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October 10, 2019

《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二節 . 六 集

The Surangama Sutra: Twenty-Five Means to Enlightenment, Session Two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中 文 和 英 文 開 示 於 臺 灣 新 地 | 2019-04-05   
20191010
*人們以不同的「根」修行以求開悟,
有時也以不同的「根」修相同法門,因此有不同的內在體驗。

就像你們同修之間,我教你們同一個法門,你們卻有不同體驗:
有人是明顯的外在體驗,獲得到某些利益;
有人是進入內邊,看到各種境界等等。
 
從古至今,所有出名的明師,都教觀音法門,如果仔細讀經典就知道。

 
*有自信無傷大雅,只要別跨越自信和自大之間的界線,就會安然無事。
要了解、要檢查自己,是否在障礙自己,我執對修行進步確實危害甚鉅。
到哪裡都抱著我執,像抱著嬰兒、寶物,就不會進步。
要放下我執,我們是無名小卒,我們真的微不足道。

 

------------------------------------------------------------------------------


6-1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203048342.html
昨天,我講到第四個打坐法門有兩位藥王,和五百位梵天天神,他們在治療過程也幫忙。任何治療方面的事物、任何治療過程或力量,多數來自三界,因為治療的是在物質世界的肉體,屬於三界管轄。或許那五百位梵天天神也以肉身出現,他們可能是轉生到人間幫助人類、幫忙治療。而這兩位藥王,他們生生世世都是醫生;因此醫術高超,能濟世活人。


6-2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282495394.html
「我們先跟隨威音王佛聽聞佛法並出家。有一次在僧眾沐浴時間,我依例進入沐浴室。當時突然頓悟,水既洗不掉灰塵,也洗不淨身體。在頓悟這兩點的當下,我感到從容安詳,得到無所有的境界。」「『我至今不忘,以前這個體驗。我由於跟隨佛陀出家,而得到無學果位。獲佛陀賜名為跋陀婆羅。妙觸顯現,我成就了佛子的聖位。佛陀問何法門最圓滿通達。如我所證,觸因是最上乘法門。』」


6-3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282495917.html
「『世尊教我修持樂見照明金剛三昧,雖然我沒有眼睛,卻看到光亮境界。』」「『我可透徹且清楚地觀見十方世界,彷彿是在看自己手中的一塊水果。如來印證我得阿羅漢果。佛陀問何種法門最圓通。如我所證,返觀視力的源頭是最佳法門。』」從古至今,所有出名的明師,都教觀音法門。如果仔細讀經典就知道。密勒日巴大師也是。密勒日巴的師父也教觀音法門。


6-4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484476470.html
「『佛陀憐我駑鈍便教我放鬆調節呼吸。』」「『我徹底觀自己的呼吸到極微細的地步,靜觀中的每刹那都發生生、住、異、滅。』」「『我的心突然毫無罣礙,煩惱盡失而成阿羅漢。我在佛陀座下獲冊封和印證為無學。』」「『佛陀問我們何種法門最圓滿通達。如我所證,讓呼吸回歸虛空是最上乘的法門。』」佛陀說八萬四千法門。佛陀教他這個呼吸法門。但是,並非普通的呼吸會讓人開悟,不是。必須讓呼吸回歸虛空。根本沒有呼吸存在。早在開始呼吸之前,那就是原本的虛空。


6-5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484476335.html
另一位稟告的是憍梵砵提,他的嘴巴有問題。會像牛嘴反芻食物,於是,如來教他:「一味清淨心地法門,」他就開悟了。「『佛陀問何種法門最圓通。如我所證,歸味返覺是最上乘的法門。』」「歸味返覺」是什麼?不看外面,將注意力往內,看裡面。無論是什麼味道,都將它回歸諸味的源頭。無論修的是味道或香氣,都無妨。一旦注意力往內而入定,就自由了。是否聞到味道或香氣,都一樣自由。祕訣就是往內去真實世界,而非在這個虛幻的物質世界。


6-6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3680896570.html
「『我自久遠劫以來,心就毫無罣礙。我記得自己如恒河沙數那麼多的生生世世。』」「『我蒙如來啟示而了悟開悟的本性是真空──空性完美而明亮──我因而證得阿羅漢果並突然進入如來的浩瀚明亮的空海。有著與佛陀相同的知識和見解,獲佛陀印證無學果位。我因了悟空性而解脫,堪稱無人能及。佛陀問哪種法門最圓通。如我所證,一切諸相都融入虛空;虛空和成為虛空的諸相兩者皆消失。將一切諸相回歸虛空是第一的法門。』」靜觀萬物的「空」之後甚至放下「空」,是他所修的法門。



六集之一
 
師父:今天這麼多人,太好了!阿彌陀佛,歡迎!
嗨,大家好!…你們想看來自韓半島北方的表演嗎?
同修:想!
師父:多少人想看?舉手!我意思是,舉手!好,好,我會邀請他們從平壤來,邀請平壤的舞蹈家來。
 
你們知道平壤嗎?要我講在哪裡嗎?這裏是韓國,首爾,臺灣(福爾摩沙),南中國海,臺灣(福爾摩沙),韓國,首爾,平壤。
 
因為平壤歌舞團寫信給我,他們在信中表示,我喜歡他們、關心韓國,讓他們深受感動,所以要來免費為我表演,他們甚至說“免費”。要請他們演出通常很貴,他們說“免費”,噢,以前從來沒人免費供應我什麼,都是我免費供養人,所以我想他們也可以在韓國和平日來。反正你們沒時間來,臺灣(福爾摩沙)同修欣賞就好,再三個星期,誰能留下來都歡迎。
 
他們會很高興來,免費表演,能想像嗎?平壤很出名的歌舞團,整團要來免費為我表演,整團好多團員,好友善的人。如果你們留下來,就會看到他們,如果沒留,只有我們臺灣(福爾摩沙)同修,我們自己獨享一切。
 
