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05

他們上回分手的時候,來不及說再見!

             原來,So Cool's 的囧男孩
                &
             Very Cute's
Orz女孩

他們上回分手的時候,來不及說再見!

  Mrs.韻:

活在web 2.0的新情感世紀裡,活在不知道如何重新定義季節的時光中,「以笛韻之名」:我們有多久沒見了!也許都各自經過了一些事,走過了一些路。君不見這世界果然變了樣,風不調;雨不順;鳥不語;花不香的,京華幻化煙雲:山水亦非山水。回首向來蕭瑟處,我們還來不及一起聯袂向五十歲以前的每一場風雨乾杯,竟然已忘卻春秋鼎盛或者哀樂中年的人生滋味。不然怎麼會在笛韻網站的線上相對無言,更任令說好在花季看花的人等嘸人?姍姍可以來遲,但不是說好“相逢不會太晚”嗎?

  —鄉愁纏繞,故園情深。是情怯不敢忘卻?是禁錮不敢釋放?或者是:唯其孤獨才更為熱情;唯其熱情才加倍的孤獨麼?不然我們怎麼會在振龍的瓷揚窯和 鎰的羅莎coffee show裡一再擦身錯過;並接連在英雄公主應該下馬的地方(台北火車站后面)鄧會長所辦的春宴與秋聚中緣慳一面呢?花未全開月難圓,三生石上記錄不到可能難再見面的那一刻。我們這一對佈滿風霜沾染油煙的柴米黑手檔和一群永遠向陽永遠相信「已經走出第一步,就必能走出第二步」的兄弟姊妹一直陪伴在驚無人怕失音訊的張爐主身邊,生怕“忽明忽滅的笛韻之火將熄”;生怕芳齡才30餘幾的靚麗女子「有魂無體親像稻草人」?當風起雨打,思念滿潮的時候,也許君沒注意那顆曾經與我們共同仰望南方的星星,慢慢已被烏雲圍困,似乎在天上懸得更高了!

君不見家族中有一位老人家,在自己的心網以關鍵字搜尋“笛韻老朋友”“笛韻老情人”:原以為我們的關係仍維持恆常的熱力與溫度,以便撩撥起來,可以在方寸之內親暱賞味,可以在千里之外恁地飄香。所以訴求:弦太緊怕擁擠怕繃斷;弦太鬆,會疏離會無調。維基百科的新解詎料是:有一種詩歌只能思無邪,不能放肆風流;有一種旅程,空有綺麗神往卻不曾出發與到達,有一種擁抱戒急用忍,只能獨立不能統一;有一種思念會火燒心,唯寂寞才挺得住;還有一種愛情真的如聶魯達說的:相愛太短,而遺忘太長啊!喔!笛韻的老情人喔!

美麗的蝴蝶結啊!我們真的只能在行雲流水間分離泊處,我們真的只能在美麗的轉彎相顧凝視嗎?—我們真的只能在中山北路才能聽得到慢板的~78轉的療傷系的老歌?我們真的只能「等到有一天」才能回到1875公尺以上的故鄉喝「高山下午茶」?或者我們只能跟著孩子才能在海角七號看見“雨后的彩虹”?其實啊!其實我們的行李也有一封(箱)難寄想寄終未寄的情書,必需遙寄天涯海角的風球。我們的心房也有一些一朝一會,永不輟斷,卻怕年紀一年一年老,朋友一年一年少,還有柴火一年一年小的餘韻遺緒。依靠啥咪“醜醜嘛思想枝”“嘸米嘛呷蕃薯湯”?憨話,來安慰自己,也讓入秋后陰晴冷熱不定和沒有王建民可以過活的日子,可以繼續走下去! 

—有心理學家證實:寂寞會讓人覺得冷,“你(妳)冷嗎?”從孤獨的國出來走走吧!我們多想還能看到你(妳)!面對所有不景氣,低氣壓,以及令人不太順心的事,最糟糕的情況畢竟已經過去!全球磁變,人心浮動,須要我們共修一堂讓心靈清明的課,生命不再等待,試著對自己好一點,妳(你)可以的……因為,果陀可以等待,姍姍可以來遲,但山水有清音,“重相逢”永遠不會太晚! 在web 2.0情感籬笆已經剝落但必須自主的部落裡,我們都不能只當時光羈旅,隨緣好去的客人。天就要亮了!門已經開了,出來走走吧!

—且諦聽柯林頓連任的當時說:我們仍然相信有一個叫希望的地方!&方文山青花瓷寫的一段: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著你……

Mr.笛 于戊子年寒露霜降時分以一雙媚惑的深情的眸子剪斷秋水,在冷冷風中,雙手張開,等著你來。
希冀有那末一天,我們一起活到80歲,一起互道:笛韻爺爺英雄氣長,笛韻奶奶風韻猶存。

容我們拱手向年來幫我們打開潘朵拉盒子,啟動泰雅薰衣草風情的鄧張賢拜致敬&幫我們守住寂寞星球默默記述社群會訊和那隻蝴蝶加油!感恩哦!這一路走來的無量功德。



傳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那些年,我們一齊走失的白馬和沉醉的秋天
本文引用網址: