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November 12, 2019

【傳愛互助締造和平世界】四 集

Spread Love and Help Each Other for A Peaceful World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中 文 和 英 文 開 示 於 香 港 | 2019-07-28  
20191112
*我餘生都將努力為這個星球鞠躬盡瘁。你們也應盡一己之力。
儘量多打坐,因為善用在這個世間為人的寶貴時間,
沒有比打坐更值得的事。也拜託大家要互相幫助。幫助彼此。
不僅對方受惠於你的愛,你自己也獲益良多。

每次無條件地幫助別人或其他眾生,自己也會獲得提昇。
靈魂會得到提昇;高貴品質會增加;你本身的愛力會擴展。
你和你的家庭、你的宗親,還有世界會受益無窮。
我希望盡可能常駐人間,多幫助世界,尤其是終止殺業,
化世界為和平與愛的園地,人人皆能徜徉其中。


*其實我們人類應該是最有仁慈的,因為我們是最高等。
你看所有眾生,沒有任何眾生比我們能幹吧?是嗎?
我們頭腦很聰明,可以發明很多、很多科技的工具,給我們生活越來越舒服。
動物他們不能。他們只能靠自然生活而已。看那個上天給他們食物。
我真的希望地球幸福,世界變得更開放,包容以及和平。
為此,我持續在努力。不只是為了人類,
還有無助又美麗和我們分享世界的動物,我們該互持共益。

 

------------------------------------------------------------------------------


1 & 2

4-1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720352792.html
我餘生都將努力為這個星球鞠躬盡瘁。你們也應盡一己之力。儘量多打坐,因為善用在這個世間為人的寶貴時間,沒有比打坐更值得的事。也拜託大家要互相幫助。幫助彼此。不僅對方受惠於你的愛,你自己也獲益良多。每次無條件地幫助別人或其他眾生,自己也會獲得提昇。靈魂會得到提昇;高貴品質會增加;你本身的愛力會擴展。你和你的家庭、你的宗親,還有世界會受益無窮。我希望盡可能常駐人間,多幫助世界,尤其是終止殺業,化世界為和平與愛的園地,人人皆能徜徉其中。 
 

4-2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720352823.html
幾十年,已經講多少要愛心、要愛戴別人、要愛戴別眾生?有沒有說?(有)最近也知道,幾個禮拜以前,也知道師父閉關為了動物。也不是說我沒有做榜樣怎麽招待我狗。我怎麽招待我狗,誰都知道,是嗎?我們做什麼,考慮到自己就知道了。任何的事情我們不要在我們身上發生,不要別人對待我們,我們就不能對待別人,就沒事了。很簡單的那種想法、概念。


3 & 4
4-3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777815247.html
其實我們人類應該是最有仁慈的,因為我們是最高等。你看所有眾生,沒有任何眾生比我們能幹吧?是嗎?我們頭腦很聰明,可以發明很多、很多科技的工具,給我們生活越來越舒服。動物他們不能。他們只能靠自然生活而已。看那個上天給他們食物。我真的希望地球幸福,世界變得更開放,包容以及和平。為此,我持續在努力。不只是為了人類,還有無助又美麗和我們分享世界的動物,我們該互持共益。
 
4-4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882491160.html
所以不論出去或在家裡,務必隨時都要保有純淨的心與愛心。每當你外出,時時刻刻都要懷著愛與純潔的心,並默念五聖號或禮物。這樣至少在你周遭的所有眾生都會因為你的愛而得到好處;這樣無論你遇到誰,他們都會以愛心回報你。你也會感受到他們的愛。我給小費並非純粹給錢,而是為了傳送愛。透過有形的方式,讓香港更和平、更有愛。我給的不只是錢。是藉由那份禮物所傳送的愛與和平。我給他們的不只是食物,而是透過食物傳送的愛。


四集之一
 
師父:上帝保佑,謝謝!..你看起來總是那麼年輕,是怎麼做到的?
同修:您的恩典。 
師父:好吧,我只是來看看你們,有時要安排事情,很不容易,業障會讓它滯礙難行。
有問題嗎?說中文也可以,廣東話不行。“我不明白”要怎麼說?“無…無…”什麼?我不明白。
還好嗎?如果你們問問題,我會為你們多加解釋。後面那邊。要是靈修的問題。好吧,如果你和你先生有問題也可以問
 
同修:好
師父:說吧! 
同修:我最近發現在靜坐或是日常生活中,有些眾生會攻擊我,像是動物的眾生,我之前住的那個地方以前是農場,那個地方的屋主,我是指前屋主,他們是賣肉的,他們賣豬 
師父:瞭解 
同修:我以前住在那裏時並不知道,所以常常生病,感到不舒服。只要我感到好一些,突然地上會冒出氣體,我是說從地上冒出的氣,又再讓我生病。我們那時很窮,我母親用養過豬的舊水泥,把它打破,拿來鋪地板。無明啦,這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師父:明白 
同修:我想那是業障,所以我多打坐,也許會好起來。但之後,我發現我在靜坐時,那些眾生會混在空氣中,或在我睡覺時來攻擊我,想進入我的身體,來擾亂我的生活。禮物還有五聖號,可以保護我。但有時在我睡覺或是不清醒時該如何避免眾生攻擊?
 
師父:你打坐多久了?
同修:大約28年。
師父:28年?你認為他們為何要攻擊你?即使你在打坐?你沒有默唸五聖號嗎?
同修:我有唸,當我專注念五聖號時,他們不會攻擊我,但當我
師父:睡覺
同修:睡覺或稍微一不專心,他們就會攻擊我。
師父:你睡在地板上或床上?你在地板上還是床上打坐?
同修:在床墊上,在床上,我沒有床,只有床墊。
師父:你也睡在地上?
同修:睡在床墊上。
師父:在地上?
同修:是。
師父:普通的床墊,是嗎?
同修:是
師父:你應該睡在高一點的床或沙發之類的,因為接近地板的空氣,通常都不太好。
同修:我已經搬家。
師父:你已經搬到其他地方?
同修:是,我已搬到其他地方。
師父:那為何現在還問我?他們還跟著你並攻擊你?
同修:仍然攻擊我。
師父:他們仍然進到你的房子,新的房子?
同修:是
師父:奇怪了!你就告訴他們你為世界做好事
同修:好
師父:你有打坐,以後若行有餘力,你會幫助他們,請他們不要干擾你。在你睡覺或打坐的地方放很多照片圍著你,師父的照片,整天整夜都播放無上師電視臺,不要太大聲…不要太大聲干擾到你,輕聲就好?只要你聽得見,但不要干擾到你的睡眠。並把它蓋起來,或轉向牆壁,用一臺小的電腦或小的智慧型手機播放(好),蓋起來或是轉向牆壁,這樣才不會太亮,才能睡得好。要打坐到你累了為止,然後才躺下睡覺。打坐到你無法再撐下去,然後躺下睡覺,不要睡在地板上!
 
