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2/27

聊:台灣的社會都在聊些什麼?

連山道長 張永楨 清朝中葉:大統領乾隆老先生白衣出巡,遊江南。有天他老先生站在大橋上,看到河上眾多舟船往來,猶如群鴨游水好不熱鬧。老先生命中帶驛馬,生性好奇,不耐靜。又喜好掉書包。於是問起身旁的侍從官,河上熙來攘往舟行不家,你看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呢?

侍從官答曰只有兩種人。老先生曰:橋上人多太吵,我沒聽清楚再答一次。(這種帶有禪味的回答,身為大統領的人都不會直接回應的。怕回應錯了老臉無光)聰明的侍從官這一次回答的很詳細,一曰為名,一曰為利。 自有人類以來,莫不背著這兩個招牌在過日子。遠古時代人類即有貝幣在作交易行為,各部落為了權位(小小的酋長之職)在砍砍殺殺。可見名與利跟人類是焦不離孟,也是人類無法割捨的掉的東西。 最近一期的漏網報導雜誌有一篇文章,名曰:台灣的社會比較,我們都在聊些什麼?文中提到大多數人交談的核心皆與名利成敗相關話題。談父母、子女、……等。婦女們談兒女的工作、婚姻前程,年輕人相聚,聊到工作上的成就與生涯的展望。(不聊這些問題,你叫他們聊些什麼?難道叫他們碰頭就聊論語。大學、中庸?這位作者仁兄未免太遜了)並且大聲疾呼人們不要追求名與利,反而要有反省檢討的能力。作者把社會的亂象、公共建設的不足,等等都怪罪到人類追逐名利上。把眼光看遠一些吧! 當今世上的強國,那個不是在追逐名利的?台灣的社會問題不是人民造成的,是法律與政令混雜不明、法令不彰的問題。原罪是政府,要反省檢討的是政府不是人民。漢高祖劉邦平了關中之後,隨即與關中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者抵罪,其餘煩文苛法悉盡除去,關中無事,天下太平。我們的法令多如牛毛,偏偏就是刑不上大夫,草民冤屈不得申,高官犯法可以無憂。 第一顧腹肚,第二拜佛祖,人民在沒有飯吃的時候不去理會迎神拜媽祖的事。等他肚子飽了,就會編猴籠,搞花樣。物慾層次滿足了就會去追求精神上的享受,這是本性,任誰都無沒遏阻的。至於法令不週全、不公平,公共建設、交通、環保、公共安全、……等等雞毛蒜皮的事都沒作得完善。不滿意的話,去向政府敲頭殼。不要忘了我們每年都繳了一大把的稅金。拿了錢不作事是為賊──這是孔老夫子說的。



翻車魚的世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省籍」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