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7/08

獻阿爾托莉雅

獻阿爾托莉雅


阿爾托莉雅,才剛過成年儀式的少女,在那一天,被國內的人這麼稱呼著,那是個戰亂的時代,開端,是一個帝國的滅亡,原本應該是無敵的帝國,在眾多異教徒的侵略下等待著死亡,為了與異教徒戰鬥,帝國把原本守護一個島國的兵力調走了,那就是開始。她的國家失去了帝國的庇護,無法繼續獨力後,很快地分裂成了一個個小王國。異教徒的進攻,部族間,可說是自殺行為的內鬥開始了,之後,就是被稱為"如夜晚般黑暗的日子"的長年征戰時期,就在這時,她以王的繼承者的身分出生了。

誰也說不清楚是幸運還是不幸,國王相信魔術師的預言,期待著一個優秀的繼承人,可是生下的小孩,並不是國王所期待的人。那孩子,不是男孩。在眾人的眼中,就算有王的宿命,不是男孩就無法繼承王位,少女被寄養給一個家臣,以一名騎士的小孩的身分而成長,國王因此失望,但魔術師卻很滿意。本來,性別就跟成為國王是沒有關係的,更重要的是,魔術師相信,少女在預言之日以前必須離開城堡的這件事,才是真正的國王之證。

無論做為一個孩子還是少女,看到如此之多的人漸漸消失,她不可能不害怕。這時,她在一個岩石的面前,不知在想些什麼,身前有一把劍,回過神來,注意到後面站著一位沒見過的魔術師。“在要拔起那把劍之前,確實地想一下會比較好,他說:我不會騙你的,別那麼做。”“拔起那把劍之後,你就不再是人類。”他還說,只要得到那把劍就會被人們憎恨,走向淒慘的死亡。她不可能不害怕。畢竟,魔術師確實地讓她看到了,看到拔出那把劍後,她會走向怎麼樣的一個末日。不過,她卻笑了。就算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她也用力地點了點頭,她的手搭在劍上,魔術師似乎很困擾地背過臉去,“奇跡需要代價。作為交換的,應該就是你最重要的事物吧”,留下了像是預言般的話語。”

預言之日到了,少女走近了四周無人的岩石,毫不猶豫地朝劍柄伸手,劍就像理所當然一般被拔出,周圍被光芒所包圍。之後,就開始被後人稱為傳說的,王的時代。新登基的國王,其戰爭有如軍神所為,敵人全都望風披靡。那是一段專心地,以王的身份馳騁的日子吧。她一次也沒有回頭,一次也沒有受傷,她以王的身份成長,而又貫徹了她的義務。

然而,數次的戰爭以勝利為結束,統率幾個部族,處罰數百個罪人後。側近的騎士如此自言自語,“亞瑟王不懂人類的感情。”以王而言完美某種地步時,大家對自己的君主產生疑問。

沒有人類感情的人是無法治理人的,幾個有名的騎士離開離白色的王城,連這樣子王也像當然的事情地接受,看成是統治的一部分。就這樣付出了犧牲,持續的勝仗帶來了國內的安定,代價就是對王的反感,亞瑟王啊,不了解人類的感情。”一名騎士留下這句話,離開了王城。

年輕騎士終究是忍不住,乘著王出國遠征之機,篡位奪國。他的名字是莫德雷德,騎士王之姐摩根之子,而實際上,就是騎士王的兒子。最後,他終究被亞瑟王用聖劍殺死。但亞瑟王也受到了致命一擊,身邊只剩下一名騎士貝狄威爾,為了救亞瑟王,她不得不把王轉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路途中,卻沒發現,身後美麗的少女,已悄悄的閉上了眼睛......Convicted of robbery Pike River injustice Year-old runaway children 天邊那一抹夕陽,那一抹黃 ヤマグチノボルがかなり話題のようですね。 関口メンディーはこの頃気になっています。 尋找時光罅隙裏的那一米陽光 Forestry unnecessary queries MPs grill Key over Dotcom knowledge Chopper pilot died after roll, 100m plunge


曾經的美麗再也沒有人去留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億端午時節粽子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