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23, 2019

《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三節 . 六 集

The Surangama Sutra: Twenty-Five Means to Enlightenment, Session Three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中 文 和 英 文 開 示 於 臺 灣 新 地 | 2019-04-06   
20191023a
*舍利弗說:「『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如我所證,
能使心和見解發光,能使光遍照所有知見是第一法門。』」
因此,我認為他只修(內在天堂的)光。還沒有人修觀音法門,還沒有。

那些我執太敏感的人,到哪裡都抱著我執的人,永遠不會進步。
這輩子只是讓師父和自己麻煩不已。
因為如果自己不進步,生活也會問題重重。
然後就怪師父不幫忙;怪情況害自己諸事不順;怪別人;甚至怪上帝。
自己不檢視內邊,不淨化自己,那才是問題所在。


*優波離是「持戒第一」。因此他在佛陀僧團中成為授戒師。
他認為:戒律是一個法門,可調伏身心,
免於自己被身心損害,免於自己被身心控制。

接著「目犍連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
『我當初在路上托缽時,遇到迦葉三兄弟,
他們為我宣說如來所講的因緣深義。我即刻發心,要得到大通達。』」
只聽聞宣說因果而已,就決定要得到大通達,意思是發心要得到開悟。
知道且感受到某事物,與下定決心去獲取,是兩回事。


我們需要很多因緣才能到達目的地。時間到了,因緣俱足。
 

------------------------------------------------------------------------


6-1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239329267.html
舍利弗說:「『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如我所證,能使心和見解發光,能使光遍照所有知見是第一法門。』」因此,我認為他只修(內在天堂的)光。還沒有人修觀音法門,還沒有。那些我執太敏感的人,到哪裡都抱著我執的人,永遠不會進步。這輩子只是讓師父和自己麻煩不已。因為如果自己不進步,生活也會問題重重。然後就怪師父不幫忙;怪情況害自己諸事不順;怪別人;甚至怪上帝。自己不檢視內邊,不淨化自己,那才是問題所在。


6-2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380258948.html
現在輪到下一位「普賢菩薩」,「『我曾跟隨多如恆河沙數的如來,已身為法王子。』『諸位如來, 十方如來都教導有菩薩根的弟子修普賢行,是以我的名來命名。』『世尊, 我用心聽聞和分辨眾生所有的知見。在多如恆河沙數般的其他地方,若有任何眾生發願修普賢行,我立即騎乘我的六牙象並千百化身到那些地方。縱然眾生因業障深重而看不見我,我會暗中為他們摸頭,護持與安慰他們,並幫助他們成功。』」修普賢行有成。


6-3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385251224.html
普賢菩薩自座位起立說自己修普賢行。他說:「『佛陀問哪個法門最圓滿通達。我說自己的基本原因是以心傾聽而明白了悟,且能自在地分別。這是第一法門。』」普賢行是八萬四千法門之一。有些人修普賢行,是為了達到至善、清淨、合乎道德,並透過打坐得到宇宙力量。只要做得到的話。只要能夠剛好進入存放宇宙力量的那個宇宙區域。就像我去不同的新境界,那些境界剛好存放著宇宙力量。


6-4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614164192.html
佛陀教孫陀羅難陀觀自己的鼻尖。「『我起初,凝神靜觀。經過三周之後,我在呼吸時看到鼻中進出的氣息如煙。我身心內邊充滿光亮,且完全洞悉外在世界,所有的一切皆虛空清淨,像琉璃般澄澈。煙相逐漸消失,鼻息變成白色。』『我的心豁然開朗,而且煩惱盡除。每次吸氣和呼氣都變成光,遍照十方世界,我因此證得阿羅漢果位。世尊授記我當來會成就菩提。』『佛陀問哪個法門最圓滿通達。我透過靜觀鼻息消失,至最終鼻息發出亮光,而光完全除盡我的煩惱。這是第一法門。』」


6-5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614164939.html
優波離是「持戒第一」。因此他在佛陀僧團中成為授戒師。他認為:戒律是一個法門,可調伏身心,免於自己被身心損害,免於自己被身心控制。接著「目犍連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當初在路上托缽時,遇到迦葉三兄弟,他們為我宣說如來所講的因緣深義。我即刻發心,要得到大通達。』」只聽聞宣說因果而已,就決定要得到大通達,意思是發心要得到開悟。知道且感受到某事物,與下定決心去獲取,是兩回事。我們需要很多因緣才能到達目的地。時間到了,因緣俱足。


6-6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776862952.html



六集之一
 
師父:今天有新來的?沒有?或是你們換位子了?是嗎?好,很好,大家好嗎?
同修:師父,我們很好。
師父:哈羅!(韓語)你好(中文)。
同修:師父好!
 
師父:大家好嗎?偶爾看你們也蠻不錯,因為你們對師父很著迷,是不是?隨時能來就來了。今天的伙食還好嗎? 
同修:對,很好。 
師父:我交代他們了,我說:「多煮幾道菜」。今天就很多菜色了,你們喜歡嗎? 
同修:喜歡。 
師父:我說,大家沒那麼常來,讓選擇多一點,萬一不喜歡哪一道菜,可以選擇別道菜,待你們如國王一樣,國王有山珍海味可以吃。但你們更勝於國王,不是吃人家吃過的,國王必須有人試吃禦膳,以防食物被下毒。國王位了自己不顧人命,這點其實沒道理,萬一食物有毒,那個人就會沒命。不過,我認為這只是一種預防措施。如果有心人知道有人先為國王試吃,他們就不會下毒,因此那麼做有幫助。
 
今天這個和我的衣服相襯,事實上,美食當前時,即使不餓,不很餓,還是吃得下,如果食物不好吃,即使很餓,也難以下咽。但你們喜歡那些伙食,的嗎? 
同修:對
師父:沒純素泡茶沒關係?
同修:對
同修:非常好。
 
師父:非常好?今天我覺得好,今天連我也可以吃早菜的,平常我吃不下,我必須等很久才有點胃口,他們平常送早餐來,他們一天送一次餐,在早餐時間送來,但是那麼早我都吃不下,今天卻覺得很好吃,我不是故意出去吃,我只是出去端早餐進來,然後看到:「噢,新菜色!」嘗一點看看,味道很好,還不錯!
 
