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29, 2019

《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四節 . 五 集

The Surangama Sutra: Twenty-Five Means to Enlightenment, Session Four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中 文 和 英 文 開 示 於 臺 灣 新 地 | 2019-04-07   
20191014a
*觀世音菩薩,這場法會的重要人物。她會敘述修觀音法門的利益。
不只是講修的原因,也講她如何得到力量,以及她怎麼用那個力量
在什麼地方,怎麼幫助誰。

「『…有一位佛現世,名為觀世音。
那位佛 教我修聽聞和深思而入三摩地。
我起初聽的時候進入音流忘了外在情況。
由於感覺對象和感覺器官都靜寂下來,動和靜這兩種現象就沒有出現。
之後,循序漸進,聽聞和所聽的聲音兩者皆消失。
聽聞一旦消失,就不再執著聽聞,進而去覺知,直到覺知和知覺對象
都變成虛空。當空覺達到究竟完美時,空和被覺空的一切也已然消失。
既然不再有生和滅,涅槃就現前了。』」


*觀世音菩薩繼續說:「『世尊,由於我侍奉並供養觀音如來。
蒙這位如來傳授我修聽聞並融入所聽聞時,會照見一切皆如虛幻,
而入堅固的金剛三摩地。由於我得到的慈力等同於諸佛如來的慈力,
因此成就了32應身,並能進入所有國土。』」
意指她變成無所不在。她可隨意進入所有國土,不過並非像人類的隨意;
而是「為無為」、「意無意」。因此,眾生的祈求她全都聽得到。
所以亞洲人、佛教徒,都很信觀世音菩薩,
因為她聽得到四面八方的聲音。她能千處祈求千處現。


*可能在後面段落,或其他佛經裡說過,
任何人以單純心與誠心經常敬誦觀音菩薩名號,
火不能燒他,水不能淹他,子彈也無法射殺他。
他告訴我,他堅信此事,因為這就發生在他身上。
那群人無一倖存,唯獨他沒死。觀音的力量強大無比。
但也視誠心和業障而定。

 

-----------------------------------------------------------------------


1 & 2

5-1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4983888763.html
什麼都是我們、我們、我們。你們概念要改過來。所以我教他們食前要供養十方三世佛,不是一味索求。要反過來,供養祂。應該感恩。一直要「加持、給這個、給我、給我。」那樣不對。現在講下一位「月光童子」。「『我觀照全身循環的水,水性並無不同。』『我看到體內的水和外在世界的水──即使那水是飄著法幢的最高佛土,所有的香水海,也沒有絲毫不同。當我在靜觀中,首度成功觀到水時,我只看到水。但仍未達到無身的境界。我當時是比丘。』」

5-2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5184004947.html
這位和尚繼續說:「『我得遇無量諸佛並修習這個法門,直到山海自在通王如來,降臨於世。』『我終於修得無身境界。我的本性與十方世界各香水海的真空本性,本然相同,毫無二致。如今我跟隨如來獲名為童真,並加入諸菩薩之列。』『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我從靜觀水性而通達無礙,證得無生法忍,成就圓滿菩提。這是第一法門。』」


3, 4 & 5
5-3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5184004406.html
觀世音菩薩,這場法會的重要人物。她會敘述修觀音法門的利益。不只是講修的原因,也講她如何得到力量,以及她怎麼用那個力量在什麼地方,怎麼幫助誰。「『…有一位佛現世,名為觀世音。那位佛教我修聽聞和深思而入三摩地。我起初聽的時候進入音流忘了外在情況。由於感覺對象和感覺器官都靜寂下來,動和靜這兩種現象就沒有出現。之後,循序漸進,聽聞和所聽的聲音兩者皆消失。聽聞一旦消失,就不再執著聽聞,進而去覺知,直到覺知和知覺對象都變成虛空。當空覺達到究竟完美時,空和被覺空的一切也已然消失。既然不再有生和滅,涅槃就現前了。』」

5-4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5377899680.html
觀世音菩薩繼續說:「『世尊,由於我侍奉並供養觀音如來。蒙這位如來傳授我修聽聞並融入所聽聞時,會照見一切皆如虛幻,而入堅固的金剛三摩地。由於我得到的慈力等同於諸佛如來的慈力,因此成就了32應身,並能進入所有國土。』」意指她變成無所不在。她可隨意進入所有國土,不過並非像人類的隨意;而是「為無為」、「意無意」。因此,眾生的祈求她全都聽得到。所以亞洲人、佛教徒,都很信觀世音菩薩,因為她聽得到四面八方的聲音。她能千處祈求千處現。

5-5
https://suprememastertv.com/ch1/v/75377898773.html
我早期認識一位和尚,可能那時他在當兵吧。那時他和至少十二個人,整群人就要被槍決了,但他整輩子都常誦唸觀音菩薩,甚至他當和尚前就如此,只是一般和尚,非比丘,不是受具足戒的和尚。結果他沒死,只是倒下而已。可能在後面段落,或其他佛經裡說過,任何人以單純心與誠心經常敬誦觀音菩薩名號,火不能燒他,水不能淹他,子彈也無法射殺他。他告訴我,他堅信此事,因為這就發生在他身上。那群人無一倖存,唯獨他沒死。觀音的力量強大無比。但也視誠心和業障而定。



五集之一
 
(師父進場,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真的沒空間了,女孩子又占到這邊來了!你們把先生丟到哪裡去?來這邊占我地方,你看,都跑到那邊去了。男孩子還好嗎? 
同修:好。
 
師父:會不會被太擠了?奇怪!這個時代女孩子修很多啊,女孩子修很多,好,可憐男孩子!在家裏被欺負,來這裏被擠,當和尚算了!佛叫你們當和尚,你們不當。(師父來到講臺)
謝謝,謝謝!
 
我衣服是比較亮,亮,人家才看呢,看得注意呀,黑黑的衣服,外面都賣很多了,是不是?我去外面採買,通常都只看到黑色、灰色、咖啡色、咖啡牛奶色,或這種顏色的衣服,如果你去一位男眾的家,打開他的衣櫥,會發現千篇一律是黑色,許多西裝都是黑色的,有時在飛機降落前,我從飛機上往下看,一片黑壓壓的,都是男眾,有時男眾為了某些原因,那天聚在一起,所以就黑壓壓一片。
 
臺灣(福爾摩沙)同修坐在外面,裏面剩餘的位子留給65歲左右的同修,通常是那頭邊緣區域,女眾佔用了一半男眾區。
 
不知道所有男眾都在做什麼,竟然不設法尋求開悟。女眾比較聰明,我不知為何如此,或者是你們都跟先生說:「待在家,照顧小孩,乖乖,乖乖,乖乖」是嗎?「親愛的,我很快就回來」用甜言蜜語哄他…用甜話哄他為你做事。
 
對啊!我很納悶,我想知道為何女眾這麼聰明,而男眾卻不會這麼做,你們撒嬌一下,就得到自己想要的。你們不知道怎麼做?學學你太太或女朋友,依樣畫葫蘆,如法炮製,要會說話,聽起來頭頭是道。
 
