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半天】 小品札記
2006/02/28

到文字堆裡再活他一次

林彧 不寫詩,何必生在鹿谷鄉?看鳳凰山在東方振翼,唸廣興國小時,每天清晨,我目瞻青天白日滿地紅背後寬闊的青山,整顆心靈便那麼冉冉昇起,我確信自己是翱翔於碧空上的天使,在雲朵間,我必是俯視著這個心臟形狀的幸福鄉村,一群黃帽學童就在那青色操場上高唱著:「山川壯麗!」 令人發愁甚且發慌的鄉村啊。


繼續閱讀
2006/02/28

異 國 他 鄉

 
方梓 在這個城市,朋友用離鄉的血淚灌餵著不明確的未來,十年下來,枝葉細弱、一株營養不良的相思樹,望鄉的姿勢逐漸僵麻、痠疼。

繼續閱讀
2006/02/28

老闆娘

 
 
陳秀青 「老闆娘」其實是一座「橋樑」她必需要參予公司的大小事情,但不能管太多,當員工遭遇老闆的責罵,則要適時的安撫員工上貝工在公事上遇到困難要提供如何解救的方法,與廠鬧有利益衝突時,則不能出面,有什麼利多消息,自己隱藏起來,功勞歸員工。

繼續閱讀
2006/02/28

病側雜記-記抗癌的勇者‧我的母親

默 漢 真恨不得能替代,雖傾力照顧盼能分擔一點苦痛,但為人子的心仍難寬慰稍許,尤其是在寄望二次手術能向上帝多借一點時間,這片面的冀求而使母親單方面的承受這種磨難,為此顯得自私的心態愧疚不已。

繼續閱讀
2006/02/28

小站候車

方 梓 月台上,一長排寂寞的坐椅,在淒冷的初春渴望著人的體溫。雨淅淅瀝瀝的敲在鐵軌上,心無由地不安。在這個我將長住的陌生的小鎮,站在初次會晤的小站月台,我是過客還是歸人?

繼續閱讀
2006/02/28

紅塵俗世話「白雲」

韶 玲 像子夜不眠的精靈,「白靈寺」靜默的雙眸,在黝黯的夢境中越發明徹清晰,照映著人世的沉浮與景物的起滅!


繼續閱讀
2006/02/28

空閒的心聲

路 得 雖然,末曾霤過「生活簡單就是享受」這本書,卻是極嚮往,甚至可說是有強烈地企圖心,想過著簡單的一生。

繼續閱讀
2006/02/28

父親告訴他的兒子說

輯/沙笛 一個父親看到他的兒子接近成年。  他要如何告訴他的兒子?  「人生是艱辛的,要堅強,要如岩石一般。」  這句話或許能夠支撐他渡過暴風雨,在他覺得人生單調乏味的時候慰藉他,在他碰到突如其來的不幸事件時引導他,低潮的時候喚起他。  「人生是一塊柔軟的黏土,要很溫和,順勢而為。」

繼續閱讀
2006/02/28

山中小記

三朽齋 不惑之後/隱入群山包圍的學城,說是逃避文明的追殺,不如說一種命定,一種終結,年過不惑,有些事不敢再想,不敢再要,甚至不敢再夢。

繼續閱讀
2006/02/28

無題

宋品升 夜愈深,風雨愈大,颱風夜,除了與老友相聚還有什麼時候會教人感覺風雨這麼可愛,而在生命的歷程中,又多了一項可與兒孫共享的回憶與經驗!

繼續閱讀
2006/02/28

八仙山的故事

徐家麟 八仙山位于谷關附近,早上七點多,從竹山出發,到了林場,約十點多。這兒的佳保台地宿舍,全部已成幻影,爸爸說:有一次火燒山,宿舍被燒光了。當天,本來行動遲緩的爸爸,爬起山路,卻是特別快。在雜草叢生的台地裏,他摸摸柚子樹、摸摸水槽、摸摸構樹,他,似乎是很忙。

繼續閱讀
2006/02/28

歡迎加入笛韻的行列

陳秀青 「笛韻」給了我一個空間,在這片天地裡,它容納了部份人的勇氣,以及一絲絲的參與感,沒有人會取笑對方......這告訴了我們,想說就說吧!

繼續閱讀
2006/02/28

生活隨筆三則

無名 學藝不精,就淪落江湖,拔刀於路見不平,往往被砍得頭破血流。更遑論赤壁論戰,非得要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善於掌控全局才能殺得曹阿瞞落荒而逃。

繼續閱讀
2006/02/28

婆婆媽媽

林彧 大家好,我叫林劭穎。  我喜歡坐車車,我喜歡散步,我喜歡看花,我更喜歡在花園噓噓。

繼續閱讀
2006/02/28

爬格子

林 益 "爬格子"這個闊別二十幾年的感覺,在金相及美都的催稿聲中,乍然湧現,到底,投入商界 好久也沒提筆"咬文嚼字"現在實在是一種負擔,但想想社友們的熱心參與,實在不能有任何理由 從缺,只有當作和老友們敘敘舊閒話家常吧!

繼續閱讀
2006/02/28

給我的~寶貝

 
陳秀青 看到你來到這世上,臉上不禁露出微笑。多麼可愛的一張臉呀!你是媽媽和爸爸愛的結晶!我們珍惜的-寶貝。

繼續閱讀
2006/02/27

蘆葦花季

耕 書
山蟬依戀枝頭,琅琅吟唱,涼涼西風不時的徐徐貼面而來,投入雲兒懷抱的山群,若除若現著,山城貪睡的晨鳥,被吵雜聲驚醒後,胡言亂語一陣,翻轉個身又睡著了;金黃的稻米已大腹便便挺不起身醉到在大地上;而野地的蘆葦,迎著故人的微笑,刎頸忘機的再次綻放一片白皓無庇的誓言!

繼續閱讀
2006/02/27

難忘 的便當

雙 谷 走過四十個年頭,能深刻記憶的事不多,而經常在眼前浮起的印象,就是二十多年前就讀竹山高中時吃過的便當。 那天傍晚下課回家,媽從山上做工回來,附近鄰居屋項都炊煙煮飯了,媽放下擔回來燒飯的木柴,從廚房拿了一個小竹藍,把竹藍掩在身後,從側門躲躲閃閃的走向隔壁的林家,我只要看到媽媽拿著竹藍子,就知道媽媽借米去了。


繼續閱讀
2006/02/27

約 會

 
 
 
林仲修 猛然回首,二十年了,一通電話,一次「隨意」的約,叫沉睡二十年的往事,一一甦醒。 正音班結業了,你說話還是很台灣,很竹山。 當老師的你,還是那麼沉默,那麼王尚義。 兩千金的爸爸了,你還是以柳、荷、草書當小菜配酒。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