我平常早上不吃得不多,也許純素稀飯比較容易下咽。但,如果沒東西配著吃,還是不好吃,沒有好吃的配菜,我就配一些豆腐乳,或醬菜等,有點辣的。我有時吃不下,就吃韓國的純素泡麵,辣味的,很開胃。如果我什麼都吃不下,為了舒緩胃部而已,減少裏面的胃酸,繼續活下去。
你還在打蔬菜果汁嗎?
同修:偶爾
師父:偶爾而已?
同修:對
師父:現在作弊了啊?我曾介紹你是果汁機者,沒關係。
我們會想念從小習慣的食物,很難斷舍,你確實逐漸斷舍了,如果想生食卻做不到,進食時就先吃生食,再吃喜歡的食物,至少就會吃進70、80%的生食,剩下的就可大塊朵頤。但是飽食生鮮蔬果之後,再吃別的食物時,就沒那麼美味誘人,而且那時幾乎吃飽了,就不會再吃許多熟食。自己決定,怎麼做都好。
你生食嗎?
同修:他們也設有生食區。
師父:食果者,誰是食果者?舉手?多久了?我以前試過,但沒持續,沒持續多久,無論如何,我們仍然需要吃點東西。這是佛陀說的,在某處經文裏說過,我看過,但忘記在哪裡,也許改天會找到。佛陀說,諸比丘必須進食以維生,因為必須結一點因緣,才能活下去。但是別結一堆逆緣,如此而已。簡單就好,保持中道。
長篇大論,是不是?饒富哲理而深奧,深入人心,一路滔滔不絕至此。好,現在講佛陀的事。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根據佛教、佛教徒和佛教傳統,念佛經時,必須先燃香供花,並向佛經頂禮,在念之前恭敬地感謝十方佛菩薩,佛經也要用(純素)絲綢或漂亮的布蓋起來,我只是用比較大眾化、比較簡單容易的方式,我向所有佛致歉,我說:「請見諒,如果我的做法不符合傳統,我內心是充滿敬意的,只是我不可能每次都照傳統做,若是我犯了任何錯,所有罪過都由我來承擔」。至少其他人聽到佛號時,根據經典所說,他們都會得到利益。
 
師父:昨天已經講到第十個修行法門,今天繼續講第十一個,舍利弗,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
 
「舍利弗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自久遠劫至今,心和見解已然清淨』」。哇!不可思議,他們全都記得累劫以前,不只前幾世或乾隆時期,而是百千萬劫以前,數不盡的歲歲年年,許多世界來來去去,他們依然記得。
 
「『我轉世出生,如恒河沙數那麼多次,心見依然清淨如昔』」…又一位,不可思議!
 
「『世間和超世間的種種變化,我僅看一眼就能了通無礙』」…看到了嗎?他們全都修行很久了。
 
舍利弗接著說:「『我某次在路上遇到迦葉波兄弟,於是與他們同行,他們在談論因緣,我了悟到心的無量無邊,於是跟隨佛陀出家,我的見覺明亮又圓滿,我得到大無畏,並成為阿羅漢,身為佛陀大弟子之一,我從佛陀的口出生,且從佛法化生出來』」
 
師父:這只是一種說法,意指佛陀宣講佛法,舍利弗因聽法而開悟。好特別的表達方式,佛口豈是讓人出生之處,我覺得那麼說很不敬,我意思是在當時可能是恭敬之意,表示全然清淨,全出自佛法和教理。但是他們的說法,我有時不怎麼喜歡,或不太懂,像是他們形容佛陀:眼睛像牛的眼睛;腿像獅子的腿,他的樣貌或其他部位全都是動物的特質。形容佛陀的偉大肉身,相好莊嚴。但將這些特質組合起來,就看不出是何種動物了(大家笑)!
 
我很久以前讀的,我不喜歡那種描述,因此以前並不想記住。因為他們形容佛陀的腿看起來像鹿腿,他的嘴像獅子嘴等等。我是指,他們想到什麼動物就取一部分特徵,再組合起來形容佛陀,我知道那只是象徵,讓大家知道佛陀無比雄壯威武,如獅子、象和各種動物,卻是取各種動物的特徵再集結起來,怎麼能想像佛陀長什麼樣子?我不喜歡這種描述!
 
所以,我很久以前說過,我剛開始講經給臺灣(福爾摩沙)人聽,我說:「無論是誰那樣形容佛陀,一定是佛陀的敵人,讓他看起來很醜」。因為以前沒有照相機和畫像,也並非人人都有才華會畫佛陀的樣貌,再帶回家鄉給大家看。
 
就像現在你們現在來自世界各地,卻不是每個人都會畫我,若沒有照相機或攝影機,你們又不會畫我的法相,並非人人有這種才華。噢,拜託別畫!如果沒有繪畫才華,拜託千萬別畫!可能我的鼻子會跑到耳朵,我的嘴巴會跑到胸口,誰知道你們的才華會畫出什麼?
 
古時候也類似,有人很努力描述佛陀的樣貌,讓沒機會親見世尊的人,得以一窺佛顏。他們想盡辦法誇大形容,印度人就是那樣,他們太敬愛佛陀,所以他們竭盡所能,以最神聖莊嚴的動物來形容佛陀。然而,把這些特質組合起來,就看不出佛陀的長相了,像一種很奇特的動物。也許我找到再告訴你們,他們組成佛陀的樣貌所採用的各種動物特質。天啊,甚至還記載下來,讓後人去想像。
 
感謝上帝如今我們有照相機,但是即使如此,有些攝影師善良又有禮,把我拍得很漂亮。有些呢,我不曉得,昨天才剛學會按快門吧,就像我不熟悉我的手機,他們還是照樣替我拍照或錄影,以致我都認不出自己。我說:「我那麼難看嗎?」
 
所以,如果新同修來,就找不到師父在哪裡,因為有的法相中,師父看起來漂亮又年輕;別的法相中師父看起來又醜又老,而且臉都變形了。
記得我講過一個笑話嗎?有人來問我:「那位美麗的清海師父在哪裡?」我這麼自問。或是別的人來問:「清海師父在哪裡?」我說:「我就是」。他們居然說:「不是,她比較醜」。
 
好,繼續…
舍利弗說:「『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如我所證能使心和見解發光,能使光遍照所有知見,是第一法門』」
 
師父:因此,我認為他只修(內在天堂的)光,還沒有人修觀音法門,還沒有。佛陀只是講經而已,而在場會眾只修他們之前所修的法門,或是佛陀只告訴他們注意力集中在某某地方,在呼吸或任何地方,佛陀尚未傳他們觀音法門。
哇!你們太幸運了吧?進來立即登機,不需要機票,不必蓋房子,沒有密勒日巴那種考驗,完全不需要!
 
