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3/26

伊能靜部落格|伊能靜的部落格

羊城晚報:伊能靜應以藤原紀香前夫為榜樣
伊能靜和庾澄慶終於離婚了。我們說“終於”,並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因為,這一場婚變鬧劇,曠日持久,早已讓人失去了耐性。就像觀看一出冗長沉悶的戲劇,人們雖無便意,也忍不住要中途離場到廁所裡打個轉,哪怕只是滴滴嗒嗒,亦藉此消解無聊或鬱悶。

有報導說,兩人離婚真實原因是婆媳不合,並不是因為牽手事件。黃維德還為此彈冠而慶,大呼“終於還我清白了”。撇開黃維德的猥瑣嘴臉不說,不論離婚背後的本質原因是什麼,它發生在牽手事件之後,至少牽手是離婚的導火線。就一個男人而言,即使他已經不愛她,但她的出軌同樣讓他難以承受。天下最重的帽子,不是高帽,而是綠帽。

男人和女人分手,大抵會心存更多的幻想。他願意以多情種子自居,總希望和前女友前前女友乃至前妻前前妻什麼的藕斷絲連,以為這就叫憐香惜玉,叫有情人;相比而言,情愛關係中的女子,一旦她下定決心要結束兩人之間的關係,通常她會比男性要決絕得多,快刀斬亂麻,絕不拖泥帶水。伊能靜和庾澄慶的婚變實景,再一次佐證了這一方面的男女差異。伊能靜可以捨得小哈林,庾澄慶一拖再拖乃至於分手聲明都被伊能靜搶了先,雖說家務事剪不斷理還亂,但細節決定成敗,細節亦反映人心。

伊能靜素有“才女”之稱。才之一字,所以點綴乾坤,可以黑,可以白,如你所知,“才女”真是一種挺可怕的動物。 “才女”慣於用一些綺靡濃豔的字眼來粉飾生活的百孔千瘡。如伊能靜,在婚變過程中就隔三岔五在博客上寫一些所謂的知性文字,什麼“會好好開始一個人的征途”啦,什麼“祈禱一切歸於平靜”啦,酸得人牙都快掉了。

如雲漏月,似霧濛花,一點幽情動早。伊能靜和黃維德的曖昧始於何時,人們不得而知。但無論伊能靜如何才女,也不論她和庾澄慶母親之間的婆媳關係是否真的那麼緊張,她在和庾澄慶的婚姻內,紅杏出牆繞上了黃維德,這是塗抹不了的事實。

有消息說,伊能靜找其乾爹夏玉順哭訴。有什麼好哭的?她還不如藤原紀香前夫陣內智則,乾脆大大方方舉行個記者會,承認離婚是因為自己花心搞外遇。



關鍵字: 報導 緊張 記者

達文西《飛鳥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古董張回憶錄|古董張部落格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