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留言
最新回應
世界訪客分析
Flag Counter
首頁 » 醒世文章
2018/10/07

善護六根


●善護六根

一日,佛陀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為比丘們開示:「你們應當專念以自修。什麼是專念?比丘們!當『行』時,應如實知『行』;舉手投足、動作進止、屈曲伸展、低頭抬頭、著衣法則、睡眠、覺醒、或說話、或沉默,一切時中,都能了知時節因緣,進止合宜,隨處作主。如果比丘們能心意專正、堅住正念,未生的欲界煩惱將不會生起,已生起者能夠滅除;而未生的色界、無色界煩惱將不會生起,已生起者能夠滅除;乃至於未生起的三界無明煩惱將不生,已生起者能夠滅除。倘若心念專注,於六根緣六塵時能夠善分別、清楚明白,必定不會墮落於三惡道中。

為什麼六根會牽引我們墮入惡道?當眼根觀色時,分別色法有好醜,見好就心生喜歡,見不好的就不悅;當耳聞聲時,分別聲音的好壞,聽到好的聲音就喜歡,聽到不好的聲音就不喜歡;鼻根、舌根、身根、意根也是同樣的情形。六根猶如六種不同的動物,習性各異,行為也都不同。如果有人取一條繩子,把這六種動物──狗、野狐、獼猴、鱣魚、蚖蛇、飛鳥,統統綑綁在一處。將會發現,這六種動物各有各的習行。這時候,狗想要去村中;野狐想要去墳塚;鱣魚想要去水中;獼猴想要去山林中;毒蛇想要入蛇穴中;飛鳥想要飛回空中。這六種動物習性與行為完全不同。

這六種動物因為被繫縛在一處,所以無法隨心所欲地往東、西、南、北方,即使還能夠轉向跑動,但始終無法脫離栓繫的處所。我們的六根也如同這六種動物,各有所好而且行事不同,所觀察不同,於中分別美、醜。

比丘們!應當繫此六根,收攝於一處,心念專精,恆持正念,意不錯亂。倘若如此,即使魔王波旬也無法趁虛而入,所有的善法功德皆得以成就。比丘們!應當念念守護眼根乃至六根,功德具足,便得以成就二果斯陀含,乃至於現世中得三果阿那含,甚至成就出世解脫之阿羅漢果。比丘們!應當如此修學。」在座的比丘們聞佛所說,個個心生歡喜,依教奉行。
典故摘自:《增壹阿含經.卷第三十二.力品第三十八(八)》

省思
故事中,佛以六種動物譬喻六根緣境,各有所好性行不定,如此隨緣分別的六根,豈可倚恃!若放任為之,將來必定遭受苦果。行者應當收攝六根,堅住正念,不向外馳求塵境,亦不起愛憎取捨,如同《六祖壇經》云:「常應諸根用,而不起用想;分別一切法,不起分別想。」念念分明,隨處作主,舉止合乎時宜,進而從塵境中解脫,得自在安樂。


※資料來源:
https://www.ctworld.org.tw/sutra_stories/ind_01.htm



 
繼續閱讀
2018/10/07

貪欲如瘡疣

●貪欲如瘡疣

在一個天邊飄著美麗彩霞的傍晚,微風徐徐吹進舍衛城的給孤獨園。世尊經過一個下午的安禪靜慮後回到精舍,敷好坐具端坐下來,告訴弟子們今天所發生的事:

一早,當太陽升起後,世尊安庠徐步入城乞食。用完齋後,回到精舍,到寧靜的安陀林中打坐。有一位比丘和世尊一樣,在托缽乞食及用齋之後,也在林中打坐定心;可是他一不小心在禪坐中失去覺性,心中起了貪念,不再與清淨心相應。

此時,有一位住在林中的天神知道比丘起了貪念,心中想著:「這位比丘打坐時怎麼不攝心專注,反而生起惡念呢?我應該去提醒他好好用功!」於是天神來到比丘面前,恭敬地問道:「如果有人身上長了惡瘡,該怎麼辦呢?」