無上師電視臺今天有個笑話,有嗎?媽媽進來說:「你現在該去學校了」,他說:「我不想去學校,為何我非得去學校?」媽媽說:「因為你是老師啊!」
我有時有同感,為何我非得來這裏?(護法遞過來一本書給師父)謝謝!
…供養。
出家師:謝謝!
師父:如果你不需要,可以給別人(師父對出家師說),如果你不需要,可以給需要的出家人,許多出家人需要,但我們無法照顧每個人,我沒辦法,有時我不知道誰需要,有時比較困難。…噢,毛也來了,那個毛先生也來了。
大家好嗎?好久不見了,好,很好。…對了,飯菜都還好嗎?
同修:好,很好!
師父:真的嗎?
同修:很好吃。(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哇,好吃?
同修:很好。
師父:不講客套話,老實說。
同修:真的,很好吃。
師父:很好吃?
同修:對
師父:好。
同修:糙米飯很好。
師父:糙米飯?
同修:對,很好。
師父:噢,糙米飯而已嗎?
同修:純素雞肉。
師父:純素雞肉?
同修:白菜、生食,豆腐(燉菜)咖喱。
師父:燉菜?
同修:沙拉。
師父:沙拉。
同修:芭樂。
同修:水果。
師父:水果,芭樂。還要嗎?
同修:純素湯。
師父:湯?
同修:黃豆食品。
師父:豆腐?
同修:南瓜湯。
同修:純素咖喱。
師父:南瓜湯。
同修:鷹嘴豆、純素湯。
師父:你們高興就好。
同修:很高興。
 
師父:純素色拉也適合吃生食的人,如果有特殊需要,要事先預訂,好嗎?因為我們離城市不怎麼近,要花時間安排,安排人員來回采買,安排人員為你備餐,最好是你們來之前就先預訂,“我要特餐,尤其是生食,我只吃生食,不能吃熟食。”
好了,噢,今天更多人呢?
 
噢,師兄,你也來了!印尼,你怎麼看起來一模一樣啊?我看到你已經三十年以前了,是不是?哎呀,你看他!喔,有沒有人認識?只有我認識他。三十年左右,以前,我第一次看到他,是他請師父去印尼,他現在看起來一模一樣。我是說,像當年的年紀,只是臉色更紅潤而已,好健康的男孩子。
還在做電影的生意嗎?沒了?退休了?(同修點頭)他以前有一家電影院,我三十年前首次看到他時。看看他,天啊!你現在幾歲?四十?(師父笑)他看起來像四、五十歲,但是不可能吧?可以問你幾歲嗎?
同修:83。
師父:83?
同修:噢,哇!
師父:站起來給大家看看(大家熱烈鼓掌),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三十?二十?是不是?不是,不是38,83了?不是三八,八三了!噢!還是這麼好,還住一樣的地方?(同修點頭)
 
我會想念你們煮那個菜,我來那邊的時候,哇,菜最好吃,我現在想起來還喜歡的,他們家人煮得好好吃,也不是什麼很豪華的,就是那個口味剛好。
很高興看到你,好久不見了!還有你們,毛給那個周,生意都好嗎? 
同修:還可以。 
師父:還可以啊?還不退休?還沒。小孩都長大了,就還可以退了吧?沒關係。 
那些是舊朋友,舊的,舊朋友,好久、好久以前,這對夫妻來自新加坡,他來自印尼,讓人對他們的國家產生好印象,很友善、親切的人。
好,現在我們去印度,喜歡嗎? 
同修:喜歡。
 
師父:我們在心裏搭飛機去,搭免費的飛機,我在想那個笑話,我有時也不想出去當老師,我不敢相信當老師要煩惱這麼多事。以前看到一些師父,他們在臺上或廟裏就坐著侃侃而談,讓大家以為:「噢,當老師真好!」很多人在師父身邊穿梭,好像在替師父打理一切。
 
我怎麼沒有這種生活?我大多事必躬親,還必須組織很多事。當然,是有人去執行,但我還是必須組織,指示哪裡該修理,怎麼處理等等,而且必須全盤掌握,像是現在多少人能來,或是我們必須在西湖,我們必須安排巴士和所有細節。到那邊也要安排一大堆事情,儘管似乎指是瑣碎小事,但整天就都是這些小事,沒有別的事。
 
還要安排我的狗,有時我換助理,狗就生病,等到我查出原因,狗已經生病了,有時為時已晚。我感到對不起我的狗,我有時候不得已把他們交給別人照顧,並非每個人都帶來好的能量和健康的氣氛,即便是印心了也一樣。
 
你們也很清楚,師父的力量已替你們消除前世的業障,但現世業障要自己背,不然無法活在世上,必須馬上往生,因為跟世界毫無關聯了!由於跟家庭、朋友等種種事物還有關聯,在世界上還有施與受,所以必須在這短暫人生自己背業障一陣子,我們該做什麼就要做。所以才需要五戒,所以才加進來五戒,不然,也許今生已經註定要惡業纏身,那就必須靠師父力量,但也要靠自己的意志力,要守戒律、知所當為,要明辨是非、對錯,這樣才能調伏自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並在師父的幫助下指引命運邁入正道,從而改善自己的人生。雖然無法全面翻轉命運,但至少不再傷害他們人。
 
好了,現在我們搭機去印度,昨天我講到第四個打坐法門有兩位藥王和五百位梵天天神,他們在治療過程也幫忙。任何治療方面的事物,任何治療過程或力量,多數來自三界,因為治療的是在物質世界的肉體,屬於三界管轄。所以你們昨天才看到會中有五百位梵天天神,或許那五百位梵天天神也以肉身出現,他們可能是轉生到人間幫助人類、幫助治療。
 
而這兩位藥王,他們生生世世都是醫生,因此醫術高超,能濟世活人,所以你們看到有些醫生醫術精湛能妙手回春,有些人也是醫學院畢業,也許成績更為優異,卻沒有那麼多治療能力。我是指,天生的能力。
 
多數醫生不會自比上帝,世界卻尊他們如上帝,醫生治病前應時時祈禱。印度有這種醫生,我看過幾位,我受邀去幾位醫生家,我講過了,至少在一位家中看到,那位醫生的辦公室寫著:“開藥在我。”指那位醫生開藥。“但治癒在您。”應該要這樣。
 
記得我講過那個故事,有個印度男孩想娶我?一見鍾情了
同修:講過 
師父:天啊,那麼快,我認為西方人生活較講求快速,沒想到印度人也求快。他相貌俊美且年輕。我比他年長許多,他並不知道,但可能我看起來年紀沒那麼大,一頭如瀑的閃亮長髮、清麗出塵、踽踽獨行,身穿白色旁遮普服,我想,十分搶眼吧!他騎在馬上,我走路。
 