對,很好。她剛才是說咒語沒有用,因為要精通咒語的那個人傳給你才會有用。所以印心內容無法寫下來,不可能把它寫成書,然後念一念就開悟了,或看到(內在天堂的)光或聽到(內在天堂的)音,都必須經由傳法才行。
 
否則你們看密勒日巴工作這麼多年,蓋了這麼多房子,被打到遍體鱗傷,卻仍看不到、聽不到,即使在師父身旁也一樣,他假做印信是為了…也許他沒有作假信,但密勒日巴不夠純淨,業障還沒清除乾淨,因而無法有所領悟。為了偷學法,他甚至還偷偷去找自己師父的徒弟,結果仍毫無所獲。
還有,你們做事概念不正確,順便一提,她讓我想起一些事,我以前問過大家,可能你們那時不在,他們吃飯前所做的動作,他們像這樣捧著碗,然後…(師父模仿碗一舉然後馬上就吃的動作)
 
我問他們那是什麼意思?他們說:「師父,我們吃之前請師父加持」,我以為你們供養我什麼,至少是發自你們的內心,我不是要吃你們的飯,你們卻都只想到自己,「都是我,我,我,我!」,然後我又問他們,我那個星期為什麼出來,他們說:喔,因為師父想看我們「」,另一個人則說:「師父要加持我們」,還有一個人說:「因為師父覺得我們在這裏很冷,所以出來安慰我們」,什麼都是我們、我們、我們、我們,你們概念要改過來。所以我教你們食前要供養十方三世佛,不是一味索求,但這是傳統,老是要求“噢,拜託!”、“感謝禰賜予我們食物,加持我們要吃的飯菜”。
 
天啊!可憐的上帝,被濫用了。要反過來,供養,應該感恩。
 
我自己的話,什麼都沒供養,我通常都沒供養,我只是感謝祂,至少感謝祂。我說:「所有飯菜屬於禰,反正一切都屬於禰,我要怎麼供養禰東西?但感謝禰,即使我沒供養,禰知道我內心很感恩,今生所擁有的一切。」,但一般人至少應該要感恩,供養佛,佛不會吃那些東西,只是至少要有些孝順的精神、感恩之心。而不是一直要“加持!加持我們,加持食物、加持房子,加持這、加持那…”什麼都要給“我們”,那是錯誤的觀念!
 
當然,師父會加持你的食物,但你何不說些什麼?“感謝您”或“願師父也有美食享用”之類的。一直要“加持、給這個、給我、給我”。這樣不對,懂嗎? 
同修:懂,師父。
 
師父:那樣不對!父母供應你一切直到你長大成人,那是沒錯,但有時你也要奉養他們,就算他們沒要求,你也要帶他們去餐廳,煮飯菜給他們吃等等。而不是讓父母犧牲奉獻整個輩子,直到你都長大成人了,還對他們予取予求,那是錯誤的觀念,必須改過來!我們應該做得更好,而非只是需索無度。我怕你們不知道,也許你們有些人已知道。
好,我標記在哪裡?這裏,看到許多綠貼紙,在這裏,這個綠貼紙是標記。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根據佛教、佛教徒和佛教傳統,念佛經時,必須先燃香供花,並向佛經頂禮,在念之前恭敬地感謝十方佛菩薩,佛經也要用(純素)絲綢或漂亮的布蓋起來,我只是用比較大眾化、比較簡單容易的方式,我向所有佛致歉,我說:「請見諒,如果我的做法不符合傳統,我內心是充滿敬意的,只是我不可能每次都照傳統做,若是我犯了任何錯,所有罪過都由我來承擔」,至少其他人聽到佛號時,根據經典所說,他們都會得到利益。
 
師父:我們講到的上一位和尚他靜觀身體和外在世界,了悟一切本來清淨無瑕,卻因妄念生出不淨塵物,兩相混雜變得不很清淨,本來一切皆源自佛,這是他說的,由於生出虛妄,意指生出不淨塵物,兩相混雜就失去清淨相。他靜觀自身與世界微塵,因此而開悟。
 
現在講下一位“月光童子”,也許他年紀很輕,是年輕和尚,名為月光,「他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想起很久以前,比恒河沙數劫更久以前,有位在世佛,佛號水天,他教導所有菩薩修習觀水進入三摩地,我觀照全身迴圈的水,水性並無不同,我從涕淚唾液開始靜觀,一直觀到消化液、粘液、精液、血液和大、小便,在我全身反復迴圈的水,本質完全相同,我看到體內的水和外在世界的水,即使那水是飄著法幢的最高佛土,所有的香水海,也沒有絲毫不同。當我在靜觀中首度成功觀到水時,我只看到水,當仍未達到無身的境界,我當時是比丘』」。
 
指當時是,現在也是,但是他當時:「『某次我在室中坐禪…』」…坐禪意指打坐,禪。
 
「『我有個徒弟,在室外窺視,他只看到滿室的清水,沒看到別的東西,他年紀很小』」…他的這個徒弟。
 
「『他年少無知,撿起一片瓦礫丟進室內的水裏』」
 
師父:這位和尚正在打坐觀水,因此,他與水融為一體,他無比專注,除了水以外別無其他,所以他的徒弟只看到水,徒弟只是小孩,小孩看到水,通常會丟石頭,看石頭“噗通”掉進去,有時則看興起的漣漪,小孩會沒來由那麼做。
 
「『瓦礫噗通掉進水裏,小徒弟四下看看便離去,當我出定後,突然感到心臟疼痛,彷彿像舍利弗被惡鬼打後的疼痛』」…那是另外一個故事。
 
「『我心裏想:我已是阿羅漢,早已脫離病痛很久』」…意指他不會再有病痛。
 
「『何以今天突然感到心臟疼痛?難道我將失去不退之位?』」
 
師父:意思是不退的果位,不退轉,表示永遠向前進,永遠不再回到人間,意指已經向前進,不會再退轉。但他因心臟疼痛而懷疑自己也許失去那個果位,也許他必須如此,也許哪天基於某種原因會退轉到凡夫等級,像凡間人類一樣。
 
「『就在此時…』」…他正在懷疑時。
 
「『就在此時那個小徒弟很快來找我,告訴我事情始末,我立即吩咐他:下次再看到水時,可以開門走入水中,把瓦礫拿走』」.…重新來過,還原現場。
 
「『小徒弟遵照師囑,於是我重新入定,他再度看到水,也看到那片瓦礫,他開門進來並拿走瓦礫』」…能想像嗎?
 
