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15, 2019

【珍惜上帝在世 快速提升等級】5 集

Cherish God’s Grace on Earth to Ascend Quickly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英 語 開 示 於 匈 牙 利  |  2005-02-27   
20191015
*任何人只要依我指示做,即使我幫他們印心時,他們是在阿修羅界,
現在都到第三界去了。我跟你們說,是真的!
所以如果現在誰還落後,都是他們自己的錯!
已經給了這麼多加持、這麼多禮物,他們還不善加利用,或是浪費殆盡,
都花在別的事情上,就是不修行。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還停留在那裡的原因。

任何低於第三界的都是魔王。即使在邊界也不穩定。
往下一步,靠近魔王;往上一步,靠近師父,魔王或師父。
所以你們要修高一點,不然,你們看不到我。


*你們修到哪,就會去哪。
如果在往生時你是第三界,你會到第三界,或我會拉你上去一點點。
你往生後,我會將你多提昇一個等級。
你可以選擇,因為你很自由,自由的靈魂。
當你去,比方說去第三界,你已自由了,
你可以選擇留在那兒,永遠當第三界的公民。
但第三界不是永恆存在。第三界是自由的境界。
是靈修的自由世界,但不是要永遠留在那裡。
第四界才永恆。第五界也是。


*無論過去發生過什麼事,尤其如果那是個錯誤,要忘掉,好嗎?
除非為了某種目的,我們才再度提起,為了當作參考。
如果沒必要,就忘掉,這樣最好。
因為如果你重提往事,你會再次拿回那種能量,這樣對你不好。

 

-----------------------------------------------------------------------


5-1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769781965.html
那些藉由恩典、藉由明師的幫忙,而提昇到第五界的人,要小心!
任何事都能把你拉下來。人們崇拜你,人們膜拜你,人們供養你太多東西,你拿別人的東西,或你利用地位踰越靈性律法或什麼的,那你就會掉下來,失去原有的等級。
假設如果你去幫人印心,而你認為是你印心的,你也會掉得很快。
因魔王能扣除你的點數。法律就是這樣。



5-2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769781270.html
任何人只要依我指示做,即使我幫他們印心時,他們是在阿修羅界,現在都到第三界去了。
我跟你們說,是真的!所以如果現在誰還落後,都是他們自己的錯!已經給了這麼多加持、這麼多禮物,他們還不善加利用,或是浪費殆盡,都花在別的事情上,就是不修行。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還停留在那裡的原因。
任何低於第三界的都是魔王。即使在邊界也不穩定。往下一步,靠近魔王;往上一步,靠近師父,魔王或師父。所以你們要修高一點,不然,你們看不到我。



5-3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001524929.html
我真的不是一位明師。那不是我的工作。我是來修復這個星球的。只是順路載你們回家,因為我會去那裡。我會經過你們的目的地,路過你們的家。
明師是在第五界的人的工作,懂嗎?因為這個方式已經建立好了,所以我就用那個頭銜來幫助你們。我在這星球的每一世,每一個國家,有時我用這個頭銜工作。有時不用。當然我總是當明師,不過不是專職的。有時因為如果我教一大群人,他們就稱我為明師。當然我教他們打坐,他們叫我師父。但那不代表我是第五界等級的明師。



5-4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001524158.html
你們修到哪,就會去哪。如果在往生時你是第三界,你會到第三界,或我會拉你上去一點點。你往生後,我會將你多提昇一個等級。你可以選擇,因為你很自由,自由的靈魂。當你去,比方說去第三界,你已自由了,你可以選擇留在那兒,永遠當第三界的公民。但第三界不是永恆存在。第三界是自由的境界。是靈修的自由世界,但不是要永遠留在那裡。第四界才永恆。第五界也是。


5-5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4239329387.html
(您一直都知道您是來自比第五界更高的境界嗎?即使在您開悟之前…。)開悟前不知道。就像是旅行一樣,好。從這裡…這裡去我家的旅行,懂嗎?而你們出現在旅途兩旁,懂嗎?所以我陪你們一程。但我繼續前進並帶著你們,你們會在這裡上第五界,我則繼續向前行。懂嗎?所以我知不知道都無妨,我都和你們在一起,所以可以帶領你們。這並不是我的工作,但我正好在地球,因為我來地球辦事。所以,到第五界之前,我在這裡跟你們在一起,然後我現在要往上走。
 


五集之一
 
師父:新來的?不是?你們是新來的嗎?出來…哇!空間很大,好,過來!新來的,來這!坐這邊,有新來的嗎?
同修:有
師父:新來的,噢!太好了!從哪里來?
同修:匈牙利
師父:哪裡?
同修:匈牙利布達佩斯
師父:匈牙利布達佩斯;
同修:瑞典
師父:瑞典!
如果我看到在哭的,就知道一定是新來的,不過有時候不一定。
同修:法國
師父:法國!我記得你,好。一切可好?
同修:噢,好
師父:好,很好。
師父:新來的?別作夢了!今天不行!…新來的?
同修:師父
師父:新來的,噢!接著!新來的?你是新來的?不,不是新來的?不是。
只給新來的,新來的,新來的,接著!
同修:謝謝您!
師父:新來的?你好嗎?
同修:我很好
你男朋友好嗎?一切都還順利吧?
同修:我想事情會順利的
師父:以後會好或者已經好了?
同修:不
師父:不…
同修:我就是有信心。 
師父:還是老樣子嗎?都已經是新紀元、新氣象了,天啊!新來的人自己拿!新來的?接著!我老了,知道嗎?請幫幫忙吧!所以我才有你們,知道嗎?你們年輕、英俊又好看,你們以後可以幫我一點,我已經越來越老了,知道嗎?你們看到了嗎?我的頭髮都變白了,頭髮幾乎都白了,所以我乾脆全部染白,因為白頭發,人們認為我很有智慧。
有誰新來,還沒拿到?你是新來的,沒拿到?噢!這麼帥的人沒有糖果!接著,接著!好了,接著!接著!接著!接著!只有一個,一個 
同修:一個
師父:只能拿一個,一個,我沒時間一直站在這裏發糖果,看看我的手臂,都已經…
同修:噢!
師父:接著!
所以很多師父才會結婚,你們知道嗎?不是為了生小孩,而是為了有個伴,出力氣。在印度,我知道有位師父…
 
