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2/27

我的「省籍」經驗

陳秀青
                 在鄉下地方,外省女孩代表的涵義是什麼?是嬌生慣養的代名詞嗎?由於一直沒人告訴我他們的想法,對我來說,嬌生慣養已經產生了距離感。在我的腦海中,從未有過「省籍」有啥不同的想法?我交往的同學中有不少本省人,男朋友中外省人、本省人都有;最後我選擇了一位道道地地南部鄉下地方長大,國語還不是說的十分標準的男孩當老公,或許有人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我總覺得選丈夫不是看外表、聽聲音,重要的是一份──安全感。

曾有一位比我大上十幾歲的朋友對我說,一個外省女孩嫁給本省男孩不容易,需要很大的勇氣。的確,在18年前,這樣的例子太少了,倒是外省男孩娶本省女孩例子較多。或許是從小生活周遭本省人居多,所以省籍對我來說沒什麼障礙,只記得小學時外省人的好處是上課絕不會因為說閩南語而被處罰。 剛結婚時,婆媳之間真的是雞同鴨講,受日本教育的婆婆還到小學夜校唸過書,學過國語,她和我說話都是儘量用台灣國語,甚至發明一些壓根沒聽過的名詞,把「醬油」說成「豆油」。其實我聽得懂大部分的閩南語,只是一直未曾說出口而感到生疏罷了。可是不開口也不是辦法,心想就算講錯了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當笑話惹人笑罷了,於是就開口說閩南語了,久而久之,一般對話已能朗朗上口。而時年後高中同學見到我都嚇一跳,說我被同化了,這麼說起來,「婚姻」的魔力還真大。說真的,我還真佩服自己,因為必須適應周遭環境而改變自己,否則就顯得自己很突兀了。況且嫁雞隨雞,總不能叫婆婆適應我,而自己不去改變什麼吧。想想剛開始上班,中部工廠老闆都用閩南語交談,反正我向來是你說你的閩南語,我用國語對話,時間久了,現在的我可是雙語帶呢! 一般人心中多半存有「外省女孩──嬌生慣養」、「外省男孩──溫柔體貼」、「本省男孩──大男人主義」、「本省女孩──能幹會理家」、「客家人──小氣」的刻板印象。你以為呢?別被這些刻板印象欺騙了,做你自己最好,更何況這都是二十年前的錯誤想法了,現在的新新人類誰還管省籍問題呢?



聊:台灣的社會都在聊些什麼?←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