多數印度人如果有錢,就會騎在馬上,因為喜馬拉雅山的山路,沒有任何機動交通工具,連摩托車都沒有,在部分地區也許極短距離會有,不然就只能攀爬,爬險峻高峰,走羊腸小徑。因此,他們會雇用馬匹。如果騎馬也無法到達,他們就會雇用背工,因為有些地區很陡峭,連馬也無法爬上去。有些有錢人會那麼做,但是我沒有錢,我都是步行,踽踽獨行,所以,可能很引人注目。他很年輕,他們還邀請我去…
 
那位媽媽!通常,媽媽會很忌妒兒子想娶女孩子,甚至要結婚,不是只說:「我們來認識彼此吧」不是!他是認真的,我當時很害羞,不知該怎麼辦?不知該說什麼?於是我說:「我還是已婚身份」我是,當時尚未離婚。那位媽媽仍邀我去她家,她是醫生,那位媽媽是醫生,是她邀請我去她家。她說:「儘管如此,路過時請來看我們」我說:「會的,路過時一定去拜訪」。
 
我真的去拜訪他們,她是很簡單的家庭主婦,毫無醫生的架子之類的,她就像一般的印度人,坐在地板上切菜,並將切除部分扔出去,蔬菜被切除不用的部分,他們會直接扔出窗外,切、切、切,完好的部分放一邊,也是放在地板上,可以稍後再洗,沒關係,地板平坦、乾淨。將完好的部分放一邊,另一邊就像這樣,切、切、切,就旁邊扔出去。扔出去沒關係,因為牛在印度可隨意漫遊,反正牛經過都會吃。事實上,我曾親眼目睹,我很好奇,趁她離開去做別的事,她去別的房間時,我偷看了窗外:「噢!有頭牛在吃菜渣!」所以一點都沒有浪費掉。好可愛!
 
我並未久留,沒有在她家過夜,只是路過來打招呼,他們仍請我吃飯,而且招待很周到。印度人非常熱情好客,印度連偏遠地區的貧民,都會以笑容向人打招呼,同時稱念上帝聖名:「哈瑞哈瑞拉姆拉姆」或「上帝與你同在,哈瑞奎師那,哈瑞拉姆拉姆」。他們打招呼時都這樣說。但是別向印度人問路,因為他們往往會說:「直直走」,「直直走」
 
如果你說了什麼,他們好像總是不認同,因為他們說:「好」他們搖頭卻說:「很好,很好,好,好」那表示認同,在印度,這樣是好(師父搖頭)。而我們,這樣才是好(師父點頭)。但他們是這樣,這樣是好。
 
我感到混淆不清,我說:「我說錯話嗎?我沒說錯啊,你怎麼都不認同?」我如果問路,“直直走,直直走。”也許鄉下人沒學過多少英文,只知道那幾個字,他們只知道“直直走”,其實那就是該走的方向,不然要往哪裡去?直直走,不是嗎?很好的人,善良的人。(第一集 完) 

 
六集之二
 
師父:現在我繼續昨天講的,我告訴你們日曆常會自己跳出來。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根據佛教、佛教徒和佛教傳統,念佛經時,必須先燃香供花,並向佛經頂禮,在念之前恭敬地感謝十方佛菩薩,佛經也要用(純素)絲綢或漂亮的布蓋起來,我只是用比較大眾化、比較簡單容易的方式,我向所有佛致歉,我說:「請見諒,如果我的做法不符合傳統,我內心是充滿敬意的,只是我不可能每次都照傳統做,若是我犯了任何錯,所有罪過都由我來承擔」至少其他人聽到佛號時,根據經典所說,他們都會得到利益。
 
師父:昨天我們講到佛陀問法會大眾哪種法門最圓滿通達,藥王和藥上起來稟告佛陀,「如我們所證味因是最上乘的法門」。但是我昨天講過,他們親自照顧佛陀,因而得到佛陀無量加持,如此近身侍奉,也許還必須為佛陀把脈或貼近佛胸聽診,古時候沒有聽診器,醫生只能將其耳朵貼在病患胸口聽診,再貼近不過了!還能多靠近?因此,他們可能感到身體飄飄然,他們的靈體就飛上天了,因此他們當然嘗的味道才有別於平常為其他病人所嘗的普通藥味。他們因而心想:「噢,是味道令我覺醒,佛陀更為我們印證,因此,對我們而言,味道對開悟萬分重要」他甚至說“最上乘”,他們借由味道而開悟,他們是這麼說的。
但是不要嘗試,別去藥局嘗各種藥,那會開悟嗎?
同修:不會
師父:藥師會報警:「有瘋子來我的藥局,在這裏惹麻煩」然後你就辯解:「不是的,我嘗藥而已,我想要開悟」。
 
現在又有一位要稟告,他名為跋陀婆羅,「跋陀婆羅和十六位菩薩同伴,從座位起立並頂禮佛足,他稟告佛陀:『我們先跟隨威音王佛,聽聞佛法並出家,有一次在僧眾沐浴時間,我依例進入沐浴室,當時突然頓悟,水既洗不掉灰塵,也洗不淨身體,在頓悟這兩點的當下,我感到從容安詳,得到無所有的境界』」也許他們這麼稱呼空。
 
「『我至今不忘以前這個體驗,我由於佛陀出家,而得到無學果位,或佛陀賜名為跋陀婆羅,妙觸顯現,我成就了佛子的聖位。佛陀…』」…指釋迦牟尼佛,如來。「『問何法門最圓滿通達,如我所證觸因是最上乘法門』」。
 
那是他的修行法門,觸因,我不知道是什麼觸碰他,此處經文沒有講,大概是碰觸到水,或是他們一起沐浴時,沐浴時必須清洗自身,他透過碰觸而頓悟,並不是水將污垢洗淨,但他當時當然已超越普通的意識狀態,不然,若整天觸摸自己,也沒有感覺吧,是不是?你觸摸自己時,感覺到什麼嗎?或是旁邊同修碰觸你,你感覺到什麼嗎?試試,什麼都碰觸看看。
 
