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
註定要聚合的 ,就抵擋不住熱情的邀約,
註定要相隨的 ,就婉拒不了深情的召喚,
所以,不必催趕生命之流,
收起你的羽翼、闔上妳的雙眸,
埋身在笛韻暖暖溫潤的臂彎裡,
在半生重逢後的每一相聚時刻,
都化為一曲曲大地躍動清亮的樂章,
等待我們停歇腳步—慢~慢~慢~
閒看花蝶爭豔 相攜野宴踏青,
在夢與夢、天與地的的交會點,
茶香四溢 酒色正濃......
2006/02/28

父親告訴他的兒子說

輯/沙笛 一個父親看到他的兒子接近成年。  他要如何告訴他的兒子?  「人生是艱辛的,要堅強,要如岩石一般。」  這句話或許能夠支撐他渡過暴風雨,在他覺得人生單調乏味的時候慰藉他,在他碰到突如其來的不幸事件時引導他,低潮的時候喚起他。  「人生是一塊柔軟的黏土,要很溫和,順勢而為。」

繼續閱讀
2006/02/28

山中小記

三朽齋 不惑之後/隱入群山包圍的學城,說是逃避文明的追殺,不如說一種命定,一種終結,年過不惑,有些事不敢再想,不敢再要,甚至不敢再夢。

繼續閱讀
2006/02/28

無題

宋品升 夜愈深,風雨愈大,颱風夜,除了與老友相聚還有什麼時候會教人感覺風雨這麼可愛,而在生命的歷程中,又多了一項可與兒孫共享的回憶與經驗!

繼續閱讀
2006/02/28

八仙山的故事

徐家麟 八仙山位于谷關附近,早上七點多,從竹山出發,到了林場,約十點多。這兒的佳保台地宿舍,全部已成幻影,爸爸說:有一次火燒山,宿舍被燒光了。當天,本來行動遲緩的爸爸,爬起山路,卻是特別快。在雜草叢生的台地裏,他摸摸柚子樹、摸摸水槽、摸摸構樹,他,似乎是很忙。

繼續閱讀
2006/02/28

歡迎加入笛韻的行列

陳秀青 「笛韻」給了我一個空間,在這片天地裡,它容納了部份人的勇氣,以及一絲絲的參與感,沒有人會取笑對方......這告訴了我們,想說就說吧!

繼續閱讀
2006/02/28

生活隨筆三則

無名 學藝不精,就淪落江湖,拔刀於路見不平,往往被砍得頭破血流。更遑論赤壁論戰,非得要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善於掌控全局才能殺得曹阿瞞落荒而逃。

繼續閱讀
2006/02/28

婆婆媽媽

林彧 大家好,我叫林劭穎。  我喜歡坐車車,我喜歡散步,我喜歡看花,我更喜歡在花園噓噓。

繼續閱讀
2006/02/28

爬格子

林 益 "爬格子"這個闊別二十幾年的感覺,在金相及美都的催稿聲中,乍然湧現,到底,投入商界 好久也沒提筆"咬文嚼字"現在實在是一種負擔,但想想社友們的熱心參與,實在不能有任何理由 從缺,只有當作和老友們敘敘舊閒話家常吧!

繼續閱讀
2006/02/28

給我的~寶貝

 
陳秀青 看到你來到這世上,臉上不禁露出微笑。多麼可愛的一張臉呀!你是媽媽和爸爸愛的結晶!我們珍惜的-寶貝。

繼續閱讀
2006/02/28

風情秋意

余姿慧 我輕輕的來 正如我輕輕的走 我不是別人 我是涼爽的秋風

繼續閱讀
2006/02/28

飛躍的詩篇

蘇聖惟 一、摩天大樓 摩天大樓像一位巨人 天天有客人來訪 客人只怕一件事 就怕巨人倒下來

繼續閱讀
2006/02/28

春神來了

蘇聖惟 啊!好像忘了做一件事,哦!原來是春神要畫畫呀!

繼續閱讀
2006/02/28

媽媽眼中的我

陳冠宇 總之,媽媽眼中的我是個小小鋼琴家、是個超級的卡通迷、是個書迷、是個粽子大王

繼續閱讀
2006/02/28

心平氣和

陳冠儒 古人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這聽起來非常的遙不可及,但其實只要三思而後行,凡事深思熟慮,就會減少和人的衝突,更可以使自己心平氣和

繼續閱讀
2006/02/28

如果我是

 
張基銘 如果我是律師,就能夠在法律上保護自己,並不會因為外界隨意說說就能讓你屈服於他。
 
 

繼續閱讀
2006/02/28

人為勝利而生

張慧娟 一個驕矜自滿的人,很難在群雄之間脫穎而出,反而是那些較不起眼的人獲得最後的勝利,「成熟的稻穗,總是低垂的」,懂得謙虛才能在社會上得到一席之地

繼續閱讀
2006/02/28

風箏

小胖 你沒有翅膀, 卻飛得那麼高, 風哥哥,雲姊姊, 跟你玩什麼?

