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15, 2020

【黃金時代意謂靈魂提升】3 集

The Golden Age Is the Elevation of Souls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中 文 和 英 文 開 示 於 臺 灣 新 地 | 2019-05-04   
20200215
「師父,就是新樂土的話,是否也是有這個層次之分?
是否也像西方極樂世界一樣,有什麼下品下生、上品上生這樣的一些區分呢?」
 
「那邊不一樣啊,OK?大家都平等的,共住的,
沒什麼問題,沒什麼要隔離,沒什麼要分別。大家共同一體啦。

沒有感覺什麼要隔離,沒覺得有上、有下、有高、有低。
那邊沒有那種感覺啦。就很自在從容就對了。
不一樣。也不用再勤勞什麼打坐修行,也不用什麼再進步,
也不用要求什麼東西,不用什麼問題,大家住得很自在自由,
然後愛幹嘛就幹嘛。不一樣,OK?很自由自在。」
 
「黃金時代不是說物質的時代,OK?是在內邊的。是在內邊,
靈魂會提昇的,提高。我們腦袋想不通的啦,沒辦法想得到。」

 

--------------------------------------------------------------------


1, 2 & 3

3-1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86282158965.html
有一些年輕的就跟我說:
「現在還很年輕啊。要慢慢來啦。要先享受一點世界,
然後才進來印心。吃素還不行,等等。」

又有一些很老了,就說:
「我現在老了,還不想修。有什麼孫子、兒女,女孫什麼,
忙死了,沒時間修行啊。」

怎麼什麼都有藉口啦。然後…就是這樣嘛,又不是師父的錯。
這個世界短暫,怎麼會都不想修行啊?這麼可惜啊!
觀音法門是最好的,最簡單的,又不修,還要修什麼法門嘛?
複雜的拜山拜水什麼,好累啊,骨頭什麼都會抱怨,是嗎?
拜來拜去。我們在家裡很安靜,心裡面拜嘛。很簡單啊,是嗎?
而且也可以跟佛菩薩溝通。真的是很難啊,眾生難度啊。講都不聽啊。

 
3-2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86374856830.html
「師父,就是新樂土的話,是否也是有這個層次之分?
是否也像西方極樂世界一樣,有什麼下品下生、上品上生這樣的一些區分呢?」

「那邊不一樣啊,OK?大家都平等的,共住的,沒什麼問題,
沒什麼要隔離,沒什麼要分別。大家共同一體啦。
沒有感覺什麼要隔離,沒覺得有上、有下、有高、有低。
那邊沒有那種感覺啦。就很自在從容就對了。
不一樣。也不用再勤勞什麼打坐修行,也不用什麼再進步,
也不用要求什麼東西,不用什麼問題,大家住得很自在自由,
然後愛幹嘛就幹嘛。不一樣,OK?很自由自在。」

「黃金時代不是說物質的時代,OK?是在內邊的。是在內邊,
靈魂會提昇的,提高。我們腦袋想不通的啦,沒辦法想得到。」

 
3-3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86472401174.html
「如果人類功德俱足的話,整個世界的話,黃金時代的話,
在這一世的這種景象能呈現到一種什麼樣的程度?想有個期待。」
「到那個時候你就會知道啦。」
「因為我們內在跟外在不大一樣呢。比方說有一些人,
他打禪的時候看到師父把泰國整個超過地球的等級了。
不過你問泰國人他懂不懂啊?這是靈魂的事情。
我們這些身體啊,沒有用的東西啊,頭腦也知道不多少啦。
只能學一些什麼科學,或是什麼醫藥啊,怎麼弄電腦等等,
就不能知道內邊的事情啦。眾生很無明。
因為有這個身體都被擋住。可憐啊。所以所有的佛菩薩都可憐所有眾生啊,
他們知道他們被阻礙太厲害啦,被阻擋啊。
要不然的話,就何必明師來來去去呢?
一位明師來就夠整個世界都上啦。沒那麼容易啦!」
「我們的腦袋在這個世界的話,我們處理世界的事情。
我們靈魂哪,他超啦,他做他的事情。」




三集之一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480723938811196&id=100006208410688
師父繞場.....
 
師父:這邊是廚房的,全部都是嗎?
 
同修:對!
 
師父:哇!怎麼煮飯人比吃飯的人多,看起來好像軍隊一樣,好多好多啊!
 
這些是哪裡?臺灣(福爾摩沙)啊?臺灣(福爾摩沙)最近好可憐喔!在歐洲的話,師父就說:「你們在臺灣(福爾摩沙)常看到嘛,就讓西方的歐洲人來先坐前面」來到臺灣(福爾摩沙)的話就說:「是自己本地的人嘛,就給外面的人坐就好了」是不是這樣?
 
同修:是!
 
師父:什麼都排在最後面的,對不起啦!
 
同修:不會!
 
師父:也是真的是這樣嘛,常常看到嘛,是嗎?以前師父都到處也去講經,也看過了,如果你們不來印心,就不是我的錯呢,是嗎?自己的錯啦。
 
有一些年輕的就跟我說,現在還很年輕啊,要慢慢來啦,要先享受一點世界,然後才進來印心,吃素還不行,等等。
 
又有一些很老了,就說:我現在老了,還不想修,有什麼孫子、兒女,女孫什麼,忙死了,沒時間修行啊!怎麼什麼都有藉口啦,然後…就是這樣嘛,又不是師父的錯。
 
我以前哪一個地方都去過了,是不是?
 
同修:是。
 
師父:從南到北,全部都去過,有嗎?
 