同修:我們有最慷慨的師父。 
師父:有些人就像那樣,經不起一次考驗;考驗,是因為他們有問題,不是因為我要考驗他們,他們有問題,我檢查,他們就不喜歡,這樣哪裡都上不去,永遠不會進步!也想最高只到第三界。多數人最高到第三界。修行很多、修苦行等等,最高到第三界。那些我執太敏感的人,到哪裡都抱著我執的人,永遠不會進步,這輩子只是讓師父和自己麻煩不已。因為如果自己不進步,生活也會問題重重。然後就怪師父不幫忙,怪情況害自己諸事不順,怪別人,甚至怪上帝。自己不檢視內邊,不淨化自己,那才是問題所在。
 
若要跟鎮上最好的老師學習英文,自己也必須做功課吧?回家必須做功課,練習老師教的一切內容,而且每天持續練習,不能什麼都不做,還說:「什麼?」
 
事實上,我本來想講這個笑話:有人去找最好的英文老師,結果呢?他什麼都沒學到,過了好幾個月,老師舉行測驗,大家都通過了,只有那個人沒通過。老師說:「你怎麼不像別人都通過測驗?你為什麼沒通過?」“”「我完全不會講英文,也完全不會寫英文」老師說:「你為什麼不會寫、讀和講英文?」那個人說:「我如果會,就不會來這裏跟你學」。知道吧?想一蹴可幾。是,想馬上就會講英文。我如果會講、讀和寫,就不會來找你了。
 
問題就在這裏,你們覺得聽起來很可笑,又不合邏輯,是不是?但是有人就是這樣,他們的思維就是這樣,他們的行為就這樣。有些所謂的徒弟也是,我這裏的所謂的徒弟,他們有腳卻不願意走。師父就必須一直背著他們,不應這麼做,腳會失能。
 
有一次我住院,隔壁病床有位老太太,她是義大利人,院方不讓她外出之類的。我當時動彈不得,一動就全身疼痛。因此院方認為我也有神經問題,他們在測試期間,把我們安置在同一房間。總之,她每天叫我的名字,使喚我做各種事,我儘量幫助她,因為我以為她行動不便,她無法爬下床,什麼都不能做。
 
因為,我不曉得,我對人很好,她便要我為她做各種事,還問是否能用我的毛巾,用我的浴袍等等,我全都給她,要什麼都沒關係,不然,她會講個沒完。當時可不像現在這樣聽起來那麼有趣,如果她下床去刷牙,她從來不關水龍頭,比方,如果她刷牙的話,醫護人員會協助她下床,她刷牙後再扶她上床,她從來不關水龍頭,我只好去關,比方如此。
 
於是我對她說:「你必須關水龍頭」她講一些法語,我講一半義大利語,講半句,我們都懂彼此的意思,我尤其懂她的意思,我不需要透過語言就懂她的意思,她有形形色色的要求,即使聽不懂她的語言,她也要跟你講話,她就是講個不停,一直叫你的名字,直到你不得不起來跟她說話或到外面去。
 
這位女士整天躺在床上進食或自言自語,或對我講話等等,還不時按緊急鈴,打擾醫護人員,他們都不喜歡她,他們都不想理她,所以她一直按鈴,他們都不來,我只好做她要求的事。我以為她行動不便、無法行走,於是幫她很多忙。
 
在我自身的狀況下,儘量協助她。這位女士非泛泛之輩,她會講法語、義大利語,講得無懈可擊,因為她用字遣詞很準確,我很驚訝,我有時無法彎腰撿東西,如果我的東西掉在地上,我就用腳趾,我用腳趾頭撿起來。她看到就說:「噢,好厲害!」真的!不可思議!她居然會那麼說,我曉得是什麼問題,我不知道個中原委,我不斷幫助她。
 
她有許多朋友和家人,時常來探視她,他們居高臨下圍著她,不斷噓寒問暖後離開。有一天,她兒子來了,她的兒子居然是醫生,他的法語講得很好。我心裏想,我哪天跟他談談,也許他在遠地工作,所以無法每天來,只有那天才來。我對他說:「知道嗎?你有很多法國親友來這裏探望你母親,但她一直待在病床上,你最好告訴你的親友,他們每次來只要扶著她的兩邊手臂,就可協助她在醫院走走。不然如果她繼續躺著,她的雙腿會失去走動的能力和肌肉」。
 
從此,他們果然照做,噢,感謝上帝,他們來時我都好高興,因為他們帶她出去,我也不必整天聽她不停“廣播”。但是出去也對她有益,我並非替自己盤算,我是替她著想。因我看到護士帶她下床,他們才能清理病床,更換床單。我看到她可以跟他們走,所以才告知她兒子,從此以後,親友們來不只噓寒問暖,也會扶她出去,在走廊散步等等,她甚至可以散步,她不只需要散步,她還很喜歡。
 
有一天,我測試她,她居然朝我跑過來。如果給他喜歡的東西,噢,她會跑過來,難不倒她。從此,院方不斷訓練她。有些並非行動不便,就是“如如不動”,非動起來不可,懂嗎?這是對自己和對五代,以及對世界的責任,要當英雄,好嗎?當英雄。
 
信靠自己並且幫助別人,不要總是依靠師父,就像還是嬰兒時,要媽媽餵奶和流質食物,但是逐漸長大後,就自己咀嚼食物,然後學走路、學講話、學習在社會上當個有用的人。那才是我們該做的,所以我們必須保持尊嚴,善盡職責,做任何工作要儘量做到盡善盡美,修行也要盡力而為。別找藉口拖拖拉拉,替自己和別人惹來麻煩,你們長大了,是大人。連小孩都修行很好。(第一集 完)
 
 
六集之二
 
師父:好,舍利弗這麼認為,他在路上遇到兩位和尚,他們正在宣講累劫前的古佛教理。他凝神傾聽後便看到(內在天堂的)光,也許是專注才看到(內在天堂的)光,所以他認為“知”,意思是聆聽教理就會有修行的知識,還有內在的“見”,懂嗎?
 
「知與見是第一法門」…“知”,因為累劫前有佛教過他這一切修行的知識,一遇到善知識的教導,就得到知性上的理解,他瞭解修行的相關知識;“見”則表示,也許當時,這些善知識教人集中注意力看內邊,佛陀當時可能也教他如何打坐與如何用裏面的眼睛看。因此,他說那是最好的法門,學理論和看內邊,最好。
 
現在輪到下一位“普賢菩薩”,那是他的名字。
 
「他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曾跟隨多如恒河沙數的如來,已身為法王子』」…居然還沒成佛?跟隨這麼多佛學習,怎麼回事?我想知道怎麼回事?
 
