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November 8, 2019

佛教故事:阿多羅居士 . 4 集

Buddhist Stories: The Lay Disciple Atulah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英 語 開 示 於 法 國 | 2015-09-21  
20191108
*永遠要考慮到別人,不然你不可能進步。永遠都不可能進步。如果
你實際上在現實生活中有進步,那樣對你很好,也對你周圍的人有好處。

只有內邊開悟還不夠好。誰會在意你成佛與否?
如果你沒有愛心助人,擴展你的良知或智慧,在每件小事上幫助別人。
小事很重要。大事天堂會照顧。我很高興人們自動自發去幫助困頓的人。
即使他們宗教信仰不同,背景不同,語言不同。


*上帝會親臨地球,不過是以隱形的方式。
也許有些人看得見吧,那種族的眾生也是隱形的。他們不需要有肉身。
也許有時為了某些目的,他們會穿上物質身體到世界走一走。
加持世界或其他目的。但我們肉眼無法看到。

「您可以告訴我…我還有一些疑問,癌症背後的成因,除了…。」
你的系統可能有些漏洞。病會從中鑽進來。不過太多來自遺傳基因。
有些群體比其他群體較容易罹患癌症。但也可能是被別人污染。
太接近病人或你的病患。你心裡一直牽掛著某人。
這也引發一種所謂同情效應的分擔。

 

-----------------------------------------------------------------------------

1 & 2
4-1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282443802.html
永遠要考慮到別人,不然你不可能進步。永遠都不可能進步。如果你實際上在現實生活中有進步,那樣對你很好,也對你周圍的人有好處。只有內邊開悟還不夠好。誰會在意你成佛與否?如果你沒有愛心助人,擴展你的良知或智慧,在每件小事上幫助別人。小事很重要。大事天堂會照顧。我很高興人們自動自發去幫助困頓的人。即使他們宗教信仰不同,背景不同,語言不同。
 
4-2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282443873.html
我唸故事給你們聽。阿多羅是在家弟子。他住在舍衛城。他有五百位在家徒弟。他某天帶那些在家徒弟到一處寺廟去聽法。這位離婆多尊者是隱士,喜歡獨處,甚至像喜歡孤獨的獅子,因此對阿多羅與隨從們他什麼都沒說。他感到惱怒。於是他自座位起立,去找舍利弗尊者。舍利弗尊者立即細說阿毘達磨大法。他被激怒,於是又帶著他的跟隨者,去找阿難尊者。於是阿難尊者簡明扼要向他們說法,讓他們很容易就理解。但他們對阿難尊者也心生不滿。於是去拜見佛陀。



3 & 4
4-3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482307217.html
佛陀回答:「阿多羅,人們自古以來就是如此,指責沉默的人,指責多語的人,指責寡言的人。沒有人不受指責,也沒有人不受讚嘆。連國王也是如此,有人指責、有人讚嘆。連偉大的地球,日和月也如是。連無上開悟的佛,端坐在四眾法會中說法,也是有人貶、有人褒。」如果被有些人貶或褒,根本毫不重要。他們沒有任何智力足以褒人或貶人。他們於理無據。因此所說的話無關緊要。被能明智判斷的人指責,被聰明的正人君子指責,才是真正遭到指責。
 
4-4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6482306511.html
上帝會親臨地球,不過是以隱形的方式。也許有些人看得見吧,那種族的眾生也是隱形的。他們不需要有肉身。也許有時為了某些目的,他們會穿上物質身體到世界走一走。加持世界或其他目的。但我們肉眼無法看到。「您可以告訴我…我還有一些疑問,癌症背後的成因,除了…。」你的系統可能有些漏洞。病會從中鑽進來。不過太多來自遺傳基因。有些群體比其他群體較容易罹患癌症。但也可能是被別人污染。太接近病人或你的病患。你心裡一直牽掛著某人。這也引發一種所謂同情效應的分擔。



四集之一
 
師父:每個人都可以來前面找位置坐,屋子很大。…蒙古同修?新來的?歡迎!…我本來想:「今天可以賴床了」吃東西、吃點零食、讀本好書,把腳抬高,什麼也不做,這裏還有位子,來,來,來,講英文的人到前面來,只有說英文的,可以嗎? 
同修:好,師父。
 
師父:我說過了,動物要快,我的時間不多,好嗎?意指我的時間是限量的,德文說KNAPP,你們說KNAPP嗎?你在印度待過多久?你去過那裏嗎? 
同修:我從來沒去過印度。
師父:沒去過?那你怎麼知道酥油,無水奶油?
同修:有位朋友教我的,他比我早吃純素。
師父:他告訴你酥油不能吃?
同修:他算吃純素但有吃酥油,酥油是唯一的例外。
 
