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26, 2020

【與工作人員的溫馨聚會】二 集

A Warm Gathering with Working Staff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中 文 和 英 文 開 示 於 臺 灣 新 地 | 2019-05-01  
20200126
*我講好多次了,很多人就跟師父說:
「如果早認識師父,我就不會成家了。」
然後印心完以後,還是一樣成。還是一樣結的。
他比較相信他的業障,不相信師父嘛,沒辦法。

我們那個生生世世業障多嘛,結緣太多了,然後就......特別是敵人;
冤家路窄。去哪裡都碰到。奇怪,不要他也來。
特別不要,他又更來,麻煩。本來生出來很自由自在,何必?

我以前還沒有當出家人以前,我跟一位佛教的和尚講,
那位他很會算,他算當來的。
他說:「您以後,會比您所謂的師父都高、都亮。」
我那個時候笑一下,我是快三十歲而已嘛,家庭主婦的。
我不是不尊重他笑,我就是認為他開玩笑。
然後幾十年以後,才覺得他很厲害。

 

----------------------------------------------------------------------


1 & 2


2-1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84379911845.html
只是和工作人員聊一聊,他們一直都很努力工作。如果人太多,他們就無法進來。只能站在圍牆旁等待、揮手,所以我今天讓他們優先。我所認識的伊朗同修從未懷疑觀音法門。對他們而言無庸置疑,因為他們是在這種教理中長大的,所以他們了解。只因他們不知道有明師的存在,如果他們知道有明師可讓他們聽到(內在天堂的)音流,噢,馬上就堅信不移。因為他們已知道有音流。這系統就是這樣,人一出生,就已受到傳統或既有宗教的束縛,所以很難找到正道。若沒有被社會傳統綁住,即使想求道,也會受到宗教習俗等等和許多工作的束縛,然後迷失在種種儀式和傳統中,而無法找到真正的宗教。

2-2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84480352166.html
我講好多次了,很多人就跟師父說:「如果早認識師父,我就不會成家了。」然後印心完以後,還是一樣成。還是一樣結的。他比較相信他的業障,不相信師父嘛,沒辦法。我們那個生生世世業障多嘛,結緣太多了,然後就特別是敵人;冤家路窄。去哪裡都碰到。奇怪,不要他也來。特別不要,他又更來,麻煩。本來生出來很自由自在,何必?我以前還沒有當出家人以前,我跟一位佛教的和尚講,那位他很會算,他算當來的。他說:「您以後,會比您所謂的師父都高、都亮。」我那個時候笑一下,我是快三十歲而已嘛,家庭主婦的。我不是不尊重他笑,我就是認為他開玩笑。然後幾十年以後,才覺得他很厲害。



二集之一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465196950363895&id=100006208410688
師父:來這裏(師父對拿加持物的工作人員說)。
哈羅!一、二、三!(師父親自給大家撒加持物,大家熱烈歡呼)一人一個,好玩,一人一個,工作人員在這裏啊?
平常都是你們最後嘛,有沒有?有時候也不能進來,因為太多人哪,要坐在外面啊,長頸鹿啊。今天讓你們坐前面,覺得如何?
 
同修:好!
同修:謝謝師父!(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不過有一些回去了啊?
同修:對。
師父:今天你們新來的嗎?多少天?
同修:9天。
同修:每一個人都不一樣。
同修:6天。
師父:最少五天,最多七天,OK。
同修:一個月的。
同修:一個月,一個月。
師父:你一個月啦?
同修:對啊,我多留一個月。
師父:為什麼要留這麼久啊?
同修:因為比較忙,要做一些東西。
 