同修:有。
 
師父:不來就白不來啊,就不是師父不去啊!
 
同修:不是
 
師父:到你的家來了,請啊、還不去呢,然後現在就說還年輕啊、還老了啊,怎麼樣,怎麼樣。哎呀,這個世界短暫,怎麼會到不想修行啊?這麼可惜啊!
 
觀音法門是最好的,最簡單的,又不修(大家熱烈鼓掌),又不修了,還有修什麼法門嘛?複雜的拜山拜水什麼,好累啊,骨頭什麼都會抱怨,是嗎?拜來拜去。
 
我們在家裏很安靜,心裏面拜嘛,很簡單啊,是嗎?而且也可以跟佛菩薩溝通。
 
真的是很難啊,眾生難度啊,講都不聽啊!
 
多久才到這裏?
 
同修:只要兩個小時。
 
師父:只兩個小時而已啊?真的啊?
 
同修:嗯!
 
師父:這麼近啊!
 
同修:嗯!
 
師父:這個時代神通多。
 
同修:謝謝師父,感謝師父。
 
師父:這個時代神通多,以前要去哪裡,都很困難啊,現在兩個小時,即使兩三天也不怎麼樣啊。
 
以前走路的話,像…玄奘是嗎?那個…跟那個猴子去取經,唐三藏,他走路好久耶,是嗎?幾年才到印度,是嗎?中途遇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你們買一個票這樣而已,就很快,上一個車,坐一坐,睡一睡就到臺灣(福爾摩沙)了,好快!那這樣子我跟你講,比那個在臺灣(福爾摩沙)來這邊還要快呢,因為有一些從高雄喔,從高雄來這裏三、四個小時,不是不是?
 
同修:是
 
師父:他們臺灣(福爾摩沙)蠻辛苦的,我也很佩服他們,臺灣(福爾摩沙)很好呢。因為我是坦白說啦,我不知道我這個老人啊~能不能每個禮拜這樣子,開車或是上巴士或是上火車什麼,四、五個小時什麼的,來這裏打坐的。我不曉得你們為什麼這麼常來呢?
 
同修:每天都想看師父。
 
師父:是你想看啊,臺灣(福爾摩沙)他們常看啊,為什麼還要想?
 
同修:大家都想。
 
師父:大家都想,讓我也坐不住,在裏面山洞要爬出來。好啦,我只是很敬佩大家啦,蠻辛苦的,開車也好遠呢,是嗎?然後坐車,坐巴士也是蠻遠的,怎麼這麼這樣子啊?先生、小孩都拋棄了,跑到這…來這裏看一個老人,也不一定能看呢,有時候能夠,有時候不能,是嗎?好可憐!
 
好啦,我們來大家一起慶祝嘛,我今天有事情要慶祝,真的是這樣!(大家鼓掌)
 
上次告訴你們,我浴室那個屋頂凹下去,有沒有?
 
同修:有
 
師父:我用那個拖板,它上面有一個四方形的板嘛,有沒有?
 
同修:有
 
師父:我這樣子,然後把它弄上去。現在OK啦!你師父很厲害,電話也會修,那個什麼馬桶也會修,現在那個浴室屋頂也把它弄上去了,現在沒有那個雨在上面啦,然後門都可以開了,開關、開關,跟以前一模一樣。我覺得對你們的師父非常驕傲!(大家熱烈鼓掌)不會很熱吧?
 
同修:不會。
 
師父:還好啊?很好,他們弄這個系統蠻厲害的,是什麼人弄的啊?舉手看看!是什麼人弄的?在嗎?臺灣(福爾摩沙)的啦,哪一個人弄這個系統啊?上臺給師父看看,也是蠻涼快的啊,很舒服!
 
臺灣(福爾摩沙)是氣候比較溫和,沒有很冷,也沒有很熱,臺灣(福爾摩沙)有福報。
 
他們說什麼越來越好,對嗎?
 
同修:對!
 
師父:真的嗎?
 
同修:真的!
 
師父:為什麼?...在哪裡越來越好?
 
同修:什麼都好
 
師父:什麼都好。
 
同修:托師父的福。
 
師父:托師父的福。整天身都亮亮那個樣子。
 
同修:感恩師父!
 
師父:他們說穿這個不是亮外面而已,裏面也會亮,有嗎?有看到嗎?
 
同修:有,有。
 
師父:有一些看到啦,有一些人看到。你好,好漂亮。
 
同修:謝謝。
 
師父:哪裡買?
 
同修:臺灣(福爾摩沙)。
 
師父:臺灣(福爾摩沙)的
 
同修:報告師父,這個是設計那個溫泉噴水的,他跟工程師要求要有這個灑水系統。
 
師父:啊,OK。然後,哪一個工程師弄的?
 
同修:我們的建築師李師兄。
 
師父:哪一個?
 
同修:他今天沒有來。
 
師父:他今天沒來?(對)本來要賞他,哎呀,白不來,跟他說在家裏流口水就好了,本來想拿一個籃子的純素餅乾給他。你知道他住哪裡嗎?
 
同修:臺北。
 
師父:好!那你幫他拿好嗎?
 
同修:好
 
師父:不然跟他講他會哭整個晚上,要不然哭整天。
 
桃園在嗎?桃園聯絡人員在不在?上次我有給你們一套衣服,有沒有拿到了?
 
同修:嗯!
 
師父:有拿到了?要洗,然後要掛哪裡都可以啊,在小中心給大家看,象徵,你們做好事。(大家熱烈鼓掌)
 
你還在這裏?
 
