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September 5, 2019

佛教故事:梵天請法

Buddhist Stories: Brahma Asks for Dharma
   清 海 無 上 師  以 英 語 開 示 於 法 國 | 2015-08-04   
20190904
*一旦出生就忘了,即使以前是天神,轉世出生時,
會完全盲目,又聾又啞。不會記得前世一絲一毫。
因此,可能做錯事,又被世界情況所逼,以致犯下惡行。
導致地位越來越低,甚至可能墮入更低等級,像淪為惡獸。
甚至從此每況愈下,也許墮入地獄等等。
永遠無法解脫或再轉生天堂。
所以帝釋天才憂心如焚。
他是神,他應該知道。他應該知道這一切後果,
因為我們一旦出生,就會忘記一切。


*但佛陀從不責怪帝釋天,或來讓他受苦的任何人。
因為他知道那會幫他清除剩餘的業障,進一步促使他成佛。
這些都是助力。提婆達多也是,佛陀從沒責怪過他,
佛陀從不討厭他。佛陀這位堂哥生生世世都想害他。
可是佛陀卻從不怪他。
有好力量和壞力量:好警察、壞警察;好人、壞人。
凡是考驗我們忍辱的,就是在幫我們更加努力修行,
幫我們強化自己的信心,讓我們更堅強、更勇敢。

 

-------------------------------------------------------------------------

4-1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69878455965.html
因為梵天深知佛陀真的不願意住世。這裡的眾生冥頑不靈,滿滿無明和錯誤概念,非常難教。他環顧全天下,感到虛度光陰,所以決心入涅槃。梵天下凡求他住世後,他仍不為所動。記得嗎?梵天便鍥而不捨地請求。「您可記得曾如此捨身,您可記得曾如此犧牲,只為求得一首偈,只為求得一句真理。如今您已成佛,何以竟要離世?何以忘卻因何犧牲?」梵天繼續講述類似故事。


4-2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0081799104.html
一旦出生就忘了,即使以前是天神,轉世出生時,會完全盲目,又聾又啞。不會記得前世一絲一毫。因此,可能做錯事,又被世界情況所逼,以致犯下惡行。導致地位越來越低,甚至可能墮入更低等級,像淪為惡獸。甚至從此每況愈下,也許墮入地獄等等。永遠無法解脫或再轉生天堂。所以帝釋天才憂心如焚。他是神,他應該知道。他應該知道這一切後果,因為我們一旦出生,就會忘記一切。


4-3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0182725408.html
但佛陀從不責怪帝釋天,或來讓他受苦的任何人。因為他知道那會幫他清除剩餘的業障,進一步促使他成佛。這些都是助力。提婆達多也是,佛陀從沒責怪過他,佛陀從不討厭他。佛陀這位堂哥生生世世都想害他。可是佛陀卻從不怪他。有好力量和壞力量:好警察、壞警察;好人、壞人。凡是考驗我們忍辱的,就是在幫我們更加努力修行,幫我們強化自己的信心,讓我們更堅強、更勇敢。
 

4-4

http://suprememastertv.com/ch1/v/70281267943.html
「諸天宮殿也搖晃不已,在天堂翻來覆去。」天旋地轉,彷彿人間發生的地震。可能那是天堂的地震。我們都不知道天堂也有地震。當某位菩薩為自己和眾生求道而如此受苦時,就會那樣強烈感動諸天。「當時許多天人往下看到所發生的情景。他們都感動不已,全都飛下凡,撒許多花供養這位菩薩,如此勇敢無畏的大悲心,也令他們啼哭流淚。」



  文 字 檔  

4-1
 
師父:很高興能看你們一下,至少在外面這群。你們一直都在外面嗎?(對)自佛陀時代以來嗎?(大家笑)從我開始講佛陀的故事到現在嗎?(對)喔,真糟糕,真糟糕,今天就讓裡面的人等吧!(大家笑,熱烈鼓掌)
 
我們要去印度,回到前世去拜訪佛陀和僧眾,只要我還能在這裡念,我就繼續念,如果天色未暗的話,我會念完昨天的故事,因為我昨天只念一半。
 
這裡有些月亮上的人,有誰看到嗎?(沒有!)你們看到了嗎?(沒有!)沒有。
 
昨天我們講到佛陀犧牲的故事之一,今天繼續講,還有更多故事,因為梵天深知佛陀真的不願意住世,這裡的眾生冥頑不靈,滿滿無明和錯誤概念,非常難教,他環顧全天下,感到虛度光陰,所以決心入涅槃。
 
梵天下凡求他住世後,他仍不為所動,記得嗎?梵天便鍥而不捨地請求:“您可記得曾如此捨身,您可記得曾如此犧牲,只為求得一首偈,只為求得一句真理。如今您已成佛,何以竟要離世?何以忘卻因何犧牲?”梵天繼續講述類似故事,但是這些故事並非佛陀完整的前世故事,佛陀還有無數前世,他生生世世捨身犧牲,直到俱足成佛所需的功德、智慧和道德,就像嬰兒必須持續喝(母)奶,讓媽媽餵食,直到…必須(純素)奶和攝取各種養分,才能長大成人,道理是一樣的。我們現在繼續,你們記得昨天的內容,現在我們接下去。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根據佛教、佛教徒和佛教傳統,念佛經時,必須先燃香供花,並向佛經頂禮,在念之前恭敬地感謝十方佛菩薩,佛經也要用(純素)絲綢或漂亮的布蓋起來,我只是用比較大眾化、比較簡單容易的方式,我向所有佛致歉,我說:“請見諒,如果我的做法不符合傳統,我內心是充滿敬意的,只是我不可能每次都照傳統做,若是我犯了任何錯,所有罪過都由我來承擔。”至少其他人聽到佛號時,根據經典所說,他們都會得到利益。
 
師父:“梵天再度向佛陀說:'讚歎世尊,我還記得無量阿僧祗劫前的,你的某一個前世,也是在這個星球上,有個波羅奈國。'”這是悠樂(越南)文,我想梵文的發音不同,但是沒關係。
 
“波羅奈國中有五百位修行人。”他們修道為了升天成仙,而不是為了成佛。
 
“這五百位道士的主事。”主事,是道士的師父。“他雖然信奉這個道教或'仙教',卻時時祈求得遇真正開悟的人,像是佛陀等聖賢,向他們學習開悟的教理,所以,他走遍天下四方,不斷詢問人們:'我是道士的師父,大仙人。'”
 