「『諸位如來』」,意指許多如來。
 
「『十方如來都教導有菩薩根的弟子修普賢行,是以我的名字來命名』」…哇,大人物,他名為“普賢”,許多行都以他的名命名。
 
「『世尊』」…是指佛陀,那時的釋迦牟尼佛。
 
「」『我用心聽聞和分辨眾生所有的知見,在多如恒河沙數般的其他地方,若有任何眾生發願修普賢行,我立即騎乘我的六牙象,並千百化身…』…化身,化身,不是肉身,能同時出現在許多地方。
 
「『…化身到那些地方,縱然眾生因業障深重而看不見我,我會暗中為他們摸頭、護持與安慰他們,並幫助他們成功』」
 
師父:修普賢行有成。“行”有兩種,佛之所以命名…其他無數諸佛曾為許多“行”命名,並以這些“行”教導他們當時的弟子,由於他,而教這個殊勝的普賢行。
 
我必須說明一下,不然,你們不懂,因為這是我的親身體驗,修有些“行”,在這個物質世界或影子世界,會值得當人或當聖賢;然而有些“行”在這個層次上,我是指超越物質世界,但還不是影子世界。因此,“普”是指讓宇宙接受,你是值得的人,是值得的聖人,還有別的“行”。你們不能只是落實:「不妄語、不邪淫、不接觸有害身心的事物」。就是全宇宙值得的人。不是,還有別的“行”,不能以有形的方法實踐,透過打坐修行才能得到,等級越高就越值得,有些寶貴的力量和諸多其他力量尚未被命名,或不曾在這個世界施展。
 
比方說,我去各個境界,我現在再也數不清了,我每天通過20多個境界,但再也沒時間寫下來,我目前已經很久沒記錄我的靈性帳戶了,也不是很久,至少有幾個星期了,我上次閉關之後,境界往上突飛猛進,每天通過20幾個,29,有時甚至30、31個新的靈性境界。通常,如果只有幾個,我都會寫下來,不管多晚、多累都會寫,我都會記下我所通過的那些境界和得到的各種強化力量。但是最近,沒機會寫,沒時間,我每天即使有時間,翻開日記本,只能寫:「今天,29個新境界;昨天,也許28個;隔天,30個,別天…」,我寫在上面,就這樣。偶爾,如果時間多一點,或是我留意到,會寫下得到多少靈性功德,無數恒河沙數的SMP靈魂功德點數。你們看,如今我的日記都是一片空白,只有幾個數字在最上面,我一直希望也許明天或後天,會有機會寫下來,但是都已經過了十天,日記還是一片空白。上面全是數字:25。取決於我有多忙,24、25、29,那甚至不是在我閉關時,我只是在晚上或白天,有空時打坐,境界就往上飛升那麼快。
 
因為有一次,天神向我報告,如果我想去更多新境界,希望得到更多種力量,我必須去哪些區域,我說:「抱歉,沒辦法,禰們能不能把那些帶來這裏給我?」他們真的照辦了!因此,目前一直排山倒海而來,我沒時間數,也沒時間寫下新境界,以及天神所傳送、歸還給我的力量。這只是順便告訴你們,你們師父最近的情況,這些力量存在於影子世界之上的宇宙,其中之一是“值得的力量”,值得的力量,全宇宙視你為值得的眾生。但是因為我有好多徒弟,無論我有多少這種力量,還是沒那麼多。
 
儘管如此,我有時會對天神說:「好,我不值得,怎樣?禰們打算怎麼處理?」,祂們便在我的境界中說:「不敢,您依然值得!」好吧,謝謝各位。
 
因為魔王有時會說謊騙我,他告訴我:「您若不進食,就會更值得」;我說:「走開!那不過是一些物質東西,而且我知道我創造自己的食物,雖然看起來並非如此,那些食物來自大愛,來自愛的力量,來自『愛的創造力』,所以,我什麼都沒欠你,走開!」,但魔王總是窮追猛打,“食氣吧,你會更值得。”我說:「不要,是喔,值得多久?你會扣掉我28年壽命,那有多值得?對我有什麼好值得的?如果我提早往生,我所有徒弟那麼早就成為孤兒;其他該來找我的人,有見不到我,你走開!」我一直叫他:「走開!」他糾纏不休,魔王死纏爛打。
 
如果他無法直接影響我或對我說,他就去找狗的侍者,不是我的侍者,我沒有任何侍者,我以前有很多所謂的侍者,侍者這個,侍者那個,我什麼侍者都沒有了,我很怕用任何人。因魔王會利用他們吵我,所以,我自己打掃,多數事情都儘量自己做,我不讓任何人靠近。侍者只照顧狗而已,即使如此,魔王那邊還是找他們麻煩,然後波及狗狗,讓狗生病、讓狗受折磨,讓我擔心憂慮,或讓侍者的行為脫序,也是讓我勞心傷神。
 
即使我已不要求他們為我做任何事,當然會請他們洗衣服,因為有些衣服很精緻,我自己沒辦法洗,需要特別處理。他們只給我各種“工作制服”,我只有兩套僧服,像這種樣式的長衫,只有兩套,通常我的山洞裏,只有兩套那種夏衣,還有一些保暖的衣服,我在打禪之前就穿了。所以,留了幾件和這些,還有保暖內衣,發熱衣,如此而已,全部就只有這樣而已。
 
我把衣服吊在鐵絲上,由於我必須工作,他們現在送來一些其他的衣服,他們送來許多衣服,所以我必須有個活動塑膠衣櫥,因為我不要沉重的木制衣櫃那類的,萬一我不需要了,我可以拿到外面放著,讓他們帶走,目前山洞裏的一切用品都是塑膠制,簡單輕便。
 
還有塑膠帳篷,我受不了東西太多了。我本來只有一頂帳篷,他們後來又放了一頂,因為山洞在漏水,我必須把東西搬進帳篷,電腦和精細設備等等。但他們現在已補好山洞的屋頂。所以,我說:「請把帳篷拿走」。太多帳篷、太多東西,一件閒置的東西而已,感覺就很雜亂,他們說:「可是,師父,可以放回原位」。我說:「我用不到了,何必放回原位?」,但我不想違拗他們,所以就說:「沒關係,折起來,如果我需要,你們可以馬上弄,何必現在放在那裏?」還有這些塑膠衣櫥,裏面用來掛這種(師父拉自己的衣服)當模特兒的用品。如果不掛在塑膠衣櫥裏,有時風會吹來太多灰塵。
 
我現在有塑膠門了,現代真的好方便,告訴你們,他們最近裝了一道圍欄,固定框架後可以圍起來,中間是鐵圍欄,就成為一道門。如果天氣太冷,我就在上面鋪塑膠布,鋪透明的軟質厚塑膠布,就變成像一扇門了,密不透風,那裏的風常常吃得像在高速公路飛馳,而且還呼呼作響,免費的音樂,不用錢。
 
但我當時不覺得那麼冷,我在一邊掛上窗簾,風有別的出口就會變小,山洞有兩個洞口,一個在前面,一個在後面,就這樣,沒別的出口,我就掛上一些窗簾,風在這邊沒有出口,另外一邊的風就變小了,我整個冬天在那裏沒事。
 
最近才裝這道所謂的門,也是為了安全考量,沒人能夠爬進裏面。我們鋪一些透明塑膠布,就成為一道門,我心裏想:「真豪華!」而且很快就完工。如果要做一扇門,必須量正確尺寸並做框。我的山洞不可能這樣做,因為很多地方彎彎曲曲,不像你們的房子方方正正。於是我說:「反正不能裝門,就裝圍欄」。鋪上塑膠布就好極了!再掛一些窗簾,就能遮光或遮蔽,而且裏面完全不透風,也很方便。
 