繞場結束,師父來到講臺.....
 
師父:今天要不要問什麼問題?要講體驗。今天是你們講的,我不再講了,OK?如果不講,師父就回去,沒事就退朝嘛!
 
泰國,你還在這裏?家裏的工作怎麼辦?
 
泰國同修:現在是暑休期間。
 
師父:你還在讀書?
 
同修:是!
 
師父:什麼科目?
 
同修:鋼琴表演。
 
師父:還要幾年畢業?
 
同修:再三年。
 
師父:還三年,哇!然後你會成為什麼?
 
同修:我不知道。
 
師父:你還不知道,你畢業後的職稱是什麼?
 
同修:我不知道。
 
師父:你不知道,或許你知道用泰文說,但不知道用英文怎麼說。
 
我也不在乎這些事。我有博士文憑,不知道放哪裡去了,我遺失了很多東西,還有我的出生證明已經不知道流落何方,現在我都用護照而已。如果連護照都沒了,我就哪兒也去不了,甚至哪裡都不能待,護照至關重要。
 
(換中文)好了,開朝了,有沒有人講什麼?趕快上來。
 
同修:師父,您好!
 
師父:你說!
 
同修:我愛您,我去年就是禪七之前我在家裏,清晨早上起來打坐的時候,我有一個體驗,我想問一下師父。
 
師父:OK。
 
同修:就是我打坐突然聽到一個很大的聲音,一個爆炸的聲音,非常地響,然後我瞬間就看到前面一堆白的雪白的小方塊形,然後從中間出來一股白的霧,白色的霧氣樣的從那塊白方塊裏面冒出來,然後我後來就醒來了。我當時不知道,我就是出來以後我才知道我在打坐,可能那個時候好像是入定了。我醒來以後,我說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聲音,這個爆炸的聲音?
 
師父:沒什麼啦,好的現象。
 
同修:喔,好,謝謝師父。
 
師父:都好的,都好的。看到了,也好,聽到呢,也好。古代的時候,有一些禪師,他們也這樣聽到的,然後就開悟的。
 
同修:喔,好,謝謝師父。我有一個問題,就是有時候感覺打坐,就是出去,比方說遇到好也好,不好也好,打坐的情況不是太好的時候,晚上打坐的時候,家裏沒人,可以關門窗,可不可以念五聖號?大聲。
 
師父:為什麼要念那麼大聲呢?你自己耳聾嗎?一個人,為什麼要念大聲?
 
同修:就是,打坐好像那個…
 
師父:喜歡啊?
 
同修:不太好,不是太好的狀況的時候…
 
師父:不用啦!念在內邊比較好
 
同修:好
 
師父:念在外面,如果真需要才要
 
同修:好
 
師父:如果不需要就不用。
 
同修:好,謝謝師父。我還有一個體驗想分享一下。
 
師父:說!
 
同修:我一直都沒有機會,我跟師父印心20多年了,我是一個夢境裏面,師父在很高的半空中,然後我最先看到是一個白的光點,然後那個白光點以後散開來,很大一片,師父從那個白的光點中走出來,有出現了穿了四種顏色的服裝。時間很長,我只記得一個,師父穿了一個悠樂(越南)那個藍的戴帽的那個服裝,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其他三個我都不記得了。
 
師父:OK。
 
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好的體驗。(第一集 完)
 
 
三集之二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481682418715348&id=100006208410688
師父:有別人嗎? 
同修:師父您好!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我們人與自然的關係,也包括這些小動物,我們那邊一個師姐,她每次種田的時候她打坐,她就跟他們說:「你們要趕緊走啊,蚯蚓啊,我這是要來挖地了」£然後這些動物都走了,她挖地就不會傷害他們。
 
師父:然後就沒動物留下來了,就不會殺生了。
 
同修:對啊!我的意思就是說還是要多打坐,提高振動力,然後用我們的愛心對待所有的宇宙萬物。然後我們現在有一個流浪狗基地,然後有三畝有機農耕的田,然後我們就準備把狗糞拿來澆地,我們不殺動物,做有機農耕。然後,我們就是說提前就跟小動物說,我們要翻地了,你們就要走。然後我們種的田,就跟小動物說,你們可以吃,但是你們跟我們也留一些。我們跟宇宙萬物的關係要友好,這就是我的感覺。感恩師父!
 
師父:OK。有留一些給你嗎?
 
同修:留一些給小動物吃,所有的小動物都是我們的朋友,我們要愛他們,然後用愛心對待他們,有一個外國的小孩,他就是家裏面來了很多動物,他就寫了一封信給他,他說:「這個家是我們的,不是你們的,是吧?你們來了,我歡迎,但是現在你們可以走了」可以給小動物寫一封信。
 
師父:哇!好浪漫!
 
同修:但是確實有效果,如果我們的心像小孩,上帝就跟我們同在,然後用上帝的力量去做任何事情。
 
師父:OK,我也大概懂你要講什麼,是多謝。聽到了?還有別的秘法?講出來。
 
同修:師父以前給我說的幾句話,在電話裏:「以開放的心胸、快樂的心情、滿滿的渴望和新的決心來迎接一個世紀,一個新世紀,追求修行進步,過靈性生活,訂定人生更高貴的目標是非常好的事」師父,有師父的名字,還有什麼時候,那是2006年1月18號,師父給弟子寫的這個訊息。後來呢,就以師父這句話當為座右銘,珍惜了20多年的修行的歲月,現在79歲了!
 
師父:哇!
 
同修:79歲,但是呢,弟子有自己編一個歌和一個戲,可以唱不唱?
 