「『我出定後,身體已復原」』…聽起來像神話故事,想想看,已經如此專注,以致與水融為一體,或與所靜觀的事物融合,卻依然放不下一切當時加諸在身上的外物,如小孩投的石頭或瓦礫。(第一集 完)

 
 
五集之二

師父:能想像嗎?確實會有共業,確實存在,事實如此,即使沒犯錯,但和不對的人來往,也會被污染而招致麻煩,現代人也明白這點,所以才說:「交友要謹慎!」,聖經甚至說:「別和吃肉喝酒的人為伍,從古至今都在提醒我們。宜慎選往來友伴,智慧良言古今皆然。有時身不由己,就用五聖號以及打坐得到的力量保護自己,祈求師父保護,那麼或許會平安無事。
 
麻煩就在這裏,我們生活在社會中,有些事情很難避免。有時我講“房子”,並不是真的指房子,我的“房子”其實是山洞,因為大家總會說“我房子如何如何”,我忘記住山洞很稀有。好比最近我得和尊名為“究竟明師”“自性”的眾生談話,我總是忘記祂的稱呼,我一直稱呼祂“無上師、開悟明師、最高明師、無所不在、無所不能”,就是沒稱“究竟明師”,只好重新來過,我說:「抱歉,我忘了」,我和這位眾生談話時,要尊稱祂“究竟明師”“偉大自性”等等。
 
習慣使然,人很難記住新東西,因此即使已經大開悟,也難保自己不被周遭的麻煩波及,隨時警醒,用所有的力量保護自己,同時也祈求師父隨時在旁保護。有時不一定是共業所致,也可能是個人業障,前世所作所為影響現在,這種因緣讓你得以出生並且活在這裏,直到往生才結束,這就是現世業障,也可能是這一世犯錯,但卻忘記了,就有額外的業障,印心後沒再造任何業障,就會很純淨,已經安全無虞。但若和不當的人往來。就不像印心時順利…倘若印心後,能自持直到往生,就能少點麻煩。
 
不過說總比做來得容易,不然你們就不會來這裏,你會只想和我在一起,或出家當和尚或尼姑,或待某處享受內邊快樂。
 
在外面更令人感到孤獨,相信我,的確如此。在城市的人群中也好,在餐廳也罷,我感到更孤單,比起獨自在喜馬拉雅山,城市生活的孤獨感更重,食物嘗起來沒那麼純淨,口味雖然多元,卻比不上我在喜馬拉雅山自己烤迦帕蒂塗花生醬,然後飲用恒河水,更令人滿足。
 
順道一提今天談及我的快樂時光,最快樂時刻,你們說:「噢,那大家一起去」,如果你們去,那就不是快樂時光了(師父及大家笑),坐在那裏和在這裏開示,有什麼差別?你們太可愛了!我是說我一個人住小屋,和蛇、蠍、蜈蚣等等共處屋簷下,不會有住城市的恐懼感,這種恐懼感來自周圍人群,來自四周情況,來自世界。
 
恐懼感會傳染,即使和人群住在一起,有時還是會感到莫名的恐懼,不安全感,所以我總是得把門鎖好,至少可以安心。不然外面每“砰”一聲,就足以讓我出定醒來,覺得不那麼安全。有時我忘記鎖門,天堂會叫醒我說:「安全措施!」我問:「什麼意思?怎麼了嗎?」,我環顧四周,才發現門沒上鎖,真的很有意思。
 
他們傳來某種警告的訊息,很久以前我說過,天堂傳訊息時會有聲音,有的像美妙樂音,像電話或傳真的聲響,像簡訊聲、鬧鈴提醒等等。即使有人坐在我身旁,他們也聽不到。有時候很大聲,聲音大到我能聽得到,即使我在睡覺,也會立刻醒來。我會問:「什麼事?」,然後祂們就會傳來“電子郵件”,內文通常很短,不長,因為如果太長,我就無力查看了,簡短扼要,很短,大概一兩句話,或三、四、五個字,有時一個字,讓我去猜剩下的意思,所以當祂們說:「安全措施!」我很納悶,然後環顧四周“啊,對,大概是門。”
 
有時我想去某個地方,祂們會說:「別去!」祂們只說“別去”,僅此而已!我就得查明原因,或問起緣由,“為何不能?”因為查起來太花時間了,去查阿卡西紀錄之類的,太累了,乾脆直接問,祂們可能只回答我一個字“不安全”或“危險”,大概如是,答案簡潔明瞭無需解釋。若我想知道為何不安全,祂們當然會解釋,那可能就是長篇大論了,祂們知道我不喜歡冗長,所都會長話短說。
好,日曆又出現了,你們愛聽,不是嗎?
 
這位和尚繼續說:「『我得遇無量諸佛,並修習這個法門,直到山海自在通王如來降臨於世』」…那是當時的在世佛聖名,他一直修到那位佛降臨,他那一世所在的世界。
 
「『我終於修得無身境界,我的本性與十方世界各香水海的真空本性本然相同,毫無二致,如今我跟隨如來,獲名為童真,並加入諸菩薩之列』」
 
師父:意指他一直無比清淨,感覺不到自己的肉身,時時與香水海融為一體,或與海水、河水等融合,他一直沒有身體,他有身體,但也許他太全神貫注,雖然生而為人,卻總覺得自己是水,幸好沒人朝他丟石頭,不然,不只是心臟痛,肝和肺等各處也會痛。能想像出去外面時,看到水體在眼前或身後移動嗎?會不會想:「好,測試看看!」扔過去…“噗通!”看看是否真的是水,或只是幻象,別試喔!若看到水體在眼前移動,請遠離它,免得被弄濕,也別朝水體扔石頭。
如今,他加入釋迦牟尼佛的僧團成為和尚。
 
「『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我從靜觀水性而通達無礙,證得無生法忍,成就圓滿菩提,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凝神靜觀水,不只靜觀水而已,而是觀各種水,懂嗎?還觀大、小便所含的水,他無比清淨,甚至能…他沒有分別心,對他而言,皆如清水,所以他說自己觀水有成,直到只觀到一種水味。對他而言,污水與淨水毫無差別。
 
好,下一位。名為“琉璃光法王子”。
 
「他自自己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還記得如恒河沙數的久遠劫前』」
 
師父:你們什麼都知道,也許我不必念了,我只需要念出名字,我念名字,剩下的內容你們在心目裏自己加上去,我是為某個人念的,那個人在家裏沒來。不然,你們什麼都知道。
 
「『我記得當時有佛在世,名為‘無量聲’,他…』」…噢,生生世世都有佛來來去去,我們好幸運。
 
「『…他教導諸菩薩基本的開悟美妙而光亮,他教導諸菩薩靜觀這個世界與這個世界的所有眾生,都是為風力所轉的虛妄之緣』」
 
師父:當時的那位佛,教他的徒弟認清這個世界和世上萬物本來都是幻象,“風力所轉”,意指無端出現,無中生有,風力怎能製造出什麼?因此,表示只是幻象,這個世界是假像,他靜觀這點。
 
「『當時,我靜觀世界的位置,靜觀世界時間的流動,靜觀自身的動與止,靜觀自己的起心動念,這一切種種的‘動’毫無兩樣,都一模一樣,毫無差別,我於是了悟這種動性即沒有來處,也沒有去處,遍佈十方的每一微塵和其中的每個顛倒眾生都一樣虛妄』」
 
