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20

台灣廉政公署思維上的矛盾

台灣近來因司法官收案件,終於引發廉政署設立有比較具體進展,雖然這也是我期盼已久的機構,但我認真思考一下眾人心中期待的"廉政署",直覺上理應如此的背後,有一些邏輯或思維上的矛盾,在此就矛盾面與大家分享,而非政治或司法的爭議。

首先我自2005年來寫Blog,所有文章始終圍繞在IT技術主題,政治,愛情,教育,旅遊,美一律不碰,但為求聚焦的緣故,雖然對這些主題有興趣,始終只是放在個人生活中,並未訴諸文章與大家分享。

然而近來台灣因司法官受賄,使得廉政署的成立似乎有著那麼一回事,好像突然間有了重大進展,雖然在我個人心中歡喜之餘,看到中國時報一篇文章評論「他山之石 港廉署成功在於全然獨立、高位階」,而這斗大的標題,若不經思考,其實與我直覺不謀而合,的確因超然獨立,高位階可以大力放心辦事!

然而在我靈光一閃,細細思索後,所謂香港廉政公署的成功經驗「關鍵在於廉政署須獨立運作,並直接向最高領導人負責」。這句話是顛撲不破的真理,還是偶然的成功?亦或有條件成功?或者是亦正亦邪,全然看施政者?若仔細想想,其中就愈覺得詭異矛盾。

一。千年已有,非今首創

首先我們先來檢驗「關鍵在於廉政署須獨立運作,並直接向最高領導人負責」這句話的合理性,看似合理,但卻是被我們有限的生命與世代知覺所侷限住的一種錯覺。若將時光拉長至數千年,許多朝代的王權或皇帝,為鞏固自己的政權,都一定會設有位階奇高的特務機關,只聽命於皇帝或國王,平時執行軍情祕搜,當一旦獲得可靠,或者僅憑蜘絲馬跡,回報皇帝得到首允,便可執行抄家或滿門抄斬。最為我們所熟知的,明朝東西廠根本是由皇帝指揮的特務機關,位階超高,不必聽命任何軍政單位,但其歷史結果給後代的印象,為何是為虎作倀,誅除異已的邪惡單位?怎麼同樣的關鍵因素,明朝東西廠與香港廉政公署是全然相反的評價結局?前者無惡不作,後者是除惡揭弊,所以此一矛盾,說明了報紙與眾人心中以為的關鍵成功因素,根本不是鐵律!完全有可能因時代或掌權者而變質,結果有時難以逆料,一如核能用於發電,能造福千萬人,用於核彈,死傷亦是千萬人呀!

二。近代實例
若從明朝再推近至現代,最為著名的特務機關,就是希特勒的蓋世太保,也就是祕密警察,也是標準的超然獨力,唯除元首沒人指揮得動,而其力量也是大得可怕,只要有一點含沙影射的情報,即便是軍權在掌的將軍,被祕密警察一夜諸殺也是小事一椿,這又說明了「關鍵在於一個單位須獨立運作,並直接向最高領導人負責」,根本與我們以為的,完全不是那回事。

三。未來關鍵報告的兩難困境

又或者有人會說:"那都是古代或二次世界大戰的事,現在民主時代不可能發生了",那我們就來引用阿湯哥關鍵報告電影最後結局的對話,關鍵報告時間設定在2054年,虛構的場景比現代更演進了50年,阿湯哥逃出之後與局長的對話。阿湯哥要局長開槍殺了他,因為如果局長不開槍,證明這個系統預測失誤,也就是一個預測失誤,會引發全面性其他預見犯罪的質疑,也就是被定罪者有可能會被系統構陷於罪,但其實沒罪;但若局長開槍殺了阿湯哥,他也就變成罪犯,無法再當局長了,前途及夢想剎那間破滅,最後這兩難無論是哪一個,都會令局長陷於死地,在掙扎下,局長終於開槍了,只不過他是對自己開槍,了結自己的生命,這又是兩難外的第三個選擇。

但提電影關鍵報告和廉政公署又有什麼關係?看似沒關係,卻是大大有關係,因為廉政公署有時會因掌權者,或說被總統陷害而落入兩面絕境。例如假設廉政署在前總阿扁時代就已然建立,當總統貪污時,廉政公署有沒有辦法調查總統?答案是不行的,一來是聽命最高當權者,二者憲法的緣故,總統除涉內亂及外患,否則一日在位,便沒有人動得了他;但廉政署這時就會發生類似關鍵報告的兩難困境,不辦總統,不能辦總統,裝作不知道總統貪污,或協助總統貪污,以上任何一種情況發生時,就會引發全國人民對廉政署信任的全面潰堤,也是打蒼蠅不打老虎,或說自己也變成協助當權著掩飾罪行的機構,這就會變成名存實亡的結果,一如電影關鍵報告"犯罪預防局"因得不到人民信任,所有辦過的案子,所有被預測犯罪者都獲得釋放。這種情形下,誰能保證哪天人民不會回頭質廉政署辦過的每件案子是否超然公正?誰又能保證未來不會有邪惡的總統產生呢?

四。相同要素卻不盡相同的結局
所以最後的結論是,每個國家或個人,拿著相同的要素,去進行某種行為或目的,其結局可能不盡相同,甚至大異其趣,誰敢說每個男士捧著相同美麗鮮花去給同一個美女,都能獲得美女的芳心與青睞呀!台灣廉政署會與香港廉政公署相同嗎?能夠百年不會變質嗎?答案留給你猜猜了~

註:
1.以上僅就某些邏輯進行一些推論,點出我們心中以為理應如此的矛盾,和大家進行關點上的分享。
2.至於廉政署的設立,個人是立觀其成,未來之事,其實我也不會因此輾轉難眠。


關於INTEL Q8200對VT的支援性←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