師父:啊,OK,多謝,多謝,多謝大家,意思說認真啦,認真。我上一次說那個香菜就是放在菜裏面,不是,就是給生的這樣子,有一些給生啦,因為有時候要加不同啊。香菜切一點點,然後放在我菜了,放它在熱的時候,咬一咬才好吃,因為要等帶來了,就冷了嘛。因為我不會馬上吃的,不能馬上,有時候,平常都不能馬上吃的,因此忙嘛,OK?或是還在打坐什麼。所以還熱的時候,就把它切一切混進去,然後放一點生的在旁邊。大概每個人不同啊,有一些放很多,有一些放很少,有一些不放,有一些放不同的樣,有一些放一樣。我每天算運氣啦,我打開那個菜盒嘛,然後看看今天運氣如何這樣。
不過大概是我平常不很餓啦,口味不好,不是你們煮不好,大家都很擁護,吃的很擁護。是師父胃口比較不很高了,大概老了吧。
 
同修:不老。
師父:是不是老了,挑剔啊?
同修:沒有。
同修:不老。
師父:老了就刁難,會不會?
同修:太累了。
同修:工作太多。
師父:工作是不會殺人的啊,就是…人跟人比較會傷到。
同修:工作做多,都沒關係,就是人跟人比較會摩擦,真的。
師父:你懂事啊。
同修:這個是真的。
 
師父:嗯,不過也不是這樣子,壓力、壓力,責任、責任,如果工作而已就還好啦,你做你的,我做我的,還好,就有責任的話就會…有時候會煩啊。還有魔障,魔,他不能煩師父,他就煩工作人員,跟我有關的那些人,做重要的工作的。如果小事情的話,沒關係啦,有時候比較重大的就…噢,要改變的很困難,要在後面整理啊,就比困難,就困難一點。然後,像有一些工作就不是無條件的那種。
(師父換英文再說一遍前面的)只是聊一聊,沒什麼重要的,只是和工作人員聊一聊,他們一直都很努力工作。我說:「通常,你們都是最後才進來,或無法進來」因為他們必須待在外面,如果人太多,他們就無法進來,只能站在圍牆旁等待、揮手。所以我今天讓他們優先,剛才就是說這些,話家常、問候而已。“哪種蔬菜?”像是蔬菜之類這類重要的事;“如何用香菜?”等等,沒談什麼很重要的事…你們會久留嗎?伊朗同修?
同修:是
師父:你們兩位?
同修:對,他們來自伊朗,伊朗。
師父:好,很好,很好。你們會待多久?
同修:兩個月,師父。
師父:再兩個月?
同修:是,感謝您協助我們來這裏。
師父:怎麼說?我什麼都沒做。
 
同修:以前我們無法來這裏,來臺灣(福爾摩沙),而今可以成行,這都歸功於師父賜予地球和宇宙的加持。
 
翻譯:她說以前要出國見您,對我們來說很難,但現在似乎容易多了,我想是因為您的加持遍及全世界,我們才能來這裏。
 
師父:感謝上帝,感謝真主!你們能待兩個月?歡迎!
同修:是,他們能待兩個月。
師父:我相信你們會想待兩百年,是嗎?
同修:的確如此,如果可能的話。
師父:好。
 
同修:認識您的人,不需要照顧自己,也不需要照顧孩子、配偶與家庭,您使他著迷不已,並給了他兩個世界,一個為您著迷的人如何面對這兩個世界?
 
師父:他們很誠心。
 
翻譯:他們認識您之後,對世界的所有一切都覺得不重要了,除了您之外,對家庭、孩子或任何人也覺得不再重要。
 
師父:但他們需要你,問題是在這裏。
 
翻譯:您使他們瘋狂而著迷,您給了他們兩個世界,我們不認識別的世界,我們只需要您。
 
師父:好,歡迎你們久留…
翻譯:那是出自毛拉納‧魯米的詩。
 
師父:我看得出你們很誠心,這世界仍不怎麼順利,但比以前好了。
你們伊朗人來這裏。(師父叫伊朗人到師父身旁來坐,大家熱烈鼓掌)
哭得這麼傷心,來這裏,來這裏,孩子,沒關係。(師父站起來抱伊朗同修,並摸智慧眼)我很遺憾情況如此,會越來越好的,我很遺憾情況如此,但我很高興你們能前來。
來這裏(師父叫工作人員拿一籃加持物),我多給你們一些,你們回去以後就能分給無法前來的伊朗同修。
你們兩位,好嗎?
 