告訴你們,我現在甚至必須割開一塊塑膠布垂下,開口等窗戶,裏面才有更多空氣,一塊塑膠布而已,裏面就密不透風了。至於我,我會做窗戶,有神通!我用刀子割成那樣,就是一扇窗戶了。他們還鋪了防蚊紗網,就變成了紗門,他們把網子放在上面,綁在圍欄上,這樣就有紗門了,一應俱全。門也鋪著紗網,懂嗎?他們在一邊黏上紗網,所以是固定的。我覺得不透氣,就用刀子割出我的速成窗戶!不只即刻開悟,也即刻窗戶,現代一切都速成、即刻,速食面也是。
 
我覺得這個時代,真的非常方便美好,想想佛陀的時代,他連帳篷都沒有,他坐在菩提樹下;耶穌坐在沙漠時毫無遮蔽,古時候許多人坐在樹下,真的,有些樹濃蔭茂密,或是樹幹中空,可以坐在裏面。我見過一些,可惜不在我們這裏,不然,我會欣然利用,不必麻煩任何人。所以,我心裏想:「我真的很快樂,快樂無比的修行人」。
 
事事速成而有效。我是指,和真門一樣,因為如果要做一扇真門,必須丈量正確尺寸,做出尺寸正確的門框,我就必須填補既不方正也不對稱山洞裏所有弧形凹洞,它們跟這裏不一樣,既不方正也不對稱,因此裝一道圍欄,已經盡善盡美了。而且我還有防蚊的速成窗戶,我覺得好高興,感到好滿足、好幸運,我冬天洗熱水澡時簡直像是天堂,覺得好舒服、好舒服。
佛陀以前沒有這一切,如果他要洗澡,我想當時必須有人幫他燒熱水。 
同修:他沒有像您的技能。
 
師父:不,不是我的技能,是現代的技能,那不是我的技能,是水電工的技能,他放一個水塔和加熱器。師兄,你插電就能用了,水也是自動流出來,就像你的浴室那樣,我沒有豪華的浴室,但是有自來熱水,這點很重要,懂嗎?而且還在山洞隔壁,想想看,我不必走遠。
 
同修:山洞裏夠溫暖嗎? 
師父:當然夠溫暖,現代有電暖器啊,你不知道嗎?我買得起一些。但是在冬天,我裏面沒開電暖器,這個冬天我沒開,除了晚上進帳篷時,寒冷、有水氣又潮濕,我就開…現在還有人發明了一機兩用的冷暖扇,是電暖器也可當涼風扇,而且體積像這麼小,我可以放在帳篷的角落,它還有擺頭設計,但我不能整晚開著,因為裏面會太熱,因為帳篷很小,在裏面任何效果都很快,所以我設定時間,只開兩小時左右,有時甚至必須提前關機,因為太熱,太熱了。住在帳篷裏已經防寒了,我的帳篷很好,我很滿意我的帳篷。
 
我講過,發明帳篷的人無論最先發明的是誰,應該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還有那種收起來是圓形的三秒帳篷,拋帳後自動彈開,就可以秒“成家”,知道那種速成帳篷嗎?
噢!人生多麼美好!我在其他前世時,沒有這一切便利的設施,所以我才如此感激!
(第二集 完)
 
 
六集之三
 
師父:你們不知道自己多幸運,什麼都視為理所當然。我在久遠前的前世時,根本沒有這些。即使我是君王,比如說,我也沒有這些便利設施,我當時必須依靠太監、嬪妃和文武百官,而他們的我執、愚昧、誤解和種種習性,真的令人頭痛萬分,別以為僕婢成群就會龍顏大悅,不會!許多君王都因此心情不好、悶悶不樂。看過任何君王的畫像嗎?畫中人有開懷大笑嗎?像我們在這裏這樣?像我這樣?沒有。 
同修:都很嚴肅。
 
師父:(師父模仿君王的表情,大家笑)甚至還可能蓄鬍等等,看起來更嚴肅,因為他沒有我那種帳篷(大家笑),如果他要洗澡,必須傳令準備沐浴事宜,他必須等半小時、一小時,僕人從工作房一個角落將熱水帶到他的寢宮,也許熱水早就冷了,所以還要有更多人,帶更多熱水來。 
同修:由男僕負責。
 
師父:也是男僕在負責,想想看,如果我是皇后,情況就更不方便,所有男僕必須來來去去,帶熱水來並帶走髒水,天啊,真掃興!你汗流浹背時,想脫掉衣服,跳進澡盆或去淋浴,卻必須等一、兩個小時才有熱水,甚至要燒柴,然後男僕必須去端水,你必須在那裏等,你覺得悶、不夠通風,於是出去透透氣,讓他們準備讓你沐浴,結果你卻不流汗了,而且也覺得不想洗澡,卻已經準備就緒了。你洗起來卻不如汗流浹背想洗澡時那麼痛快盡興。難怪所有君王和皇后看起來都滿面愁容,只有極少數君王和皇后非常有智慧,離開皇宮,放下一切去出家,住在某處山洞。像是釋迦牟尼佛,也許他受夠洗澡這件事(師父笑),是啊,那在一種動機,讓人奮發向上的原因。
 
真的,有時某位佛轉世,也許他完全忘記自己的目的,或是某位聖人忘記自己本該要修行,某位天人就會來惹麻煩,讓那位當來佛或准佛醒悟並脫離現狀,進而有所行動。
 
所以,也許熱水澡是最後一根稻草,讓佛陀離宮的最後一推。更別提那五百嬪妃,彼此日夜吵吵鬧鬧,只為獨佔珍寶,只為獨佔君王,這位大家唯一傾慕的人,五百個人天天彼此爭吵,你爭我奪,彼此忌妒,那種氣氛誰受得了?
 
我真的覺得古時候的君王很堅強,難怪很少有女王,女眾沒人受得了那樣,我們受不了,我們會叫他們:走開!我們會整天大喊大叫,因為我們受不了。反觀男眾,壓力越大時,睾酮素分泌越旺盛,他們就越來越強壯,所以才能在位當王很久。而且多數男眾當王,我意思是君王大多是男眾,你們也是君王,多數男眾都是君王,行為舉止像君王,他們不會煮飯,女眾必須煮給他們吃,他們什麼事都不會做,如果不是君王,是什麼?
 
你們男眾怎麼不會煮呢?怎麼不會呢?好簡單,把所有的菜洗洗、切切,放進大炒鍋或鍋子拌炒一下,加一點鹽,也許加一點調味料,盛盤就可以吃了,這有多困難?你們不會煮飯菜嗎?回去跟太太學,或去跟同修學,偶爾讓太太驚喜,讓女朋友驚喜,讓她休息,讓她休煮一下。
 
回去訓練先生、訓練兒子、訓練男朋友,讓他們煮飯。“你不願意煮嗎?好,今天沒晚餐可吃。”簡單,如果他們不願意煮,“好,自己去賺錢買純素披薩吃。”了嗎?
 