比丘回答:「應當要趕緊醫治才是!」

天神又問:「如果那個爛瘡就像沸騰的熱湯一般,已經膿血交雜、潰爛不堪,要如何醫治呢?」

「已經這麼嚴重了……」比丘想了想,然後回答:「那就應該用正念及正智來醫治。以正智了解病痛是虛妄不實的,並提起正念,保持平靜的心,再以清明的智慧找出正確的醫治方法,如此便能使傷口痊癒。」

天神聽到比丘的回答後,歡喜地讚歎:「您真是說得太好了!用正念及正智來醫治惡瘡,才是最好的方法,能徹底地使傷口痊癒,不再復發。」

說完事件的經過後,世尊告訴弟子:「一般人總是有財、色、名、食、睡等欲望,因此對外境產生貪愛之心,想要追求種種美好的事物。這就好比身上長了爛瘡,不但會感到疼痛,還會吸引蛆蠅。貪欲就像爛瘡一般污穢,因貪欲而生的種種惡念,也像蛆蠅聚集般,臭穢不堪。

凡夫在名利當中汲汲營營,心中的貪欲如烈焰般熾盛,種種妄想、惡念日夜不息,使身心俱疲,距離成道也愈來愈遙遠。

如果能止息種種欲望、追求,保持內心的寧靜,遠離貪欲瘡疣的惱害及過患,就能啟發清明的智慧,悠遊於正道之中。這就是具有正智的賢聖所宣說的菩提大道,能令人遠離生死輪迴之苦,獲得涅槃安隱之樂。」

在寧靜的夜空下,比丘們聽聞佛陀開示的這番道理,無不法喜充滿,依佛所教,除去貪欲過患,邁向正道。
典故摘自《 雜阿含經‧卷三十九 》

省思
貪欲使人失去智慧,看不清真相。因為「想吃」而大啖美食,造成消化不良;因為「想要」而大肆採購,淪為「卡奴」;或是因為婚外情而身敗名裂……想想看,人們是不是常常為了一時的貪心,而付出沉重的代價,讓自己後悔莫及呢?

就如故事中的譬喻,身上有了傷口,要用正確的方法來醫治,才能避免化膿潰爛、蛆蠅聚集的後果。要免除貪欲造成的過患,唯有時時提起覺性,以智慧心觀照,認清貪欲是痛苦的來源,才能不受虛幻的外境所迷惑。降伏貪欲,保持內心的安定,以正念及正智面對一切人事物,才能擁有安穩快樂的人生!




※資料來源:
https://www.ctworld.org.tw/sutra_stories/ind_01.htm


 
繼續閱讀
2018/07/24

師徒有約


◎師徒有約
作者:范聖杰講師

天上的仙佛們忙著開會,仙佛對人間迫在眼前的災劫非常擔心,可是地上的人們確又毫無警覺,於是眾仙佛們決定推派一位仙佛下凡來渡化眾生。

人選的名單想來想去,可是有些仙佛怕來到人間會迷失本性,不願下凡;有的仙佛厭惡人間的污濁,不肯下凡;有的仙佛因為眾生愚迷難以渡化,無意下凡。最後,總算有位仙佛志願下凡來,那就是濟公活佛!

濟公活佛在老母蓮前發下大愿,要累世下凡渡化眾生,直到完成三期大開普渡收圓!於是濟公活佛倒裝下凡七十二世,每一世都和許多眾生廣結善緣,並且約定白陽普渡收圓時,一會再來接引大家。

很快的,時間來到了白陽期,濟公活佛依照衪和眾生的約定,再度來到人間。由於累世廣結善緣,成千上萬的人拜濟公活佛為老師,並且發愿要追隨濟公活佛回到理天。

出發的日子到了,濟公活佛懷著興奮的口氣對著徒弟們說:「從今天開始,我將帶領你們踏上十萬八千里的回天之路,大家一定要信願具足,團結努力,相互協助,為師會陪著你們一路前行,不離不棄直達理天」。

眾徒兒們大家在濟公活佛面前,高聲的立下誓愿:「不達理天,誓不放棄」、「不達理天,誓不放棄」。

才剛一出發,就有人發現他忘了帶上他的東西!

