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30

恐怖鄉野怪談-缺耳巴弟



鄉間有座小農舍,住著個怪臉青年巴弟...







自小擅長嚎叫,其叫聲奇特, 聽眾無一不落淚。(哭泣怎麼還叫不停) 

某個悶熱夜晚,舍內只有巴弟一人未睡。夜深時,巴弟聽見自前門挨近的足音,

那足音在巴弟面前停下來。接著響起低沉呼喚:

「巴弟!」





巴弟嚇了一跳,因那聲音很陌生。

「請問是……是哪位?」

「在下的主人很想聽聽你的嚎叫,你馬上跟我來。」





對方帶領著巴弟抵達一間類似大廳的房內。

巴弟可以感覺大廳聚集了眾多人。四周不停傳來竊竊私語。

「我們想聽你嚎叫,請你開始。」

巴弟點頭,開始嚎叫。

大廳的聲響變成悲嘆、抽搭、呻吟、哆嗦、扭身、號啕……。

巴弟終於叫完 ,大廳再度一片沉寂。

過一會兒,方才那聲音又響起:

「果然是嚎叫名手,請明晚你必須再來,連續來六夜,日後會給你獎賞。

今晚的事,你務必保密。」

如此,連續幾夜,對方都來迎接巴弟。

而巴弟因整夜都在嚎叫,白天在農舍睡得如死人。

農舍主人終於覺得有異,命中中監視巴弟的行動。





那晚,中中看到巴弟快步自前門出去,馬上跟在身後。

不料看到巴弟坐在漆黑荒地中,一心一意在嚎叫。

中中硬拉巴弟回家,向主人報告了來龍去脈。





巴弟這才坦白說出幾夜來所發生的事。

主人聽畢,沉吟許久,最後說:

「巴弟,你知道你每晚在誰面前嚎叫嗎?」

「是在一棟豪華宅邸內,對著高貴身分殿下和許多宮廷人彈唱。」

「不,那棟豪華宅邸是荒地,是野狗一族集散地。」

巴弟聽畢失去血色。






巴弟:

「天哪好可怕!」

中中:

「我覺得你比較可怕...」

「一旦聽從他們要求,連續六夜都去嚎叫,你最終會跟隨他們去。」

主人說畢,將巴弟全身用神水(避嫌劑?)密密麻麻噴上,自頭頂直至腳底。






「這樣就可以。巴弟,你聽好,要救你,目前只有這方式。

今晚你照樣坐在前門等對方來。

但是,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能張口發出聲音,也不能動。

只是靜坐。只要沉默一晚,撐過一晚,你就可以得救。」

當天夜晚,對方來了。

「巴弟!」

巴弟,文風不動,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巴弟!奇怪?到哪裡去了?沒回應,也不見人影只有怪氣味……

咦?這是什麼?人不在只有耳朵?

算了,帶耳朵回去當做他不在的證據。」

原來在對方眼裡看去,門前半空浮著一雙耳朵。

漆黑中,巴弟只感覺耳角一陣火辣辣疼痛,但他仍不敢動彈,更不敢發出哀叫。






天亮前,主人趕忙到後院尋找巴弟。巴弟才回過神來,哇一聲大哭出來,

抽抽搭搭訴說昨夜發生的事。

主人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忘了在巴弟耳角噴上神水。




這就是「缺耳巴弟」的由來。 



巴弟:

「....我只是跟別狗打架受傷,

幹嘛把事情講這麼複雜?」


※故事編造參考『無耳芳一』


關鍵字: 故事 疼痛 證據 青年

認知有誤←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玫瑰變牡丹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