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2/27

因 緣 聚 會

 
吳明兼

想當初文社曾以文以載道或文主唯美為題來辯論一番,這和禪宗藥山為方丈時,道吾和雲巖陪侍在側藥山大師指前面枯榮兩樹問道吾:「是枯的對還是榮的對」?道吾答「榮的對」。藥山便說:「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接著又問雲巖。雲巖答云:「枯的對」。藥山大師接著說:「灼然一切處,放教枯淡去」。

首先要感謝黃茂舜及林 鎰的提醒,陳秀青的偶感,能夠策動紫藤盧的聚敘,繼之向陽和張金相的策劃在林 鎰家的討論才有今天笛韻通訊的萌芽,楓橋夜泊的聚會,忝為文社的一員,只有銘感於內而發乎於外,提筆疾書(苦思)寫這篇不成文之文。

睽違二十年,從年少不經事,豪情千萬丈,到前額微禿,憑添白髮無數,是人生漫長而可貴的的時段,有人功成名就利祿兼之,有人平淡無奇瀟灑依舊,有人隨著社會脈動做個逐浪寵兒‧‧‧等等不一而足,但不管你我是屬於那個族群,今天的相聚是要放下身段,一同溶入笛韻這個大家庭,讓我們以愛來互相觀照,在生命顯現純真而自然的一面。希望大家一本初衷,珍惜以往相聚的情誼,再度發揮文社,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的精神來共同提攜,創建未來和樂而美滿幸福的前景。

想當初文社曾以文以載道或文主唯美為題來辯論一番,這和禪宗藥山為方丈時,道吾和雲巖陪侍在側藥山大師指前面枯榮兩樹問道吾:「是枯的對還是榮的對」?道吾答「榮的對」。藥山便說:「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接著又問雲巖。雲巖答云:「枯的對」。藥山大師接著說:「灼然一切處,放教枯淡去」。是時剛好高沙彌路過,藥山即招來問。高沙彌答:「枯者由枯,榮者由榮。」藥山大師還是搖頭。其實文以道為體,以美為用是很自然而無需費心去刻意分解的,如今笛韻通訊創刊,這荒蕪已久的家園,希望大家能共同投入經營,雖然沒有名利可圖。但我想一定可以帶給大家溫馨。

今天不論初見面或重相逢自是有緣,不妨徹夜不眠清談終霄,也可呼月邀雲舉杯相對,讓疲憊已久的身心完全解放,更讓友情來洗滌歲月的滄桑,人世的悲歡。



首頁│ 下一篇→笛韻大事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