接著,分著吃,分享,一起吃,好嗎?夠嗎?夠了嗎?分享,好嗎?拜託拜託,接著,是啊,說真的…說真的,在這裏我需要一些年輕力壯的,也幫忙擋開人群。
 
總之,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師父都結婚,或是有男朋友、女朋友在身邊待著,那有幫助。 
就好比一位總統,有時他不能去一些地方,他派他太太去,也可以。或是國王、皇后之類的,不過那意義當然不同。
 
我認識印度一位所謂的師父,我遇見他時他在第二界,但現在他已經到第三界了,那很好,很好。他有個太太,當那位師父不在時,信徒們來他的道場,他太太就只是坐在那裏,信徒們也都排排坐著,看著她。這樣很方便,不是嗎?
 
只要信徒們高興就好了,那位師父很忙,那位所謂的明師很忙,所以他總是派他太太去坐在門廊。反正她也閑著沒事,她是師父的妻子。所以有時,當那位師父不在家時,她就坐在那裏,人人都來她的腳前膜拜,一直坐在那裏瞪著她的臉看。
 
那樣不是很棒嗎?這裏有人自願嗎?要當那種太太嗎?至少要到第五界才行,我不准任何人只坐在那,給你們摸臭腳ㄚ,然後…只因為他們是我身邊的人。 
嗯,真的很難。假設,假設我有個太太或丈夫,若她或他還沒到第五界,我不會准許那種事發生。
 
很多長住目前都還沒到第五界,你們都知道了。有一些,有些達到了,有一天我會公佈的,起碼有一個到第五界了,一個老的女眾,七十歲,她在第五界了,還有其他人,我得列張名單和相片給你們看,好嗎?
 
我已經提升他們了,原本更多,但是其中一些離開了,或者有些受外面的影響,做了不好的事,所以他們的等級掉下來。不要以為你到了第五界,你就不會掉下來,你會,你還是會掉到第五界和第三界之間,沒有人知道這一點!除非如果你的定命是要當明師,而且你已經被天國選中,那你就會被嚴加保護,你就會安然無事,祂們已經審查過你的歷史,你的推薦函等等一切,所以你沒問題。但那些藉由恩典、借由明師的幫忙而提升到第五界的人,要小心!任何事都能把你拉下來。
 
人們崇拜你,人們膜拜你,人們供養你太多東西,你拿別人的東西,或你利用地位逾越靈性律法或什麼的,那你就會掉下來,失去原有的等級。假如如果你去幫人印心,而你認為是你印心的,你也會掉得很快。因為魔王會扣除你的點數,法律就是這樣。當然現在他拿你沒辦法,不過要是你做錯什麼事,他可以扣除你的點數,他能讓你受苦。但如果你做錯事,他當然就有藉口那麼做,不是嗎?
 
即使你貴為總統、或國王、皇后,如果你做錯事,無故殺人,你仍得接受人民審判,或被法官審判,雖然他的地位比你低,因為你做錯事,他可以審判你。假如總統開車超速,員警可以把他攔下來,開罰單。這很正常,懂嗎?這樣瞭解嗎?
 
同修:瞭解
師父:那就好,就是這樣!
我想跟你們說一些事,現在想不起來,沒關係,如果你們問問題或許我會想起來。我來就是要讓你們多問些問題,這樣你們回家去才能擺脫所有負擔,打坐才會更好,是嗎?你們在這裏打坐好嗎? 
同修:好 
師父:整晚打坐?白天也坐?好!很好,你們很優秀,太好了!我喜歡這樣。你現在要多待一天咯? 
同修:我整個星期都留在這。 
師父:整個星期!那誰去上班和照顧妻小? 
同修:我太太不在,她和女兒以及新生的寶寶都出門了,我有個十六歲的兒子,不過他喜歡獨處,我出國前買兩大箱麵條,所以他有很多食物,周日我寫了封電子郵件給他,我想我辦得到。
 
師父:好,等你回去會發現你兒子像麵條一樣咯?“吃什麼像什麼”,我聽說的啦!他會變得像麵條!兩箱麵條!他只吃那個嗎?
同修:不,他很會煮菜
師父:噢,他會煮
同修:因為我們倆晚上常一起煮菜、炒菜,和…
師父:你確定嗎?好吧!那就好,別叫我幫你看小孩。
好,其他人都還好嗎?
 
原則上,你們想待多久就可以待多久,這是你們的家,任何時候你做師父工作,即使你遠在天邊,也跟師父很親近。不過當然,你坐在這裏也很近,距離不重要,只要你誠心奉獻,不管你在哪兒、做什麼,誠心誠意服務別人,那樣最好。不是說你坐在這裏,就不是最好的,只是兩者一樣,懂嗎?是一樣的。你的心意才重要,若你人坐在這裏,但心裏想著別的事,那也沒用;如果你坐在外面,你幫師父工作,服務師兄師姐,那樣非常好,那很棒,都一樣,關鍵在這。
 
好了,有問題嗎?新來的人沒問題嗎?因為早來的人都已經問過了,他們已經把心裏的問題都傾訴完了,嗯,那個人我就不確定,也許他還有問題要問。沒關係,他是你們的開心果,今天有餘興節目嗎? 
同修:沒有,在問任何問題前,我最好稍微專心打坐一下。
師父:好,所以他現在沒問題。
其他人呢?如果沒有,我們就坐著,什麼都不做,打坐就好。我都可以,不過你們整晚那樣打坐,身體還好嗎? 
同修:還好 
師父:你們不覺得哪痛或累?如果會,可以請師兄姐…對啊,可以彼此那樣做,你也會賺點數,知道嗎?你們看,有很多方法可以方便得到點數,你們互相幫忙,雙方同時都得到點數,沒有人損失。好,假設她幫她按摩,她就得到三百點,然後換你幫她按摩,也會得到三百點,兩個都沒有損失!每個都賺到了,懂嗎? 
同修:懂
 
