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08

讓木屋裡有和平,讓豪宅裡起戰爭

MM:
  這個月實在是沒什麼值得談的,每天都在準備畢業會考,雖然足球還是照踢。也因為每天都在拼命讀書,所以禮拜五發生的事情就更稀奇了。那天下午,整個十到十三年級的班都被叫到會議聽去集合。我到了會議廳,看見校長已經拿著麥克風站在前面。我們都很驚訝,一定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發生了,才會有這樣的陣仗。你也知道,德國學校一般是沒有集會的,什麼朝會、週會、升旗降旗、開會或結業什麼的,都沒有。

  大家坐定了以後,校長就開始解釋:我們高中部的一個學生會幹部──就教他約翰吧──被幾個陌生人圍毆而受傷,我們學校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呼籲所有的同學團結一致,譴責暴力,並且給被打傷的同學精神支持。

  好了,大家都很憤慨啊。但是緊接著『流言』就開始了。而且『流言』還得到證實:打約翰的是本校學生,但所謂『圍毆』,其實是一小撮人圍著他理論,然後打了他一個耳光,只是這樣。

學校召集我們,想培養一個團結互愛的氣氛,但是真像一出來,很多人,包刮我,都覺得超級反感,搞什麼呀,我們是畢業班的學生,正在上一堂重點課,中斷講課,就為一個學生被打了一個巴掌?

MM可能會覺得,嘿,安德烈,你怎麼這麼不講道義,缺同情心,你應該支持哪個被打的學生啊0

  我只能告訴你,MM,我再這所中學九年了,這件事在我和我的朋友心目中,是個笑話。克倫堡中學是一個典型的富裕的郊區中學,平常安安靜靜的,但是我也不是沒見過學生拿著小刀追趕,也不是沒見過學生抓著球棒打混架,學校當局也知道,但是崇來沒管過,怎麼一回事,突然這麼『積極』啊?

  看我能不能跟你說清楚,德國中學分成三股,你知道的,『主幹中學』(五年級到九年級)是最基本的國民基礎教育,學生畢業之後只能開卡車、收垃圾、座碼頭工人等等,甚至根本就找不到工作;『實業中學』(五年級到十年級)主要是職業教育,培養各種工匠技師,從麵包師、木匠鎖匠到辦公室小職員,都是這裡出來的;然後勢『完全中學』(五年級到十三年級),等於是大學的先修班,培養將來的菁英。我們的學校是一種综何中學,三股都在一個校園裡。

  我所看見的打架,基本上都發生在『主幹中學』的班裡,這些學生很多來自低薪家庭,多半是新移民-來自阿富汗、伊朗、土耳其的穆斯琳。移民有很多適應的困難,所以很多學生也來自問題家庭。好,你現在明白我的反感了吧?為什麼『主幹』那些學生被刀子追殺的時候,你不在乎,『完全中學』的學生被打了一個耳光,你就突然這緊張,這麼鄭重?

  年輕人起衝突是常有的事,但我還真是第一次看見有人正經八百告到學校去。我不敢說我懂『江湖』,但是我相信我知道怎麼跟『那些人』打交道,甚至交朋友。『那些人』並不都是流氓。事實上,穆斯琳是不喝酒,不嗑藥的。他們只是跟中產階級德國人有很不一樣的價值觀,尤其是對於什麼叫『尊敬』或者『榮譽』。他們可能表現出比較強的攻擊性,但主要的問題在於他們有不同的價值認同。

  我認識這個被打的約翰,家裡很有錢,是那種很幼稚、膽小怕事的人,觀念完全是有錢的中產階級極端保守的價值觀。我的意思是說,他就是那種絕不會晚上溜出去會朋友,而且動不動就『我媽媽說』的年輕人,活在一個『白面刀』世界裡,根本不知道真實的世界是怎麼回事。

  但是後來的發展才真叫我火大。學校網頁上有個學生論壇,很多同學上網討論這個『約翰事件』。有一個『安妮』女生這樣寫道:我們學校愈來愈沉淪,愈低級了,變成一個暴徒、無產階級、白痴橫行的地方。如果在這樣下去,我認為我們學校將來收學生時,應該先看學生的家庭背景和社會階級,再決定他夠不夠資格進來。我真的無法以學校為榮了,『那種』學生愈來愈多......。

  不可思議的荒謬,MM,我並不贊成暴力行為,我承認絕大不份的打架都發生再『主幹中學』,我也承認大部分的『主幹中學』學生來自所謂『下層社會』,而『下層社會』問題真的很多,但是我無法接受學校把這些學生拿來做問題的scapegoat,代罪羔羊。我更沒法忍受這種典型的私立學校精英思維:勢力、傲慢、自以為高人一等,以為自己『出身』好,國家就是他的。

  你知道我在網上怎麼回應那個『安妮』嗎?我只寫了一句話:
『讓木屋裡有和平,讓豪宅裡起戰爭!』

引用自
龍應台-[親愛的安德列]一書



赤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功夫熊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