師父:很好,不要吃,你知道就好了。這裏還有一個位子,很寬的位子,不要?你坐這裏,那個人往內移一點。好,在這裏。好,攝影機斜轉一點,好,好,夠了,不要擠到她。
永遠要考慮到別人,不然你不可能進步,永遠都不可能進步,不可能!我是一個壞榜樣嗎?所以你們沒學到東西? 
同修:不,師父,我們學很多。
師父:你們學很多?真的嗎就?你們學到什麼?
同修:師父,我已經變成一個比較好的人。
師父:我聽不到(師父笑),你剛剛說什麼?說慢點。
同修:我變成一個比較好的人。
師父:你確定嗎?
同修:是的
師父:好,好,很好。
同修:已經過了20多年。
 
師父:27年?
同修:不,22
師父:22年?噢,好久了!我已經老了,經過這20年,我已變成不一樣的人,那是一定的,我也變得不一樣了,我的皺紋比以前多。好,還有誰?學到了什麼?你變成哪種更好的人? 
同修:各方面都變好。
 
師父:比如?舉個例子說說看,舉一兩個例子讓我聽聽。 
同修:好。就是我一直都,我會從天堂得到靈感,無論生活中遭遇什麼事,師父的愛與力量總是與我同在。我有個很深的心結,我在成長的過程中總覺得父母對我太嚴厲,我放不下這個心結,甚至在打坐中也一樣,這些年來,我常在夜夢中和他們爭吵,但我們成長的文化背景並不允許和父母爭辯,我們從來不跟師父頂嘴
師父:是
同修:像是一種文化。
師父:哪一種文化?
同修:中國。
師父:是,是,當然。
同修:心結像已烙印在心底,但一年比一年好,現在我覺得這結消失了。
師父:業障嗎? 
同修:是的,它消失了,我可以感受到愛了,感受到父母給我生命,我真的很感激他們,他們教我學會獨立自主,學會面對生活。 
師父:這樣很好,很棒!這是好事,很大很大的進步。好,還有其他人嗎?
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其他人呢?但佛陀早在我出生之前,就一直教導你們因果業力的道理了,為什麼你沒有聽從他?遵循他的教義?你不知道佛教嗎? 
同修:是的,我知道,我曾皈依一位法師,因為我一開始在找佛教,我讀了些佛教經典文章,我很喜歡佛書… 
師父:是,佛教常談因果業報,佛教特別強調因果業報,我很高興你現在好多了。
來(師父的狗來),過來這裏。 
同修:感謝師父!
 
師父:特別貴賓,來,你想來這裏嗎?(師父對狗說)如果你想過來的話,好,哇,他喜歡這裏!我真高興,你喜歡?好。
 
每次我準備出門來這裏,他就跑到門口搖尾巴等,想要出門去工作了,我說“我們去工作吧”。他就知道是來這裏 ,來這裏是我的工作。你怎麼猜到的?(師父對狗說)你怎知來這裏是工作?我來這裏總是說說笑笑的,你怎麼知道這是工作?哈哈!
 
其他人也有改善自己的人生?意思是用實際的方法,不是指內在的體驗,因為內在的體驗不是人人都看得到,對吧?所以,如果你實際上在現實生活中有進步,那樣對你很好,也對你周圍的人有好處,我們喜歡聽這類回饋。
 
同修:我要談的不是我的進步,而是我在這段時間從師父身上所學到的。
師父:在這段時間?
同修:是。
師父:在這幾個星期?
同修:在這段期間…是。
師父:喔! 
同修:學到很多,因為您…師父您關心每個人,卻從不考慮自己,您總是不斷給予,您的心思如此微細,觀照老老少少每一個人,單單這件事對我就有很多啟示,我從您的身教學到很多。無微不至而…照顧到每個細節
 
師父:哪裡?
同修:我不曉得。
師父:我是說這裏可看到一些,但你如何看到其他的?
同修:您時時都不斷地給予,只有給予,您來到這裏就是給予
師父:好
同修:這是我所感受的。
師父:你也要糖果嗎?好,好。
同修:謝謝師父。
 
師父:如果對你有幫助就好,不過為什麼有人還是不肯移動一下?我清空出一個位子,你們就該知道要移…我不能一個個地叫人移動,你們應該懂的。要是你不想移動的話,就坐到後面的房間,好好反省一下,明天你就會覺得好一點,會有不同的領悟,會比較懂事些。
蒙古人?英文全都懂嗎?我知道,你有耳機,很好!
還有那只是學到而已,但身體力行是另一回事,我是說有人進步了嗎?但我不覺得我有給很多,除了提供我的房子以外。 
同修:這是您的天性,您雖不覺得,但這就是您的天性。
 
師父:我很高興你察覺到你喜歡的東西,因為那很難察覺到。但如果你夠好,那你就會看到別人的好,你分辨得出來,你內心深處有好的一面,你就比較容易察覺到。
 
有個禪宗故事提到一位禪師跟石頭講話,然後石頭都點頭了。我不用當禪師,這邊所有的石頭有時就會點頭了,若不相信這是真實故事,轉頭四處看一看,你就知道這是真的了,石頭聽得懂耶。
 
只有內邊開悟還不夠好,誰會在意你成佛與否?如果你沒有愛心助人,擴展你的良知或智慧,在每件小事上幫助別人,小事很重要,大事天堂會照顧,在這裏小事很重要,就像多空出一個位子,在這裏就很重要。天堂會加持你任何方面,但若你在這裏沒位子坐,那也不好,是嗎? 
同修:是。
 
師父:今天我在電視上看到一些好消息,有些好消息,像有些德國人自己開著車一路前往匈牙利和克羅埃西亞或其他邊境的地方,親自去載一些難民,接走他們全家人,先帶他們到自己的住處,然後給他們一些吃的,不知道是不是…抱歉不是素食,但他們心地很好,他們給了些像是“炸肉排”的東西。英文要怎麼說?CÔTELETTE這是法文,對嗎?這個字是德文,想不起英文,幫幫我!
 