我不曉得兩者的不同,這些人修不同的法門,不像你們打坐、成佛,而是可能有神通等等,往生後會去一些天堂,我們暫且稱他們道士,也許不是真正的道教徒,而是道教徒的信徒,道教或類似的宗教。
 
“'我萬分希望聽聞佛的真正教理,如果誰知道正法,請為我宣說,我將供養他一切所需。'因此,有位婆羅門…”這是印度的最高種姓。“…他來自最高種姓。”印度有四個種姓,婆羅門的階級最高。
 
“他來找這位大仙人,並對他說:'聽說你想了解佛的真正教理,我對正法領悟透徹,你如果想學,我會如實教你,但是要聽聞正法是很困難的事。'”
 
又來了,我猜是某位神沒事做就下凡來,再度考驗這個可憐人,這位可憐的當來佛。
 
“這位信仙教的大仙人問這位婆羅門:'讚歎這位大師,我如何才能正確聽法?懇請大師說明。'”
 
來找清海女士印心就好,她去過喜馬拉雅山,而且取得秘法回來,去找她就好,只要填表格、簽名,吃純素就行了,兩個小時後,你就開悟了,繼續修行就會成佛,即使沒成佛也會解脫,五、六、九代解脫,那麼簡單。
 
可憐的佛陀,他運氣不好,我是指那位當來的佛陀,你們運氣很好,應該告訴他,你們應該告訴他的,告訴可憐的當來佛陀,這件事很簡單,老兄。
 
但是佛陀當時當然還不很開悟,他是很誠心的求道者,目標崇高、善良慈悲,想幫助眾生並自我解脫。我實在不明白,這麼誠心,目標如此偉大,動機如此高尚,天堂何以不被感動?其他諸佛何以不被感動以幫助這位求道者?幫這位當來的佛陀、這位當時的當來佛?為何讓他受那麼多苦?我不明白,你們呢?(不明白)
 
為什麼?那麼誠心!在此之前,他已經受盡刁難了,並非被考驗得不夠。他該再上多少課,該再通過多少考驗,才能得到佛的教理。我是指解脫的究竟教理,我不明白,你們你?(不明白)
 
好,我繼續念。
 
“當然,你們已經知道,那位當來的佛陀,那位大仙,道士說:'感謝大師,感謝您教我如何正確聆聽究竟法,我馬上照做。'”
 
我現在也不會想,即使單獨回喜馬拉雅山,我也不會再回去,感謝上帝,我不必回去,我當時很盲目,據說,愛使人盲目,我太愛上帝了,我太愛人類和所有苦難眾生,我當時很盲目,我四處求道,聽說哪裡有大師就去。我當時阮囊羞澀,只吃自製的印度烤餅,一天一餐,配花生醬,有時耐不住,會買一些小黃瓜,或一、兩個純素咖哩餃,那個比較好吃,但我負擔不起天天吃,雖然價格很便宜,一個要價5盧比。那是多少錢?還不到一、兩美分吧。我當時盲目,現在已…我的第三眼開了,如果有人叫我,再回去喜馬拉雅山,再重來一次,我會說:“不,謝謝!”
 
“他已照指示準備好,他說:'尊敬的大師,您大慈大悲,現在請您賜教,我會馬上寫下來。'於是這位婆羅門大師當然就這麼說…”
 
這次的偈比上次的長,佛陀生生世世的犧牲中,有時一世只為一句話,有時只為兩句話,只為一句話,有時只為兩、三、四句,就做出重大犧牲,這次的偈比較長,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每次都越來越好了!一定是他的功德,現在已經更多了。這首和之前聽到的類似,可能當來的佛陀忘了,類似,也許只有一、兩個字不同,內容如下:
 
“心念應時時清淨善良。”保持心念善良清淨。
 
“不殺、不盜、不淫亂,不兩面。”意思是不對甲說:“噢,乙講你的壞話。”然後又去對乙說:“甲在你背後中傷你。”造成甲乙互相爭吵,或彼此互相傷害,當面或背地裡互相傷害,那麼做,就是兩面。在悠樂(越南)則說:“不兩舌。”英文是“兩面”。
 
我很久沒說那麼多話了,我有照顧狗狗的人,但我幾乎不必口頭交代,有事就發短信給他們,因為在閉關期間,我講太多話會流血、生大病或有大麻煩,我最多只能講七分鐘,超過時限就會受苦,因為那股高等力量不能混入太多世俗能量。我和人講話時會產生連結,我的本質內邊會發生抵觸,造成肉體方面的不舒服,或我會生病、不斷咳嗽、嘔吐、腹痛、頭痛等等。
 
所以我閉關時近乎禁語,極少講話,只是有時,但有時也不得不講,有些事無法以短信交代,無法以書面交代,必須用講的,所以我必須備用一些時間,以防有時要遠距離通話,指示進行各項事務,沒辦法都靠發短信,因為必須來回問答:“那件事怎麼樣?那樣行得通嗎?”或“那樣行不通嗎?那就做個,行不行?”那就不能只靠傳訊息、發短信,而必須用講的。有時我講過多,導致很多細胞死亡,我就會流血,因為必須排出細胞,死掉的細胞借流血排出。
 
我不曉得為什麼講這件事,我不用跟我的狗講話,如果我持續在山上,獨自打坐,像我講的回來時看到你們,可能只會看著你們說:“啊啊啊吧吧吧布。” (大家笑)
 
好,我會盡量和你們在一起久一點,我是指在這種環境中,你們才有機會來看我,如果你們想的話。你們想來看我嗎?(想)(大家鼓掌)
 
謝謝你們的愛,我猜你們想看我,不然不會千里迢迢而來,花機票錢和各種費用。
 
“不妄語、不戲言。”是指不惹麻煩給別人,比方本來只是一件小事,像是甲只隨口說:“噢,乙不很漂亮。”你就去告訴另一個人:“你知道甲說什麼嗎?她說乙好醜。”不漂亮和很醜不一樣,雖然聽起來類似,卻不同,會讓被聽的人感到難過,不再充滿自信,人們失去自信和自尊時,有時會做出傻事,甚至可能會自殺等等。這裡的教理也是對的,有助於提醒我們盡可能保持身口意乾淨,不只是要保持自己和提升自己的修行等級,也要幫助別人平靜安寧,讓別人不因我們的惡語而感到傷心、自卑或傷害自己。這是好教理,被提醒是好事,好的教理永遠不嫌多聽,永遠不嫌太常聽,對吧?是啊,很好!
 