沒有,毫無感覺!因此,事實上,因此要讀佛經或任何宗教經典,必須先開悟,必須或多或少具有類似的超意識體驗,不然人家會說:「什麼,他只聞一下藥草,就開悟了?那我整天都去聞藥草,就會比較開開悟」。藥王和藥上只照顧佛陀一次,只聞一次藥草,他們就開悟了。
 
這位菩薩是借由碰觸,此處經文有提到是誰觸碰他嗎?是,他也去沐浴室,「我當時突然頓悟,水洗不掉灰塵,也洗不淨身體」。在這兩點頓悟中,他進入那個境界並非由於水所致,也並非由於觸所致,他才突然頓悟。如果他在沐浴室中,我確信他在擦洗自己,想洗淨自己,他就是這樣開悟的。所以,他以為是觸覺,碰觸身體的觸覺使他開悟,不是!其實跟前面提到的一樣,現在我們知道了,這是另外一個,第五個法門,大約還有十五個要講。
 
接著是佛陀的另一位大弟子摩訶迦葉,他之後會成為佛陀的繼承人之一,你們應該知道這點,雖然這裏沒提到,但我在別部佛經讀過,摩訶迦葉是佛陀的大弟子之一。
 
另一位是尼師,名為紫金光比丘尼,我昨天解釋過比丘尼是指受具足戒的女尼,比丘受250條具足戒,初入門者不稱為比丘尼,也許稱沙彌尼、沙彌或沙彌尼,沙彌是指小和尚,或準備為僧的初學者,需要等一段時間,沙彌尼是女眾,女尼,但尚未受具足戒。
 
這幾位(師父手指身邊的幾位出家師)都是比丘和比丘尼,我以前也是,我本來就是比丘尼,不過別看我,別懷疑,我不是那種比丘尼,抱歉,抱歉讓你們失望了,也許是在心裏,但是大家不看內在,他們大多看外表,他們說:「什麼?你說你是尼姑,噢,算了吧,如果你是尼姑,那我就是和尚」。任何人都會那麼說,好,沒關係,這只是與魔王協調好的方式,才能先過濾掉一些人。我不被允許隨心所欲地收徒弟,所以穿著是某種篩檢程式,就像紗門、紗窗會把小蚊子擋在外面,類似紗門的過濾作用。
 
無妨,就連有些人都已經來了,還是無法分辨,更別提那些因這個篩檢程式而不想來的人,總之有了這層紗門,蚊子就不會來。
 
「摩訶迦葉、紫金光比丘尼與其他會眾…」…也許還有,大概都修一樣的法門,所以一起來稟告佛陀,他們以前修什麼法門,或現在修什麼法門,他們都「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過去劫在這個世界得以親近當時住世的日月燈明佛,聽他宣講佛法,並跟隨他修行學習,那位佛滅度後,我供養他的舍利並燃燈以延續佛光』」。
 
知道舍利是什麼嗎?不知,好,我告訴你們,如果有聖人往生,或是像這位佛,任何佛入滅後,依照印度習俗,人們會將佛體火化,火化後遺留下來的固體會供奉於佛塔,人們會蓋一間小寺廟,將舍利供奉在裏面。舍利意指佛體或聖體火化後所剩的遺骨,一般稱之為舍利。佛陀的舍利多數都非常漂亮,不像凡夫遺體火化後所剩無幾或只剩骨灰,或一些小碎骨,佛體濃縮成某種珠寶,七種顏色的珠寶,就像,想像那是…
知道月光石嗎?
同修:知道
師父:知道水晶嗎?
同修:知道
師父:澄澈度介於月光石和水晶之間,有些較清澈,有些則否,大小約這麼大,大於我的大拇指,有兩個大拇指大,約這麼大而渾圓,而且顏色非常漂亮,人們會將舍利供奉在所謂的小佛塔中,小佛塔就像一座迷你…
 
同修:神殿
師父:神殿,多數呈三角錐狀,外面精雕細琢裝飾美麗,裏面則供奉佛的舍利
同修:聖骨
師父:聖骨,對,聖骨,對啦,你是印度人?
同修:尼泊爾
 
師父:尼泊爾,很相近,所以他們這方面懂很多,好。
這兩組:跋陀婆羅和十六位同伴,還有摩訶迦葉與紫金光比丘尼等,他們是眷屬,他們是同一組,而摩訶迦葉是小組之首,他們前世就修行了,你們也都聽過了。
你還好嗎?你的眼睛很紅,沒睡好嗎?
 
同修:師父,我沒事,只是很高興而已。
師父:你(南非師姐)很高興,所以哭了?你為什麼哭呢?
同修:師父,純粹是喜悅之淚,真的,我喜不自禁,我們全都備受加持。
師父:你很高興。
同修:好高興,備受加持、寵溺,我們好愛您。
 
師父:當然,我是你們的保姆,我坐在這裏,你們有安全感,當然啦,有人照顧你們嘛。
 
同修:師父,您也是,您對我們呵護有加。
師父:(師父模仿南非師姐的語調講話)我完全聽不到,什麼?
同修:師父,您對我們呵護有加,令人感動不已。
師父:你是指超出責任範圍。
同修:對,就像現在。
師父:這是我的責任,好,謝謝。
同修:謝謝您。
 
師父:我很高興你們感到開心,你們就像影迷、歌迷,我不曉得,如果跟電影明星或名歌星坐在一起,你們當然很高興,即使沒有進去明星的家,不准入內,光是在露天大劇場某處,就已感到:「萬歲,萬歲,好棒喔,噢!」這裏我讓你們進來家中,還每天逗你們開心,如果你們不開心,那一定是“頭殼壞去”。我理解你們的感覺,不,我想並不一樣,但願不一樣,但願你們不只是我的粉絲,總之,我盡我所能。
 
我以為你沒睡好,所以眼睛紅。
他們在過去劫就修行了,也是在當時釋迦牟尼佛所在的世界,他們跟隨日月光佛修行,當時是那位佛住世,當時是他住世。
 
「我聽他宣講佛法,並跟隨他修行學習」。等那位佛滅度後,她供養佛的舍利,她“燃燈以延續佛光”,也許她是指燃普通的燈供養那位佛,或許是指她繼續教化大眾,因為她說:「燃燈以延續佛光」…所以,我猜她是延續那位佛的法脈,不然,普通的光不可能是佛光,我猜是這樣。
 