我是指每個人,你在地上打坐可以,也許有時可以,但你應該睡在高一點的床上,大概這麼高,會比較好,接近這高度,或高一些。因接近地板的空氣很冷,通常是濕冷的。任何濕冷的東西會停留在低處,溫暖乾燥的東西會上升,所以也需要照顧好自己的健康。
好了
同修:謝謝您
師父:好
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嚇到我了,但你看起來還好,現在還生病嗎?
同修:我有時會流鼻水,因為他們攻擊我,我就會流鼻水。
師父:你以前不會流鼻水?
同修:以前比較好。
師父:後來那房子怎麼辦?你賣給別人?
同修:不,我就閒置著。
師父:閒置著?
同修:是
師父:是你的房子或是租的?
同修:租的。
師父:租的。
同修:繼續付房租,只是鎖起來,然後…
師父:然後你去租其他房子?
同修:是,租其他房子。
 
師父:你很富有,過來,過來,都是好東西,這個,不是,這個…這個,好。給你,慢慢吃,放在冰箱,每天吃一點,這個飲料每天一點,你會安全的,別擔心!
你自己一個人住?
 
同修:我和父母住。
師父:你是看到他們,或者只是感覺到?
同修:沒看到,是感覺到。 
師父:你感覺到他們?可能是幻想。整天整夜都播放無上師電視臺,在整個屋子,可以的話。 
同修:我試了,有比較好。
師父:那就好。還有關於鬼的問題嗎?
你好嗎?都好嗎?
同修:師父!
師父:好。
同修:我和我先生住在一起,他現在在醫院,無法行走。
師父:喔,瞭解。
同修:我不知該怎麼辦?
師父:怎麼辦?醫院會照顧他。
同修:當他回家後,他不能總是待在醫院。
師父:因為住處有樓梯那類?
同修:有電梯。
師父:有電梯?好。
同修:但是帶他去洗手間,我就做不到了,我的背痛得很厲害。
師父:瞭解,能付費找人來幫忙嗎?
同修:房子很小,無法容納幫手。
師父:不,幫忙完就離開,不用和你們住在一起。
同修:但是當他離開後,一樣很費時間。
師父:好,瞭解。香港有安養院或類似的機構嗎?
同修:可能有
師父:可能?
同修:但是,師父,我已經看盡了人事滄桑,現在我想回真正的家。
師父:真正的“家”,你時間到了就會回家,好嗎?
同修:我年事已高。
師父:我也是。好啦,師姐,我很久以前就想回家,這裏沒有任何我真正想要的東西。
同修:我是香港的老同修。
 
師父:我知道,你年輕時我就認識你,那是我還年輕,我們兩人現在都老了,怎麼辦呢?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如此,但我還有其他事要做,還不忍心離開。你多打坐吧!如果可以,要幫助世界,不要總想著自己,好嗎?
 
想想其他比你更苦的人,我很抱歉,聽起來沒有同情心,但我們要常為他人著想,那才是應有的生活態度,好嗎?親愛的,多打坐,把你的功德回向給比你更苦的人。
正因如此,我還在這裏,不然這個星球我一秒鐘也不想多留。
 
同修:很高興看到您,好開心!
 
師父:你過來,師姐,我們兩個現在都老了,我想,也許他可以去安養院或是類似的機構,也許你們兩個都去?這樣你就不用太擔心他和你自己。
 
同修:負擔不起。負擔不起住在安養院。
師父:你負擔不起住安養院?政府沒有補助嗎?
同修:政府現在有補助。
 
師父:有嗎?如果想去住那裏要去詢問,好嗎?你去問問,是否政府會負擔部分費用。你們兩位都去那裏,就可以見到彼此,且隨時有護理人員在旁,那樣是不是比較好?
 
你們香港有錢的同修要幫忙他們,因為她自己走不動,也無法照顧行動不便的先生。如果政府沒有補助,你們幫忙付安養院的錢,那才是手足之情!
 
下次可能輪到你,你們要互相幫忙。我只有一個人,無法樣樣兼顧。要互相幫助,像付房租,這樣他們兩位才能住在安養院。
你現在的房子是租的還是自己的? 
同修:租的 
師父:租的,在香港要買房子很難。真的很遺憾,師姐。
人生就是如此,佛陀教導我們的四聖諦,沒有人例外。出生對小嬰兒來說也是很痛苦;生病對每個人都很苦,不只是身體上,還有經濟上的、感情上的,心理上的。然後年紀大了,就像我們現在這樣。
 
我已經七十歲了,你們知道嗎?還是你們忘記了?我七十歲了,我想我已經七十歲了,總之差不多是七十歲,可能更多,不會更少。所以我不再年輕了,我餘生都將努力為這個星球鞠躬盡瘁!你們也應盡一己之力,儘量多打坐。因為善用在這個世間為人的寶貴時間,沒有比打坐更值得的事。
 
也拜託大家要互相幫助,幫助彼此,不僅對方受惠於你的愛,你自己也獲益良多。每次無條件地幫助別人或其他眾生,自己也會獲得提升,靈魂會得到提升,高貴品質會增加,你本身的愛力會擴展,你和你的家庭、你的宗親,還有世界,會受益無窮!任何無條件的愛永遠澤被你自己、家人和世界。
 
我來香港是希望在居處四周散播大量愛力,讓你們這裏獲得些許平靜。有平靜些了,是嗎? 
同修:是 
師父:好…總之,你們也要幫助我,互相幫助就是幫助我,想一想:「師父在那種情況下,會怎麼做?」當作自己的兄弟姐妹,而非那些想利用你的人,那是不同的情況。
 
但像她的情形,她真的需要幫助,所以拜託大家伸出援手幫助她好嗎?如果你們有時間,偶爾去安養院探望他們,他們稱為養老院之類的。
安養院,也許不會那麼貴,因為不是只給一個人住,是給一大群人住,不需要去住昂貴的機構。要互相幫忙,好嗎?可以做到嗎?
同修:可以
師父:可不可?
同修:可以
師父:好! 你們聽得懂我說的嗎?
同修:懂。
 
師父:你們都會說基本的英文,是嗎?我幾十年前就說了,我們要學英文,因為世界上的人,沒有一種共通的語言,我認為英文最普及、易懂、易學,所以我就選英文,並非因為我有英國國籍,而是英文很簡單,比其他語言容易學,比廣東話容易學,我這麼認為啦。如果你能學會說寫廣東話,你一定可以學會英文,英文比較簡單,隨處可見,你可以用英文問人,人們多數都懂,比方說你去南非講廣東話,那祝你好運,祝你好運,看看能否找得到人幫你。但是如果你講英文,即使是簡單的句子,所到之處人們都會幫你。
現在還有問題嗎?我們認識多久了?二十多年,對嗎? 
同修:是的。 
師父:20年,有的30年了,對嗎?有些人不在這裏,在愛家餐廳,是嗎?
時光飛逝,一眨眼,我就七十歲了!只是忙到無法去想“我老了”這件事。但是我老了,有時…我不覺得老,只是身體有它的運作。
 