還有“不能太貪心”,要知足,知道適可而止,不要囤積東西,不要太貪心傷害別人。我因此也告訴你們要節省、要節約用水,因為供應各城市的用水必須以各種化學品淨化,用機器和各種方式處理,耗費電力、人力和許多化學品。我們用越多水,供水廠就須再製造更多水,更多水代表更多化學品、更多電力。每件事都是相關連的,如果我們用太多電,窮人就幾乎付不起電費。(第一集完)
 
 
4-2
 
師父:我在美國的時候,住在兩個島上,我先在其中之一租房子,下次再到別的島。喔,三個島,下次住另外一個島,因為那裏的房子比較小、比較便宜。我不曉得住過多少個島,我以前很喜歡島嶼,臺灣(福爾摩沙)是島,我以前經常住在香港,香港,是島;英國,是島;義大利也算是個島;西班牙也算是個島;還有夏威夷;以及邁阿密的另一個島,總共有四個島,人造島,漂亮而很小的島。
 
我剛才講到哪裡?好多小島,我到過美洲那些小島,像聖基茨島、聖約翰島、聖馬丁島那些小島,還有開曼群島,我也住了好久。還有維京群島,我還去多明尼加共和國、多明尼加,還去過菲律賓,這些都是島國,還有印尼,以及近乎島國的新加坡,還有檳城也是島國,
 
同修:香港
 
師父:香港我講過了,別擔心,我沒忘記,我沒忘記你的島(大家笑)。還有泰國的群島,泰國有些較小的島。還有…我忘記了…各種島嶼…
 
同修:日本
 
師父:什麼?日本!對,我在日本有棟房子,不過都是同修在使用,我在那裡時,他們來共修;我不在那裡時,房子完全是他們的。我在哪裡買房子,到最後都不是我的。目前有些房子仍是我的,因為你們人數太龐大,那些房子容納不下你們,所以還是我的,不然,我想它再也不是我的了。在那裏,我也住在我地產中的一個島,因為那裏有個大湖,我在湖中一個很小的島,在雁島紮營居住。那些島在湖上,湖上有兩個島,一個較小,一個大一點,較大的島離房子較遠,所以我住在那裡,我也住在附近一間小屋,我四處停留居住,但我在島上有一頂帳篷。
 
我也住過綠島,在小中心的中央,我的房子在那裏,你們記得我的房子嗎?你們去過那間小房子嗎?但它有兩層樓,那間現成的小木屋,有個小閣樓那間?我睡樓上,狗睡樓下,記得嗎?很小,跟帳篷差不多,像一頂雙人帳,卻堪稱雙層建物,我的皇宮!有樓上、樓下。
你去過,你知道吧?
 
同修:知道
 
師父;你們有些人去過我的島,我並非沒有房子,他們蓋了間較大的房子,後來我用來當圖書館,讓大家使用,我則住在那個小島上,島沒有那麼小,四周環水,是人工島,面積約8千平方米,或是8百平方米?大約如此,很小,但是我們在島上種西瓜、種番茄、小黃瓜等等,島上可以種東西,種沙拉蔬菜、豆類。無論擁有的土地多小,只要是永久住在那裏,就可以種東西,親手栽種的比較好吃。
我以前講過,研究指出農夫是最快樂的人,我想聖經也說過:「你必吃親手勞碌得來的」。
 
好,我為什麼講這麼多,女士,回來講故事(大家笑),大家都熱切盼望再次聽到佛陀的犧牲,我為什麼跳到佛州和…
 
同修:您的故事比較好
師父:是嗎?
同修:是的
 
我也有一陣子在加拿大,而且也是住在島上,我就是莫名喜歡島嶼,只要能住島嶼就會住。我在美國時,也買了一個小島,我們沒有蓋任何建物,只是住帳篷而已,有一間小柴房充當環保廁所,飲水也取自四周環境。但後來我不曉得,我想…我有那個島,然後又造了一個島,一個小島而已,天然未開發的島,我不曉得,當時我不斷尋找島嶼:租島嶼、買島嶼、住在島嶼上,和所有的狗、鳥等等。
 
我去克羅地亞時,那裏有很多小島,我也想在那裏買個島,各島嶼:克羅地亞、美國、日本、加拿大、香港、夏威夷、印尼、菲律賓,我都環遊世界了,故事卻還沒講完,佛陀一直等著(大家笑)。
 
佛陀:「那位婆羅門大師說:『不發怒,心中不能有惡念,捨棄一切錯念、邪見,捨棄錯念和邪見就是真正的菩薩行』」
 
師父:這是這首偈的內容,有時會卡在用字遣詞,會思索“該怎麼翻譯”,這首偈說“兩舌”,意思是“兩面”不“兩舌”,我卻被“舌”卡住!我該怎麼翻“兩舌”?大家會聽不懂,懂我的意思嗎?所以我有時會卡在字詞,因為我超久沒翻譯了,我通常不念書給你們聽,我都是自然講出來的,通常都是那樣。
 
就像我去講經,我完全不帶任何書,不帶任何筆記,完全沒有講經提示,記得嗎?我每次去講經,都完全沒有講稿,有什麼靈感就講什麼,講我想講的一切。所以,通常我不念書給你們聽,我不翻譯,以前偶爾會翻譯,很少。
 
佛陀:「那位婆羅門大師念完這些金句之後,當來的佛陀也寫完了,當時的當來佛陀,然後他行遍天下四方,教大眾奉行這些金句」
 
師父:事實上,這樣就夠了。如果人人如是奉行,再結合印心,就會很快成佛…要很久啦,但是跟可憐的佛陀比卻很快,他生生世世犧牲很多。
 
佛陀:「許多人因而得福轉世天堂,或免於墮入三塗」
 
師父:意思是地獄,地獄之火,轉生為惡獸和餓鬼,由於這首偈,由於他的教化,行遍西方去教化大眾,許多人得享許多功德。是,事實是那樣。
故事還沒結束,你們還想再聽佛陀犧牲的故事嗎?
 
同修:想
 
師父:提醒你們珍惜人身,珍惜在世為人是好事,因為,看看佛陀:如此溫文、儒雅,如此高雅、胸懷大志,仍然必須經歷無數痛苦才能達到究竟的開悟。
 
佛陀:「所以佛陀,不,梵天對大仙人說:『讚歎佛陀,容我提醒您,當時的大仙人就是您,您由於對眾生的愛,為尋求真理犧牲無度,過程令人不寒而慄,受盡折磨、極度痛苦。如今怎能舍離無明眾生入涅槃獨自享樂?』」
 
師父:梵天的意思是佛陀想成佛,想獲得究竟真理,是由於對眾生的愛,所以現在不能一走了之!原因在此,您因為愛眾生,而想成佛;現在已經成佛,不能走!不過他說得客氣、委婉,他並非在對佛陀說教,他當然不敢。
 
佛陀:「因此他說:『讚歎佛陀,我記得在另一世』」
 
師父:我不曉得這裏還有幾世,哇!許多、許多、許多,還有三頁,可能六世!
 
