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3/07

抹亮了整個世界

抹亮了整個世界


二月,掙掉了隆冬厚實的桎梏,輕裝霞染,歲月,暈了一朵溫婉的笑意。等你,在最初的地方,在陽光升起的地平,枕暖沉重的步履。

錦霞霓裳,田壟間的樹枝也漸漸醒來,枝丫間蓬暖睡意氤氳的倦容。有一只鳥飛來,叼一片細碎的時光,由枝椏落於青簷,啾鳴婉轉。我看見時光在微笑,正如你款款而來,不曾於我的心陌走遠,走開。思念,有春風的味道沁暖,心便不再如此荒涼孤寂。

筆下,我的春風徐徐未歇,侵入故事的篇章,開篇,行文,全都是你溫軟的思遐。每每翻過一天的沉倦,總會一如既往想起你,想著你,就讓思念枕著千年的夢幻不再醒來,如若驚夢,你便在我的窗前,打開最後一扇屏障,擁暖我久遠的思念,相依而坐,陪同一枚一枚的陽光微笑,撫暖。我的長髮可埋下你的溫怡,一寸一寸撫柔我寸縷清霜。

二月抹綠的草野隱匿著怎樣的思慮與煎熬,破土而出,等待東風的嫁接,正如我等待著你的突然蒞臨,這樣,我便省去了太多的憂傷與沉痛。你總是顧不得理會我的哀傷,你總是由不得放下一切,與我會盟。

時光的靜安裏,其實我已習慣這一份淡然的相守,心守著便是有著,一直相信你也一樣。只是很多時候心會涔涔作疼,疼到無語,痛到淚流,抓住一片時光的眷顧來安慰自己,我只想說: 你在,我在,我們還在一起,真好! 你不知道,更多的時候我不想讓你看到我心碎的模樣,更多的時候我不願讓你聽到我哭泣。後來,硬是漸漸習慣了端望著時光等待,等待,守候,守候,癡心於最初的相識。


​誰人祭奠我死去的心?←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