同修:謝謝師父!(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師父講中文)他們從伊朗是很難的,以前根本不可能的,現在已經可能了。…嘿,能來就要高興了。
 
同修:是,師父。
師父:許多人無法前來,可能因為經濟因素,或不知道如何前來。
同修:師父,我能來這裏,真是奇跡。
師父:你就是奇跡。
同修:這真的是奇跡。
 
師父:的確,以後情況可能會更好,會有更多奇跡,我們拭目以待。以前悠樂(越南)同修無法前來,以前中國同修也不能來,現在看看他們,已經能來了。世界越來越好了。
 
同修:我所有朋友都希望能來看您。
師父:我相信如此。
同修:不過我代表他們來這裏。
 
師父:我相信。來自臺灣(福爾摩沙)(師父把手中的扇子給了伊朗同修),是我個人的(把小鏡子給了另一位伊朗同修)…
 
同修:噢!謝謝師父!謝謝您!(伊朗同修非常驚喜)
 
師父:你看到它,就像看到我,你看到它,就會記得我。
同修:謝謝您!我會永遠記得您,在我的心中。
 
師父:這世界仍有些困難,但越來越好了。很抱歉,我為現況深感遺憾,但我們多打坐,多祈禱,世界就會更好。
 
同修:阿門!
 
師父:阿門
同修:阿門
師父:很多伊朗同修無法來,我知道,我也很愛他們,我很抱歉。
 
不曉得,你能帶這個通過機場海關嗎?(師父又讓工作人員拿來一籃加持物,大家熱烈鼓掌)
 
同修:可以。
 
師父:一個給你,一個給她。你用電子郵件分送寄給其他伊朗同修,寄一些給聯絡人,請他們寄
 
同修:好,好
師父:並告訴他們,我非常愛他們,我也很想見他們。
 
翻譯:她說自從她印心以來,所有同修都只想擁有您與上帝,我能留在這裏嗎?您有需要,我在這裏做什麼嗎?
 
師父:我瞭解。這未必容易,你沒有孩子嗎?丈夫?
同修:有
師父:他們不會哭著等你嗎?
同修:我的女兒都長大了。
翻譯:我的孩子們已經長大,也印心了。
 
師父:噢,真的?但她看起來很年輕,她的孩子怎可能已經長大了?你是說12歲算長大了嗎?
 
同修:我現在五十歲
師父:我現在五十歲。
同修:什麼?真的?
師父:五十!
同修:是
師父:不會吧!
同修:師父,這都是您的加持。
師父:你以前信奉蘇菲派?蘇菲派嗎?
同修:我讀魯米的詩。
翻譯:我讀魯米的詩。
師父:蘇菲派?
同修:魯米,是
師父:啊,魯米。你是嗎?
同修:毛拉納,那是指魯米
師父:對,魯米,因為蘇菲派德維席僧人也稱苦行僧
同修:苦行僧
對,也稱苦行僧,他們經常提及(內在天堂的音流)
同修:是
他們什麼都知道
同修:是
師父:只是他們不知道…本源,是,這就是為何當這些伊朗人知道自己能聽到(內在天堂的)音流時,噢,他們就很誠心,十分誠心,非常感恩而且堅信不移。我所認識的伊朗同修沒人心存懷疑,都是百分之百相信,超過百分之百。我意思是,也許別人有些人會懷疑,但伊朗同修從不懷疑,我所認識的伊朗同修從未懷疑觀音法門
 
同修:是
 
師父:對他們而言毋庸置疑,因為他們是在這種教理中長大的,所以他們瞭解。只因他們不知道有明師的存在,如果他們知道有明師可讓他們聽到(內在天堂的)音流,噢,馬上就堅信不移,因為他們已知道有音流。
 
同修:過去三年來,我常讀一首關於您的詩,常複誦給自己聽。
師父:你自己寫的?
 