佛陀:「『還有一世,也是在這個星球…』」
 
師父:所以,佛陀生生世世都在這個星球輪迴,除了他有許多功德時,轉生為天神之外。
 
佛陀:「有位屍毗國王住在都城提婆拔提,這個國家富強繁榮,人民無比富裕安樂,國王照例統領八萬四千附屬國國王」
 
師父:類似聯邦政府,殖民國或聯邦,殖民國或聯邦這是英國的說法。
 
佛陀:「…統領八萬四千聯邦國家,也有許多山川、湖等等,他的國內也有八千部族,國王則有兩萬後妃」。
 
師父:你們要他有20億後妃嗎?(大家笑)那太多了,太多了!整個國家也容納不下,所有後妃和皇子、皇女,要馬和馬車接送,還要食物,噢,萬萬不可!規模就像整個國家,所以有可能是全國女性都屬於國王,情況就是這樣。國王只有五百位皇子?這麼多後妃,居然只有五百位皇子!
 
佛陀:「他有一萬名大臣,但是國王十分慈悲溫厚,他愛民如子。而此時在天堂—帝釋天…」…帝釋就是帝釋天吧?「他積存的福報此時逐漸用盡,天然花冠上面的花已開始凋零」
 
師父:代表他壽命將盡;你們誰頭上有花?(大家笑)我有一些!不在頭上,在附近,而且永不凋謝,人工塑膠花。
 
佛陀:「帝釋天即將命終,所以悲傷不已,他一位助理毗首羯摩見狀,就問:『陛下,聖上…』」
 
師父:陛下和聖上不同,因為他是神聖的神,因此他們可能說:「『天神陛下,近日見您的元氣、深色與以往極為不同,不若以往歡喜,敢問發生什麼事了嗎?可否請您告知屬下?』,於是,帝釋天說:『你不知道嗎?你看,我的花正在凋零,死亡的徵兆開始顯現了!我不久即將命終。如今世間已無明師,我不知去何處尋求依靠,不知如何幫助自己』」
 
師父:意思是他命終時,他往生時將轉世在地球,像我們一樣當凡夫,說不定你們當中有人以前是帝釋天。你們在天堂犯了錯嗎?無時無刻千方百計考驗佛,要當心!因為當你再轉世人間,佛不會看你,沒有啦,我開玩笑而已,佛永遠都會伸出援手。
 
帝釋天說:「『不知去哪裡求庇護,所以我感到悲傷』」。
 
師父:我以為他悲傷是因為自己即將命終,我以為他留戀天神王座和天堂,所以才悲傷。帝釋天不是普通的神,他是眾神之王、至尊的神,他高居天堂禦座,統領無數天堂眾生,和所有階級較小的神。所以,我以為他也留戀地位,我們可能認為他將命終,才如此留戀地位,其實不然!
 
他悲傷是因人間沒有佛,沒有開悟明師住世。如果他轉生人間將無處尋求庇護,以保護自己的來生,因他一旦用盡天神福報,就變得跟人間凡夫一樣,如果他們沒有明師,就不會得到印心,他會一再輪迴轉世,隨風漂泊,得不到任何庇護。結果他可能會忘記,他可能忘記為人有德的好處,他可能會忘記。
 
一旦出生就忘了,即使以前是天神,轉世出生時會完全盲目,又聾又啞,不會記得前世一絲一毫。因此,可能做錯事,又被世界情況所逼,以致犯下惡行,導致地位越來越低,甚至可能墮入更低等級,像淪為惡獸,甚至從此每況愈下,也許墮入地獄等等,永遠無法解脫,或再轉生天堂。所以帝釋天才憂心如焚,他是神,他應該知道,他應該知道這一切後果,因為我們一旦出生就會忘記一切,懂嗎?
你們有誰出生時記得五戒嗎?沒有,沒有,也許記得十誡?..沒有?天主教徒,..沒有?你們呱呱墜地前,應該寫在大腦裡。
 
佛陀:「因此帝釋天很悲傷,他的助理毗首羯摩說:『稟天神陛下,目前人間有位國王行菩薩道』」
 
師父:意思是慈悲、善良、持戒自律——五戒、十誡。
 
毗首羯摩說:「『他名為屍毗,堅心精進修持』」
師父;意志堅定不改變,精進修持行善之道,堅定不動搖。
 
毗首羯摩說:「『他很精進修行,未來必將成佛』」
 
師父:故事沒說何時會成佛,因為後面還有許多世,所以不會是明天或明年,或在那一世,對吧?因此,未來…天啊!我也說你們未來全都會成佛(大家笑),高興嗎?有希望!是啊!
 
毗首羯摩說:「『請陛下去皈依他,當來必得保佑,並實現願望,您也會享有榮華富貴,一切順利如意,在人間或天堂都得享榮華富貴』、於是帝釋天說:『喔!如果真如你所說,那我運氣真好,但我必須去考驗他,看看是否屬實!』」。
 
師父:天啊!噢,不妙!可憐的菩薩,可憐的准明師,我會把這種徒弟踢出去,叫他搭飛機回去天堂,什麼神啊,看到了嗎?這位還是大神,阿修羅神,但還是大神,眾神之王,阿修羅界33位小神之王,阿修羅界有120個小境界,帝釋天已掌握四分之一的天界,居然一無所知!還要靠他的助理才知道菩薩在何方,而且還不了解如此真誠的菩薩心,竟然還要下凡考驗他!(第二集 完)
 
 
4-3
 
師父:天啊!準備迎接恐怖吧,這位帝釋天要考驗人了!噢,天啊!
「你現在將自己變成鴿子」”他的助理應變成鴿子。
 
「我變成一只大鸚鵡,你飛在前,我飛在後,我們到達皇宮時,你飛到他腿上喊謀殺:『救命!救命!救命!那隻鸚鵡要吃我,請救救我,請救救我,保護我,救我!』」…如此計畫一番。
哪一個發音才對?
 