同修:是指香腸嗎?
師父:不是!
同修:是巧克力餅乾嗎?
師父:什麼?
同修:是餅乾嗎?
師父:不,不,是一種餐點,就像是…大概是牛排之類的,沾了麵包屑,然後油炸 
同修:維也納修尼翠。
 
師父:他們會裹上麵包屑,然後拿去油炸。也會油炸薯條,對於多數德國或歐洲人大概是日常的食物,你們沾濕裹上麵包屑,接著拿去炸,那類的東西,再加些炸薯條,就這樣。
 
而他們說:「噢,豪華大餐,很久沒吃得這麼好了」他們前後花了十七天,一路上從他們的國家歷經許多邊境與險境,和邊境盤查的騷擾,冒著生命危險搭小船橫渡公海,船上擠滿人,天啊!儘管知道危機重重,他們仍然一直過來,他們明知道充滿危險,並不是不了解。
 
現在大家都瞭解電視或網路上都有報導,他們還是冒險犯難。不過今天有幾位德國的撒馬利亞人 
同修:好心的撒馬利亞人
 
師父:好心的撒馬利亞人,兩個男孩…是兩位成年人開著自家車接送兩家人,載他們先會自己的家裏,請他們吃炸薯條。噢,孩子很愛,很愛,他們認為是豪華大餐,因為在有些難民營每天都吃得差不多,像是聯合國捐助的食物,電視上是這麼說的,有米、豆子、鹽和有油,我真的很開心看到有人自動自發這麼做。
嘿,帥哥(狗狗又回來了),你想從這裏拿什麼?你又想要吃(純素)餅乾嗎?我沒有,有人可以拿給我(純素)餅乾嗎?你還要一些餅乾嗎?吃這個點心。 
同修:不是那個。
 
師父:不是這種,他不吃這個,比較薄的那種,整籃給我,麻煩一下。哇,要求很簡單!很簡單,只要一塊餅乾!GOOD LOVE。
好啦,你終於拿到了,真是謝謝你!
要餅乾?來,你坐下來,現在坐下!你為什麼老是坐在那位…那位廚師面前(狗伸出腳給廚師),他今天吃了你煮的純素雞腿,全部給他吃了,只留兩份給你們,你們還沒看到嗎? 
同修:有,我們看到了。
師父:吃了嗎?
同修:還留著。
 
師父:還留著?為什麼呢?
來,來,這樣不很恰當,但我沒有東西裝。坐下,趴下吃,好孩子,你為何要那樣擠在她面前吃?過來,沒地方了啦,過來,別再吵我,好嗎?他設法要坐下來,太擠了,現在你找不到餅乾了,你幫他打開這塊餅乾,我愛這孩子,最好的朋友。
我們講到哪兒了?剛才講什麼?是什麼? 
同修:德國境內的難民。
 
師父:德國,好的,我很高興人們自動自發去幫助困頓的人,即使透明宗教信仰不同,背景不同,語言不同,幸好他們會說幾句德語,像“很好”“很好,多謝”“您人真好”等等,“你真善良”等等。
好,他很喜歡這些餅乾,一塊零食而已,他吃過了。
好,我今天念些故事,我想這些故事很好,我現在可以念給你們聽。我事先品嘗過了,就像先試過味道。
今天多少新來的人?請舉手,新來的?都是新來的?都是蒙古同修?不,也有中國同修,新來的中國同修? 
同修:韓國。 
師父:韓國同修?沒有新來的中國同修?新來的也坐在後面?我以為今天有新來的悠樂(越南)同修,沒有嗎? 
同修:沒有悠樂(越南)同修。
師父:今天沒悠樂(越南)同修來?好。
同修:一位韓國同修。
師父:一位韓國同修?他剛講了。..都是蒙古人和印尼人?
同修:昨天有印尼人。
師父:昨天來的,今天在嗎?
同修:在
 
師父:當然,歡迎大家!不知為何,我覺得很累,今天也沒做什麼,只是洗衣服,打掃一下環境。我累了,你們還好嗎? 
同修:好。
師父:是因為天氣?天氣會令你們疲倦嗎?
同修:不會,天氣很好。
 
師父:不會?那很好。我想我累是因其他的事,像是難民的事和壓力。今天我想要打電話請病假,像很多人那樣,“您好,我很抱歉,主管,老闆,今天,我真的無法去上班。”“你怎麼了?”“也說不上來,但今天就是覺得不想工作。”“看來你和世上其他人有一樣的症狀,當他們必須早起上班。”“不,老闆,我不一樣,我不同,我為自己工作,但我還是想告訴自己,我今天無法去上班。”
 