<唱>大慈大悲…
 
師父:噢,唱歌啦!
 
同修:<唱>…救苦救難,大恩大德,偉大的導師清海師父,您的無量光和印心照拂兒女,兒女們只有努力修行才能回報師父的恩情。
 
這是自己編的(師父和大家熱烈鼓掌),再一個,再講一個。
 
師父:謝謝!
 
同修:唱個海南戲。
 
師父:噢,再來一個…
 
同修:<唱>明師這世下來世界,南無清海無上師,明師教理寬天地,五洲四海聽會議,為了眾生理下土地,可惜眾生不明理,以前的我也不明理,拜山拜水十多年,人財兩空,苦了無明瞭。(大家鼓掌)
 
師父:我是聽不懂,不過很好聽,多謝,慢慢來,他們有字幕我會懂啦,多謝啊!你以前有唱過歌嗎?
 
同修:沒有。
 
師父:沒有。
 
同修:就剛剛編,自己編自己唱。
 
師父:自己編自己唱?噢,好厲害!也是算一種藝術家,多謝。
 
同修:自己亂來,亂搞。
 
師父:不會啦,多謝,誠心就好。
 
還有別人嗎?還有其他人嗎?
 
同修:師父好!有一個很神奇的事情,生病的事情我一會兒給大家講。有一棵老槐樹,那樹很大、很粗,他枝葉本來是很茂盛的,可是他的樹皮全都被奇奇怪怪的蟲子啃到幾乎都沒有,像網狀式的排列了。但是樹尖上我發現竟然還有三片樹葉,我知道這顆樹還是活的,我覺得莫名其妙地,反正發自內心感覺到好可憐喔。我在一所大學校當教師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後了我就想,我就先救救這個大樹,我讓師父幫忙,請師父照顧,就念五聖號,念完了以後,我就去打坐去了。
 
等我過了幾天回來再找到那棵大樹的時候,我竟然發現那個樹皮都長滿了,長好了,樹葉也枝葉茂盛。我說奇怪呀?我說大樹就長在這兒,本來都已經沒有樹葉,什麼都沒有了,怎麼會好了呢?我發現這個大樹中間有一個洞嘛,他也長好了,有樹皮了,我就用手摸這個大樹,我就說:「咦?是你嗎?」我說這個大樹什麼時候長上皮了,也有這麼樹葉了?那大樹“嘩啦嘩啦”一響啊,把我嚇了一大跳,我一看周圍根本就沒有風,我說他怎麼會響呢?把我嚇死了,我說:「你,是你嗎?」我說:「是你的話,你告訴我一下,你為什麼都好了?」然後就有一個,他就會告訴我喔,也不是說話,他以莫名其妙的一個方式告訴我,他已經好了,他遇到了明師,所以他好了。他說通過我,遇到了明師。我說:「你說的是清海無上師嗎?」他說:「是,就是你的師父!」
 
已經經過很多很多年,他都無法超生,就是因為遇到了明師,所以他可以超生了。結果沒有多久,因為我在靈隱寺,那個素食店裏幹活的時候,那天莫名其妙地同修要我一起去看日出,我們一起去看日出的時候,我發現那棵大樹已經不在了,因為他事先已經告訴我他走了。後來我到那棵大樹那個地方去看日出的時候,我就發現那棵大樹沒了,我才知道是他走了,他超生了,因為師父的緣故。
 
師父:超生,也看不到樹啦?全部…
 
同修:對!樹也沒了,不是,樹他可能變成人了,變成啥了,我不知道了。
 
師父:樹消失了。
 
同修:還有一件事就是很神奇,那一年我得了一個很重的病,醫生都說我沒有藥可治,沒有藥可醫了。
 
師父:那你還在啊!
 
同修:我活得好好的,後來根本沒想到的事情會是,那個醫生說我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後來我們整個同修都知道我得了重病,他們都很照顧我,那時候我也以為反正是我可能要走了,我很不甘心,心裏很不情願。我心想,我跟師父修行還沒有多久,就要走掉了,實在太可惜了,我就拼命地打坐,我也不管它是白天、黑夜,反正拼命打坐,我的整個意識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
 
後來有一個師姐還陪著我呢,打坐的時候,師姐發現我眼睛半睜,口也半張,就是呼吸沒有,她用棉花試了一下,說呼吸沒有,以為我死了,就拼命地叫我,然後她叫我,我也不知道呀,後來她就把我一搖,一搖我就過來了,我說:「咦?怎麼回事呀?師姐?」然後師姐就問我,她說:「師父告訴你沒?師父告訴你沒?」我就覺得奇怪,我說:「師父,告訴我什麼了?你說的什麼呀?」然後她就說:「沒告訴就好,沒告訴就好,」然後我突然就知道她的意思了,我就說:「那我打坐,我問一問」,我打坐的時候就開始問師父了,然後師父說我七天以後還是三天以後,我現在記不得了,說師父會帶我走,然後我就打坐。結果過了那時間以後,我依然沒有走。師姐說:「你死不了了!你死不了了!師父說你這時候走,你沒走,你死不了了!」
 
她跟我說這些,我根本不知道,後來我在一個師姐家裏跟師姐一起做事情,做了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當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我根本不記得,事後她跟我一說,我倒是有印象。
 