同修:不,事實上是一位伊朗詩人寫的,我時常…複誦這首關於您的詩給自己聽
 
師父:好
同修:師父,我可以念給您聽嗎?
師父:好
 
同修:我會把您的愛放在山巔,我會把您的正義之手放在我悲傷的心上,海角天涯您所到之處,我頂禮地上珍貴的足跡。我會把您的愛放在山巔,我會把您的正義之手放在我悲傷的心上,海角天涯您所到之處,我頂禮地上珍貴的足跡。
波斯語的意思是:無論您到哪,我都會親吻您留在地上的足跡。
 
師父:哇,感激不盡,謝謝,非常美!謝謝。
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這系統就是這樣,有一部…我不記得是哪一部經典,也許是錫克教的,他們說,人一出生就已受到傳統或既有宗教的束縛,所以很難找到正道,若沒有被社會傳統綁住,即使想求道,也會受到宗教習俗等等和許多工作的束縛,然後迷失在種種儀式和傳統中,而無法找到真正的宗教。
 
對,無上師電視臺播出,我不記得完整的內容,但大致是那樣。我記得一些。那時我一看到就說:「哇,千真萬確!」即使你信奉一種宗教,也必須做這個、那個,必須禮拜幾次,必須去哪裡朝聖,必須念這個、那個,必須背這個、那個,忙個不停,忙所有事情,忙各種外面的事,外在儀式,而非尋找自己的內邊,好可憐!這種情況真令人悲傷。
 
(師父換中文說)我說,我們電視有時候放那些別人的宗教嘛,有沒有?他們說,人生出來,如果不會被家庭、社會、工作綁住的話,還有別的綁住。他說如果沒有被家庭綁住、工作綁住,然後要去求道的話,還是被道綁的,因為“道”就是明師不在了嘛,多數到都明師不在,然後那個所謂的宗教裏面都有很多形式,很多那種傳統。
 
我記得以前,我剛剛進入佛門的時候,我拜這樣,然後屁股上來一點,就被那個尼師她把它踢下去,“你應該拜這樣子,因為你不能這樣拜,屁股不能往上。”佛他不在意啦,不過就是儀式是這樣。然後又忙了,“一步一拜,什麼三步三拜,兩、三步幾十拜等等。”然後要做什麼功德這個、那個,要念什麼經的,要背什麼咒的等等,哇,忙忙忙忙,一天到晚忙。然後找不到內邊,就是忙外面,所以很可憐這樣。
 
OK,就是這樣,今天聊一聊而已,就變成講經說法,因為她們講她們困難的事情,你們看她多麼誠心哪,要來的話,小孩、媽媽爸爸都不管。我說不行,她說她不需要,我說,他們需要你,不是你需要他們。就像我不是需要你們,不過你們需要師父,所以我沒辦法…(大家熱烈鼓掌)所以還是…有空還是跑出來的。
 
第一集完

 
 

二集之二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466034070280183&id=100006208410688 
師父:廚房買麵包不要買那種白的麵包,我知道白的吐司比較好吃,不過比較不那麼營養,偶爾才給麵包,給太多不好。
 
聽說對鴨子啊,那些也不好,哇,他們很愛吃啊,已經吃了,我已經先給那些鴨子的東西了,然後我就丟麵包…(師父模仿鴨子快速吃麵包的樣子)好像從來沒有吃東西的,從來沒有,肚子餓得很那種,奇怪!怎麼鴨子也會上癮呢?會挑剔呢,吃麵包,麵包是我們人吃的,他怎麼也會想吃?要買的話,買全麥的給他們比較好一點,不過因為麵包它有發酵,所以也許吃太多對他們大概不好。哇,好吃喔,怎麼會好吃呢?奇怪,鴨子也知道好吃,吃得…哇!好過癮、好過癮,多少都不夠。
 
