象正如目前之科技有電訊接收器,容易受到強波之干擾是同一道理。

  行者在修行過程中最容易產生之現象,莫過於眼、耳,及他心、宿命等通力。但我人凡器六根,悉皆有所鎖控,因而此般通力並非一般修行可以突破。實則眼通之開啟,有所謂之「陰陽眼」及「天眼」,不過是可以使無形體之靈體現形而察覺。但行者眼通之開啟,在道家有真言口訣,或借力於符籙而達成;自身之修行則必須突破凡體視神經之鎖控而能突破。大體上在開啟眼通之前,肉眼之視覺會突然逐漸凝聚焦點,致成黑洞,再乍放光明。

  當然修行眼通亦並非單一法門;唯,必然有其關鍵,絕非偶有察覺異象 即是已具通力。唯其如此,因而修行者在修行過程中乃容易迷惑。

  在靈訊的干擾,最易讓行者誤以為已具通力,莫過於眼通及耳通。頗多行者都曾眼見靈界異象,耳聽靈界音訊,而以為自身在修行境界之提昇,久而久之有此誤認之己見,因而凡有見聞異象音訊之際,則益加認定是自身眼耳之通力。

  (續前期)

  在靈訊的干擾中,最易讓行者誤以為已具通力,莫過於眼通及耳通。頗多行者曾眼見靈界異象,耳聽靈界音訊,而以為自身在修行境界之提昇,久而久之有此誤認之己見,因而凡有見聞異象音訊之際,則益加認定是自身眼耳之通力。

  須知我人眼耳在凡驅之中,因普受業障之綰繞,因而靈識大都不敏。在修行過程中或因業障漸消,或因緣機巧合,因此眼耳有短暫之開朗,一時接受到靈界訊息而已,因此而先入為主,誤執自身已具通力;此一誤執容易導致自性受迷,祟亂之間,動輒時時以為可以視聽靈界訊息,實則是有自性之錯覺,或執見之幻覺而已。所謂「自性錯覺」,乃屬我人疑心生暗鬼之錯亂;我人一旦心有所疑,風吹草動則以為草木皆兵,俱屬自性之錯覺。所謂「 執見幻覺」,乃因我人先入為主之偏見,妄執不去,因而根識受到心王所支配,因此憑空生出幻象,正如海市蜃樓一般。

  所以在行者的修行過程中,欲求正見之通力,必須憑藉智慧之圓融,根識始能因此智慧而不受蒙蔽,凡有所異象悉皆可以破除,而漸進於修行道程 。

   目連尊者 降

 第三節 神通之外

  佛家之謂「神通」,乃在行者修行自性圓融無礙,使我人之凡軀得以不受根障牽纏,而顯現無礙之通力;道家之法力,亦與天地融會而形成浩瀚之力量。然佛道之神通法力,是以依循一定修行之準則而達到,在目前許多宗脈因應緣機而廣傳教義之際,乃形成眾生因容易與聞教義,再因各人根器不一,形成行者如過江之鯽,而修行方式亦是五花八門,因此每每斷章取義, 或者似是而非之教義層出不窮。若然,則根器稍差者,或智慧較無圓融者,甚至心存偏激,或有異圖者,將容易誤導嚮往修行之純善眾生。

  所謂「通力」,應該自性圓融,無所阻障,自性通靈始得通神達鬼,足以打破我人軀殼之束縳而時空無礙。然則神人之合一本乃天地之間可有依循之契機,若不依循正途而修,自然容易偏差,因而神通之外仍然有所謂之「 魔通」、「妖通」等等,不依循正途而晉升之境界。由我人自性所無礙之通力謂之「神通」;同理由我人之自性之有礙卻仍然具有通力是為「魔通」;不依循正途而得通力,是為「妖通」。如今道場林立,行者比比皆是,因此表象道風頗盛,但隱藏在此一表象之內之隱憂,卻讓諸家有識之士深引為患;是以故,正法之傳佈乃有在弭患滅禍之準備;而欲斷此禍根,唯有從行者心理建設作起,今日闡述此篇用意即在此理。

  「魔通」既屬自性之有礙,眾所周知,我人六根憑藉色相之攝受乃入識障,自性從此蒙蔽;若不能澈底清除此一根障,則時時受此魔通之困擾。一般眾生尚無須多慮,但行者因根識在教義接觸中,以一知半解,若以俗話表白即是「有先入為主之定見」,因此更加容易受此困擾。舉例而言:行者在修行過程中,因定性不夠,因而在修定中,因雜念或心氣浮燥,乃容易接受到外界之雜訊,再經我人之定見加以判別,自然容易形成幻覺之錯誤。再舉例而言:我人智慧不圓融,形成自性偏執,因此在教義吸納中容易自我判別,卻因此出錯,即是俗話所表之「自我觀念過重」,不能攝受他人之長處加以圓融;因而道場中容易有「神通」、「魔通」不分之現象。

  「妖通」之不由正途而得,須知各大正教教義之中,雖然大多不予明載修行通力之法義,但在天運緣機之循環下,終不免以道場輔助普化之趨勢;因而各道場中自然有其啟迪傳承大命之心法。不論各道場如此,遠溯至佛道之始亦是如此,因此在心法傳承中,因我人根器之不一,淵遠流傳之間有所傳非人,或秘法外傳總是不免。若有後學者因一知半解所得尚好,若有心存異圖者得之,終將形成亂道之勢。

  綜此而言,修行之中各種玄秘自是難免,但自性圓融方始為行者保障。

目連尊者 降

 第四節 幻覺

  我人因有眼耳以辨聲色,因此對色相之了別端賴於此;亦因而連帶產生因眼耳所聽聞之虛實不定,以致有所錯覺。在根障中不但牽涉我人器官之運用,更牽連我人心識之主觀判定。俗語中有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已透露出我人心識植入成見後判定事物之錯誤。若再加上器官之不健康,則所產生之幻覺與錯覺,將是我人在生命過程中絕對無可避免之事。唯就此現象,我人若因其它因素,譬如:修行、譬如:求神通等等,如此幻覺與錯覺將更容易使我人將之判定為顯現異象或者超越自然;是以故,由眼耳之了別色相,以迄心識之判定虛實,其結果不一定就是實相。但在我人主觀意識中,卻有將之神化之誤導,那麼將使此一錯誤現象更加頻繁出現。

  在行者容易將「幻覺」與「入魔」混為一談之際,實則有所區別。「幻覺」源於色相了別之錯誤,「入魔」卻是自性已悖離本性之主控;換言之,「幻覺」對我人影響尚可不大,但「入魔」卻是整個扭曲我人正見言行,影響巨大(此後再專章探討)。但是行者對「幻覺」與「錯覺」如果不能及時警惕,卻有可能因頻繁之現象而深植入意識中,而導致言行日愈偏差,仍有嚴重之後果。試舉一例而言,行者在修行過程中,因我人眼耳見聞神經健康之不健全,或是常有因疑懼而致使見聞受此影響而產生之錯覺,但行者自身不知,卻誤執為超越之現象;換言之,自身是陷入錯覺,是凡體不可避免之自然現象,卻執為可見聞異象。長此而往,行持過程中受此牽引,不但對道程無益,更容易誤導道程。

  綜此而言,行者當須明知我人之眼耳心識在了別色相之間,虛實乃在於見聞之真假而已,亦即是我人無可避免之事實,切勿以此幻覺或是錯覺將之執著成定見,庶免更進一步引動自性之錯亂而墜入魔障。

目連尊者 降

 第五節 天人交戰

  我人雖落於凡塵色相之中,但累劫以來潛藏種子之間,雖有造作諸般業障,但是也有不淺之善因緣,因而我人與生已具善根器,所以一旦面臨凡有利害攸關之事物時,我人首先即是面對天人交戰。所謂「天人交戰」,簡而言之,即是「良知」與「欲望」之交戰,凡是理智能夠戰勝欲望則是良知之顯現;凡是欲望戰勝理智則是我人劣性之顯現,因此我人時時刻刻陷入良知與欲望衝突中。

  同理,在修行過程中,我人良知當然不泯,但是其顯現程度卻因各人累劫善因緣之深淺,以及今世修行功行之深淺而顯現深淺不等之良知;因而在面對不可知之異常現象,其分判雖然不夾雜「良知」與「欲望」之衝突,卻可以滲入「主觀」與「客觀」之分判,而主觀與客觀之衝突一樣使我人陷入天人交戰。

  試舉一例,行者在修行過程中,因不同教脈與教義之接觸使自身陷入兩難之間,再經旁人喧染或是強調等諸般客觀因素使得意識之間逐漸偏向某一教義,于是造成主觀意識。如果此一教義深植,而且正確,則對行者無礙;反之,行者修行不足,教義又有所偏頗,而植成行者之主觀意識後,此一行者在往後之修持將偏入歧途。

  綜此而言,我人以內心之天人交戰,面對良知與欲望,因此,必須時時 刻刻注意到自身陷入此一交戰的動機與克制力量,才能免除步入歧途的動力。

   目連尊者 降

 第六節 佛魔之性

  我人雖與生即具佛種,亦各有其性,因而先後天即是已具佛魔之性。儒家主張人性本善,乃緣於人之生不染著於凡塵色相,乃無不善之性。佛家亦力主眾生悉皆有善根,乃是眾生悉皆具有佛性。唯眾生已入輪迴不計其數,是以善根佛性已被染著蒙蔽,是故說我人自性是佛是魔,悉皆也對,主在佛性或魔性顯現明朗而已。