「我好懷念有手機、電腦、網路的時代,算了,反正我本來就不覺得一定要回天」,

「我才剛結婚,實在放不下家人和感情」,

「現在已經是科學資訊時代了,還有什麼科技辦不到的,真的很迷信」。

馬上有一些人脫隊離開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回天之旅並不像有些人當初的想像,許多聲音慢慢的傳了出來!

「我本來有很好的事業,現在吃不飽不穿暖的,簡直是自討苦吃來著」,

「離開這麼久了,股票市場不知怎麼了?好想回去看一下」,

「我好不容易拿到了博士學位,真的就跟著他們?」。

又一些人走了!

總算來到了回天的中途站,大家在這邊休息了一陣子後,濟公活佛督促著眾徒兒上路了,許多人停下來觀望!

「我已經跟著走了這麼久,之前就當做是我欠濟公活佛的,接下來我選自己的路來走」

「我反倒是覺得現在這樣很不錯,應該不用再跟著走下去了吧」

「我不是不走,我太累了,我想我還沒準備好,我要再多休息一下」

「我不用像他們那麼認真,反正濟公老師一定會回來幫我」

於是更多的人在中途停下了腳步。

一年又一年,每個人的臉上都因長途跋涉而面露倦容!

「這條路真的可以回天嗎?回天之路怎麼可能這麼苦,是不是還有別的路可走?」

「聽說還有其他回天的方式,而且更自在逍遙,我要再去另求明師看看!」

「我看老師帶的路可能有錯,我要找一條更快的路」

好些人選擇自創新路,或是走另外的路。也有許多人不知道誰對誰錯,開始往回走。而濟公活佛的團隊一下子少了許多人。

「我跟著老師也這麼久了,我修的也不錯,為什麼一定要跟在濟公的後頭走,干脆我自己來當老師好了」

「已經走這麼長的路了,上天什麼東西也沒回給我,我要想辦法拿一點回來才行」

「都走到這裏了,剩下的路不用靠濟公老師,我也可以自己走」

在最後的十里路上,濟公活佛的徒弟們分成好幾隊,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經歷了千辛萬苦的考驗後,終於回到了理天,濟公活佛高興的跪在無極老母前:

「老母啊!孩兒如願的把眾生帶回天了」

老母:「你且回頭看看!」

濟公一回頭,他的身後哪有什麼人,只有自己長長的影子!

「他們人呢?我那一大群心愛的徒兒呢?徒兒啊!快來見老母啊」

「他們早離你而去啦,傻濟公。」

「徒兒啊!徒兒啊!你們在那裏?」

「他們終究沒能跟著你。」

「怎麼可能,我一路帶著他們,陪著他們走…」

「不是你濟公的錯,是這條路本來就不好走」

「我不相信,老母慈悲,我再去帶他們一次」

「一次又一次,傻濟公你可記得你下人間幾次啦!」

「老母慈悲,這是我和徒兒們的約定!……」

濟公傻立在南屏山,細瘦的身影顯得格外孤單,他拭去眼淚,再下凡塵。

這是多年前寫的故事,或許只有慈悲的濟公老師,才能對懈怠如斯的後學,依舊百般等待和包容吧!

後學 范聖杰

思徒歌 作詞:濟公活佛

徒兒啊 你在哪裡 師在想念你

徒兒啊 你在哪裡 師在想念你

寄明月代傳相思 望穿秋水待訊息

曾幾時又有幾人 體得師心有幾許

點點愁 切切意 化為清風傳到凡塵去

徒兒啊 你可聽到 師在呼喚你

徒兒啊 你可聽到 師在呼喚你

雖然是相隔千里 師徒父子情難移

徒棄師不睬不理 師卻不能將徒遺

一聲聲 一句句 師在屏山永遠等著你

調寄:冬戀

※資料來源:
http://www.oneline88.com/show.aspx?id=1996&cid=260

 
繼續閱讀
2018/07/03

大唐奇聞 原來字跡潦草真的會要命


【 活佛恩師慈語 】
作者:宋寶藍

上至宮廷王室,下至民間百姓,對神像焚疏的習俗,歷朝歷代都有。心地誠善的古人通過這樣的方式與神明溝通。(Fotolia)

