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03

一聲真切的嘆息

學校開學了,終於從漫長的賭博戰中回到現實,回到我自認為真切的生活,儘管不願意,但是,至少我能比較正常的生活,不輸錢,也不會有那種心跳的感覺,更不會有那種患得患失的痴迷。

回校的第一件事,就是職工大會,為了讓教師盡快把心收回,領導可是苦口婆心的講了兩小時,我聽進去了一些,也在心猿意馬之中,回味自己所遭遇的一切生命軌跡。偶爾,領導會突然音量大增,讓你猝不及防。有時,看到別的同事那種迷離的笑容,我的心也更加動盪不安。

我一向是個懷舊的人,在這所學校呆的時間也夠長的了,這期間,換了無數領導,每個領導上來,首先做的事情就是校園改造,雖然大方向折騰不起,沒有足夠的經費,但是,小範圍的卻也被改造得面目全非。

別的不說,就連草坪和宿舍,就被折騰過無數次,那些牆壁和門窗,被改造的次數也不少。

草坪原來有一排整齊的柏樹,周圍是鐵線草,後來經過改造,柏樹全部剷除,鐵線草也被換成了三葉草。地方還是那麼大,就這樣被來回的折騰。

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也是幾經周折,原來的院子裡有草有樹,每年春天,桃樹和李子樹都會競相開放,讓院子里布滿了花香,飄滿了春天的氣息。雖然,打掃衛生時候麻煩點,有時還得花功夫除草,現在已經全部變成光潔整齊的水泥地板了,打掃衛生也很方便,可是,那股熱氣冒出來的時候,周圍就沒了任何一點綠意。

院子裡的果樹銷聲匿跡不算,院子外的果樹也不見了踪影,原因當然也是為了學生的安全著想,一到果子長成,還沒成熟,就有調皮的男生爬上果樹,去偷吃那些酸澀的果子,現在好了,什麼都砍得乾乾淨淨的,讓我獨自一人對著那光溜溜的樹樁嘆息。

砍樹容易,栽樹難,樹要成活到結果也得花很長時間。

記得,剛建校時候,每個教師,每年都要參與植樹,每個人都規定好數目,連坑要挖多大,哪個位置要種什麼都劃分得一清二楚,我們當時種得最多的是竹子,因為比較容易成活,現在都已經成林了。

那天,在一個朋友的空間,看到一篇文章,題目就是《敬重一棵樹》,作者寫到,“這個世界,有些東西,是不能遠離的。比如與我們生生相繫的綠樹。給一棵樹讓路,是因為這片綠色,給了我們生活更寬廣的路。行走在小城的大路小徑,山間鄉野,我時時在綠色的籠罩之中,感受到大自然的無限生機。我溫暖的目光,輕輕撫過層層綠蔭,漫漫山巒,在那一株又一株層疊濃綠的樹木中徜徉,穿越。有綠色潤澤的心靈,是多麼清爽,有綠色裝扮的世界,是何等芬芳。一棵樹,默默在這個世間萌芽,生長,茂盛,存活。大多數時間,這樣一株默然的樹,被我們遺忘在身邊。然而,在真正遠離的時候,才恍悟,這樣的一棵樹,已經深深植入了我們的生命深處,不可或缺。樹卻無語,依舊沉默,綠了又綠。樹始終緘默不語,卻時時不懈為生命奉送蓬勃的綠。一棵樹,確值得我們去敬重。”

初見到這段話的時候讓我特別感慨,雖然自己生活在鄉下,抬頭就能見蔥鬱的叢林,但我還是喜歡自己居住的範圍裡,四處都是綠意盎然,花團錦簇,特別是自己又出生在美麗的三月,對於春天的感受更加敏感,對於花草樹木的感情也非同一般。

於是,當我對著枯萎的樹樁嘆息的時候,恍然想起,有人在不同的地方,竟然和我一樣,對綠色充滿了嚮往。

回到學校,學生也剛好陸續地回來,收拾完宿舍和辦公室,心裡還是懶懶的。

明天學生還要接著打掃衛生,要正常上課,還得等到下午,這個漫長的適應過程,也充滿了痛苦圍巾

無聊時候,我喜歡仰望,有意識地把頭伸向窗外。

看見一片蔚藍的天,大片成群的白雲朵,那片熟悉的竹林還是那樣翠綠,菜地裡開滿了黃色的花朵,峽谷頂峰的白雪也基本融化完,我所熟悉的景緻並沒有太多的變化,我也想不通自己為何會對著那幾個樹樁嘆氣。

是這樣單調的生活讓我鬱悶?還是回到熟悉的環境依然懷舊?依然希望一切美好和溫馨長存?或者是自己希望心中的渴望沒有消失?有時我真弄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會讓自己變得有點杞人憂天,其實,無論歲月和環境怎樣變遷,渺小而卑微的我,又能做些什麼?既不能告訴領導,我喜歡那片綠色和那些美麗的花朵,讓他為我保留,也不能向別人發牢騷,顯示自己的矯情和做作。

於是,只有那一聲真切的嘆息,陪伴自己的孤獨和寂寞,只有那滴滴清澈的淚水,證明自己的柔弱roller screen


調查稱婚姻幸福的女人更易把工作怨氣帶回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屬於我的美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