同修:後面
 
後面才對?圖謀,圖謀,那是德文或是…?我自創的英文之類的(大家笑),會多種語言,就有這種問題,好,計畫好了。
 
「『然後我會進來要你,如果他不把你交給我,他當然不會,我會向他要求賠償,看他怎麼說』。’他們一起計畫並飛下凡,但是助理毗首羯摩說:『天神陛下,這位菩薩大慈大悲,器宇軒昂,其實我們應該來供養他,不應讓他受苦,不應考驗他!』」
 
師父:我也會這麼說,這是什麼神啊,比他的助理還不如?是,也許這裏也一樣,我有時會罵你們,但我的助理從不罵你們,所以他們比我好,當然,是嗎?不是?
同修:不是
師父:不是,我沒聽到你們說什麼,你們說什麼?
同修:不是!
師父:謝謝!(師父笑)你們要怪的話,就怪自己的業障。
但佛陀從不責怪帝釋天,或來讓他受苦的任何人,因為他知道那會幫他清除剩餘的業障,進一步促使他稱佛,這些都是助力。提婆達多也是,佛陀從來沒責怪過他,佛陀從不討厭他,佛陀這位堂哥生生世世都想害他,可是佛陀卻從不怪他,有好力量和壞力量,好員警、壞員警,好人、壞人。
 
凡是考驗我們忍辱的,就是在幫我們更加努力修行,幫我們強化自己的信心,讓我們更堅強、更勇敢,在這個很難修行的星球,繼續邁向修行的艱辛路。但是因為修行困難,所以會更快修到高等級。在天堂沒事做、沒人考驗、吃飯、睡覺而已,生活安逸、然後有一天“碰”再度掉下來!像這位帝釋天那樣感到悲傷。
 
但這就是這位神的性格,阿修羅眾生,生性如此,他們有些個性溫和,但是許多都生性好戰,他們常和天堂打仗,第二界的天堂,他們征戰不休,所以,我們不能責怪地球人彼此打仗,他們在上面打來打去,轉生下來這裏之後繼續打,他們永遠不停,不想停,問題就在這裏。
 
「於是帝釋天對他的助理念以下的偈:我並無噁心『』」。…他為自己辯護,他大概在助理面前覺得有點慚愧,才對助理念這首偈:「『我並無噁心,若是真金應以火試,我要考驗這位菩薩,才知他是否真心發願成佛』」。
 
師父:好,好,請便,請便,誰能阻擋你?你是神,當來的佛陀仍是凡人,弱勢,我是指在凡間沒有力量,他可能在天堂備受尊崇,但在凡間就只是凡夫,怎能與神對抗?即使是低境界的神,力量也萬分強大。所以我才教你們要恭敬誦念他們的聖號,他們才會放行,要恭敬,你們經過那五位上帝的王國時,還是要尊敬他們。否則,這是前車之鑒,要記住這些故事!
 
不可認為他只是阿修羅上帝,而我現在是第三界眾生,師父說我是“阿羅漢”,因此而輕視他,那你就不妙了!你會看到他來。別給他任何藉口傷害你。若他傷害你,要叫師父:「師父,這傢伙騷擾我,救命!我是無辜的,我是無辜的,都是他!」
 
「帝釋天向助理念完偈,助理當然要遵神旨行事,於是他變成一只鴿子」。
 
知道那兩只鴿子嗎?我昨天餵其中一隻,其中一隻,也許其中一隻在這裏,我不曉得!要小心,別對他們無禮,我們仍在後院餵他們,對吧?但願如此
 
同修:對
 
師父:我以前都會餵,我離開以後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繼續傳統,在後院餵他們。那裏沒有徒弟進進出出,提醒住在那裏的人,提醒他們每天喂鴿子,營養食物、種子或別的,別只喂(純素)麵包,餵(純素)麵包時,必須用全麥麵包,他們才能得到足夠營養,要柔軟的、容易啄食,弄成小塊方便他們吞咽,因為他們不習慣以爪子抓著麵包,所以要弄成很小塊,他們才能馬上吞下去,不會噎到,餵鳥兒時要那麼做,或買適當的鴿子飼料,或鳥飼料,好嗎?野鳥和鴿子有時不一樣,吃的種子有點不同。
 
「當然他們雙雙飛下凡,並且依計畫行事」…A計畫,他們沒有B計畫,因為神不會搞砸,不會出錯,所以只有A計畫。
 
「助理變身而成的鴿子,當然直接飛進國王懷裏,國王坐在那裏,鴿子高聲呼救,國王當然抱著他問:『怎麼了?別擔心,別擔心』。並吩咐助理或侍衛拿食物和水給鴿子進食,接著那隻大鸚鵡…」
 
我不曉得鸚鵡會吃別的鳥類,這點我不知道,鸚鵡只吃穀類,吃素,所以也許這裏是誤譯,那不是隼,也許是鷲或別的
 
同修:也許是鷹
 
師父:鷹,對,一定是鷹,不可能是鸚鵡,鸚鵡不吃其他鳥類,我不知道那隻吃不吃。也許是我不知道的特種鸚鵡,但是我的鸚鵡不吃那種東西。也許野生鸚鵡會,我不知道,或只是故事,帝釋天只是要確保計畫成功,因為鸚鵡比鷹好看,也許他不想醜陋現身(大家笑)。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他現身為鸚鵡。
 
因為鸚鵡羽色繽紛,全都非常漂亮,藍就是耀眼的亮藍,紅就是鮮紅欲滴的紅,黃就如燦爛陽光的黃,都不是普通的顏色,美不勝收!
 
來自天堂的鸚鵡更是不同凡響,他們閃閃發光,我講過了,那兩位目擊者不在這裏,其中一位是韓國尼師,她也許很快就會來,她是那兩位目擊者之一。我烤純素糕點,並邀請他們兩位來,他們當時是我的助理,臨時的,我邀請他們到前院吃一些純素糕點,我還泡茶給他們三個喝。然後那些鸚鵡…不,他們看起來像鴿子,卻有著鸚鵡的顏色,不是人間鸚鵡的顏色,而是螢光綠、螢光藍、螢光黃、螢光鮮粉紅。
 
我沒見過鮮粉紅的鴿子,而且泛著光芒,彩虹羽色一應俱全!每只只有一種特別顏色,不像鸚鵡有多色羽毛,可是羽色好美,像鸚鵡,他們跑來跑去咕咕叫,在我屋前的松樹梢歡唱,原本我以為他們是鴿子,因為他體型小巧,看起來和鴿子一模一樣,但是我定睛一看,“不,他們不是鴿子!”他們繞著我盤旋,展示他們的羽色,我說:“你們不是鴿子!”他們來恭喜我等級更提升之類的事,新的祝福。
 