古時,有一個看似平常又意義深遠的習俗:如果一個人遇到災難,或者對自己的境況感到困惑,或者想對神發誓……都可以將自己的心聲寫成疏文,在神像面前焚燒,據說上天就可以收到此人的陳訴。

上至宮廷王室,下至民間百姓,對神像焚疏的習俗,歷朝歷代都有。心地誠善的古人通過這樣的方式與神明溝通。

大唐時期,有這麼一段趣聞,一位大臣為解除災難,找人代其向天曹陳奏。但因疏文字跡潦草有誤,天曹沒有接受他的祈求。直到文書修正後,上天才解除他的危難。

圖為趙令穰《丘壑琳瑯冊.宋趙令穰風柳漁舟》。公有領域。 竇玄德的船隻準備啟程時,有一人請求搭船,竇玄德同意捎帶此人同行。圖為趙令穰《丘壑琳瑯冊.宋趙令穰風柳漁舟》。(公有領域) 大唐貞觀年間,大臣竇玄德擔任都水使者(編註:負責治水的官吏,掌管灌溉、保護河渠,正五品上官階),也稱為竇都水。竇玄德五十七歲時,奉命出使江西。船隻準備啟程時,出現一人請求搭船,竇玄德同意捎帶此人同行。

途中,竇玄德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請搭乘的人一起吃。一連幾天都是如此。船隻快到揚州時,那名搭船的人前來告辭。竇玄德看他辭別匆忙,不免好奇地問:「為什麼這麼快就要走呢?」

那人如實相告,說:「我是司命使者,因為竇都水前往揚州,司命(掌管人類命數之神)派我拿取他的性命。」竇玄德詫異地說:「都水就是我呀!您為什麼不早說?」

那人回答:「我雖然是來取您性命的,但您的生命注定要在這個地方(揚州)終結。之前因為還未抵達目的地,我不能泄露機密,所以隨您來到此地。一路上,承蒙您招待我飲食,我的心中常有慚愧之意,也希望能幫您免除此難,以報答您的恩德。」

竇玄德問他如何才能消除此難,司命使者請他去找現居揚州的道家高人王知遠。因王知遠道行高深,世人稱他為王尊師,他做的事情,人間天上都很欽佩。如果能誠心請王尊師代為向上天上表祈禱,或許可以免除此難。使者還答應竇玄德,第二天晚上會來告訴他此難是否消除。

《歷代名繪冊.宋許道寧松下曳杖》。公有領域。 王知遠道行高深,世人稱他為王尊師,他做的事情,人間天上都很欽佩。圖為《歷代名繪冊.宋許道寧松下曳杖》。(公有領域) 竇玄德奉唐太宗皇命而來,剛抵達揚州,長史以下的官員就都來迎接他。竇玄德還沒有和同僚談論公務,就急忙問道,「是否有人見過王知遠?」地方官差人去請王知遠。待王知遠到來後,竇玄德屏退左右隨從,懇切地請求王知遠出手相救,解除此難。

王知遠說:「近年來,我致力於修行正法,至於祭祀祈禱之事,我都不做。既然您奉皇命而來,擔負重大使命,我就為您試一試,但最終效果如何,我也不能預知。」王知遠令侍童書寫疏文後,親自登壇跪拜,焚香燃疏。

第二天晚上,司命使者如約來報,對竇玄德說:「災難未能免除。」竇玄德再次懇切地祈求,使者只好答應,讓他再請王知遠代其向天曹奏報。使者隔晚再來告知結果。使者叮囑竇玄德,一定要買上好的白紙書寫疏文,並在潔淨的地方,向天曹官吏稟報後,立即燒掉白紙,若不焚燒疏文,就不管用。