同修:了
 
你們瞭解得很清楚,我是看電影學來的,美國人他們說:「了嗎?你瞭解嗎?」,“了!”意思是“你明白了嗎?”,這個不需要翻譯,我問你們:「你們了嗎?」你們就知道意思了。繼續,我們言歸正傳。
 
普賢菩薩自座位起立說自己修普賢行,他說:「佛陀問哪個法門最圓滿通達,我說自己的基本原因是以心傾聽而明白了悟,且能自在地分別,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運用一些智力,必須專心傾聽,並分別各種訊息。意指,佛陀那麼說是什麼意思?他為何那麼說?有更深奧的言外之意,必須十分專注傾聽,並以智力分析,必須“以心傾聽”,並“自在地分別,這是第一法門。”對他而言。但最重要的是,他也擁有普賢力量,因此,他累劫以來都能出現在各地,幫助修普賢行的人。
 
普賢行是八萬四千法門之一,有些人修普賢行是為了達到至善、清淨、合乎道德,並透過打坐得到宇宙力量,只要做得到的話,只要能夠剛好進入存放宇宙力量的那個宇宙區域。
 
就像我去不同的新境界,那些境界剛好存放著宇宙力量。就像,比方說我去名為“A”的地方,那個新的靈性境界存放著兩者力量,祂們本身也有其他力量,但其中之一是“值得力量”,“值得”,祂們稱之為“值得力量”,而不是“值得的力量”。但這個“值得力量”甚至超越這種普賢力量,為了一直往上到更高的新境界,我需要許多不同的力量,才能上去。
 
如今我通過的新境界已多到無法計數,我甚至沒時間寫下來通過了什麼境界和重新取回了什麼力量。儘管如此,仍已取回,只是我沒時間記錄而已。我只希望有一天,我有長長的冬眠時間,我就可以回想並寫下來,或是,也許不寫。
 
由於修普賢行,他甚至能去幫助許多人,因此,諸聖諸賢並非只是修行得到開悟,然後坐著無所事事,他們很忙,天涯海角一處一處去,幫助一人又一人,雖然人們並不知道,就像你們身邊有天使每天保護你們,你們卻看不到。
 
好了,現在講下一個,我的日曆失控了,我的日曆很長,好幾年擠在一起,我說好幾年擠在一起。
 
現在輪到另一位和尚“孫陀羅難陀”。
「他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初出家時,跟隨佛陀入道」』…意指求開悟、求道,道,都一樣。
 
「『我雖受具足戒』」…出家人的250條戒律。
 
「『我卻只是心猿意馬,無法入定…』」…即使受戒,也許還有一些打坐指導,他的心還是到處跑,他無法集中注意力,所以無法入定。
 
「『…我無法得到無漏的果位』」…當然,如果打坐不好,就不能清除今生的一切缺點,就很難入定或進步。
 
「『世尊…』」…意指釋迦牟尼佛。
 
「『世尊教我和拘絺鑼,觀鼻尖的白點』」…我們鼻尖有白點嗎?有,如果這樣往下看,會看到鼻尖有東西。我認為這個法門對這位和尚最簡單修,就像帕坦伽利,他教徒弟不同的法門。你們要我教不同的法門嗎?
 
同修:不要
同修:我們不要
師父:你們不要嗎?修這個就滿意?
同修:對
師父:好,因為有很多法門。
對了,你們打坐前應該做幾個深呼吸,躺下來做,躺著做比較好,因為這麼做很放鬆。如果坐著做,也許做完會倒下去。躺下來然後吸氣,儘量吸,越深越好,用鼻子吸氣,懂嗎?再將氣一路導到丹田,或者說太陽神經叢,然後一路回到胸腔,再一路往上到頭部,到頭頂或頭部裏面,都沒關係,然後屏息,數到十再呼氣,也許做六次之後再打坐,會發現自己比較平靜,比較容易入定。
 
同修:觀(內在天堂的)光和音之前做嗎? 
師父:對,無所謂,都可以,觀(內在天堂)光之前或觀(內在天堂)音前,都沒關係,如果覺得自己不怎麼靜,就做這種深呼吸,或是隨時都可以做,打坐之前做有幫助。如果發現自己由於情況,或受他人影響,以致有點生氣或懊惱,我們往往會受人影響,即使你念五聖號,有時也會忘記,這時就做那種深呼吸,坐在安穩的地方做,確定不會跌下來就好。
 
因為我有時深吸氣而已,就不省人事了,太累了,太疲倦了。有時是工作太辛苦,有時是入定,看情況。我回家進入帳篷,然後要開電暖器,才剛開,我就不在了,我的手裏還拿著遙控器,等到它掉下去“碰”,我才意識到:我怎麼那麼快就入定?
 
因此,多數大師都教人要坐在地上,因為如果那樣站著打坐,不只遙控器掉下去而已,整個人都掉下去,可能會有麻煩。別坐在懸崖邊的石頭上考驗自己的修行耐力,千萬不要喔!但如果想早點會“家”,也許可以。
 
有一個禪的故事,在講一位和尚,他總是想考驗自己的定力,炫耀,我執有時令人行事瘋狂,別做瘋狂的事!做正常的事就好。我教你們什麼,你們就照做,慢慢來。即使你們已經是佛,也別坐在懸崖邊,瞭解嗎? 
同修:瞭解
師父:瞭解,很好。
 
好,那個人坐在石頭上,四周都是懸崖。有時,石頭懸空突出,他就坐在那上面,結果他掉下來,龍神護法來接住他,他才安然無事,他連向神道謝都沒有。他說:「世界上有多少修行人像我這麼優秀?」
 
師父:由於龍神護法,他覺得自己是大人物,坐在那裏找麻煩給龍神護法,既不道歉也不道謝,「世界上有多少修行人像我這麼優秀?」於是,龍神護法回答…你們知道答案對吧?我以前講過這個笑話。他說:「像你這麼爛的?喔,好多,好多!」(大家笑)“像你這麼爛的,好多,好多。”別那麼做就對了!即使你們身邊有天使。
 
好,你們笑夠了嗎?
同修:夠了! 
師父:很好,大笑對你們有益。你們看,我們也包含瑜伽修行法:大笑瑜伽,是嗎?是!為此,我應該額外收費,我答應免費教你們觀音法門,但沒說免費教大笑法門。什麼? 
同修:紅利
 
師父:對,發紅,發紅,我沒有說要給發紅,呼吸也是嗎?那是第三個了!天啊!這個女人不會做生意。我只設計天衣和天飾,但是不做生意,他們定價格、付稅金,處理一切會計事務。是啊,如果是我做生意,我可能湖一直虧本。我喜歡給:「你喜歡,可是你沒錢?送你,拿走吧!」我可能會給很多人。以至於沒時間做設計,或金匠來不及製作天飾,所以,我不碰外行的事,我坐在這裏,做我的事就好,念書很簡單,是嗎?
 