當時等了一個月過了以後呢,師父跟我說,因為師父告訴我的一個地方很奇怪,也很神奇,那個地方看著好像是什麼都沒有,可是卻能感覺到有很多眾生,那裏面不需要語言,不像我們人類這麼可憐,這麼艱難,一句話要解釋好半天都解釋不清楚。在那個裏頭不需要任何語言,你卻明白你和我,你想幹什麼,你想要什麼,你想怎麼樣,都一目了然,特別清楚,還有那個地方特別好。
 
然後我就在那一直等著,等著師父接我走,結果師父一直沒來。後來師父來了以後,師父說:「你還不能走,跟我回去吧!」您這句話一說了以後,然後我就莫名其妙地,我說:「師姐,我怎麼會在你家?」我心想,我剛才還跟師父在一塊兒,怎麼現在我在你家?師姐一聽,師姐嚇壞了,因為師姐知道我是有重病在身的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死亡了,是這樣的一個人。所以然後她說:「你在我家已經一個月了」,我說:「不可能啊!我昨天才來的」。
 
師姐一聽更加害怕,她說:「你乾脆趕緊回去,去檢查一下身體吧」,她說:「你身體好了再來」不然的話,她很害怕。我說:「沒有!我現在特別精神啊,精神特別十足,特別有力氣」,我說:「不信你看」。
 
師父:還有精神。
 
同修:她說:「不行!師姐,你趕快回去檢查,不行!」
 
師父:不死了啊。
 
同修:「你給我拿個健康證了,你再回來」然後我就回去檢查。我一檢查,醫生覺得十分奇怪,醫生說:「我還以為你死了呢!這一個月你藥也沒吃、針也不打、醫院也不住」然後就給我化驗嘛,他一化驗,他發現我的血液比誰的都好,然後雜質都沒有,特別清亮。他說:「奇怪了?你吃了什麼外國藥?打了什麼外國針?」,因為一直都是以為只有外國藥、外國針才能夠治好我這個病。醫生就覺得十分奇怪。我說沒有,我根本就沒有啊,我說:「我就打坐」
 
後來我侄兒連續七天,連續七天,他們老抽我的血化驗,因為他說我這個有藥理研究的價值,他把我以前看病的化驗的病例那個有病的血樣,和現在血樣進行化驗,他怎麼也研究不出來是怎麼回事。我就這麼神奇地又活了!就這麼樣的。(大家熱烈鼓掌)
 
感謝師父!感謝師父!是師父的恩典,還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就是我在打坐當中我會很安靜,裏面十分清楚。外面呢,我卻什麼聲音也聽不見,但是我每次發現裏面有一些資訊告訴我,我就給記錄下來了,沒有多久,我竟然發現是師父的開示。師父的開示不久就會公佈於大家。所以我就問,因為我不了解嘛,我就問那個師兄師姐們,他們說的是:「行了,行了,你別亂寫了,這都是師父的甘露法語」以後我再出現什麼資訊,我就再也沒記錄了。
 
師父:OK。
 
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謝謝你!(師父和大家鼓掌)
 
同修:師父,這邊還有兩個問題想問一下。
 
師父:說!
 
同修:第一個是關於新境界新樂土的問題;第二是關於這個地球黃金時代的問題。
 
先說第一個,前兩天剛過去這個清明的禪三,然後看到消息說有很多靈魂得救到了新樂土去了,當時就是頭腦有一個疑問,就是新樂土的話,是否也是有這個層次之分?是否也像西方極樂世界一樣有什麼上品下生、上品上生這樣的一些區分呢?
 
師父:我那個世界啊?你喜歡有分上下嗎?你喜歡嗎?喜歡,我就分哪!
 
同修:也說不上喜歡不喜歡,就是說頭腦有這樣一個疑問,就是說想問一下,可以多說一些。
 
師父:那邊不用分了啦,因為大家都瞭解大家,何必分來分去?
 
同修:謝謝,謝謝!謝謝!謝謝!(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那邊不一樣啊,OK?大家都平等的,共住的,沒什麼問題,沒什麼要隔離,沒什麼要分別。就像我們現在這裏一樣,縱然有一些人坐在後面,也不是我的錯,又不能通通坐在前面嘛,就是這樣啊。大家共同一體啦,沒有感覺什麼要隔離,沒覺得有上、有下、有高、有低,沒有那種感覺啦,那邊沒有那種感覺,就很自在從容就對了,不一樣。也不用再勤勞什麼、打坐修行,也不用什麼再進步,也不用要求什麼東西,不用什麼問題,大家住得很自在自由,然後愛幹嘛就幹嘛。不一樣,OK?很自由自在。(大家熱烈鼓掌)
 
同修:好,謝謝,謝謝師父,感謝師父。第二就是說關於這個時代,這個黃金時代的問題,無上師電視臺也播過很多相關的影片,很多關於地球這個黃金時代的不老預言。就想問一下呢,因為每天我們來新地之後的話,每天像在天堂一樣,但是回去世界之後的話呢,還是要面對很多的壓力。當然世界在天堂跟師父的加持之下應該是越來越好,素食人口越來越多,整個人類心念的提升也越來越高等。但是還是心裏急切,就是說希望這個整個世界的黃金時代的到來有沒有一個預期?或者說,它能呈現出一個什麼樣的景象?
 
師父:黃金時代不是說物質的時代,OK?是在內邊的,是在內邊,靈魂會提升,提高。我們腦袋想不通的啦啦,沒辦法想得到,比方說像師父坐在這裏,那麼我也是翻來覆去啦,熱了我就搧啦,有人聽不懂,我就叫他翻譯啦(師父指邊上的同修),這個跟師父的等級,跟我那個內邊的力量,還有那個宇宙的工作,不一樣,OK?像你看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他是佛呢,還是每天出去托鉢,還要回來,也要吃飯,也要洗澡,要跟大眾講話,要穿衣服,也要生病,還有牙齒也有掉…等等,知道嗎?懂了?
 