竇玄德再懇請王知遠相救。王知遠心懷憐憫,再次為他向天曹上奏。第二天晚上,使者再回報說:「災難仍未免除。」竇玄德不解,苦苦追問緣由。

使者難以推辭,悄悄地告訴他:「道家上奏表章,就像人間臣子向帝王上奏表章一般。前一次,上奏的表章裡有錯字;第二次上奏的疏文,把『仍乞』二字寫得很潦草。在人間,臣子上表陳奏,字跡尚須嚴謹工整,更何況向天尊大道陳奏,怎麼可以疏忽呢?所以,前兩次的表章都被丟棄了,既然不能上達天聽,又有什麼作用呢?」

王知遠再次登壇,取過前兩次疏文,發現正如使者所說,文字有誤、字跡潦草。圖為北京天壇。(Getty Images) 竇玄德將事情原委告於王知遠,請他幫忙再次上書天曹。王知遠再次登壇,取過前兩次的疏文,發現正如使者所說,文字有誤、字跡潦草。於是,王知遠說:「這次上奏的表章,貧道要親手書寫。」

寫完後,王知遠再三檢查,確定文法、字詞無誤後,才按照道家之法,把表章奏報於天曹。

第二天一早,司命使者前來報信,說事情成了。王知遠對竇玄德說:「這次您得以延長十二年壽命。」

此前,竇玄德並不相信道術,如今幸得道法相助,得以延長壽命,由此相信道術存在不虛。他對家人親族說:「從今以後,請讓我終身敬神奉道。」他到清都觀尹尊師處接受法籙(指道家經典符籙),全家也因此走上崇道之路。竇玄德活到六十九歲去世。@*#

事據《太平廣記.道術一》卷第七十一

※資料來源:
http://www.epochtimes.com/b5/18/6/30/n10526863.htm



 
繼續閱讀
2018/06/22

◎《太上感應篇》-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不和其室,不敬其夫

◎《太上感應篇》-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不和其室,不敬其夫

【經文】
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不和其室,不敬其夫。

【語譯】
男人不忠厚善良,女人不溫柔乖順;在家中不懂得和睦,對丈夫不懂得尊重。

【引證】
◎宋朝的范文正公(范仲淹)在兩歲的時候,父親就過世了;年齡稍長之後,就挺身自立;晝夜用功讀書,靜坐默思;這樣經過了六年的時間,就精通了六經;在廿歲的時候,就考中了進士,擔任河中的地方首長;他為官公正廉明,治家有條不紊,善於恩威並用;對於布施濟貧救苦種種的善事,更是不遺餘力;因此范仲淹不但能夠名振一時,而且又為百世所景仰;所以「男子」二字,對范先生而言,可以說是當之無愧啊!

◎宋朝人 侯氏,極其謙和柔順,雖然是很小的事情,必定要向丈夫稟告之後才去做;她治理家庭很有方法;決不打罵奴婢;孩子們或對奴婢有所訶責,她一定會告誡孩子說:「人的貴賤,雖然有所差別,但是人格卻是一樣的尊貴啊!」丈夫發怒的時候,她一定會在旁好言相勸,讓丈夫能夠息怒釋懷,心情變好;惟有孩子犯錯,則不會替他們掩飾,她常說:「孩子所以不肖,都是母親在袒護掩飾,以至於孩子犯的過失,父親都不知道啊!」後來她的兩個兒子,程頤、程顥,都成為宋朝有名的大儒,地位非常的顯貴;而且死了之後,還能夠享有配享孔廟的尊榮。

◎洛城王八郎,性狠愛打妻,狎昵一妓女,家財快蕩盡。他的妻子已經是飢寒交迫了,王八郎卻反而打得愈凶;妻子不得已,只好拜託親戚鄰居來幫忙處理;王八郎就命令妻子住到別的地方,自己則與妓女同室而住。過沒多久,王八郎就身染重病,而財產又已經用光了,這時候妓女卻飄然逕自離去。王八郎沒有辦法,於是就想再投靠妻子,此時妻子則是躲避著他;而王八郎卻突然暴斃,不久妻子也跟著就死了,親戚鄰居們只好把他們兩人的屍體放在一起;到了夜裡,忽然聽到屋子裡面有打鬥吵架的聲音;打開房門一看,王八郎夫婦的屍體,卻是背對背的站在那裡。