「從那時起,生生世世,我的身體都完美無瑕,散發紫金光芒,紫金光比丘尼,和我的其他眷屬,我們同時發心證菩提果位」…這是他們的故事,她繼續講。
 
「我觀世間的六塵會改變和毀壞,六塵不過是空寂,我依此而修滅盡定,如今我的身心可度過百千劫,卻仿佛只是彈指之間」…彈指,意思是時間已經無法控制,這位比丘尼和她的眷屬。摩訶迦葉說了這段話,也介紹了紫金比丘尼,同時也稟告佛陀,他所修的法門,那是過去劫的事。想想看,他們居然記得過去劫所經歷的一切。
 
你們記得昨天的事嗎?你們昨天吃了什麼?連昨天的事情都不記得,恭喜啊,你們的記憶力非凡,非凡地弱。
 
他們過去劫是那樣,「根據心智結構的空性,我修得阿羅漢果,如來說…」如來只釋迦牟尼佛,因為他們跟隨一位又一位佛,所以我必須告訴你們,前面講的是他前世跟隨的那位佛,現在講的是釋迦牟尼佛。
 
「如來說我是修頭陀苦行第一,妙法令我覺醒開悟,使我消除一切煩惱。佛陀問哪個法門圓滿通達,如我所證心智結構的空是最上乘的法門」…心智結構是什麼?誰能為我解釋? 
同修:哲學? 
師父:他一直在講這個,你們竟然不知道心智結構是什麼?還有嗎?沒有?不知道?你們又要假裝了?找麻煩給我?我不必解釋,知道“心智結構”就好,就是這樣。其實,因為那些和我們毫無關係,我們也可以念過去,看看佛陀的男女僧眾們修了多少種法門。
 
摩訶迦葉說他觀世間的六塵會改變和毀壞,所以,六塵不過是空寂,他依此而修滅盡定,所以他的身心能度過百千劫,卻仿佛只是彈指之間。
不懂,如果我說我也不懂呢?怎麼辦?什麼?什麼意思?
他用他的智力,他用心智力量來觀照,我們所知的六塵…觸、香、味、
 
同修:眼、耳
師父:還有呢?還有什麼?他用智力,心智力量去分析這些,這也是一種觀想、專注,他因此而開悟,人們以不同的“根”修行以求開悟。有時甚至以不同的根修相同法門,因此有不同的內在體驗。就像你們同修之間,我教你們同一個法門,你們卻有不同的體驗,有人是明顯外在體驗,或得到某些利益,有人是進入內邊看到各種境界等等。
 
摩訶迦葉這麼做而開悟,因此,他稟告佛陀:「心智結構的空是最上乘的法門」…因為他認為六塵終將變異衰敗,但心智能力仍會存在,因此,他說他的身心…心屬於心智領域,所以,他說他仍保有心,而且心能度過百千劫,彷彿只是彈指之間。因此他認為使用心智力量就可開悟,只是要用“心”,要留意觀察、更專注。
 
我們的法門不用“心”,只是重複默念一些必要的保護用語,此外,並不用“心”來觀察分析一切。
 
他是觀了六塵之後,看到六塵並不永久,只有“心”留存下來,他所觀的六塵,皆來來去去,但他的心仍保持警覺,仍可看到六塵來去,這表示他認為他用“心”看事物,也用“心”了悟事理。(第二集 完)
 
 
六集之三
 
師父:現在是講另一位,另一位和尚,阿那律陀。
「他從座位起立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剛出家時,隨時都隨時睡覺』」…我聽起來好熟悉(師父和大家笑),他不知道我不只一位這種徒弟,師兄,彼此彼此!如果他生在此時,他會很高興,自己不是孤眠者,他就能坐在這裏覺得適得其所,好可憐,生不逢時,他如果生在此時,會如魚得水,和你們坐在一起感到:「哇!我們志同道合,果然是同修!」
 
「『如來罵我』」…我可沒罵喔!至少佛陀更嚴格,你們看到了嗎?如果你們怪我太嚴格,嗯,在嚴格方面,我只是佛陀的徒弟而已。
 
「『如來罵我,說我與動物一樣』」
 
師父:噢,天啊!佛陀確實很厲害,我以為佛陀從不罵人,事實上,他會罵人,他確實會罵人,我在別部佛教讀過,佛陀罵他的兒子,他的兒子有點…那時還小,知道嗎?當時是年幼的小孩,他說自己的小肚子受不了一天只吃一餐,而且還說受不了打坐太久等等,佛陀就罵他:「你看這個…」
 
師父:我記得大概是:「你是佛陀的兒子,是多麼有價值,但你看,如果我用這個盆子洗腳,別人還能用這個洗腳盆裝食物或放寶物嗎?」…佛陀的意思是,如果他的兒子不用功,就會像沒用、普通,沒什麼價值的器具,大意是如此。但此處經文卻是…“像動物”!
 
我不知道佛陀會這麼嚴厲,我忘了這段,我有一次也在別部佛經讀到佛陀的一則故事一比丘尼嗜吃大蒜成癮,她也常去在家人的家裏去要大蒜。有一天,那個在家人家裏沒有大蒜了,他告訴那位比丘尼,請她自己去他田裏拿,他可能在忙或有事,她就去拿了很多大蒜。從此,佛陀說:「吃大蒜者將墮地獄」,只是吃大蒜而已!也許佛陀生氣是因為那位比丘尼毀損在家徒弟的田地,身為比丘尼不應該如此,也不應對任何事物上癮,依賴至此而不顧尊嚴。佛陀可能怒言:「不可吃大蒜!」,但她仍然偷偷去要來吃,還毀損別人的田產。我也會很生氣,因為那不是開悟的模範。
 
回來講這位比丘阿那律陀,「『我聽到佛陀訓斥後,哭泣並且自責,從此七天沒睡覺,以致雙眼失明』」…他太拼命睜著雙眼,也許用牙籤等物把眼睛撐開,或把燈火放在眼前,以免睡著。走極端,典型的徒弟!
 
