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
註定要聚合的 ,就抵擋不住熱情的邀約,
註定要相隨的 ,就婉拒不了深情的召喚,
所以,不必催趕生命之流,
收起你的羽翼、闔上妳的雙眸,
埋身在笛韻暖暖溫潤的臂彎裡,
在半生重逢後的每一相聚時刻,
都化為一曲曲大地躍動清亮的樂章,
等待我們停歇腳步—慢~慢~慢~
閒看花蝶爭豔 相攜野宴踏青,
在夢與夢、天與地的的交會點,
茶香四溢 酒色正濃......
2007/09/17

笛韻年會活動集錦

 秘書處

  1993年由文社舊友於在台北重聚成立的「笛韻之友聯誼會」,由遠而近,
自紫藤蘆重逢
燕子湖--夜泊楓橋
探訪瓷揚窯攀登天上山—聽說春天帶我們去旅行!
龍珠灣/凍頂之旅—凍頂永遠的相思
九份淘金之旅及擁抱一季暖暖向陽溫暖的家
蘭陽冬山河—瀏覽‧參商‧蘭陽風情畫
雙龍部落—青山、綠水、台灣心
故鄉竹高沉潭荷花池—尋根、回家
北埔南庄拜訪阿掏哥—尋
找那隻在南方失落很久的燕子
集集溪頭行--山水相近
笛韻聯心
,這年年一聚,留下多少美麗回憶、凝聚多少情感交流、撫慰多少遊子鄉愁,這年年一聚,竟也邁入第十三年......
繼續閱讀
2007/09/17

短笛吟風—記笛韻蘭陽之旅

吳明兼 

    山與海的對峙,形成蘭陽平原的地理景觀;人和自然的妥協,展延出宜蘭特有的人文風貌。是上帝特別的關愛,或是人們自己的努力,促使位於北台灣一隅的宜蘭,能夠保有瑰璞而豐富的自然資源,和純樸而敦厚的傳統民風。更值得慶幸的是,人們正當一味的追求高度經濟開發的同時,環保工作能落實和地方建設同步發展而不乖離,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

    我們暫且拋卻人為因素不談,地理環境的優越,足可以使其成為有別於其它都會區的混亂和擾攘破壞,但是北宜快速道路的完成通車,無疑地會帶給宜蘭人便捷和困惑,這塊人間樂土,往後生活指標如何?就有賴時間去做梳理。笛韻人為一窺究竟,二來順道造訪中國時報派駐宜蘭多年的"梗兄"。因此選擇了10月30日快樂的上路。



繼續閱讀
2007/09/17

海海人生

三朽 

    去年年會的記憶猶新,今年的年會又將登場,雖然目的地是宜蘭,心裏卻有著同故鄉一樣親切的召喚。火車駛離擠滿阿兵哥的岡山站,一種顛覆朝八晚五的快意,在血脈中奔竄,雖然惦記著不忍小別的妻小,卻竊喜著有一次小小的解放。驛動的心,如戀巢的孤鴈,疾疾北飛。



繼續閱讀
2007/09/17

黃金山城-記笛韻九份暖暖之行

吳明兼 
三月九日,等待破曉的最後一聲雞啼,好叫醒偷懶的太陽,笛韻人紛紛整裝赴台汽中崙站。為的是探訪黃金山城一九份和向陽暖暖的家。從看日偏食開始,時值吳明兼暮春上群大烏帶著可愛的小鳥出來學飛。(暫時喊停)

要寫一片好山水在文章裡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更何況要寫好一篇遊記在大家的心中那就甭難去揣摹了。因而我只能以很自我的角度,還有用很隨興的方式去處理。我想這應該是一種拋磚引玉,喚起大家有此共識,能夠共襄盛舉。否則新桃花源渡口空有小舟,而無人問津上豈不孤獨得寂寞,更可惜得遺憾。


繼續閱讀
2007/09/17

意想風到-笛韻之行

余海上
    人對於事物的認知都有一個清晰的過程,風動雲飄、蟲嗚鷹唱,與各種世事變化,都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的認識、定型。於是我們知道水受引力影響向低處流去、道路給人行的常理,但是這些常理識見也在認識事物的同時,不知不覺間限制了我們觀察事物背後的其他可能,因為一旦我們認為「知道了」,對我們而言,那樣的東西就被定型了,比如說:什麼是汽車?什麼是善惡?什麼是什麼?所有可以使用語言文字描述的一切也正是限制的起源。所以在歷史上可以常常見到這樣的例子,人類去否定某些概念的可能,西方的哥白尼遭教會迫害,強迫他更改地球是繞著太陽轉的結論,清末國人不相信鐵船可以浮在水上行走,美國的某陸軍上將認為原子彈是個不可能的主意,絕對不會爆炸!專利局長認為這個機構沒有什麼用了應該裁撤掉,因為「沒有什麼可以再發明了!」,雖然說這些笑話都是發生在他人身上,但是在我們的身上豈不是也可以見到這些影子?