師父:顛倒,是吧?我們永遠不知道地球現在是朝上或朝下,我們現在直立坐在這裏,但也許頭正朝下,我們不得而知,世界不斷滾動,我們時而在上,時而在下。“其中的每個顛倒眾生”確有其事,這一切都是虛妄,是幻象。
 
「『三千大千世界也是,每個世界的眾生就像許多蚊蚋受困於陷阱中啾啾亂鳴,陷於小小分寸之地,嗡嗡地大聲狂鬧,我遇見佛不久之後』」…佛是指釋迦牟尼佛。
 
「『便證得無生法忍,開悟並且看到‘東方不動佛國’而成為法王子,侍奉十方諸佛,我的身心因發出光芒而變得更加晶瑩剔透,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我從靜觀風力一無所依而喚醒菩提心,我入三摩地並與十方諸佛所傳的唯一妙心合而為一,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根據他的說法,靜觀風性是第一法門。你們做得到嗎?(師父笑)意指觀風的本性,他是指靜觀風的本性,必須真的很專注才能看到本質,這與風無關,因為風無形無相,看不到也摸不到,無法想像風的樣貌,但若專注、沉思夠久…也因為這是佛傳的法門,由於蘊含佛的力量,修行人會洞澈一切。因此他認為靜觀風性是他的修行法門。
 
有各式各樣的法門,悠樂(越南)有位明師教徒弟躺下或坐下,仰望天花板,並放一塊紅布,注意力集中在紅布,他們也沒問題。很久以前,悠樂(越南)有位開悟明師教此法門,只是集中注意力而已。也有人凝神靜觀燭火。
 
現在講另外一位,關於這位和尚都清楚嗎?清楚他的法門嗎?好,繼續講下一位,故事越容易明白,日曆就越少,我也喜歡這樣,因為到目前為止你們已經懂很多,我不必再解釋了,是嗎?甚至我只要說一個字,你們就能補齊剩下的,對吧?“恒河沙數劫”,現在輪到另一位和尚,名為虛空藏菩薩。
 
「他自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如來和我在‘定光佛’那裏』得無邊身」…定光佛是一位古佛。
 
「『當時,我手中拿著四顆大寶珠遍照十方多如微塵的佛土,並將佛陀化為虛空,我的心中出現大圓鏡,鏡中發出十種微妙寶光遍照十方至最遠的虛空邊際,所有飄著法幢的王土皆進入鏡中,並通過我的身體,通行無阻,因為我的身體如虛空般,我的身體可以輕易進入多如微塵的國土,而且能做許多佛的工作,因為已達隨心順意的境界,我得到這種大神力,從靜觀地水火風這四大元素的無所歸依,以及妄念的生滅,都於虛空毫無差別,所有佛國本來都一樣。了悟這個一體性後,便證得無生法忍。佛陀問哪個法門最圓通,我從靜觀無邊虛空而三摩地,並等到妙力和完美的了悟,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懂嗎?另一位和尚觀無邊虛空,仍然不能那樣。那是佛傳力量給他,喚醒他內在的這種能力,是佛力清澈純淨讓他看到各種妙境,一般人看不到這些,他之前也無法體驗到。
 
好,這是他修的法門。我只是再讀一次,看看是否需要解釋。需要我解釋什麼嗎? 
同修:沒有 
師父:沒有嗎?你們都開悟了,是嗎?(第二集 完)

 
 
五集之三
 
師父:下一位是彌勒菩薩。
「彌勒菩薩自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記得多如微塵般的久遠劫前…』」…我--用詞改變了,不再是恒河沙數,很好。
 
「『…有位明月燈明佛出現在世間…』」…喔,他有好多種光:日光、月光和燈光,古時候的人會取堂皇吉祥的聖號。
 
「『…出現在世間,我跟隨那位佛出家,卻一心追逐世俗盛名,且喜歡結交權貴』」
 
師父:和權貴人士稱兄道弟,他並未專心傾聽或實踐那位佛的教理,反而仍與權貴人士往來,想得到影響力或好處。
“‘世尊’”指當時那位佛。
 
「『當時世尊教我修習唯心識定』」…只修“意識”。
 
「『我便進入三摩地,曆劫以來以這個三摩地侍奉多如恒河沙數的佛,我從此完全不再追逐世俗的盛名』」…獲得淨化,斷除名利心。
 
「『當燃燈佛現世時,我終於成就無上完美的唯心識三摩地。我繼續修,直到了悟無量無邊的虛空。如來的所有佛土,無論是清淨或污穢,無論存在或不存在,都是從我自己內心變化出來的』」…他自己內邊了悟了全宇宙。
「『世尊』」…他稱眼前這位佛陀。
 
「『世尊,我因了悟這個唯心識,於是從識性中出現無論如來,如今已獲得您的授記,未來將會成佛』」…哇!
 
「『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我以靜觀了悟十方只是來自意識』」…只是出於自己的意識。
 
「『當識心完美且發光,就能進入完美的真境,從而不再依靠他人,不再執意於不斷的算計,並獲得無生法忍的果位,智慧安住於無生無滅的法中,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這段話充滿哲理,只不過表示,他得到開悟了,懂嗎?簡單、明瞭,因此,對他而言修意識是最好的法門。
 
接著是“大勢至法王子和同等的52為菩薩一起自座位起立,他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記得多如久劫什麼?’”(劫)劫和什麼?(萬古)很好,你們的記憶力很好。
 
「『多如恒河沙數般的久遠劫前有位無量光出現在世上,有12位如來在同一劫,相繼出現於世』」
 
師父:是同一劫而非同時,劫是一段極長的時間,有12位佛出現於世。加上這位佛,總共是十三位佛出現在同一劫,因此,要多少百千萬年才擁有一位佛來?很多、很多,而不是每幾千年就有一位佛來,不一定。也許有老師教相同法門,但不是明師。那另當別論,另當別論。
 
「『最後一位如來聖號為超日月光』」
 
師父:哇!也許看到這位佛時,要把自己遮起來,因為他的光比太陽耀眼,我們幾乎無法直視太陽,如果他的光比太陽耀眼,我們怎麼辦?去拜見這位佛時,要買太陽眼鏡,簡單。還是要去看他,買太陽眼鏡戴上擋強光,“佛,您還在嗎?”
 