◎後漢人梁鴻,娶孟家的女兒為妻,孟光嫁到梁鴻家的時候,身上穿金戴銀,裝飾的相當高貴闊氣;過了七天,梁鴻居然不跟她說一句話;孟光於是就把頭髮挽起來,束在頭頂上,換穿布製的衣服,做起家事來;梁鴻這時候才歡喜的說道:「這才真正是梁鴻的妻子啊!」於是就偕同妻子隱居在霸陵山中。後來因為避難而前往吳國,寄居在皋伯通府上旁邊的小屋中,受雇替人做舂米的工作;梁鴻每次工作完畢回到家中,妻子已經為他準備好了飯菜,端到他的面前,並且不敢抬頭仰視,態度十分的恭敬。皋伯通看到梁鴻妻子舉案(碗)齊眉服事丈夫的情形,說道:「梁鴻在我這裡,只不過是位舂米的工人,居然能夠使妻子對他如此的恭敬,他一定不是一位普通人啊!」於是就請梁鴻夫婦搬到他家居住。

(故事來源 集福消災之道 — 感應篇彙編白話節本)

※資料來源:
http://blog.xuite.net/chjordan/twblog/104145307




▲《太上感應篇》

 

◎《女誡》
作者:班昭(漢)

【譯文】
陰和陽的特性各是不同的,男女的行為也應有別。陽性以剛強為品格,陰性以柔弱為表徵,男人以強健為高貴,女人以柔弱為美麗。所以諺語說:“生兒子像狼一樣,還怕他軟弱不剛;生女兒像老鼠一樣,還怕她像老虎一樣兇猛。”然而女人修行沒有比恭敬更重要的了,避免過於剛強沒有比柔順更重要的了。所以說恭敬柔順是做女人的最大禮義了。恭敬不需要其它什麼,就是要能持之以恆;柔順不需要其它什麼,就是要寬恕裕如。長久保持恭敬的人,知道適可而止,寬恕裕如的人,善於恭敬居下。夫妻間過於親密,終生不分離,在室內周旋,這樣時間越長,容易產生輕慢褻狎。輕褻的事一經發生,話語就會超過一定分寸。話語過分了,放縱恣肆便會產生,這樣侮辱丈夫的想法就會滋生,這是因為不知道適可而止的緣故啊!事情有曲有直,言語有是有非,直的一方不可能不爭論,曲的一方不可能不辯駁,爭論辯駁一經產生,就會有憤怒情緒,這是因為不知道恭順地處於低下地位的緣故啊!侮辱丈夫不加節制,便會緊接有譴責呵斥隨後,憤怒的情緒不停止,就會緊接有鞭打杖擊隨後。作為夫妻,本應以禮義相互親善和睦,以恩愛相互親密合作。鞭打杖擊,哪裡有什麼禮義存在?譴責呵斥,哪裡還有恩愛存在?禮義恩愛都沒有了,夫妻也就要離異了。

【原文】
陰陽殊性,男女異行。陽以剛為德,陰能柔為用,男以彊為貴,女以弱為美,故鄙諺有云:“生男如狼,猶恐其尪;生女如鼠,猶恐其虎。 ”然則修身莫若敬,避強莫若順。故曰敬順之道,婦人之大禮也。夫敬非他,持久之謂也;夫順非他,寬裕之謂也。持久者知止足也,寬裕者尚恭下也。夫婦之好,終身不離房室周旋,遂生褻瀆。媟黷既生,語言過矣。言語既過,縱恣必作,則侮夫之心遂生矣,此由於不知止者也。夫事有曲直,言有是非,直者不能不爭,曲者不能不訟,訟爭既施,則有忿忿之事矣,此由於不尚恭下者也。侮夫不節,譴呵從之;忿怒不止,楚撻從之。夫為夫婦者,義以和親,恩以好合。楚撻之行,何義之有?譴呵既宣,何恩之有?恩義俱廢,夫婦離行。