所以你們是彼此的寶藏,我跟你們說過了,要互相服務,因為你們是聖人,所以,若你們服務對方就會得到點數,你們這群人中有三分之二是第四界,有些到第五界邊緣,所以你們是高等聖人了,懂嗎?所以你們可以彼此服務得到點數。(大家熱烈鼓掌)
 
我不是叫你們一心想著點數而做事,不過每次你做這些事自然會得到,懂嗎?若你們很真誠無私地做,會得到更多點數;若你不是真誠無私地做,你得到的點數比較少。但總比沒有好,且你那樣做會變成習慣,你會習慣服務別人,之後你就會自然地做,完全不會想到點數,那會變成你的天性,然後你會變得仁慈。你們要這樣訓練自己,因為頭腦也需要訓練。你之所以會那樣或者說你現在這樣,是因為你出生在這個星球,你就被訓練成那樣,所以你成為那樣子,你以為自己本來就是那樣,但你並非一出生就如此,你可以重新訓練自己,回復你原本善良慈愛的本性,懂嗎?
 
你們有些人來自比較高等的境界,你們不是來自阿修羅或物質的世界,懂嗎?你原本一直是善良慈愛有力量又有靈性的,當你降生到這裏就全都忘光了,每個人都用否定的資訊轟炸你,訓練你這樣做、那樣做,現在你得重新訓練自己,如此而已,懂嗎?好。
 
所以若我糾正你某方面,那是因為我想要切除你那種習慣,我不是針對你本人,而是那個壞習慣,就像是你身上正長著癌,懂嗎?所以當我幫你切除,我只是在除掉它或處理它,好嗎?有些我輕輕地,因為它只是小傷,腫瘤還小;有些我則必須更用力,因為腫瘤比較大,也比較危險。
 
不是外表的關係,不是你問的問題,也不是你們的行為,而是內邊的東西,它助長了那種行為,那是我正在處理的,但你自己看不出來,知道嗎?你看不見它,我說過外表會騙人,但不太能唬我,懂嗎?所以,甚至有時你不認識那個人,或你跟那個人很熟,你會想:「他人很好,師父為什麼罵他?」不、不,你們不會看人。你們真的不知道!在那笑容背後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還有“歷史輝煌”的深重業障等等。你甚至不知道那個人從哪裡來,我知道很多人剛從地獄直接上來!你們之中沒有,但同修,我的徒弟裏面有。噢!有些真的很不得了!有些也是來自地獄,然後當過動物,然後回地獄,再當動物、當人,然後回來當獅子,然後回來這裏印心,只因為前世他們傷害過我,然後現在,即使如此,他們也跟我結了緣,所以我必須幫助他們,但是度他們真是工程浩大,他們還是得救了。
 
不過如果你遇到這種人,你不會知道,你永遠猜不到,有時你甚至會看到他們在我身旁,幫我開車…我不是在說你,我是說他們跟著我一陣子,我似乎特別眷顧他們,或非常關心、愛護他們,但別以為那人等級很高,懂嗎?
 
我不是說所有的人都是那樣,我不想指名道姓,好嗎?我不想說是誰,不過如果也許有一天你們問了相關的問題,那麼也許你們會知道,但我不會明說。也別以為我身邊的人每個都是那樣,也不全都是那樣,那些人並不全在我身邊,不過只有我知道…你們不知道誰…天啊!
 
有些人真的業障深重!因為,如果任何人傷害聖人、阿羅漢或佛,他們本來該永遠下地獄,在佛經裏稱作“無間地獄”,就像是永恆的煉獄,但是我仍得幫助那些人,因為他們已經跟我結緣,即使這份因緣是傷害我,不是幫助我,但為了救那個人,我得受很多很多的苦來交換,不然,他根本沒機會。
 
好,反正不要為了結緣而試著傷害我,那是惡緣,對我們兩個都不好。不過,沒關係啦,你們不是那樣,你們很好,你們已經是聖人了,你們怎麼還會想傷害我?是嗎?現在不一樣了,那是生在非常黑暗的時代,有幾次我出生的地方正處歷史上的黑暗時期,類似那樣,像是耶穌那時候,或其他的時代。在歐洲,即使我們現在已很文明又樂善好施,但歷史上也曾有過一些黑暗時期,不是嗎?
 
我曾在歐洲五個國家當過明師,五次在五個不同的國家,像是在德國、西班牙、法國、英國…我不知道還有哪一國,他們現在改名了,算了,好,你們知道這些是五國當中的四國,至今還存在的有德國、法國、英國、西班牙,另一國,我得去查一下,因為那時的國名不一樣,它也是在歐洲,共五次。當然還有中國,中國。悠樂(越南)是第一次 
同修:噢!
 