「『那位佛教我念佛入三摩地』」
師父:就像現在佛教的蓮宗、禪宗,會念誦經典、持戒咒語,或誦念阿彌陀佛的聖號,這樣稱為念佛,然後就能入定,應該是,此處經文說的。
 
「『譬如有人常想念某人,但對方已完全不記得他,兩人如果彼此相逢,即使彼此相見,也不會留意,他們不會認得彼此,如果兩人想念彼此,而且深深牢記,彼此將生生世世如影隨形在一起,永遠不會背離對方,十方如來憐憫並想念眾生,一如母親想念子女般,如果子女離開不見了,母親的想念有何用?但子女如果想念母親,像母親想念子女般,母子則生生世世都不會遠離。若眾生心中想佛念佛,現在或當來必定會見到佛。他們永遠離佛不遠,他們不必透過任何方法,就會自己覺悟,就像靠近香的人,本身也會被熏香,這是同樣的道理,這稱為‘香光莊嚴’。我本著想念佛的心,進入無生忍的境界』」…有時古人所用的詞語和現代不同,很難翻譯。
 
「『如今在這個世界,我集結…』」…無論那段話怎麼說,就是指開悟,懂嗎?指開悟而已。
 
「『如今在這個世界,我集結想念佛的人,並帶他們回去淨土。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我不選擇別的法門,只選擇持續淨念,収攝六根以得三摩地,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無論這是什麼法門,你們都不要修,對嗎?所以不必解釋了,徒然讓你們頭腦更擁擠。他由於得到開悟,所以能帶其他眾生,並幫助他們去淨土,也幫助他們解脫,還不錯,無論那是什麼法門,他已經夠開悟,能帶一些人、一些靈魂回去佛土。所以他認為那是最好的法門。“以持續淨念収攝六根”意思是他轉移體內各器官的感覺,達到全然的專注,不注意心跳或肝臟收縮,或血液在體內迴圈流經肺部等等,他將這些感覺轉移成全然的一心不亂,他因此得到三摩地和這份力量。因此,對他而言,轉移、収攝六根的感覺達到一心不亂是最好的法門。
 
“那時”啊!現在快到結尾了,“觀世音菩薩…”,現在最後一位了,但她的力量日記快來了,注意聽,觀世音菩薩,這場法會的重要人物,她會敘述修觀音法門的利益,不只講修的原因,也講她如何得到力量,以及她怎麼用那個力量,在什麼地方怎麼幫助誰,很重要。聽著!
 
“觀世音菩薩從他的座位起立。”在此處是男眾,在亞洲提到觀世音菩薩多半總是認為她是女眾,是一位女士,因為就我們所知,在某些傳說中她是一位女眾,她以女眾形相成菩薩,她在當時或在佛陀之後的時代都是以女眾形相現身在多數徒弟面前,衣著莊嚴,一手持淨瓶,一手拿柳枝,以淨水淨化人。那是在中國所知的形相,在悠樂(越南)也是。此處經文,在印度當時卻是位男眾。
 
「觀世音菩薩從他的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世尊,我記得多如,多如恒河(沙)數般的久遠劫前…』」…哇,天啊,你們好厲害!你們隨時都能通過考試。
 
「『…有一位佛現世,名為觀世音』」…世界的聲音,許多聲音。
 
「『我跟隨這位佛而發菩提心』」…意指她決心得到菩提、得到開悟、得到佛果、得到菩提智慧。
 
「『那位佛教我修聽聞和深思而入三摩地,我起初聽的時候,進入音流忘了外在情況,由於感覺對象和感覺器官都靜寂下來,動和靜這兩種現象都沒有出現,之後,循序漸進,聽聞和所聽的聲音兩者皆消失,聽聞一旦消失,就不再執著聽聞,進而去覺知,直到覺知和覺知對象都變成虛空。當空覺達到究竟完美時,空和被覺空的一切也已然消失,既然不再有生和滅,涅槃就現前了』」…安靜、平靜。
 
「『我忽然超越世俗世界和超世界,而且完美耀眼的光遍照十方,我獲得兩種殊勝境界,第一,我向上融入十方諸佛的完美大智慧,且得到慈力,這股慈力與諸佛如來所擁有的慈力一樣』」。
 
哇,不可思議,只透過聽聞而已!“觀世音”指的不是世俗的聲音,因為在《金剛經》中,佛陀也提醒修行人:「若以色見我,以聲音求我,不能見如來」,佛陀這段話指的是普通的光、普通的聲音,“色”也許表示只靠佛陀的外相、佛像等等,或念經等有聲音的方式,靠這些不能成佛。佛陀的意思是這樣,在《金剛經》中講的。《金剛經》是另一部很出名的經,因為那位佛當時教觀世音菩薩“修聽聞和深思而入三摩地”。如果專心聽外面的聲音,不可能進入三摩地。如果佛陀教人持續聽聞四周的聲音,受教者不可能進入三摩地,還要深思,觀那個聲音,所以那不是平常聽到的聲音。
 
然而他,觀世音菩薩得到兩種無上境界,他進而與十方諸佛合一,而且能運用十方諸佛轉移的慈悲和十方諸佛轉移的力量。如果與明師同一體,或與十方的明師合一,當然會分到他們的品質,他們有何品質,你就有,因為你與諸佛同一體,與眾明師合一。因此,她擁有一切慈悲、慈力,與諸佛的一樣。當時,她與諸佛同一體,她已經沒有自我,他沒有自我、失去我執。那是觀世音菩薩修聽聞法門得道的第一種力量。
「『第二』」…他得到的第二種力量。
 
「『第二,我向下融入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能與眾生同體同悲』」
他向上與諸佛合一,擁有他們的一切慈力;第二種力量則是他也連結較低等的境界,指一切六道眾生,
就是……
同修:地獄
師父:地獄
同修:餓鬼
師父:餓鬼
同修:惡獸
師父:惡獸
同修:阿修羅
師父:阿修羅
同修:人
師父:人…六道,還有?韓國和尚?
同修:天、人。
同修:阿修羅
師父:阿修羅
同修:地獄、餓鬼、畜生
師父:對啦!你漏掉了,漏掉一個。好,沒關係,以你的年紀算很好了,比我還好,我們兩個都老了,不記得了,必須問年輕人。
翻譯是:天、人、阿修羅、餓鬼、地獄、畜生。
 
翻什麼都好,我們沒興趣,我們連記都不想記,這些對我們沒好處,跟我們沒關係,讓我們迷失而已。
 
他們所講的“天堂”,並不是指高等天堂,可能是33天的天堂,可能是帝釋天神所管轄的諸天。你們知道的那位淘氣神,老是找明師麻煩,老是找修行人麻煩,這些諸天也是天堂。但我們不要那種天堂,那些天堂並不永久,不值得我們注意,或想去那裏。
 
通常,修行人開始,邁向求道之路以後,來自這種天堂的諸神,往往會來考驗修行人,來找他們麻煩,因為擔心自己地位不保。因此,觀世音菩薩由於修觀音,她可以與諸佛合一,也可以往下與低階天堂,下至地獄的苦難眾生同一體。他是那麼說的。(第三集完) 

 
 
五集之四
 
師父:有個關於觀音菩薩當女眾時的故事,那一世她當女眾,是位尼師,有一世她出生在亞洲中國的某個地方,她嫁給一個男人,生活一切都很平順。有天晚上她看到她的先生頭上有根雜發,看起來不順,怪怪的,所以她用刀子,我想他們那時沒有剪刀,她拿了一把刀子想把那根頭髮削掉。結果他先生突然醒過來,也許拔的時候弄痛他,“噢!”他就醒了,她以為她想要殺他,便拉警鈴,警醒全家,要抓她去官府受審。所以她逃走,偽裝成一個男人,進入一間寺廟住下來,想要削髮為僧,穿上僧服等等,只是個見習僧。
 