同修:懂!(第二集 完)
 
 
三集之三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482376215312635&id=100006208410688
同修:想再問您說,如果人類功德俱足的話,整個世界的話,黃金時代的話,在這一世的這種景象能呈現到一種什麼樣的程度?想有個期待。
 
師父:到那個時候你就會知道啦,OK?
 
同修:好的,好的,謝謝,謝謝師父!
 
師父:因為我們內在跟外在不大一樣呢,奇怪!比方說有一些人,他打禪的時候看到師父把泰國整個超過地球的等級了,不過你問泰國人他懂不懂啊?這是靈魂的事情,我們這些身體啊,沒有用的東西啊,頭腦也知道不多少啦,只能學一些什麼科學,或是什麼醫藥啊,怎麼吃飯、怎麼穿衣服、怎麼弄電腦等等,就不能知道內部的事情啦,很困難,OK?...所以明師才不好找啊,如果很多人什麼都看到了,哇!每個人都看到師父發光、發亮,然後神通廣大,不可思議的話,整個世界都來了!瞭解嗎?很困難,就像佛在世的時候,他常放光啊,整個身體都有光,不過多少人來跟他學啊?不是整個印度,也不是整個尼泊爾,盲啊,瞎盲啊,耳聾啊,都不懂啦。眾生很無明,因為有這個身體,都被擋住,可憐啊,所以所有的佛菩薩都可憐所有眾生啊,他們知道他們被阻礙太厲害啦,被阻擋,要不然的話,就何必明師來來去去呢?一位明師來就夠整個世界都上啦,沒那麼容易啦!
 
我也是很挫折啦,我也很挫折,我告訴你,因為像一位老師她跟小孩子,幼稚園那些啊,陪他們,有沒有?陪伴哪,又抹那些什麼…用很多顏色的筆啊,畫這個,畫那個,那個沒什麼啦,不過也是還在那邊跟他拍手,跟他一起畫,“哇!這個好,那個好。”不過老師她自己的生活不一樣啊,她下學了以後,她回去,她跟她的先生啊,跟她的朋友啊,就談不同的境界,談不同的事情,她不是在那邊整天整晚這樣畫圖給小孩看,跟他“啦啦啦”什麼那些,就不一樣啊。
 
那個我們的腦袋在這個世界的話,我們處理世界的事情,我們靈魂哪,他超啦,他做他的事情。
 
師父跟你們也陪你們這樣子,我有我別的事情,有時候我很懊惱啦,也不能說開悟了,人以後就很高興快樂,不一定啊,我有時候很懊惱,這幾天我沒有什麼很快樂,也不是有什麼不好發生,意思說,有時候想離開嘛,離開這個監獄,這個身體像牢獄一樣啊。
 
工作當然對世界很好,連無上師電視臺什麼的,然後你們做好功德啊,然後別的國家,這個國家、那個國家做好的行動啊給他們的人民等等,我們也是拍手啊,謝謝他們。不過,有時候真的對我來講都是小孩子玩啦,就我為了小孩,一直陪著啦,對我沒什麼好東西,沒什麼值得讚歎,對不起啦!沒什麼真的值得想到,沒什麼值得要講的,都是小孩子玩啦,對我都沒用的東西,對不起啦!都沒什麼了不起的,沒什麼。
 
不過,你跟小孩不能說他的畫不好看,他畫得很辛苦,他很高興,他用筆好多顏色,他畫這個,你說:「哎呦,好美好美啊!」是嗎?「繼續這樣子,你會變成畫家呢」,比方說這樣子。然後他唱歌也是一個字對,一個字不對,您也還說:「哇,不錯、不錯」你瞭解我的意思嗎?就是這樣!比一比就懂了啦。
 
然後,如果一位老師啊,她也要有她休息的時間,她要回家,她要跟她的先生,她跟她別的小孩,她跟她的那個長大的朋友,要有她的空間,要有她的事情。不然整天整晚24小時要關她在那個房子裏面,跟小孩子一天到晚玩,她會瘋掉啊!她不是不愛小孩,就是她需要做她的事情,因為她已經長大了,她不能24小時七天陪小孩子玩。如果勉強的話,她真的也是會,不過她會很懊惱啦,她會想念,她要做她的事情,她要發達她的事情,她要享樂她的長大的大人的事情。她要出去跟她先生吃飯啦,或是跟他太太聊天啊,要跟她朋友那個交情啊,野餐等等,她不能整天整晚陪小孩子啊,不過她的工作是有可以逃避的時間。
 
我沒有,所以有時候是覺得很懊惱啦,有時候覺得被關太緊,沒有逃避的地方,沒有空間,瞭解沒有?也許瞭解啦,也許不了解,無所謂,我不能解釋更好,我只能解釋這樣而已。事實上,因為靈修的那個明師跟那個幼稚園的老師,還是不太一樣,所以勉強這樣子說而已。
OK啊?還有問題嗎?你滿意嗎?
 
同修:滿意,滿意,非常感謝師父。
 
師父:你問題是蠻聰明的啦,蠻有智慧,如果沒有智慧一點,就不能問這種問題啦,所以問問題也要有程度,有時候問亂七八糟,也是很累。
還有什麼人,有好的問題嗎?
 
同修:師父好!我有個好消息跟師父分享一下。
 
師父:說,說!
 