  上期闡述天人交戰,基本立論即植根於我人自性佛魔之對立所產生之矛盾,由此一對立與矛盾之衝突,乃使我人陷於自性不明之間。行者亦難脫此一矛盾與對立,只是行者之矛盾能夠因平素所薰習之善知識幫助自身抑制魔性抬頭,亦即行者容易有修行之心得,而有助於抑制自身之魔性,甚至消弭此一魔性,淨化成佛性。相對然,平素薰習之善知識有助以消弭淨化魔性,若是平素薰習之善知識不足,或是有所偏差,則此一似是而非之知識,不但無以消弭魔性,反而助魔性而抑制佛性。

  試舉一例而言,有行者本身之自性設定在平分秋色,亦即此一行者屬本性不惡之人,但其在修行過程中因教理悟化不足,形成一知半解,僅在修行過程中修行如儀。但是有朝一日接受到不正確之教理,無法分判,並進而深入其間,此一不當之教理將之設定為靈通,則此一行者憑藉修行未臻成熟之知識而進行,如此在自性中佛性無力顯現,魔性日愈擴張,乃使此一行者佛抑魔揚,言行則日愈偏歧。在初期佛性尚可牽掣魔性,尚可見此一行者天人交戰之衝突,時而佛性,時而魔性;一旦無法消弭此一不正確之知識,而日愈陷深其間,終遭魔性侵蝕,佛性殆盡,是以此例,行者豈可不慎。由此可知,修行過程中接觸善知識,加以圓融吸納,對於自性之陶冶非常重要。

  眾生因具佛性,是以與生俱來喜歡親近仙佛;眾生因夙累染著,因而無法抗拒欲望,從中產生之對立,使我人長期陷在衝突之激盪而不自知。我人心靈有所空隙,最容易受靈界訊息之干擾。先天上我人佛性未顯明之前,一入後天受欲望所染著,佛魔之爭,天人交戰,時刻陷於衝突,因而在心神無法寧靜之中(此一現象並非浮現於我人之表象),因而容易受到外力之侵襲 。許多行者忽然之間聽聞視見許多異象,即緣於此,乃使我人誤以為有所通靈。假設行者本性不惡,尚須一段時日才會使魔抑佛性;換言之,挽回之緩衝之時間尚足有以挽救之機會。若此人根器心性悉皆下下,則魔抑佛性快速,及至發覺,有可能佛性已消失殆盡,遑言救度挽回。因此行者當須明悟此理,則在修行過程中至少輕易度過此關。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6

《超越自然的顯現》 第四章 道教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降  88年4月14日勇筆扶

 第四章 道教

  道家乃為中土所發源之教門,以太上李老君為祖,乃衍生為經、術、 法三大流脈。所謂經,即乃老君之經教,如《道德》、《清靜》、《感應》等諸大教義。所謂術,乃指養生(長生)練氣、丹鼎等諸術。所謂法,即乃符籙,即召感宇宙靈界諸力等。

  綜觀上述,道家自老君以降,雖然形成一大流派,但在民間信仰之中都有附會穿鑿,乃使道家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實則道家之符籙在上古由祝由所著作之符法中,大都以濟人病苦之符法,隨後修真有成之修道士,由本身所修練具備之超然能力匯集愈多,乃有所謂「丹鼎派」、「符籙派」,但其間仍以尊奉老君為祖,則無疑義。

  道法數千年之衍流匯成已泱然大宗,不止歷來修道修法有成難以數計, 僅由練氣長生而登仙者亦是頗多;因而,道家法義之廣被,在閻浮提中屬成一大名門,亦非無由所致。

   目連尊者 降  88年4月21日勇筆扶

 第一節 長生術

  道家長生術是以二大類別形成宗脈,其一是丹鼎,其二是練氣。

  所謂「丹鼎之道」,是以練藥以助我人凡軀減少病苦、退化,以期延長軀體壽命。其中又區分以奇草花果服食,以及採集藥材練成丹藥服食。此一流脈重在藥爐之功,因而與醫家又有密切關連。

  所謂「練氣」,即在以我人在體內氣行之術。以達到健身,使軀體減少病苦、退化,而達到延壽之目的。

  古來道家之修士,除有以本教之濟世度人,譬如:為人祈禳、拜斗、消災、解厄之科儀外,自身之修行則又細分若干支脈,長生術即為其一。我人乃與天地可同參為三才之一,本身已具備不可思議之潛能;只因一落人世,受人世污濁所累,因而潛能逐漸潛藏封閉,甚至喪失,因而道家長生術即在運用我人所具備之潛能而延長壽命。所謂「長生」,並非不死,宇宙間有形物象必有輪迴之定律,我人軀體亦如是,因而任一法門均無能使此一假體不死不壤,僅能延長其時限而已;因而道家將我人體軀支撐生命現象之三大主體:精、氣、神,運用天時、地利之配合,使我人之精、氣、神不因生命現象之損耗而枯竭;並進而利用天時所產生之能量、地利所產生之能量,以及我人可以吸納之方法,如:靜坐、如:養生等方法,達到減輕我人生存過程中所必須損耗之精、氣、神,進而從中增補精、氣、神。

  長生術具體而言,即是在日常中守靜,使神不致紊而耗損;增加守色使精不虛耗;練氣使氣行馴而生息。以此而用下苦工,時日一久必見其效--元神清朗不易疲憊,氣體充沛而病痛明顯減少。眾生試看道家修行有素之人,大都精神清朗、丹田有力,精深者甚至鶴髮童顏,宛如陸地神仙,因而長生術即乃道家登仙術。

   目連尊者 降  88年4月28日勇筆扶

 第二節 清靜無為

  道家名言:「清靜」與「無為」,正是長生術之精神。我人欲求長生,必須使假體之損耗減至最輕,而「清靜」則是使我人不因神紊而耗神,不因遐思而耗元,不因氣燥而亂氣;因而學習如何清靜可使精氣神減輕損耗,進而得到補充。

  道家之所謂「無為」,其意不在有所不為,真正用意在於不為無所用之為。因此,學習道家無為,一則使我人淡泊,養成怡然心性,消除人世間之競逐之心,磨除我人之火性,進而使我人在大自然之薰陶下,從中調節精氣神,使我人趨於恬淡心性,面對凡塵燥氣可以安詳。是以清靜無為不但是道家名言,更是欲求長生之行者所必須奉為圭臬。

  長生術因為必須有練氣這一環,因此氣行當中卻也頗多異象,或導引行者入於歧途,或使行者傷於無形;因此,在練氣過程中尤其必須慎守清靜無為。譬如說,行氣過程中我人之耐性、惰性以及根器之不同,在練氣過程中將會因人而異,產生不同現象。因此,在不平等之條件下修行一個共同之目標,如果都能遵守共同一個名言,將不會造成不同現象,而後各人所互動的差異。再譬如說,練氣之行者在練氣過程中,或是因為認知不同,或是用功不深,更甚或於受人誤導,產生之岔氣,甚至入魔,更有因氣逆而傷,諸此種種,如果練氣行者在過程中知所遵循道家之清靜無為,必可減少許多無謂困擾。

  綜此而言,道家長生術或許可歸於玄術,因其可造就我人不可思議之現象,但也因這一法在修行過程中是必須長時間之累積,亦即必須要長時期不可間斷之行持,始可得其功效。又在行持過程中因累積修行的功候出現不同之異象,因此行者必須謹慎。除有清靜無為之精神,更必須有勤行之信念; 遇上異常現象更必須小心去克服,如此才能成就。

目連尊者 降  88年5月5日勇筆扶

 第三節 道法

  道法是為玄法,意即變化不可測之力量,與佛門之神通是為異曲同工之妙。玄法有從天象、地形、人能,諸般排設而產生異常現象,不過玄法之力量有其關鍵之形成,或口訣(或為真言),或為符籙,以此催動因天象、地形、人能而產生不可測之力量或變化。

  自古以來,道家修士絕大多數藉法成仙;換言之,神仙必備有法力在華夏民族之認知中已是根深蒂固之觀念。實則法力或許是為神仙所能,但絕未必等於道家修士所必備;因為道家玄法必須熟知:

◎「宇宙能源何在」。其具體即在日精月華;所謂日精月華乃是陰陽兩氣之表徵,亦是道家所強調之陰陽調和、生生不息之理。

◎「地形之力量」。如東西南北中所代表之五行方位,由其相生相剋所產生之力量。

◎「人身之潛能」。因應天時及地形方位,其相生引動之氣機而匯成之力量。

  自道家以太極生兩儀而四象、五行、八卦、九宮,其數理生剋,從中可謂將天、地、人融會成一體;因而,其變化之大、力量之大,當可略知一二。

  玄法為何在道家是必備,而其法力又可從天地人中綜彙形成,當然即是「真言符咒」。此一藥引在道家修士中,在登仙之前,有因天劫而屍解,再以白日飛昇,其理即在於因道家修士在修行中藉天地力量而充實一身,其中善惡咸納,已在自身種下禍根;在藉助天地能源,此中又有種下變化天數之虞!因而道家修士天劫不斷,必須歷經不斷之天劫,最終並以捨棄此一臭皮囊為登仙之路。「真言符咒」雖然是經修道有成之仙真以其本身潛修而突破天地人禁忌,而可召納天地人之力量而形成變化,以當今俗話所形容即是「 正統法門」。但因其中有前述之弊端,因而,雖然法流不絕,卻無以改變其中事實;甚至道家修士在受法之前(不論玄法或符籙)均有嚴格,甚至可說是酷烈之誓言,以此表心跡。

  正因道家玄法有此神秘現象,因而今時頗多行者將此現象妄加冒用;換言之,即是有行者以一知半解之修行而妄言得道家玄法,因而產生許多異常紊亂之現象,甚至使人誤解道家玄法正如儒聖之語「怪力亂神」,使眾生誤以為玄法有魔象。因而,眾生須知,道家玄法有其淵源,乃以歷來高真心得之傳承,亦即登仙之路之助力;一般行者切莫妄自稱言已得道法。