沒關係,沒關係,我希望盡可能常駐人間,多幫助世界,尤其是終止殺業,化世界為和平與愛的園地,人人皆能徜徉其中,那時疾病會減到最少,老化會延緩,貧窮和所有不利人類生活的事會變得越來越少,或趨近於零。然後下一代的人會在和平與愛中誕生,高境界的眾生會降臨這個星球,你們的小孩會很幸福。(大家熱烈鼓掌)
 
如果化這個世界為純素的和平世界,未來出生在這裏的世代,會是意識較高等的眾生,他們的問題會比較少,世界將擁有高科技,甚至能創造出超人類基因,超人類DNA,人類可能因而不會再生病或者會萬壽無疆。
 
我們正為此美好願景努力,我正為此而努力,其實我們做得到這一切,只要世界的氣氛變得和平、自然且仁慈,這些我們都做得到。我們可以創造出超人類DNA,超基因,出現超人類,我們就不會生病或老去。像現在整個星球這樣,我們會以超級的狀態活得青春、健康、長壽,像其他許多星球和其他較高等的次元。(第一集完)

 
四集之二
 
師父:目前我們的世界真的處境堪憐,人人飽受磨難,多數生靈受苦受難,人類、動物與樹木,以及這個星球皆然——都受盡折磨,如果不去想這些,我還能活下去,我最好不要多想,否則…誰想要住在這裏?
即使香港是美麗祥和之地,而且意識、科技和物質都非常先進,但最近也有些不平靜。
 
同修:是的。 
師父:香港的生活費很高,是全球物價最高的城市之一,不過薪資也很高,對嗎? 
同修:對。
師父:是因為高房價,對嗎?
同修:對。 
師父:不然,食物和用品那些沒沒那麼貴,當然,有些高級餐廳或高級飯店,他們收費較高,但依然合理,因為比照他們的水準,香港沒有足夠的土地,或許未來政府會填海,像新加坡一樣?製造更多土地供應人們更多住宅。
 
因為很多人喜歡香港,我也喜歡香港,但是住在山上的話…現在還可以,但是等我年紀大些,我想我無法走這麼遠,爬陡坡上山,還有蚊子友善的親吻。 
好久以前,大約20年前,我住過香港,對嗎?20年前嗎?
同修:是 
師父:20年左右嗎?我不記得那時候有蚊子,它們沒有來打擾我。我的徒弟越多,蚊子就越愛我,用行動示愛,懂嗎?啾啵,啾啵,啾啵,在山上的時候,好多蚊子啊,還有螞蟻,我以前沒看過它們。20年前,我初次住在香港的山上,在我們的山上,我沒有看到螞蟻,也從來不知道有蚊子。現在它們老是來拜訪我,只要我在那裏。我也可以噴些防蚊液,這樣做有效,但為了防蚊,必須在屋內噴東西,因為狗兒也在,要預防它們被蚊子和昆蟲之類的叮咬,以前並沒有這些。
你們在山上也會被蚊子叮嗎? 
同修:會
師父:很少,因為大家均分了,是嗎?
同修:是 
師父:每人分到兩、三隻嗎?如果你們全都上山,每人只分到兩、三隻吧?這沒什麼,只要噴一些醋水或醋,就會消腫,也會止癢,醋也很有效。如果你們的皮膚敏感,噴些醋之後,等不覺得癢了,再用溫水清洗,擦些橄欖油或椰子油,這是自然療法。
 
還有一種香茅油防蚊噴霧,或者不用噴劑,現在可以去買一些產品,貼在衣服上,就能持續驅蚊。那就像這樣圓圓的,也可以貼在各處,就像裝飾一樣,可以掛在衣服上,像珠子一樣,還有手鏈的款式。他們做成圓環狀,看起來美觀,或許蚊子分不清楚:「她戴的是哪種珠寶飾品?這不是SM天飾」,這讓蚊子很混淆。那種好像要每個月更換,還不錯,一直戴著,像念珠一樣,你可以邊數念珠,邊默念五聖號。
 
那種你別在身上的圓環,有效嗎?沒效?那就別用了,慈悲佈施就好,對嗎?那樣也好。
也許下次我要來山上住之前,就請你們先上來(大家笑),開放免費餐廳,每個人招待三個顧客,或許兩、三個顧客,然後我再上來。
 
大家好嗎?在香港活得下去嗎?房租很貴,你們住在一起會比較省錢吧?很困難嗎?住在一起有困難,因為多數公寓都很小,對嗎?沒關係,只要有地方可以睡覺、打坐,何必要大房子呢?
 
還有問題嗎?如果沒有,我們就看眼睛。反正住哪裡都一樣嘛,住山上要走路下山工作,也是蠻久的,是嗎?反正工作的話,在那邊就好了,比方說,如果請假天,就可以回去住一住這樣,看看有沒有打掃乾淨。
 
不要再亂蓋東西了,山上本來是應該自然的,也許我剛來的時候…那個時候沒有很多同修嘛,需要帶來那個攝影師,所以才需要一個帳篷。這邊一個帳篷,那邊給他們住。然後我來的時候,我在下面弄一個棚,我了要…烘焙(純素)蛋糕,然後做一些…弄餅乾那些給你們吃,我房子上面很小。
 
反正後來也有上去我那邊哪,不過那個時候下面比較寬了,我又比較喜歡自然。現在就沒有什麼需要了,不要到處都蓋那些蓬、帳,然後都擋眼睛,而且佔空間。我們住山上當然需要才蓋。有空的話修理那些比較該修理的地方。不然,不用蓋亂七八糟太多了,山上越自然越好。當然你們去共修的話,是需要最少一個屋頂,四周圍下雨的話,就用塑膠那個拉一拉蓋起來。
不然的話,如果下雨天就不要上去就好了嘛,這邊也OK啊。好天氣就上去,空氣好,換一個環境是心情也好。走一走路,如果還能走的話(師父笑),也是算訓練身體健康。我還可以啦,就不知道常常走,會不會啦。如果我在香港住久,我會住山上(大家熱烈鼓掌),如果!(大家笑) 
同修:希望。
 
師父:希望。現在網路也沒有,電話也不能,我住上面都沒辦法工作,我去哪裡,還是要工作的。要聯絡,照顧生意,照顧新的道場,舊的道場,狗啊、貓啊,不知道啦,什麼人都要照顧。
 
你們不知道啦,有時候我們修行久了,也認為我們自己了不起、很有愛心,偶爾出來發一個傳單,然後去吃一個素菜,然後這樣就認為自己OK了。當然OK,不殺生、不吃肉、不喝酒的人就OK了。
 
不過碰到真正的情況,需要幫忙的時候,我們忘記幫助。在新地又一隻狗,不曉得誰帶到那邊放的,好瘦喔,然後又腳受傷。結果呢,當然狗也是不能進去大殿,是對啦,怕弄髒,或是被人家踩到,踩到會危險。不過他已經很瘦了,又受傷。結果他們把他綁起來,綁在一棵樹下面,一個很冷漠的,很遠的地方,沒人的,噢!讓狗哭鬧的,哭!連我在香港也聽得到!
 