做一本日曆不太難,解釋給你們聽而已,反正你們也聽不懂,所以我說什麼…所以我說什麼都好,你們只是喜歡看我而已。你們告訴我的,你們一看到我就不覺得餓,不覺得冷,不覺得渴,不想回家,所以,我就坐在這裏講什麼都好,取悅你們。因為無論我說什麼,你們有些人都很高興,會哈哈笑,有些人永遠都非常贊同,贊同我說的一切。臺灣(福爾摩沙)人和悠樂(越南)人這樣,有些是印度式的,這樣表示“是”,對吧?
 
哇,的確是好徒弟,永遠贊同師父,不只哈哈笑、拍手,也明顯點頭,更強調贊同,甚至發出聲音更求明顯(師父模仿打呼,師父大笑)。
 
告訴你們,如果佛陀在這裏,我認為他會搖頭,我認為他會想快點入涅槃。自恒河沙數的累世以來,自恒河沙數的累世以來,他的徒弟都是阿羅漢。而我的徒弟,我不曉得你們從哪裡來的(大家笑),只知道怎麼笑、吃、同意(師父模仿同修點頭、搖頭)和出聲(師父模仿打呼)表示贊同。
 
告訴你們幸好我不是日本禪師,他們會打人,知道嗎?如果沒坐直又那樣點頭,不管你贊同不贊同,他們都會打你。算你們好運,我不是日本禪師。我是指師父,禪師在日文是指師父。
 
你們在許多方面都好幸運,我額外教的法門不收費,免費的大笑瑜伽,各種東西、豐盛的飯菜、舒適的溫室都免費提供,這個(師父抬頭看大殿)非常方便
 
同修:很好,師父
師父:很好,很好,我是說,總比沒有好。
噢,天啊,你們真是快樂的小孩,好快樂、好快樂的人,我這輩子在任何寺廟的法會裏,沒看過這麼多快樂的人。我去過很多寺廟和道場,沒看過任何人像你們這樣瘋狂大笑,永遠如是,我講什麼你們都笑,你們聽得懂也笑,聽不懂也笑(師父帶頭笑),因為隔壁笑,你一定要笑!不然,他們就知道你鴨子聽雷,聽不懂師父的笑話等等…。
今天覺得好些了?
同修:對
師父:趕上時差了?
同修:對
師父:我本來替你們難過,今天替你們高興,因為你們沒那麼明顯“讚歎”(師父模仿打坐點頭,大家笑),不再用這個方法表示不同,我知道你們會趕上。 
好,沒關係,光是偶爾見到彼此也好,誰在乎我說什麼,對嗎?好了,很好。(第三集 完)
 
 
六集之四
 
師父:佛陀教孫陀羅難陀觀自己的鼻尖。
 
「我起初…」…這位和尚繼續說:「『我起初凝神靜觀,經過三周之後我在呼吸時看到鼻中進出的氣息如煙,我身心內邊充滿光亮,且完全洞悉外在世界,所有的一切皆虛空清淨,像琉璃般澄澈,煙相逐漸消失,鼻息變成白色』」
 
師父:不曉得他什麼時節說的,也許他在寒冬地區打坐,那時會呼出白煙,是嗎?你們認為是這樣嗎? 
同修:不是。
 
師父:是不是像煙囪?這是因為天魔的心境不同,而非他呼出的氣息不同,他的心境不同了。他可能提升到不同等級,而有那樣的體驗,因為這處經文指出,他說:「我的身心內邊充滿光亮,且完全洞悉外在世界,所有的一切皆虛空清淨,像琉璃般澄澈」。而且「煙相逐漸消失,鼻息變成白色」
 
師父:好,不是煙,而是白色。在不同的等級時,看到的事物就會不同,就像那種綠色的醜沙發,我卻看成白色躺椅…他們稱為貴妃椅,長又寬。或是我只看到一個瓶子,沒看到它旁邊其他三個,類似這種情況。還有許多別的事例,但我現在想不起來,沒辦法告訴你們。
 
在不同的意識等級時所看到的事物,比這裏的神通幻相更真實。這不是什麼神秘的事,當代科學家都可以證明全像投影之類的技術,我講過了,是不是?那位歌星是誰?技術人員在遠處的另一場演唱會為她製作全像投影,利用全像投影的技術讓她同時出現在兩地。如今已能利用這種技術,只不過你們的師父要嘗試的話,會很貴,也許以後看到我在這裏,卻不是我本人在此。
 
同修:親愛的師父,連量子物理學都已證明萬物都是音樂所造,音樂,聲音。 
師父:音樂、聲音、振動。
同修:完全正確。 
師父:對,沒錯。如今什麼都可以證明,根本沒什麼神秘的事,假以時日你們也可以出現在許多地方嚇人,趁他們在說你閒話時直接現身:「我都聽到了!我會改變遺囑」…知道吧,關於遺產的遺囑。
 
同修:法國在上次選舉時,有位從政者發表演說,而他當時正在別處對其他人發表同樣演說。
 
師父:對,對,如今可以做到,法國已有人這麼做了?你們聽到了嗎?我沒編故事,卻有其事。我看過影片,某處傳來的影片,不曉得哪裡傳來的,我看到她站在那裏唱歌,對歌迷們講話,但她當時真正遠處某地進行一場實境演唱會,我不曉得距離隔多遠,或相隔多少國家。
 
如今已經能夠那麼做,來日若能這樣就太好了,我就可以退休了,我坐在我的山洞裏做全像投影就好,也許你們每個人會有一位全像投影師父。「什麼?哪裡?師父,請摸弟子的頭」、「可以抱抱師父嗎?」諸如此類的,結果卻抱到空氣。但我不明白為何會費時這麼久,因為電影星際大戰中已經出現這種情境了,為何現在費時那麼久才推出這種技術,讓這種情境成真?這種全像投影的製作,日後會比較便宜,我就可以整天坐在山洞裏,想跟你們講話時就投射全身影像,只要吩咐助理:「現在,開機」。(師父笑)「告訴大家先集合」,然後:「現在,開機」你們會看到我坐在這裏,像現在這樣,誰知道呢?
 