  因此,在如今之行者,因各教應運,大開普化眾生之門,眾生或多或少均能聞道而修。在修行過程中次第開啟我人之智慧、靈竅、潛能,而產生超然之能力,但必須謹言慎行(前述之天劫)容易產生。

   目連尊者 降  88年5月12日勇筆扶

 第四節 道術

  所謂「術」也者,猶言「術數」也;猶言「道路」也;猶言「法」也!因而術之義乃在其變化。不論以占卜之數而推測變化;不論是以陰陽生剋而有之變化,術以陰陽奇偶之數而變化是無疑義,則術之變化不出易學更加明確矣!試舉一例:天象之時序,配合地利之靈氣,行者再以道訣在人身氣行至某一穴道而發諸於體外之力量,使周遭景像產生變化,是為術也!眾生不明其理,自然視之玄之又玄。

  我人身體自成一小周天,氣行於奇經八脈以及各部大穴,形成可生剋之力道,生則力道倍張,剋則力道內逆;因此,我人本身已具備一股不可測知之力量,若知其法門,修行道家口訣,則使生之力量可容易產生,剋之力量雖然內斂,卻又足以保護自身。易學以五行方位、奇偶生剋,以此陰陽之學窺測天地人之力量;因此,其變化天地人缺一不可,更因為天地人之融匯而使力量大增,相對然天地人之融匯,又使力量容易受到不當之干擾,即為所謂之「入魔」。

  所謂有利必有弊,道術之行者不能測知天象、地形、人身結合之契機,則在力量產生之過程中使生力之張折損,使剋力之斂無效而傷,悉皆其弊。因而,修行之人在得到道訣,同時必須研究天象、地形、人身結合之契機,而這些學問都是在道家經冊中隨處可見。

   目連尊者 降  88年5月19日勇筆扶

 第五節 法術

  道家之玄,乃在變化無窮。道經所載「眾妙之門」非止於道經學說之奧妙而已,更涵蓋于道法之力量。舉凡上古之祝由符術,以迄張天師之龍虎山一脈,而茅山以迄其分支旁流符籙之法,已深植華夏民族之人心深處。

  再就奇門遁甲、五行生剋之變化,道家之妙不以經學而論,已是洋灑不盡,但在法術之運用,卻如刀劍之利器,正邪存乎運用者一心。因而法術於華夏人心之中有所畏懼,甚至視為旁門,加以斥拒。是以道家仙真有鑑及此,授法大都嚴謹,幾至苛求,以所受之人的道心、品德為最先考量,資質反成其次;但因法傳入世,人心莫測,因而出錯鑄成遺恨亦是在所難免;因此,授法之前,受法之人立下重誓乃成為道家傳法必行之儀軌,乃衍繹成後世修法之行者,依循歷代祖師之儀軌而成自身宗脈之規矩。由此可知,道家之蔚然形成一大正教必然有其不可背違之教理存在。

  天、地、人三者形成互動之循環,各自蘊藏無限能量,納受之間卻又有其正反之互動,是為生剋。譬喻:道家正陽罡氣之「五雷印」而言,雖說雷罡是為至正至剛之力,在人而言,並非必須至正至剛之人始可召感,只要習法者得授雷印符訣,以此召感雷量而形成不可抗拒之力量,則「雷印」正者用之,乃降妖伏魔,不正者用之,卻足以荼毒生靈,危害善良。又如依山傍水以五行方位排設陣圖,乃在利用地氣,使其因生剋之理而產生變化,再加以識知道法之訣印者主導此一生剋變化,若正者則可因勢利導,造福蒼生; 若屬心術不正者,則可借此如虎添翼,為害更烈。

  道家之法術涵蓋既廣,福禍駢臻,因而福禍之源因此種下,不論召感天地力量或者運用自身潛能,將此法術運用,先天上已受誓言所束縛,種下果報之因,後天中因天地中不善能源之被自身召感,乃如影隨形,將在自身防護疏漏之際,遭逢劫數。

  綜此而言,修行道家之行者,當應如修行武技之人,技與德併修,以立德輔術法之霸氣,庶免濫用法術而遭劫數。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6

《超越自然的顯現》 第三章 佛法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登臺  88年2月4日勇筆扶

 第三章 佛法

  佛法大體上可分為三部,即大乘、小乘,以及密宗。若再嚴加區分,當然可以分成數十部不等;但在如今倡行之佛法,則不外上述三部而已。

  大乘以度濟眾生、利他為旨,小乘是為自己之修行;而密宗是以即身成佛之教法。不論修佛之行者是以任一教法而修行,但在總體而言,仍然不出世尊之法教。唯,貳千餘年來,佛法之行者、祖師、大德輩出,在世尊之法教中有者更是將此法教集於一宗之中而創新義,使佛法之行者更廣泛於此一閻浮提地中。

  修佛法之行者,一般眾生大都以出世而消極視之,殊不知佛法之內涵,實則涵蓋廣泛,不止於出世與入世之間,絕大多數眾生僅以小乘行者之自了修行,而以為修佛之行者均乃出世而消極。但是佛法使行者智慧提昇,根障掃除,行者以修行而啟迪眾生之善根,其表徵意義絕非一般眾生所能明白。試看佛法之行者姑不論修行任何法教,僅在以依佛儀軌及其律戒修持自身之根障,從凡夫俗子而成出家僧眾,從不知律戒而行善修持,從根障累累而善緣廣結,此一變換中其所代表之意義,即乃我人潛能之激發。修佛之行者不論出家或在家,只要能夠依佛法而修,必能次第減輕根障,進而使我人靈神清朗;凡是修持有素之行者,凡諸一切掛礙障業均能漸次減輕,進而使我人原本已具有之靈明完全甦醒。

  眾生當可知與修佛之行者晤談自身之疑難,可從行者口中洞悉,此乃因行者之障礙已輕,知悉眾生因緣,而可無礙為眾生指引迷津。由此可知,修佛之行者雖然凜遵世尊法教,不以神通為能,但修行者在修持過程中,逐漸消除時常困擾我人靈明之根障,自然可以無所障礙,漸次提昇智慧而洞悉人性,進而明悟因緣變化,自然無所障礙而超乎眾生之上。

目連尊者 降  88年2月5日勇筆扶

 第一節 修佛之行

  佛法本在戒定慧三學之中而修行,一般眾生知戒定慧無漏妙諦,但在知理而不能行持實踐,則無由得其三昧,並因而錯覺以為佛學之艱澀枯燥。若能深入戒定慧之中,當可深深發覺以此三學對我人之助益深且宏。

  戒-簡而言之,佛以五戒而勉眾生,單以簡易五戒而言,即已足夠使眾生之劣根性滌除乾淨,而此劣性之掃除已足以使我人之心性品德提昇至「真」之境界。

  定-修佛不論任一法門,進入修行的定中是無可避免。禪定之中,我人萬緣俱放,靈神不受外力牽引,不受自心紊念困擾,與宇宙融匯則提升至「善」境界。

  慧-慧性乃我人天生所俱,慧根佛性只因受輪迴所束縳,雖隱而不泯,藉由守戒入定而使慧性顯現,脫胎換骨,異於常人眾生,試看修佛之行者為何其品德提昇,外相莊嚴,智慧圓熱,能為眾生指引迷津。此一能力即是因其修持戒定慧而次第顯現原本已有之能力。

  綜此而言,修佛之行者在戒定慧三學之中,不但缺一不可,更是必須由此而進入精修境界;絕無修佛之行者,能不由此三學而得顯現精進之境界。

   目連尊者 降  88年3月3日勇筆扶

 第二節 禪

  「禪境」乃我人萬緣放下,進入忘我空相的境界;因而時入禪境,將有助益我人洗滌在塵世之中飽受紅塵染著之心靈,而可不受色相所困擾。

  欲求進入「禪境」,其法有二:

  其一,即是眾所周知以「坐禪」入定,進入「禪境」。為何坐禪入定而可進入禪境?因為我人坐工之中,立即受到識業所困擾,萬念俱起,時有交錯,三心四相盤旋腦海,很難靜息;因而佛家講到坐禪,各家並列,有教導止念之法,即乃制止我人識業之困擾;一旦識業稍止念息,而心靜之間,我人靈性則在八識潛藏宿世佛性之種子細細嚼味,陶冶靈性而進入空界;一旦我人能得進入空定,則禪境亦同時顯現。

  其二,由「研讀經典」而得。禪境乃屬空靈無色相境界,眾生常喜以出家僧眾之話語冠以禪機,其意指出家僧眾話語不染凡塵名相;因而,在歷來祖師大德所加註、所著作之經典中提升智慧,而使我人心靈可從時受紅塵色相之干擾中跳脫此一漩渦,而進入另一層次之境界。

  上述二種進入禪境的方法,一則由內心入禪,一則由外相入禪,本屬我人心靈境界之禪境,即可由此而得。但是,眾生必須謹慎,於坐禪之中切莫妄求入定。定中生慧乃指本俱慧根,以及肯下苦功,漸次精進之。行者若妄求入定,此一躁進已將我人心靈空色相之路緊閉,無法從此定中而得;因而不但無法入定,反而可能因心躁而受自性之魔所誤導,進入幻覺;若此幻定之中,魔相俱陳,則此一行者修行根基俱毀矣!若從經典之研讀而進入禪境 ,則可略去受幻覺之困擾;但是所研讀之經典卻是關鍵;因此,眾生以至行者在了悟于此之後,當能有所抉擇。   

目連尊者 降  88年3月10日勇筆扶

 第三節 定

  行者修行境界,以及是否有所超越,由定中均能顯現。世尊在菩提樹下之證悟,亦是由定而得;因此,行者對於定之工夫不可不下。

  《無量壽經》中所謂「深心」、「定心」即乃針對我人之「散心」而言。我人承擔累世因業,心王受外力所干擾自然無可避免;因而,修此定心更是倍下苦工。由「心定」始可進入「神定」,再由此進入一切法之「大定」。行者修行有因法門而異,不論禪定,或者唯識定,甚至任一深定,均須由定神而入門,此之所以修定必由心神為基礎而下工夫之理。