後來有個常去進香的人,一個女孩愛上了“他”,事實上是“她”,會愛上她是因為她喬裝成男人後看起來更加俊美,她年輕貌美,即使打扮成男眾,還是很好看,比男眾更好看,沒有鬍子或粗獷的面孔,所以有個女孩愛上這位女扮男裝的和尚。她覬覦“他”,想要引誘“他”,而她本身是女眾,當然對那女孩沒意思,就連一般的和尚也會避之唯恐不及,更別說是女眾了,她當然一再地拒絕,想要避開這一切。
 
之後這個女人,這女孩來自一個頗有影響力的家庭,所以她不讓他好過,她處於挫敗感,或是想要找麻煩,或是只想滿足她的欲望和身體的欲念,就和一位僕從私通,最後懷孕了。當然在那時,如果女人未婚懷孕是滔天大罪,尤其你是一個好人家的女兒,他們打了她一頓,衙門在地上挖了一個洞,讓她的腹部不會受傷,命她腹部朝向那個洞趴下,才不會傷到胎兒。想把她打到招供為止,結果才沒打幾下,她就說那廟裏的和尚是孩子的父親。當然,得不到“他”,就想給“他”找麻煩,她想要逼“他”娶她。但“他”堅決不娶,什麼都不要,只是壞了名聲,但是因為沒有證據,他們也拿和尚沒有辦法。
 
即使這件事敗壞“他”的名聲,她生下孩子後,那家人和她把孩子帶去給觀音菩薩尼師照顧,她(他)不發一言,默默收養了這個嬰兒,開始去托缽牛奶餵養小孩長大成人。當然,寺廟把他趕出去,但也很同情他,因為住持問他(她)時,他(她)始終否認:「不,我沒有!」但是規定還是要遵守,寺廟不能有個緋聞纏身又製造麻煩的和尚。所以住持雖然為他(她)感到難過,也只能讓她待在外面鄰近寺廟,在寺廟之外,但鄰近寺廟,這樣她仍有個棲身之所,像是一間小屋,可以照顧嬰孩。
 
她每天出去乞討牛奶,毫無怨言,直到孩子長大。然後有一天她生病過世了,她死後,大家才明白,原來“他”是女兒身,都錯怪他了。他們又再把那個女人打了一頓,然後她才承認她是因為迷戀“他”,但他(她)一再拒絕她,所以她想要報復他(她),才捏造事實。
 
這是她的故事之一,還有其他的故事,真正的聖者耐心包容如是,他們不會在意。還有一個故事,可能是日本或是中國,可能是日本和尚,某處的禪宗和尚,也是一個癡情的故事,一個所謂的徒弟,或是常去寺廟的香客,就是供養蘋果拜佛後,要吃掉蘋果的人,後來也是愛上和尚,但是和尚不愛她,然後她也是和別人有了小孩後就嫁禍給他,她把小孩生下來後,他們把小孩帶給他說:「這是你的小孩」他說:「喔,是嗎?」、「現在你必須撫養他」、他說:「喔,是嗎?」、他們留下那個小孩,他也接手開始照顧,什麼都沒有說,他只說“是這樣嗎?”“是這樣嗎?”是指“你是這意思嗎?”他並沒有說,你說的不是真的,他只是感到訝異,“是這樣嗎?好吧。”意思是你怎麼說都好,他也撫養了那嬰孩。這是較近代的故事。
 
好了,觀世音菩薩繼續說:「『世尊…』」…繼續稟告佛陀,指經文中的在世佛。
 
「『由於我侍奉並供養觀音如來…』」…有另一位佛,聖號為“觀音”,她一直在他門下侍奉並供養他。
 
「『我蒙這位如來…』」…指這位觀音佛,不是指她自己
 
「『蒙這位如來傳授我修聽聞並融入所聽聞時會照見一切皆如虛幻,而入堅固的金剛三摩地,由於我得到的慈力,因此成就了32應身,並能進入所有國土』」
 
師父:意指她變成無所不在,她可隨意進入所有國土,不過並非像人類的隨意,而是“為無為”“意無意”,她有32種化身,能做什麼?可以有更多化身,但是她有32個就足以回應十方眾生,並進入任何國土助人。她會講,會告訴你們她怎麼運用這兩種力量。因為她有32應身、化身,可回應眾人的祈求。
 
接下來她稟告佛陀,她透過修觀音而成就的化身,可以做什麼。
 
「世尊,若有菩薩入三摩地,並進修無漏以斷除煩惱,他們有非凡的理解力,而且已經很開悟,我會現身為佛,為他們說法,讓他們得到解脫」…她自己會化身,他自己化身為佛。
 
「『若正在修道的人…』」…她能幫的下一個對象。
 
「『若正在修道的人在靜默中看到美妙的光,他們非凡而殊勝,修行很完美,我會以獨覺佛的身份,現身在他們面前,為他們說法,讓他們得到解脫』」
 
師父:“獨覺佛”是自己開悟的佛,獨覺佛。她也可以那樣現身,不只現身為佛,像釋迦牟尼佛那樣的佛,也可以現身為獨覺佛。獨覺佛通常不教人,他們是自己開悟的,而且不教許多徒弟。但釋迦牟尼佛和一般的佛一樣:教徒弟、被徒弟業障等,度化他們。
 
下一個,下一種力量,下一種能力。
 
「『如果正在修道的人已斷除十二因緣,而且已斷緣,了悟無上本性,他們非凡而殊勝,修行很完美,我會以緣覺佛的身份現身在他們面前為他們說法』」
 
師父:視對方所需而相應化身,如果對方需要一位佛,觀世音菩薩就現身為佛;如果對方較喜歡獨覺佛,他就如是現身;若對方需要緣覺佛度化,她就現身為緣覺佛。她隨順眾生所願,化身為各種身份、樣貌。
「『如果正在修道的人,已證得四諦空,而且正在修道』」…我們昨天講過四諦。
 
「『已進入滅的境界,無上本性,而且修行很完美,我會現身為聲聞為他們說法,讓我們得到解脫』」
 
師父:她可以隨時隨地現身,視學生、徒弟的緣而定,但是你們要注意這裏,這位徒弟,這位修行人非凡而殊勝“修行很完美”,有“超凡本性”等等,而且也在修“道”。也許只是缺少一點指導就可以修成或解脫,觀世音菩薩在那個時候才能向他現身、說法,切斷最後那個結,讓那個人得到解脫。而不是一般凡夫,經文上一再重複出現那個人有“超凡本性”,修行也很完美,而且在修“道”和各種法門,幾乎快修成了,卻缺乏指導繼續向上爬,也許只剩最後一階要爬,那時觀音菩薩就來協助。如果沒有她的協助,這個人可能永遠無法斷掉最後的束縛,得到解脫。
 
所以,真的大有幫助,比方說,有些人很誠心想修道,當時世上卻沒有明師,沒有佛現世。一劫才有十二位佛,千百萬年才出現一位佛。沒有在世佛的期間,也許沒人能指導這個只差臨門一腳的人,也許會前功盡棄。一旦前功盡棄就必須再轉世重修,直到千百萬年後等到一位佛來處理最後那個連結。
 