所以,我給他們吃點純素麵包和別的,結果我去拿水時,他們都不見了!我問我的助理:「你們看到他們飛嗎?飛往哪個方向?」「我們不知道,他們就這樣不見了,我們沒看到他們飛走」。那只是第四界的眾生,想像更高境界的眾生。
好,他們下凡了,他們當然不講那是鸚鵡,我不想讓鸚鵡背負惡名,他們並不壞,他們饑餓時偶爾會吃土,但是他們不吃別的眾生,也許他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所有鸚鵡,即使在店裏也不會喂鸚鵡吃肉,賣鸚鵡的店不會喂鸚鵡吃肉,表示鸚鵡從不吃肉,如果鸚鵡吃肉,店家就會喂肉讓他們…理當如此,但是沒有。所以我們就說是鷹,這樣好多了,是嗎?
「這隻鷹緊追著鴿子,並停在皇宮的橫樑上朝下麵喊著:『陛下,還我食物,還我午餐!』不是,他說:『把那只鴿子還我!』國王問:『為何該將他還你?』帝釋天說:『因為你抱著我的午餐,我現在很餓,將他還我,我才能吃』。於是國王說:『我發願救度所有眾生,他來我這裏避難,我絕不會把他交給你』。於是鷹說:『陛下,您說要度眾生脫離苦難,我現在受饑餓之苦,我此刻正受饑餓之苦,您為何不關心我?還我,還我那隻鴿子,否則我此刻會在您眼前餓死,您將如何回應自己的仁慈、愛心等等,都是空口白話!』」…哇!
 
「『如果你餓了,可以吃別的食物嗎?』鷹說:『可以,我可以吃別種肉,但必須是現殺的,否則我就不吃』」…你們知道的,這個神。
 
「國王心裏想:『此刻若另殺動物給他,就毫無意義,若殺一命去救另一命,就毫無意義,我最好割自己的肉給他,那才合理』。於是國王取一把刀從自己大腿割下一塊肉給那只鷹。國王說:『給你,這是我的肉,現割的,請用,饒了那只鴿子,饒他活命,放過他』。帝釋天變成的鷹說:『陛下,您是偉大君王,人人都知道您偉大仁慈,您必須公平處理天下事,您輕視我,您認為我是一只小鳥,所以只給我一小塊肉,為了公平起見,肉應與鴿子等重』」。
 
師父:唉!你們早就領教過了,我們要不要繼續?這傢伙好殘忍,希望你們永遠別遇到他,他愛待哪裡都好,就是別來這裏。好。
 
「國王想:『對,對,合理,當然要公平』。於是吩咐左右拿秤來,秤的一邊放他的肉,另一邊放鴿子,放鴿子那端往下沉,表示鴿子比肉重,因此國王再割一塊肉放上去,秤的兩邊還是不平衡,國王不斷割下自己的肉,割的範圍更大,兩邊還是無法等重」。
 
師父:我們知道帝釋天用神通使然,就為了折磨人,我不明白這個神,你們看,問題就在這裏,任何人修行只為了得到天堂福報,以便成為某某天王,低等或高等天王,甚至成為魔王,位高權重、無比尊榮、神通廣大、心想事成。但是他們缺乏愛心!這就是魔王或天王有別於佛和開悟聖人的差異,因為開悟聖人概念不同,他們以助人為出發點,他們提升別的眾生,他們竭盡所能幫助眾生。
 
然而這些神只賺天堂的福報,或甚至人間的福報,位居帝王之尊,他們卻好戰,他們沒有慈悲愛心,雖然只是表像、神通,讓國王割自己的肉,卻還是會疼痛,只有帝釋天知道這是表像,不是真的,但是國王的血肉千真萬確,對國王而言不是幻象,他當時並未開悟,他不是在天堂,因此割下的肉鮮血淋漓,而且會疼痛。
 
「他不斷割下自己的肉,直到肉割盡,倒臥在地,他十分勉強站起身,整個人跨上秤盤,但是由於疼痛至極,他又倒在地上,這次真的昏倒了,他完全失去意識」。
 
過了很久,書上說:“一陣子。”我不曉得,也許過一陣子,他才蘇醒。
「他過了很久才蘇醒」。即使這樣,帝釋天也不饒他,這位國王已昏倒在地,而且已失去意識,帝釋天還是不甘休,他並沒說:「好,我知道他的誠心了」然後幫助他,沒有!還是袖手旁觀。
 
「但是國王蘇醒之後,心裏又想…」國王自己心裏想。
 
「他心裏想:『我自己…』」…指國王。「我自己記得生生世世,生生世世都那麼想,我因為有這個肉體,所以在三界中受盡各種痛苦」…三界指人、畜生和地獄,這是三個痛苦的世界。
 
「『也轉生在各種意識等級,甚至轉生為動物,較低或較高意識等級,由於如此執著這種物質生活,過分照顧這個肉體,過分貪戀這個肉體,時時滋養它、呵護它、愛惜它』」…指這個肉體。「『更為了保護這個肉體進而傷害其他眾生,縱然如此,這個肉體來日也會傾圮,再度化為塵土,生生世世以來不曾捨身助人』」。
 
師父:他思索著某些前世,不是他捨身救人的前世,可能是他在無明狀態時,未捨身救人的前世,也許他不記得,也許他總是在犧牲,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由於他再度生為凡夫,所以不記得前世。有些人記得自己的前世,但當時這位國王,只是普通修行人、凡夫、滿懷誠心、慈悲善良,但他可能還沒得到可令人究竟解脫、觀(內在天堂的)光和音的觀音法門。(第三集 完)
 
 
4-4
 
師父:「『由於如此執著這種物質生活,過分照顧這個肉體,過分貪戀這個肉體,時時滋養它、呵護它、愛惜它』」…指這個肉體。「『更為了保護這個肉體進而傷害其他眾生,縱然如此,這個肉體來日也會傾圮,再度化為塵土,生生世世以來不曾捨身助人』」。
 
他思索著某些前世,不是他捨身救人的前世,可能是他在無明狀態時,未捨身救人的前世,也許他不記得,也許他總是在犧牲,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由於他再度生為凡夫,所以不記得前世。有些人記得自己的前世,但當時這位國王,只是普通修行人、凡夫、滿懷誠心、慈悲善良,但他可能還沒得到可令人究竟解脫、觀(內在天堂的)光和音的觀音法門。
 