  定中所顯現之超然,其原動力在於我人因受累世因業及今世色相所蒙蔽之慧性,可憑藉入定而驅除。佛家時時以「由定而生慧」以勵行者,其理即在於此。行者若能修行至可入定中之境界,受因業色相所迷惑之靈性,融入宇宙間之能量,不再受此假相所蒙蔽;則在時空假相的環境中,一切俱皆洞悉,無所掛礙;則行者智慧之圓融,無所障礙之知識、根性俱皆不受牽擾,則豁然之間宛如大放光明之燈灼照耀遍處,乃從此可解脫色相之束縳。

  修定之益處,端在我人此一假體久受輪迴之障,以及色相之迷,因而時時執假為真,必須由定中去省思此一迷惘,始能突破此一修行之阻障。

  修定之工夫,自然並非一蹴可及;因為我人三心四相,執念過重,無法由靜而入定。況且,此一假體時時祟弄我人心神之不能攝納專注之意念;因而,修定必須先從戒律自身作起,由我人假體之嚴格束律,始之可以受心神所節制,再來修定則必可事半功倍。

  綜此而言,入定不但可以使我人之靈性從迷茫中突破顯現光明;更可以無礙於時空假相而得無礙圓融;更因為修定之前,銜接於戒律之嚴格約束,行者久而久之,宛如脫胎換骨,當可精進於無漏之中。須知定中生慧,不止於提升我人之智慧而已,在此有形之智慧中更可以顯現無形之智慧,即六大智通之力量。

   目連尊者 降  88年3月17日勇筆扶

 第四節 智覺

  修佛之行者,最重要關鍵在於是否開悟,此一開悟即是智覺。所謂「智」,乃一切法所依附之智性;我人之所以為凡夫俗子,即是智性未開悟,因而無法一切無礙,乃執於假相。所謂「覺」,乃得智之聖者,漏盡無礙,可得超脫一切執著。

  即以佛家六大神通而言,一、神境智證通(亦即神足通)。二、天眼智證通(亦即天眼通),三、天耳智證通(亦即天耳通)。四、他心智證通(亦即他心通)。五、宿住隨念智證通(亦即宿命通)。六、漏盡智證通(亦即漏盡通)。此六神通,前五項凡夫俗子即可得之。唯此神足之來去無礙、天眼之觀看無礙、天耳之聽聞無礙、他心之可知眾生因緣無礙、宿住之可知宿命無礙,即必須修行至我人智性不受凡塵染著;亦即我人之靈體,真如無礙,始可得之,而至漏盡無礙,超凡入聖矣!

  修佛之行者,從戒律中束縛我人受欲望所支使之假體,而此一欲望卻是由心而生;因此束縛節制此一欲心,即乃可顯現我人之智性。一旦戒律持之有恒,習以為常,智性不受蒙蔽,再從經典中圓融教義,啟迪智慧,如此將使我人智性完全復甦,真如無礙,即不受凡塵色相所染著,又圓融於教義。宇宙色相無礙當能顯現神足、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等諸大智證神通。一般行者之所以不能從智性中有所開悟,一者凡塵染著過重,亦即累世所輪迴造作之業障;二者名相執著過重,亦即教義不能深研而圓融,此之所以行者無所得。因此,不論顯密教義之修行,悉皆必須熟讀經典,再精進於修持,如此才能次第掃除我人執障,而顯現智性,進而圓融無礙,由智而證,由證而通,才是次第修行境界,才能由智而化,由化而覺,達到開悟境界。

  眾生試看,修佛之人欲成就一代祖師大德,其智性之圓融,其不受執著之蒙蔽,所顯現開悟境界之超凡入聖,悉皆可由日常言行顯現無遺;因而,我人智性之受蒙蔽,無以超越,只有執趣於輪迴而已,理所當然無以超脫。

   目連尊者 降  88年3月24日勇筆扶

 第五節 感應

  感應乃必須有作而感,庶而相應。以陰陽二氣而言,乃交感相應:因而感應之產生即必須有交集,而使之相互為動,始能產生之現象。譬如:磁石,其磁性之特質乃同屬陰極則相斥,同屬陽極亦然,但是陰陽兩極則相吸,因而此一陰陽乃交感相應。

  唯感應之現象頗多而廣泛,卻因眾生不明,所以喜予強加冠以神秘力量,或者神秘現象,實則欲得其感應有其必要之原動力。正如《三藏法數》中所云:「眾生以圓機感佛,佛即以妙應應亡,如水不上升,月不下降,一月普現眾水。」其理即是眾生感佛,其動力何在?即是如何融入佛之願海。眾生有此願力,即文中所述之圓機,佛自可立即相應;因為眾生之願融入佛之願海中,立即顯應。當然由此可知感應之現象,即必須有此動力之顯現,才能促成。如照鏡顯影之立即相應,即如水之不會上升觸天,而月不會下降入水,但是一輪明月卻能倒映於千江萬水之中。

  解析至此,眾生當可知感應之理何在。但佛家講感應卻有細分,並非僅止於佛陀聖者始有感應能力,一般行者以迄諸部眾生悉皆有所感應能力,只不過其感應能力有因法門而異,有因境界而異;更有因應緣機而異。正如《 法華經》中敘述佛陀說法廣遍無數世界,即是佛法感應如是之一種。佛經中不乏列舉感應事蹟,緣於眾生之根性,以及所種之契機,因而佛陀說法,因應眾生根器乃有分列感應(後續按節詳述)。

  綜此而言,感應之現象在於「求」,以及「緣機」。求感應屬眾生之動力,因而歸於強制;而以強制而求,故其相應必須達到足以促使顯現相應的程度。契機屬自然形成,故其相應則相對可在不自覺中所得,正如前述佛陀說法,感應無數世界,即是自然感應之現象。

   目連尊者 登臺  88年3月31日勇筆扶

 第六節 續「感應」

  在感應現象廣泛包羅之中,可以區分成兩大項目,其一即為形諸於表象之外,將之形容為「顯感」;其二即為蘊藏於法理準則之內,將之形容為「 冥感」。但在顯感之下又可細分為顯應與冥應;而冥感之下相同亦可如此區分。因而在廣泛感應現象之中,可以將之歸類如下四種現象;亦即顯感顯應 、顯感冥應、冥感冥應、冥感顯應。此四大類感應現象之中,大可以包含輪迴果報之現象,小可以至佛菩薩之驗徵;但在形成感應現象俱皆有其脈絡可循,在此一一闡述例舉之。

  所謂形諸於表象之「顯應」,如:佛菩薩之加被感應,如賜予療疾等感應,即是「顯感顯應」以眾生之禱叩,誠心以感格佛菩薩之慈悲願力而賜予應往,故可謂之召感之;乃可下此定義,即是眾生造作諸般業因(包含善與不善因所形成之現象)。所謂「顯感冥應」乃在印證於彼此願力(此願力包括佛菩薩與眾生之間、佛菩薩與行者之間、行者與眾生之間、眾生與眾生之間);亦即在眾生願力發出之際,在法眾或在靈界或在閻浮提地中印證此一願力而受召感,在冥冥中形成之現象。

  所謂蘊藏於法理準則之內之冥感現象,即乃在諸法現象之內有其一定準則;比如佛門行者之戒律,佛規禮節等,譬喻道家所謂之天條冥律一般是為準則。所謂「冥感冥應」,乃如行者之受空行加持,受諸佛菩薩護法,即是屬於冥感冥應。故此冥感之定義即乃在此準則下所產生之現象。所謂「冥感顯應」,譬如:行者修行淨土法門,受佛菩薩攝納接引之現象,可歸諸於冥感顯應之現象。

  唯感應之現象,乃有召感而有作應,因而其現象之產生必須相對。不論廣泛之述及佛陀說法遍及無數世界之顯感冥應自然形成之感應現象;以迄眾生因造作諸般業因而形成果報輪迴之冥感顯應等,悉皆由動力而促成。因此 。感應現象之轉換,相對於此一動力乃是關鍵。

   目連尊者 降  88年4月7日勇筆扶

 第七節 再續「感應」

  神通力之顯現有因精修道程而次第顯現,感應亦如是。我人本身所具備之力量,由自身小至內心所克服之意志力,大至可發諸於外而與宇宙能量融匯之願力與念力,俱是形成感應現象之動力,隨著我人之加強而次第顯現深淺不一之感應現象。

  閻浮提地中有許多身具天賦異稟之人,不因其是否有所修道,但在凝聚念力而對準某一事或物時能夠產生感應現象。此一念力由無形之力量形成有形現象之感應力,即可歸屬於「冥感顯應」;因而冥感之動力可由我人一身所具備。而在修行者,如:密宗之上師以本身之修持而予弟子或信眾之加持灌頂,不論面對或是隔海無遠弗屆,此一感應現象即是「顯感冥應」。

  綜此而言,感應力量乃依循於宇宙之定律,或從我人自身所感召之現象,可分劃成顯感-即形諸於外之現象,或蘊藏於法理之內在顯現之現象-即冥感。眾生在明悟於超自然境界中,對於感應現象須知其動力之所在,則在修行境界中對於倏忽之感應現象自可了然無礙。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6

《超越自然的顯現》第二章 修行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降  87年12月12日勇筆扶

