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2/10

神明 世間 時空


夢中,我來到一個位於山邊巷弄裡的咖啡館,別有韻味的建築,一樓是咖啡廳,
二樓以上,則是旅館,坐在休息區的沙發,我隨手翻閱著這裡的簡介,全彩華麗的照片,
低調優雅的時尚感,歐洲宮廷風的裝飾,四摺頁還是六摺頁的簡介,我心想,這樣的印刷,
很能突顯照片的質感,但真正在這棟建築裡,其實感覺不到同樣的氣息,或許那是二樓以上的世界吧,我想。也或許,這裡的主人,並沒有實質上投入這樣的氛圍裡,只是這麼希望,希望做到,
如簡介上的氣氛。
無論如何,簡介的印刷精美,值得參考。(這算是某種的職業病嗎?呵呵。竟然在夢裡也如此)

在我翻閱著簡介的時刻,一名婦人走過來跟我打招呼,似乎,是她帶我來這裡的?

她說:「下次看到我,別忘了跟我打招呼啊!」(很眼熟。但,在夢裡實在想不起來是誰)

然後,婦人就和一群朋友談笑著離開了咖啡館,我也在她們身後,離開了白色咖啡館的門扉。

後來,我醒來後,才依稀覺得,她可能是誰。煌的友人嗎?那個說要投資我們的那位?
呵呵,真是妙,我記不得人家,可見,這點失禮,女士可記在心上了...
看著她們走在小徑上的背影,我,轉身,往山上的另一條小徑走去。
 

那或許像是一個聚落,有小學校,有村莊的家居感,有寺廟,嗯,重點來了,呵呵,有寺廟。
我邁步走了進去,和裡面的主人,談笑風生,關於這裡的一切,這位主人(神明),和我約略談了
一些。我說,聽你這麼說,我也想在這裡工作了。他就笑著講:「好啊,那就當楊宗保的副手好了,
目前只有兩個職位有缺...」

呵呵,好啊。我不假思索地回應他。談了一陣,我就告辭了。

同時間,另一個場景,或說時空境界,有人這麼交談著:
「什麼?楊宗保的副將?他現在不是(OOO)?副將?那不是差了九級?這也差太多了吧?這樣(的官階)他也接受???」

「呵呵呵,可是喵(我的別名)就答應他了啊,呵呵呵」(煌的語氣,嗯,這應該是煌,雖沒看到人影)

我聽見了這段對話,就接著回答說:因為我要讓他(那位神明)回到上界,憶起他本來是誰,應該擔任的職位和任務,而不是在此逗留,被人捧為神明即可。(正經地回答,嗯)

另外,夢中的我和那位神明的穿著服飾,像是中國古代的裝束,簡易輕便的武人服,披著簡單的鎧甲,綁著古裝的髮髻和馬尾,男性。呵呵呵。

好。我後來,既然答應人家,當然就如期赴約了。只是,這次去到山路,道路變得特別難走。村裡的小學校,好像因應著什麼神明的慶典,正在舉行熱鬧的慶祝活動。孩子們在操場空地上圍成這裡一圈、那裡一圈的圈子,跳著簡單的舞步,手牽手唱著歌。感覺很吵,我只有這個感想,而且,並不覺得他們樂在其中,所以,我就大聲說著:你們難道認為這樣做神明會開心嗎??這樣的吵雜,你們認為已經活了幾百年幾千年的神明,聽了會開心嗎??

小朋友們想了想,說:「應該不會開心,不過是老師要我們這麼做的...」(應該是想起家中的大人都怕吵吧,何況是"大大人"呢)

老師叫你做的事,你覺得不對的,就不該聽,你們是獨立的人格,不應該老師說什麼,就做什麼。
我回答。

然後,這一圈的小朋友慢慢停了下來。旁邊那一圈,也看到這邊的異況,慢了下來。

講完這些話的我,並未停下自己的腳步,繼續向山上的寺廟前進。但是啊,一直好走的路,此刻變得泥濘不堪,而且有陡到不行的峭壁,好像不希望人去打擾似的,灰黑色的泥牆,硬生生擋在前方。

嗯,似乎反應了今天神明的心情不太好。沒關係,我就徒手攀岩,一步一步地爬越這道牆。很滑,真不好爬啊....

好不容易到了寺廟,一走進去,卻看見,拔劍相向的主人。好像在防備著什麼似的。拿著一把金光閃閃的劍,一看見是我,卻也沒放下緊緊戒備的態勢,他看起來在怕什麼?在與他的問答對談中,似乎是擔心我搶了他的位置?因為發現了我的身分?現在才知道??所以就緊張成這樣...

我緩緩地抽出,腰間青藍色的寶劍,輝映著他金黃色的劍光。不過,我沒打算跟他打,更不想搶他的位置,只道出了我的來意與用意。簡單來說,就是點醒他的真實身分,轉換他的磁場能量,告訴他,他路過此處,因緣巧合,被這裡的人視為神明供奉,但是,他的真實職位,以及應該要做的事等等...,透過對談,協助他憶起這些因緣的來去......後來,他似乎是想起來了,所以,他的劍消失了,連同他的人,化成光的粒子,昇回上界...啊~到這裡我就醒過來了,一醒來,就趕快追問自己,他有沒有順利回去啊???回答說是有。嗯,那就好。

