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2/16

有家又如何?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誰も知らない

i_p.jpgstory_p.jpg

「誰も知らない」是部描述破碎家庭的電影,奈何,同樣的劇情很可能會在台灣的真實社會上演...。

不負責任的母親,帶著四個小孩漂泊在東京這個大都會的各出租公寓。由於房東的限制,只得把小朋友裝入皮箱偷渡進房間,且不讓小孩外出及就學,避免被發現,淪於再度搬遷的命運。

在這種情況下,原該天真無邪的小孩,卻早熟地透著滄桑。媽媽外出工作時,12歲大哥可以燒出菜餚餵飽弟妹,二姊會洗衣整理家務為母親分憂,除了遺憾無法上學外,殘缺的一家人本來還享有點天倫樂的。

但自從遇見新的愛人,一切又變了,母親留下一筆錢,我行我素地跟著愛人跑了,一個月後,雖有短暫返家,不到一天又走離開了,四兄弟姊妹只好孤單地在狹小的公寓過著生活。

一年後,隨著錢漸漸用光,三餐開始不濟,繳不出費,公寓被斷水斷電,也沒瓦斯電話可用,堅強的哥哥只好冒著被房東發現的險帶著弟妹去公園洗澡喝水,直到有一天意外發生,小妹爬上椅子想拿高處的東西部小心摔下,因為不敢送醫,就這麼死了,即便如此,哥哥也只能和在外頭認識,同是天涯淪落人的高中女生,將小妹的屍體用行李箱裝了,拖去可以看飛機的羽田機場附近埋了.。

而生活,還是要這麼地過下去……。

去年以本片奪得坎城影展影帝的柳樂優彌,把被生活強迫著長大,明明該是青春作夢的年齡,卻擔負著生活重擔的大哥詮釋得極具說服力,十二、三歲的年紀,能有這樣的演出,得獎只能說是實至名歸了!

導演是枝裕和處理這故事,沒有採用灑狗血的手法,反而平鋪直敘地讓人不忍心看下去,且無處不透著哀傷淒涼的氣氛,難過又掉不下眼淚,越看越是心情沈重!

第二次離家前,大哥幫母親搬行李至車站,母親曾對大哥的質疑說了一句「難道追求幸福有什麼不對嗎?」我想,應該有讓大家都幸福的方式吧?哥哥為了讓兄弟姊妹能聚在一起,不要被社工接管而各奔東西,多麼努力地維持生活,反觀母親的行徑,只能說,怎麼忍心?


首頁│ 下一篇→《未婚妻的漫長等待》與追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