 第二章 修行

  夫凡人在修行過程中,必然接受考驗。所謂「考驗」,乃以諸般考關而驗證吾人修行之心志,而以此驗證更能使心志無礙而精進修行。所謂「修行」分成許多意義,有以修行在術法的運用,有修行在真理的覺悟,而在一般人大都籠統以修行而稱,實則修行在古天竺而言,乃是一種苦行之實踐,非止於佛法之修行而已;傳至如今,已是一般修道人之行持過程,因為修行是在苦行之實踐。凡人因體軀而含蘊七情六欲,時有悖德之行,因此以苦行而磨心志,藉心志之精進完備,使體軀不受情欲之束縛,而使體軀可以發揮更大力量,因此顯現修行之成果。   

目連尊者 降  87年12月16日勇筆扶

 第一節 料事如神

  華夏民族之中有傑出之人,如劉伯溫之能預測五百年後之人事;如:諸葛孔明之運籌帷幄,料敵如神,此在我人之境界上已超乎尋常。但以諸葛仙人之智慧乃以熟悉人性,再輔以飽學奇書,因而造就超凡智慧;凡事前思後慮,通盤演練,其縝密處幾可滴水不漏,因而可以料無不中,不出人性範疇 。再以劉軍師而言,以道家術法之精修,應天命而輔人君,卻也深知伴君如伴虎,急流勇退,因而明哲保身;此一智慧除了以通仙術之運用外,其本身之對人性了然,自是一大關鍵。

  凡諸料事如神,基本上以先天、後天兩大類分判。茲分別闡述如下:

  先天之開悟覺者,如:佛陀之直言前世因果,判斷後世果報,乃已無漏心性,時空難阻先知。因而佛之示知乃在本身已達無所不知,因而可以言必中的,口無虛言。再如:劉軍師、諸葛仙人等均是,已達可以鑑先知後無所阻礙之地步。

  後天者乃因人而異,如:諸葛仙人純就人性而剖析世人處事而斷言之類,可以以今時之心理學而言,測知人性之延伸而測其結果。如果再加上以修行之術法,得心性無礙,而可知前鑑後,當然屬於智者。唯當今之世,許多修行之人,不循此正軌而行,反諸其道;藉幻虛魔象,而自言不慚可知前因後果,大都誤人害己。修行者在修行過程之中最忌通靈;蓋,所謂通靈大都藉無形界所顯現之音象,雖可略知一二常人之所不知,但通靈者因本身一則既無通曉人性之超凡智慧,又無慧根可知前鑑後,凡有音象必受指引。一旦此音象乃不正所出,其必受誤導,如此害人誤己必深。

  總此而言,修行者必須依循正法而修。不論佛道教義或心法,必然是使修行者已奠好初基再逐漸精進,然後在顯現超然能力之際,本身已可分判正邪善惡;更可不受此一外力之不當干擾,即可不誤人誤己。

目連尊者 降  87年12月23日勇筆扶

 第二節 佛覺智通

  我人通常悉皆有所通病,常喜自以為是,僅以平素對大自然變化,或世事人心之一知半解則沾沾自喜;因而儒聖有云:「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乃是儒家評斷我人一般之通病;亦尤其可見自以為是,乃是平常人之所通病。

  修佛之人,除以大戒為規束自身之起心動念外,並以此而深入經藏,進而進入智覺領域。一般修佛之人,除在家居士較不如出家緇眾的戒律森嚴以及功課緊密外,所受法沐均是一同;因而並不能以在家或出家而判定智覺高下;因而其關鍵即在沐受法益之處。

  眾所周知,修佛之行者不論任何宗脈,不論顯密教義,深入經藏是首要功課,而經藏即是佛陀修行的心得,可以進入正見的不二法鑰。因此,修行之人從經藏中明心見性;從經藏中培育智慧;從經藏中生出正信;從經藏中開悟正見;我人當可見知佛法行者在修行過程中處處可見智慧根器;尤其不打誑語更是智慧根源。

  我人在此人世,隨處面對七情六欲所交織之羅網,受功利所左右,乃利欲薰心,逐漸染著;因而說謊又成俗人一大通病。在修佛之行者,於此誑戒中即可顯現智慧。凡屬不能真知正見,行者不敢誑言,在每一件教義妙理之印證必有所得而始敢言。在此印證過程中,已摒除我人之通病;而在真理印證過程中,俗人的染著在層層過濾之後,僅剩圓明之真覺。在八識之無礙、時空無阻之中,行者能照見累劫之因業及歷劫後之果報,自屬真知正見。因而,修佛之行者精進至照見累世與未來,自然無所誑言,更是言必有物,不出因果輪迴之定律,俗人在修行者之言行中,判定真知正見與否,當然可以由其言論是否悖離輪迴定理,則可洞悉一切。

  在此,修佛之行者,不論在修法、修經顯密之行者;不論藉于苦行而律心志,或深入經藏而明心志,其在智覺之顯現過程中,一定是關鍵在用功精進之深淺而已。

   目連尊者 登台  87年12月30日勇筆扶

 第三節 道法通玄

  道家共有四學:一曰「符」。二曰「咒」。三曰「方」。四曰「術」;此一符、咒、方、術即為道家精髓所在。

  「符」者即為符籙,乃借行者修持之功,以硃砂筆劃象形之籙成符,藉資感召天地之間所存在之力量,或祈禳神明助力以顯現超常能力。

  「咒」者即乃古來修真有成、有道之士所傳流之真言咒語之力量,亦乃不出感召天地之力量。

  「方」者,古來修道之士大都有練丹之方,以此藥方而濟世。

  「術」者即為廣泛所指之道法,修真通玄之士大都習有道術。而道術之分類又可分為內外;所謂內者即乃以本身之精氣神之凝聚而發出體外,形成一股浩巨的力量;所謂外者即乃修真者藉術而召引天地之間所存在之精靈力量,而達到為自身運用顯現超常能力。

  據《雲笈七籤》所載洞元本行經中太上道君所云:「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由此可見玄妙乃為道家所崇;因此,華夏民族引用道家術法之玄妙,如從有變無、或無中生有之五鬼搬運、撒豆成兵、呼風喚雨等道術之變化,故以此玄虛而喻。

  道家本有分成老子之清靜無為、逍遙自在,乃以經教傳世,一直為華夏民族尊為道祖,及至後漢天師張道陵在龍虎山設五斗米教,以此術法大盛,乃又成道家一大主流,及至當今可謂兩大支流併盛同傳於世。道家修真之士有者崇奉道祖之經教,又醉心於龍虎山之道術,因此冶爐共修成為經術併重之修道法門,例如:今時鸞門法要即有偏此類似。

  凡諸修真之士實則在道家基本教義中奠基乃在養生練氣之學,因我人精氣神之修練提升至潛能極致發揮可與天地同參,天地變化何其不可測,而我人修真如可與天地同參則變化運用一如天地,則盡得道家精華。

  總此而言,道家法要在此世流傳不輟,不論道祖之經教、天師之術法、或者廣泛運用糅和道家各學而成之新宗脈,修真之士當宜由奠基伊始,即應併同研閱道經,始克按部就班修成登仙之術。

   目連尊者 降  88年1月6日勇筆扶

 第四節 如何修行

  論起修行,凡是志趣於道業之行者,在初行及過程中,大多會有不知何去何從的感覺;並且也會有如何修行之迷惑。因為現今法門眾多,並且有因外來眾多宗脈,以及由本地宗脈進而脫離原本教脈,而新興宗脈乃演變成五花八門,使眾生眼花繚亂,不知如何遵循。實則萬變不離其宗,縱然許多教脈截取他家之長而自創宗脈,但修行無它,只在自性而已。因此,宗脈雖多,法義紛陳,行者只在修行自身能夠適合的法門,即能夠在修行過程中平順無礙。

  當今之世,宗脈之多歷來無出其右,究其緣由,與社會人心之空虛有關。在功利掛帥之風氣中,人們爭名奪利,用盡心機,機鋒盡出之後,若得若失,因而心靈更加空虛,精神無以寄托,而人心之不善乃形成魔紛猖狂。有人利用人心之脆弱以斷章取義或藉神跡顯現吸引人們崇信,因而間接造成宗脈紛陳之亂象。

  在行者的修行過程中,在初行之基最為重要,因為彼時對道業的認識不深,智慧的顯現尚淺,無從分判正信妙諦,僅在間接聽聞中對道業一知半解,憑藉對大道的真誠信仰而投入修行的行列中。但是,卻因許多不是正確的宗脈,或者是正確的宗脈卻不適合自身修行的法門,因而時有徬徨或者挫折之心,甚至退了道心,實為可惜!所謂「不正確宗脈」,當然是指一些崇奉神跡顯現或以偏激言論煽惑人心,不能有系統之教理作啟迪人心,而一時迷惑眾生。所謂「正確宗脈」,當然是指各大教門,有正確之教理、有嚴謹之儀軌作濟世度人之普化。但,不論任何宗脈卻有使人信仰之魅力,乃因任何宗脈均有其針對人心所需之處而吸引人生信仰。今時眾生就在不知如何修行中,受到周遭親朋之影響,或生信仰,或生退道.而產生不知所從。在修行者應該以自身在凡業中所能面對接受教脈之約束,而作為優先之考慮。譬如 :身在北地,而道場在南地,如此先天上已有不便之處;再如:道場教義須有每日功課,卻因在凡業中每日必須加班,如此適得其反之牴觸,即為修子考慮投入此一法門修行之優先因素。再者,法義之適用性,譬如:佛道教義中有兩相逕庭之處,如:素食等戒律,都是修行者在考慮如何修行之前必須自我審酌之處。

  修行者的精進心志,在初行的階段不易顯現,但在通過初行奠基之後,有精進增上心時,尤為容易受外來因素所干擾。每一位行者在修行過程中,無可避免將與他宗行者有所切磋、有所接觸;而在各宗脈之法義中各有深淺以及方向;並且行者自身在行持中每一位階必有瓶頸或是考關。一旦面臨這些現象,心志的迷惑將顯現無遺;一旦受到考驗無法通過,輕者又偏離自身道脈的行持,重者可能道心全退。尤有甚者,在此時入了魔道,完全敗壞根基,殊為可嘆!