師父:因為我的父母,約兩百年前是我的員工,我對他們太好,給他們太多了,所以他們應該回報我的恩情,於是我用那個藉口下來悠樂(越南)。否則我很難挑選我的父母親,若沒有因緣的話,瞭解嗎?他們得欠我一些恩情或我欠他們恩情才行。(師父喝水)
 
因為我吃了早餐才會樣,這位師兄他人太好了,只要一有機會他就一直說:「噢!我們準備了早餐,有純素三明治、純素乳酪和新鮮的純素麵包,我們每天都有現煮咖啡,我能幫您帶些過來嗎?」我說:「好吧!好吧!就送過來放著」他九點就送來了,然後就擺在那裏,但是我一直到剛剛才吃,我沒有胃口,但是我總得起來讓他們打掃房間,然後我看到桌上的食物,看起來很美味,我就吃了,從昨天就一直覺得口渴,因為昨天的菜很鹹。
 
問我一些好問題,你們才能學到一些東西,發問很好,這樣我才能跟你們解釋,因為我不知道你們需要知道些什麼,我知道一些,但我不想坐著一直查看你們的心思,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所以如果你發問,我就能告訴你。沒關係,什麼問題都可以。
 
同修:師父,這邊
好師父:請說!
同修:有人今天離開,她想問您,為何魔王會特別對付某些人? 
師父:不是,不是魔王對付她,而是因為她的等級低,等級很低,事情是這樣的:舉例來說,這是第三界,這是第二界,,第二界,懂嗎?你們有些人已經上來這裏了,有些還在在中間地帶這裏,懂嗎? 
同修:懂 
師父:如果你在這一帶,就還沒問題;如果你在這一帶,那就太靠近魔王了,所以你時時都會被那一邊影響,邊界地帶很寬!很大!它不是一線之隔而已,所以若你太靠近魔王,那麼你就容易受影響。有時你替我工作,有時你替他們工作,你就像雙面間諜一樣。
 
問題不在於他們在這裏做了什麼,而是若他們等級不夠高,就會引發我們之間不和,不只對我,對你們也是,有時影響這屋裏所有人,一旦這個寧靜和諧的圈子被破掉,魔王就會滲透進來,然後,我們都得離開,懂我意思嗎? 
同修:懂 
師父:我不喜歡叫人離開,但是我寧可叫一兩個離開,也不願讓你們全部離開,現在懂我意思了嗎? 
同修:懂  (第一集 完) 
 
 
五集之二
 
師父:還有問題嗎?
同修:師父,請告訴我們您閉關的情形。
師父:我閉關的情形?哪方面?你想知道閉關哪方面的事?
同修:我是指您那時打坐多久,還有…
師父:多久?整天整夜,跟你們一樣(哇!),在一個山洞裏。
同修:因為我不知道這件事,我到的時候,沒聽到您第一天所說的
師父:好,好
師父:嗯,我不想多談這件事,我之前也沒有多談它,是嗎?
同修:沒有
師父:我跟你們說那山洞很冷,因為是在冬天
同修:是
師父:多數時候氣溫大約是零下十度,甚至更低。
同修:好。
 
師父:山洞外面的水桶裏面的水結成一大塊冰,所以它在那兒打坐,我坐那裏,我們兩個互相瞪著,都沒動,但是我比那個冰塊動得多,有時候我會跑出去,沒什麼特別好說的,我都在打坐 
同修:是 
師父:那是在山區,四周沒人,有時山羊和野豬會來,還有鳥,沒什麼可說的,我都在打坐。 
同修:是,那您閉關了多久了?
師父:自從我沒有見你們開始
同修:噢!哇 
師父:自從我上次見你們之後,但我偶爾得出來辦些事,像是簽證或其他的問題 
同修:懂 
師父:而且我還是得照顧人,我得外出,簽寫銀行表單或支票等,還是繼續工作,只不過大多數時候我沒事可做的話,我就去那裏整天整晚打坐,閉關不一定得在山洞裏,只是上一次是在山洞裏,最近一次閉關是在山洞,我直接從山洞裏出關過來。因為山洞裏比較暖和 
同修:懂 
師父:因為山洞裏氣溫常維持在一度或零度左右,但是山洞外…它像這樣,它不是像這房間,不一樣,它是敞開的,只有後牆和洞頂(同修:瞭解)
師父:而且那山洞很深,如果我把水放這裏
同修:是
師父:一小罐水,它還是液體;但是如果我放外面那邊,走離幾步後,它就會變成冰塊
同修:懂
師父:一大塊冰
同修:對
師父:怎麼敲都敲不破,所以我就坐在那裏等“他”融化,要是它沒有融化,我就再回去繼續打坐,出來看看,融化了嗎?沒有?好,還沒融化。
可以了嗎?沒什麼好說的,我一天吃一餐或是不吃,看情況而定
同修:懂 
師父:若我覺得餓,就吃一點,如果不餓,就不吃。偶爾有個人一天幫我送一餐,但是後來太複雜了,因為魔王攻擊他,他不是來得太早就是太晚,干擾我,所以就把他開除了。後來我有什麼就吃什麼,冷冰冰的食物也照吃。
 
同修:喔,既然您提到魔王,也許我們可以談談魔王?
師父:不,不用談魔王,何必呢?
同修:為什麼他只有壞品質?他應該也有些好的品質吧?
師父:不,我跟你們說過他是來自地獄!他來這裏引誘人們下去他的領土,昨天講了,不是嗎?
同修:是
同修:但是他只有靠欺詐人才能得逞,對嗎?
師父:對。
同修:我是說他耍花招騙人
師父:他在人的耳旁唆使
同修:但是他至少該提供“退款保證”啊?
師父:什麼?
同修:他應該提供“退款保證”。
師父:他?啊,當然沒有!他是地獄的眾生,他不在乎!
同修:但是這樣不公平,因為… 
師父:沒有人能審判他!最糟就是他下地獄,而他已經在那裏了!所以你們不應該去那裏,就是這樣!因此我才教你們持戒
同修:懂
師父:因此我來這裏告訴你們:「不對!不是那邊,那邊不好,這邊才好!」
同修:但是他的手段很狡猾,我是說如果…
師父:我知道,我知道。
同修:如果你看…上帝的仁慈和從魔王那兒得到的,兩者無法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不過他誘惑人的手段太狡猾了
師父:我知道
同修:你還來不及發覺,就…
師父:在你發覺前已經做了。 
同修:在你發覺前,是,你已經被引誘了,於是你再次掉入陷阱
師父:我知道
同修:然後會有那種失落感。 
師父:我瞭解,我瞭解,不過不用擔心,明師的力量永遠都在保護著你,時時都幫助你 
同修:是的 
師父:是啊!你會損失,也會再得到,不用擔心,那強過你什麼都沒得到,卻一直損失,不得不回來 
同修:懂 
師父:懂了嗎?所以我教你們持戒和修行的方法,這樣將來你們就不會積欠任何債務,而舊債務,我來付,所以明師受苦,幫你們抵銷欠債 
同修:懂
師父:懂嗎?
同修:懂
師父: 還有問題嗎?
同修:其實真的想起幾個問題,但是我…
師父:問吧!別擔心。
同修:明天我會寫下來才問 。
師父:為什麼?現在想不起來嗎?
同修:想不起來
師父:好吧!
同修:我想如果別人發言,要是有人提到相關的問題,如果我想起來的話…
師父:那麼你就會想起來,好,
同修:對,就像那樣
 
