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大家好噢^^ 歡迎來到"腥" 血的世界

第一篇文章 風流 贈送給各位吧
2008/08/13

腥風血雨 倜儻世間 弍篇

我叫做楚月,楚國的楚,月亮的月,今年剛滿16歲,高一生,現就讀高雄高級中學(雄中) 職業是 殺手
代號 : K


最近接收到幾張單子,其中一名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連續姦殺犯,報紙版面站滿大一篇的,不只是報紙就連最高警政署機關都把他列入懸賞捉拿名單,賞金3千萬,真是了不得的傢伙,為什麼我不捉拿他呢?那是因為在我的委託書中,每10封就有6封是要殺掉這變態的,通常都是家長氣瘋了才找會上我,報酬金遠遠超過獎金的10倍以上,所以嚕...嘿嘿

殺了他之後的隔天,我上學的路上順便去檢查了一下戶頭,果然是驚人的數目,笑了笑,買了份鮪魚三明治跟一杯奶茶當作早點,又買了份報紙,坐在寄車廠的椅子上,一面享受著美味的早點,看了報紙上的頭條,喃喃自語

"這頭條我到滿意過於我那戶頭的數字呢!"

報上頭條寫到"連續姦殺犯--昨日深夜被人用槍擊斃腦袋,死前無任何掙扎的跡象!"開心的走進學校

楚月跟一般正常的學生並沒有多大的差異,只是在職業上有些不同,大多數學生會把讀書當成是自己的正業,拼了老命在讀!真不知道讀書到底真的有多大的用處!而楚月卻把殺人當成正業,其餘就沒多大的差異了

16歲的少年,會對異姓產生莫大的興趣,對楚月來說,這是很稀鬆平常的事,但他很清楚明白,自己的身分是什麼,所以不打算交女朋友,對異性產生好奇,楚月安慰自己"還不是在養別人的老婆?"

男女相愛著種東西,對楚月可是一門禁忌!會惹來殺身之禍!楚月心知肚明,但對於這世界來說,一對相愛的男女,愛的不得了時,叫他們生出一堆小鬼出來都沒問題,但在翻臉時候卻百般方法,要使對方置於死地,這到底是什麼世界阿?楚月問自己...

在路上或生活中難免會遇上自己喜歡的對象,楚月將情書寫好,正要遞上時,新的委託書又來了,這回可是情婦要殺情夫,楚月感慨,又再一次的含淚燒掉了情書

楚月與大家最大的不同是,他沒有親人,不!正確來說,他只有一個親人,那便是拋棄他和他母親沒責任感的父親

楚月的母親很少提到有關於他父親的事情,所以楚月對他父親了解的事情不甚多,只知道他父親的別名叫做- 殤

母親在臨死之前,含淚看著楚月,把一切的真相與最後的願望告訴了楚月

"孩子阿!媽對不起你,從小到大你一直陪伴著我,而我卻連飽餐一頓這小小的職責都沒辦法給你,我是一個失職的母親!"

楚月母親痛苦又帶著深感抱歉的臉說著

"媽!別這麼說,您將我生出來又養育我,已經是我難以回報了,哪怕沒飽餐?"

楚月哭著說

"孩子,謝謝你,你已經長大成熟了,這些話你要牢記清楚,媽已經快不行了!"

楚月母親因為疼痛而痛苦難耐

"你的父親是一名偵探,但他卻擁有龐大的黑道勢力...所以他犯案,警方完全無法到任何蛛絲馬跡,頭痛的很..."

母親繼續說下去

"他拋棄了你跟我,臨走之前,他留了一個箱子與一封信給我..."

她吃力的從枕邊拿出一個信封,交給楚月

"箱子在床的底下..."

楚月母親痛苦的說不出話了

"媽...媽...!"

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的她,用上最後的力氣說出自己畢生的最後心願

"孩子,聽好...殺...殺.."

楚月一臉茫然,心急如焚

"媽..妳說什麼?"

"用床下的那"東西"殺...了.."

心跳停止

"殺了他!!"

斷氣了

楚月不相信事實,他奮力嘶吼著!叫喊母親,希望她再一次把雙眼睜開,痛哭失聲,楚月抱著母親,崩潰了,此時正是4月7日,凌晨1點48分,楚月唯一的親人撒手人寰,留下年13歲的楚月,含恨酒泉...