  綜此而言,凡是有志趣於道業之行者,對於他宗的法義應當抱持戒慎之心態。而在初行之時對於要信仰之宗脈教義應深入了解,以完全之了解而增進自身智慧之研判;一旦深入明白教理所產生之信仰,可謂正信。由此而修行,不但可減輕退道的因素,更可以避免受不正確宗脈的影響,更可以讓自身不入魔道。

目連尊者 降  88年1月20日勇筆扶

 第五節 修行的進境

  每個行者在初行的過程中,發心的顯現,行持的實踐,累積修行的果實在每一位階的進境即會顯現不同精進的現象。從初發心的勵志,在遇上瓶頸的挫折,甚至在外力干擾的迷惘中,顯現行者對不可知之未來充滿無力感。實則在修行的進境中,每一個現象都是有其脈絡可尋,只不過在於行者如何去判讀而已。

  在佛道的行者大致上可判分為二:一為理教上之修行,即為從經典上尋求開悟,使自身之智慧無礙;二為尋求顯現異能,即為求神通。一般而言,二者並無高下。古來修行者在此二途上,並無抵觸,均因行者之心態而起變化;正如刀為利器,但正人持之無害,惡人持之則為凶器,法之於人亦如是 。

  行者的修行在其初行之後,對於每一個境界的顯現,必然充滿好奇與疑義,如同一般人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必然充滿好奇一樣,在行者突破每個位階,亦即代表修行加深。我人在累積修行位階之後,必然會解除層層束縛,假體的潛能亦漸次發揮,因而顯現不同現象則是必然。譬如:一位專攻坐工之行者而言,其以練氣為主,則功行愈深,其必內斂端肅。譬如:禪坐之行者,其功行愈深,則其靈神清朗、光華顯露。譬如:專主經藏之行者,則其功行愈深,則智慧愈開。譬如:修行在神通顯現,則其潛能顯現愈大。因而在行者的修行進境必須依其修行的勤惰,乃能顯現深淺的功行現象。但是並非每一位行者在進境的顯現均是一帆風順,頗多行者在每一位階的突破中,非常容易受外力所干擾,因而有謂之「無考不成道」。

  綜此而言,行者必須明白,修行的道路並非平順,亦非充滿坎坷與荊棘。其所顯現的現象,修行者的心態非常重要。在每一位階上外力的干擾,則必要由自我之毅力去克服,切莫受其牽引。

   目連尊者 降  88年1月27日勇筆扶

 第六節 境界的顯現

  修行之人,尤其際今千宗萬脈蓬勃發展之時,每每在行者有所精進,動輒異象百出;究竟是修道能有如許變化,或者是個人因素,實有探討之必要 。

  我人身處如今空間,在宇宙諸般能量中,無形靈界的力量,或因古老傳說,或因鄉間傳言添加附會,因而不但蒙上一層神秘面紗;更使眾生在不明究裏之間以訛傳訛,終於形成一種似是而非的理念,進而錯誤引導眾生之思維,而形諸於日常言行之中。

  實則行者不論在修行任何法門,總也有旁涉於他宗課目。譬如:修佛之人,因在此際大道宏興,以善書及電視媒體上非常容易接觸他宗教義,除非有堅毅心志,鮮少不受影響。此種影響縱然不致完全引導修行之心志;但在理念知識中,不可否認已植入他宗教義之理念,進而融入自身在修行過程,所以行者都會有因修行而產生模糊理念的行為。更因為我人六根作用,在心王為主之下,乃產生因先入為主之偏差,而有幻視、幻聽、幻覺等言行;而在行者智慧未提升之前,有此現象則修行過程之偏差實已無可避免。我人之幻覺、幻聽、幻視由心王所牽引,因行者在先天上、後天中俱以為修行是增加神秘力量的泉源;而在周遭凡有突兀現象,不加思索即已判定是為靈界訊息;因此積深之餘,偏差愈遠,終致修行進境不前反退,更甚至於導致入魔現象(此在往後再專章述論)。

  凡修行者行持時日愈久,因專注於行持,不論任何法門在旁涉他宗教義下,我人六根作用正反併起;或因練氣而氣馴,自然內斂端肅;或因唸佛禮拜,虔誠心志,自然外相莊嚴;因而行者與一般眾生最大不同,即在因戒律規肅中,言行的改換而可一目了然。但是我人心識卻也因此有所變化。譬如:六根因坐工而靈敏,乃有眼耳之可通靈界;但也因其靈敏而智慧未開而有所誤導,並進而使我人潛在之劣性顯現。我人天生有所執著,在各人之智慧顯現中執著深淺不一;但在修行者因六根作用之靈敏,而又心王受錯誤引導則所執愈深,乃致無可避免之反作用,即是心識牽引六根,而六根之六識又誤傳訊息給心王,心王主宰一身,因而我人蹈入錯誤行持中。

  綜此而言,每位行者在修行任何法門,必須明白在任何境界的顯現必須由智慧去判讀它的正確,不要偶有風吹草動即予認定視為自身修行之成果,如此才是修行之正途。

   目連尊者 降  88年2月3日勇筆扶

 第七節 無相

  修道的行者在整個的修行過程中,就有如中國武術的練習一般,從奠基開始,逐步而精湛;中國武術大體分成內門與外家工夫,外家工夫必須從紮穩馬步練習,而內門工夫則由坐息吐納練氣。修行者亦如是,必須從學習如何修道而紮根,再往精進之路而修行。

  中國武術的練習,不論外家、內門工夫,其最高境界即乃「無相」。武術大都借物使力,不論刀劍拳掌必有其力道之拿捏;而一旦到達手中無物仍可借力使力,武術之顛峰已將臻至。行者修行在精進過程中,一如武術之練習,必須一分火候、一分火候累積至爐火純青而已。今時頗多修道之行者大都以修行只不過是口頭之修練而已,不知用功精進,因而絕大多數停滯在初基而已。中國有句俗諺:「滿瓶不響,半瓶晃蕩。」正是修行者停滯不前之最佳寫照。

  所謂「無相」,即是不形於色相,中國武術之高深者,其不論外門工夫可使刀劍拳棍柔而克剛,內斂沉穩;而內家工夫高深者以意御氣,使氣機平時沉潛,發之浩瀚鉅沛,而從外表觀之鶴髮童顏,除了精神爽朗之外,與常人無異。修行者亦如是,在修行過程中道理之開悟,根塵之掃滌,使外表更形清朗,智慧更加提昇,才是修行之愈高境界;反之,若在修行過程中不但無法使自身外相之更換、沉穩內斂,反是心浮氣動,則不論修習任何法門均屬無功。試看古往今來佛道之修行有成者,諸天聖神仙佛在未成道之前,在人世間百相俱有,其在修行過程中逐漸精進,而次第更新外相,直至道成之際,悉皆法相莊嚴,道貌岸然;由此可知,修行必須有此蛻變的過程,始能見其精進工夫。時下修行者在法門修習過程中大都流於皮毛,因為修道之行者必須每一分工夫逐漸累積,修行的工夫愈深,脫胎換骨的動力愈大,如此才能藉加深之功夫以掃除我自身根障,而清敏爽朗,顯現真如之光芒。

  綜合上述,眾生須知在修行的道路上,不論任一法門,均是在精進實修。一切口頭禪,任你說得天花亂墜,改變不了自身修行無功的事實;而妄求一切修行的捷徑,俱屬空談。修行必須一步一腳印累積功行,才足以顯現行者之風華。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6

《超越自然的顯現》第一章 天象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連尊者 降  87年11月18日勇筆扶
 
第一章 天象

    所謂「天象」,乃宇宙萬星之互動變化而言,以華夏民族而言,有五行生剋之變化,依西方科學而言,宇宙能源之量分子而產生之變化。在天象中 涵蘊不可思議之奇妙變化,即如近日之獅子星座流星雨而言,在宇宙星體中互動而產生之變化,即可印證於宇宙之中所蘊藏不可思議之現象有一股能量在左右。

  中國人有句古老諺語,感慨之情溢於於言表,但是此一語句卻是宇宙變化而在人世間顯現最有力之佐證,此一句語是「滄海桑田」,滄海桑田、物換星移乃讚嘆大自然之不可抗拒,雖然語含滄桑無奈,卻是不可動搖的一種變化。天象奇觀與人世閒有息息相關,昔時智者以天象而觀測人間之變化,古今皆然,中外亦同,因此天象之含蘊不可思議與人間之互動已為必然。

   目連尊者 降  87年11月18日勇筆扶
 
第一節 神秘力量

  宇宙間既然含蘊不可思議力量,則此力量之產生則必有其來源;須知宇宙間萬星羅列而其行蹤必有其軌道可循,在此運行中,由互斥互吸,由此正反引力中,宇宙之中能量由之源源不息。我人生於大地之上猶然亦是置身於此一浩瀚宇宙之間,因此宇宙之能量與我人亦是可以融匯,甚至我人可以吸納此一能量,由天地之能源進而激發我人之潛能,即是一種神秘力量之顯現 。我人之軀體雖然有質有形,但在整個宇宙能源之中卻是渺小之致不復存在,在宇宙微塵之中所產生之變化,有時甚至比人身之變化更大,因而我人若無法吸納宇宙之能源,則天賦之潛能勢必無法發揮。