然後那個魚也是一樣,奇怪,魚也愛麵包什麼意思嘛,一放下去就,哇!幾千百都跑出來,跳什麼,跳上來,他們好擠好擠在一起的,兩秒就不見了,一包那麼大,兩秒而已,我算清楚,哇,吃好快,太多嘛,擠在一起,好擠好擠,跟草一樣,一個搶過一個這樣子,然後就吃得很快,很愛吃。
 
我們都有買正確的東西給他們吃,不過他們愛麵包,不曉得怎麼愛麵包愛到這樣,連我狗也愛麵包,如果給他的話,他整個這樣子就吃光了,法國麵包,愛吃,吐司也喜歡,特別那個…他們比較喜歡吃硬的,比方說,留得很久以後,他可以吃。不過吃那些有發酵嘛,對他們也不怎麼好。我不敢給啊,偶爾才給,哇,好愛吃,奇怪呢,他又不是人,怎麼會愛吃那種東西?然後愛吃純素火腿,悠樂(越南)素火腿、中國素火腿,還有日本的那些…像這樣(師父用手比劃大小),然後外面包海苔那個,多少吃不夠。
 
同修:米果。
 
師父:米果,對啦,日本的。以後,有一個地方,我在泰國的時候,買別的,好像不同的公司弄的,不是日本的,他不吃,哪有這樣。看起來很像,啊,在香港買,他們賣別的,不曉得,看起來一模一樣,就是瘦了一點而已。不吃耶,然後喜歡吃海苔,有一些海苔他吃,有一些不吃,特別有那個什麼芝麻油的,那個很愛吃,自然的呢,就…嗯,OK,吃一點,客氣話,吃一點,因為有時候他們不想吃狗的東西嘛,我就把那弄碎碎的丟進去給他有一點胃口啦,用那個有芝麻的,就馬上全部都乾淨。用那個自然的味道,不吃。
 
狗怎麼會這麼挑剔?奇怪,噢,鴨子他們好愛麵包喔,你沒看到,我都給他,噢!吃得好快,我說慢來,不然會嗆到,會被嗆到,然後就很快就來喝,都來不及跑到那個河裏面,我就拿一鋼杯那個水給他們喝,就說:「趕快喝下去」。
 
你們大概沒問題啊?沒有吧?每天吃得飽,好像怎麼還有地方可以…可以放問題呢?還有問題嗎?伊朗現在很冷嗎?現在是冬天嗎?
 
同修:不,進入春天了。
 
師父:春天,噢,就像這裏?
 
同修:春天的第二個月。
 
師父:像這樣?真的?
 
同修:是。
 
師父:太棒了!我這一生從未去過伊朗,任何人都能造訪伊朗吧?
 
同修:是的。
 
師父:英國人、澳洲人、美國人都可以?
 
同修:是,取得簽證就可以。
 
師父:取得簽證嗎?
 
同修:是。
 
師父:要花很多錢?八百美元?是筆大數目。
 
同修:是。
 
師父:對伊朗人來說很多嗎?
 
同修:是的。
 
師父:那你們呢?留這邊那麼久,我看這個,比方說這個留好久、好久,然後沒有回家,先生講什麼嗎?沒講什麼,他不敢講啊?別人,那個留很久那些呢?舉手看看。
 
同修:因為我單身。
 
師父:單身,哎呀,算聰明,裏面告訴?喔。
 
同修:單身最幸福,就可以看師父。
 
師父:會聽話,會聽話,很多都不聽啊,很多都不相信師父,相信他的業障,對啦,我講好多次了,很多人就跟師父說:「如果早認識師父,我就不會成家了」 然後印心完以後,還是一樣成,還是一樣結的。他比較相信他的業障,不相信師父嘛,沒辦法。
 
我們那個生生世世業障多嘛,結緣太多了,然後就…特別是敵人冤家路窄,去哪里都碰到,奇怪,不要他也來;特別不要,他又更來,麻煩!我們本來一個人無憂無慮的,要走就走,要去就去,要休息就休息,要吃飯就吃飯。他就來了,然後吃飯也等他,要問他你今天愛不愛吃什麼?然後還要煮給他,等他回來等等,然後餓也要等,不自在,睡覺,很想休息,還被人吵起來等等。不要去那邊,他也拉去那邊,我還不要回家,他又拉回來等等。本來生出來很自由自在,何必?
 