我今天吃不多,我不想吃,我勉強吃點,然後才能吃藥。但我沒什麼胃口,我早上吃一點直到現在,勉強自己吃一點,你們手藝很好,我不是說你們煮得不…一直都煮得很好吃,只是我今天沒胃口。
 
他(師父指狗)今天也沒吃多少,除了純素雞腿,純素水牛翅,純素水牛翅(師父笑),我不懂那些名字,水牛沒有翅膀,有嗎?但他們說水牛翅。
我第一次去美國時,他們問我:“要吃水牛翅嗎?”我問:“什麼翅來著?”還以為是中國話之類的。還有熱狗,我就想那只是香腸,他們卻稱作熱狗。就像他們問我:“要吃(純素)水牛翅嗎?”明明是(純素)雞腿吧?他們怎麼說水牛翅?
老天,我笑太多,把(純素)糖果吞下去。
我聽了就想:「美國的水牛怎麼會長翅膀?」我那時還很年輕。
今天煮什麼(純素)湯? 
同修:辣木,師父。
師父:辣木是什麼?
同修:一種超級食物。
師父:哪兒的?
同修:悠樂(越南)的幹葉,現在這裏也賣很多。
師父:這麼好嗎?很好嗎?
同修:辣木,辣木。
同修:很營養,師父。
師父:是嗎?
同修:很多維生素。
同修:辣木,在歐洲…
師父:很好喝。
同修:從非洲和亞洲進口。
師父:真的?我第一次吃到。
 
他喜歡人家摸。(狗把腳搭在同修腿上)他指定這個人,你需要狗語翻譯?我看你戴耳機。因為悠樂(越南)話嗎?我不認為他們有翻譯。她只是告訴我是哪種花草茶,歐洲現在有進口的。
 
同修:辣木。
師父:叫什麼?
同修:辣木。
師父:辣木?
同修:對。
師父:聽起來像一種素糕點,糖霜脆餅,法式檸檬辣木塔。
同修:是一種樹。 
師父:好。哇,他們現在從植物界發現很多新東西,現在電視上比較多討論,純素和素食飲食的節目,廣告素食的東西。我想他們在模仿某人,我很高興,很高興。(第一集 完)

 
 
四集之二
 
師父:我們讚揚其他國家之後,別的國家也見賢思齊,接納更多難民,我覺得他們有天耳,聽得到我在這裏說的話。 
同修:是您加持的關係。
 
師父:很好,我非常高興。(狗叫一聲)你也高興嗎?(師父對狗說話)你替難民高興,對嗎?GOOD LOVE?高興他們有家了,你好棒,好帥!天啊,你真帥!這幾天很常叫,我不曉得為什麼?昨天你也“嗚嗚”叫,今天又“嗚嗚”叫,他就是喜歡這裏,他很愛來,我沒叫他進來,我說:「我要去工作了,你如果想來,歡迎」噢,天啊! 
同修:習慣我們了。
師父:什麼?他習慣了,對,他喜歡。
同修:要拿喝的進來給他嗎?水,可以嗎?
 
師父:好,麻煩誰去拿一下,他現在是工作組了,是工作人員之一,謝謝。你已經放在那裏了?好快!誰放的? 
同修:對 
師父:謝謝師姐,無論是誰。喔,原來你想喝水,所以才嗚嗚叫。好渴,好渴,哇,好。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根據佛教、佛教徒和佛教傳統,念佛經時,必須先燃香供花,並向佛經頂禮,在念之前恭敬地感謝十方佛菩薩,佛經也要用(純素)絲綢或漂亮的布蓋起來,我只是用比較大眾化、比較簡單容易的方式,我向所有佛致歉,我說:「請見諒,如果我的做法不符合傳統,我內心是充滿敬意的,只是我不可能每次都照傳統做,若是我犯了任何錯,所有罪過都由我來承擔」至少其他人聽到佛號時,根據經典所說,他們都會得到利益。
 
師父:我念故事給你們聽,名稱是“阿多羅居士”,這是佛陀住祗園精舍時對阿多羅居士的開示,阿多羅是在家弟子,不曉得為何講“居(躺)”士,為何不是“立”士?為何不是“立”士?誰能解釋? 
同修:我覺得居士是指非出家的徒弟
師父:喔!好,謝謝!謝謝你的解釋。為何講“居(躺)”?
同修:不知道。 
師父:沒有原因。“居(躺)”士,我這裏沒有“居”士,只有“坐”士,所以我不明白佛陀為何稱他們“居(躺)”士。
好,各位“坐”士,這個故事是關於佛陀的,一位“居(躺)”士。
 
