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2/16

​我,回歸了



那年,當我的雙足在冬的裸露肌膚上走過,聽積雪痛苦地呻吟。一絲冰冷伴著飄落衣領裡的雪花,逐漸在心間蔓延。於是,我駐足於寒冷的曠野,閉上眼,一幅幅垂柳拂堤、青石小巷的畫面,毫無遮攔地,滋生於心間;

那月,當我的雙眸捕捉到季節華麗的變遷,天地間將金黃的盛裝換掉。白流蘇悄無聲息地成了冬的披肩,那種極盡奢華的蒼白籠罩於天幕四野。於是,我躲藏於溫暖一隅,靜下心,一聲聲千里鶯啼、小橋流水的樂音,穿越時空,回蕩於耳邊;

那天,當我的雙手輕撫雪的容顏,它滴滴清淚從我的指縫間滑落。點點溫暖伴著雪的不再沉睡沿著我掌紋的經緯四散,最終彙集於我靈魂深處。於是,我打開記憶的彩箋,深呼吸,一闋闋煙雨迷蒙、水村山郭的清詞,明快豔麗地跳躍於我的眼前。

我知道,身在北國,而我的心,卻停駐在江南。可能我是懼怕寒冷的女子,於是要尋找溫暖的居地。

曾經幻想,我就是江南的女子。一襲旗袍玲瓏婀娜的曲線,斜倚朱欄,任憑風輕拂長髮,與記憶私磨著縷縷清愁;曾幻想,行走於江南雨中,當撐起花摺傘,我便是江南水墨畫裡憂傷的那朵花。可是,我憂傷卻又不失柔媚,濕漉漉的情婉約著他人眼中的溫柔;我柔弱卻又不失剛毅,玉為骨,撐起的是幸福的依託。就這樣,以北國女子的立場來詮釋江南女子的心態,當二者合為一體,我絕不是背叛了北國養我的故土,而是將心皈依於江南的夢裡。我猜想,也許我就是來自江南,來自那個人人豔羨、充盈著童話浪漫色彩的地域。“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那江南的美,似女子的明眸善睞,又若其顰蹙微鎖。攜一縷江南柔風,吹散眉間一點春皺;拈幾滴江南細雨,洗濯我丁香姑娘般的哀愁,縱使你,不在雨巷的那端。“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江南,是春無盡的代言;江南,是百花俏的象徵。縱使某一天來到江南沒有趕上春,但是江南的春,早就根植於我的心中。“春水碧於天,畫舫聽雪眠”,對,我篤信我就是一個江南的女子,只是一個清夢,陰差陽錯來到了北國。沾染著江南的味道,行走于北國天宇間,無人知曉那份深深的眷戀曾多少次飛越千山萬水……而那江南的青石小巷,似乎有我腳步的踢踏……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不必說“日出江花紅勝火”,也不必說“春來江水綠如藍”,單是那一顆青草,一片水霧,一瓣小花,一朵流雲……足以將江南追憶。而我的追憶裡,我並沒有涉足江南,單純的想像源自愛戀江南的夢以及靈魂深處有一個聲音的呼喚。想,江南的月牙,該是我親吻用力咬掉的牽念吧?當滿月懸空,月光灑向大地,北國與江南同被包裹在那一片皎潔中。夢,隨著青鳥殷勤探看……想,江南的繁星,該是我流淚過度氾濫的相思吧?當雨簾傾掛,滴滴從屋簷落下,我北國女子花了妝容,淚彈奏著睫毛的琴弦,夢,將眼影暈染得斑駁。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月明風輕,夜色柔美,美人吹簫于橋上。想,那是何等的浪漫與令人眷戀啊;“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蕷洲”,女子雙眸決眥,望千帆盡過卻等不到思念的人。想,那是何等的傷懷又無奈啊。翻閱唐詩宋詞,我才知道,我的心與江南的詩稿融為一體。那水上人家輕搖的櫓,那屋欄瓦舍貌依舊;那石板縫間的小草,那舊故裡的草木幽深;那曲曲古曲清唱抑或琴瑟和鳴,那古井旁女人爽朗又幸福的笑……西湖的美麗傳說,秦淮河商女的《後庭花》的歌聲,那朱雀橋邊是否還有野草花,那烏衣巷口是否夕陽已落下……於是我手捧著唐詩宋詞,向那斑駁著古老故事的里弄飛去……一夢已過,梨花滿院。沒有江南的暖和醉,只有北國的寒與靜。而我的心,卻早已在描寫江南的詩詞佳句裡蕩漾,亂了格律,動了韻腳,沒了章法,然後,悄然卻永恆的將心停駐在江南。

江南,是一壺老酒啊,陳年的香豈是品一口就可以停杯投箸的呢?我的心,不夠稱謂為金樽,可我無比希望能夠盛滿江南的沉醉,但是不捨得四溢,滿滿的,濃濃的,甚至於烈烈的,在我經年的路上,自斟自飲也好,與人同醉也罷,然後,鋪卷紅塵,將我的濃情醉意揮毫潑墨。我分明看見,江南,就是開在我心間的花朵了……

今夜,我沒有像那年冬天行走於寂野,也沒有像那月曾捕捉季節的換裝,更沒有像那天與雪做最親密的接觸……我獨自靜坐角落,憑弔著往昔種種,感受著江南每一個故事的純美,然後,妥貼的安放在我的心間。我深知,也許今生我不會踏入江南的領地,但是我卻和江南有過親密的靈魂接觸,並且我將我的心,停駐在那裡了,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將其拿走。因為,那是一份最初生命的萌芽所在……

心,有了依託,生命的意義就有了方向;情,有了寄託,靈魂的深處就不再落寞。我找到了,就在江南,可我,真的不想說。

那就將心賦予江南的水吧,朵朵漣漪是北國女子的訴說;那就將心賦予江南的山吧,道道丘嶺是北國女子的念痕。山水相依,思念深深。暮靄裡,朝陽裡,四季輪回裡,年復一年中,總有一個聲音在江南的天幕下迴響:

我的心,給你了,我,回歸了……無悔青春成為一道美麗風景 誰又為誰驚豔了時光? 你是我生命中最美的相遇 這只不過是成長的代價罷了 給我一個潔白無瑕的世界 好想陪你去旅行,享受旅行的快樂與美好! 這是怎樣一種無奈 このような対戦は 一般的には「人体の低温保存 簡單快樂才是好滋味


得之我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誰人祭奠我死去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