繼續閱讀
2008/08/13

腥風血雨 倜儻世間 一篇

"你好,請將您最後的遺言寫下,你所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明天晚上見"

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這是惡作劇,畢竟這世界上金光黨多到嚇人,謊言充斥著社會,將世人矇蔽,但...在你憤怒的掛上電話之後,發覺事有些不大對勁之處...說不出個所以然...渾身不自在!

那人理所當然不與理會,更沒把電話裡的話當一回事(把他當作是狗扯),不過只是國中小孩單純的惡作劇罷了,不相信他的壽命將盡,更何況身體沒有異樣,沒由死亡...除非是意外!

他不放在心上,隔日照樣睡大頭覺!

傍晚時刻,他出來活動了。換上黑色風衣,躲在陰暗的向角,等待落單女子,好吃上一頓"免費的佳餚"舌尖舔舔手上鋒利無比的短刀...眼神貪婪,正窺視著巷子的另一端,期待總是使人興奮!!

"來了!" 一個臉色紅潤,身穿白色T恤,隱約還可看到T恤裡面粉紅色小可愛,搭配著極短的熱褲...讓人情不自禁呀!看著纖細的腰,直挺的雙峰,美麗俏臀,身體柔美的曲線...

任何人都會受不了,何況這"連續姦殺犯",實在是太搧情了,口水潺潺流下,在美麗的月色,月圓的晚上總是會出事。露出舌頭,猙獰又飢渴的臉孔!

女孩正一步步接近他的攻擊範圍...一步步走向這"瘋狂連續姦殺犯",恐懼與危險正等待她來享受!

終於,在他的攻擊範圍了!!

一個輕快的箭步衝上前去,他開風衣,將他那骯髒的"東西"瞬間糗出,並大喊:[speshow!!],並撲向他的"大餐",女孩回頭想跑,但已來不及,那變態先撲上了她,想大喊求救,一隻手,力氣太大,無法掙脫,一點餘力也沒有。這變態又把刀架住她那白皙的頸上,並威脅她,那把無奈的短刀,散發出光澤,就像在傳達訊息一樣,"乖乖聽他的話吧,我可不想跟妳的血混在一起。"

就這樣,女孩含著淚水,看著變態將她的T恤撕爛,短褲被劃開。

色瞇瞇的眼神,口水滿面,那貪婪的臉,不客氣的在女孩的胸部上磨蹭著。不知名的男子將在這女孩身上及心靈,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短刀無奈的嘆氣...為這可憐的女子哀嘆。

"真是可愛!胸部又酥又軟,皮膚細緻,光滑,柔嫩,嘖嘖!極品!真是極品阿!"變態讚嘆到。



女孩緊閉眼睛,淚水隨著臉龐流下,憶起老媽出門前的叮嚀,"小茜!別太晚回來,別走陰暗小向!"女孩自覺自己長大了,父母的叮嚀,都是無聊的嘮叨,又耳進,左耳出。總是認為,這世界是美好的,不會有恐懼,黑暗,陰影。這回她可真的大錯特錯,徹徹底底的...錯了!悲痛欲絕之下,咬舌自盡的念頭湧出腦門!

眼看男子把目標慢慢轉移至下體,女孩正要做出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禱告,準備咬舌自盡,以保護自己靈魂之貞操的同時,一個聲音傳出...

"你有帶遺言出來嗎?"一個陌生男子對著趴在女孩身上的變態問到。

"阿?"變態男子愣了一下,抬頭一望,來不及反應,腦門一陣灼熱,子彈在腦袋裡轉動而發出的嘰嘰聲,白色的不名液體同時從腦門濺出...身體被震飛,翻了個跟斗

"嗯...我喜歡你,遺言真是簡潔有力,省下我不少麻煩。"慢條斯理的把槍收進內袋,拿出一件潔白的羽戎衣輕輕蓋在女孩的身上,點了一跟香菸,一屢長煙吐出,使女孩看不見她的臉。"知道父母的苦心了吧?"又是一屢長煙,女孩嚇傻了,她傻愣愣的盯著眼前這位"救命恩人",連淚水都不敢流下,躲在角落打顫。

菸短了...

陌生男子將菸插進變態男子的腦門裡,發出滋滋滋的聲響。

"快回家吧!別讓父母擔心嚕,今晚的事就當做沒發生過吧!"陌生男子轉頭便走。

卻又回頭微笑

"呵呵,我叫楚月,今天夜色還真是美阿!"消失在黑暗的巷子裡...。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