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0/23

張錯--【油滴盞】




在絕望的距離無法觸及的空間

終於學會下雨天不再思念

去把灼熱眼淚    冷凝成結晶沉默 . . . . . .





 
那是非常厚重內涵

和其他輕薄清白瓷相反

它的厚黑是一種掩護顏色

要比世情如墨的人間還要黑暗

真情才能絲毫無損;

然而在一望無際星夜裡

那又是如何的昇起與超越

吶喊與徬徨

寂寞與堅持啊!


開始是一雙孤獨眼睛

跟著是一對孤獨眼睛

然後是許許多多孤獨眼睛

說話的眼睛

深情的眼睛

淚滴的眼睛

閃爍成為曜變天目

凝視著黑釉天空

在絕望的距離

無法觸及的空間

終於學會下雨天不再思念了,

去把灼熱眼淚

冷凝成結晶沉默;

像在高溫窯火裡

油滴性急生變,四處亂竄

斑斑駁駁

散佈在碗盞上。


90318 【浪遊者之歌--輯四 夜歌之二】

 

【附註】

油滴茶碗為宋代建窯名盞之ㄧ,通體有黑,釉色厚重濃郁,

極富人情。在高溫窯火攝氏一千三百度時,釉中鐵質自小氣

泡中逸出,成光亮結晶,如斑駁油滴,濺散在碗身。天目山

僧人攜往東瀛,日本驚為天人,與其他窯變建盞,稱為曜變

天目,為國寶之一。



張錯--【窗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張錯--【偶然憶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