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8/24

一個草莓兵的故事

回憶起新兵訓練中心日子,有一天早點名的時候,連長斥令全連二等兵說:「昨晚九點到天亮,站彈藥庫的衛兵全部站出來!」其實只有四名菜鳥出列,他們是站彈藥庫兼豬舍的衛兵。
  連長又說:「剛才發現:我們養的豬隻,不是鼻青眼腫就是傷痕累累,豬舍裡面全是石頭,到底怎麼一回事?」四人之中有一位天才兵舉手並承認是他拿石頭扎豬頭的‧‧‧‧
  「衛兵不能擅離職守,你卻有時間和豬一起鬼混,先關你禁閉一個星期,再送去軍法審判‧‧」只見天才兵臉色蒼白,全身顫抖,一個腳軟就癱坐在地;更可愛的是他這位仁兄,還有刺鼻的尿騷味,結結巴巴不停的報‧報‧‧‧‧報告,「我站衛兵時,看到一位女鬼,頭髮長長的,一身白色衣服,飄來飄去還有淒慘的哭笑聲‧‧‧‧」天才兵很用力的描述著。
  連長更加咆嘯抓狂:「混蛋!一派胡言,你根本無中生有,妖言惑眾!」  
  原來天才兵「很無膽」,他還生性懼怕蟑螂,從小就驕生慣養,使得他絕不敢獨自走夜路‧‧站衛兵當晚是個嚴冬,北風冷颼颼既刺骨又銘心,一陣陣強風,颳掃旁邊甘蔗園,如此的怒吼、驚恐,那一叢叢矇矓陰遂竹影,夾帶著慢了好幾拍的一 ㄨㄞ、一 ㄨㄞ響聲,這時的天才兵早已魂飛魄散;情急之間,猛發現石頭堆,於是撿起石頭,拼個老命似的扎豬,無辜的豬叫聲越大,安全感就越能滿足,就這麼扎了一個多小時‧‧‧
  
  
----------------------------------------------------------------------------------------
  筆者感想:憑良心說:這般三更半夜,且不說坐立難安四顧無人,即有雞皮疙瘩,早已掉落滿地,何況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深層懼怕,迫使他來個屁股尿流,毛骨悚然,理應同情。



關鍵字: 臉色

各位釣友我們的山河變色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18禁笑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