選自《中國古代座右銘》


※資料來源:
http://www.dfg.cn/gb/zhhy/whdc/05-zym-05.htm





▲《女誡》





◎《三世因果傳記》經章二十:「今生守寡為何因?前世輕賤丈夫身。」

九八年十二月廿五日己丑年十一月十日

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降

經章二十:「今生守寡為何因?前世輕賤丈夫身。」

經文明白告訴世人,夫妻姻緣締結本牽繫前世因果因緣延續今生姻緣了斷,在這締結姻緣過程,若不能互相容忍體諒,這段婚姻如何圓滿呢?在姻緣締結常有互不珍惜,男者拈花惹草;女者紅杏出牆,此等不知珍惜又怎能美滿呢?凡皆有因,自己或另一半的造作難能再互相生活下去,才會導致婚姻破裂,這都是有跡可循,而論守寡原因,則是牽連到男者各自果報,女者更是需承受前世所造諸惡業,才會形成應業磨苦。

實例闡述:台中縣有一女子姓名黃○媛,自幼成長富裕家庭,物質從不缺乏,而功名也有不錯的大學學歷,然在黃女十九歲那年,經朋友介紹認識男子林氏,從此黃女就沈溺在愛情漩渦中,課業從此中斷,個性變得叛逆,後隨林氏居住在外二年多,黃氏因已有身孕不得不向父母坦承,林氏也就因此提親,黃女與林氏就在雙方家長非樂意情形下結婚。

黃林二人本高興,奈天不作美,林氏就在兩人結婚半年遇上車禍枉死,黃女自此守寡,今已年紀四十有八,仍沒能再有姻緣締結。黃氏為何今生逢此果報,原為前世造深罪業所致。

黃女前世生於康熙年間湖南人氏,本為富家女,自幼受父母過渡溺愛,因此嬌寵,常不明事理、個性強悍。在二十歲嫁給鎮中富家子,奈強悍個性,時欺賤自己丈夫,導致為夫者常受譏笑,無顏立足,更還迷戀上鎮中一書家子弟,自己與書家子弟私通戀情,對夫不貞不守婦道,夫家含怨負氣致重疾癱床,妻沒有悔改還變本加厲,將夫產業變賣與其書家子逃離異地,其夫就這樣癱疾而終。

黃氏前世就因造下此惡因,故今生才在姻緣上不得美滿,更是守寡孤伶, 世人都因自己的心念偏差幻想不斷,造下損害姻緣的因果,是以要知夫妻緣結不易,宜知珍惜,才能圓滿姻緣。

※仙佛訓文來源:
http://blog.sina.com.tw/fancy168/article.php?entryid=657863




▲《三世因果傳記》 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降筆


◎《地獄遊記》-第五十六回-遊十殿參觀轉劫所

六、支配司:乃以支配人間之父子夫婦。蓋世人生子,有孝子、有逆子;娶婦有賢婦、有惡妻,其生也有因,其合也有緣。如某甲在生,時常周濟某乙,借錢給某乙,乙至死未能償還,但無何過失,得轉為人身,冥律判定,應令某乙投生為某甲之子以報之,當為孝順克家之子,此謂「還債」之兒女。又某甲在生,用計謀得某乙之家產,或憑勢取得某乙之資財,某乙因而憤恨而死,死後訴之 冥王,冥律批准某乙投生為某甲之子,以破其家,生而驕奢淫佚,此謂之「討債」之兒女。夫婦亦然,有娶到良妻賢母者,有娶到悍妒淫蕩之惡婦者,不一而足,皆為善惡因緣之使然,前世造因,來世必受到支配報應,加一減一,絲毫不差,此乃「支配司」之職務。

※轉劫所有八大司,上述為第六司之職責,其他各司職責請看下列網頁:
http://blog.sina.com.tw/fancy168/article.php?entryid=655861



◎《聖經》論婚姻
神的命定,在眾人面前當受尊重,實行一夫一妻

創2:24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 (太19:5可10:7弗5:31同上)