所以我就打電話回去問有沒有什麼事情,有一個人跟我說,有一隻狗這樣子,然後現在不曉得跑哪裡去了。他說,那隻狗來,有幫助他、提醒他疼愛動物,提醒那些比較更苦難的動物,是有幫助他,不過他沒幫助那隻狗 啊。另外他大概比較年輕,也不懂啦,從來沒有碰到,就認為有人抱出去,就有照顧他,所以他沒有想什麼。結果抱出去,就綁在什麼比較冷漠的,好像冷宮一樣的那個地方,就沒人、沒屋頂。
 
他本來自由自在,他可以躲起來,如果下雨、太陽,他可以找地方躲起來,結果人家綁在那,小狗五個月而已!
 
我心好像快…快破碎的樣子,受不了,想像你自己,較受傷,走路已經歪來彎去。五歲的小孩子,想像你的小孩子,是你本人就好了,不用說小孩子。然後又沒有人幫你忙,餵你一點點飯這樣。然後就丟在那個遙遠的地方,沒人,晚上又怕有別的動物來攻擊你,蚊子叮也不能跑,有別的動物來咬你,或是攻擊你,你也沒辦法離開,沒辦法逃。太陽的話,不知道怎麼躲,因為太陽它不同的方向啊!
 
就是這樣子,兩、三天以後,我才打電話回去的,我受不了,幾十年已經講多少,要愛心、要愛戴別人、要愛戴別眾生。有沒有說? 
同修:有!
 
師父:最近也知道,幾個禮拜以前,也知道師父閉關為了動物。也不是說沒有做榜樣,怎麼招待我的狗,我怎麼招待我的狗,誰都知道,是嗎?
 
在泰國的時候,收養那個時候…八隻、九隻的,因為小麻,剛生出來,一個月多那個,哇!他整天整晚就不停地在裏面的房子弄髒,因為他還沒有被訓練,而且是野狗嘛,生在外面的,是野生的,平常沒有人能夠摸到他們。所以我照顧真的整天整晚,聲音都沙啞了,講不出來話。你們不相信,可以問那個泰國人。
 
然後他們要幫我們找地方把狗送養,送給別人養。我不行,我不忍心,因為我看了很多流浪的狗在外面,身體都破爛的沒人照顧。然後…那邊的那個高爾夫球場的他們會把他們下毒,給他們殺的,根本沒有什麼照顧,所以我不敢放出去,我不知道誰會好的,所以我自己苦到…啊!生病了,然後沙啞的,因為就沒元氣了,還有一個狗生病了,那個病是傳染的病,我每天照顧他以後,馬上要擦、要洗、要換衣服,怕傳染到別狗,也怕傳染到自己,那個病也會傳染到人。
 
那個樣子,我還繼續照顧他們。一個陌生的國家呢,很難買,而且那個地方也是很難買狗的東西,我還是一個、一個店拜託他們給我那些紙箱,然後有一些太小了,我就把它黏在一起,黏在一起變很大的給他們暫時用。他們就小孩子嘛!趕快咬破,然後我又重新再去托鉢,我說我要付錢,不過他們沒有。泰國那個地方比較不適合那種情況。那樣子,我還是繼續照顧他們。
 
就一隻狗而已,看著很瘦,又受傷的樣子,就不照顧呢!
如果我是那一位師兄,我會照顧他啊,然後帶回去自己照顧,然後可以找別人養,也可以啊,不然他好了以後也可以送到收養的地方,也不一定要自己養,不過也先照顧他,因為他受傷嘛。
 
所以我聽到以後,馬上叫他們趕快帶那隻狗進來一個溫暖的房子,遮風、遮雨、遮太陽,馬上就帶去看醫生。然後,我叫他們,我那個照顧狗的人趕快帶一個溫暖的床給他,還有棉被,還有一個像紅外線那個棉被,可以治痛一點,然後去看醫生。然後現在我兩個無上師電視臺的師兄,叫他們暫時照顧,因為他們以前有跟我去照顧過狗,有照顧過我以前的狗啦,比較大那些,ZOLO那些,還有BENNY,習慣,有訓練一點。所以他們現在照顧他,我說,等我回來,我說,一支毛不能少。意思說,照顧好好。
 
我氣死了,心好疼啊,那隻狗他不能講話嘛!痛,跑來求救,結果又不幫人家,又綁在那邊給他更無助,更危險他的生命。這是山上嘛!有別的動物啊!有大的狗啊,到處都有,有貓,不管誰啊,他就弱小,又生病了,又瘦啊,沒有保養好,然後又受傷腳呢!平常還可以逃跑,綁起來那怎麼跑啊?
 
你想像你自己,就知道我講什麼,想像你自己,自己不能講話,病、痛、有沒東西吃,很瘦了,然後又腳受傷,跑到隔壁求救,結果隔壁把你綁在那個比較冷漠的地方,沒有人看到的,然後又晚上很黑的,想像就知道了!能不能想像?
 
我們做什麼,考慮到自己就知道了,任何的事情我們不要在我們身上發生,不要別人對待我們,我們就不能對待別人,就沒事了!很簡單的那種想法、概念。
 
我真的好失望,非常失望,很傷心、很傷心,我替那隻狗我哭了好幾天,因為兩天才照顧好,怕他們照顧不周,還是要問哪,要教他們怎麼弄,怎麼弄。五個月而已呢,差不多,然後現在我收養,很多人都要,因為是“師父的狗”。
 
不是說印心了以後就好了,當然是要好的,不過還是要訓練自己啊!要跟著師父學習,我也不是說期待大家都那麼好啦,不過,我是要告訴你們,不是說每個同修都不給師父煩惱的。不要認為師父好過日子啊,沒那麼好啦,OK啊?
 