師父:這倒是真的,我通常會把事情都寫下,但仍會忘記
同修:的確
師父:是啊。…沒什麼真的很重要,我已經告訴你們最重要的事了,對嗎?同修:是,我不在這裏…是新來的。
師父:你不在這裏,那麼你以後可以看影
同修:好
師父:可以了嗎?沒關係,如果你們不發問,也沒關係,請說?
同修:我們能做什麼讓黃金時代快點到來?除了彼此服務之外? 
師父:黃金時代已經來臨了,但目前只有對你們如是,你們生活會過得快樂,黃金時代已經來臨了,只剩些淨化的工作。這是好問題,很高雅!我喜歡別人提出一些好意見,不是好的意見,而是高雅的意見。
在歐洲歌唱大賽中…知道最近有個歐洲歌唱大賽嗎?歐洲歌唱? 
同修:是的 
師父:少年組的?我剛好看到,因為我剛從山洞出來,活動剛好在那裏舉行,有人告訴我,我說:「我會看,因為這是給孩子們的」,有時我只想瞭解一下世界的人都在做些什麼,來自西班牙的小孩贏了,你們知道嗎?
 
她很逗人喜歡,她演唱的歌很輕快,但內容都是有關物質方面的;我認為英國那首歌最好,但是它沒有獲勝,只拿到第二名;西班牙那首歌第一名,我認為那小孩是藝術家,她是一個很好的藝術家,很好的表演者,非常地開心,很討喜,很棒。那女孩很優秀,但整首歌都是關於物,講些女性的事,像是:「我們需要妝扮一點,噴些香水,有何不可?我想穿些好衣服,有何不可?賣力工作之余,女孩只想開心一下!」,那首歌還不錯,還可以,無傷大雅,很有意思,是好作品,她是個小孩,才十一歲,她只想開開心心的,所以她說的都是女人、婦女喜歡的東西。
 
所以我想也許那就是為什麼她們投票給它,多數觀眾都是婦女、或小孩、青少年,所以他們都投給她,因此她才會得第一名。也好,我沒異議,那是首好歌,很開心的小孩,我肯定她的天分,她很有天分,也實至名歸。
 
但就歌詞而言,我覺得英國那首是第一名,因為她才十四歲,但是她的理想已經很高雅,她談到世界和平、談到光明的未來,人們可以快樂相處等等,是首很正向、高尚的歌,所以我想投她一票。但是,由此可見,多數世人還是…即使我已經提升他們到第三界邊界,但仍很物質化,懂嗎?也因此,我們還是用物質的方式幫助人們。
因此,他們才投給另一首歌,講化妝的歌,那首歌的歌名是什麼? 
同修:甯死也不要平凡
 
師父:好,好!“甯死也不要平凡”“寧死也不要平凡”那就是她說的…平凡,意思是她需要化妝、她需要香水,她聽說她擦“傻奈兒四號”,那根本不存在,但她唱道:「我想買香奈兒四號,它很便宜,有何不可?」,純粹開玩笑,很逗趣…那首歌很好玩,娛樂效果十足,她很有天分,還有舞團,我喜歡舞團,我喜歡他們,我很喜歡那首歌和女孩,全都喜歡。
 
但我的意思是就高雅理念前瞻性和黃金時代而言,英國的那首比較好,但是她太古典了,懂嗎?她彈著鋼琴悠悠地唱著,充滿浪漫的氣息;而那女孩跟整個舞團則是很輕快、活力四射,當然很有娛樂價值,所以就娛樂性而言,她得獎是實至名歸。但是就歌詞抒發高貴的理想來說,那位十四歲女孩著實令我印象深刻,她才十四歲,她比年長於她的人,甚至包括你們其中一些,更關心人類和靈性層面,從她口中唱出的歌詞一定是發自她的心聲,如果不是有感而發,沒有人能寫出這樣的歌,懂我意思嗎?沒感觸不行,由此可見她十分高貴,非常非常高雅。
 
我對她印象十分深刻,當然我誰都沒有投,我也來不及投票,但是我很欣賞這首歌。參加的小孩都很可愛,所有小孩來自十八個國家,本來有更多,但他們只選出前十八名,再從十八名中選出前三名,西班牙得到第一名,英國得到第二名,應該是吧?第三名是誰?是一個小男孩和…他唱跟媽媽有關的歌,對嗎?沒錯吧?沒人知道嗎?好。
 
你們比我還糟,連我這個山洞婦人都知道,哪種文明人…連最近發生的事都不知道?算了,沒關係,我剛好知道,就這樣。
 
可見我們世界即使大多數剛剛被提升到第三界,世人依舊停留在老樣子,就像在第二界或是第三界這一帶的人,如果他們上到這裏就比較靠近第三界;如果他們在這裏,就還有點傾向第二界,第二界還是屬於否定的那一邊,懂嗎?它還是比較物質化。
 
唉!好吧!說這個只是告訴你們,我們還沒有跟上靈性的光環。他們票選那首歌就是象徵,化妝等那些東西也沒什麼不好,但是喜歡它勝過高雅理想,就要深思背後的意義了。大多數我提升上來的人,他們是在這裏,在第三界和第二界的邊界,比較低的等級,懂嗎?如果他們當好人的話,他們會慢慢上去,但是在這裏他們已經自由了,否定的力量再也不能把他們拉下來,不過他們還不是高等的聖人,他們只是靈魂自由了。
 
至於你們,我期望你們要高於那個等級。我已經說很多次了,寫了這麼多信,就連在山洞裏,我也得寫信給你們,告訴你們:「拜託,孩子們!快!要打坐,做些善事!」,沒有!仍舊忙著賺錢,交女朋友、男朋友等等,不做我交代的事!
 