他說他自己未曾捨身救人或捨身助人,「『因此我今天必須更堅強、勇敢犧牲,堅持這種犧牲才能破除生生世世的一切錯誤概念和禁錮自己的無明之牆,否則,將永遠無法獲得永生』」…指永遠不滅的狀態,指涅槃。
 
「他思索之後,用盡力氣再度起身,讓自己再度跨上秤盤,神色仍十分安詳愉悅,毫無怨言,精神愉悅」。他至少儘量那樣顯露。
 
「此時,天地再度發生六次劇烈震動」
師父:可能不是有形的震動,可能只是阿修羅界震動,因為如果震動十分劇烈,可能整個地球也會坍塌,震動六次,那不是震動。
 
「諸天宮殿也搖晃不已,在天堂翻來覆去」。天旋地轉,彷彿人間發生的地震,可能那是天堂的地震,我們都不知道天堂也有地震。當某位菩薩為自己和眾生求道而如此受苦時,就會那樣強烈感動諸天。
 
「當時許多天人往下看到所發生的情景,他們都感動不已,全都飛下凡,撒許多花供養這位菩薩。如此勇敢無畏的大悲心,也令他們啼哭流淚。此時,變成鷹的帝釋天也終於覺得感動」…謝天謝地!
 
「於是他現出天神真貌,他的助理也現出莊嚴的輔神本形,帝釋天接著對佛陀說:『讚歎陛下菩薩,經我觀察、目睹,您確實具有無我犧牲的菩薩精神,助益良多,澤被眾生』」。
 
師父:菩薩的果位略低於佛,國王有菩薩精神,並不代表他已是菩薩,也許他已經是菩薩,但等級還沒那麼高。即使是菩薩再度轉世,也會再度忘記前世。
 
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只看到佛陀出生時會走七步,沒別的人會,大家都會忘記,或許小時候記得,兩、三、四歲以前記得,以後必須像其他人一樣全部重新學習,他們學習卻不像凡夫學習那樣,他們學習,但吸收很快,因為他們前世的功德使他們很專注,因此可以很快再度開悟,才能幫助眾生。如果他們再度從頭開始,那誰能幫誰呢?懂我的意思嗎?若我們都再度從頭開始,就沒人坐在這裏念故事。
 
「帝釋天說:『我只是在考驗您』」。
 
師父:是啊,這點人盡皆知,這是你的專業工作,動不動就考驗別人,讓別人受苦,天啊,像魔鬼!是什麼樣的神啊?忌妒神的其中之一,若任何神現身對你說:「我是你的忌妒神,拜我就好,別拜其他神」。”你就知道該叫他去哪裡(師父笑),「去別地方玩!」去別地方玩,我不需要像你這種神,我自己的忌妒心足夠了,我自己這種壞品質綽綽有餘,你走開,別用更多忌妒心污染我和我的先生或太太,忌妒心的問題已夠多了!
 
「『我想請問您』」。
 
師父:唉,國王失去全身的肉,已流血不止且虛弱不堪,已經奄奄一息,帝釋天居然還要問問題,這傢伙真的鐵石心腸!唉,天啊,不知他何時才會修慈悲心或修愛心?徒有神通或地位,根本沒用,懂嗎?所以我才告訴你們不要在乎神通,有神通會忍不住想用,有時用來自衛,有時純粹是炫耀,有時因為某人惹你生氣,你不由自主、控制不住。
 
神通沒什麼,幾乎都在阿修羅等級。更高等的神通不必施展,她會從你本身顯現出來,就像呼吸一樣,呼吸不需要刻意去呼吸,懂我意思嗎?你的心臟一直在跳,真正的神通就像那樣。凡是有人需要幫助時,它就會適時顯現。就像太陽使人溫暖,它不必「呼拉吽」,或把自己變成月亮等等。
 
「『我想問您一個問題,您如此受苦犧牲是為什麼?您想當什麼?想要像我帝釋天一樣?您想當高等天神?』」
 
師父:帝釋天級別比較低,轉輪聖王也許是第二界較高的神。
 
「國王說:『不,先生,我從沒想要當什麼,從沒想要從發願的結果或行動的結果得到任何人天福報,我只想成佛,成為開悟的明師』」。
 
師父:因為佛,指開悟明師,有救度靈魂的力量。帝釋天沒有這種力量,所以他必須下凡來尋求開悟明師庇護,或求准明師庇護,懂嗎?至少未來可得到庇護,他們已經產生連結了,這位菩薩將不會捨棄他,無論帝釋天將來生在何處。
 
天啊!要收這種徒弟,我會自願放棄。你們別以為當佛很榮耀,別以為來當他徒弟的人都善良又仁慈,真心敬愛他、相信他,看到了嗎?這種徒弟!和我以前講過的故事~~那五個吸血鬼,吸當來佛陀的血而成為佛陀最初的弟子。在座誰是我最初的弟子?(大家笑)別告訴我,因為我不想記起原因。
 
還有許多別的故事,描述佛陀以東西,或以他的血、肉等供養許多人,他們後來成為佛陀弟子,甚至是最初的弟子。哎呀呀!這是什麼樣的宇宙?這毫無疑問是影子宇宙!原本世界沒有這種事!好可怕!天啊,為了度對方須供養出自己的血、肉,必須殺自己,或先給對方所要的一切,之後對方才成為你的徒弟。天啊!不需要當我的徒弟,拜託不要!誰需要這種徒弟?
 
需要佛陀的是帝釋天,不是佛陀需要他!他居然去如此折磨佛陀,才能成為佛陀的徒弟,好愚蠢的世界!好可怕的系統!佛陀並沒想要他的什麼?或求他當自己的徒弟,或有求于他,完全沒有!佛陀跟他沒關係,知是非、明善惡的神,居然下凡那麼冷血地傷害一位無辜眾生,不顧對方有多痛苦!在最後一刻竟然還問:「你想當什麼?」像他自己一樣,因為他想當神,即使低等的神也好,所以他以前為功德修行,以這一切功德登上神的寶座。因此他認為佛陀也打算這樣,真的好像狗,如果你靠近狗啃的骨頭,狗會認為你要那根骨頭!問題就在這裡!
 