   目連尊者 降  87年11月25日勇筆扶
 
第二節 時數與方位

  天象中既是含蘊無窮無盡的能量,生長在地上的人們自然時時刻刻可以感受這些能量。只不過人們生長的這個大地-地球,因為本身的自轉與天象之中各星球的互動,因而產生時序與方位,而這個變化卻是影響人們吸納宇宙中能量的關鍵。譬如地球本身自轉,由正面對太陽及至背對太陽形成晝夜,因而每天十二時辰之中,每個時辰因為與太陽之背向等有所移動,此一方位之更動,進而對我人之吸納宇宙能量有所影響;是以行者之中不論佛道之人均有觀時而坐,源乎於此一理。在宇宙能量中各星宿之間所排發之引力與斥力,均因我人所生長之地球之自轉方位而使宇宙中所發生之能量因方位之不同而有屏障,甚至可相對說成阻障;因此我人之修行境界欲以此一假身修成激發潛能之真性,則在此大自然之變化是不可輕忽之一環。

  昔日修行者時常喜歡尋求幽深絕谷,一則以此地氣之靈作為自身吸納之泉源,而此幽深絕谷受天象能源中惡力之干擾又可減輕,因此在此潛心靜修則事半功倍。

目連尊者 降  87年12月2日勇筆扶
 
第三節 惡力

  宇宙中不乏對我人有所傷害的力量,此一惡力在科學而言即是破壞力,在宗教而言即是魔力,在一般人而言即是不可思議之力;但不論如何,宇宙間存在此不可知之不善能源卻是事實。

  從宇宙萬星中之爆裂所產生之隕星及力量,雖然宇宙無邊無盡,我人所生長之大地對此一變動有時可說是毫無所覺,但是它的存在卻是不爭的事實,並且仍在延續著;所以它們的每一變動在宇宙中產生新的能源力量又對我人產生一種新的衝擊。因此我人在宇宙的力量中可說是介存於一種微妙的互動之中;我人既可利用此一假體來吸納宇宙之能源,雖然有時反受其害,但此已足以明證我人在此一微妙的互動之中可以運用的空間頗大。此一空間何在?即是激發我人的潛能,提升至足以吸納善能源,抗拒惡能源。

  我人假體乃為四大假合,以此而融入宇宙能源之中當非困難;之所以困難,即在我人塵障過重。此一塵障不但使我人識性認假為真,執著長此,因而神識入迷而束縛融匯宇宙能源的契機;因而在宇宙的變化之中時常受到惡力的侵蝕及干擾而鮮少能夠吸納善之能源。

  總此而言,我人置身於宇宙之間,屬於宇宙之中合成之元素,欲求超越於自然而顯現超然能量,則必須在過程中抗拒惡力而逐漸吸納善能量。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6

《超越自然的顯現》概論《超越自然的顯現》


《超越自然的顯現》 

太上無極混元教主元始天尊 降  87年10月28日勇筆扶
 概論《超越自然的顯現》

  何謂「超越自然」?以人本位而言即是不平常,在靈界而言即是變化;統而言之,超越自然的顯現所顯現何在?即是人之精神力。

  自古以來,宗教領域之所以蒙上一層神秘面紗,植因於世人對宗教領域中屬於神秘精神力量了解不夠深入,甚至有人故弄玄虛以做炫惑,因而愈傳愈遠,終致世人隔閡而懼慎。實則以人修道而言,由人而衍伸,總不出人之範疇,正如大聖一觔斗萬八千里,卻翻不出如來手掌心一般,縱有千變萬化亦無以超脫人之能力。但是人身的奧妙與無窮之潛力,卻非數言所可以形容描述;因為人身之力量受制於心識,即所謂「精神」,在平常狀況下,精神力量僅止於控制人體之正常言行舉止,不到精神緊繃,亦即凝注心神之間,無以激發潛能。世人日常中當能有所體會,一旦人面臨急難之際,因心神處於緊張或畏懼或亢奮之間,自我潛能發揮於不自知之中;由此可見,我身之無窮能源本已天生,只是不知如何激發。因而修道即是從中尋找激發潛能之方法,因而修道至某種程度而顯現某種力量,則是齊頭並進的事實。如今關鍵即是在修行的方法,不論佛道、千宗萬脈大都不脫經教、法教及苦行,如:佛門修行如是,道家亦同,佛之顯、密、禪、淨等,道之經典亦是包羅萬象,啟人智慧;也有練氣修法,佛道相同。因而人修佛道雖有法門之分,實則無他,修此一身而已。

  今日著書明乎於此,即是闡述世人修道之中,除了經教之智慧無礙之外,密法佛道之修行俱皆有顯現我此一身之超自然能力。不論修佛之神通,修密之加持力,修道法之感召外在力,俱皆必須由我此一身可以配合或提昇或感召,其例即如想要扛米壹百,必須體力有其相對,始堪負重。

  書已開著,我此一身得何法益?有人不知不解,有人半知半解,有人故弄玄虛。唯願本書既出,可使修道之子無所罣礙,進而受益,乃在書之初著,吾由衷之願。

   目連尊者 降  87年11月11日勇筆扶
 前言之一

  本書之著,荷蒙三教高真惠賜鴻文,吾忝為主著仙師,實感與有榮焉。蓋,因三教聖人之予關注,則可見本書之著造受三教之肯定,亦由此可見本書之對於天下蒼生有其受益之處,因此三教高真乃肯予賜文為贊。今書已將正式進入內容之闡述,吾見三教鴻文不禁惹動枯腸,一時文思蠢動,亦想附驥,略抒感想;並將本書之大要在書前作一概略提示。

  本書之綱要,不拘於任一教門法義,僅作我人修行境界作一闡述;兼而在修行境界之間所顯現之超自然力作一鋪陳敘述。當然任一法門有值得探討之處,吾即不辭費予篇幅,而作深入之剖析探討。如若無需太費筆墨,譬如:妖異惑眾之旁術,吾僅乃予以述明點破,而不加以渲染,庶免有誤修行者之視聽。

  綜此而言,在本書之範圍,雖然不出神通超然之現象,但絕不流入玄虛怪談,避免有識之士視如《天方夜譚》而不予重視,大負天心之慈悲!

目連尊者 誌於南贍部洲豐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戊寅年九月廿三日

   目連尊者 登臺  87年11月11日勇筆扶
 前言之二

  《封神榜》、《西遊記》等經典名作,使得華夏民族之思想之中對於神通視之千變萬化;而此二部經典名作亦深入人心之中流傳不絕。其中當然亦使世人受此影響,有者以正面視之,細研書中之內涵;有者負面視之,指如子虛烏有。唯,在宗教領域中不可否認受此影響甚深,直至今日仍然如此。

  三教儒、道、釋之中,儒門以讀書為風氣,嚴格而言,儒家不以為宗教;而釋門與道門始深深切入宗教之教化,以神格而啟化世態人心,故釋門教義與道門教義在此閻浮提地之中儼為兩大主流矣!今日著書乃須視今世道,語有云:「今時規範未必符於未來變遷。」因而在今時之以釋道二門法義普傳於臺疆一地,故著書主旨當然不出於釋道之法義。

  神通在釋門而言,乃在我人修行過程中一種自然的顯現,從無釋門修行者以修行神通專精而自居;但在道門即截然相反,道門有修行者以修法為專精之唯一目標;並且修而有成,進而受敕登仙。為何釋道如此差別,因為釋門在世尊證道而後智慧無漏,說法而教;雖然世尊智慧無礙,已可顯盡神通,但卻不以此為教,每每說法俱深入人世之法,以此啟悟世人。雖然世尊滅度之後,僧團分裂各成宗部教化,其中頗有衍化成神通為崇尚之宗支,但亦不敢逾越世尊之法教,因而釋門大多以經教而啟世人之修行。道門則因發源於地疆廣大之神州大陸,而因彼時地廣物博,頗多神秘不可測之地靈,因而形成道家教法之中有以修法為唯一之目標。而且道教法術以天地五行而契合人身之時數變化,因此激發我人潛能之力有法可用,因此道家法術頗多以我人之精神力量引召天地之間所蘊藏之能量,而形成不可抗拒之巨大力量。釋道法門雖有異,但神通變化卻殊途同歸;道法之元神出竅,實則在釋門之「 宿命通」中可以展現無遺。至於我人一身所顯現之千變萬化,雖然釋道修法有異,但是一旦到達無礙境界之間,其分隔實已幾近無所差別。

  今日著書,吾不辭贅言煩語,實在見文心喜,一時文思而出;但繁文之中,吾亦寄予深意,指望世人翻書之前,引動喜悅而有閱書之意,進而漸入書中,終而有得,是所盼望也!