「他住在舍衛城,他有五百位在家徒弟」…也許當時他們喜歡躺著,不喜歡坐著,他甚至有追隨者。
 
「他某天帶那些在家徒弟到一處寺廟去聽法」…法,就是教理,意指佛陀的真正教理,這是佛教的特定用語,其他宗派的教理,多半不稱為“法”。
 
他(師父指狗)只想表達友善之意,我以你為榮,友善的狗,完全今非昔比的狗,他現在很信任人類了,他每個人都信任。別太信任喔,要記住,有些人不太好,他們來的時候,你必須保護我。我是說,我在山洞時,你是唯一的保鏢。不,他只信任你們,因為你們吃純素又修行,我猜,他覺得能量不同,你們內邊善良,他並非每個人都握手,有時我叫他跟誰握手,他都不握。所以,跟他握手很榮幸。他也以各種方法幫我淘汰我身邊一些不太善良的人,他會見機行事。
 
「他某天帶那些在家徒弟,五百位」…永遠都是五百,五百或八萬四千,佛陀最愛的數字,意指很多跟隨者,人數眾多。
 
“渴望聽離婆尊者說法,他頂禮離婆尊者後,恭敬坐在一邊。”我想他們分兩邊坐,一邊男眾,一邊女眾,中間則是走道,我猜是這樣。我們這裏連走道都沒有,我們把四處都坐滿了。
 
「這位離婆多尊者是隱士」…意指他喜歡獨處。
 
「他不喜歡與人交談或教別人,喜歡獨處,甚至像喜歡孤獨的獅子,因此對阿多羅與隨從們,他什麼都沒說。阿多羅心裏想:『這位尊者無法可說』」…尊者、和尚,都一樣。
 
「這位和尚無法可說,他感到生氣、惱怒或…」“…被激怒,生氣嗎?不,感到挫折、懊惱?對,他感到懊惱。
 
「於是他自座位起立,去找舍利弗尊者」…另一位和尚。
「恭敬地站在一旁,舍利弗尊者問他『你為何來找我?』『尊者』阿多羅回答:『我帶領我這些跟隨者來聽法,並接近離婆多尊者,但他什麼都無可奉告,我因此感到惱怒』」“…什麼種類的…
 
「我,可能是生氣」…或…生氣,或被激怒,也可以嗎?
「『我因此感到惱怒』」
 
師父:不發一語怎麼激怒人?是嗎?這樣就被激怒,是不是很可笑?我認為激怒人要有原因,至少是言行舉止怒容或有所冒犯,離婆多尊者不語也不動,他與世無爭,他遺世獨處,他想獨處,你卻不請自來,還昭告大眾他激怒你,是不是很好笑?告訴你們,最好是…想遺世獨立,獨居清修,不想與人交談、互動,最好把自己裝進袋子裏,就不會有人來,沒人能因故責怪你,我不在喔,我躲起來了。人家就不會無端被激怒,要記住喔。我聽起來很熟悉。
 
人類很難懂,頭腦很複雜,複雜的頭腦結構,也使我們比許多其他亞種,比動物更聰明,也使我們能發明東西,以如此聰慧高雅的方式與彼此交流。但也給我們帶來麻煩,頭腦太複雜了,它什麼都錄下來,再全都播放出來。這副盲目的大腦就像一部電腦,也替我們製造許多麻煩,這副大腦是複雜的系統,它對我們有幫助,卻也使我們生活變複雜。
 
「阿多羅回答:『尊者,我帶我這些在家徒弟』」
 
師父:有五百個徒弟很驕傲,我應該比他更驕傲,是不是?我們的人數比他的多,我非常驕傲,好驕傲喔!我這些在家徒弟也坐著,這些是我的“坐”士,我非常驕傲。
 
「『我帶領這些在家徒弟來聽法,並向離婆多尊者請益,他去不發一語,我因此被激怒』」
 
師父:我替他感到難過,他被激怒,天啊!對方卻不知情,不發一語,也許他暗啞,無法講話,說不定是,總要問吧?沒問,只覺得被激怒就離開了,那就算了。 
「我來了,教我法吧」
 
師父:那種態度,像在點薯條或點什麼,一份,全熟炸透的。其他,我今天看到電視上有人端出炸薯條,我好想吃一點(他明天),但是我們都沒有。
 
同修:可以現做…
師父:對,但很費時
同修:不會
師父:我想問,卻覺得害羞,所以沒問(儘管吩咐)。
同修:我想做一些給您,但…
師父:今天嗎?
同修:不是今天,但我想也許。
師父:你怎麼沒做呢?
同修:都是頭腦的關係,很麻煩。
師父:好,好。
同修:也許師父不喜歡,也許不好…
同修:也許對…不好…
師父:對健康不好?
同修:不是
師父:我不在乎,偶爾吃,好吃就吃,老是健康擺第一,那我就沒得吃了。
同修:我們明天會現炸。
師父:為什麼是明天?
同修:我可以現在去做。
 
師父:老是明天、明天,明天我就沒有胃口了,明天電視新聞中會換別的食物,問題就在這裏,我只看新聞報導,連新聞裏都介紹薯條。 
同修:您明天不要看新聞。
 
師父:我不看不行,我必須知道世界動態,如果不看電視,最近就無法幫助難民。看電視也好,省錢要做什麼?
 