我說我要一根香蕉,他們會每天給我一大堆,即使全村的人也吃不完。他們有一次給我這種悠樂(越南)食物,他們說是純素火腿,或類似的食物,悠樂(越南)這種純素火腿內白外綠,以香蕉葉裹住,像一般火腿的圓柱狀,大約這麼圓、這麼高,他們切成小塊,有一天他們給我幾片,GOOD LOVE 好愛,我全都給他了,我並未真的喜歡什麼,如今沒怎麼喜歡什麼,GOOD LOVE 獨享全部,好吃,好吃。隔天,我拿到雙份跟昨天一樣的食物,但GOOD LOVE 不在了,所以我原封不動退回。狗不在那裏,因為打禪時,不能讓他們在身邊,我會沒時間照顧你們,還要處理生意和文件。GOOD LOVE 不在,所以我全數退回去。我沒跟他們講過GOOD LOVE 有時很喜歡某種食物,如果吃完了,隔天我會有很多,隔天也是,隔天又一樣,GOOD LOVE都吃膩了也照送不誤。
 
佛陀訓斥他貪圖睡眠,佛陀並沒有說不能睡覺,他意思是凡事要適度,合乎中道,阿那律陀卻太嚴肅以對,七天沒睡覺,導致雙眼失明,好慘!這裏也有許多類似情況,悔改是好事,知道自己的缺點是好事,但沒必要的-話,不用懲罰自己,告訴我問題何在就好。
 
這位比丘說自己七天沒睡以致雙目失明,「『世尊教我修持樂見照明金剛三昧,雖然我沒有眼睛,卻看到光亮境界』」…失去視力,不是沒眼睛,是沒視力。
 
「『我可透徹且清楚地觀見十方世界,彷彿是在看自己手中的一塊水果,如來印證我得阿羅漢果,佛陀問何種法門最圓通,如我所證,返觀視力的源頭是最佳法門』」…意指不已肉眼看。就像你們打坐那樣。
 
就像我以前講過有位禪師說,如果他早知道自己的光亮輝煌的本來面目,他寧可一開始就既瞎又聾且啞,這是他說的。因為這些都沒有用,我們無法利用這些無常的肉體官能來得到開悟。
 
所以,阿那律陀失明後,佛陀教他如何內觀,他就開悟了,了悟眼睛並非視力源頭,是眼睛從源頭獲得視力,就像耳朵從真正的源頭,獲得聽力,所以不用耳朵就能聽到。可見,若沒修觀音法門怎麼聽得懂我所講的一切?即使你們修觀音法門(師父和大家笑),我問你們許多次,你們尚且不懂,何況是沒修的人呢?
 
「如果瞎子帶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裏」…現在你們知道了!所以,加快腳步,好嗎?
 
昨天,我問你們那兩位藥王的事,還記得嗎?你們回答說跟藥草有關,我問的是他們如何開悟,你們說“因為聞藥草而開悟,聞不同的藥草而開悟,聞綜合藥草而開悟”,全是胡言亂語!相差十萬八千里!就像沒注意魔術師的手,魔術師一邊故弄玄虛轉移觀眾的注意力,一邊卻暗中使手法,所以觀眾才沒看到鴿子從哪裡變出來、手帕或其他東西從哪裡變出來,只看到他雙手動作迅速,以及聲東擊西的手法,就像…
 
有個笑話,大家都聽過,學醫以前,教授教大家以手指沾滿病人的排泄物放入口中嘗,他真做了,教授真的以手指沾病人排泄物並嘗味道,他還叫每個學生照做,學生都照做了,噁心!教授卻說:「你們好笨,你們該觀察到,我用這只手指沾,嘗的卻是這只手指」…(師父笑)「觀察力至上!」,那位教授這麼說。
 
你們不知道這個笑話嗎?(不知道)這個笑話在所有醫學院都很出名,教授說:「要觀察呀,觀察,觀察力至上!用這只手指沾,嘗的卻是這只手指」,學生則都用同一根手指。
 
你們笑別人被整,你們自己呢?我們很容易分心,被不重要的因素、動作,或物品轉移注意力,因而做錯事和誤解事物。好,我們繼續。
 
「返觀視力的源頭是最佳法門」
 
師父:但只是觀見而已,還不是觀音法門。多數明師並非什麼都教,也許那位明師只教觀音。現代的人、法師或禪師,他們多數只教觀看,他們修靜觀,修專注或修呼吸等等,或觀身體,諸如此類,或觀身體不淨的本質,直到眼前只看到一堆白骨等等,但是極少人教觀音法門,非常稀有!只有幾位,我們知道像是釋迦牟尼佛,從古至今,所有出名的明師都教觀音法門,如果仔細讀經典就知道。
 
密勒日巴大師也是,密勒日巴的師父也教觀音法門,在他師父替他印心前,他一無所知,他只是砌磚頭蓋房子,而且每天挨罵,甚至挨打到流血,他師父的太太,他的師父是馬爾巴,他的師母必須替他背上的傷口擦藥膏。他的業障很深重,因他用神通殺了許多人,用神通已經萬萬不可,何況是用神通殺害全村子的人,犯下這種滔天罪孽。所以,他的師父不得不先忍痛清洗他的業障,等他業障洗完、夠乾淨,才能將殊勝大法傳給他。
 
如今有些明師都好慈悲,不審核或考驗,來者不拒,有些印度明師是如此,如果遇到,要很感激。我不是講我自己,是就大致上而言。
 
密勒日巴的師父有許多弟子,主要弟子可傳觀音法門,像現在的觀音使者。所以,密勒日巴偷偷去找一位可以幫人印心的大師兄,要求對方替他印心,他謊稱是師父叫他去的,這位大師兄不疑有他,就替密勒日巴印心,結果毫無體驗!沒有(內在天堂的)光,什麼都沒聽到,這位大師兄懷疑:「難道師父並未允許?所以他才沒有體驗?」後來,大家發現他騙人,他被師父打得更慘,蓋更多房子。我想是他師母叫他去的,她說:「好,你去吧,別再挨打了,去跟那位師兄說是我吩咐的」諸如此類,結果他毫無體驗!他的時間還沒到,他還沒準備好,不值得。當時,馬爾巴沒教許多人,有許多徒弟,但不是那麼多。
 
