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5/04

染指年華的白衣夢


我加入原創群時,大家都在沉默,做為新人,我便發出一聲感歎,好安靜啊。這一聲感歎,引來了潛水員們的響應,於是,他們便在說,歡迎白衣。白衣?是的,我現在的網名是白衣靖瑤,而不是以往的紫苑飛紅了,那個用了七八年的網名,一下子換了去,頗不習慣。

不過,想著這是師兄認可的名字,就沒有改動了。白衣就白衣吧,反正我少年時也不是沒有做過白衣的夢!少年時喜歡讀武俠書,喜歡聽劉、趙、單的評書,白衣夢,就那樣地刻在了腦海裏。記得,當時的書裏,白衣女子或是男子,大多有著高潔的氣質,聖潔的形像,高超的武藝,當然,在結局時,他(她)們往往有著決絕的故事……最早記下的一襲白衣是錦毛鼠白玉堂的。白玉堂長相俊美,武藝高強,擁有著得天獨厚的家世,也擁有著不可一世的孤傲。風流倜儻的他與穩重自持的展昭相遇後共同演繹了一場傳奇。那時,我還不知道世界有一個群體是男同,只知道這兩個人的情誼非同一般,後來了解了,也只是覺得當時的白玉堂敢愛敢恨,是個了不起的英雄,一直為他的英年早逝,扼腕相歎。

長大了以後,發現正史上其實並沒有這麼個人,他的一切,是一位清晚的說書人編造的,這個驚才絕豔的人物,竟然只是出生成長在異時空,那一身白衣,終究是夢。是夢又如何呢?在書迷、影迷的心中,白五爺是存在的,並且無人能及。白衣一夢,一夢便是若幹年,當我年少的張狂退卻時,那一抹清俊的影子便夾在了歲月的書裏了,我一翻閱,就會想起。

我自小對於一襲白衣的畫面著迷,卻也深知自己駕馭不了這般驚豔的顏色。白衣,算是最為簡單的衣色,卻也是最挑人的衣色,若是深色,自是將自己的傷痛藏起來,而白衣,是內心強大的顏色,任世間汙穢千種,自我獨芳的顏色。若黑色裏陡見一襲白衣,又有幾人會不為之所惑?為之所撼?自認識師兄以來,兩年之多,先是隨意聊天,後是世事相輔,師兄的才學與品性是拔尖的,而他對於世事的洞明更是讓我少走了不少的彎路,於是,相交時日越長,越驚豔。終有一日,師兄認可了我的入門,於是,身上便襲上了一身白衣……

我為白衣,無令人驚羨的相貌,無令人贊賞的武功,無榮寵一世的身價,在世間行走,如滄海一粟,頗不起眼,但浮華不入我眼,庸俗不入我相,以一顆誠心待世,以一種執著行走,也便足矣了吧?白衣,不一定必須驚豔,但由於白衣,總是要潔淨的,若襲一身白衣,就不能裝有一顆黑心,否則,那定是如泥沙入水般立即現形。Baby board Badge Southern rebels Crocker Park Stadium II public meeting They are waiting for the government to do the right thing Life is wonderful because of chasing the dream Bright and dark Wise and foolish Short life products Chisel grind The most confident woman charm


雨,一切只因舍不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不要輕易走開,你等的那個人一定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