觀世音菩薩,由於她的力量,她能透過化身示現,不需要肉身,一般人通常需要肉身明師的傳法或加持,才能解脫或開悟。但觀世音菩薩力量強大,她修觀音法門,能以像肉體的化身示現,並教導那個人,因為那個人已萬事俱備,只需要“東風一吹”就能去解脫的國土。也由於當時那裏沒有佛,沒有明師在那個地方,或那個人所在之處他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因此,觀世音菩薩可以化身過來幫他。
 
是不是很棒?一直引領期盼明師會變成長頸鹿,不斷盼望、張望“明師在哪里?”也許有位修行人因渴望明師而引領張望,結果脖子變長,轉世為長頸鹿。我不曉得,開玩笑而已。
 
好,講下一個例子,觀世音菩薩助人無數,我講過,她的日曆很長(師父邊翻書便驚歎還有那麼多),我們還沒講到為何修觀音法門的說明和對我們的鼓勵,我們只講到有位菩薩修觀音法門,就是觀世音菩薩,我們還沒進入正題呢!留久一點,如果想聽電影的結局,想聽故事的結局,這一大段講完之後,佛陀智慧第一的徒弟文殊師利會一一解釋,他會分析各法門的缺點,以及觀音法門的優點。
 
觀世音菩薩只是廣告而已,告訴大家,她由於修觀音法門而變得多麼有力量,讓她能如何幫助六道和天界的眾生。所以,我們才剛開始,我只講了幾個例子,她還有許多要講,吊吊你們的胃口。那很好啊!之後,文殊師利解釋那25個法門中,我們何以修這個法門,何以不該修某某法門,不該修那些,該修這個,你們才會心悅誠服。因為你們想要像觀世音菩薩那麼強大。
 
「『如果有眾生希望心智清晰而覺醒,不沾染各種世俗欲望,希望身體清淨,我會現身為梵天王,為他們說法』」…為他們宣講真正的教理。
「『讓他們解脫』」…“法”是指真正的教理,你們都知道了,但願。
 
「『若有眾生想當天王,以統領諸天眾生,我會現身為帝釋天,為他們說法,讓他們如願以償;如果眾生想得到身自在,能漫遊十方各處,我會在他們面前現身為自在天神,為他們說法,讓他們如願以償;如果有眾生想得到身自在,於空中飛行,我會在他們面前現身為大自在天神,為他們說法,讓他們如願以償;如果有眾生喜歡統治鬼神,以拯救和保護國家,我會在他們前面現身為天上大將軍,為他們說法,讓他們如願以償』」
 
她宣講各種法,依眾生的不同願望,教他們不同方法,也許教不同的神咒,不同的方法,如何才能修成當天上大將軍。不然,她現身為佛或聖人即可,她卻現身為天上大將軍,讓那個想統治鬼神的人信任她,並說:「噢!他是天上大將軍,正如我所願」…因此,眾生的祈求她全都聽得到,所以亞洲人、佛教徒都很信觀世音菩薩,因為她聽得到四面八方的聲音,她能千處祈求千處現。也許她真的現身了,卻非人人都看得見她。(第四集完)

 

五集之五
 
師父:我早期認識一位和尚,可能那時他在當兵吧,我不記得了,那時他和至少12個人,整群人就要被槍決了。但他整輩子都常誦念觀音菩薩,甚至他當和尚前就如此,只是一般和尚,非比丘,不是受具足戒的和尚。結果他沒死,只是倒下而已,他上面疊著其他屍體,但子彈沒打到他。
 
可能在後面段落,或其他佛經裏說過,任何人以單純心與誠心經常敬誦觀音菩薩名號,火不能燒他,水不能淹他,子彈也無法射殺他。
 
他告訴我,他堅信此事,因為就這樣發生在他身上,那群人無一倖存,唯獨他沒死。無論基於復仇或政治,但他說菩薩確實救了他的命,他還活著,他是我婚前和婚後期間幫助過的難民和尚之一。我在一個難民營擔任口譯員時,他告訴我那個故事。我當時在內邊發願時,整大把香都像這樣全部向下捲曲,他是親眼目睹的四位和尚之一。沒有任何香灰掉下來,它們只向下捲曲,卻沒有掉下來,通常燒香時,香灰太長就會掉下來,我的都沒掉!那整把香連一毫米香灰都沒落下,他和其他和尚就說:「哇!您發的願必定很大而且會成真」。
 
我不曉得,我不曉得我要求了什麼,它成真了,好。不,我不後悔,只是開玩笑,我不後悔,我很高興它成真了。
 
那整把香完全沒有香灰落下,一直燒到最後,就那樣立著,或捲曲卻沒有掉下來,整支都是香灰,裏外什麼都沒有,但燒完香後,它立在那裏像新的,像沒燒過一樣。有燒香,全變成了香灰,卻一點都沒有掉下。所以他們告訴我,若我許了願,而香灰一點都沒掉落,那我許的願就會成真。他們知道,那個願必定很大,非一般的願,我沒說是什麼願。他們跟我說:「別說出你許的願,只要許願,然後燒香,看看結果如何」就是那樣。
 
所以他是見證那一切的其中一位和尚,而且他全家都出家了,他、太太、女兒和兒子也出家了,他們都出家了。目前仍住在德國,有自己的寺廟,我最近剛寄了一些錢,供養他們,讓他們修繕寺廟或付貸款等等。我一直在尋找他們,因為他們的地址好久以前改了,我很高興找到他們。我也教他們觀音法門,只教媽媽和女兒,那兩位和尚,男眾,並沒有想到要學。
 
因為那時我連尼師都不是,我去了喜馬拉雅山,回來後,收了幾個徒弟,我回到那裏拜訪他們,他們信任我,他們跟我學並且修行。所以現在什麼都知道,他們內邊知道我是誰,因此別人問候她時,她就說:「噢,由於師父的加持和恩典,我八十多歲了,還是很硬朗」,她講話跟你們一樣,跟你們這些徒弟一樣。已經很久的事了,那時我認為他們不會繼續跟隨我。
 
好了,我為什麼講這個?不知道,觀音,啊,觀音菩薩,子彈真的殺不了他,有些人也報告過,發生意外時,火燒不了他們,有人本該淹死,卻倖免於難,他們獲得了救助,離奇地浮起來。觀音的力量強大無比,但也視誠心和業障而定。
 
很久以前我們有位長住,當時我剛出來弘法,沒有家,還記得嗎?沒房子,什麼都沒有,當時我們紮營在屏東的好茶溪邊。有一位女眾長住掉進一個大而深的水坑,但她沒有溺水,完全沒嗆到,我只拿一根竹子就把她救上來,她抓住竹子,他們就把她拉出來。她離開水裏時,沒嗆到,沒咳嗽,完全沒被水嗆到。我問:「你還好嗎?」她說:「是,還好,我在水裏什麼都看得到,就像在這裏一樣,而且我能呼吸」,她跟我這麼說,那時她在水裏呼吸,卻沒任何水進她的肺部。但我們認為這沒什麼,有太多奇跡發生了,我們視為稀鬆平常。
 