連一隻狗而已,讓我從香港擔心、傷心,因為我為了那隻狗,好痛苦啊!好像我自己,被對待那樣子一模一樣的,因為我很敏感,我就感覺到別的眾生感覺,如果我全部打開的話,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我關起來一些。
 
不過是在我家呢!有一隻無助的、無辜的、可愛的狗跑到那邊求救,我又不能不管。連這小事情,那麼多同修應該可以照顧好呢,不用師父那麼操心,是嗎?沒有!虐待他那樣子!讓我真的從香港還要打電話回去,兩天哪!照顧他。然後現在我打電話回去問,因為他還沒有被訓練好,還是帶出來,做他的大小便,然後帶回去,然後煮東西給他吃。他還是很小啊,即使乾料的話,要買那種小小的,不過我叫他們對待跟對待我狗一樣就好了,因為有一些乾料,或是那個罐頭,還有一些成份,狗他過敏的,有一些當然狗不會過敏,有一些會。所以對待跟我狗一樣就沒事了。
 
然後我打電話回來,問那兩個照顧那隻新的狗,我說:「他怎麼樣?」他說:「喔,他啊,狗啊,跟一個天使一樣」我說:「是啊!他們多數都是天使的」除了那些被人家弄病、弄壞,或是有時候他們一樣的一個家庭互相又再生小孩,然後才變成神經不對,除了那樣。都是人弄壞的,狗在自然他們不會這樣。然後就變成有一些狗不正常,然後又怪狗不好等等。
 
因為有很多國家他可以賣狗嘛,然後有一些狗是很出名的,比方說世界冠軍什麼的,比賽的或是什麼的,然後他繼續就是這樣子給那隻狗生小孩。即使同樣的一個血統的,一起配合生小孩,所以他們神經也不怎麼對勁。
 
為了賺錢啊!我們人類真的不合格,有一些真的不合格,為了錢什麼都做,這樣不對!然後傷害狗的名譽等等,或是有一些人對狗太凶了,都不諒解、不溫柔,又不給他什麼溫暖的感情又虐待他。因為有一些人是神經嘛,或是有一些訓練狗訓練太殘忍了,為了要快快訓練好才賺到錢,訓練別人狗嘛…等等,然後狗不得已才還手的,平常狗都很好,他們種類是好就對了,他們是一個很好的種類的眾生。(第二集完) 

 
四集之三
 
師父:有一些種類的眾生性格比較凶,因為他的本分是這樣,比方說老虎、獅子,他們本分就是要把那些弱小的動物處理掉,然後整個團體才更健康,繼續生存。
 
結果有一些人比獅子或是老虎還要兇惡!對別的眾生不寬宏、不諒解、不合作、不善良。不然的話,狗是很善良的一種眾生,我們地球有很多種類嘛,即使人裏面,人的種類也是有一些很凶,也是因為太毒了,被世界毒啊,太多毒藥,或是吸煙、吸毒品,吃太多肉、喝太多酒,也變成很凶或是變得不健康,不健康身體,不健康精神。
 
其實使我們人類應該是最有仁慈的,因為我們是最高等,你看所有眾生,沒有任何眾生比我們能幹吧?是嗎?我們是有手有腳,手可以造成很多樣東西,我們的頭腦很聰明,可以發明很多、很多科技的工具,給我們生活越來越舒服,動物他們不能,他們只能靠自然生活而已,看那個上天給他們食物。
 
不過我們也把他們食物也拿走了,比方說小牛生出來就被拿走了,被關起來某些地方,等一下要賣,因為他們說那些肉是比較軟或是什麼的,關到他們不能站起來,然後變殘廢。然後他的媽媽的奶是送給人類吃,做很多樣東西。
 
當然我們不是每個人這麼瞭解,我以前也不知道,反正我從小都不喜歡喝牛奶就對了,不喜歡。長大了就被污染了,大家都要你吃乳酪什麼,去歐洲那些,我不會懂這些事情,當然很多人都不懂,不過我很少吃那些。我記得從小已經覺得:「噢,從一個動物的肚子出來,怎麼會喝嗎?」不過我們吃,去歐洲比方說東西它都有混進去,你也不會知道。比方說你吃一塊餅乾,你認為是OK,事實上也有奶或是蛋在裏面的。後來當然越來越知道了。
就是如果小孩跟父母的話,也不是說每個人能夠選擇的,父母給你什麼吃,你就吃什麼,不吃的話也長不大,跟我差不多這樣,以前我更瘦啊,現在好像被餵了很久,或是老了,它那個脂肪消、跑不掉,慢慢跑,所以有一點肉。
 
所以人類很可憐啊,因為吃很多那些被毒在裏面的,像牛排什麼都有毒藥在裏面,任何肉、魚都毒藥的,連我們吃的那個蔬菜,現在也不怎麼百分安全的。他們噴農藥或是隔壁噴,也是連累到那個有機的菜園,或是空氣裏面原子彈的那些,或是炸彈什麼那些,飛彈,那是污染我們空氣很多。然後我們用的東西,比方說這些啦,我好久沒用了,是白的啊?
 
同修:環保的。
 
師父:環保的,OK,還好。因為看了太白,我認為。
那些他們都用毒藥的弄很多啦,沒用環保的衛生紙,他就用毒的混進去,為了防昆蟲,或是看起來漂白,就人家比較喜歡買,用那個漂白,比方說這樣子,然後廚房紙巾那些看起來很白、很漂亮,還是都用漂白的,那些毒啊,漂白,還有防昆蟲那些殺蟲劑,農藥那些,那些毒的農藥,就到處都噴,然後都跑到地裏面去,然後跑到水裏面去,下雨啊,全部都洗的,到我們的河流裏面去,或是我們那個井裏面去。反正沉下去就對,去哪裡呢?還是沉下去,然後跑到水源哪,我們的井啊,我們的河流等等,或是大洋啊,然後我們也喝那些水,動物也喝那些水。然後海洋那邊也是,魚那些也有毒啊,連海苔那些也被污染。海苔啊,我們喜歡吃那些比較補的,不過還是沒有完全乾淨。然後人就…怎麼科技越發達,我們越身體也不好,很快老化,常生病,吃素也不兩樣。
 
即使我們自己種啊,水還是一樣污染,連雨水也污染的,雨水是從空間掉下來嘛,空氣裏面已經污染了,那個雨水怎麼能乾淨呢?
 