「舍利弗尊者便對他說:『好吧,在家徒弟』」…他甚至稱阿多羅為徒弟。
 
「舍利弗尊者說:『坐下!』」…坐下,像我對我的狗說「坐下!」
 
「舍利弗尊者立即細說阿毘達磨大法」
 
哇,幸運兒!舍利弗花費所有時間钜細靡遺為他說法,看看阿多羅有何反應,他一定很高興,對吧?這位在家徒弟和他的五百位在家徒弟,他們應該很高興,對吧? 
同修:對?
 
師父:你們會這麼想吧?因另一位和尚不發一語,讓他感到被激怒。現在這位舍利弗講很多,所以他應該很高興才對,我們都這麼認為。
 
「這位居士阿多羅想…」…順便講一下,阿多羅在悠樂(越南)文是指阿修羅,指這個低等的阿修羅界,也許他因此名為阿多羅。
 
「阿多羅心裏想:『阿毘達磨極其深奧』」
 
師父:深奧是什麼意思?
同修:深奧?
師父:對,深奧。
同修:也許是指難以理解。
 
師父:對,我也這麼認為,太精深又太繁複,太甚深又太玄妙,太難以理解,無論如何都太難,極其深奧,深奧難懂。
 
「『尊者僅對我一人詳細宣講此大法』」…喔,他該感到榮幸和…才沒有。
 
“『他對我們有何用?』…他被激怒,於是又帶著他的跟隨者去找阿難尊者,他又覺得被激怒了,因為舍利弗講很多,钜細靡遺為他解說。
 
「阿難尊者說:『居士,有何事?』阿多羅回答:『尊者,我們去找離婆多尊者,希望聽他說法,他卻一個音節都沒說』」
 
師父:一個音節?一個字母?
同修:字的一部分。
師父:對,一個字母。他連一個字母都沒說,連“A”都沒說,天啊!
 
「『我為此感到被激怒,於是去找舍利弗尊者,他為我們钜細靡遺宣講阿毘達磨大法,他對我們有何用?』」…意思是沒意義,沒幫助。
 
「『我們心裏那麼想,而且也被他激怒,所以來您這裏』」…他動不動就被激怒,哇!
 
「『尊者,教我們佛法』」…嗯,他至少還說:“尊者”,現在就教。他沒說“請”,但說:「尊者,教我們」
 
「『好吧』」阿難尊者回答:『坐下來聽』於是阿難詛尊者簡明扼要向他們說法,讓他們很容易就理解」。
 
師父:因為阿難認為舍利弗說法時可能用字遣詞太文言,用太高等的北印度語或英語,懂我的意思嗎?會有這種情形,有時讀完完整頁英文,卻不知所云。雖然生於英國,畢生都講和學習英文,卻不懂內容在說什麼。我有這種情況,也許並非人人皆然,對我卻是如此,我有時讀一些某方面的文獻報告,對內容卻不知所云,我一再反復重讀,卻不了解… 
同修:重點
 
師父:重點。因此,我寫詩文都不使用這些華麗詞藻,用字遣詞言簡意賅,因此人人都看得懂。 
同修:可是卻很深遠雋永。 
師父:對,而且情真意切,真摯如實,而且感動人心,因為他們也看得懂,而且感到心有戚戚焉。文字樸實不代表淺陋。 
同修:詩意盎然而雋永。 
師父:詩意盎然,對,我有時會刻意用一些不那麼文縐縐的字詞,只是表達心中感想,而不過度修飾。
 
「但他們對阿難尊者也心生不滿,於是去拜見佛陀」…他們要去最高法院了,最高佛陀。
 
「他們頂禮佛陀,並恭敬坐在一邊」
 
師父:他們至少還恭敬坐下,哇,那些和尚尊者,無論是否說法,他們都不滿意,表示這種敬意有何用?
 
「佛陀這位導師對他們說『各位居士,你們為何來這裏?』、『尊者,我們來聽法』」
 
如果聽得進去就好了,有些人就是那樣,嘴巴說要來聽法,卻不是真的想聽,他們並不想聽,只是“人到”而已,事後才能說:「喔,沒什麼嘛!」,因為他們“耳”沒到,他們已經在自己前面築牆,擋在自己和老師之間,他們並非真心想聽法。
 
(狗叫一聲)過來,你想來就來……(師父對狗說)
失他因為這樣才吠,因為那裏有一道門。(師父對同修說)
他們不讓你來這裏,他們好大膽!這可是你的房子耶!(師父對狗說)
 
他以前常待這棟房子門口,待在他們為他蓋的小屋。天氣冷時,我讓他待在廚房,其他三隻狗待在這裏(師父對同修說)
 
我愛你!你在外面無聊,是嗎?在這裏面太擁擠,在外面又太孤單?所以你三心二意,你知道自己要什麼嗎?(狗把腳伸向師父)知道?好吧,留下來,親一個。(師父對狗說)(第二集 完) 

 
 
四集之三
 
師父:「『但你們已聽過了』」…佛陀對阿多羅一行人說。
 
「『尊者,我們首先去向離婆多尊者請益,他卻對我們沉默不語,我們對他心生不滿。於是去找舍利弗尊者,他向我們細說阿毘達磨大法,但我們聽不懂他的開示,並對他感到不滿…』」…阿多羅都這麼講。
 
「『我們去找阿難尊者,可是,阿難尊者所說的法卻很簡短,我們因而也對他不滿,於是來您這裏求法』」…真是沒道理,沒道理!
 