如今一切都很進步,雖不如很多世界那麼好,甚至比不上阿修羅世界,相較之下還微不足道,但還是勝過一百年前或一千年前,是不是?
同修:是的,師父。
師父:言歸正傳,繼續念經文。「『我的心』」…孫陀羅難陀繼續說,因為,當時他必然是入定了,或在某個不同的等級,因為他說他的身心都很光亮,他看到裏面的(內在天堂的)光,他以為光發自他的身心,其實是他進入別的境界,也許是內邊的三摩地,所以他才說他的身心都很光亮。就像你打坐時看到(內在天堂的)光,光,就是這樣,你以為光來自這裏(師父指智慧眼)或從你的身體發出來,那是他當時的描述。
 
他接著說:「『我的心豁然開朗,而且煩惱盡除,每次吸氣和呼氣都變成光,遍照十方世界,我因此證得阿羅漢果位。世尊授記我當來會成就菩提』」 …意思是“會成佛”,他不需要佛陀那麼說,我也可以那麼說,每個人當來都會成佛(師父手指全場同修)。
 
「『佛陀問哪個法門最圓滿通達,我透過靜觀鼻息消失,至最終鼻息發出亮光,而光完全除盡我的煩惱,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他認為是那樣,因為他吸入氣息,氣息本身轉變成光,而光又淨化了他等等,佛陀甚至授記他會成佛,所以,他很高興並認為修觀鼻息是最好的法門。
…下一位,「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從他的座位站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曠劫以來…』」…又一個。
 
「『…擁有無礙的辯才,宣說苦…』」…這位和尚也記得自己無量劫的前世。
「『我辯才無礙,在宣說苦和空的道理時,甚深了悟實相,我也以無礙的辯才向大眾精微巧妙地解說多如恒河沙數諸如來的秘密法門,我也得無所畏果位,世尊』」…是指釋迦牟尼佛。
 
「『我知道我有大辯才,於是他教我以音聲推轉法輪,他教我如何傳佛法,我和佛陀在一起幫助他推轉法輪』」 …我等一下會解釋。
 
「『我因獅子吼而成就阿羅漢果,世尊印證我為說法第一,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我以法音降伏邪魔怨敵,並且消除我的煩惱,這是第一法門』」
 
師父:這位和尚一向辯才無礙,有大辯才,在這一世,佛陀也許偶爾請他幫忙,代替佛陀出去講經開示,或者是佛陀在講經時,他也宣講一些佛法。
於是他認為因為宣講佛法而煩惱、缺點盡除。所以他認為這法門最好,因為他用傳道的那個聲音,他傳道時,降伏諸邪魔,並且消除他自己的缺點,因而認為那是最佳法門,那是他修的法門。在宣講佛法時入定,會清洗、淨化自己。因此他認為他的辯才,他的講經說法幫了他。下一個。
 
你們在外面宣講說法的教理時,有任何這種體驗嗎?看到過去恒河沙數的無量劫?沒有?有,沒有? 
同修:沒有。
 
師父:沒有。誠實是好事。在我們這個時代,很難讓人得到這種果位,但是這些阿羅漢,他們無量劫以來就已經是聖人了,他們回來以某種方式幫助佛陀,有的幫助他去講經說法,偶爾替佛陀代勞。就像有些觀音使者出去,或是你們出去弘法。有的幫助佛陀,像是當他的侍者,有的幫他為新和尚授戒,有的也許幫他打掃道場。因為如果不清淨就不應該去道場,即使只去打掃都不能。
 
如今,我不曉得,誰都可以來打掃,打掃而已,但不打掃我的私人空間,只掃馬路和周圍地區,即使瑞昌,我只讓他們一個月來一次,我不希望每天都有人進進出出,我寧可枯葉堆在路上,它們無害,枯葉不會散發壞能量,或干擾我,它們也不會要我出去摸它們的頭,加持它們等等。
 
所以,乾淨有許多形式,不是洗澡、沖澡、洗頭、噴香水就算乾淨了,不一定!內在乾淨很重要,但是外在也必須乾淨,拜託不要散發,不該散發的東西。
 
現在輪到另一位和尚,「優波離從座位站立」,我想他們---輪流稟告,先來跟佛陀學的人先講,他們按照這種順序稟告。不然,如果大家同時站起來講話,佛陀就什麼都聽不到,會眾也什麼都聽不到。現在輪到優波離稟告:
「優波離從座位站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親自跟隨佛陀翻越城牆出家,我親眼看到如來精進苦修六年,我目睹如來降伏諸魔,制伏種種外道,了脫源自世間貪欲的種種煩惱』」
 
哇,這位和尚跟隨佛陀很久了,也許是他以前的侍者,或左右隨處,也許只是最先看到佛陀的人之一,然後就追隨他,在某些方面幫助他 
同修:六年 
師父:六年,長達六年的時間。
 
「『我已佛陀傳授的各種戒律為根基,包括三千種行為舉止的規矩和八萬種微細行儀規則,我的性業和遮業皆得以清除,身心感到安寧清淨,於是成就阿羅漢果。在如來的僧團中由我負責維持紀律,佛陀親自印證我的心堅守戒律,並且確實修持,僧眾尊我為上首。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我從持戒修身,直到身體得到輕安自在,接著持戒修心,直到心智澄澈清明,於是身心都體驗到敏銳與全然的專注,這是第一法門。』」…對他而言,持戒是第一法門。
 
師父:持戒控制自己的身心,別讓身心控制自己。因為有時身體起的欲念會障礙修行的進步,有時心會生出妄念,讓人為了欲求而奔走,那是所謂的心之所欲。
 
優波離以佛陀的戒律控制自己的身心,因此,對他而言,他認為是這個法門調伏他的身心。他可以清除的“性業和遮業”是什麼?“性業和遮業”是什麼?誰知道?我沒什麼可當獎品,也許給一支筆。好,南非師姐,請說。
 
同修:師父,性業是指給他直接相關的業障,遮業則是指他周圍所收集的,或對他有影響的業障。
 
師父:再說一次,性業是什麼?
同修:他的性業嗎?他自己直接涉及的業障。
師父:你是這這輩子?(對)另外一個呢?
同修:遮業是指他周圍所收集的業障。
 
師父:好,很好。意思是,他完全不受任何影響了,他連自己今生的業障都能夠控制,就像我昨天講的,假設你生來會做壞事,但因為持守戒律,你知道是非對錯,所以不做壞事,至少沒有實際的行動,雖然內邊有衝動或意念,但你控制住了,然後也控制頭腦,讓頭腦不想做壞事,立即斷除惡念,起心動念不正確時,要斷念,不聽從,要控制心念,如此一來,當然也控制了身體。
 
遮業是受旁人影響所致,答對了。這支筆給你,簽你的房地產交易。現在生意更好嗎? 
同修:是的,師父。 
師父:很好,好,好,不錯。(師父模仿南非師姐說話的腔調,大家笑)我為你感到高興。上一個男朋友呢?他留下來了嗎? 
同修:師父,我沒有男朋友,我目前很開心。
師父:所以,他也沒留下來
同修:沒有 
師父:好,我想也是,我覺得他也留不住,雖然你說他是最好的一位,可以幫你很多忙,但我覺得他留不住。很高興我留下來了,至少有一個人在你的生命中留下來 
同修:師父,您是我的真愛。
師父:噢,哇。
男同修:您是我們大家的真愛。 
師父:好感動喔!謝謝,好了。(第四集 完) 
 
 
六集之五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372887986261459&id=100006208410688
 
 
六集之六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374194876130770&id=100006208410688
 

 
註:請以電視台播出節目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請更正,謝謝!
 





 


《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二節 . 六 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四節 . 五 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