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ly 5, 2018

轉載-獨特殊勝的觀音法門 文/聖嚴大師

'
獨特殊勝的觀音法門 我今白世尊:佛出娑婆界,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欲取三摩提,實以聞中入。 文殊菩薩對釋迦牟尼佛說:「世尊,在佛出現的娑婆世界裡,真正的佛法教體,也就是佛教所依止的根本,是在於用音聞—用耳朵聽,對聲音聞,使眾生能夠得到清淨。因此,如果要進入三摩提的話,還是要從耳朵聞聲音著手。」三摩提就是三摩地,是大乘佛法的定,是佛的定,其實就是圓通。 娑婆,梵文的意思為「堪忍」,能夠接受苦、忍耐苦。這個世界處處都是苦,眾生也是在苦海之中生活,然而眾生還願意生活在這個苦的環境裡,以苦為樂,這就是眾生的愚癡顛倒:有時知道苦,又很喜歡、很願意在苦中作樂。娑婆世界的眾生是很矛盾的。 我在中國大陸正當少年的時候,看到一對鄰居夫婦幾乎每天都會吵架、打架,大家覺得這對夫婦很可憐,太太的臉上老是被打得青一塊、腫一塊的,丈夫的身上也被擰得一塊紫、一塊紅的。鄰居們就勸他們說:「你們夫婦倆兒真是怨偶,天天打在一起,還不如分開吧!」他們卻認為別人在多管閒事。有一次,我的母親問那位太太:「你們做怨家做成這個樣子,怎麼還願意在一起呢?」太太說:「唉!妳不知道,我沒有他怎麼行呢?沒有他,我就不能活了!」我父親也問那位先生說:「你們老是打架,還在一起,這多痛苦啊?」先生說:「唉!我沒有太太是不行的。」這真是奇怪的事!不過這種例子不多。人與人之間,很少沒有爭執與衝突,然而在爭執與衝突的情況下,一方面會覺得這是個麻煩,另一方面又會覺得捨不得。所以我們所居住的環境叫作「娑婆世界」,在此世界的眾生都非常可憐,也非常愚癡,明明知道這個環境不好,但是又很喜歡,絕對多數的人,幾乎都是一樣的。 昨天我和一位居士從紐約上州的象岡道場回來,在車上他對我說:「有位法師告訴我,人還不如植物,植物枯了還能變成肥料,人死了不但不能當肥料,屍體還會發臭。」但是一般人在活著的時候,還老是認為自己的身體就是「我」,如果不懂佛法,死了以後,他的魂就守著他的死屍,認為「這是我,這是我……」無論走到哪裡,都帶著死屍的臭味。就像有的人腳很臭,但是他總喜歡摸一摸臭腳丫,再聞一聞腳臭的味道,而且變成一種習慣。娑婆世界的眾生就是這個樣子,明明知道那不是什麼好東西,但還是喜歡。眾生的心,知道苦,卻願意接受苦,所以佛很慈悲,到這裡來告訴眾生離苦得樂的方法。 「此方真教體」,「此方」指的是娑婆世界,在此世界要讓眾生聽到、知道佛法,一定要通過語言,用口來說。因此,真正要將弘揚佛法的功能發揮出來,還是要以語言為根本、為基礎。語言就是用聲音來說,這個就是「真教之體」。 「清淨在音聞」,釋迦牟尼佛以清淨的智慧,發出說法的聲音,能夠讓眾生聽到,也能夠使眾生的心從煩惱轉為清淨。若以煩惱心來講的話,則都是傳播著煩惱,就如以憤怒心、瞋恨心、懷疑心、嫉妒心講出來的話,會讓人聽了很不舒服,很害怕;如果用慈悲心與智慧心說同樣的話,就會讓人感到很溫暖、很安全、很舒服。譬如,下地獄本來是一樁壞事,可是用慈悲心與智慧心講:「下地獄是很可怕的,如果一定要去,必定是發了大悲願才會去地獄!」相反的,如果是詛咒著說:「哼!你下地獄去吧!」叫別人下地獄,這就不是清淨的語言了。又譬如,以讚歎的聲音希望對方趕快成佛,這是好話;如果以憤怒心、討厭心說:「哼!你快要成佛了!」別人還以為你是叫他快點死呢。這就是清淨的聲音與不清淨的聲音不同之處。聽了這兩個例子以後,就知道你平常是用什麼樣的心、什麼樣的聲音在講話,這是非常重要的。用煩惱的聲音講話,自己就是煩惱的,也讓別人生起煩惱來;用清淨的聲音講話,自己是清淨的、快樂的,也能讓別人得到清淨與快樂。 佛講話能夠讓人從煩惱得解脫,從痛苦轉為喜悅,這叫作清淨的聲音。學佛的人也應該朝這個方向去努力。有的人不是故意要傷害人,但他的性格就是如此,只要他講話,就會使人難過、使人痛苦。所以一定要注意講話的聲音,究竟是讓人喜悅還是痛苦?如果是讓人痛苦,就必須要調整一下,學佛的人要以清淨的聲音讓人喜悅。不僅僅是令眾生的心清淨,眾生聽法以後,連講話的聲音也成為清淨的,甚至使得和他一起生活的人也變得清淨了。 「欲取三摩提,實以聞中入」,觀世音菩薩修的耳根圓通,是用耳朵聞聲音,最後進入最高的禪定,那就是佛的禪定。中國禪宗所講的「三摩提」就是「即定即慧」,定是它,慧也是它,而佛的定,即是佛慧,可以和平常生活完全相同的行住坐臥、動靜語默,只是不動執著妄想心,動的只有智慧的功能。


轉載-末世修行的四種清淨明誨 文/聖嚴大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觀音菩薩以三十二種應化身度眾 文/聖嚴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