師父:好,我知道你要什麼(師父對狗說)?我懂你的語言,給你吧,給你吧,純素潔牙骨點心。
 
「『我們因而也對他不滿,於是來您這裏求法』」
 
師父: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我也被激怒了。我必須在山洞裏找外衣…全身穿戴整齊,只為了看起來像樣。我也許有一天就去印度,比較簡單,塗灰就好了,反正我們本來就是灰塵,往生時就變成灰了,何不現在開始記住?以灰塗滿全身,就不會再胡思亂想了,將來就塵歸塵、土歸土。這是裸身苦行的寓意,他們提醒自己生命苦短、萬物皆塵。所以,這(師父拉自己的衣服)是灰色的灰,這是粉色的灰,白色的灰,白色的頭髮(師父指狗毛)。那裏的生活好簡單!我如果去印度會變得像前今天講的那個人,我們談到那位苦行者。 
同修:裸身苦行者。
 
師父:屆時你們還會追蹤,並按我的“鈕”嗎?我那時會一“鈕”不剩,但我一點都不在乎,你們怎麼想。在這裏,我仍然在乎,但我如果去印度加入這種清修者的行列,我可能一點都不在乎你們怎麼想。
 
「佛陀回答:『阿多羅,人們自古以來就是如此,指責沉默的人,指責多語的人,指責寡言的人,沒有人不受指責,也沒有人不受讚歎,連國王也是如此,有人指責、有人讚歎。連偉大的地球、日和月也是如是,連無上開悟的佛端坐在四眾法會中說法,也是有人貶、有人褒』」
 
師父:四眾法會,誰記得我講過哪四眾?四眾是哪四眾?我現在是扮演老師。和尚、尼僧、優婆塞、優婆夷。他們雖都坐在佛陀跟前,他們都坐著聽法,卻有些人讚歎佛陀,有些人指責或批評。我聽起來很熟悉,你們聽起來熟悉嗎? 
同修:熟悉。
 
師父:我,再熟悉不過了。
你(狗)在討疼愛嗎?如果他們都離開了,我該拿你怎麼辦?現在天氣有點冷了,十月,我想不適合在這裏,太冷,也許會有幾天不冷,不是每天都冷。但我不曉得是否適合讓大家來,我還在考慮十月,因為我記得之前十月就很冷了。但今年有點暖,連九月的白天都還很暖,23至26度,好溫暖。
 
「『被愚不可及的人褒或貶根本無關緊要』」
 
師父:思是不重要,不重要,是的,一點都不重要。如果被有些人貶或褒,根本毫不重要。(狗叫了幾聲)怎麼了?在這裏的愛不夠嗎?你真惹人愛,要我拿食物給你嗎?來。在這裏吃東西會把地板弄得亂七八糟,他可能還想吃他在山洞裏的食物。
同修:現在嗎?
師父:但我擔心他會弄髒地毯。
同修:我去拿來給他好嗎?
師父:好,你試試看。
同修:在廚房前面嗎?
師父:對,在廚房前面
同修:好
師父:有兩種,一種是拌了飯,一種全是純素滋養丸,兩種都帶過來。
 
「『無論他們褒人或貶人都無關緊要,他們沒有任何智力足以褒人或貶人,他們於理無據,因此所說的話無關緊要。而被飽學的智者貶或褒,就是真正的被貶或被褒』」
 
師父:懂嗎?被能明智判斷的人指責,被聰明的正人君子指責才是真正遭到指責,如果有明智判斷力的人批評你或指責你,那就是真正的批評,而且切中要點,表示你虛心受教很重要。
 
「佛陀說完後說了一首偈」…他將開示濃縮成一首偈。
 
「『阿多羅,從古至今皆然,並非今天才有這種現象,人們責怪保持沉默的人,責怪多語的人,也責怪寡言的人,世上沒有人不受指責』」…沒事做,到處去指責人。
 
「『過去、未來和現在,沒有人永遠受人指責,也沒有人永遠受讚歎』」
 
師父:沒有人只受到讚歎,也沒有人只遭到責怪,連佛陀、耶穌或先知也無例外,雖然他們只行一切善。原因何在?你們能告訴我原因嗎? 
同修:魔王。
師父:魔王?
同修:因為無明。
師父:因為無明,對啦!
你(狗)轉身到那邊去,對,很好,坐下,躺下來,躺著,躺下來!唉呀,別扭扭捏捏。喔,他想請你們一起吃。你吃就好,我們不吃你吃剩的啦。
 
好,瞭解。你現在打開這個,灑在他其中一碗食物上,他的友誼不是無條件的,也許他要的是那個,稍微剝開就好,然後放在任何…任何一碗都可以,搖一搖放下去就好,他會嚼,沒關係。
 