像每次我靠近湖水,只是洗個手,就有數千隻魚飛在空中,飛個不停,飛好久。我們還有幾位老師兄看過此景,那時的出家眾都看到了。那些魚在空中不停地飛,交互穿梭,整座湖滿滿都是飛魚,而這些並不是飛魚,只是一般的魚而已,大約這樣小的魚,他們高飛,而且交互穿梭,好快樂。
 
有一次,我進入一片草地,所有蟋蟀都“嗶”一聲,全跳到空中,跳得很高,他們跳上跳下,不停地跳,跳舞,哇,跳好久。
 
甚至最近,現在有時我會餵這裏的魚,我經過時,他們都靜止不動,但當我靠近餵食他們的地方時,即使我安靜無聲,沒發出任何聲響,我的拖鞋也沒發出聲音,甚至在我到達前,他們已知道我要來了,池塘裏的魚不斷躍出水面,並不斷發出“唧唧”聲。 
同修:他們為您跳舞。
 
師父:對,不停地飛躍,而且無比快樂。這幾天,由於你們,我完全沒餵他們,但我吩咐助手餵他們,希望助手會餵魚。他們在其他地方餵食,我則是在狗住的附近餵魚。每次我回到家,才剛出來,甚至尚未靠近餵食地點,他們就全跳了出來,在空中跳躍,在水中翩翩起舞,令人目不暇給。他們是十分美麗的眾生,滿懷著感恩。
 
這裏算是觀光遊憩區,但後來園方把它改成帶有佛教風格的度假村。所以許多人為了功德,就把魚和龜帶到池塘、湖泊放生。人們把他們買來放入水中,但卻沒人照顧他們,而且水很髒。我只好吩咐他們想辦法淨化水質,這些魚才不會窒息,也許我們也會把一些魚撈上來放進大河,這樣他們就能飛躍,並且自由地到處遊。
 
這個地方要承接很多事物,有很多工作:鴨、魚、龜、鳥、松鼠。我們每天在不同地方餵他們,每次我出來,那些鴨子都蹦蹦跳跳地過來找我,即使我沒餵他們也一樣,我沒時間,我說:「抱歉,我承擔不起來,我承擔不了你們的愛,你們待在原地就好,我的助手每天會餵你們,我保證如此」,助手的確有餵。但他們仍一直跳,來找我,像這樣,好可愛,但我不想如此。我說:「我不想結識你們,拜託,因為那會令我心碎」。
 
但我仍得照顧他們,上次,有一隻鴨生重病,腹瀉好多天,他們就帶他去看醫生,但找錯醫生,完全沒治好他的病。之後我們帶去對的醫生,一位師兄認識更好的醫生,專治鴨子和家禽。然後他就痊癒了,但花了一些時間,我們必須特別照顧。通常他們會遠離人們,但他並沒有,因為他們認識我,所以我用外套迅速地蓋住他,然後抱起來,帶他去看醫生。各種瑣事不斷,魔王總是惹一堆事給我,一堆大小事。
好,夠了,我的天!
 
同修:我們喜歡您的故事。
 
師父:喜歡故事,真的?你們喜歡鴨和魚,還有烏龜,他們也想上來,他們浮上來,等著和魚一起吃,他們為魚做了純素滋養丸,烏龜也可以吃一些,非常可愛,他們來,只把頭探出來,身體沒有浮上來,身體很沉重,但探出頭來。小小的頭,非常可愛,如果他們看到我,也會努力爬上來,你通常不會看到他們,但他們若聽到或看到我,或是有吃的,他們就會過來,很慢,魚很快。但還是可以吃到一些,我想他們也吃湖裏的東西,需要的不多,只是他們喜歡人家餵,換換口味,我想是因為愛心。因為我希望他們能從饑渴中解脫,永遠解脫,永遠不用再吃東西,不必再依靠人類,但他們喜歡那樣,他們很感恩。
好,也許下次見。(師父合上書)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師父:明天我們要換地方,你們知道另一個地方,很久,我也喜歡那裏,只是對你們沒那麼舒服,但我比較喜歡那裏,在樹下,較自然,又有我熟悉的山洞,樹木茂密,感覺更自然,簡單,但下雨時不方便就坐和打坐,不然我喜歡那個地方,我不喜歡建築物,不那麼喜歡。如果我有一棟建築物,需要的話,我會住,但我不會選它。
行了,該休息了。(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唱著說)埃雷特師兄,睡了嗎?傑克師兄,睡著了嗎?你們睡著了嗎?叮叮叮叮叮 叮叮叮咚。(大家有節奏地鼓掌打拍子)
 
晚安,明天見。
明天晚上離開?噢,抱歉!
同修:感謝師父這一切。
師父:再見,為何這麼早走?家務繁忙?
同修:起初是禪三,他們就來參加禪三,所以很多人,航班就那麼安排。
師父:我懂了!
同修:是
 
師父:當然是禪三,但並不表示非離開不可,或是不能提早來,有些人提早到,然後不離開,他們盡可能地久留,如果想留的話,可以留;如果想離開,當然也行。三天對大家比較方便,只有三天,一周太長,是嗎?太長,家裏有很多工作,小孩、父母、貸款、汽車保險,這些都很重要,真可惜!這些事情真的綁住我們,似乎怎麼也免不了,免得了嗎?留在這兒,不要走!
 
同修:我想沒什麼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有意志力的話。
 
師父:不,不一定。如果你想要,你是有自由意志的,只不過若有一家老小要依靠你,那才是問題,家庭是大問題。大家都跟我說:“師父,要是早認識您,我就會跟隨您,不結婚了。”但是他們跟隨我後,還是結婚!只是開玩笑,知道嗎?他們只是說好玩,“我改變心意了。”很好笑!不用離開家庭來跟隨我,我的意思是獨自修行,遵循這種修行方式;如果不遵循,會讓自己被別的事纏住,然後從那件事牽連別的事接踵而來,永遠沒完沒了,總是如此。
 
這就是為何我總是簡化我的生活,即使我的生活仍然複雜,我儘量簡化自己的生活,而且還算不錯,幫我照顧房子,為我煮飯的人數我都減少到最少。廚房煮的飯菜未必合我的口味,不過沒關係,和大家吃一樣比較簡單,純不純淨,我不在乎,一點東西而已,只是找藉口吃東西,繼續活著。不然我若像之前自己煮飯…那時情況不同,我必須自己煮。但現在,如果不需要,我就會去做其他事,我想我現在沒辦法再為自己煮飯了。我幾乎沒時間吃飯,更別提煮飯。
 
能鬆綁就鬆,或是忍耐,儘量忍耐你的生活。
 
同修:謝謝師父!(第五集完)
 
註:請以電視臺播出節目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 請予更正,感謝!




 


《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三節 . 六 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佛教故事:阿多羅居士 . 4 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