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1/21

各自有因果

各自有因果


手邊是沈從文先生的《邊城》,淺淡的文字,乾淨的愛情,斑駁的傷痕。

我忽然想起彼時度過的一首辭,那是楚女泛舟河中,擊槳唱出的情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青翰舟中有鄂君,清新的風攜著好聞的青草香,就在此時,一朵柔軟的花在越女的心中悄悄綻開,芳心既喜,也羞澀忐忑,她那滿心的愛意又能怎樣表達?唯有向水一歌而已——便成了這首寂寞又深情的《越人歌》。

每每想起這首歌,便像是看見了一只翩然欲飛的蝶,靜靜地棲在花枝上,輕盈得叫人不忍驚動。我默念著這句辭,欲捕捉千年前稍縱即逝的情意。

傳說中,當譯者將越女的歌翻譯給鄂君之後,鄂君微微一笑,竟真的牽起越女的手,將她帶入宮中去了。多麼美麗的愛情故事,王子和灰姑娘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且慢,這樣單純的越女,再加上語言的障礙,這近乎於一見鍾情能持續多久呢?想到這,便不免為處於深宮中的越女狠狠捏一把冷汗。

千年以後,一個同樣單純美麗的女孩,再次重蹈愛情的覆轍。當兩個愛她的男人相繼離去,翠翠只能倚靠在水邊,懷抱著一個未知的夢等待自己的愛情歸來。

君問歸期未有期。

她僅有一個破碎了的愛情的水晶球,卻也只能悲哀而無奈的攥在手心,任由尖銳的碎片刺入掌心,徒增愛情的殤。眼淚落進河水,泛起淡淡的苦澀氣息。可是,來年的那個秋天還是昨天的那個你嗎? ! ハタと思った と言うよりも必要のない言葉だった 助け合い おむすび 着付けを習ったのは どちらにしても 那一瞬,已是永恆 雪花的短暫人生 遺憾不也是一種美麗嗎?

關鍵字: 故事 幸福 遺憾 傳說

​來自一個人的自我努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希望我的世界裡再無欺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