「如果智者天天觀察之後,對方品行端正、賢明,智慧與道德兼備,如閻浮提金一樣的價值,誰能指責這種人呢?連諸天都讚歎他,大梵天也讚歎他」
 
師父:如果有人認識有德之士,而且那個人是智者,如果那位智者讚歎這位有德之士,你就是真正的讚歎,而且實至名歸。
好,故事結束。(大家熱烈鼓掌)拍手!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師父:你們這麼安靜,我也為你們拍手,你們確實認真聽嗎?
同修:對。 
師父:好,那就好,有個小房間很好,你們的頭腦不能漫遊太久,只能在這裏閑晃,所以你們比較專心聽,對嗎?連他(狗)都很專心聽,他聽純素餅乾的聲音,他太喜歡這種純素餅乾,所以很專心吃,但是不怎麼營養,沒關係,我偶爾寵壞你一點。
你們今天吃得怎麼樣?一起都好嗎?一樣嗎?生食,一半生食嗎?你們依然喜歡嗎? 
同修:對 
師父:無論喜不喜歡,肚子餓了就好吃,而且只有幾天而已,試著吃生食,也許回家後會繼續生食,就不必太常煮東西,現在有很多即食熟食,可以配沙拉一起吃。 
同修:師父,您是怎麼找到這隻狗的?
 
師父:是他找到我的,我去領養狗的中心捐款,他坐在那裏盯著我,我到哪裡他一直盯著瞧,別的狗都像平常一樣拼命叫個不停,所以我才注意到他,就這樣,故事結束。
 
我是指他一直默不作聲,所有250隻狗都在他身邊瘋狂地叫,有新的人來時,他們總是叫個不停,餵食的人帶食物來也是,他們想出去,他們想博得注意,“領養我,帶我回家。”像那種反應。“幫幫我”。他默不作聲,很安靜坐在那裏,很有尊嚴,僅目不轉睛盯著我。
 
我再度造訪時,我說我要領養他過耶誕節,他們開始告訴我他的一切“不良紀錄”,說他是惡犬,會咬人,那是他們說的,讓我有點害怕,為我的助理和狗狗擔心,讓我延遲了兩星期,當我看他的時候,他也回看我,然後他開始放聲狂吠,像其他的狗一樣。在抗議吧,我猜,所以我叫他坐下,他馬上就坐下。
 
真的,我講英文,那是在別種語言的國家,那是非英語系國家,他馬上就坐下。我對那位助理說:「你說這隻狗怎麼樣?他很聽話,會坐下」。她說:「是,他會坐下,不過,他就只會這樣」,諸如此類的話,當然我只好空手而回,但他們向我推薦各種別的狗,「我們這裏有好多狗,領養別只吧,千萬別領養他!」
 
但我數週後、兩個月後,回到領養中心,我非回來不可,因為我查看了他是否(從天堂)下來找我,所以我必須回來領養他。我說,若他為我而下來,我必須去領養他,如此我們才能團圓,於是我回到領養中心,我說我要即刻領養他,他們卻說:「沒辦法,今天是星期六,您必須週一再來」。
我說:「不,今天!」
對方說:「請三思!他是惡犬‘作惡多端’」
我說:「別再說他懷了,為他祈禱,我愛他,他也會愛我,不會有問題的」那是我當時的感覺,我如實告訴他們,他們還是不肯讓我領養他,於是我說:「好吧,我現在帶他回家,星期一再來」
因為他們說我週一必須回來辦手續,拿護照來登記等等,讓醫生檢查他是否健康。
 
我說:「好,我星期一會帶他回來」我星期一帶他回去了,他星期一回去時,四處跑來跑去,跑到每個狗屋去“問候”所有的狗,沖來沖去,高興地跳來跳去,他們也看出他很開心,於是他們對我說:「好,也許可行,我們等著看」 “我們等著看。”他們“警告”我。
 
於是我多次去電告知:「他仍跟我在一起,沒問題!」
 
你(狗)是乖寶寶,我超級愛你,你們可能沒怎麼感受到他散發出什麼,不曉得,我只感受到愛,他看起來像只傻狗,面無表情或不善表達,很酷,是個酷傢伙,他很愛我。 
同修:困了
 
師父想睡覺嗎?當然,我的聲音使然。也讓其他人進入夢鄉,昨晚有個人鼾聲大作,你們怎麼能怪狗呢?連我自己也會睡著,我聽自己的講話的聲音,我也想睡覺。我過來之前,本來想去睡覺,我無法想像我還能坐在這裏講話。
 
你們高興嗎?高興!高興不高興? 
同修:高興!
師父:你們為何這麼高興?
同修:和您在一起就高興。
同修:看到師父就高興。
師父:看到我,是嗎?但你們看到我許多次了,你們許多人看到我很多次了。
同修:還是喜歡看您。
師父:還是喜歡看,我很討人喜歡,是嗎?(第三集完) 
 

 
四集之四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390604884489769&id=100006208410688 

 
註:請以電視台播出節目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請予更正,謝謝!
 


《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四節 . 五 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五節 . 十一 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