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1/07

一隅‧社子島頭公園




社子島頭公園吸引我重複造訪的原因,其中之一,是由於在這兒可以約約略略感受到,清朝康熙年代以前,台北湖或有多麼浩瀚無涯;也可以明明確確觀察到,康熙中期福州師爺郁永河到台北採硫磺石,觀察到的景象,「前望兩山夾峙處,曰甘答門,水道甚隘,入門,水忽廣,漶為大湖,渺無涯涘(白話文翻譯請見:《遇見三百年前的臺灣─裨海紀遊》」雖然,郁師爺與我遠望的方向相反。
 
造物者創造的大地真是奧妙,人們又再錦上添花,漫漫河面越縮越小,像要擠過沙漏細腰的粉末,自大屯山、觀音山間找到一道縫隙奔流向海,紅色三拱的關渡大橋猶如將兩座山繫在一起的紅色鏈條,彼此唇齒相依、再也難分。每次在這兩河匯流處看那「兩山夾峙」景,總覺百看不膩。處身於大山大河前,盡顯人的渺小,然而這山河又豈能永恆?若是《裨海紀遊》的記述有幾分可信,地牛翻個身,地形地貌極可能立即面目全非。




 
相較以往常是在騎單車環島──環社子島──時,不論是從淡水河往基隆河方向、或是基隆河往淡水河方向,沿著河濱自行車道,經過社子島頭公園,有時換成搭公車前往,又別有一番滋味。隨著延平北路段數越來越高,當公車行經台北花卉村後,馬路也越來越窄,快到台北海院時,路幅已窄到一旦有人路邊停車,其他往來車輛就沒辦法直接會車的寬度。不久車抵終站,續前行登上堤防,頓覺天寬地闊,視野大開。整個到達過程,讓我錯覺到達某種邊陲之地。




 
的確就台北市而言,社子島是邊陲,但若以空拍機冉冉升空俯視,或是打開Google地圖切換到衛星模式縮小比例尺觀看,社子島頭公園絕不偏遠。我想也許就如同最近讀完董啟章所寫的《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裡,提到的「北部意念」。「北部意念」是顧爾德為加拿大廣播公司製作的聲音記錄片《Solitude Trilogy》中,首部曲的名稱,也是整個三部曲的基本概念。顧爾德解釋,「北部從小就讓他著迷,住在北部邊沿的加拿大,也彷彿身處文明的邊沿。」顧而德一直想知道,「在那模糊但又確切存在的邊沿外面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世界」,他也知道自己可能「只是在想像中創造他的北部」,「這意念也即是與城市人所熟知和遵從的價值觀成對照的,另外的東西。」董啟章夫婦在東京,自大樓櫛比鱗次、人口密集的大都會市中心,乘著電車經過郊區抵達「街道靜悄悄沒半個人影」的鄉下,再換搭巴士去到奧多摩湖畔,因而「泛起和世界隔絕的感覺」,「一種近似於顧爾德的『北部』的意念非常強烈地充斥於胸臆間。」而我乘著公車,車窗外景觀從四線大道、大樓、市集,逐漸轉換成雙線道、鐵皮屋、和長滿了雜草的荒地,車上從近乎滿座到只剩司機與我等兩、三人,然後下了車,爬過越堤樓梯,走到河濱高灘地的所謂公園,站在再往前一步就會陷入爛泥的河邊,好像可以從時空中剎那間抓到並享受那一絲絲遺世獨立的感覺。這感覺似乎揉合了包括孤獨、興奮、滿足、以及其他不知如何形容的諸般情緒。






 
我們少有機會真正抵達人跡罕至的世界邊陲,諸如勘察加半島、育空、聖赫倫那島那樣的地方,卻只要花一下午,騎個單車或坐個公車,就可以簡單來到社子島頭公園,享受有如吞幾顆安慰劑般的快意。此乃吸引我造訪的原因之二。
 


一隅‧植物園荷花池裡的叛逆異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因咖啡【貳拾伍】── 2017咖啡展趣「家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