 



繼續閱讀
2007/09/17

雲深鎖秋山-記笛韻「高瘋會」煮酒論劍瓷揚窯

吳明兼 

一、煮酒論英雄

笛韻人耳熟能詳的瓷揚窯,誠如凱楓兄所言是笛韻人臨時之家,況且瓷揚窯主-一代宗師雙谷乃是我們今年笛韻聯誼會的新令主。在這一種因緣聚合之下,金相道長代為飛鵑傳書發出英雄帖I「笛韻高瘋會」邀集各方高手會劍瓷揚窯。

是日雖是寒風細雨,但也不減各路英雄豪傑的雅興,紛紛依約前來,見面寒暄話完家常土客套一番後也就對號入座開始鼓起三寸不爛之舌,唇槍舌戰,各顯看家本領。論劍中,有相濡以沫,以期達到相忘於江湖,有口吐蘭馨,以芬芳招來彩蝶.吏有酒入愁腸,以一吐牢騷為快。


繼續閱讀
2007/09/17

風雨故人情

三 朽

●八方好友會古鎮

「笛韻年會報到處」的海報醒目的張貼在熱鬧滾滾的集集小站,讓經常路過小站的我增添一分輕微的喜悅與悸動,為著那在人情世事瞬息萬變的世代裡,不因時間而質變、稀釋的真情。(眾人兵分兩路,老幼婦孺搭小火車,運將則驅車由環河快速道路向水里進發)。


繼續閱讀
2007/09/17

桃園「龍珠灣」之遊記趣

林家健 

    八月十九、耳日是老爸「竹山笛韻之友」一年一度聯誼的日子,今年聚會的地點,選在桃園縣石門水庫畔之「龍珠灣渡假中心」;因為每一次的聯會中都要舉行小型的摸彩,每一家庭都需準備乙份禮物,我們準被一份原木的文具用品盒,希望抽中之家庭會喜歡。


繼續閱讀
2007/09/17

記笛韻「聽說春天帶我們去旅行」


吳明兼
──訪瓷揚窯、攀登天上山 

解讀今年春天,隱了淫雨霏霏連線不絕外,濕泠足以代表一切,偶爾乍現的陽光可以說是上帝特別的恩賜,因此我們也格外幸運,選擇了這有陽光的日子探訪瓷揚窯。

  醡醬草為春天在綠地上編織著粉紅色的夢,蒲公英也以低廉的身價散漫著多情的風采,三月的杜鵑更是色彩豐富的精靈,以極其鮮艷亮麗的色調頑皮的東抹西塗,更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花爭相競艷,讓春天在一夜之間熱鬧起來,也讓春天穿上多彩的舞衣,在天地間跳起史特史特勞斯的華爾滋。




繼續閱讀
2007/09/17

記笛韻溪頭之旅

吳明兼

被雲霧擁籠瀰漫著的山色有如畫家筆下潑墨山水的景象,溪頭的山水林木鮮活的突顯出自然天成,不用鬼斧更毋需神工,秀麗中兼具雄渾,飄緲細緻裡更見神灑脫,孟宗竹挺拔俊逸略帶點仙風道骨,有隱士與世無爭的氣質,不食人間煙火,只愛攬明月拂清風,筆大遒勁的夏木是山的守護神,大地的勇士,守著日出日落,伴著朝雲晚霞,迎著斜風細雨,煙嵐出左右,雲霧遶其間,真可以讓人暇思神遊一番,詩人向陽的故鄉有此如畫山水當可孕育出篇篇精彩好詩,這正可為地靈人傑做一個最好的註解。


繼續閱讀
2007/09/17

傳說

黃凱楓

我們忠實對待自己思維的謙卑影像,也誠懇地裸露心緒的澎湃奔流。偶有幾段刻意逃離人群的自我放逐念頭。一如我們曾經聆聽或耳聞過「田園交響曲」的第二樂章中,曾經嘶啞停歇過的笛聲,總是特別讓人有著溫醇豐美的感受。