(師父換英文講)今天不是正式的集會,所以我沒穿正式服裝,這不是正式服裝,這是僧服。但我戴上這個和這個(指帽子和圍巾),看起來就還行。否則這原本是僧服,瞭解嗎?
 
同修:瞭解。
 
師父:(師父換中文)我們不需要什麼奢侈的衣服,知道怎麼穿它就好看。這是和尚服嘛,他們買給我,然後我就因為去看你們,而且今天冷嘛,我就多放這個(師父拿起圍巾)上去,然後穿一個帽子,就OK啦。
 
同修:師父好漂亮喔。
 
師父:看起來很…(大家熱烈鼓掌)看起來比較正式嘛。
 
(師父換英文講)嘿,義大利人,誰照顧你的餐廳?
 
同修:我離開了義大利了,師父。
 
師父:你離開了?
 
同修:師姐仍在那裏經營愛家。
 
師父:現在由師姐照顧了。
 
同修:對,現在她自己做。
 
師父:你為何離開義大利?
 
同修:因為我們分手了,現在我去冰島和另一位師姐一起開新的“愛家”。
 
師父:工作夥伴。
 
同修:是。
 
師父:好,好,在冰島好嗎?
 
同修:我喜愛那裏,師父,是特別的地方。
 
師父:是嗎?
 
同修:那裏的能量極為美妙。
 
師父:我去過那裏一次。
 
同修:是。
 
師父:真的很好嗎?
 
同修:大自然如此美好,而且沒有很多人,我覺得很棒,那裏非常特別。
 
師父:也許那個地方適合你。
 
同修:但願如此,謝謝師父。
 
師父:太好了!我去過那裏一次,路過而已。
 
(師父換中文)我說今天不是正式嘛,我本來也沒有打算去看你們,就剛好就看鴨子,然後看他們兩個留下來孤孤單單的,我就想到你們,也許也是看不到師父,也覺得缺少空空的,所以我就出來看,不是正式的嘛,所以沒有穿什麼正式衣服。這是我在家裏穿的,我家裏穿簡單的,本來是比較淡一點的顏色,也是有不同的顏色,淡灰,然後黑的灰,然後好像土的灰,多數都是灰灰色的,穿為了舒服而已啦。
 
同修:師父漂亮,穿什麼都很好看。
 
師父:都好看。塗一點土,放一點土上去,就OK了嘛,很簡單哪。我山洞裏面掛大概四、五套這樣子,就夠用了,平常都這樣,現在都搬走了,衣服漂亮,都搬走了,什麼都搬出去,因為受不了,東西太多、太複雜了,我本來認為當和尚很簡單,結果呢,帽子還要裝潢的,還要耳環的,還有什麼?
 
同修:項鏈。
 
師父:項鏈的,還要手環的,噢,高跟的(師父把腳舉起來,大家笑)!不過這個還好,有一些更高的,以前穿那些更高的,跟小姐一樣。現在還好,因為我搬家很多次嘛,所以那些真正的高跟都留在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啊,哎喲,不知道,還有英國啊,不知道在哪裡的,臺灣(福爾摩沙)也有兩方了嘛,那西湖都留那些我不要的很高的、很尖的那些,前面也尖、下面也尖。以前年輕,穿比較好看,現在穿那個…不戴也好嘛,我怕你們不習慣我這種樸素的衣服。
 