任何人只要依我指示做,即使我幫他們印心時,他們是在阿修羅界,現在都到第三界去了,我跟你們說,是真的!所以如果現在誰還落後,都是他們自己的錯!已經給了這麼多加持、這麼多禮物,他們還不善加利用或是浪費殆盡,都花在別的事情上,就是不修行,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還停留在那裏的原因。
 
就連從地獄上來的人,我都提升上來了!有一個人從地獄上來,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就是他用矛刺傷耶穌,那個人已經到第三界了,聽到了嗎?他是從地獄上來的!他來去地獄幾千年,甚至當過獅子,他剛從獅子轉世過來,內邊還有兇猛的獸性,但是連他也到第三界了!還有那個鞭打耶穌的人,也已經到第三界了。
 
因為你們除了物質和感情,別的事都一無所知,你們多數致力於感情、頭腦或物質層次而已,沒有在靈性方面下工夫,所以你們不曉得。你認為那個人很好,其實,他們上輩子可能是你的敵人;你以為這個人很友善,他前世是獅子,比方說,就在這世之前。你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真是既瞎又聾又啞!真的如是!所以,現在你們都懂了嗎?有人不懂嗎?若你們不是站在我這邊,你們就是在魔王那邊,不管你是不是聯絡人,不管你工作多麼賣力,不管你長得怎麼樣,你還是跟魔王同一國,屬於否定的力量,問題是在那裏。
 
任何低於第三界的都是魔王,即使在邊界也不穩定,往下一步,靠近魔王;往上一步,靠近師父,魔王或師父。所以你們要修高一點,不然的話,你們看不到我。因為以前我公開弘法,我去講經的時候不能一個個挑選。當然他們有機會進來,不過還是必須做到他們該具備的。就像你去大學註冊,可能你的成績很差,然而教授通融收你進來。不過你得用功念書,迎頭趕上,成為一個好的大學生,你不能一直遙遙落後,干擾其他人。當教授已經在講課了,你卻還在問一些小學程度的問題,或是不恰當的問題,浪費教授和其他人的時間,懂了嗎?
同修:懂了
 
好了,有人要發問嗎?請說! 
同修:您為什麼來匈牙利呢?因為我們長久以來一直期盼師父能來
師父:我知道
同修:而且邀請您很多次了
師父:驚訝吧!(同修點頭) 
師父:你們全部都很誠心,你們修行很好,也因為這有現成的小中心,我們習慣這個地方,這樣比較簡單一點 
同修:是 
師父:如果我想去法國,但那裏只有一間小房子,一間公寓可以打坐,那我也不能辦打禪,即使當地同修很誠心。所以,所有條件都俱全才行。你是匈牙利人嗎?
同修:不,我不是
師父:抱歉
同修:我是從斯…
師父:斯洛維尼亞?
同修:是的,但是我們已經來這裏很多次了。
師父:好,我知道了,斯洛維尼亞同修好嗎?
同修:我最好請教您。
師父:為什麼?我不知道,你跟我說,你先說。 
同修:我想我們還算不錯,我想…我們不久前才成立一個小中心,在首都盧布爾雅那
師父:是
同修:那兒是一層公寓,很多人會一起出錢來…
師父:懂,一起出錢租的。 
同修:對,一起付租金。我們在馬利波爾也有一群人在打坐,自上次印心後,采列也多了一群同修 
師父:多少人?
同修:我想在采列大約
師父:不多吧?
同修:十位,不,有八位或十位? 
師父:我只去過那裏一次,所以…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國家!我在那裏第一次開手動檔,不是自排車,我永遠忘不了!你不用拼出你們的首都,我記得很清楚。(第二集完) 
 
 
五集之三
 
師父:我從來沒學過怎麼開那種車,我連自排車也不太會開,更別說手動檔了,噢!那種手動換檔的車。我只能租到那一輛,那個人說:(你只要拉這邊、踩那邊,就可以開動了)然後我說:(不行!我不會!我不會開)我連自排車都沒有開過這麼遠。所以我想進去跟他們抱怨換一輛自排車,但那個人說他沒別的了,我只好答應。我在考慮回去還車,去別處問另一家公司。但就在那時,一些徒弟跑過來說:(師父,師父!)於是我轉身就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但是我開著那輛車一路開到首都。當然一路上熄火很多次,我不停地跟每個人道歉:(對不起!故障!抱歉!抱歉!)
 
在公路上,知道嗎?那是一個小國家,他們的公路甚至更小,公路是雙向道,人們開得很快,那看起來像是一條公路。
 
我是生平第一次完全獨自駕駛,開著一輛我根本不熟悉的手動檔,我有生以來從來不曾開過手動檔,我已經不太會開車了,我意思是,我連自排車都不常開了,但是這部車真的…我不知道是大眾還是什麼的,是手動換檔的,我幾乎不知道怎麼操作,每次我想換檔,它就偏偏在路中間熄火!
 
我在那裏摸索了半小時,拼命回想該怎麼操作,好不容易我又上路了,然後每次一有事,我得停下來,它又熄火了!只要我一踩剎車,整輛車就停了!
 