(一) 傳說,英雄曾在這裡擁抱壯闊,仕女曾在這裡帶著小孩浪漫優雅的出走。每 一闕曲終造就人散,徒留映演過的山色兀自青青。日子一天一張日曆昏黃翻覆過去,時間一年四季清涼飄零無蹤。如此由遠而近,自紫藤蘆/燕子湖/金相新廈/溪頭/瓷揚窯/龍珠彎,並計劃玩耍冬山河,入主中興新村,只要直接走高速公路轉交流道,跨濁水溪,我們這些沙連堡上和陳有蘭溪畔生長的小孩準備再次叩應(Call in)我們竹山鹿谷的家。故鄉啊故鄉,怎麼才能聽到您相應的對話(Call out)!笛韻的遊子啊遊子,月不圓,人不圓,找不到好山水,找不到好人情的時候,您又在那裡?


繼續閱讀
2007/09/17

聽說春天帶我們去旅行

黃茂舜



為了春天,葉想和花掙取開發時間;

為了春天,水欲與土努力經營空間。

花即使離了枝,不管葉是否在秋天飄零,

冬天掩息,她也有她向著陽光,

即然挺立的理由。

天冷,人心難免羞答答,祇要花葉與水土

彼此都不辜負。唉!「恰醜嘛思想枝!」

 


繼續閱讀
2007/09/16

傾斜在1972年—未曾上鎖的笛韻詩屋

陳倥

世界上有什麼不會失去的東西?

我相信有,妳也最好相信。

──村上春樹\1973年的彈珠遊戲

那一夜笛韻詩屋傾斜了,距離完工竣事不過數日。

究竟是誰提議在老家的山林裡建構一棟竹寮,仔細在記憶的海域搜尋,但總是沒有明確的答案,好像一座山,原本就應該有這麼一棟庋藏著青年之夢的地方,而許多人給了一個名字
叫「笛韻詩屋」。 


繼續閱讀
2007/09/16

想我笛韻的兄弟姊妹們

向陽
    行年已越四十,在不寐的夜裡,檢視自己的人生,既乏功名,也缺利祿,一路平凡平淡、卻又暢順走來。無憂無愁、不耽不慮。家居周遭,青山綠水、草青花香;晨起聽鳥鳴,晚來觀星月。閒時看書,有清風徐徐,幫我翻新轉頁;午夜挑燈,有蟲聲喈喈,為我奏歌唱曲。已無壯志可期,尚存大業待譜。這樣的四十人生,我喜歡。

行年四十,最愛生活中的寧靜恬謐。奔波的日子,至今還是我所難免,為工作、為家庭、為學業、為天地安排好找到我來而我又無法抗拒的一切;我是耐奔波、耐苦勞、耐一切煩煩瑣瑣細細碎碎的人。在人生的浪裡翻滾、在社會的塵中呼息,既然都無可避免,於是寧靜恬謐就成為難得的享受與停憩。而在寧靜的恬謐中,某些日常生活中被閉鎖的心窗,才會緩緩地打開,人生少有的甜美,才會像山中的清泉一樣,從心底沁泌開來。


繼續閱讀
2007/09/13

原來一樣回家路,才有人生便不同。

寄一封給林彧
的「快雪時晴帖

原來一樣回家路,才有人生便不同。
 
嗨!行色匆匆的兄弟!您回家的路,到底坐的是什麼車?原來回家可以那麼遠,也可以那麼近。曾經走過的哪條路,遼敻蜿蜒而斷續,曲徑通幽。您當真能夠收起揚帆,聽弦歌而知雅意,在人生最美麗圓融的時刻。然後「田園將蕪,吾必安歸」,然後「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返」,然後「待回頭收拾舊家園」。原來一隻高高的青鳥,也能夠在展翅翱翔之餘,驀然驚覺兀自地、即時地、如願地折還,順勢飛撲故鄉與媽媽最初的懷抱。然後「坐看雲起」;然後「遊藝山林」;然後「吐納一心二葉」「品聞佳茗似佳人」。羨慕您已經可以慢慢漫漫不必急著趕路,可以如鍾理和般「回到原鄉,血液才停止沸騰」,如余光中般「如果遠方有戰爭,你該是掩耳,或是坐起來……傾聽」。如鄭愁予般「坐忘,青石向晚」。然後,一抬頭,不管是否還有遊子仍在混沌迷路;是否還有壯士仍在戎馬倥傯;是否還有執著的人仍在仰望天上的星星。然後,一望眼,您當真已能夠「思無邪後觀自在」,重溫晴耕雨讀,以及簡單生活的美好;您當真已能夠參悟,或著看懂人生的春夏秋冬。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