並非所有明師都有力量教許多徒弟,也並非所有明師來都要教許多徒弟,並非所有明師都帶夠力量來教許多人,有些明師只教幾位徒弟,像菩提達摩就是,並非他沒有力量,而是當時他只能用那麼多力量教幾位徒弟,教五個,也許還有幾位次徒弟。佛陀教數千徒眾,當時他可以教更多人,他有更多力量,只是當時的通訊、交通都不如現在便捷,佛陀必須每天徒步。(第三集 完)
 
 
六集之四

師父:現在有另一位比丘要講,「周利盤特伽從座位起立並頂禮佛足,他稟告佛陀如下:『我的記憶力不好,生來就不太聰穎,最初遇見佛時」』
 
師父:他是指這位釋迦牟尼佛,前面有兩位提到他們前世跟隨學習的佛,但是他們現在當然也跟釋迦牟尼佛學,但這位則直接跟佛學,就像最初的五大弟子,阿難或舍利佛。
 
我想是如此,我不記得,在現代我們認為一切理所當然,但那是所謂的神通,那也是一種神通,一百年前並沒有這個,我十幾歲時沒有這種東西,真的,後來逐漸有黑白電視機,然後有像大盒子的電話,只能短距離通訊。但從臺灣(福爾摩沙)無法和美國通話,如今我們居然說:「噢,我的手機功能怎麼會不夠好?必須買支新手機,新產品、或新i平板,i盒子或i什麼的的」,噢,天啊!“i”六還不夠,蘋果手機六不夠,必須買i七才行,新機快開賣了,整天從早到晚日夜守在“i店”前,想搶得先“機”,買到第一支新款i機,然後炫耀一番,“我是前十名顧客”,諸如此類,記得嗎?你們很清楚,對吧?是啊,真有其事,這款“i”不夠好,一定要“i”多,更多。天啊!每天真的要心懷感恩!
 
我今天早上洗熱水澡時,覺得萬分感恩,我當時在洗熱水澡,心想:「哇,多美好!有自來熱水可用,是多麼美好的事」,這在喜馬拉雅山是奢望,任何季節都在恒河洗澡,即使水面漂著一些浮冰,依然照洗不誤,但是住在恒河附近,已經要謝天謝地了,我時時都喜樂而感恩。因為有些出家人和一些修行人,他們的住處離恒河很遠,他們要從懸崖走下來,而且必須挑水上去山洞,山洞在山頂,要爬許多階梯,有的連階梯也沒有,必須自己找路上山,而且沒那麼好走,小徑到處是鬆動的石頭和岩石,在路上隨時可能喪命。
 
我當時住在麗詩克詩,離恒河很近,走一小段平坦的路,大約三、五分鐘的路程,路不很平坦,但沒那麼滑或那麼陡,其實很好走,類似走在這裏的花園,去河邊沐浴、洗衣,再把衣服晾在石頭上,衣服很快就乾了,印度天氣很炎熱,衣服半小時就乾了,或者等到半乾就可以穿了,走回到土屋時,衣服就全乾了,完全不需要脫水機。
 
我好愛那種生活,但願能回到那裏,租一間土屋即可,半租半送,才幾盧比,租金還不到一美元,因為那裏的人不會唯利是圖,一切都廉價供應朝聖者,他們很有靈性,生意人也都很有靈性,他們做生意只求不虧本,賺取蠅頭小利維持溫飽,以及修補房舍,他們沒想著要盈利,那裏的一切都好舒服。
 
就算我現在沒帶多少錢去那裏,我這裏也沒錢,也能永久住在那裏,真的,印度人很純真美好,尼泊爾也一樣,相似的區域,人民都好美妙。說到這裏,我何不去那裏呢?何必做夢呢?我何不回去那裏?是啊!有土屋可租,沒有就睡在外面,我現在知道怎麼照顧自己,還買得起帳篷,有錢搭巴士和雇用馬匹,不必自己背行李,我當時獨自一人背不動,只好變賣或丟掉,因為我獨自一人背不動許多行李。如果我去印度又有道場,你們也可以來,不曉得,順其自然吧!因為我好愛那種生活,我可以盡情打坐,晚上我就爬到屋頂上面,土屋頂是平的,沒梯子,我很會爬上爬下,現在就沒辦法了,當時輕而易舉就爬上去,土屋牆上有一些小洞,腳趾扣著洞就爬上去了。如今你們付我錢去爬,我也不敢爬!真的!
 
當時的我天不怕地不怕,什麼都做,哪裡都去。在恒河最下游的地區喝恒河的髒水,較上游則住著麻風病人,我卻安然無事。夏天去菩提迦耶時,發了高燒,發燒時寸步難行,走起來像這樣,走在平地卻像在爬高山,天氣酷暑高溫,連印度人都不敢外出,我卻敢傻天真,在日正當中趕路。因為急著探訪菩提迦耶,佛陀當時在這裏,坐在菩提樹下開悟,我當時很急切,完全沒留意時間、太陽,我像是背著一座山在走,要爬上另一座山,又要頂著往下吹的強颱風,那麼沉重!我幾乎用爬的,像這樣,真的如是,萬分吃力,結果我中暑,病倒了。我見到那棵樹菩提樹後,一償心願便折返了,那裏居然有間小廟,他們給我吃稀飯,吃稀飯配豆腐乳,我就康復了。
 
然後我去探訪佛陀講經的另一處庭園,結果再度中暑,我中暑了,冥冥之中正好又倒在一間寺廟前,一間佛寺,那裏有位喇嘛,他是喇嘛,不過吃純素,他煮素食給我吃,並照顧我直到康復,他讓我躺在床上,並用一種像網架的東西,像這樣罩住我,他摸我的額頭說:「噢,大燒!大燒!」他講中文:「發大燒」他不是講“高燒”,“噢,發大燒!”他煮素食給我吃,我問:「都是純素嗎?」他說:「是,我自己也吃素」後來我初到臺灣(福爾摩沙),從臺灣(福爾摩沙)寄了一些素食食品給他,因為他那裏素食不多,卻那麼慷慨。
 