來13:4 婚姻當在眾人中間受尊重,床也不可污穢,因為淫亂和姦淫的人,神必審判。

提前3:2 所以作監督的必須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妻子的丈夫,

提前3:12 執事只可作一個妻子的丈夫,好好管理兒女和自己的家。

提多1:6a 若有人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妻子的丈夫,

提前5:9 寡婦記在冊上,不可少於六十歲,只作過一個丈夫的妻子,

性質

為要彼此幫助

創2:18 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幫助者作他的配偶。

為要防止犯罪

林前7:2但為避免淫亂,男人當各有自己的妻子,女人也當各有自己的丈夫。

林前7:9 但他們若不能自制,就可以嫁娶,與其慾火中燒,倒不如嫁娶為妙。

為要一同受恩

彼前3:7照樣,作丈夫的,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因為她是比你軟弱的器皿,是女性;又要按她應得的分敬重她,因為她是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好叫你們的禱告不受攔阻。

對象

林前7:39 丈夫活著的時候,妻子是被束縛的;丈夫若睡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隨願嫁人, 只是要嫁在主裡的人。

正常的婚姻生活

有主生命的酒,丈夫愛妻子如基督愛召會、妻子服從丈夫如召會服從基督

西3:19 作丈夫的,要愛妻子,不可苦待她們

弗5:28 丈夫也當照樣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愛自己妻子的,便是愛自己了。

弗5:23-25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召會的頭;祂自己乃是身體的救主。召會怎樣服從基督,妻子也要照樣凡事服從丈夫。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召會,為召會捨了自己,

弗5:33 然而你們每一個人,也要這樣各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妻子也要敬畏丈夫。

弗5:22 作妻子的,要服從自己的丈夫,如同服從主;

西3:18 作妻子的,要服從丈夫,這在主裡是相宜的。

彼前3:1-2照樣,作妻子的,要服从自己的丈夫,好叫那些甚至不信从主话的,也可以不用主的话,藉着妻子的品行,被主得着,这是因为他们亲眼看见你们敬畏中纯洁的品行。

多2:5 清明自守,貞潔,料理家務,良善,服從自己的丈夫,免得神的話被毀謗。

彼前3:7 照樣,作丈夫的,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因為她是比你軟弱的器皿,是女性;又要按她應得的分敬重她,因為她是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好叫你們的禱告不受攔阻。

林前7:3-5丈夫對妻子當盡應盡之分,妻子對丈夫也要如此。妻子對自己的身體沒有主權,丈夫才有;照樣,丈夫對自己的身體也沒有主權,妻子才有。你們不可彼此虧負,除非出於同意,暫時分房,為要專心禱告,以後仍要同房,免得撒但因你們不能自制,試誘你們。

關於離婚

太19:6 這樣,他們不再是兩個,乃是一個肉身了。所以神所配偶的,人不可分開。

可10:9 所以神所配偶的,人不可分開。

林前7:27 你有妻子束縛著嗎?就不要尋求脫離。

林前7:10-16 至於那已婚的,我吩咐他們,其實不是我吩咐,乃是主吩咐,說,妻子不可離開丈夫。(若真是離開了,她就不可再嫁,不然,仍要同丈夫和好。)丈夫也不可離棄妻子。我對其餘的人說,不是主說,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願和他同住,他就不要離棄妻子;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願和她同住,她就不要離棄丈夫。因為不信的丈夫,就因著妻子被聖別,並且不信的妻子,也因著弟兄被聖別;不然,你們的兒女就不潔淨,但如今他們是聖別的了。倘若那不信的人離去,就由他離去吧;無論是弟兄、是姊妹,在這種情形之下,都不必受束縛,然而神已經在平安里召了我們。況且你這作妻子的,怎麼知道能不能救你的丈夫?你這作丈夫的,怎麼知道能不能救你的妻子?

可10:11-12 祂對他們說,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姦淫辜負妻子。妻子若離棄丈夫另嫁,也是犯姦淫。

太19:9 我告訴你們,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因淫亂的緣故,就是犯姦淫;有人娶那被休的婦人,也是犯姦淫。


 
▲《聖經》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