目連尊者 誌於南贍部洲豐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戊寅年九月廿三日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2018/09/06

《超越自然的顯現》 玉旨 序


《超越自然的顯現》 目錄

< 恭接著書 玉旨 >
< 準提菩薩 序 >
< 天上聖母 序 >
< 顏回夫子 序 >
< 南天文衡聖帝 序 >
< 元始天尊 概論 >
< 目連尊者 前言之一 >
< 目連尊者 前言之二 >
< 第一章 天象 >
    < 第一節 神秘力量 >
    < 第二節 時數與方位 >
    < 第三節 惡力 >
< 第二章 修行 >
    < 第一節 料事如神 >
    < 第二節 佛覺智通 >
    < 第三節 道法通玄 >
    < 第四節 如何修行 >
    < 第五節 修行的進境 >
    < 第六節 境界的顯現 >
    < 第七節 無相 >
< 第三章 佛法 >
    < 第一節 修佛之行 >
    < 第二節 禪 >
    < 第三節 定 >
    < 第四節 智覺 >
    < 第五節 感應 >
    < 第六節 續「感應」 >
    < 第七節 再續「感應」 >
< 第四章 道教 >
    < 第一節 長生術 >
    < 第二節 清靜無為 >
    < 第三節 道法 >
    < 第四節 道術 >
    < 第五節 法術 >
< 第五章 異能 >
    < 第一節 稟賦 >
    < 第二節 靈通 >
    < 第三節 神通之外 >
    < 第四節 幻覺 >
    < 第五節 天人交戰 >
    < 第六節 佛魔之性 >
< 第六章 入魔 >
    < 第一節 因何入魔 >
    < 第二節 魔象 >
    < 第三節 心魔 >
    < 第四節 度魔 >
    < 第五節 止魔 >
< 第七章 總論 >
    < 第一節 靈體 >
    < 第二節 正信 >
< 目連尊者 跋 >
< 目連尊者 書後語 >

註:本書由懿敕拱衡堂扶鸞著作 歡迎翻印 廣種福田

恭接著書 玉旨
本堂主席 關登臺

聖示:今夜恭接著書玉旨,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接駕,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

欽差玉闕右相許真君 降

詩曰:
賚詔東來降道場,歡欣諸子禮心長。
從茲共勉輸誠意。寶冊完成姓氏芳。

聖示:玉旨宣讀,神人俯伏。
  欽  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 詔曰:

朕居凌霄,痌瘝萬眾,無時不以蒼生是念!際值末法,紅塵染著,人心日趨沉淪;雖有各大正教諸天聖神仙佛不辭雲路,迭次教化,眾生之中亦有善根慧器之士,大力弘法;唯大道之修,奧妙萬千,非止表象可以盡窺內秘,因而修子修行之路時遭魔象紛擾。今有南贍部洲台疆豐原懿敕拱衡堂主席關卿呈奏請旨著書,普為修子指破迷津。

朕心大悅,准予所請。乃敕聘西方 目連尊者為主著仙師,命由勇筆王生奇謀為主著正鸞,著由戊寅年八月三日起每逢星期三鸞期著書,為期一年,題其顏曰:「超越自然的顯現」。願爾神人用命,輸誠效勞,書成之日,論功升賞。普化德澤千秋萬世,則功德無量矣!

 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戊寅八月初三日   

準提菩薩 降
 序

  我人由四大假合,藉父精母血而成,本具如來之性,染著於凡塵色相,乃墜輪迴。佛性平等,眾生皆具,唯無由明心見性,始成七趣之凡俗。在行者依止精進中每每顯露自在本性,但在未有正知詳見之智慧,因而無以分辨超俗之潛能,實則源於本身所俱。差別者,修行者將本身潛能激發,未修行者或修行不足者,無以將本身潛能激發。以致形成神通,亦即超越自然之力量。

  佛家不重神通,尤其佛滅度後僧團分佈,形成諸家宗脈中有幾宗更忌神通。不講神通,並非否定神通,佛示明明六大神通,唯前五通僅乃超俗之自然力,而漏盡通卻是本覺與始覺合成之究竟,覺是智慧如來之境界,不為諸相所染著;因而不講神通是怕佛滅後修行者藉神通以顯耀,以致阻斷成就漏盡之慧命。

  時至末法時期,離佛既遠,法又廣傳,修行者次第精進,而次第顯現超自然力卻已普遍存在;因而佛門僧伽之中,一面怯於佛示,不敢神通,一面卻苦於事實存在,兩難之間因而衍生無數爭議,更甚至形成流別。佛門首重為戒,緣於佛滅度之前,明示佛滅後以戒為師,如此嚴戒之律尚不免於此,則其餘教門對此難題更將甚於佛弟子。

  今日由佛弟子中神通第一之 目連尊者闡述此一境界,善哉!將使無數修行者共沾法益,共有水清石澈,朗現此一境界,則非止佛弟子有幸,諸修行者亦同沾其幸!

  際值著書之初,忝為佛弟子,謹讚篇幅,不敢言序!

準提菩薩 序於懿敕拱衡堂
天運戊寅年八月初十日

天上聖母 降
 序

  佛家謂神通,道家為法力,俱皆可以越過人身這一阻障而顯現超常能力。

  佛家以自性求證而生智慧,以達到解脫而顯現超然能力,也都以自身潛能即可顯現,不大求於外力;僅於佛陀滅後數百年間所衍興之新宗支脈,如:現今之密宗及少部禪宗有所涉及召感外力而顯現超自然能力,絕大部份指於自性圓滿或淨業無礙自可顯現神通。然則道家有異於佛家者,除修行人自身潛能激發顯現之外,道家猶有符籙、咒語以及召感宇宙神靈威力而顯現之法力,如:雷印即是;並且道家法術仍有藉助天地靈氣、山川河嶽形勢所契含之靈力等,俱皆可由修行人以習法而使力之顯現。所謂「法」,簡而言之即是方法。道家自老子以降,至道陵天師一脈而大成光大,其後修行道術者以道法顯超自然力而濟世度人,綿延不絕而使道脈傳承不斷,並為當世五大正教之一。

  道家經藏並不輸於佛家經藏,並且以洞玄、洞神、洞真分為道冊三藏,其中經載道法之修行不下數十冊之多;其間再加以後世修道有成諸高真之參修心得,則道書之完備自是無庸置疑。只可惜道法之傳授囿於頗多因素,無師自通者鮮少;因而道法之修行者,當世之中少於諸大正教。而且道法除以自身之潛能外,頗多召感藉助外力,因而使不知不明者指為外道旁門,實則有誤;須知刀劍為利器,正邪則視之持有人;誠然道法之法力不若佛家之自性求證產生智慧而顯現神通,但道法之授受亦有非常嚴苛之先決條件。

  今時,天運變遷法亦遷,道法之傳承除以經藏傳世而可得之外,猶有道家上聖高真以神人合一之法而傳世。因而際值大道普傳,天心慈憫,大開普度之此時,修子得能與聞佛道妙諦而修行比比皆是;因而精進修行者或得神通,或得法力,乃一一顯現,進而產生爭議;更甚而衍生佛魔高下之比較,乃致修行者無所適從。萬幸大道永續賡傳,上蒼慈心,豈有坐視修子陷入迷惘之中。臺疆豐原懿敕拱衡堂恭領著書大命,以闡述超越自然力而使之成書 ,普為修行之人指破迷津;不但解開此一奧秘,使未有此一境界之人知其詳情,不致謗道;有已達到此一境界之人,知能自我檢視無誤而精修,有誤乃糾正,可謂末世之間一大寶書,嘉惠普天修子深而遠矣!

  著書之初,欣聞又是佛門神通第一之 目連尊者,則書之著詳實而精闢,自是可期。吾不揣簡陋,特誌數言以為序。

天上聖母 誌於臺疆豐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戊寅年八月十七日

   顏回夫子 降
 序

  夫子曰:「怪力亂神。」儒家不以怪力而亂神。唯不語絕非否定,子亦云:「敬鬼神而遠之。」是故,天地之間鬼神存在無庸置疑;僅乃儒家治學,側重倫理,少涉玄虛。

  今日各大正教,千宗萬脈普傳於世,黎庶咸沾法益,共沐法華,道風鼎盛,蔚然風氣矣!除因人心趨於功利而現實亟需心理寄托而產生之信仰外,亦因道風傳佈有其機運而降世。職是之故,當今之世修道之人比比皆是,雖可分類為廣泛之信仰,以及狹義之精修者,唯無可否認宗教福音在今世之中乃有形成一股鉅大洪流。此一現象所及,修行者因精進而顯現超越自然力的境界,即無時或已出現在日常所可觸目。

  懿敕拱衡堂今日奉旨著書《超越自然的顯現》,即以此為世人解開迷惑,謂之斷疑生信實不為過;因以修行人,因發心精進,立志恒持,以自身之修行,突破形式之障礙而融入宇宙層次之會元中所顯現之能量;更有因所修法門之殊異而產生不同之現象。因而本書之著,雖有佛門神通第一之 目連尊者所著,想當不致囿於佛門二三事而已,理應包含當世正教法門所顯現之超能力現象。而佛門高僧,素以神通著稱之 目連尊者,當能更以精闢而先機洞燭之遠見,闡述神通境界,以及利弊得失,以供修行者如鏡可照鑑而惕勵;是以本書之著,允為當世修道之人奉為圭臬。

  際值著書之初,謹贊數語以為序。

顏回 誌於臺疆豐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戊寅年八月廿四日

   南天文衡聖帝 降
 序

  鸞門教化首在文字結緣,唯不論濟世度迷、闡教述理均以砂盤傳真,此一扶鸞儀式即以神通妙法而使神人合一,達成傳真聖訓之目的。鸞門興盛雖在近世,唯扶鸞之儀式卻已綿延千餘年之久,其中不乏超拔乩生以代天宣化而普度眾生著有卓絕功蹟者;隨之鸞書之普傳,大道福音亦已廣被,因而雖值末法之中,但福音不輟亦乃天運使然耳。

  今日鸞門開著本書,一則使鸞門普化更形超越於單一宗脈之形式,再則更使普天之下凡能發心行道而立志精修之修道子,能因本書之剖析無形境界以及超越自身能力之現象,而得透視,而得了解,更得融會,迄達心領神會 ;則在修行者行道過程中非止於助益了解神秘現象,更可以不因神秘現象而有所偏差,最終藉此解開偏入岐途,墜入魔障之虞!

  書之著,儒道釋均所關注。際值此時各家修子或為外力所擾或為自性所困,不論內外困擾均有魔祟之虞。蓋,因修行幾乎已與神通劃上等號,一般不知精進明理之眾生,似以理所當然而視之,然則本書之著當有釐清渾噩曖昧之作用;因而書之著,眾生研閱理當用心求解,不應視之吟風弄月之雜詠,庶幾無負天心用以提昇修行者精進之苦心。

  謹以數語以勉眾生,並為序!

南天文衡聖帝關 序於臺疆豐原懿敕拱衡堂
天運戊寅年九月初二日  


※上述訓文來源:
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08.htm 


▲《超越自然的顯現》目連尊者  著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