我們真的是自己傷害自己的,人類啊!好苦!生活這麼苦啊,四周圍都被攻擊了,不是鬼攻擊你而已。那些看不到還比較好處理,看得到,像人類攻擊那些…不是直接攻擊啦,就是它間接攻擊,像毒啊,毒藥留在我們河流裏面、水裏面、空氣裏面,我們沒辦法控制。
 
所以我們生活蠻苦啊,十方八面這個人身都被攻擊很多,還有自由基,那些在空氣裏面也攻擊我們,還有細菌,還有傳染,還有…噢!好多樣東西,要保護自己在這個世界真的是要有很大的福報。不然的話,一生出來恐怕活不下去了,一生出來嬰兒已經被攻擊了,所以很痛苦啊,很痛苦。
 
所以釋迦牟尼佛才說:「生就苦了」為什麼剛生出來怎麼會苦呢?會啊!他都知道!他看得很清楚,生出來就小孩皮膚很嫩嘛,很弱啊,身體很弱,然後剛好從一個保護好好的一個肚子生出來在這種污染的地方,然後空氣裏面又不是說完全乾淨的,都有細菌,不同種類,馬上就把他皮膚弄得很痛。
所以釋迦牟尼佛才說:「生也苦、老也苦、病也苦」當然病也苦啦,老了我們變更無助,比較無助,比較沒那麼好,走路又不方便,有時候。然後身體弱的話,容易生病,不容易照顧自己,要靠別人,如果還有別人可靠的話。
 
香港還好啦,不論如何還有文明的生活,又和平。目前一點點不和平,不過,不是說戰難的國家。因為戰難的消耗很多人力,還有錢、經濟,國家沒辦法發達,所以和平是最好,不管怎麼樣,還好。不用當難民,不用到處都跑,不用空手的要逃命,也是很苦。香港還好,比較說這樣。
 
有很多國家,比如說非洲那些部落,有一些是…或是比較遠,離首都遠,離大城市遠的時候,連去看醫生都很困難,去看醫生就沒辦法了,用牛車是很慢又很痛,要它“碰、碰、碰”這樣,你身體痛的話,更痛。又走很慢、很慢,如果有牛車的話,不是每個國家,每個地方會有牛車。就這樣在那邊酸痛啊,或是苦什麼,然後在那邊躺著等死而已。
 
我們現在其實老的人也是很舒服啊,像是我們香港,比方說老了時候還有政府幫助,有社會幫助,還有可以去看醫生,有錢的。也許大的病,沒有、不夠錢的話,也是很困難。不過有機會啦!沒有像那些比較偏僻的,偏僻的那個地球的地方,就真的沒醫生。
 
因為我們香港,比方說,不同的醫生嘛,又專業不同,耳朵、專業眼睛,專科嘛,或是肚子,或是不同的專科的醫生,還有很多醫院,我們可以選擇,不是每個地方都這樣啊。即使也許有一個醫生,並非他什麼都會,然後就這樣等死了。
 
有一個好玩的故事,一個女的剛碰到一個男的,他們兩個要交往,然後一個女的問那個男的,你在做什麼?他說他是醫生。然後那個女又問他:「那你在哪裡當醫生嘛?你是什麼種類的醫生?」他說他是海軍的外科醫生,海軍的,NAVAL。然後那個女的就:「哇!這個時代,那個醫學越來越小」她認為是「肚臍」,是在這裏的(師父手指肚臍)聽懂?開刀是專業為了肚臍,為了肚臍而已。Naval意思說Navy嘛,海軍哪,他是在海軍當開刀的醫生的啦。不過那個海軍跟我們肚臍也是一樣啦。她說:「哇!」說:「怎麼現在醫學越來越專小」因為我們醫生醫學專科都有耳朵的醫生嘛,然後他們有時候說“耳鼻喉科”,然後有一些是專科是心(師父手指心臟),有一些是專科在某某地方。然後她認為那個醫生就是專門開刀那個我們的肚臍。
 
沒人笑,不懂啊?不懂英文才這樣啊,麻煩!這個連翻譯到中文也翻譯不出來,不會好笑的。要講英文才好笑,也要懂一點醫學才好笑。好了,算了!不笑就不笑啦,反正免費啦。(大家笑)
 
所以我們住香港已經很有福報了,我希望香港保留這樣,最少沒有糟糕的。然後我可以也許偶爾跑來看你們,像那些不能走路啦。
 
我們認識多久了?20年?(27年)27年!哇!真久!但像轉眼間,彈指間,我不記得27年前是多久。那時我是幾歲?你50多歲,我比你年輕些,是嗎?我40多歲。(42)42!哇!我不記得我42歲的時候,似乎是很久以前。
 
同修:我們在沙田很快樂。
 
師父:我知道我們在沙田有段快樂時光,感覺沒那麼久,只是我不記得我那時40多數,真快!很快,時間過得真快。我剛出來弘法時,看起來像小孩,很年輕,也沒有頭髮,不管有沒有頭髮,我看起來都像小孩。有些人問我:「你看起來像青少年,對靈性懂多少呢?你怎能坐在那兒對我們開示呢?」我還記得這個,我說:「我懂夠多了」有些人,他們不明白,只看外表,然後…他們現在仍然看外表。
 
我的外表就是必須如此,我也不曉得,就是這麼安排的,我出生前就安排好的,在我來之前,所以,我只能照劇本演,但我喜歡一切真實。之前,他們看著我,然後說:「你太年輕了,只是青少年,你知道什麼呢?」「你知道什麼呢?」意思是我怎麼教他們?
 
我剛出來時,看起來很年輕。「你知道什麼呢?你看起來像年輕人,懂什麼可以教我們?怎麼可能懂什麼事?」我就回答他們:「我知道夠多了」
 
同修:在您之前我有四個師父,但我都不滿意,直到跟隨您之後,我非常滿足。 
師父:很好,謝謝你。 
同修:我跟隨一位師父十年,事實上不是師父,我也去他們的地方,但是沒什麼感覺。 
師父:明白。
同修:但是遇到您之後,我馬上感覺我在一個很高的地方。
師父:是,很高的等級。你現在更高了。
同修:所以我才要黏著您。
師父:謝謝,不要黏太緊,我知道,你是與生俱來的。我很高興你還黏著我。
同修:謝謝!謝謝您!
 
師父:放下,師姐,他們現在會幫你度過難關,在安養院,他們會照顧得比較周全,因為他們是全天照顧,任何時候你先生有需要,你都可以按鈴,他們就會來,你需要幫忙時也一樣。 
同修:社會福利會幫忙。
 
師父:社會福利會幫助你,香港是個好地方,因為以前是英國的體系,在英國他們對貧困的人也有社會福利服務,對收入較少的人。甚至任何地方,如果英國人曾經待過,他們都會在很多方面教育當地人,他們不是只拿不給。所以,英國曾經殖民待過或租借的地區,那裏的人都會記得英國的政策,他們對待英國人,即使在獨立後,那些所謂被殖民的國家,仍然歡迎英國人。和其他一些國家相比,英國人比較受到愛戴。這是我聽說的。
 
因為在早期許多國家,強過會來佔領一些島嶼或一些國家,之後漸漸地這個國家變得獨立,或多或少獨立,但仍然獨立,他們還是喜歡英國系統,他們歡迎他們,給他們較長的簽證。比方說,待在他們國家,和其他國家比起來會有更多禮遇。我聽說的。
我想香港人還是喜歡英國人,是不是?是或不是? 
同修:是。
 