同修:是這樣的,就是現在我們那個城市素食店特別多。
 
師父:恭喜!
 
同修:是我們同學還有阿彌陀佛我們團結在一起,大家一起做一些保護動物,還有弘揚素食的事情,在我們的城市裏現在非常火爆。就是2月22日清海日那天,然後我們同學大家在一起慶祝啊,雖然我們沒有來到現場慶祝,我們在家裏也慶祝,感恩師父為我們做出傑出的榜樣,所以那一天我們師兄師姐大家在一起決定也要做一些事情,然後把師父的這種精神發揚下去,然後同修就…大家決定要印一些環保袋,因為師父以前也說過那個塑膠袋對地球傷害蠻大的,四百年那個塑膠袋都不能分解嘛,所以我們就印了這種環保袋,現在印了這種。
 
師父:喔,太好了!給我一個看看。
 
同修:好的,師父。
 
師父:好看,好看!這些不是塑膠啊?
 
同修:不是塑膠的,師父,它是無紡布的,師父以前開示的時候也提過這個材質,提到過無紡布。那一種白色的是帆布的。
 
師父:也有印那個 “吃素、環保、救地球” 那個(對),蠻有用,有用,太好了!
 
同修:然後,我上飛機之前呢,新訂了一千個無紡布的包,就到貨了嘛,然後師兄師姐就拿送到超市,我們師兄師姐有的在超市上班,然後那個顧客買菜、買東西呀都搶著拿這個無紡布的包。
 
師父:真的啊?
 
同修:他們就不會要那個塑膠袋了。
 
師父:要這個,這個可以再用呢。
 
同修:這個可以再用,而且蠻便宜的。
 
師父:又漂亮。
 
同修:很便宜!這個袋子就是在網上直接訂的。師父,那個是素食店的那個優惠券,我剛剛說了一半,師父,我先把這個無紡布說完,我再跟您回報素食店的事情。
 
師父:OK。
 
同修:這個無紡布就是顧客非常喜歡嘛,我們打算繼續追訂這個無紡布,因為很便宜啊,就是雙面的印刷九毛錢,人民幣九毛錢。
 
師父:哇!
 
同修:很便宜,有八種顏色。
 
師父:哇!八種啊?
 
同修:嗯,然後那個無紡布也很便宜,也十幾塊這樣,大家可以出行的時候就順便宣傳素食、環保。
 
師父:是啊!
 
同修:大眾也比較接受。
 
師父:好漂亮,而且這個可以把它折起來放在身袋裏面也蠻方便,這邊的小身袋也可以放進去,試看看,耶!然後出去就 “搭啦!”(師父從包裏拿出袋子),可以買菜,很不錯。
 
同修:然後它是AB面的嘛,A面就是寫著那個素食代表我們的夢想,也代表著我們對世界的愛心;然後背面呢,就是我們以前宣傳的那個傳單嘛,素食的、很有營養的那個成分表,都是很有營養的,就大眾比較接受。
 
然後再說一下我們那邊素食店的情況,我們那個城市素食店非常非常火爆,而且很便宜,你要去那邊吃飯的話,它是中午和晚餐對大眾開放,你要是去晚了話,就沒有位置了,要提前去排隊這樣。現場跟我們現在聽經講法,也是這樣火爆的。
 
師父:那個有賺的錢嗎?或是太便宜賺不到?
 
同修:那個老闆,前兩天我們開了一個論壇,叫 “素食行業論壇”,素食行業發展體驗論壇嘛,他們認為素食是很有潛力的,是非常棒的。所以現在我們那邊的民眾都非常接受素食。旁邊的那些上班的企業的這些工作人員,他們午休的時候或者是有空閑的時候就去用餐,現在旁邊周邊的那些葷食店都關門好幾家了。然後您剛才拿的那個券,就是他店的優惠券,就是你吃得很乾淨,盤子裏沒有浪費,吃得很乾淨,他會給你返兩元人民幣,你下次來用餐的時候,你就可以代替人民幣來付款這樣。
 
師父:喔!我能夠嗎?
 
同修:可以啊,師父。
 
師父:過去的時候,能夠用這個嗎?
 
同修:對啊,可以啊,任何人都可以用的
 
師父:給你好了(師父給身邊的工作人員),你過去的時候免費吃,我沒機會。
 
同修:當外地很多同修抱怨素食很貴的時候,我們那邊真的是很便宜,那個葷食店的廚師,廚師還有老闆啊,他們都有過去看哪,說他們的生意不好了嘛,然後都關門了,他們就去看,它是阿彌陀佛開的嘛,當然我們同修也在努力地宣傳素食,所以這種資訊都給他們。然後還有免費的義診,就是有一個中醫在那邊免費給大家看病。如果你吃完飯啊
 
師父:厲害!
 
同修:身體不舒服
 
師父:好厲害!
 
同修:身體不舒服啊,他就幫你把脈,幫你查病啊,他會給你開個藥方,開藥方他都是免費的,你可以去藥店去抓藥回來自己熬這樣,全部都是免費的
 
師父:哇!那錢從哪裡來?這麼慷慨啊!
 
同修:那個老闆開那個論壇的時候,我說:「你們有賺嗎?」他說:「我們有賺啊!」
 
師父:這樣就夠。
 
同修:有賺啊,然後就是薄利嘛,利很薄,利潤很薄,另外也有很多企業家,就是贊助他們的這種善行,大家都會把錢拿過來,然後資助那邊。
 
師父:瞭解。
 
同修:因為他做的都是很公益的事情。
 
師父:太好了,太好了!恭喜,恭喜!
 