然後我就得搞清楚該怎麼讓它重新發動,所以我一路上都開著警示燈,所以每個人都知道不要碰這輛車,不要靠近!我一直忙著搞清楚怎麼開,總是一只手在摸索,同時揮著另一只說:“抱歉!抱歉!車子故障! ”但是斯洛維尼亞人真的十分客氣又體貼,他們都沒停下來問怎麼回事,只是笑笑就走了,不管我了…
 
噢!哇,說到探險之旅,那不是在非洲,是在斯洛維尼亞,我有史以來最精采的探險之旅,因為我沒有開過車,懂嗎?從年輕時開始,我從來沒有開過車,懂嗎?我不開車,我有摩托車,但是我從來不需要開車。很幸運,在此之前我沒駕照,然後,噢!天啊!那次可真的不得了!我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不過我把它開到旅館,到那為止,一步也不多!
 
我問到最近的旅館,看到路上第一間旅館,我就停在那裏,我把車停到停車位,鎖上,然後就去旅館櫃檯跟他說:(請打電話給這個租車公司,叫他來把車子開回去)
 
機場竟然沒有計程車!怎麼會這樣?沒有計程車之類的,因為我從沒想過會那樣,我以為到哪里都找得到計程車,沒關係。但那次可真是大驚喜,你們國家是個大驚喜:沒有計程車!沒有,就是沒有!機場怎麼會沒有計程車?為什麼? 
同修:我不知道,通常會有計程車的。
 
師父:也許全部都被徒弟們坐光了,是啊!多謝你們!對,很有可能,有可能,因為我去那裏,你們也去,每個人都去,懂嗎?所以有時候我訂不到機位,因為音響、攝影組的人,已經先到那裏了,卸下他們所有的器材。然後我就得排隊等好久,有時輪到我時,已經沒機位了,我得改搭下一班飛機之類的,或是當我想兌換錢幣時,前面整排同修已經在排隊了,終於輪到我時,沒錢了!還有我要訂旅館時,房間已將全被同修訂光,我沒地方可去!每當我想去餐廳吃飯時,裏面都坐滿了同修!
 
有一次。在加德滿都,你們知道加德滿都嗎? 
同修:知道,在尼泊爾 
師父:尼泊爾,是,在尼泊爾靠近印度的邊界。我去那裏,而且隔天就要離開,因為我去一個國家,隔天又到另一個國家。我去了,而且已經買了機票,但是透明說:(抱歉!女士,機位都滿了,你不能走)我知道那都是徒弟,因為我看到他們全部都已經坐在機場等了,我說:(拜託!我必須離開,拜託,我一定要登記)我不能跟他們說什麼,他們明明看到我的照片,卻偏不答應。“不,不!很抱歉!你不能走,全都訂滿了,也許你得等到明天。”
 
明天!如果我明天去,全部的人坐下一班飛機去那裏做什麼?但我不能說!不能告訴他們:(你瞧!如果我不去,這些人都不會去,我是明師耶!)我什麼也不能說!就像飛行員,知道嗎?飛機延誤,因為他們不讓後面的飛行員到前面去。所以他說:(如果你不讓我去,飛機會延誤得更厲害,因為我是飛行員)記得嗎?記得我告訴你們的那個笑話嗎?發生過,就像這樣。所以我一直懇求他們,不過沒用,因為真的都訂滿了,因為他們有時間,他們早上很早就去,他們昨天全都訂好了,他們有人互相幫忙訂位。
 
我卻沒人幫忙,因為我獨自旅行!我只能自己處理訂位,所以我到那裏時已太晚,大家已經互相合作把位子全訂走了!
 
但另一個觀音使者…我做了一點變裝,他就坐在我前面,我說:“走開,別待在這兒,快走!”他說:(什麼,我坐這裏!)因為他是音響組的一員,他帶著全部設備,就坐在我的正前方,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但我不要被認出,所以我才上不同的妝,戴假髮等等的,這樣別人不會認出我來,在機場的徒弟們才不會過來麻煩我太多。但他坐在我的前面,帶著所有遮光傘,大攝影機,以及所有昂貴的設備,坐在那兒,像是擁有整個國家,懂嗎?
 
我說:(走開,到別處去!)(不!什麼?為什麼?)他和我爭執,對我大叫。我說:(別叫!走開!)幸好另一個觀音使者,他過來把設備和他都挪走了。因為他仍然認不出我,不過感謝上帝,要是他繼續大叫,大家都會知道了。
 
噢!真的如是!要出去和你們碰面,不簡單!比去會見你們的國、王皇后還難。還有好多事我忘了,很多其他的事,我忘了。
 
即使我只帶一個侍者,那個人也會變成障礙,因為魔王會利用她。我告訴你們,我帶了兩個手提行李,小的,我甚至是坐頭等艙,而她坐…因為頭等艙都被訂光了,所以我只訂到自己的,不是因為我想要,而是在弘法旅程中多一點私人的空間,這樣對我比較好,所以我坐…噢!不,我坐商務艙,他們沒有頭等艙,她的位子是在後面。但實際上,是她幫我訂位的,所以我帶著行李坐在那,如果單獨行動,我會帶著行李,不,只有一個行李,而她有一個手提包。她有一個手提包,所以我們可以輕鬆地旅行。
 
然後,總之,當我們進入機艙,空服員把她的行李箱放在頭等艙的行李櫃,我意思是商務艙行李櫃,然後他說我的行李太多,我有兩個,所以我必須出去托運行李,再登機。我說:(不,不,請讓我放在這裏或那裏)(不!不行!)然後開始爭執,噢,整個機艙的人看著我像個怪人。但一開始她的行李就不該放那裏。你們能想像嗎?然後我說:(但她是下一個艙等的,也許你可以把她的放…)(不行!),他們就是不答應,比如說像那樣。如果她沒在那兒,我的行李就可以放那裏,我就不會有問題,你們明白嗎?
 