師父:是吧?很好。我真的希望地球幸福,世界變得更開放、包容,以及和平。為此,我持續在努力。不只是為了人類,還有無助又美麗,和我們分享世界的動物,卻沒有分享我們的禮遇,不被允許分享我們的禮遇。(第三集 完) 


四集之四

師父:還有問題或意見嗎?至少你們跟隨我,就不必出去抗議什麼,只要運用內在力量,任何情況都幫助世界,或者忍受問題,真到它消失為止。當然有時不同觀點,不同人群之間的衝突是無法避免的。也許是受到不同人的不同觀點所操縱。但在許多國家人民甚至無法上街訴求任何事。
 
很久以前有個關於某國的笑話,有位美國人去造訪一個封閉國家,我不說是哪一國,因為我不想讓任何國家給人觀感不佳,這只是個笑話。他去某封閉國家觀光,說:「你們國家不自由,你們這裏沒自由,到處都看得出來你們受到控制,在美國,我們人民甚至能隨時批評我們政府、總統」,那個封閉國家人民就說:「老兄,這裏也一樣啊,我也能隨時批評你們國家、你們總統」。
 
在香港找得到這麼大的地方已經很棒了,是嗎?週六、週三都像這樣或比較少人隨時都能來?或只能來三次?
 
同修:每天 
師父:每天?啊,很好,很好,應該要這樣,這是你們能打坐的地方。
行了,很好,沒有問題了,那我就告辭了。又有了,看吧,我一說:「我要走了,她馬上就舉手」,最好是好問題,而不是為了留住我,過來這邊,他們才不用跑過去。
 
同修:非常感謝師父的蒞臨,感激不盡,事實上,我個人很掙扎,我很想解脫,我辭去了工作,一天打坐24小時。 
師父:誰要你那麼做?
同修:沒人
師父:一天24小時,你在開玩笑。 
同修:不,不,不,很抱歉,我花很多時間打坐,但我不敢出門,我不想遇到人,我很怕出門或遇到人。
 
師父:為什麼?
同修:不知道
師父:我也怕,但我還是來見人
同修:我不想出門,有時覺得頭痛,有時覺得…
師父:你出門會覺得不舒服?
同修:偶爾,所以我寧可一直待在家
師父:瞭解
同修:我不想出門
師父:好
同修:但同時我而已看到您為世界做許多事,我內心很煎熬,我想哭,我發覺自己很軟弱,不知如何是好,我在這當中苦苦掙扎,不知您是否能對此給我一些建議。 
師父:我的建議是:出門吧!
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出門,要正常,要正常,好嗎?即使稍微頭痛又如何?你送加持力給四周,不過,要是打坐好的話,當然在家裏也能加持。
 
我為了一些緣故必須出門比方說,出去見你們要坐一小時的計程車,因為我住飯店,所以每天必須出門用餐,我善用自己的時間,現在整個飯店都很愛我,每個人都認識我,給我許多特別的招待。因為我愛他們,我跟他們很多小費,有時我去外面不同餐廳,泰式餐廳,會買很多特別的東西帶回來給員工,每天我會在房間放約一百港幣給清潔人員,我把它藏在毛巾裏,這樣她拿毛巾時,“啊!”就會很驚喜。我說:「謝謝你打掃我的房間,上帝保佑!」,類似那樣。飯店裏也有餐廳,我會給他們很多小費,也會買些食物給他們,他們都很感激,他們說:「從來沒有人這樣買東西給我們,我們覺得好溫馨,好感動」。
 
你出門時,要善用時間向人們、陌生人微笑,「哈羅」、「日安」等等。向計程車司機打招呼,問候他安好,祝他生意興隆。跟你住家大樓的守衛、管理員握手、打招呼、給燦爛的笑容,帶給他一塊純素巧克力等等。善用自己的時間散播愛,別害怕,那才是你該做的。
 
我們不是在喜馬拉雅山,不該躲起來。當然,這世界不如我們要的那樣完美。我也不很想待在這世界,但既然在這裏,就當個好客人,好顧客、好客人,因為我有能力佈施,我甚至會佈施夜店女孩。你們不知道,她們好開心,從沒有人用這麼多愛與尊重對待她們。
 
前幾天我必須去換匯,我和一位師兄同去,因為我對香港完全不熟。我們去換匯時,不得不路過一些夜店,你們知道夜店,任何地方都有,那裏不只喝酒和聽音樂,也包含其他服務。
 
我不知道道路,就問你們的師兄,他在後面做別的事,我走在前頭,稍微走在他前面一點。夜店門口坐著一些女孩,坐著三、四個女孩子。你們知道她們的穿著,知道她們從事的行業。有位媽媽桑也和她們坐在一起。我就向她問路,我說:「抱歉,女士,我需要換匯,你知道某某地方在哪裡嗎?」他說:「知道,你走這裏,紅燈那裏直走,然後到黃燈下面,他們就會幫你換匯了」。我很恭敬地謝謝她,並向那些女孩揮手說:「待會見」,她們也笑得很燦爛。
 
後來,我路過那裏,看到她們都沒客人上門,我就給她們一些錢,我說:「嘿,去喝些咖啡,別只坐這裏,蠻無聊的,喝完咖啡再回來嘛」,然後我說:「我現在要去印度料理,你們要吃一些嗎?」
那位老闆娘說:「不用,不用,別麻煩,您別費心了」。
我說:「我很樂意,我想請這些女孩子吃」
所以女孩子異口同聲說:「好,好,想吃,想吃」
 
事實上,我在想也許香港人不太喜歡印度料理,對他們來說太重口味了,他們從事這種行業,若腸胃出問題就不好了。所以我路過泰式商店時買了些純素春捲給她們。但我太累了,就派那位陪同的師兄去,我說:「把這個帶給她們,並說致上我的愛」,她們看到你們師兄回來,她們知道他與我同行——都雀躍不已!他拿了一袋,她們知道那是什麼,她們都很雀躍。
 
那位媽媽桑還親了他的雙頰。我確認過了,他說:「她們還親我」,我就問:「親哪裡?」他說:「親這裏」我就問:「誰親你?」他說:「媽媽桑」那位老婦人,年長矮小的媽媽桑。你們知道媽媽桑吧?這些女孩所謂的媽媽。
 
他說:「噢,她們十分高興快樂,她們知道那是您送的,她們好高興、好快樂」。
這樣就可以散播愛,傳送無條件的愛,你們不必像我那樣買東西送給別人,但是要友善,以愛心善待所有人。我知道她們是誰,我知道她們從事的工作,但我敬愛她們一如我敬愛你們一樣,我對她們和對你們沒有絲毫分別。
 
這些夜店或街頭女孩,她們只不過是受害者,她們只不過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受害者。而我們這個社會則是受魔王左右的受害者。只是不同種類的受害者,但世上人人都是受害者。只有當我們轉向內求,去找內在上帝國度,並得到明師益友的協助,我們才可以真正地脫離魔王控制的牢獄,讓自己重獲自由。
 