所以有時才有人以小人之心度明師之腹,因為他們自己就是小人,以為明師跟他們一樣,懂我的意思嗎?或佛陀跟他們一樣,原因就在這裏!人家已經受盡苦楚,最後一刻已經毫無力氣,元氣盡失,失血過多,居然還要問他問題,咄咄逼人地追問。
 
累積功德以當神或魔王,以及將功德轉為成就佛果,你們瞭解兩者的差異嗎?但必須自始就出於愛心、惻隱之心和仁慈,必須想要成佛,必須想要解脫,至少可幫助自己解脫,並幫助自己好幾代親友解脫;必須有遠大的初心,自始就必須目標遠大,至少五、六代,至少要的是解脫,而不是要天堂的王位,或享受美好的一切,阿修羅的美食,阿修羅的美女,因為阿修羅女子美麗無比。
 
你們沒那麼美麗,你們上去那裏時…就跟我一樣,兩個都醜,不會,我們往生以後,如果有功德,即使在阿修羅界,身體會變,容貌會變,我們會十分漂亮、好看!我提醒所有男眾,你們經過阿修羅界時,如果看到漂亮的女子,要閉起眼睛快快通過,因為他們更美於你在地球上看到的美女,即使你認為你太太已是世界小姐、環球小姐,那不算什麼!根本沒得比!
 
你買給太太的衣服,雖然是名家設計服,根本比不上阿修羅女子穿的霓裳,所以若看到阿修羅美女,就閉上眼睛,呼叫師父,念五聖號,跳上幽浮,走為上策。
 
有些人去那裏,就陷在那裏。你們有師父,當然不同,比較保險。但是許多人死後去那裏,那裏美不勝收,就迷失在那裏,任何地方都不想去了!
 
是,情況就是如此。所以是否有明師是有差異的,明師會保護你,在你通過這些低境界時,可能什麼都不讓你看,幾乎把你的眼睛蒙住,你才不會執著那個境界,不再往前邁進。所以你有時看到空白,眼前被遮住,要感謝,要說:「感謝師父,當我在高境界時才讓我看」這樣才好!
 
帝釋天又問,天啊!國王說他只求成佛,不求三界內的任何享樂、福報、地位或福澤,三界就是梵天~~第三界、第二界和阿修羅界,還有人間等等。
 
帝釋天對此仍不滿意,「『您嘴上這麼說,但是誰知道呢?誰會相信呢?我看您身體不停顫抖,而且氣若遊絲,連話都幾乎說不出來,卻說不想累積這一切入天福報,我才不相信您,您要怎麼證明?』於是這位國王…」
 
對,還是這位國王。「國王說:『謹以至誠在你面前立誓,若我確實以赤誠只求究竟真理,請十方諸佛即刻治癒我的身體』。他的身體即刻完全復原,跟原來一樣,甚至更光亮、俊美。天上、人間和所有天神皆無比歡喜,對他的真誠肅然起敬,讚歎這是前所未見的事」…他們那麼說。
 
「他們全都既驚恐又歡喜」。
 
師父:內心百感交集,他們當然會驚恐,因為目睹如此慘狀,敬畏,是因他意志堅定;歡喜,是因為親眼見證絕無僅有的奇跡,佛陀恢復完整身軀樣貌更勝於從前。
這是最終章,謝謝上帝!(大家笑)我偷看了後面,梵天請法的故事我沒有了,後面是新的故事。
 
「梵天對佛陀說:『讚歎世尊,當時的屍毗國王就是您,您曾做過無數犧牲,您為眾生受盡無數苦難,才能度他們脫離苦、悲和生死之海,因為他們就像躺在銳利刀尖上,或迷失在鋒利的劍林中,或在苦海中溺水,甚至無法呼救,他們不知誰可伸出援手,因此沒人可幫他們,沒人告訴他們如何解脫。既然您已成佛,實現前世的願望,請大發慈悲,記得您想成佛的初心,請教化眾生,凡是有機緣俱足,準備好要聽法的人,就會傾聽並解脫』。梵天講完再度下跪並再度起身,他不斷請求佛陀,並讚歎佛陀生生世世的犧牲、慈悲和愛心,梵天萬分誠心地請求。佛陀終於答應所求,住世教化可受教的人,他首先到波羅奈國去…」…可能是瓦拉納西的梵文。
 
「佛陀在鹿野苑中說法,於是有最初的五個弟子,即憍陳如等五人,從那時起,世間才出現佛、僧和法這三寶」。
 
好,說完了。(大家熱烈鼓掌)
 
*我們應該深深感謝過去的明師、出家人和學者,他們在佛陀這位明師入涅槃後,花時間記載他的教理,還有過去和現在的在家人或是出家人長期奉獻心力、犧牲時間和寶貴的健康,或是在困難的情況下翻譯這部經典,我才能念給你們聽,我們必須感謝他們!願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永遠加持他們!願他們功德無量!願他們永遠解脫!謝謝!
 
師父:高興嗎?
同修:高興!
師父:好!
佛經裏還有許多故事,我喜歡念故事,因為可以念一個故事,就結束了,不必一直沉迷下個章節,我喜歡故事,簡短而且能迅速進入聽者或讀者的心。
 
佛經有很多故事,即使你們不相信這些故事都是真的,當作消遣也無妨,就像小孩喜歡念故事,這些是大人的床邊故事。雖然有些人也許不相信故事的真實性,沒關係,故事中充滿道德觀念,充滿愛與仁慈,提醒我們要在世界和宇宙中成為如此有價值的人,若我們不是有價值的人,無論在哪裡都沒有價值。就會像石頭或小圓石無法進步、無法理解,也許小圓石理解,卻無法表達或進步。
 
我很久以前聽過一個故事,敍述有位和尚在說法,所有石頭都點頭。我的團體也有這種情形,許多石頭也會點頭。所以我相信那個故事,可能是真的。
 
我們最好現在停了,如果不會太不舒服,你們就繼續像這樣打坐,不然,你們必須分散一點,拉開距離,才能打坐久一點,全部都站起來並解散,進去房間或大殿打坐。
 
同修:師父,我愛您!
同修:謝謝師父!(大家熱烈鼓掌)
 
師父:謝謝你們的誠心和愛心,祝你們都快快成佛,你們已是迷你佛,對吧?迷你佛或中號佛,你們要當超特大號佛,多謝你們這麼認真聽。
 
同修:多謝師父。
同修:謝謝師父讓我們看您。
師父:我當然讓你們看我,要不然呢?
同修:我們愛您!
師父:我愛你們,謝謝!
同修:謝謝您!
同修:我也愛您!(第四集 完)
 
註:請以電視台播出節目字幕為準,此文字版若有錯、漏請於更正,謝謝!

 


《楞嚴經》:想陰魔境 . 八 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佛教故事:微妙比丘尼緣品 . 5 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