這只是昨日我夢裡的其中一段而已。想想,還真多這類的地方性神明,點醒,不希望他們耽誤了真實的己該行的道路,困於世間法,一耽擱,就是又一段好長好長的時光啊~~~

下一段夢境,也非常的好玩,什麼樣的自己,什麼樣的未來、過去、現在,什麼是時間的真實面目。

常常上演的戲碼,近幾年小說戲劇動畫電影等常看見的橋段,就是,未來的自己,到了現在,提醒此刻的自己一些事,或是設法避免一些慘劇的發生,這樣的因緣演出。

主要的測試劇情是,某個國度的國王,或是重要的王子之一,因為某位臣子的奪位陰謀,被流放到另個意識界,在中繼時空(像個小倉庫的地方)昏迷不醒的時候,被我救了下來,帶到一處類似古中國式的國家御花園裡。

可愛的少女,這個國家的公主,好奇地東張西望,大大的眼睛,就是,這位被流放的王子,睜開眼看見的第一個風景。因為開朗的公主,所以,原本鬱鬱寡歡的王子,慢慢地,願意接近人,聽人說話。但是,這個國家的國王,一日,發現了陌生王子的存在,生氣地要求王子立即離開,不顧公主的說情,因此,王子和公主,就想回到原本王子的國度,而,當他們再次來到中繼時空的時候,等在那兒的,卻是奪位者,以強力的武力劍術,以及魔法,再次擊敗了王子,也打傷了公主,千鈞一髮的時候,我使出法術,讓時間停留,困住奪位者,打算帶受了重傷的兩人到王子的國度,但轉念一想,等在那裡的,應該是更大的陰謀,以及被奪位者控制的世界,兩人應該無處藏身,也無法好好養傷吧。於是,就帶他們轉回公主的國家,並封閉了中繼時空的通道。

故事進行到這,夢就斷了。夢的通訊,測試的劇情,到此結束。半夢半醒間,有個聲音和模糊的人影,對我說:「這是一場測試的夢,我是從未來,回到現在的你。很遺憾,你仍舊因為私心,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你因為私心想保護兩人,反而讓兩人退縮不前,你知道,這樣做,往往會讓兩人更陷入了被傷害的情境和循環中,你為何不相信自己的直覺,帶兩人勇往前進,面對困難呢?這樣也才能開創不同的未來啊..........」

嗯,說得很有道理,我依稀也有感覺到,這是一場測試的夢境,夢中的王子,應該是類比煌的存在吧。轉念思考了一下,他,所謂未來的我自己所說的話,我慢慢地回答:你確定你來的地方,就是所謂的"未來"嗎?他愣了一下,表情寫著,當然是如此,我微笑了,展示出所謂XY軸簡單式時空表現法:

一般人認為,或說一般的認知系統中,時間是像X軸一樣,過去、然後到現在、然後累積到所謂未來。另一種認知,就是你存在的系統,認為,時間是像Y軸一樣,過去這一點、未來那一點、以即所謂的現在,同時性的存在,所以,未來的你才能因此而來對我說這些話。但是,(我將投射出來的XY軸、直線和橫線,疊映在一塊,然後像揉廢紙那樣,揉成一團,隨身一扔,消失空中)這些,都是不究竟的想法,(然後我兩手延展開來,出現了一個圓形的縮影,裡面透明的金色光點不斷地在變化著,無止無盡)而且通常是被有心人所影響,才會認定未來是如何演變,也才會回到現在的連結點上。

我看了看他,未來的我自己,繼續說:真實的時間,是無始無盡的。也沒有選定任一點,叫做過去、或是未來,亦或現在。就測試夢境中的情況而言,你怎麼知道,這樣的選擇,就會比較不好,兩人就不會有光明的前景呢?我不認為煌是那麼軟弱的人,也不認為煌沒有我的幫助就不成,更不認為煌的命運會因為我的一念選擇,就決定一切。會這樣想,就是不真實,就是不真的信任人,也對自己的存在太過自我膨脹了。

他顯得有點驚訝,但很專注地聆聽,並思考我說的話。

因為,在我講話的同時,各種可能的演變性,都一時俱現在他眼前。可能兩人會因此喪志,可能兩人會養傷復原,可能兩人因此有多點時間重振精神,可能的許多可能 

但,對於正在講話的同時間,顯然,因為我的心志,故事情節往好的方向發展的可能性較高,那一點特別地亮 



重點是,人的命運,不是真切的宿命論,亦非所謂未來的自己提醒現在的學說,這種把戲,多為有心的私心份子影響而致。我一字一句,清楚地傳達我的意思。

他沈思了一下,抬頭對我說:「我不如你。」「我認清了...」語畢,他轉身預備回去他來的"未來"之地.......

等一下,我舉起手,限制了這個場域,將他的去路堵住。我說:沒有誰不如誰這件事。如果你心中尚存有高下,且對於時間沒有確切真實的認知,你是走不出這個場域的,我不會讓你回去,因為你回去又會再受人影響,就,立即看清楚、認明白,真實地承認,是怎麼一回事吧。

他退了一步,重新轉過身來面向我。

我再次為他演繹了所謂「時間」和所謂「命運」的戲碼,就他給的測試夢做為範例。顯示出,時間和未來,現在和命運,這些,並沒有什麼神祕性,或掌握在任何權威者手中。只是,要看清楚,未來不真的存在。未來,並不一定,真實存在。換做過去、或是現在,也是一樣。並不真的存在。

他,終於真實地理解,並深入發現了空、無常、無我的真義。然後,我對他說,你的未來並不真的存在,也就是,你的存在,並不是真,也非究竟,點出了他所處的"未來"之虛妄後,我收回了他(所謂,我自己),收回了這部份的能量體。他化作光點粒子,回到了我的心坎處.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不假外求.正向面對,即是,如實,如我,即是.

             


先開始 盡心 盡己 斷無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身分 角色 定位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