那間廟不知在何處前面,鹿苑或哪裡,我忘了,或是瓦拉納西,那裏前面有間廟,我正好倒在廟前,我當時迫切需要休息,我全身乏力,直接摔在廟門口,廟裏的人扶我進去照顧,只喝簡單的粥,像你們早上吃的稀飯配豆腐乳,如此而已,我就康復了。我說:「你怎麼知道如何煮稀飯?」他說:「我師父教我:如果有人生病,別給他飯,要給稀飯」他師父是臺灣(福爾摩沙)和尚,所以他當然吃素。好多這樣的巧事,時時刻刻都是奇跡,沒問題,沒什麼大不了。
 
我當時很渴望開悟,到處尋訪,吃盡苦頭,完全不顧自己是柔弱的年輕女子,但是上帝照顧一切,我們的一本書,是嗎?《上帝照顧一切》祂確實照顧,祂真的照顧著我。
 
這是周利盤特伽所說,他初遇佛陀時,他說:「我聽聞佛法而出家,當我努力牢記如來說的一首法偈,我努力了一百天,記得前面就忘了後面,記得後面就忘了前面」
 
師父:他的記憶根器不很銳利,他很努力記佛陀的開示,從前和現在也一樣。世界上有許多地方的人,沒有別的設備,只能以傳統的方法熟記,背熟整部《聖經》,整部《可蘭經》,或背熟佛經。我也背過一些內容,必須熟記一些內容,譬如早課、晚課的經文,供佛的時候,或念咒施食鬼道眾生時,必須背熟要念的內容。
 
我也必須熟記一些咒,他們也必須熟記一些咒,觀世音菩薩的大悲咒,大悲咒是長咒,或熟記一些斷咒,但晚課或早課的經文必須背熟,不能只坐在佛像前面頂禮,然後看著經文誦念,頂禮佛像後卻說:「噢,我忘了!那句是什麼?佛陀,那句是什麼?我頂禮前的最後一句是什麼?我忘了」必須熟記在心,熟記供佛時須念的經文,我學了中文版和悠樂(越南)文版。譬如早上供養時必須念,(師父誦念)供養清淨法身,毗羅遮那佛。先供養諸佛,再念咒施食鬼道眾生,念起來像在誦經,很好聽,很悅耳,必須學會全部經文,不能帶著經書:「噢,什麼?念到哪裡去了?」在這裏,我可以問你們:「講到哪裡?講什麼?」但是在供佛法會前有許多和尚、尼僧,必須像大家念得那麼快,不能說:「稍等,我忘了,稍等,請大家等一下」。
 
這位和尚沒有記憶天賦,他努力記住前面法句,就忘記後面的法句。記住後面的法句,就忘了前面的,所以,佛陀很同情他,他說:「佛陀憐我駑鈍,便教我放鬆調節呼吸」可見,佛陀教他呼吸,讓他比較放鬆,佛陀也教呼吸技巧。
 
「我徹底觀自己的呼吸到極微細的地步,靜觀中的每刹那都發生生、住、異、滅」
 
師父:他是指每奈秒。“每刹那”是梵文,意指每奈秒,這裏說“刹那”,他卻了悟到每奈秒間…他徹底靜觀呼吸到極微細的地步,因而照見:這個世界或其他世界時時都在發生“生、住、異、滅”,每奈秒都有新事物產生,有事物發生變化,有事物滅絕、毀滅,每奈秒都有。
 
他繼續講,「我的心突然毫無罣礙,煩惱盡失而成阿羅漢。我在佛陀座下獲冊封和印證為無學」,意思是他已經開悟,不必再學任何經書,也不需要任何指導了,只要繼續修上去即可。
 
「佛陀問我們何種法門最圓滿通達,如我所證,讓呼吸回歸虛空是最上乘的法門」
 
師父:對他而言,對他而言。佛陀說八萬四千法門,佛陀教他這個呼吸法門,但是,並非普通的呼吸會讓人開悟,不是!必須讓呼吸回歸虛空,根本沒有呼吸存在,早在開悟呼吸之前,那就是原本的虛空。
他是觀呼吸開悟的,你們想學這種嗎?呼吸法門? 
同修:不想
 
師父:有些人仍然修呼吸,他們修呼吸法,有呼吸技巧等各種方法,不同的老師教不同方法,印度有許多法門,他們有一些法門,有某種皇室技巧,哈達瑜伽以及其他流派,他們各有不同名稱。
 
另一位和尚從座位起立,他名為憍梵砵提,「憍梵砵提頂禮佛足並稟告佛陀:『我有前世所造的口業,我在過去劫輕視沙門,以致生生世世患有如牛反芻的病』」
 
師父:他可能在許多世以前曾謾罵見習和尚,因此生生世世仍須罹患如牛反芻的病。
 
『如來教我一味清淨心地法門,我意念消失,入三摩地,並觀照到味覺並非物質也非實物,我的內心因而超越世間種種煩惱』…這是他修的結果。
他說:「『內在身心解脫,外在放下世界』」…並非到月亮去了,我想,不是,是指他不留戀世界。
 
「『我遠離三有,就像被放出籠的鳥,除盡污垢且試盡塵埃,法眼因此而清淨,於是證得阿羅漢果。如來親自印證我登上無學道』」
 
師父: 懂了嗎?這是佛陀所教的另一個法門,佛陀也許依徒弟個別的根器、能力和聰明才智,而因材施教,佛陀有這種駑鈍弟子,仍能提升他成阿羅漢。愚蠢不是罪,冥頑不靈、自大傲慢、我執大,才是問題,這些會使人跟佛性隔開,讓人無法理解佛在內邊講的真理,不是外在的開示。
 
因此這位和尚以前連一個句子都記不住,他忘前、忘後,還是能得阿羅漢果,因為他不驕慢,這是重點,懂嗎?他沒有我執在障礙他。我執是修行人的強敵,讓人太留戀外在的各種非凡事物和誘惑,以致忘了往內或太驕慢於物質、情感或修行上的小小成就或成功,這一切都對修行進步危害甚鉅。(第四集完)
 
 
六集之五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364034453813479&id=100006208410688


六集之六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365066480376943&id=100006208410688
 

註:請以電視台播出節目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請於更正,謝謝!




 


《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一節 . 五 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楞嚴經》:廿五種開悟法門_第三節 . 六 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