同修:現在又再開分店,開了很多分店,我回去大概那個分店就應該馬上會開業了。
 
師父:這表示說有賺到一點。
 
同修:有賺到一點,另外他們說也賺功德嘛,這是錢從這邊如果說賺沒有太多的話,會從其他的方面賺進來。
 
師父:是,是。
 
同修:所以他們都喜歡說 “賺功德” 這樣。
 
師父:OK,大陸很好,恭喜!
 
同修:另外那個葷食店的廚師和老闆啊,他們有說…
 
師父:關掉了。
 
同修:關掉很多家。
 
師父:叫他們改嘛,不用關,就改啊!
 
同修:對!他們有去看了,說:到你們這邊來看看病,幫我順便瞧一下這樣。
 
師父:為什麼你們這麼發達,他們沒有,是嗎?
 
同修:就是在觀察,觀摩嘛。我們同修在那邊也都是默默做嘛,大家都是常來這邊打坐,然後把那個愛的能量帶回去,大家現在都蠻有信心的,這個事情會越做越好。而且我們有一個師姐呀,她是開那個公交巴士的,公交巴士是開到省政府的,是兩層的那種大巴士,雙層的。
 
師父:哇!跟英國的巴士一樣。
 
同修:對,它是雙層的,她開那個是到省政府的,然後她把自己的車裏面就通通做成了那個全球暖化呀,然後素食是解決之道啊。
 
師父:廣告那些這種訊息。
 
同修:我們電視臺的這種訊息全部都在大巴士車裏,都體現出來。
 
師父:好。
 
同修:民眾也都比較接受,所以我們那邊的城市在這方面就比較發達。我們目前的話也在做這方面,就是慢慢做嘛,也有跟那個公交巴士也有談這個方面,回去的話,我們會一點一點地落實這方面。
 
師父:好,好。
 
同修:感謝師父加持大陸,感恩師父。
 
師父:好,大陸越來越好,越來越大,內邊大。
 
同修:師父好!
 
師父:你好,姥姥。
 
同修:我今年87歲,我六十幾歲的時候生命就應該是結束了,但是,上帝跟師父救了我,所以我今天還一直繼續能夠修觀音法門,並且,沒有想到師父最後又回來臺灣(福爾摩沙)
 
師父:恭喜!
 
同修:我今天鼓起勇氣,或許我不太會講話。
 
師父:怎麼會要勇氣嘛?講話就講,你們每天講話好多,我每次打電話到那個廚房,就聽到,“哇哇哇哇哇哇”,好多聲音。說啦!
 
同修:師父,我在1996年在那個洛杉磯第一次有那個秀的時候,是悠樂(越南)同修辦的,我要趕半夜,秀還沒有完,正在進行的時候,我要趕巴士去機場。因為我是東部來的,所以呢,我就半夜出來,秀還沒有完,師父還在現場。我就趕快去旅館整理行李,然後一個朋友也送我,那個巴士幾乎就要開了,我就趕快要去趕巴士,然後只是注意巴士的那個門,後來行李趕快放好了,我就轉巴士的前面,轉回來,就只想要趕那個門上去,上那個巴士,然後後面送我的朋友講:「陳師姐,師父耶!」我就想:「什麼師父呢?師父還在那個音樂會,音樂會都沒有完,怎麼這個時候師父會來?」我就沒有理她。當我要跨上那個梯子上車子的時候,我就回頭要跟朋友再見,師父就在我後面,兩個眼睛看到我,我就好高興,我就把兩個手東西往下面一丟,我就跟師父握手,跟師父握手,那個肯定是化身師父,但是那個手也很軟很軟,就像師父平時的手一樣。
 
然後我就覺得我的運氣好好喔,因為我家裏,我簡單講一下,因為我家裏一直以來,還沒有印心之前到印心之後造業很多,很多的不好,很多不好,都是上帝跟師父加持我,有意、無意幫我一把,我才今天過得非常非常非常高興,我平時是講到這些,我都是會在家裏大哭一場。
 
然後我都沒想到是化身師父,我只是覺得自己運氣,怎麼那麼好。後來呢,有一天,那是在紐澤西的時候,我身體感覺有一點點不好,我女兒就帶我去看病。然後檢查了,內視鏡,我自己也看得很清楚,他後來也覺得有問題,然後又找不出問題。那我就也沒有想到,什麼都沒想到,後來我有一天有機會回臺灣(福爾摩沙),我又到長庚自費去檢查,醫生通知我要回診。我回診的時候,醫生他又講不出一個問題。
 
所以這個問題,我突然想到了,那一定是化身師父,師父幫我拿走了。然後我在車上就一直哭,一路就哭,哭回家。所以這個問題呢,這個是一直我每天打坐有禱告,都是在跟師父上帝感謝,都會痛哭流涕,師父是無所不能,並且是千百億化身。我是師父不管講什麼,我都百分之百我一定相信師父。我的家裏造業很多,都是上帝跟師父加持我,所以我今天過得非常非常非常安詳,非常快樂!今天我在這裏有機會當面感恩師父。
 
師父:不客氣!
 
同修:並且給大家作見證,謝謝!
 
師父:不客氣!(大家熱烈鼓掌).....我們五點要吃飯了,等一下再說吧,或是明天再說,沒有什麼要緊嘛?沒什麼要急了,OK啦!(大家熱烈鼓掌)
 
第三集 完
 

註:請以電視臺播出節目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請大家及時更正,謝謝!




 


【與工作人員的溫馨聚會】二 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這世界都是幻想而已】四 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