因此,該必須就出門,如果不想出去,如果不想出去,當然不必找藉口出去。但必須出去時,就出去,過正常的生活,好嗎?因為我們住在這社會中,我們也要回報恩情,我們一出生就受人恩情,出生時多虧護理師、醫院與醫師的協助,他們用心呵護,確保我們能順利出生,然後,我們一天天長大,吃世上各種食物。農夫們辛勤耕種,工程師修路,政府設立學校,有好多人為我們工作,我們才能平安出生,過好生活、長大受教育,才能明辨是非。然後我們才有機會遇到明師並且瞭解教理。
 
我們也不能總是考慮自己太多,我到過各式各樣的地方,但我還是走進去。我的心很純潔,充滿愛而且開朗,我不擔心有人會拍下我跟外國人在一起的相片,高大的外國人,我不在乎,我到哪裡都懷著單純心,我去各種地方,有時危險的地方也去,如果必須去,我就去。有些地方並不適合良家婦女,但我還是去了。我去是要讓她們高興,讓她們感到安慰,起碼人生不會全然絕望淒慘,還是有人愛她們,善待她們如普通人般。
 
我們必須這麼做,我們不能避開這個社會,我們應該這麼做,別等到你生病住院了,那時才感恩醫生或護士。當然,也許剛開始修行時,還有分別心,會在意不同場所的,外在安排或團體,例如像夜店等。但修行久了,應該打開心胸,懷著愛心與尊重平等對待所有眾生。那是他們的業障,他們不得不那麼做,假使街上沒有這些女孩,有些好女孩可能會遭殃。所以,別看不起她們,那是她們的工作,她們必須這麼做。
 
有一首日本詩,一位詩人寫的,他寫了一首短詩,我不記得確切的字,不過大意就是…他將這首詩獻給妓女,獻給在街上的女孩,他像是這樣寫的:「汝賣身來僧賣經,眾生心滿且意平」,現在瞭解了嗎? 
同修:是
 
這故事或許我之前講過,但我要再告訴你們一遍。
 
我在美國的時候念過一首詩,是一位極負盛名的悠樂(越南)詩人的詩作。獻給藝妓的詩,大意是她非常寂寞,她請求恩客多陪她一下,別那麼急著離開她,如果你沒有留下來,我今晚會感到太孤單,那時月光灑落夜色很美,他們正在船上之類,有一個鋪陳的場景,不是旅店而在一艘船上,她看那情景多麼祥和,那河水多麼美妙,月亮與星星在天空閃爍,何其美妙的夜晚,請多留下來一會兒,但那恩客並沒有留下來。是一首很悲傷的詩作,我曾在悠樂(越南)人聚會時念給大家聽。
 
有一位你們的師兄就批評我說:「您為何念這種詩?只不過是一個妓女」,我說:「何謂只不過?她內在一樣有佛性」,因為佛陀並不曾說妓女沒有佛性。當我那樣說,我是真的這樣想,而且我當下真的明白,了悟這點,我並不是隨口說說而已,我打心底知道她是佛,她內邊具有佛性,就像所有眾生一樣。
 
佛陀曾經這麼說,這就像人們常說的,所有眾生都是上帝的造化。我真的明白,我真的了悟這點,並不是說說或讀來的,我真的打從心底明瞭佛性在妓女的內邊。
 
即使我們修行觀音法門,並不表示我們全都立即有智慧、愛心與仁慈,我說過,所謂的徒弟,其中有64%是好的,或普通的,或者是不會製造麻煩的。其他的就是工作,那64%也是工作,不過輕鬆多了。那36%真的是工作。不論是困難的或簡單的工作,仍然都是工作,所以不論出去或在家裏,務必隨時都要保有純淨的心與愛心。每當你外出,時時刻刻都要懷著愛與純潔的心,並默念五聖號或禮物,這樣至少在你周遭的,所有眾生都會因為你的愛而得到好處,這樣無論你遇到誰,他們都會以愛心回報你,你也會感受到他們的愛。
就像現在,我覺得自己像是擁有整座飯店。如果我付得起,我會給她們很多小費,懂嗎?何樂而不為?我給小費並非純粹給錢,而是為了傳送愛,透過有形的方式,讓香港更和平、更有愛,我給的不是錢,是借由那份禮物所傳送的愛與和平。我帶給她們的不只是食物,而是透過食物傳送的愛。
所以飯店裏的每個人都非常高興、無比快樂,我覺得就像在自己家裏。所以,即使我住在高樓裏,像香港的高樓周遭都是吃肉喝酒的人,上下左右到處擠滿人,我卻覺得很平靜,好像在家一樣,我感覺很好,非常從容安詳。(大家熱烈鼓掌)
 
很好,所以香港還是很好,還有問題嗎?不然我走了?可以問啊,看到了嗎?
 
同修:嗨!師父!(嗨)因為師父您從宇宙帶下來那麼多力量,我想請問現在五聖號與“禮物”是否比以前更有力量?
 
師父:是的,是的。 
同修:謝謝您!師父。
 
師父:隨著你的境界越高,你個人的五聖號對你及周遭的眾生也會更有效果。就像任何事情一樣,熟能生巧,這就像白神通或黑神通,起作用的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咒語,而是因為他們的法力,所以他們必須長年修煉,才能使咒語有法力,因此若他們教你:「好,你可以回家了,念這咒語鬼就會離開」,這可不一定!這是因為神通的力量,所以當我教人們持念阿彌陀佛或耶穌聖號或瑪利亞或任何他們所相信的聖人名號,我會將力量賦予其中,因此他們持念時,會感到更有力量與成果,發揮作用的不是名號,不是五聖號,不是“禮物”本身,而是背後所蘊含的力量,我覺得現在更有力量了,自己非常、非常有力量。
 
還有問題嗎?我要走了(師父逗大家,作出要走的樣子,大家笑),沒有,就這樣?好。
你們共修後要做什麼?回家或去吃東西?這附近有餐廳嗎?有愛家嗎? 
同修:有 
師父:能去的就去,若不能去,祝你們有美好的一天。(大家熱烈鼓掌) 
我餓了,那裏東西好吃嗎? 
同修:好吃
師父:那我們就去吧。謝謝你,師兄。
同修:再見。
師父:愛你們。
同修:謝謝師父,再見。
同修:我愛您,謝謝師父。 
師父:印度師姐,祝你好運。大家幫助他們,非常謝謝你們的愛心,謝謝你們的愛心。 
同修:我們會想念您的。
同修:謝謝師父!(第四集 完)
 
註:請以電視台播出節目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請自行更正,感謝!!
 


「永恆之友」──清海無上師與寶貴藝術家的特別聚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ღ 愛的故事:師父和動物們 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