同修:不會。
 
同修:喜歡。
 
師父:所以解釋一下(大家熱烈鼓掌)。我本來應該穿這種的啦,OK?不曉得搞得生活這麼複雜。
 
我以前還沒有當出家人以前,我跟一位佛教的和尚講,那位他很會算,他算當來的,他說:「您以後會比您所謂的師父都高、都亮」我那個時候笑一下,我是快三十歲而已嘛,家庭主婦的,每天坐巴士去工作的,中文、晚上回來煮一個飯等先生的,哪有比我所謂的師父都高呢?一位老師父,他是悠樂(越南)的難民,不過他是和尚,我現在想著他,找不到,我想找他,跟他說:「你說得對!」大家熱烈鼓掌)因為那個時候,他講的,我笑了,我不相信他,後來才覺得,他真的好厲害,他一直講那個類似的事情,他那個時候對師父非常尊重,我那個時候吃素而已啦。然後每天有空的時候就念經拜佛這樣子,在家嘛,沒有做什麼驚天動地的,怎麼能夠以後比所有的你的…
 
那個時候他意思說講我皈依的那些那幾位佛教和尚,因為我們談的事情是說:「哇!他們真的好有運氣啊,修行那麼高,就很光亮,很榮耀那種就對了。我被綁,我沒辦法就這樣」他說:「您以後會比他們更出名、更高等、更榮耀的」所以我在那邊笑,我不是不尊重他笑,我就是認為他開玩笑。他這個人很嚴肅,他不會開玩笑的,不過我那個時候,我認為那種臉不管他嚴肅或是笑容都是和尚,和尚開玩笑也是嚴肅的嘛,我看他臉不笑,我笑,我認為這個是和尚的那種莊嚴,因為不能露牙齒出來,我認為他開玩笑也很那麼嚴肅的,因為尊重、遵守規矩,我認為這樣,所以笑,我自己一個人笑。他說:「真的啊,不是開玩笑的」不過我還是笑的。
 
然後幾十年以後才覺得他很厲害(大家熱烈鼓掌),我就跟他說:「師父,你們師父們就生活好簡單哪,我很羡慕,我也喜歡這樣子,你看,我去工作的話,今天要穿這個,明天還要穿那個,然後去跟先生在一起就要穿那個,開會的時候就要穿那個,要跟人家一樣嘛,就好複雜啦!」他說:「你不知道」那位老師父跟我講:「你不知道,有一些和尚也很複雜的」大概他講我現在的(師父和大家笑)。因為我在家裏或是我出來的時候,我穿那種…像日本那種而已啊,為了看你們穿這個(師父抬腳讓大家看他的高跟鞋),要守戒律啦,天上的戒律,OK?
 
那個命啦,命的戒律啦,也許那個時候,他看到當來我一定會很複雜,所以他說:「你不知道,有一些和尚也很複雜」我那個時候不懂他講什麼,怎麼當和尚會複雜嘛?我也沒看到什麼和尚複雜啦,我也不知道。我認識不多,我認識幾位和尚而已,他們都經過我家,然後我煮飯,素食給他們吃這樣,所以不知道他們複不復雜。我知道我自己複雜啦,現在我看到一個很複雜很複雜(師父拍自己胸),真的非常複雜,超級、超級複雜。
 
那個後面,有什麼問題嗎?
 
同修:師父,我慚愧我家開葷餐館,現在,師父的加持,師父的力量給這素餐館…五月十二號開張的,到滿三周年了,感恩師父!
 
師父:OK,恭喜!
 
同修:每一天我都感恩師父!
 
師父:恭喜,這樣才好。
 
同修:我們很慚愧開了這麼多年的葷餐館
 
師父:OK。
 
同修:感恩師父!
 
師父:沒事,沒事,恭喜了!應該這樣,不然業障太多背不了了,已經明知了,還故犯的話又更糟糕!不過我知道你們不是故意的,以前不知道嘛,現在曉得就好啦,改就好了,恭喜!
 
同修:感恩師父!
 
師父:好,不客氣!
 
同修:師父的力量…
 
師父:不客氣,不客氣,感恩!
 
同修:師父的安排。
 
師父:感恩天、佛,好,還有嗎?其他人都沒問題了,好,很好。(大家熱烈鼓掌)
 
第二集 完
 
註:請以電視臺播出節目的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請自行予以更正,謝謝!



 


【人生會遇到的四種眾生】六 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黃金時代意謂靈魂提升】3 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