所以有人幫忙,不一定都是好的,所以我大多都是獨自旅行,但有時會順道帶一些人,僅此而已。魔王會利用她,因為她等級較低來攻擊我,一直都這樣!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你們不了解人們,你們真的不了解,懂嗎?有時也許我責備某些人,不是因為他問的問題或他做的事,而是他裏面帶著的垃圾。也許他在外面對某個人不好,但你不知道,而那個人恰好是位聖人,或那樣做是錯的,所以他造了很大的業障,你們不了解。對你們來說很難瞭解,因為從他外表看不出他如何,懂嗎?一切都包裹在這個身體裏,所以,誰也不知道誰,你們不會知道!因為他們表面上看起來很友善,非常好,非常和藹可親,你們不會知道他們的內邊,或有什麼業障,懂嗎?要記得這一點,並對待每個人像聖,那是對你好。 
噢,說了這麼多,還有問題嗎?
 
同修:我想問一些事 
師父:請說 
同修:但我不確定我是否說得清楚,因為我的英文不好。 
師父:你說哪種語言?
同修:德語
師父:德語?好,沒問題
同修:我可以講德語?
師父:我會試著瞭解你講的,如果不行,我們有翻譯
同修:好,我兒子十一歲
師父:什麼?
同修:我有一個兒子
師父:你有一個兒子,好
同修:他十一歲
師父:十一歲! 
同修:他前一陣子剛滿十一歲,他印半心,他從八歲起就打坐。 
師父:十一歲就印半心?喔!對,六歲,好,他已經打坐…他已打坐三年。 
同修:但他現在這個年紀,有時很困難,目前打坐一直很容易被… 
師父:懂,懂,他現在不再打坐了嗎? 
同修:喔!他會打坐,只是我必須,我得對他循循善誘,有時我沒有力氣這麼做,所以那時會給他些壓力,我會為此感到難過,因為我不想要剝奪他的樂趣。有時我會說:(你一定要!就這樣)我想問是否… 
師父:壓力,像什麼?多大的壓力? 
同修:我告訴他:(你現在必須去打坐!) 
師父:那還好
同修:是 
師父:那還好,你是他的媽媽,你有權這麼做。 
同修:事實上,我想我該一直激勵他,是嗎?我該… 
師父:不,不,有時激勵他,有時要給一點壓力,沒問題。 
同修:當我很虛弱、緊張、或發生一連串事情時… 
師父:沒關係,沒關係!他必須知道你是母親,你是對的。 
同修:有時我不… 
師父:沒關係,沒關係,或許你事後覺得有點罪惡感,你可以過去跟他說:(嗨,我們還是朋友,我有點緊張,我希望你在靈修路上成長。喔,原諒我,好嗎?我和以前一樣愛你)那就好了,然後給他一些糖果、一點點錢、霜淇淋,那就好了。他已經知道不打坐是不好的,所以和他商量是很簡單的。 
同修:他也知道這是件好事,因為當有事情不順利時,他會說:(來吧!我們去打坐)比方,當他的兔子生病,他會馬上說:(媽媽,我們來打坐)他已經知道那是很好的,但就他的年紀… 
師父:當然,對青少年很困難,他的荷爾蒙開始成長,開始混亂,對他來說要調適自己也是有點困難,沒問題的,別太嚴厲就好,沒問題。 
同修:謝謝您! 
師父:不客氣。
 
我真的不是一個明師!那不是我的工作。你知道的,我是來修復這個星球的,只是順路載你們回家,因為我會去那裏,我會經過你們的目的地,路過你們的家,你們現在記得了嗎?知道嗎? 
同修:
 
師父:好,只是一個司機!明師是第五界的人的工作,懂嗎?因為這個方式已經建立好了,所以我就用那個頭銜來幫助你們,我借用這個身體,借用這個頭銜,我只是開車回家,順便載你們,好嗎? 
如果他們問你,就說師父不在那兒,這也是對的,好嗎? 
同修:好 
師父:所以別認為你們說謊,你們沒有,我不是明師,不是專職的明師。我在這星球的每一世、每一個國家,有時我用這個頭銜工作,有時不用。當然我總是當明師,不過不是專職的。有時因為如果我教一大群人,他們就會稱我為明師,當然我教他們打坐,他們叫我師父。
 
但不代表我是第五界等級的明師,我沒有機會告訴你們,此外你們也沒問,而且我何必告訴你們?反正你們不會相信,你們無法相信,即使現在,也許你們有些人還是不相信,所以以前告訴你們又有什麼用?你們相信嗎? 
同修:相信! 
師父:很好!好,下一個。 
同修:現在我想起一個問題,因為我記得您說過星星也是眾生,就像太陽也是眾生 
師父:是 
同修:他們的壽命很長,長達好幾百萬年,但也有生死 
師父:沒錯 
同修:令我更好奇的是您所來的那個世界,這些眾生是超乎五界之上的,對嗎?所以那些特別的眾生住在這些境界,這是有特殊的目的嗎? 
師父:當然!祂們是有靈性的純靈性的眾生 
同修:是 
師父:完全沒有混合任何的物質成分 
同修:哇! 
師父:自第六界以上完全沒有物質成分,第五界還有百分之一 
同修:懂 
師父:第六界,沒有!第七界更沒有 
同修:懂! 
師父:第八界全然沒有! 
同修:您在那兒可以自由自在做您想做的事,對吧? 
師父:噢!謝謝你!當然,我想我夠自由了,是嗎? 
同修:是 
同修:不,我是說,如果您願意,您可以在那裏創造其他眾生吧? 
師父:是啊!但我不想。 
所有的事都已經完成了,別夢想我而會去那裏,不,不…不,我不需要任何…不需要任何人。 
同修:懂 
師父:我有五十位議長,記得嗎? 
同修:喔!是的 
師父:這五十個議長有大約三百萬個眾生,有五十位長老議會領袖和三百萬個眾生…沒有形體的眾生。 
同修:是的。 
師父:你只是知道有眾生在那兒,但你看不到 
同修:明白! 
師父:沒有人看得到這些眾生 
同修:懂。(第三集 完)


五集之四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367814963435428&id=100006208410688
 
五集之五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368707043346220&id=100006208410688 


 


「藝術啟迪靈知」:在蒙古歡慶第二屆國際藝術家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高等奧妙的眾生】3 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