繼續閱讀
2006/02/27

秋意

黃楚珺 夏去楓葉片片紅, 秋來動物忙過冬。

繼續閱讀
2006/02/27

黃楚珺 一個身穿花衣的舞者 在舞台上跳躍 她沒有觀眾 只有自己欣賞自己 閃亮的燈光 投射在她臉上 她身上

繼續閱讀
2006/02/27

白鬍子喵喵

華 陵 白色的鬍子 甜甜香香的 吐長舌 貪饞 舔光了自己的白鬍子

繼續閱讀
2006/02/27

大野狼遇到大野狼

華 陵 我是大~野狼」琪琪扭開了大牙 「我是大~野狼」琪琪盤緊了利爪 琪琪是大野狼,吐長了牙,伸長了爪勇猛的AAA 「嘿!嘿!嘿!」,大野狼出來了,琪琪縮起了身子,藏了爪,收了牙,急喊著:「大野狼!你不要過來」

繼續閱讀
2006/02/27

到麥當勞

游依玫 大前天,和往常一樣,刷刷牙,洗洗瞼。媽起床的時候,提議到麥當勞吃早餐。我們很久沒吃了,真高興呀!

繼續閱讀
2006/02/27

爬港仔沙漠記

游一明 今天我們到港仔沙漠去玩。 那裡本來是海灘,但是長年被東北季風吹襲,所以形成現在的沙漠。我們爬坡時,睏好像比平常重兩倍,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沙軟軟的不好使力,所以跑起來才會一高一低覺得腳好重,斜度太大時實在爬不上去,但下坡時卻因失遠而連翻帶滾的真刺激。

繼續閱讀
2006/02/27

蘆葦花季

耕 書
山蟬依戀枝頭,琅琅吟唱,涼涼西風不時的徐徐貼面而來,投入雲兒懷抱的山群,若除若現著,山城貪睡的晨鳥,被吵雜聲驚醒後,胡言亂語一陣,翻轉個身又睡著了;金黃的稻米已大腹便便挺不起身醉到在大地上;而野地的蘆葦,迎著故人的微笑,刎頸忘機的再次綻放一片白皓無庇的誓言!

繼續閱讀
2006/02/27

來自茶鄉的孩 子

雙 谷 我出生在南投鹿谷,那裡群山綿延,是盛產竹子,茶葉的地方。 二十五年前,就讀鹿谷初中時,從學校後面爬坡,穿過一片竹林,就是凍頂,印象中,種茶的人不很多。 那時只知道凍頂產茶有名,大都在溪頭,竹山等地賣給觀光客,一般住家,捨不得買茶喝茶。我在家喝的茶,是到雜化店買的,只有客人來時才泡,而用的茶壺是瓷器,圓腹造型,上面印有一朵花,茶壺大大的,杯子也大大的。

繼續閱讀
2006/02/27

難忘 的便當

雙 谷 走過四十個年頭,能深刻記憶的事不多,而經常在眼前浮起的印象,就是二十多年前就讀竹山高中時吃過的便當。 那天傍晚下課回家,媽從山上做工回來,附近鄰居屋項都炊煙煮飯了,媽放下擔回來燒飯的木柴,從廚房拿了一個小竹藍,把竹藍掩在身後,從側門躲躲閃閃的走向隔壁的林家,我只要看到媽媽拿著竹藍子,就知道媽媽借米去了。


繼續閱讀
2006/02/27

新天涯明月刀

黃茂舜 今夜伊扛著疲倦的病懨的步伐從唐詩從戰國中回來/撒了一地的傷口/楚楚衣冠帶血劃破/思想伊在少時候/攬風月習
 

繼續閱讀
2006/02/27

約 會

 
 
 
林仲修 猛然回首,二十年了,一通電話,一次「隨意」的約,叫沉睡二十年的往事,一一甦醒。 正音班結業了,你說話還是很台灣,很竹山。 當老師的你,還是那麼沉默,那麼王尚義。 兩千金的爸爸了,你還是以柳、荷、草書當小菜配酒。

繼續閱讀
2006/02/27

點燃復興竹高藝文的心燈

范功勤校長 本校自民國五十九年由同學主動倡立竹高文藝研究社以來,頗有重大的貢獻,也寫下輝煌的歷史。在全盛時期,曾同時出刊四種刊物:1.笛韻;2.曙光;3.竹高文藝;4.竹高文壇(大型壁報。)并負責編印竹高青年校刊。其辛勤與奮發克難的精神,可說是一般高中學生所罕見。民國七十二年文社第二任社長林淇養(向陽)榮獲國家文藝獎的新詩獎,受頒獎金二十萬元,創歷屆最年輕得主的紀錄;全校師生及校友無不同沾其光,興奮異常。

繼續閱讀
2006/02/27

因 緣 聚 會

 
吳明兼

想當初文社曾以文以載道或文主唯美為題來辯論一番,這和禪宗藥山為方丈時,道吾和雲巖陪侍在側藥山大師指前面枯榮兩樹問道吾:「是枯的對還是榮的對」?道吾答「榮的對」。藥山便說:「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接著又問雲巖。雲巖答云:「枯的對」。藥山大師接著說:「灼然一切處,放教枯淡去」。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